---------------------------------------------------------------
情色成人文學網
---------------------------------------------------------------

●新生春情(下)





--------------------------------------------------------------------------------
他用盡丹田之力,抽插了幾下,龜頭奇熱而爽快。

「嘖嘖嘖,親哥哥, 得好舒服呀!」

「真的嗎,親妹妹?」

「是真的,親哥哥,用,用,用力的 ,小妹妹再,再也不怕痛了!」

「苦盡甘來,該謝謝我吧!」

「自然,要怎樣謝謝都可以。」

他沒有說話。只是用力的 著。

「嘖嘖嘖,親哥哥,你 死小妹了!」

他不答她的話,只是以猛 作答。

「 了,又 了,我的親哥,親哥!」

他聽到她的淫語浪叫,更加強了他猛 的興頭,他的強烈,他的猛浪,一切一切的力,都集中到了她那小巧
玲瓏的迷香洞。

「親哥哥,我,我又 了, 了!」

「妹,浪妹妹,我,我也要………」

他的話還末說完,大般的精液已經射了出來。

「美,美,美死了!」

羅少良射過精後,如一潰敗的獸,伏在她的玉體上一動也不動。

許久許久,他才休息過來。

夜已深沉,羅少良和郭雅美在校園中演完幕天席地的野合一幕後,歡歡喜喜地一前一後的返回寢室,這時多
數同學都已入眠,兩人悄悄地上了床,在被窩內各自撫摸著自己的生殖器,回味剛才交媾的美味。就郭雅美
來說,她情竇初開,對於性的知識,充滿了好奇和刺激,回相這是她生平第一次與男人接觸,而且又是在如
此奇特的情況下,她倒真的以祝英台自居,其情也癡,內心大有終生相托之意。

就羅少良而言,他雖然已經和三個女人發生過性交的經驗;但是第一次是在極端緊張惶恐的心情下完成的,
故食而不知其味,胡亂地發 了一番,所得到的,僅是關能上的刺激,而無靈性的美感。

至於他和女 王媽的一段性生活了可說是最長的一段,也使他得到一些滿足,且在性交方面,亦得到了不少
技能;羅少良堪稱天賦善根,在王媽的縐肚皮上,一經指點,便豁然而貫通!

而今,他的性交對像旱與前面兩個完全不同,他(她)們出於自然的結合,含有情份在內,而且對方——郭
雅美天生惠質,良家淑女,僅僅春風一度,就體味到了她的溫柔、濃貼與善良。

於是,他又想到返回宿舍時她所講的話:「晚上她們睡覺後你到我床上來呢?還是我到你床上去?」

「你到我床上來好了,我會硬著靈棍等你的!」

他想著撫摸自己的靈棍,果然興致勃勃又硬了起來。

他渴望著早點看到郭雅美的光臨。

他想著郭雅美的好處;她雖然聲聲呼痛,但是旱無半點抗拒之情,相反的,一面呼痛一面又用雙臂緊緊地擁
抱。那小而緊的肉洞,毫無間隙的緊箍著靈棍,每一次抽送,都帶著爽身的愉快!

他抬起頭來,向郭雅美的床鋪望去,看到她的蚊帳微微顫動,知道雅美此時亦未入睡!

「我的浪妹子,為什麼現在還不過來呀?」

他在心裡叫著,雙手握住硬挺挺的靈棍,恨不得下床跑過去猛插她!

終於,郭雅美輕輕地走了過來。

「我的親妹妹,等得你急死了!」

「我也急嘛!只是怕她們沒有睡著。」

「你摸摸看,我的雞巴硬脹得要爆炸了!」

她拉著她的手握住自己的靈棍,那靈棍彷彿善解人意似的向她一挺一挺的。

「啊呀!親哥哥!怎麼比先前還要大了呢?我會吃不消的!」郭雅美似驚帶憐地說。

「親妹妹!它完全是你的小浪 把它挾大的,你不要怕,插到你的 裡,你會更感痛快的。」

「我真的有點怕,怕你再弄痛我!」

「放心吧!我的妹,不會痛的!」

說著隨手抱住她,扯下褲子。右手握住她豐滿的陰戶!

她的陰戶已是濕漉漉地,再經撫摸,浪水溢出,她軟癱在他的懷裡。

「哥!………哥!」

她低微而甜蜜的輕呼著。他把熱唇阻住了她的呼喚!

「親妹妹,不要出聲!」

他抱她上床,脫去了上衣,一團白肉更增加了靈棍的勁力!

她在床上仰臥著,兩隻玉腿,自然的扛到他的肩上,他模仿他「特約」爸爸及母親的一幕,作成「老鼠盤根
」的姿式,將靈棍一推,「吱!」的一聲,盡根插入,一點阻昑也沒有。

「慢!慢!哥!慢!」

他的屁股一翹,雞巴就拔離了她的浪 ,她的臀部也隨著他雞巴的抽拔而挺高,當他的龜頭離開她的陰門之
際,一股浪水自她的陰戶內噴出,將龜頭的海棉體,全部淹沒了!

他的靈棍經她的淫水猛然噴浸,使他覺得全身一陣奇癢,於是又將挺挺的靈棍猛插了進去!

「哥!慢呀,我會痛!」

「妹妹,你的小浪 太小太美了,我真的無法控制住自己!」

「你答應我的,哥,不要弄痛我!」

他聽了她呻吟似的哀求,內心引起一種憐香惜玉的情感,就把靈棍插入她 內不動,暫作休息,並可減少她的痛苦!

「現在還痛嗎?妹妹!」

「嗯!就這樣不要動,非…………………非常的舒服!」

「我就這樣一直不動,,停一下你會覺得不舒服的!」

「你的長雞巴剛好插到我的 心兒,現在,現在剛好,恰到好處——哥!爬下來,爬下來揉,揉妹妹的小乳
頭,小乳頭也癢!」

「是的,乳頭癢,經我一揉就會大起來的!」

「它長大了,也是因你而長大的!」

「是嘛!親妹妹!」

羅少良說看將身體伏下,她的兩條玉腿自然落到床上成八字形,羅少良乘機將靈棍抽出了一些,又插了進去!

「嗯!哼!」她發出嬌聲!

「親親的妹,你這兩隻小乳硬得夠俏,我真想一口吃掉它!」

他說看用手揉揉那硬硬的小乳,將嘴就了上去,吃吸起來!

「哥!哥!這個也痛呀!你………你輕一點吮吧!」

「妹,你是真的愛我嗎?」

「傻哥哥,現在還問這幹嗎?我………我的什麼都………都是你的了!」

「那,那你就多忍耐一點吧!」

「是的,我………我會忍耐!但你總該慢一點呀!」他轉移了一個方向,吮吸另一個小乳,被吮吸過的小乳
顯得更挺高了!

他看到這些奇異的變化,更加興趣起來,不顧雅美的呼叫和痛苦,下邊猛插,口中猛吮,更加的猛烈了。

「哥!輕一點吧,我………我吃………吃不消了!」

羅少良並不顧她的呼叫,一個勁兒的猛插狠吮!

「哥,親哥哥,你饒饒我這小浪 吧!」

她愈叫得憐,他旱越加猛插。羅少良這樣的凶狠與殘忍是他潛在的虐待狂作祟。

他在享受她,宛如古代貴族們享受奴婢相互殘殺時那樣地快樂,他揉著、插著、吮著,恨不得把她縮小握入
掌心,或者吃下肚裡去!

「嘖嘖嘖!親哥哥,你要把妹妹 昏了!昏了!」兩人到了高潮的時候,外界的一切風聲是不能參入他們的
耳鼓的!

但是他們左右臨床,旱被他們奇異的聲向所驚醒,靜靜的聽著,竟然聽出了他們是怎樣的一回事。

羅少良猛力的插著,郭雅美直覺的叫著:「親哥哥,你饒饒我吧,我被你 痛了。連水都流不出來了!」「
哥!親………親哥哥!饒饒我,饒饒我吧!」

睡在他右邊的蘇美英,是一位高頭大馬的胖姐兒,聽到雅美的浪叫聲,禁不住的翻身坐起,心裡罵道:「好
沒有用的騷丫頭,什麼了不起的大雞巴,能把你 得浪叫吃不消呀?」

羅少良越弄越來勁,根本不考慮到對方的死活!

蘇美英摸摸自己的陰戶,起了一陣痙攣,噴出淫水如泉!

她聽到郭雅美的叫饒聲,內心有些不服,加以性慾的激動,終於使她下了床。

她肥胖的身體一扭一扭的走到羅少良的床前,拉起蚊帳對準羅少良的臀部,伸手就是一巴掌,且罵道:「你
這個人真沒有良心,難道你沒有聽到她呼叫求饒的聲音嗎?」

「胖姐兒是你?」

「是我你怎麼樣?我旱就對你懷疑,起了戒心!」

「胖姐兒,你,你來,你來救救小妹吧,我………我實在是吃不消了!」

「什麼!吃不消也得吃,誰要你那麼賤,給他送上門來!」

「不………不要說了,你來幫忙吧!」

羅少良此時意識到將要失去這美麗的俏人兒了。所以他把握最後的機會狠的 了幾下說道:「美英姐來替她
吧,看她這可憐勁兒!」

「不,我才不哩!………」

「不,不要說不!」

羅少良說者離開郭雅美,雙手拉住蘇美英,半推半就的倒在他的床上!

「好姐姐,你救了我!」郭雅美感激的說。

「沒用的丫頭,休………休………息吧!」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羅少良的咀唇把話塞住了。羅少良騎上她肥圓白胖的腰身,她扭動得有如蛇 的爬
行,羅少良握著她胸前的大乳,肥硬堅實,別具一番風味,他伏在她的身上,有如伏在飄渺的雲絮中!

他啃著她的鼻尖,右手伸下去握她的陰戶,那陰戶出奇的豐滿,握在手中,勝過一個大饅頭的份量,這是他
末曾見過的一型。

他把靈棍在她的肉縫中上下滑動,鼓鼓的陰唇,含住了半個龜頭,對準了肉洞,猛力的插了進去,她沒有呼
痛叫癢,也沒有受到任何微小的阻昑,直入其深奧的內裡。

「很美,很美,親哥哥冤家,為什麼早不遇見你?早遇見你,我會死守著你的!」

蘇美英經他猛力的一插,大有相見恨晚之意,立即發出這些浪話淫語來!

「胖姐兒,看你有好浪,剛剛插進去就浪叫起來,停一下,有你好看的!」

郭雅美一面用衛生紙擦自己陰後上的精液及稀薄的血絲,聽到了蘇美英的浪叫不服的說。

「妹,妹!你不………不知道,他………他 ……… 得………好舒服………呀!」

羅少良抽插數回之後,覺得她的肉洞生得非常適度,來回抽插,巧合他的靈棍,不會有絲毫蹩扭和阻昑。

羅少良覺得更滿意的,是她那兩片豐滿鼓起的陰唇,每一抽插,都能將他的靈棍連根含住,使他得到前所未
有的舒適和快感!

自然,羅少良的興頭更濃,振振靈棍,猛插了起來!

「噴噴嘖!美,美,插得夠美妙!」

蘇美英被插得嘖嘖連聲不停,一味讚美他插得美妙,絲毫不像一個處女之身的女學生對於性的反礁,而像一
位久經性飢渴的少婦。為什麼會這樣呢?那只能說蘇美英有她與眾不同的條件!

「現在不再說嘴了吧!我要看他把你 昑死去活來!」

「妹妹,我不再貪嘴了,他………他………實在 得太太美了!」

蘇美英天生高頭人馬,體型肥實,其性生理亦自然而然的早熱。她出生在一個殷實的商家,父親經常為商務
而奔走南洋,母親往往一守就是年餘活寡。她十五歲那年(也就是去年),父親又出外三月末歸,那一天她
回家,在客廳裡發現一頂男人的帽子,還以為是父親回來了,心裡不覺一陣高興,向母親的房間走去,還末
走進房門,就聽到一種奇異的聲音,這種聲音使她停止了腳步,仔細聽來,是她母親的聲音,那聲音使她的
渾身酥麻,骨節酸癢,她跑回到客廳,就癱瘓在沙發上,半天才清醒過來她的三角褲已經濕漉漉的弄濕了一
大片, 用手摸摸,手指正巧擦著陰核,又是一陣莫 名其妙的奇癢,從肉洞內溢出大股大股的淫水!

這是她第一次手淫的經過,以後每當需要即大事手淫一番!

從她母親房間出來的,是她素不相識的一個男人,自此她對母親又重新的估量!

半個月後,父親外出歸來,伉儷雙雙到外邊旅行去了,家裡只剩下她和傭人,她覺得有點寂寞,寂寞使她空
虛,使她冥冥的胡思亂想,她想到父親,想到母親,以及母親那天淫蕩的聲音和那素不相識的野男人!

每想到此她都有些激動,自然而然的伸手去撫摸她的陰戶,陰戶內每次都溢出大量的淫水!

今天她正激動得不能自己的時候,「鈴鈴鈴!」門鈴響了!

人去開了門,進來的是她的表弟王樹松,她急忙用手帕擦乾手指上的淫水,走出客廳迎接!

「表弟!你一個人來了?」

「是的!表姐你好。姨媽她們呢?」

「都出去旅行了,家裡只有我一人,寂寞得要死,歡迎你的光臨。」

「謝謝你,表姐,你今天好漂亮啊!」

「真的嗎?」她嫵媚的說。

「我從來沒有看見你像今天這樣漂亮;尤其是臉蛋兒,更紅潤得可愛!」

「表弟長大了,也會奉承人了!」

他們談著進入客廳, 人斟茶後退去。她倆一起坐在沙發上,想說什麼,又無法啟齒。

客廳短暫的一片沉默!

「表弟!」

「唔!」

「姨父姨媽都好嗎?」

「謝謝你,她們都好!」

「本想找個機會去看她們的,可是我一直懶得動!」

「待表姐有了男朋友的時候,就不會再懶得動了!」

「表弟!看你這小傢伙現在好壞啊!」

「我看表姐現在是有了男朋友了,不然怎會突然的漂亮起來了!」

「我要打你這調皮的小傢伙!」

她說著站起身來就要打他,他也站起身來躲避,一追一逐的在客廳裡兜了好幾轉,終於被她追到了,她輕輕
的拍打了他兩下,全身都倒在他的身上。王樹松為了自己脫身及使對方躲避,就用雙手抓她的雙乳,怎知對
方不僅沒有躲避,反而全身都壓在他的身上,他倒在沙發上,倆人滾作一團,她的嘴唇已貼在他的雙唇上!

一陣熱烈的長吻過後,倆人生直身體,同吁一口氣。蘇美英說:「表弟,你有女朋友嗎?」

「沒………沒………沒有!」他搖搖頭說。

「表弟,抬起頭來,抬起頭來看看我!」她說著伸手搬起他的下愕繼續說:

「你,你喜歡我嗎,表弟?」

「………」他喜悅的望她一眼點點頭。

「我也喜歡你!」她說著把他拉到懷裡,又熱烈的親吻起來!

王樹松比她小兩歲,經她熱烈的狂吻和擁抱,早已不能自己的任憑她的擺佈了。

她拉他到了自己的房裡,香水及脂粉氣味的迷漫,使王樹松陶醉得有如墜入仙境,神魂飄蕩,一切都攝入他
表姐的情慾中。

她把房門閂上,解脫自己的衣服,只剩下乳罩和三角褲的時候,又伏到表弟的懷中輕吻著他說:「來!表弟
,我為你脫衣服!」

「不,我怕癢!」

「怕什麼呀,小鬼!」

幾個鈕扣被她玲巧的手指拉開,王樹松自己雙臂向後一伸,右手一拉,上衣已經滑了下來,褲子被他表姐連
拉帶扯的脫下,蘇美英把他推倒在自己的床上,肥胖的身體壓在他的胸前!

倆人擁抱著扭作一團,她將他的內褲用腳指蹬了下來,「沙」的一聲,她的乳罩也被表弟撕破了!

她在表弟的身上,將他硬硬的靈棍用手指捏著往自己陰門裡塞!

對準肉洞猛力的坐下,那十三歲尖尖硬硬的小雞巴,被她陰唇吞沒了!

她左右的搖幌起來,又挺起肥圓的臀部,上下抽插。

形成如此「倒載□」姿式最主要的原因,是她站在主動的地位,男方完全是被動的。

她感到無限的快感,因為那小雞巴的抽插,總勝於手指的扣挖,手指真的有很多不便的地方,且不能深入其境。

她的臀部搖擺抽插著,溢出的淫水迎頭澆上那小雞巴頭上,小表弟無法控制的丟了精,蘇美英坐下去,讓那
精液,熱騰騰的射進她的子宮內。

「表弟!」許久之後:她呼呻著。

「唔!」

「舒服嗎?」

「我!我不知道!」

「嘻嘻嘻!可愛的傻表弟!」她又狂吻著他。

這是她在性方面的第一次經驗,如「強姦」似的經驗!

以後的若干日子,小表弟常常來陪她,也比以前調皮得多,但她總覺得不夠刺激,他年齡太小,身體不夠成
熟,無法給她更多的刺激和滿足,一次比一次乏味起來。

後來她在學校住宿,表弟早已被淡忘了,當性慾衝動的時候,仍然以雙手淫樂一番!

在此間宿舍的六個人中,她是最成熟的一位,她對羅似玉的參入其中,早就有所發現,但是她們好像有所不
愉快似的隔有一段距雖,認為自己的「有所發現」,不過是一種疑心罷了!

怎知她的發現竟是正確的,羅似玉是她們中間的梁山伯,而且讓郭雅美搶了先,如果不是郭雅美這小騷貨吃
不消而呼救求援的話,她對羅似玉的情況仍舊不能明瞭,那還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得到他,甚或根本無法得到他。

由於她長久的飢渴,由於她不能先得到羅似玉的妒恨,更由於羅似玉比她表弟大上幾歲,他那靈棍的發育亦
未成熟,所以一經羅的抽插,即淫水如泉,浪叫不已!

羅似玉對於這位胖姐兒的一身肥肉特別感覺興趣,靈棍插插,雙手握握,口兒吻吻,牙齒啃啃,加以幾聲浪
叫,使他有說不出的愜意!

「哥………哥!你 得我太………太舒服了,比………比起我那表弟來,要……要美………美得多!」

「哥………哥!你還有這麼大的力量,我又丟………丟精了,再………再 我就累死啦!」

「第四次丟精了,你………你的雞巴,就………就像頂著一炬火把,把………把我的 兒都給燒………燒得
火辣辣的!」

睡在她們身側的郭雅美,休息了半天,已經恢復了疲勞,聽到蘇美英也如此的浪叫起來。又想到她剛才罵自
己無用的話來,於是說:「浪姐兒,你現在也浪夠了吧!是不是也吃不消了呢?」

「我………我……」不是痛,只覺得有些累,丟………又丟精了,丟了五次精了,他………他一次都………
都沒丟!」

「這正是他的厲害,現在該服了吧?」

「我………我………服………服了!」

適於此時,室內燈光大亮,另外三位同室的同學,亦都赤裸著身體,笑嘻嘻的站在羅似玉的床前。蘇美英和
郭雅美害羞的用棉被蓋住頭臉,羅似玉則挺著越插越有勁的雞巴跳下床來。

「把燈關掉!」

他抱住一個,向另外的一個說。那一個遵照他的指示關息了燈火。

他摟著的是她們同室中最小的一位,他將她的左腿掀起,使她的陰門大開,他對準那小小的內洞,左手抱著
她的臀部,猛一用勁,硬挺的靈棍,插進了一半。

「啊呀!我的親哥哥,饒命,饒命,痛死我了,痛死我了!」

羅似玉聽了她的求饒聲,少微一頓,心裡想!女人都是一樣,不搞她的時候,她比誰都要浪,待真的搞起她
來,又呼天喚她的求饒; 他想著,有點好氣又復好笑,於是把心一橫,加上幾分勁力猛搞起來。

這一搞非同小可,只聽她「啊呀!」約一聲,就昏了過去,陰戶的鮮血直流如注,他連忙將靈棍拔了出來,
靈棍上殷紅一片。被她的鮮血浸濕了!

「開開燈!」

羅似玉叫著,燈光隨即亮了起來,站在一旁觀看的兩位女同學都吃驚了起來!

「不要怕!這是處女膜破裂的關係。」

羅似玉說著在她的嘴唇上親了親,看她仍昏迷不醒,就將她抱上床去,讓她好好的休息!

他回頭擁抱另一位女同學,這位女同學目睹剛才的淒慘景像,仍餘悸未消的說:「不要站在這裡搞,我怕,
我們到床上去搞好嗎?」

「好,我的浪人兒,只要你給搞,到什麼地方搞都可以。」

他們倆上床,羅少良又命令著說:「關燈!」

「拍!」的一聲燈光熄了,挺挺的靈棍已是識途老馬,毫不考慮的向它應走的方向挺去!

「慢,慢慢搞,哥,我痛!」

羅似玉搞幾個,都是如是的呼叫著,所以他聽了這些叫痛呼癢的話,不再稀奇了。

此時羅似玉已經挺戰征服了三位女同學,可說已經激動得到了頂點,什麼東西都無法顧及了!

他的靈棍衝破一些阻昑,已經深入其境,女的剛才巨烈的頂痛,也已消失,現在所有的,是微微的癢痛,這
癢痛,美得她擁抱住羅似玉直呼叫!

「親哥哥,你真會 , 得我好美好美呀!」

「妹妹,你沒有痛了?」

「沒有了,剛才痛,現在美起來了!」

「那麼,你用力挾吧,我就要丟精了!」

她伸直雙腿,鼓起臀部,小肉洞彷彿更加的小起來了。

插!插!羅少良用出所有的勁力,,猛力的插!突然,插了進去,龜頭頂著的子宮,不動了!一大股的精液
噴出,噴到她的花心裡。羅似玉 精後彷彿一隻鬥敗的野獸,伏在她身上,將頭放在她的肩膀。時間默默的
過去了數十分鐘。

另一個急得不耐煩的等著。

看他們許久沒有了動靜,內心有些不悅,起身把電燈「拍達」的一聲打開!全室隨即通亮,開關打破了平靜
,明亮的燈光照著他們,他們倆才從沉醉中醒來。

「好,你們倆個痛快了,就不管別人了!」

「喔!對不起,對不起!」

羅少良連忙坐起身說。

其他四個經過羅少良抽插的同學,都不再說話,也許是過足了癮,進入夢鄉了吧!

羅似玉今天特別的興奮,連續擊散四位女同學,先後 了兩次精,就是他有再強壯的身體,也會疲累的。現
在,他看到這位期待已久的女同學,於心有點不忍,為了不使她掃興,勉強的支持著身體,下了床扶著她,
坐到她的床緣說:「妹妹,來,在我的懷裡休息一會吧,我有點累,休息一會再弄好嗎?」

「唔,不!她們都輪到了,為什麼棄我而不顧呢?」

「親妹妹,我不會捨棄你的,只是我需要暫時的休息罷了。」

她不再說什麼,溫順得像只小貓似的伏在他的懷裡,躺在她的床上,相互撫摸著。

他在她的心乳上揉了幾下,就停止了動作,然而她旱興趣濃厚,伸出纖手撫摸他的陽具。

那小巧的手指,旱有它的巧妙之處,撫著他的靈棒,如獲珍寶般憐惜!

然而,他那陽具旱怎樣都振作不起來,過度的興奮與疲勞,使他必須有一段時間的休息!

「哥!你怎麼搞的, 這麼半天還硬不起來?」

「明天可以嗎?讓我好好的休息,明天第一次就搞你!」

「不嗎!我要你現在搞,現在起來搞吧!」

「好,我起來搞,好浪的親妹子!」

羅似玉爬起身來,用右手勾住她的身體,想藉肉體的磨擦,激起性慾的振作!他的靈棍已經有些振奮,半硬
不硬的騎上她的身子在她的肉縫中滑行。她的淫水早已溢出,潤澤著肉縫,使肉縫內生出奇異的溫度,把那
半硬的靈棍,立刻泡脹起來!

羅似玉的精神也興奮起來,用靈棍幾度挑動陰核之後,她的淫水「拍拍」的流出,於是對準肉洞猛力一挺,
靈棍已經進去了一半。

「嘖嘖嘖!」

她發出嘖嘖的聲音,咬緊下唇,讓羅似玉將靈棍插進一半。

「好妹妹,痛嗎?」

「嗯,有一點痛,…………但是又不像痛!」

「這話是怎麼說呢?」

「是說再痛我也要為你忍受著,只要你覺得舒服就行!」

「真謝謝你,你對我這樣好!」

「你也對我好,我會使你更加舒服的!」

「當然,我會對你好的!」

隨著他的話,抽送了起來,以表他對她好的實踐,她臉上的表情非常奇特,說不出是痛苦?暢快?舒服抑或
哀怨?但每一種成份都有,是集了多種情緒而顯現的表露。

他們不間斷的抽送迎合著。

如是的進行了一個相當長久的時間。

「哥,哥!慢,慢一點吧!我的浪水流得大多了,現………現在,已經流到肛門裡了!」

「好妹妹,你用紙擦一下吧,我的雞巴是不願意拔出你那美好小巧的內洞的!」

她把眼睛翻了一翻,伸手從枕頭下抓了一疊衛生紙,在自己的臀下擦了兩下拿出來。

「你看,都是血!」

「她們幾個都有,不過你的最多。」

「出了這麼多的血,難怪這樣的痛。」

「不要緊的,以後就永遠不會再出血了。」

「我相信你這話,你用力插吧,只要有你每天晚上來插我,流再多的血,也是無所謂的!」

「好妹妹,你真的肯為我犧牲!」

「唔不,這不是犧牲,是………是享受,享………受!」

他想不到這小人兒竟是如此的會灌迷湯!於是他加足馬力,猛狠的抽插起來。

羅似玉越插越有勁,下邊的那個靈棍勃然昂奮,一下子都插到她的花心裡。

她已被插得昏了過去,陰戶淫水直流,平癱在床上,不省人事的讓他繼續插下去。

他也覺得累了,看到自己將她插得昏迷過去,也就伏在她的身上睡著了。

…………………………

第二天羅似玉起不了床,胖姐兒跑得快,先去給他講了病假,其他的四位女同學,互相觀看著,她們走起路
來,都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尤其臀部,扭得特別的厲害。

她們美在心裡,笑在臉上,對於昨夜,都沒有說起什麼,但是昨夜,旱佔有了她們的腦海。

「哥!有什麼地方不舒服嗎?」

郭雅美情意綿綿的問著,用手撫在他的額上,探試他的體溫!

「沒有什麼,妹妹!」

他拉著她坐上床緣,其他四位也都跑了過來,你一句,她一句,把羅似玉問得又高興起來!

「要吃點什麼?」那位身材最小的柳茜鳳問。

「謝謝你,我什麼都不想吃,只覺得有點累罷了!」

「啊呀!你們這些丫頭,現在圍看他幹嗎?」胖姐兒說看扭動著肥胖的身體走過

「還是胖姐兒想得周到!」柳茜鳳說。

「什麼胖姐胖姐的,我就是不胖,也被你們叫胖了!」

她將手中的食物放在書台上繼續說:「起來吃早點吧,病假我已替你請好了,今天好好的休息一天!」

「我還需要吃一點消炎的藥品!」

「為什麼要吃藥呢?」

「你們不知道,我的雞已被你們挾得腫起來了!」

「啊,真的?」

她們四位,幾乎同聲的問。

「難道我還會說謊」他將棉被用腳一蹬,全身一絲不掛的呈現在四位女同學的眼前,她們旱「呀」的一聲叫
出來,然後又笑嘻嘻的共同欣賞他的男性美。

他將軟溜溜的雞巴搬動了一下,果然紅腫得像一個熟透了的柿子,把她們都嚇了一跳!

胖姐兒蘇美英,究竟沉著得多,上前握住那神奇的靈棍,翻看了一下,說:「不要緊的,是受了刺激的關係
,好好的休息一天,停下再吃幾片消炎片,馬上就會好的!」

她們都笑了起來,笑得胖姐兒也覺得有些面熱。

「噹噹噹!」上課的鈴聲響了。

「好,我們都去上課了,你吃了點心,乖乖的睡吧!」胖姐兒拿著點心遞給他,然後她們一起離去。

他望著她們走去,她們走路的姿態,已不像昨天那樣光溜而活潑了,彷彿他的靈棍,仍塞在她們的內洞裡似的。

她們的影子不見了,他才想到手中的點心,開始咀嚼著,有說不出的得意。

於是一時興起,隨賦打油詩一首:

「上天賦我好風流,雌雄莫辨巧中 ;肉關一夜連開四,引出梅花滿床羞。」

這種艷福不是常人所能得到的,同時由這首詩的賦出,亦覺自己有非凡的才氣;他從小說中看到古代才子佳
人的故事多了,玄想著自己就是其中的主角,不覺又微笑了起來!

他吃完點心,仰臥在床上,雙腿一伸,有如脫去千斤重負,舒服自在的進入夢鄉。

一覺醒來已是下午四五點鐘了,他洗盥完畢。覺得精神百倍,就小便機會,看看自己的靈棍,紅腫已經消退
,只是軟溜溜的,沒有精神的樣子。

當他剛剛踏出便所門時,看到他的級任老師從教師廁所走出來,他色迷迷的望著她!

「羅似玉,你今天怎樣不舒服了?」

「昨天感冒了,今天發燒!」

「現在怎樣,好一點了嗎?」

「吃了兩包藥,現在好的多了!」

「好,今天好好休息吧,明天好上課!」

他的級任老師走了,他仍站著動也不動的癡盯著她,對於這位老師的風姿,亦頗為欣賞!

他一直盯著級任老師的背影消失在房角,才恍然的覺醒!

突然間他想到,級任老師的背影像一個人,像什麼人呢?他一下子想不起來!

他向前走了幾步,想追捕這個影子,但是這個影子已經不見了!

他悵然若失,似丟掉了什麼。

她像誰呢?自忖著,走回寢室。

「王媽,她像王媽,對的,一點都不會錯、她真的像王媽!」

突然一個靈光現地他的眼 ,使他想起王媽的形像來!

他一陣興奮,腳步經快的跳了起來!

「好王媽,你怎麼又在學校出現了呢!」

「我有辦法對付你,我有辦法對付你!」

他心裡越想越高興,王媽的胴體,王媽肚皮上的工夫,王媽的溫存,王媽一個一個地傳授他各種姿勢,這種
美妙的過去,一一的呈現在他的眼前。

「好王媽,我喜歡你!」他自言自語的向自己說:「我有辦法對付你,我有辦法對付你!」

他的腳步慢了,他的情緒有些激動!

他沉沒在回憶裡,沉醉在王媽的胴體及那豐滿誘人的香洞內!

「多美!多美的那段生活!」

他又想到王媽被他插得浪叫的呼聲,那樣的親切,溫存而感人!

前面有人影出現,又是那位級任老師的影子,羅似玉的臉上呈現出微笑,但對方連理都沒有理他。

那影子一恍而去,他的笑容隨即收斂!

他有點失望,在他認為,對方也會微笑的迎向他,可是對方沒有。

他有一陣傷感,彷彿丟掉了什麼。

剛才輕快的腳步沒有了,他遲頓緩慢的前行,一步重似一步!

他的情緒變化是如此神速,連他自己都無法把持得住。

他回到寢室,突然間眼前又亮了起來,他想到同室的女同學,她們可愛的影子,逐走了他腦子裡一切的苦悶和煩惱!

他的情緒又振奮起來!他走向茶几,用開水又服下二粒藥片,企圖以醫藥的力量,迅速的消去他靈棍的紅腫!

下課鈴響了,他的那四位女同學,「吱吱呀呀」的一面叫著回到宿舍裡。

「今天都是上些什麼課呀!」

「誰能聽得下去,一整天都沒有聽進一句!」

「你們都想著昨天晚上的事了,是不是?」

「是呀!你說誰能不想呢?」

郭雅美走到了他的面前,在他的臉蛋上檸了一把,又說:「我的梁三伯,今天精神恢復過來了嗎?」

「我的祝英台,你又癢起來了是不是?」

「告訴你,我們四個已經商議好了,也是為了愛護你,為你著想,使你不要太過於疲累,從今天起,你每晚
上一個!你說好不好?

「好!好!真謝謝你們這樣為我著想。」

四個人都哈哈大笑起來,有的拿餅乾,有的拿小糖,有的拿水 ,一起塞到他嘴裡,被塞得滿滿的,如同昨
夜的艷福,享之不盡!

就這樣,每天有一個到他的床上來,他有足夠的精力應付著。

時間匆匆,不覺過去了四個多月,這樣長的時間,不曾有人對他有所發現,這使他頗為得意!

然而,郭雅美的肚子一天一天大了起來,首先發現的,就是級任老師!

級任老師姓張,名麗君,是一位年青寡婦,她的丈夫死於戰亂的炮火中,膝下一個男孩,使她決心苦守下去
,同時也選定了教育一途,為她終身的事業。講得好聽一點,她是為教育下一代而獻身!其實她是處於無可
奈何的絕境,如果有一條較好的前途,她也不會就此浪費自己的青春和生命的。

起初張老師對待學生還十分和藹可親,後來她的脾氣越來越古怪,終日扳著臉,對於學生,從來沒有笑臉講
過話,可說是「聲色俱厲。」而對學生們的要求,更不僅僅是嚴,而且有近於苛薄。因此惹來同學們的議論
:其所以如此,是因為缺少男人之故。

「缺少男人!」這是羅似玉早已聽過的一句老話。但是在他的心目中,旱不知道「缺少男人」對於一個女人
的影響,更加特別的大。

所以她一發現郭雅美的肚子大了起來,立即暴燥如雷,認為這是一樁極大不榮譽的事,不僅是學校的恥辱,
是班級的恥辱,而且更認為是她自己的奇恥大辱!

她那天把郭雅美叫到自己的房裡,大加責罵一頓後,又柔聲的問:「告訴我,雅美,是和誰在一起搞出來的?」

「沒有嘛!老師,我身體根本就沒有什麼不同的地方,你為什麼一定要逼我呢?」

「你不要瞞我,我看得出來,沒有任何事情能瞞過我眼睛的。」

「老師!你看得出來什麼?為什麼要這樣逼我呢?你………你真不講理!」郭雅美哭述著跑了出去。

「雅美,你,回…………」

郭雅美走了,她沒有把她叫回來,看到她的背影在廊上消失之後,自己也有點莫名其妙的悵惘,坐了下來,
傷心地掉下幾滴眼淚。

郭雅美回到宿舍一頭撲倒在床上,唔唔唔的哭了起來。

她們四個連忙圍了上來,羅似玉在她的背上揉了兩下,伏到她的耳邊問道:「親親,不要哭,告訴我,誰欺
負你了?」

他一面問著,用牙齒咬她的小耳朵。

「都是你,都是你這個鬼害人的!」

「親親,我疼你還來不及的,怎麼還會害你呢?」

「不是你害人是誰,你摸摸看?」她翻轉身來仰臥著,拉著他的手,摸向自己的小腹!

「喔! 原來是有喜了,好,好,親親的妹,你真浪得夠勁!」羅似玉高興的說著狂吻著她。

郭雅美心裡雖然煩躁萬分,經他的這一擁抱與狂吻,彷彿得到了一些補賞,用力推起羅似玉說:「看你!人
家心裡煩的要死,你還這樣的纏人家,真要命!」

「親親,不要怕也不要煩,有什麼大了不起的事,我替你負責!」

「你替我負責,你有什麼辦法替我負責?不知道什麼人搞鬼,叫小寡婦知道了,剛才把我叫到她的房間裡,
把我臭罵了一頓,還要查根究底呢!」

「那麼你怎麼說呢?」

「我一口否認我身體根本沒有什麼不同,更沒有和什麼人發生過關係!」

其他三位站在床前的女同學,聽了她倆的談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由自主的也摸摸自己的小腹,唯恐
自己的小腹也同郭雅美一樣的高起來!

羅似玉 熱吻郭雅美一陣,摸在她小腹上的手往下一移,就到了她的三角地帶,他輕揉細摸了一陣,那浪
兒又流出淫水來,他說:「親親,好浪的小親親,是不是我們的小寶寶在裡面向外吐口水了呢?」

「是,是你在裡面嘛!」

站在床前的三位女同學聽了這話,「撲吃」的笑出聲來,異口同聲的說:「羞羞羞!」她們用手指在臉上畫
著羞他倆,然後跑開了!

郭雅美原木閉著兩眼享受這份溫存,聽到她們叫羞的聲音,睜開眼睛看她們離去,歎了一口長氣說:「這怎
麼得了呀!」

「有什麼不得了呢?」

「小寡婦追查該怎麼辦?」

「不要怕,小親親,我會有辦法收拾她的!」

「你有什麼辦法呢?」

「我就憑這根靈棍,就可以收拾住她!」

「那,那不太危險!」

「一點危險都沒有,你不常聽到人家說她「缺少男人」嗎?我給她插進去,也正是她所需要的!」

「不過她比你年齡大,是你的老師!」

「儘管她年齡比我大,是我的老師,可是她仍然是個人,是個女人,只要能給她插進去,什麼問題都可以解決了!」

「那麼………」

「那麼什麼呢?」

「你會不會把我………」

「把你怎麼樣,忘掉是不是?」

「嗯!」

「小親親,你別傻想了,我是為了你才這樣做的,如果你不放心,我就不去好了!」

「誰說不放心來,我相信你就是了!」

「好,那你好好的休息吧,我會替你想辦法的。」

他像哄小孩子似的,拍拍郭雅美,讓她好好的休息離開了!

他走出宿舍,已是傍晚時分,慢步於校圈內,心裡盤算著如何征服這個年輕的寡婦,他也知道這是一件非常
困難的事,但是,不管怎樣困難,形勢所逐,使他不得不這樣做去!

在校圍內徘徊了一圈又轉回來,剛剛穿過教室,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這個身影由教師宿舍走向廁所,他的
靈機一動,加快腳步,跟了上去。

那身影是他的級任老師,他想利用往廁所的機會,突襲她。

他走到便所門前,聽到裡面「沙!沙!」的小便聲音,內心一陣興奮,他的靈棍一躍硬將起來,把褲檔撐得
鼓鼓的。

「拍踏!」一聲,便門開了,他的老師低著頭一面束著腰帶就要走下便所的台階。

羅似玉看到有機可乘,一個箭步飛上去,伸手就把他老師的褲子拉了下來,整個手掌握住她的陰戶說:「老
師,是我是羅似玉,我要………」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嘴唇就吻上了這年輕寡婦的櫻唇,他的舌尖在她的嘴裡絞旋,彷彿要拘去她的靈魂。

至於這個年輕的寡婦,是一個久經飢渴而缺少甘露,外強中乾的傢伙,雖然平時道貌岸然,一本正經,對待
學生一副冷酷的面孔;但是她的內心旱被慾火燃燒得焦急不安!在現實的環境中,她又身為人師,故不能不
克制自己的情慾之火,這樣克制的結果,使她的性情乖癖,不能與人和睦相處,所以一遇到她的怪脾氣發作
,大家一致的說她「缺少男人!」

一個男人不能缺少女人,自然一個女人也不能缺少男人,像這位年輕的寡婦,想找男人已到了發狂的程度,
突然遇到羅似玉的奇襲,是怒是喜?是怨是愁?一些複雜的情緒,一起湧上心頭,但這僅是一剎那的事,隨
即而來的,是她情慾的浪潮,這浪潮淹沒了她,癱瘓了她,軟棉棉的倒在羅似玉的懷裡,任憑他的親吻與撫摸!

「老師,你看我的手剛摸到你的陰戶,就流出這麼多的水,弄得我滿手都是!」羅似玉一陣熱吻過後,手指
扣弄他老師的 縫說。

「唔!嗯!」

她無法回答出話來,雙目微合,便發出「嗯唔」之聲,浪水一股股的流出來。

「老師,你看你有好浪,還沒有搞你就沉不住氣了,把褲子脫下,讓我好好的搞吧!」

「唔,唔!」她嘴裡唔唔著,旱遵照他的話雙腿併攏,褲子自然而下,一隻腳先抽出褲角,另一隻腳一踢,
褲已離開了她,下半身已全部裸露了出來。

羅似玉看到他老師雪白的大腿,不僅興奮,而血液也加快了速度,他的那根靈棍一挺一挺,就像向這位女老
師點頭稱賞似的。

他伏下身在她的大腿上吻著!啃著!

一股浪水噴出,起碼具有十五磅的衝力,正射中了羅似玉的左眼!

「我的浪老師,你的水噴出得太猛了,把我的眼睛打痛了!」

「我的好學生,你快來 吧,我,我,我好癢好癢呀!再………再不 ,就,就要癢,癢死了!」

「好,好老師,浪老師,我就,就來 !」他一面說著用她那黑而柔的陰毛擦了一下左眼角上的浪水,又對
准她的肚臍眼吻去!

「嘖嘖嘖!」她對他的狂吻無法控制似的發出「嘖嘖」之聲!

「把上身衣服也脫下嗎!」

「好,我脫,我脫,只要你快點 就行了!」

她正要脫衣服的時候,他旱又把她阻止了,在她的耳根吻了一下,雙手抓著她的上衣,猛力的一扯,「沙沙
!」的衣服被他撕得稀碎!

「啊呀,我的兒,右 你不 ,你撕衣服有個什麼勁呀!」

「我喜歡這樣,我覺得只有這樣才過癮!」

「不要這樣過乾癮了,好學生,好學生,快來,來 吧!」

「好,我這就來 !」

他雖然說著,可是旱慢條斯理的將靈棍挺挺,讓龜頭在她的肉縫中滑行兩下又停住了!

「你怎麼搞的,要把我癢死是不是?」

「我有一個要求,只要你………」

「什麼要求我都答應,快,快,快 吧!」

「真的什麼要求都答應?」

「答應,答應,癢死我了!」

「好,那我這就 了!」

「好,快,快 快 吧!」

羅似玉自己也有點沉不住氣,聽到她說什麼要求都答應,自然也不願意再遲緩。右臂把他女老師的左腿勾起
,向胸前一拉,巧好她的陰戶對準他的靈棍。這是王媽傳授給他的方法,現在用起來得心應手。他將女老師
的身體靠住板牆,他的靈棍開始一節一節的 進她的陰戶。

「嘖嘖嘖!」她的身體一陣顫抖,陰戶也緊接著收縮起來!

「好,好,好過癮,好過癮!」她的嘴裡一面咕嚕著,靠牆的臀部也擺動起來!

「我,我的好學生,你,你,你 得好,我好多好多年都沒有 過這種美味了!

羅似玉不管她的浪聲淫語,一直是採取「輕插猛抽」的方法,把這個女老師 得神魂顛倒,浪水四濺!

「老師,你美嗎?」

「美,我的好學生,你 得美,美,美死了!」

「怎麼樣的美法呢?」

「這……這是沒有辦法講得出………出來的!」

「怎麼會講不出來呢?」

「不………不要講,你………你再……,再猛 , 幾下吧!」

他聽了她的浪言淫語,振振靈棍,猛力的抽插起來,廁所的板牆,都發出吱吱咯咯的聲音。

「美,美,真的美死了!」

「浪老師,我這樣 你,給你快樂,你以後還找不找我的麻煩!」

「不,不會!」她說著話,嘴裡就像吃了大量辣椒似的發出那種聲音。

「你會不會找其他人的麻煩呢?」他一面猛 著她一面問。

「不,不會,只要有………有你這個好學生這樣的 … 我,我………我什………什麼都不管!」

「好,我的好老師!」

「我,我的乖學生!」

他不停的繼續抽插著,不知以這位浪老師的淫水是這樣的多,流得滿腿都是淫水,連他自己的小腹上,也是
濕漉漉的。

「浪老師,你好多的浪水呀!」

「乖學生,我很多年都沒有人 過了,很多年都沒有流過水,今天一下子都被你 出來了!」

「你對我們同學那麼刻薄,就是沒有人 你的關係吧?」

「是,你說得對,有你這個學生來 我,以後我什麼事都不管了!」

「好,我的好老師!」

羅似玉聽了她的話,又想到人家說她「缺少男人」的那句老話,不覺對他的級任老師引起無限的同情!撫摸
一下她的秀髮,又繼續說:「其他的同學都不諒解你,但是我旱非常的同情你!」

「謝謝你,我的乖學生,再用力 幾下吧,我真的浪死了!」

「好,我一定使你過癮!」

羅似玉笑了笑,挺起雞巴猛 了起來, 得她雙目微閉,臉泛微紅。

他用舌尖在她的臉上舔著,自己也樂得不得了,龜頭一陣奇熱和奇癢,是射精的前奏!

「浪老師,我,我要射精了!」

「好,你,你射吧,我的浪 一點也不會把你的精液吐出來!」

他停止了抽插,龜頭緊頂著她的 心,精液大股大股的射出!

雙方都美得迷迷糊糊,歷時十多分鐘後,才恢復了知覺。

他的老師先睜開眼睛,但是旱浪勁未消,緊緊的摟著他,親他,吻他,啃他,咬他!

「我的乖學生,你 得我美死了!」

羅似玉的雞巴仍然餘勁未消:硬硬的插在她的 內!她雙手抱著他的臀部,品 最後的餘味。

「這樣站在這裡 ,總覺得還不夠勁!」

「好,我的乖學生,你回去把你的床鋪蚊帳掛好,然後再到我的房裡來,要你好好的 一場!」

他的雞巴已漸漸的軟了下來,自然的滑出她的浪 。

「好,我回去,你回去等著我就來!」

「好乖的學生!」

羅似玉用她的三角褲將下部擦乾淨,穿好褲子離開她,心裡說不出的興奮,口裡吹著口哨,一躍一躍的回到
了寢室。寢室裡的四位女性,見他回來,異口同聲的問:「怎麼樣,見到了她沒有?」

「見到了,你們可知道,那個年輕的寡婦有多麼浪!」

「我們怎麼知道,你說說看!」

羅少良把經過的情形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尤其說到精彩的地方,大家都哈哈的笑了起來!

「她叫你到她的房子裡去,你去不去呢?」

「當然要去呀,如果不去,這小寡婦發起雌威來,那可就不得了啦!」

「好,你去,我們在外面聽!」

「好,我這就去!」

羅似玉離開寢室之後,她們四個丫頭也把自己的床 偽裝了一下,躡手躡足的到了她們級任老師的寢室窗前
,耳朵豎得高高的聽裡邊的聲音。

羅似玉來到老師的房門前,在門板上輕扣兩聲,門扇隨即開啟,他一跨進門檻,他的老師很快的將門閂上,
縱身一躍,便倒進了他的懷裡。

羅似玉將老師抱到床上,熱烈的擁吻之後,將她的衣褲一件件的脫下,轉眼間便脫得精光,露出一身白晶晶
,香噴噴,暖烘烘,光滑滑的玉體來。

她摟著他,火熱的嘴唇在他的咀、鼻,眼、臉上不停的烘著,又拚命把個濕淋淋的陰戶往他的雞巴上湊。

羅似玉一手揉著她隆隆的大乳,一手在她淫水潺潺的陰戶上亂挖猛扣起來,直挖到那位浪老師的嬌驅亂扭,
浪哼出聲時,才掀超老師的大腿,提起發脹的大陽具,朝洞裡插去。

那如火的陽具,插進她潺潺淫水不絕的肉洞裡,浪老師已舒服得「啊啊」的叫出聲來,雙腿緊箍著他,淫水
對著他的馬眼直射出來!

羅似玉看到她浪成這等模樣,不由得更加起勁,讓老師也更加的狂浪起來,下面的花心裡,淫精浪水,猶如
開了閘的衛河般往外衝。

「我的心肝寶貝,你 得我太美了,伏在我身上,給我一個熱吻吧!」

羅似玉伏下身來,對準她的櫻唇親吻了幾下!

「我的心肝,你咬住我的舌頭,下面抵住我的花心,再使勁轉磨抽插,我就是死了,也到了極樂的世界了。」

羅似玉依言,吮了她的乳頭,下面抵住花心轉磨抽插,連續三十多分鐘浪老師方才盡性,便有氣無力的說:
「我的寶貝,我的心肝,你 得我舒服透頂了,我,我………我有點受不了了!」

這一次羅似玉旱不依她,繼續他的抽插!

窗外偷聽的四個丫頭,聽到她們老師的浪聲淫語及求饒的聲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唧唧咯咯的笑了起來!

但是,房裡的人欲仙欲死,外邊的一切都無法貫入她們的耳朵。

「喂!你們看,教務主任來了!」胖姐兒指著那邊走來的身影說。

她們雖然對現場十分留戀,可是仍然怕教務主任發現她們,一個個悄悄的 跑了教務主任早已看到了她們的
身影,內心十分狐疑,來到她們站立的窗前,剛剛站住腳,就聽到裡邊的浪聲淫語:「好浪的老師,現在該
不浪了吧!」

「就是再浪也經不起你這樣的抽插!」

「你多用些力夾夾,把我的精水夾出來才能休息呀!」

「不是我不用力夾,實在是我流水流得大多了,一點力量也沒有了!你該饒饒我才是!」

「饒饒你是可以的,但是你也得饒饒郭雅美!」

「什麼,郭雅美?」

「是的,郭雅美的肚子是我搞大的!」

「好,好,我不管她就是了!」

「你,你真是我的好老師!」他說著又狂 起來!

「乖,乖學生,心肝!」

教務主任聽得神迷,只覺得陰戶一陣奇癢,雙腿酥軟難受,「啊呀」一聲,「撲通」跌倒在地上。

「聽到了嗎?外邊好像有聲音!」

「是呀,我也聽到有聲音!」

「好,你躺著不要動,我到外邊去看看!」

羅似玉自她的陰戶內拔出滿帶淫水的靈棍,離開了床 ,開門走出,一眼看到教務主任癱瘓在地下,上前將
她抱起,她半條褲子都被淫水浸濕了。

「你能不能起來,教務主任在外邊偷聽,浪得脫精了,讓個位置給她躺下!」

「來吧,我靠進裡邊,讓她躺在外邊吧!」

羅少良將教務主任放倒在床 上,為她脫去衣褲,又一個赤裸的人體現在他的眼前,雖然比級任老師肥胖一
點,可是皮肉仍然白嫩,更富有誘惑力和性感!

她如泉般的陰戶,不停的向外溢著精!

「傻子,還發什麼呆,不趕快給她插進去了止住她的脫精,她會流死的!」

羅少良聽了這話也不再欣賞她的身段,趕忙握起硬挺挺的靈棍,一下盡根給她插了進去。

他又伏下身體,口對口的親吻了好一陣,才算止住了她的脫精。

「你真是一個好學生,救了浪教務主任的命!」

「你還講話,還沒有浪夠是不是!」

「不,我就要休息了。不過你是太可愛了!」

他的靈棍插在教務主任的 內,一隻手握住浪老師的大乳,讓她舒舒服服的入睡!

羅似玉全身伏在教務主任的玉體上、鼓起臀部抽插一陣,想射了精後作罷休息,可是怎樣都射不出來,最後
無可奈何的伏到她軟棉的玉體上蒙滕入睡!

這一覺睡到了大天亮,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仍壓在教務主任的身上。級任老師已精神煥發的坐在梳 台前
整容,看到他醒來微笑著說:「昨天晚上那麼累要多睡一會!」

「還好,你起來多久了!」

「剛剛起來,你躺到裡邊再睡一會吧!」

「不要了,教務主任好像還沒甦醒過來!」

「照道理應該是沒有問題了!」她說著抓住教務主任的頭髮搖了搖!

「嗯! 嗯!情人!恩人! 救命的恩人!」教務主任舒服了一夜,發出低微的哼唧聲!」

「好了,她已經恢復過來了,好浪的 ,一點都沉不住氣!」

「她恢復過來了,我回自己的寢室去休息好了!」

「為什麼,在這裡還不是一樣嗎?」

「不,我回去會更舒服些!」

「好,你回去也好,但是要保密!」

「自然,不過…………」

「不過什麼!」

「郭雅美的問題怎麼解決?」

「她麼!………」她略微思索了一會繼繽說:「她的事我不想作什麼決定,你看怎樣做好呢?」

「只要你不管她,讓她自己決定好了!」

級任老師裂著櫻唇笑著點頭答允。

他在她的粉額上親了親,飄飄然的離開了!

他沒有直接回到寢室,信步走到校園內,呼吸早晨的新鮮空氣。

一面走著他想:世界上的事情真是不堪想像的,像級任老師如此怪癖的個性,竟然於一夜之間有若大的改變
;平時教務主任道貌岸然的遵容,不想在窗外窺視聞聲竟致如此的失態;這一幕過去了,解決了一些問題,
世界上的問題,這樣子解決法,是最輕而易舉的了!

於是,他想到了他的母親,他的母親在床上為他解決了許多問題;生活上的問題,學業上的問題,以至於發
生強姦案件的解決等等,如果不是他母親,當他強姦了他的女同學——小雲的時候,或許就遭受了他父親同
一的命運;但是他沒有,這全靠他母親床上的工夫。

於是他又想到前校的教務主任和校長;他們同他母親好,承擔了他闖下的一切禍事,使他平安的享受今日的
艷福,人與人之間,如此而已!

於是他又想到了他的父親,他的父親死於「強姦」的桃色案件中,所以他就想不開為什麼那時母親不幫他一
下忙,拯救他的性命呢?」

他困惑了,思索良久,而找不到解答。

他低頭血前走,遇到一粒石子放在路上,猛力的踢去,滾在一個女孩子的足踝上。

「啊!是你,怎,怎麼搞的?」

這個女孩子是郭雅美,雙手抱著腳踝,可憐兮兮的,淚珠在她的眼睛內浮動。

他上前猛力的抱住她說:「雅美,你應該馬上退學,她們雖然不會追查你,但學校不是你久留的地方!」

「為什麼呢?」

「不要問為什麼,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不過我總覺得你應該離開這個地方!」

「那麼你呢?」

「我也離開,不過慢幾天罷了!」

他倆走回寢室,誰也沒有再講什麼,羅似玉倒在自己的床 上,朦朦的進入夢鄉。

夢中,他有著所未有過的香甜!

不知睡了多久,聽到床前有微弱的聲響。

他睜開眼,看到女教務主任站在他的床前!

他沒有講話,雙眼沉醉的望著教務主任!

教務主任也不開腔,坐在床緣,伸手撫摸著他的面額!

「我的寶貝學生,睡得好嗎?」

「好,睡得很好,從來不曾有過的香甜!」

「現在還想睡嗎?」

「不,現在不想再睡了!」

「那麼,起來到我房裡來好嗎?」

「可以,你房中有沒有其他的人?」

「沒有,只有我們倆個!」

「好,你先走,我隨後就來!」

「我的乖學生,打起精神,趕快的來吧!」

「馬上來,馬上來!」

教務主任離去,他躍身而起!

不知是誰已打了洗臉水放在他的床前,他很快盥洗完畢,精神百倍的走出寢室!

太陽當空,校院內平靜,現在正是第四節課。

他心情愉快的通過校院,來到教務主任的房門前。

房門未關,教務主任坐在沙發上等著他。

「快進來,我的寶貝學生!」

他一躍撲到她的懷裡!

「我的小親親,你昨晚雖然 了一晚上,可是我始終在迷糊之中,什麼都沒有感覺到,現在再讓你 ,給我
教務主任快樂一下!」

「好的,我的教務主任,只要你願意,我會給你快樂的,我們上床吧!」

羅似玉的身體在教務主任的懷裡扭動著,要教務主任抱他上床。

「好,我抱你上床!」

「我的好教務主任,你真疼我!」

「不疼你疼誰,你是我唯一的寶貝學生!」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

「在沒有發現我以前你是怎麼過日子的!」

「那是痛苦的日子,就像生在沙漠中的一朵花一樣!」

「久旱不要凋謝了嗎?」

「所以,我看你和張老師的時候,就那麼沉不住氣!」

「現在呢?」

「現在嗎?………我的乖學生!你摸摸我的這個地方!」

她拉著他的手,伸進她的褲檔內,觸摸那三角地帶!

這位浪教務主任,可真的夠浪了,她的淫水早已氾濫如注,叢集的陰毛,已被浸漬得濕漉漉的。

「你真的如此的浪呀!」

「還耍問什麼,趕快的脫衣服來 吧!」

「好,你也脫吧,我們各人脫各人的!」

「不,我要先為你脫!」

「我的浪教務主任,你先脫,讓我先看到你美麗的胴體!」

他說著就伸手拉剝她的衣褲!

「我的好學生,我的兒,任憑你隨意的搞吧!」

「我的好教務主任,你浪得真乖!」

「不要講話,快脫自己的衣服吧!」

「你一定要脫得一絲不掛我才能脫!」

「為什麼呢?」

「我一定要欣賞欣賞你的胴體!」

「好,我脫,我脫!」

她說著把僅剩下的乳罩也脫下來!

「好漂亮的身段,簡直是維那絲女神的現世!」

「好學生,乖學生,不要再使浪教務主任受煎熬了,快快的來 ,來 吧!」

「好,浪的好,我,我就來 !」

他雖然口裡說著就來 ,可是他旱並不馬上動工,只在她的身上揉摸!

「好,好,好學………學生!」

女教務主任,瞇縫著眼,嬌哼連作!

羅似玉由雙乳向下揉摸!

他輕揉撫摸,在那白白的肉體上,覺出更多的趣味!

他的手掌移向下,經過腰腹,觸到她的三角地帶!

昨晚他並沒有欣貿她的奇美聖地,僅盲目的在此聖地耕耘,而現在他旱得到觀賞的好機會!

她的陰毛黑而且濃密,宛如一束香草叢生著。

再下是她豐滿的陰戶,鼓鼓的由中裂開一條縫,縫中鮮紅可愛宛如一隻成熟的石榴!他越看越可愛!恨不得
把它吞下去!

不曉得是一種什麼情緒,舉起雙掌,「拍拍拍」的打在那鼓鼓殷紅的陰戶上!

「啊呀,我的乖學生,好 你不 ,幹嗎要這樣狠心的打它呀!」

「我愛這樣,遠比 還過癮,還有意思!」

「嘖嘖嘖!我的乖學生,你要………把………把我,折磨………死,是不………是?」

「我的浪教務主任,給你過癮還算是折磨?」

「那你,你,就,就快!來……… ,來………… !」

「想要我 你可以,但有一個條件!」

「我的好學生,什麼條件都答應你!」

「真的答應嗎?」

「就是去死,我也答應!」

「好,那我就說了!」

「你說,你說!」

「你先用嘴含我的雞巴,讓我舒服一陣子,再來 你!」

「可,可以!」

羅似玉一聽她已答應下來,忙轉身將硬挺的雞巴對準她的嘴唇挺了挺!

女教務主任果然毫不含糊的張嘴吞住他的硬雞巴!

他用力將雞巴挺挺,說:「浪教務主任,怎麼樣,滋味好嗎?」

「唔!唔!」因為雞巴塞在她的嘴裡,她講不出話來!

「吃雞巴的教務主任,你好浪呀!」

「唔!唔!」

羅似玉覺得很快活,她的舌尖在他的龜頭上亂轉,產生出一陣奇癢和高熱。

「我也好痛快呀,教務主任!」

「唔!唔!」

他對這新的玩意頗具好奇,對這新的刺激也有些把持不住!」

「我要射精了,教務主任!」

「唔!唔!」

他的大股大股的精液射到她的嘴裡!

教務主任並沒有難過不適之狀,也大口大口的 了下去!

這使羅似玉很是驚奇,突然有一種歉意!

「好學生,我也很久很久沒有吃到過這樣濃密的精了!」

「怎麼,你以前常吃嗎?」羅似玉吃驚的問。

「是的,我常吃,我的大丈夫給我吃,後來他死了!」她說著歎了口氣繼續說:「小丈夫也給我吃,結果他
也死了!」

「現在有沒有丈夫呢?」

「沒………沒有,只有,有你了!」

羅似玉的雞巴仍興尤未盡,亦然硬挺著,連忙插進她的 內!

「嘖嘖嘖!」女教務主任發出舒泰的嘖嘖聲,不再講話,她們又開始了第二回合。

這一回合進行了相當長的時間,女教務主任得到了大大的滿足。

事畢之後,羅似玉仍回到自己的寢室,向床上一躺,兜頭就睡!

待他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室內空寂無人,只有校長肅立在他的床前,由她卷卷的頭髮看起,一直到腳尖,三
四十歲的女人,風韻猶在。

他翻身起來一把扯下她的褲子,轉身推倒她在床上,她雖然強掙扎,可是已有點來不及了,這突如其來的舉
動,任誰都無所舉措,沒有一個轉身的時間,他的靈棍已插入女校長寬大的 裡了,一切的掙扎。都來不及了!

女校長經他幾度抽插之後,雙目微閉,面泛桃色,陰戶緊縮,大量的精液如泉水般噴將出來!

事後,女校長尚躺在床上回味中,羅似玉已匆匆的離開了!



--------------------------------------------------------------------------------



<< 全文完 >>



[ 中國成人文學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