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情色成人文學網
---------------------------------------------------------------


●金絮






颱風過後,氣候悶熱得令人難受!

果濃也因成了春枝入幕之賓,每當睡前大門一關,

他就上床跟春枝並枕而眠

今晚因出奇的熱,果濃的暑假作業作一半就無心做了。

洗過澡之後,他步入春枝的臥房。

他表姊已睡了。

他也悄悄上床,旁她而臥。

因天氣熱,通常較易令人性衝動。

果濃也不例外。

當他向週遭環視時,觸目皆是春枝海棠春睡的撩人景象。

何況,今晚春枝也只著淡黃色的內衣睡。

她那呼吸的起伏處,聳動著二粒使他心曠神怡的乳房!

果濃越看越忍不住了。

他伸手移開表姊的肩帶,脫落上半邊的淡黃內衣。

立刻,春枝的飽滿奶房抖落出來。

他捧起它們,摸了這粒又摸那粒。

甚至,用他的短髭刺她的乳暈和乳頭!

她的乳房經果濃不停的騷擾,自然酥癢又快感的醒來。

「小鬼,你又吵表姊來了。」

「表姊,讓我吃奶好嗎?」

「啊!表姊沒有奶汁呢?」

「那我只要吸奶頭嘛!」

「嗯,那你吸就是啦!」

果濃開始不停「就就」的吮她奶頭。

同時,他的一隻手,伸進了春枝的白三角褲內,在陰戶四周摸觸!

此時春枝又舒爽得淌出一些淫水。

「啊!表姊,你又淌愛水了。」

春枝也伸手摸他的陽具,嬌嗔...

「都是你這小鬼惹的。」

因為她上下身都被他夾攻,難怪淫水要源源而出!

果濃的陽具被摸得愈來愈硬長。

他突然把春枝摟緊。

「表姊,我要幹你的嫩穴。」

「那怎麼可以,沒完沒了的。」

春枝故意吊他的胃 。

果濃好無奈,只好耐心的等。

他突然提議...

「表姊,你側過身好嗎?」

「你想做什麼?」

「我好想看看你的屁股。」

「這有什麼好看?」

春枝雖這麼說,但仍側身背向他而臥。

這一來,果濃坐都身把她白三角褲脫到肛門。

「什麼的屁股好大、好圓、好肥白。」

「你呀....油咀!」

「表姊?」

「嗯?」

「你的裸體有三種顏色,好迷人。」

「那些顏色呢?」

「第一你全身好白,第二,你的穴 是粉紅色的,

第三,陰毛又濃又黑看得我陽具怒不可抑。」

「真的嗎?」

春枝又轉身恢復仰臥,這一來,她果見他陽具愈粗了。

「小寶貝,你別凶呀!」

春枝摸弄他龜頭道。

果濃見表姊很入迷於摸弄龜頭,就一下扯下她的三角褲。

春枝沒再阻止,任由脫光。

「果濃,看來你很愛插表姊我的嫩穴,對嗎?」

果濃迫不及待點點頭。

果濃恨不得她如此說,於是舉上陽具要插入她陰戶。

春枝突然道....

「果濃,表姊玩另一種花樣。」

她像母狗一樣跪了起來。

於是,果濃碰到她的玉臂、肛門和陰戶下方。

果濃立即舉上硬陽具,插入她春潮氾濫的陰戶內,並開始抽插。

他由慢抽淺插!

逐漸快到猛抽狠插!

而春枝呢,也頻搖肢擺動下體,以迎合陽具的抽插。

這樣抽插了二百多下,春枝又躺了下來。

她舉高左邊玉腿,道.....

「果濃,方才是玩後山取火,現在我們玩一招斜楊插柳。」

她於是然令他在她左下方側臥。

然後橫舉陽具抽插她!

果浪也照做了。

同時頗覺這招比上一招好,因為可以多摸她的陰核。

使她陰戶張翕的次數,更頻密。

如此又抽插了三百多下。

春枝己然嬌汗如雨流下,同時驕哼燕吟起來。

更甚的,她也 了二次陰精。

而在果濃抽插了快到四百下時,才在二人都達高潮時一同射精...

由於二人通體舒泰,快樂氣氛佈滿二個人細胞上,所以,

他們沒再說什麼情話,只有會心的歡殷就相擁入夢鄉....

春枝有個死黨叫愛美,兩人情同手足,可以說是有難同當有福同享。

但自兩人出嫁以後便各奔前程,不過兩人還是時有來往,

只是不像從前那樣頻繁,她們都各自把精神寄托在丈夫身上。

無奈一個丈夫經常不在家,愛美的丈夫 把她當做花瓶一樣,

真正辦起事來丈夫真的不行,沒一下子就去盔投降啦!

這往往使愛美感到痛苦,因為她也是正常的女人,

她需要男人的呵愛,年輕的女子缺少男人的呵愛

那真是一件悲慘的事實。

愛美對於丈夫的不中用感到非常沮喪,

於是她從朋友那兒聽說有一種中藥壯陽的秘方可以振揚

男人的性器官,但必須配合女人的搔首弄姿主動獻慇勤以刺激
男人的性慾,聽聞此法效果相當有效。

愛美抱著姑且一試的心理,於是透過朋友買了這貼藥方,

每次行房事前她依照藥房的服用指示,在男女交媾前的半個

小時先予男方服下。

愛美等丈夫服完藥後,每次都耐心的重覆著上床的動作搔首

弄姿,淫媚蕩氣,以誘惑刺激丈夫好辦事。

愛美先讓丈夫把衣服脫光,然後自己再寬鬆衣裙。

首先她先來一段脫衣舞,然後再躺在床上。

她的奶子是 腴飽滿的,她先用手托住乳房,

然後用自己的小丁香兒舐吮那朱紅色的乳頭。

她媚著眼望著丈夫,用一種勾男人魂魄的眼神盡力去誘惑丈夫。

她把兩腿分開,露出那迷人的小穴兒,她曲扭著嬌軀,擺動著腰臀。

「唔...唔..嗯哼..啊...」

「哎喲..好丈夫..唔..干我..哼...」

「啊..親哥哥..用力..用力呵..快..」

愛美有時跪趴著,讓那大浪臀翹高,然後用玉手在自己的

下體撫慰,丈夫專注的看著她的表演。

丈夫一邊觀賞她的表演,自己也不停的玩弄下面那話兒,

有時會去玩弄她的乳房,甚至倆人相擁親熱。

愛美常常如此不厭其煩的為丈夫暖身,無奈丈夫總是令她失望,

她所有的期望彷彿沒有預期的好。

丈夫還是不爭氣,雖然好不容易它緊硬起來,但是只要她一碰,

或進入她穴兒內,不用幾下便清潔溜溜了。

可憐的愛美苦悶極了,這日她來找春枝,

並把丈夫不行的怨氣向春枝訴說著春枝非常同情愛美的遭遇,

於是對她說...

「那你不餓荒才怪?」

「是啊,有什麼辦法?」

「辦法...倒有一個?」

「什麼辦法,春枝姐,你說說看。」

「我們不妨脫光,你把我當男生,我們來磨鏡取樂。」

「好啊!」

愛美想嘗嘗這新鮮事,一 答應。

二人於是飛快的脫光奶罩、內衣、三角褲。

可是這鏡頭被食髓知味的果濃偷看到了。

當他看見愛美裸體後,奶房又尖又挺又白,他暗自推開門進入...

「阿姨,我也要。」

二女相視起初有些驚,待見到他裸光的下體,

突出一隻香蕉般大陽具,春枝終於道...

「愛美,我們可憐他,讓他一起玩好吧?」

愛美看看他的龜頭油亮亮,陽根青筋佈滿紅通通,

早就喜歡的淌出淫水,她順水人情道...

「春枝姐!一切依你。」

「那你想怎樣玩?」

愛美問果濃!

果濃此時看到愛美一腿床上,一腿床下的陰戶。

他狂喜道...

「姐姐,我先插愛美姐再插你,你看如何?」

「好吧,今 可便宜了你這小鬼。」

她們就一塊馴服的雙膝靠床沿垂下小腿。

於是,果濃走近她們分開細薄的陰唇,舉起陽具向她的陰戶插入。

愛美叫...

「哎喲....好痛..好痛...」

春枝在旁道...

「沒關係,我幫你消痛。」

說著,她去吻愛美的二粒奶頭。

可是愛美呼痛如舊,並且憂愁著臉。

春枝於是叫停!

她指令果濃自行仰臥。

待他仰臥於床上後,她立即示範給愛美地坐他身上,

分開淌著淫水的陰戶套弄他陽具。

並且上下搖動起來。

「這姿態很美,也讓我吻吻他的鳥蛋。」

愛美說完,俯首果真吻起他的卵泡。

「卜滋!卜滋!」

「啾啾!啾啾!」

春枝搖擺著她的浪臀,並上下套弄著,淫水不斷發出悅耳的聲音。

愛美不停的玩弄著他的鳥蛋。

「呵...哎喲...哼..摸我..唔..」

春枝淫蕩的扭動著嬌軀,氣喘如牛,香汗淋漓,

兩個大乳球搖晃不已,彷彿會令她重心不穩。

果濃依勢手握著春枝的乳房把玩。

「嗯...嗯..雪..雪..哎喲...」

春枝意亂情迷媚態百出,時而掙扎時而揚頭嬌嗔。

愛美看到春枝如癡如狂的浪態,知道她正陶醉在春風裡是又愛又急。

於是愛美在果濃的卵上使勁的捏了一把。

「啊..輕點..愛..美姊...」

愛美見果濃求饒,便順便要求道...

「我..也要..唔...等不..及..快...」

愛美見果濃的淫水沾滿了雞巴,知道春枝她春情蕩漾,

便幫她搖動浪臀。

「啊..哼..哼...咦呀..哦...」

春枝舒服至極,突然臥倒在果濃身上,身體一陣痙攣,

雙目緊閉,微張朱唇,顯然她得到了高潮。

滿足了春枝後,終於輪到愛美了。

愛美采跪姿,果濃從後面挺進。

他扒開愛美的小陰戶,然後手握長槍對準目標。

「咻!」

雞巴硬生生的塞進去了。

「卜滋!卜滋!」

愛美的淫水很快便充裕起來。

他手抓著她的浪臀瘋狂的抽插,左拴右拴毫不留情。

「啊..小情郎...真會插...哎喲..哎喲..愛姐...

愛你..唔...用力..用力...啊...」

「卜滋!卜滋!」

不一會功夫,那愛美便開始淫蕩起來,嬌嗔不止。

兩人交戰了近半個時辰,換了不少交媾的姿勢,

才在最後愛美猛搖浪臀的情況下雙雙丟精而收兵。

這以後接連數日,果濃與兩個女人便時常發生性行為成為

三人必習的功課。

這種三角關係,一直到果濃的父母旅遊回來才算真正的結束,

而果濃也剛好要開學了。



--------------------------------------------------------------------------------



<< 全文完 >>



[ 中國成人文學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