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情色成人文學網
---------------------------------------------------------------

●少年的春天

第一章夜驚狂

立人是一家證券公司的小弟,今年剛從高中畢業,立人之所以高中畢業就到這家公司上

班,完全是因為明姨的緣故,自從他十歲那一年,母親因車禍去世後,隔不到兩年,父親便娶

小他十幾歲明姨續絃,當時立人已經十二歲了,雖然明姨待他有如己出,但一個小男孩對母

親的思念,讓他無法接受明姨成為繼母的事實,尤其當立人的父親去年也因意外空難死亡

後,立人幾乎對家完全沒有留戀,十七歲的他除了晚上回家換洗睡覺外,便到阿姨的證券行

打工,雪麗阿姨是母親的妹妹,從小對立人便非常親近,母親過逝後立人更把雪麗阿姨當成

母親的化身,當立人高中畢業後,雪麗阿姨為他在公司內安排一份輕鬆的工作,讓他在入伍

之前不至於無所事事,能夠自食其力,其實立人的父親所留下的遺產,足夠立人一生衣食無

缺,但是立人並不在乎金錢,畢竟父母親都已經離他而去,再多錢也買不回,他現在唯一的

願望便是日子過得非常忙碌好讓他能忘記一切心事.


結束了一天的工作,立人回到家已經十二點了,今天股票衝破一萬點,雪麗阿姨決定帶

公司員工到餐廳慶祝,想不到又吃又唱竟然拖到半夜三更,立人取出鑰匙輕輕將門打開,

屋內靜悄悄的,只有小燈還微弱的閃爍,他看見桌上還留有飯菜,知道是明姨為他準備的,

他心中不免有一絲愧疚,明姨每天都為他準備飯菜,但立人難得陪她吃一頓晚餐,立人總是

草草在食館填飽肚子後就呆在房裡,難得明姨這麼有心,但立人總是不領情,立人不是沒有

想過好好和明姨相處,其實明姨也夠可憐的,才三十歲就守寡,難得她還能守住這個家,立

人心中也是很感激明姨所作的一切,只不過青澀少年的他無法表達自己的心意,只希望明

姨能夠原諒他.


立人躡手躡腳走上二樓,他想已經很晚了,不要將明姨吵醒了才好,當他經過明姨的臥

室時突然聽到一絲微弱的聲音,他好奇的將耳朵貼近門板,從門的另一端透出一股急促的

呼吸聲,好像是一個正做著劇烈運動的運動員,

呼..呼....嗯...嗯...嗯...嗯..啊..啊..啊..啊

聽起來又像是身體不舒服而發出呻吟的感覺,立人擔心明姨是不是身體不舒服,但又不知道

要不要進去看看,他想了一下決定還是先觀察以後再說,這時聲音更清楚了

.喔...喔...喔...喔.....啊..啊..啊..啊..

立人將眼睛貼近門把的鑰匙孔,努力的往裡面看,透過暈黃的光線,明姨正趴在床上,她的姿

勢就像一條母狗一樣,臀部高高翹起,兩個乳房好像廟宇裡的鐘一樣,垂掛在她的胸前,只

見她頭髮散亂跟平時總是衣容整齊的她判若兩人,更吃驚的是,她竟然正用手搓揉她的奶

子,還不時用手指摳弄她的陰部,嘴裡還發出陣陣嬌喘聲,那聲音斷斷續續,輕輕柔柔,表情

充滿淫穢的的樣子,就像A片中的女主角一樣淫蕩.立人看著看著,褲襠裡的雞巴竟漲大了

起來,他竟然對明姨的舉動產生生理的反應,自己也嚇了一跳,立人本想回房,但又禁不住

心裡的渴望,他目不轉睛的盯著明姨的一舉一動,只見明姨翻身大字型躺臥在床上,手指仍

忙碌的進出她的陰戶,不停的在陰部揉弄,突然明姨的手緊緊的掐住奶子,身體像是痙攣似

的弓起來,口中輕喘噓噓,像是非常痛快一般,終於明姨停止一切動作,躺著一動也不動.立

人屏住呼吸,目睹這一切讓他的雞巴腫脹得感到疼痛,他趕緊逃回房間將身體埋在棉被中,

但腦海裡明姨那豐滿的胴體和充滿風騷狂浪的模樣,讓立人輾轉難眠,立人忍不住將手伸

入下體,用力套弄自己的陽具,直到射出熱騰騰的精液後,才昏昏睡去.

------------------------------------------------------------------------


第二章慾望之火

自從立人無意中發現明姨自慰的舉動之後
,他開始注意到明姨誘人的軀體,其實明姨

擁有一張漂亮的臉孔,彎彎長長的眉毛,杏眼桃腮,雙唇紅潤而性感,她的一頭秀髮有如飛瀑

一般令人眩目,雖然已經三十歲,但是依然擁有堅挺的雙峰和平坦的小腹,他知道明姨是他

的長輩,他不該對她存有褻瀆的思想,但是立人只要一想起那晚明姨那狂浪風騷的浪勁,胯

下那話兒便不由得膨脹起來,慾火的煎熬讓立人痛苦極了,他不知道該怎麼辦,尤其當他和

她單獨相處在一間大屋之下時,那種渴望成熟誘人女體安慰的慾望更有如地獄之火一樣燒

痛全身.


今天是星期日,照例公司休息一天,明姨特別準備了一頓豐盛的早餐,她知道立人難得

和她一起共進一餐,當她上樓叫他起來用膳時,其實並不抱持任何希望,但今天立人卻下樓

並和她共進早餐,她簡直高興得像中了獎券一樣,自從丈夫死後,這還是頭一遭,她為了表

示自己的友善,還瀕瀕往他碗裡挾菜,立人一邊吃,一邊用餘光往明姨坐的方向偷看,她依

然保持著端莊賢淑的模樣,和那晚立人所看到的她絲毫無法聯想在一起,他不禁幻想起明

姨那衣服下美艷的女體,胯下也開始蠢蠢欲動,


"立人,要不要喝杯果汁,早上喝果汁對身體很好喔"

"嗯.." 立人回答

明姨站起來便走到冰箱取出一盒飲料,來到立人身旁倒了一杯滿滿的果汁給他,她絲毫未

發覺自己的衣領因為過份寬鬆,碩大的乳房已經呼之欲出,還高興的為立人服務,立人透過

衣襟開口不意卻看到夢寐以求的女體呈現在眼前心中更是一陣悸動,小巧的乳頭鑲嵌在白

艷飽滿的肉球上,幾條暗青色的血脈肆意的散佈著,深聳的乳溝中竟有一顆血紅色的小痣,

明姨的豪乳因為大幅度的動作而激烈的晃動著,他從未如此近距離看到異性的肉體,立人

感到頭有點暈眩,陽物也脹痛的難受.


好不容易吃完這一餐,立人非但無法像以前一樣平靜的在房內聽音樂看書,反而更加

深他對明姨身體的企盼,他奈不住慾望的衝擊,悄悄走到明姨的房門前,希望能夠稍微疏解

他心中慾火,他來到明姨的房門前,側耳傾聽房內動靜,此時房間裡似乎傳來汲汲水聲,他

大膽將門推開一些,藉由透過門縫往裡面窺伺,他發現明姨正在浴室內淋浴,立人拋棄一切

道德規範,迅速的潛到浴室門扉,他將身體伏下,經由門板下的透氣百葉往裡面偷窺,這時

一雙纖細的腳踝最先映入立人眼廉,那每一根腳指都顯得那麼優美,並均勻的擦著鮮紅的

蔻丹,當雪白的肉體出現時,立人心臟幾乎快要跳出胸膛了,修長的雙腿中間挾著一撮柔順

烏黑的褻毛,在水的沖激下閃耀著光輝,她將大腿抬高放於浴缸邊緣,用右手撥開兩片肥沃

的大陰唇,努力清洗陰部中的污垢,只見她將蓮蓬頭對準陰道口衝擊,臉上竟然流露出陶醉

的神情,立人心中竟然升起一股邪念,他要用他的舌頭舔遍明姨身上每一寸肌膚,她的唇,

她的乳房,還有那肥美的肉穴,他要將他的雞巴狠狠的插入她的淫穴中,插進她子宮的最深

處,因為只有明姨的小手才能撫平立人胯下的陽具,只有明姨蜜穴中的淫水才能澆熄他胸

中的慾火.當立人正處於性亢奮之際,明姨突然將門打了開來,她見到立人正蹲在門旁時,

著實讓她吃了一驚,尤其她見到立人褪下短褲緊握著他的陽具時,更是完全不知所措,她只

好反射性的驚呼一聲,立人聽到明姨的叫聲,才從淫想中醒來,當他看到明姨正盯著他的陽

具看時,他羞愧的趕緊穿上褲子,奪門而出.

............................................................................
.


第三章人之初


當立人來到雪麗阿姨家時,已經是午夜十二點了,立人從早上就一直在街上漫無目的

的遊蕩,他的腦中一片空白,直到他差一點被一量冒失的計程車撞到時,他才從渾渾噩噩

中醒來,他摸摸口袋,身上連一毛錢也沒有,立人此時覺得又餓又渴,腦海中只想起他最親

近的人,於是立人便決定去找她.

開門的人正是雪莉,當她見到立人狼狽的出現在門口時,她感到有點意外,進到屋內,

雪莉便問立人到底發生什麼事,因為她知道立人不會無緣無故在深夜還到這來,當立人一

五一十將經過毫不保留的告訴她時,她知道立人已經長大了,他開始對女體充斥幻想,尤其

當他早晚都面對著明姨時,自然的便將她當成性幻想的對象,雪莉為了不辜負姐姐生前的

委託,她決定幫助立人解決他的慾念,她溫柔的將立人的衣服除去,並帶他到浴室清洗,當

她握住立人的陽具時,她不禁吞了一口口水,立人小時她也經常為他洗澡,沒想到立人的陽

物已經成長和大人沒有兩樣,甚至比起她的丈夫還要大上一倍有餘,丈夫那四寸不到的陰

莖根本滿足不了她的性慾,尤其當丈夫經常在國外工作,一去就要個把月,她的肉洞就只有

靠小黃瓜來填塞,雪莉只覺得立人的雞巴越漲越大,她快要握不住那抖動的大雞巴,她趕緊

除去身上所有的束縛,用她的奶頭去磨擦立人的龜頭,立人被阿姨套弄得舒服,他從未被異

性如此服務,爽快之際也顧不到雪莉是他的長輩,便伸手往她的下部襲取,阿姨雖然年逾四

十,但是肌膚依然光滑,尤其兩粒奶子更是偉大,當它們挾住立人的陰莖時,立人只覺得比手

淫舒服幾好幾倍,忍不住就要噴射,雪莉見他已經支持不住,便趕快將立人的陽具含在嘴裡

吸吮,不到幾分光景,立人便射出大量的陽精,雪莉在他射出之後還仔細將龜頭處殘餘的精

液舔淨,生怕浪費任何一滴童精.

來到臥室後,雪莉赤裸裸的站在立人面前,讓立人貪婪的目光燃燒她的每一寸肌膚,當她引

導立人的手在她的身上遊走,立人迫不及待接觸到她的陰部,她震動了一下,

"立人,這是女性最神秘的部位,你可以仔細看看."

她用手指撥開大陰唇,立人只見到蜜穴正上方有一顆紅腫的小豆子.暗紅色的小陰唇正隨

著阿姨的呼吸而一張一合,秘洞中有好多像肉芽一樣的東西,立人忍不住用手指伸入摳弄

,只見阿姨俏臉泛潮,朱唇微張,竟是感到痛快起來,立人本想將手抽出,不料她卻抓住他的

手示意立人繼續摳弄,

「啊………太美了………我的身體快要溶化了………。」

「喔……親親立人…插重一點,對……對…就是那裡……啊…啊……阿姨好爽…」

此時立人眼見中年美婦的騷狀和媚態,心中越來越興奮,手指一下插的比一下重,這時

見她身體忽然一陣顫抖,一股又濃又熱的陰精從洞口緩緩流出,滴在雪白的床單上,頓時

形成一灘暗黃色污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