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淫魔血流

美佳明年春天要舉行婚禮嫁給秦五郎。秦五郎在和美佳性交後,就命令他的傭人佐賀明夫,和下體內發出栗子花香的美佳繼續性交。每一次都在他滿足後,就要佐賀這樣做。

現在還算單身漢的董事長秦五郎已經四十二歲,但後背有刺青的臉色潔白英俊的司機佐賀明夫,還只有二十五歲,身體雖然比較瘦,有比一般人大的陽具。當勃起呈現黑紅色時,美佳每一次都會嚇得把臉轉開。

秦五郎會高高興興地要佐賀把巨大的陽具插入美佳的肛門裡。

   「董事長的嗜好真不好。太太,對不起。」

佐賀好像安慰心靈受傷的美佳,然後用手指輕柔地把凡士林塗在美佳的肛門上。盡量使小小的菊花蕾軟化,就小心翼翼地,慢慢地把巨大的陽具插進去。

   「唔‥‥‥‥」

美佳雖然知道佐賀的用心,但美佳每次都會疼痛得使漂亮的臉蛋抽搐,或發出哼聲,或請求饒命。看到美女的屁股受到強姦的可憐模樣,秦五郎就會產生無比的快感。

   「我真不瞭解他是什麼意思?」

董事長不在的下午,佐賀偶然來到辦公室時,美佳就會離開辦公桌,為他一面泡咖啡一面這樣說。

佐賀在沙發上坐下。

   「我和太太的肛門性交,是專門給董事長欣賞的。我們老闆的嗜好實在不像話。不過,我想明年你們舉行婚禮以後,董事長的情緒會穩定下來,這種惡劣的嗜好也就沒有了吧。」

說完,慢慢站起來走到調理室,露出溫和的笑容,看美佳沖泡咖啡。

   「太太,我想你大概已經知道吧,董事長看中你的小姐。」

   「我知道,他的態度是非常露骨的。我真後悔來這公司工作。」

   「不,太太,這種話讓董事長聽到,會把你弄得半死的。」

   「這個我也知道,不過,今天這個可怕的人不在。董事長因工作的關係去大阪,今天晚上要住在那一邊。我們一起去吃飯吧。」

   「太太,我有一件事想問你。」

   「什麼呢?」

   「董事長是擺出那種態度,但在太太家裡性交時,也有肛門性交吧。」

   「不!他說那樣很髒。他看到你和我的那種樣子感到興奮,但他自己覺得很髒,在心裡上不能接受吧。」

   「原來如此。」

佐賀露出苦笑。

   「大概董事長把我看成髒人吧!」

   「是,聽他的口吻是那樣的。」

   「他在嘲笑我了。」

   「大概也同樣的笑我,雖然是他的命令,但是會做肛門性交的女人。」

   「太太,董事長去大阪的事我也知道,所以,才會趁鬼不在家的時間來看你,你讓我嘗到美妙的屁股滋味,今晚讓我請客吧。把事務所關了,我們走吧。」

   「好,讓你請吧。」

中川美佳紅著臉笑著說。

坐佐賀的白色賓士,美佳先回家,把壽司便當和蛋糕交給女兒京子。

董事長專用司機佐賀明夫因為過去常到這裡來,所以和美佳的孩子也很熟。

像白蘭花一樣有高雅氣質的京子,是縣立高中一年級的學生。她有一個哥哥勝,是私立高中的二年級。美佳只有這兩個孩子。京子溫和乖巧,但勝有不良的傾向。

佐賀到二樓的勝的房間和勝聊天,等美佳換衣服。

在一年前,佐賀明夫還是董事長的哥哥秦四郎做頭目的暴力團體擔任衝鋒隊長,所以在這人口八十萬的小城市的繁華街有相當的勢力。可是這一天晚上不去熟悉的餐廳,到花旗大飯店的中華料理廳吃飯後,專門找一些不認識的酒廊喝酒。

   「等一下,讓我品嚐好吃的屁股吧,太太。」

佐賀看到喝酒後,臉色微紅,顯得更艷麗的美佳的側臉,在耳邊悄悄說時,美佳看著佐賀小聲說。

   「沒有董事長的許可,不能做那種事。你為什麼說這樣大膽的話?」

   「只要我們不說,董事長就不會知道,對不對?太太,董事長是帶女人去大阪的,那個女人是銀河俱樂部的紅酒女。要我說出她的名字嗎?我認識那個酒女。」

   「你說的是真的嗎?」

   「是真的。」

   「我真傷心‥‥‥」

   「太太,去我的公寓,喝軟性的葡萄酒吧。」

   「不要。」

美佳搖頭,但又抓緊佐賀的手喃喃地說。

   「我真傷心‥‥‥」

   「太太,走吧。」

佐賀用溫柔的聲音說。

   「唔‥‥‥唔‥‥‥」

美佳發出惱人的哼聲。肛門的黏膜非常細膩,有非常好的感受。

   「唔‥‥‥把你的插進來吧‥‥‥」

把豐滿的乳房靠在浴缸的邊緣上,高高抬起圓潤的屁股,美佳暴露出自己的肛門。就在自己的肛門上用肥皂條抽插擴大肛門的是美佳自己的手。

   「啊‥‥‥好難過‥‥‥」

美佳對男人命令她自己擴大肛門感到羞恥,因此情緒也特別興奮。

   「太太的肛門太美妙了。」

用銳利的刮鬍刀切成的肥皂條,在肛門裡進出時冒出很多泡沫,流到四周有陰毛的肉縫上,陰核已經勃起,兩片花瓣也充血。

佐賀把勃起的巨大的陽具頂在冒肥皂泡沫的肛門上,用力插進去。

   「唔‥‥‥啊‥‥痛啊‥‥‥」

美佳發出痛苦的哼聲,但她的肛門內還是把佐賀巨大的陽具吞進去。

   「太太的屁股真好吃。」

佐賀露出陶醉的表情說。他很清楚地感受到裡面有章魚吸盤般的蠕動。

   「不肯品嚐這樣的屁股,董事長實在太傻了。」

   「啊‥‥‥」

美佳伸出一支手到屁股上撫摸插入窄小肛門裡的肉棒,另一支手在自己的陰核上揉搓。

   「啊‥‥‥太太‥‥‥」

佐賀第一次看到美佳同時手淫的樣子,特別覺得興奮,用力抱住美佳豐滿的屁股,猛烈抽插。

美佳發出有如慘叫的聲音。

佐賀插到底後用力轉動,然後離開屁股,再猛烈插入。無論抽與插,都非常強烈,內臟快要被拉出去的感覺,使美佳忍不住扭動屁股發出尖叫聲時,佐賀發出狂笑,更猛烈抽插。

勝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連續看完向惡友借來的三卷A片,來到樓下喝果汁時,聽到電話的鈴聲。電話是佐賀打來的,問他要不要去玩。

   「我這裡有酒也有煙,要不要來玩?」

   「要去。」

佐賀告訴他公寓的地址。

勝站在騎樓上。一號房前按門鈴。

房門立刻開,佐賀帶著笑容讓他進去,把他帶來臥房裡。

有一個赤裸的女人俯臥在寬大的床上。白布條圍在嘴上,雙手綁在背後。

房間裡有冷氣,燈光特別明亮。

赤裸的女人露出非常性感的雪白屁股,那是震憾人心的景色。

   「你的媽媽和我做肛門性交,每次都奉董事長的命令,我們在董事長面前肛門性交。董事長看到以後會很高興。原來在這世上還會有這種人。因此,我也想做一次觀察,所以才把你叫來。你想不想嘗一下媽媽的這個美妙肉體。媽媽已經答應了。」

佐賀對勝說。

   「媽媽,是真的嗎?」

勝露出興奮的眼神看媽媽的表情,媽媽把臉靠在床單上搖頭。

   「沒有什麼要不要。」

佐賀用冷漠的聲音說。然後在美佳的屁股上拍一掌把她的身體翻過來。明亮的燈光照在乳房和肚子以及黑色的陰毛上。

   「快干吧,美佳!」

佐賀的手掌打在乳房上,然後把修長雪白的大腿分開。

露出有黑毛圍繞的肉縫,兒子的眼光火熱的盯著看。

   「阿勝,你的媽媽已經答應了,是真的,所以不用客氣。快干,不然,就用刀把這個乳頭割下來。」

美佳不得不迎接讀高三的親生兒子的年輕肉棒。

美佳在自己的肉洞裡感受到火一般的熾熱。那是比離婚的丈夫還有秦五郎董事長的更熱更硬,也更粗、更長。

那個年輕粗硬肉棒,突然在肉洞開始做活塞運動。射出大量精液,使母親的那裡鬧水災。

(快拔出去吧‥‥‥)

美佳扭動身體。

   「媽媽,還要等一下。」

勝的肉棒還留在裡面。然後就這樣又變硬了。

   「啊‥‥‥這個孩子‥‥‥‥」

美佳又受到衝刺。竟然沒有拔出去又繼續性交,這是多麼旺盛的恢復力,是多麼強烈的性慾。而且,兒子好像對這種事情很熟練。

(不要‥‥不要讓媽媽洩出來‥‥啊‥‥‥唔‥‥‥)

兩個肉體碰在一起發出輕脆的聲音。

(不要‥‥不要‥‥啊‥‥受不了‥‥受不了啦‥‥)

美佳成熟的肉體受到兒子猛烈的抽插,已經不由己地開始扭動屁股。

(阿勝‥‥‥)

拚命地扭動屁股。

(唔‥‥‥)

挺起後背成拱型。

鈴鈴‥‥‥‥

床頭櫃的電話鈴響了。

佐賀一面看美佳的修長雪白雙腿纏繞在兒子的腰上,繼續在下面扭動屁股的情形,拿起電話。

   「是佐賀大哥嗎?」

電話裡的聲音是秦四郎的得力助手山田。

   「山田,有什麼事嗎?」

   「是。五郎在大阪被殺了。」

   「你說什麼?」

中川京子被佐賀明夫強姦,是舉行秦五郎葬禮的第二天。學校放暑假,可是京子去參加社團打擊樂器的練習後,回到家裡時,從哥哥的房間傳出異常的氣氛。

   「我已經累壞了‥‥‥」

是母親懶洋洋的聲音。然後聽到哥哥說什麼話,接著是佐賀明夫的笑聲。

(在哥哥的房裡做什麼呢?)

京子感到疑惑,推開哥哥房間的門。

床上有赤裸的三個男女糾纏成一團。變成三明治的母親雪白的肉體,下面是哥哥把肉棒插入,在媽媽的後背上有佐賀明夫的裸體壓在上面,他的下腹部和母親的屁股密結。原來佐賀是姦淫肛門。

京子看到的就是這種淫邪的場面。

(哇!)

京子在心裡大叫一聲用力關上房門。

不顧一切地從樓梯跑下去,跑到門外。覺得頭昏腦漲,好像要嘔吐。

   「京子小姐。」

聽到聲音回頭看時,佐賀明夫站在門口向她招手。

(不要!)

京子開始奔跑,跑一陣回頭看,佐賀緊跟在後面。就好像有爬蟲類緊貼在身上的那種可怕的感覺。

   「京子小姐,不要跑了。」

京子停下來,聽到佐賀的聲音,就好像遇到金剛咒一樣的不能動了。

京子被拉上計程車,就這樣被帶進一處公寓的房間裡。

她像一個木偶,默默地站在那裡,衣服一件一件被脫下去。

雪白的肚子沒有一點贅肉,陰部微微隆起,四周有陰毛圍繞,中間有一條粉紅色的肉縫。

   「這是多麼可愛的陰戶。」

佐賀唸唸有辭地用手撫摸。在這剎那,京子大叫一聲,開始掙扎。

   「救命啊!」

京子大聲呼叫。

   「可惡!」

佐賀有一點狼狽,一拳打在京子柔軟的肚子上。

一拳‥‥二拳‥‥三拳‥‥‥

赤裸的京子倒下去,佐賀立刻用布條把她的嘴堵住,雙手也綁在背後。這樣把昏迷的裸體抱到床上。

佐賀這才喘一口氣。在隆起的陰部欣賞一陣,這才把雪白大腿向左右分開。

佐賀趴下去,在中川京子粉紅色的肉縫上開始舔。聞到年輕女人濃密的體嗅,裡面有分泌物。佐賀把陰唇分開,在裡面舔。舌尖碰到變硬的陰核上。

   「唔‥‥‥」

京子發出哼聲,同時扭動屁股,她清醒了。母親迷上的佐賀明夫又大又硬的陽具,把高一女孩的粉紅色肉縫刺穿。

佐賀的心裡產生虐待慾望,故意用粗魯動作來抽插。

屁股在起伏,背上的刺青也跟著起伏。

京子咬緊牙齒,忍受被凌辱的痛苦。

佐賀在浴室為京子紅腫的性器清洗,還強迫插入手指,掏出裡面黏黏的液體。

   「京子,這就是男人的精液。」

京子用哭腫的眼睛看到從男人手指上滴下來的白色液體。

   「嗚‥‥‥‥」

京子縮緊肛門。因為佐賀把手上的精液塗在肛門上。

   「對不起,我還要玩肛門。」

佐賀說。

京子的嘴仍舊被塞住,雙手還綁在背後。

新鮮的乳房在浴缸的邊緣上成扁平,還強迫她抬高屁股。堅硬的龜頭頂在肛門上時,京子發出哭聲搖頭。

   「嗚‥‥‥‥」

肛門裂開,巨大的肉棒插進去,頂在胃腸上,然後又退回去。京子在內臟被控弄的激烈痛苦中,突然感受到有輕微的快感。

天色已暗。

女兒沒有回來,看到三個赤裸的肉體糾纏在一起的場面,跑出去以後就沒有回來。

追出去的佐賀明夫也沒有回來。

強烈的風把窗戶吹的卡喳卡喳響。

美佳感到不安。

拿起電話。

沒有人接電話。

   「打給佐賀嗎?」

兒子問。母親點頭。

   「不在嗎?」

   「雖然沒有接電話,他可能在。」

在美佳的腦海裡出現有刺青的男人裸體姦淫京子的場面。

   「阿勝,你留下來看家。」

美佳坐計程車到佐賀公寓,在為自己的預感恐懼中按下門鈴。

佐賀開門。

   「美佳,現在來已經來不及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

然後又用顫抖的聲音說。

   「你不是人。」

佐賀的臉上還帶著笑容說。

   「你進來看吧。」

女兒被強姦了。軟綿綿地倒在床上。暴露出陰戶仰臥的樣子,讓人懷疑已經死了。

   「死吧!魔鬼!」

美佳大叫著衝出臥房。

   「唔!」

佐賀立刻追上美佳。兩個人在玄關糾纏。美佳的臉被打,佐賀抓住她的頭髮拖進臥房裡。屁股被踢幾腳,衣服被撕破。

美佳在心裡想,那是悲慘的聲音。

耳光又打在美佳臉上,嘴唇裂開,看到鮮紅的血。美佳在心裡想,那是悲慘的顏色。

美佳的衣服被剝光。

   「媽‥‥‥媽‥‥‥」

京子在夢囈。

美佳聽到痛苦、羞恥、悲哀的聲音,不由得流下痛苦的眼淚。

(本來想把她保護好的。)

   「你們的身體,連骨髓也要被我這個衝鋒隊長佐賀明夫吸光。」

佐賀說明,拿來狗環和鐵鏈。

   「京子,起來!」

聽到銳利的聲音,京子嚇得爬起來。

   「下床!」

京子乖乖地下床。

   「把屁股轉過來。」

京子默默地服從。肉體徹底受到凌辱的美少女,好像已經完全屈從。

雙手放在床頭邊,低下頭,高高抬起屁股,露出肉縫。就像母親以前做的一樣,兩個肉洞都暴露在佐賀面前。

這兩個美麗的母女都是我的了。董事長已經死了,她們是我的了。

   「啊‥‥‥」

佐賀興奮地發出猴子般的笑聲。用鐵鏈栓在赤裸的美佳的腰上。母女都有美麗的曲線,尤其屁股和大腿最美妙,不過細細的蜂腰也充滿魅力。

佐賀在母女的雪白肉體上撫摸。這樣享受一陣後,拉下自己的褲腰帶,開始在京子的屁股上抽打。

皮帶打在暴露出來的肛門和花蕊上。

剝開的陰核受到打擊時,京子的臉頰通紅的開始扭動屁股。

   「痛‥‥‥請不要這樣‥‥‥」

   「我已經嘗過京子屁股的味道了。」

佐賀對美佳說。

美佳扭動頭用悲傷的眼光看,但也無力地低下頭。

叭!

皮帶打在屁股上。

   「啊!」

紅腫的屁股開始扭動。

   「嗚!」

   「京子,不准叫!」

佐賀罵一聲,然後打在母親美佳的屁股上。

   「叭!」

   「嗚‥‥‥」

從咬緊牙關的齒縫中露出低沉的哼聲。

   「叭!」

這一次是打在女兒的屁股上。

   「嗚‥‥‥」

母女都沒有喊叫,好像要向佐賀的虐待狂合作一樣地發出哼聲,屁股上愈來愈出現像球影般紅腫的條紋。

京子哭泣,但沒有發出聲音,當雪白的屁股染成紅色時,佐賀才停止抽打。

   「上來!」

佐賀發出命令。

母親拖著栓在腰上的鐵鏈上床。

然後被迫採取仰臥分開雙腿的姿勢,當把假陽具放在她手上時,母女兩人都哭起來,一面哭一面搖頭拒絕,也都放下假陽具。

佐賀坐到兩個裸女中間。

拿出剃刀,刀刃發出可怕的亮光。

母女都用冷冷的眼光看剃刀,但並沒有為表演同性戀拿起假陽具。

京子的身體變僵硬。因為剃刀放在少女的乳頭上。佐賀臥刀柄輕輕拉。在小小的乳頭上滲出血絲。然後剃刀轉移到陰核上,又在這裡輕輕劃一刀。

   「不要啊‥‥‥」

少女發出恐懼的叫聲。母親立刻把假陽具放在京子的手裡,然後把自己的下腹部挺過去。

   「媽媽‥‥‥」

   「不用管我,弄吧‥‥‥」

   「啊‥‥‥媽媽‥‥‥」

兩根直徑均五公分左右的假陽具,分別拿在兩個女人手裡,插入對方的陰戶裡時,佐賀就從京子的背後,把巨大的肉棒插入肛門裡面。

   「唔‥‥‥」

抓住發出快感哼聲的美佳搖動的乳房開始揉搓。

美佳發出異常的哼聲,同時用冒火的眼睛凝視魔鬼般男人的眼睛。

女兒手裡操作的假陽具使母親的陰戶開始濕潤,眼裡冒出的火焰就是強烈快感造成。

   「啊‥‥‥屁股‥‥‥」

   「唔‥‥‥」

京子的手指插入母親的肛門裡面。

下半身拚命扭動。

   「啊‥‥濕了‥‥哎呀‥‥京子‥‥不行了‥‥流出來了‥‥」

   「媽媽‥‥我也是一樣‥‥啊‥‥羞死了‥‥」

插在兩個女人陰戶裡的假陽具長均二十公分,沾上蜜汁發出淫邪的光澤。

聽到噗嗤的聲音。

這是佐賀把肉棒從女人肛門裡拔出的聲音。

   「美佳!」

佐賀急忙向成熟女人的屁股招手。

   「是‥‥‥京子,快拔出手指。」

京子的手指從母親的肛門拔出來。

美佳不停地扭動屁股,使腰上的鐵鏈發出聲音。

   「真好‥‥請你盡量地玩弄我的屁股吧‥‥‥」

   「你說的是真的嗎?」

   「是真的!請玩弄這個成熟的屁股吧!」

   「來了!」

   「啊‥‥‥」

肛門向縱橫方向裂開,肉棒挺入。這是在女兒的肛門裡插入過的肉棒,上面還沾上女兒的黃色東西。

   「啊‥‥‥」

開始嗚咽。

   「美佳,你是怎麼回事?」

佐賀一面說一面殘忍地進行活塞運動。

   「唔‥‥啊‥‥已經要洩了‥‥」

   「喂!你不是美佳嗎?」

美佳從職業介紹所走出來,停在路邊撐開洋傘,就在這時候旁邊有人過來對她說話。

   「是你‥‥‥」

   「在路上碰到你,真是巧合。」

   「說的也是。」

這個離婚的丈夫,到現在是不是仍舊沈迷在賭博裡呢?還穿著骯髒破舊的衣服,可是眼神比較開朗,使美佳看到後立刻產生和過去不同的感覺。

   「美佳,你好嗎?」

   「嗯!」

   「來職業介紹所幹什麼?」

   「當然是找工作。」

   「你不是在一家不動產公司上班嗎?」

   「是‥‥‥」

   「那家公司怎麼了?」

   「董事長死了,公司關閉了。」

   「真對不起,讓你受罪了。」

   「我是不是受罪,還是享受都和你無關。離婚後我們就是陌生人了。」

   「前面有家咖啡廳,我們去那裡談談吧。」

   「沒有什麼好談的。」

   「不要這樣說。來吧!」

他開始往前走,美佳站在原地沒動。他一面走一面回頭看。是不是美佳沒有跟著走,他就準備這樣離去呢?看他回頭的表情很落莫的樣子。

美佳開始走。

他停下腳步,露出高興的笑容。

一起進入前面的一家咖啡廳。

窗外有水池,有情侶划著小船。

他問美佳孩子們的狀況,說明自己現在計畫中的工作,如上軌道後就需要辦事員,說完看美佳的表情。

美佳默默搖頭,默默地喝完咖啡,就站起來說。

   「再見。」

美佳回到窄小庭院有夾竹桃開花的租來的家。

大門是鎖著,勝和京子都不在家。

前夫所說的工作,是開發放I咖啡廳等飲食店裡的電動玩具的新機種。換句話說,就是把夢想托付在新的賭博機上。

   「傻瓜。」

美佳在廚房一面喝水一面嘀咕。

(他實在太愚蠢。)

美佳的眼睛開始濕潤。明知他不是可靠的人,但心裡產生想再和他一起奮鬥的念頭。

對他有一點留戀。倒不如說,不論好壞想恢復一個有父親的家庭。

美佳想,那樣就能脫離二十五歲年輕流氓的控制.自己和女兒、兒子都恢復正常的生活。

聽到摩托車的聲音,是兒子回來了。

兒子走進客廳看到正在沈思的母親。他多少能瞭解母親在想什麼。母親雖然什麼也沒有說,但心裡有一種感受。蒼白沈悶的母親像八仙花一樣哀艷,而且那種風情裡散發出強烈性感。

   「媽‥‥‥」

勝就在蒼白美麗的面孔前拉下褲子的拉鏈,露出象徵慾望的肉棒。

   「不,不要再做這種事了。」

美佳把眼睛轉開。

   「媽,我知道。」

   「你知道什麼?」

   「媽心裡想的事。」

   「那麼,就把這個東西收起來。」

   「最後一次。媽,拜託啦!真的是最後一次。」

   「你也是一個魔鬼。」

美佳抬起頭說。蒼白的臉頰出現紅潤,從眼睛發出異常的光澤看兒子的肉棒。勝在心裡想,希望能試試在A片裡看到的口交動作。那是他最迫切的願望。

   「快,用這個高雅美麗的嘴唇‥‥‥」

美佳的身體裡有魔性的血液開始沸騰。

用顫抖的手握住兒子肉棒的根部,張開因興奮而乾燥的嘴唇。慢慢把肉棒放入嘴裡,用舌尖舔龜頭,然後輕輕地咬,用力吸吮。

   「啊‥‥好‥‥媽‥‥」

唧唧‥‥唧唧‥‥‥唧‥‥‥

美佳不停地用力吸吮肉棒。

   「唔‥‥要出來了‥‥媽媽‥‥‥」

   「不‥‥不行‥‥」

咬‥‥舔‥‥‥吸吮‥‥

兒子的肉棒變成媽媽嘴裡的玩具。

在附近的鄰居家玩的女兒京子回來時,母親面對著洗臉台彎下身體嘔吐。

聞到濃厚的栗子花的味道。

京子想看從母親嘴裡吐出什麼東西時,母親急忙放出水沖洗。

   「他要去哪裡呢?已經到吃飯時間,應該餓了‥‥」

美佳聽著外面的機車聲。

   「京子,你進來時,碰到他了吧,有沒有說什麼?」

   「有!」

   「什麼?」

   「不,媽媽,你先說和哥哥做了什麼事?」

   「媽媽只有咀咒自己身體的血液有魔性。」

   「究竟做了什麼?」

   「我用嘴‥‥讓他射精‥‥媽媽是用力給他吸吮的。」

   「哥哥要我對媽媽說謝謝!」

勝騎機車到達佐賀明夫的公寓。按門鈴,佐賀出來開門,臉上帶著淫邪的笑容。那是把媽媽和妹妹的骨髓都要吸光的魔鬼笑容。

   「你進來吧,今天晚上也讓你加入,這樣就可以四個人在一起亂交了。」

   「你死吧!」

勝拿出開山刀刺進佐賀明夫的肚子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