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卿狂

一、春色撩人 慾火難禁思發洩

春天對人們是一個誘惑,尤其是一般有著青春活力的少男少女們,在這春之夜,會產生一種生理上的的變化,渴求異性的安慰。

東方人有一句說:「春是迷人的,亦是困人的。」這句話的意思很深刻,也很透徹,足以代表東方人文化之高。

大衛最近也受到了春之影響,感覺到生活非常枯燥,他決定要改變一下下生活,因為他是一個機械師,每天的工作很單調,從早晨到晚上,成天只是伴著一架機器。

在經過一番自我分析之後,他發覺自己生活窒悶的原因,主要的還是缺乏異性的調劑,他已經有好幾個月沒有接觸過女人了,現在他感覺到迫切需要解決一下性慾問題。

他坐在自己的房間裡,心中默默的思想著。

突然他的一雙飢渴的眼睛轉向窗外,凝望著對面的一幢精緻的小洋房出神。

他知道,他的芳鄰柔兒就住在那棟房子裡。

柔兒今年大約二十二歲,正是女人的開花時期,她的身段很頭為皮膚非常白嫩,一對高聳的乳房和兩個肥圓的小屁股非常性感,一雙迷人的大眼睛,嵌在一張瓜子型的甜蜜的小臉上,在那兩片紅紅的櫻唇之間,閃露著一排潔白整齊的貝齒,她那一雙織細的小手,和那一雙雪白粉嫩的小腿,尤其生得更美。

總之:柔兒是一個非常標準的美人兒,可以說人見人愛,她身上的每一部份,都充滿了誘惑與吸引異性的力量。

現在她在臥房裡脫衣服,因為她沒有將窗簾拉上,所以大衛看得很清楚。

她脫去外衣,只穿著一件緊身衫和一條粉紅的尼龍三角褲,那白嫩的手臂和那惹人垂涎的粉腿,完全暴露在外面。

大衛看到這般情景,不禁頓時覺得呼吸急促出,心臟加速跳動起來。

他目不轉眼的呆望著,他看到柔兒的一對高聳美麗的奶子,被緊身衫箍得緊緊的,上面的一半還露在外面,他的眼睛跟隨著她的嬌軀移動,那織細的腰肢,肥圓的紛臀,雪白的大腿,和那一雙修長的小腿,真使他迷醉。

後來,她移動了位置,大衛的視線終於被那掩著小半窗簾的窗戶遮斷。

現在他比麼都看不到了,但他的慾望仍舊沒有得到滿足,他那被煽起的慾火.扔在體內熾烈的燃燒著,他在心中暗暗的想,今天晚上一定得盡情的發洩一下,否則實在是受不了。

他想到了一個地方,那就是專作色情表演供給有錢人享樂的「迷宮戲院」。

到那兒去的人,必需先發誓,不論看到任何剌激的性關係表演,都不得向外宣揚,現在,大衛正需要看這種表演,他認為若能到這種地方去觀賞一次,他體內燃起的慾火便可以被平息下來。

但那是一個秘密的所在,不是任何人都能去得的,他記得有一位朋友,似乎曾告訴過他那個神秘的所在,於是他便決定立刻去打電話給他那位有錢的朋友志強。

恰巧志強也在家裡閒得無聊,他很高興在電話中聽到大衛的聲音。

「我知道你很想到那兒去開開眼界。」志強在電話中笑著說

「我也正想今晚去玩玩,但請記住我告訴你的票價,表演這種玩意是非常危險的,去看的人必需絕對保守秘密,每張入場券是五百元,所以去那兒玩的人都是非常有錢的,晚飯後,請到銀河咖啡廳等我,我一定駕車來接你。」

大衛吃過晚飯,很快換好了衣服,向街上走去,當他經過柔兒的門口時,正好她也很高興的從家裡出來,往馬路上走。

「你好!柔兒小姐,今晚要到那兒去玩?」大衛問。

「哦!陳先生,我想到公園裡去走走。」

柔兒確實是一個有魔力的美人,妙條的體態,磁性的語音,引起了大衛的慾念,急切渴望能在短時間內就能一親她的芳澤,最好在明天晚上就能達孷堛滿C

兩人並著肩,一起往街外走著,穿過二條街,柔兒向大衛說了一聲再見,便獨自向公園方向走去。

大衛在咖啡室裡坐不多久,志強已準時到來,二人坐上志強的汽車,即很快地向目的地駛去。

柔兒雖然在朝公園走,但她腦海裡的思想,卻和他們兩人相同,她也迫切需要滿足一下性慾問題,自從她男友在幾個月之前離去以後,她一直是獨守空帷。

春天來臨,帶來激發了她的人類本能的需要,現在她越想越覺得需要異性的溫存,肉體壓著肉體的飢渴慾望,竟使她立刻心跳瞼熱,呼吸急促起來。

當她想到大衛時,她感覺很奇怪,他為什麼不像別的男人那樣慇勤的對她呢?她所接觸的大部份男人,幾乎沒有一個是對她不動邪念的,只有大衛很規矩。

於是她心裡想,她已物色到了合適的對象,對大衛,她願意付出自己所有的一切,包括感情與肉體,她願意把自己的一顆寂寞芳心,完全獻給他。

一輛出租汽車慢慢從街的那邊駛來,突然她決定要坐車子在公園附游兜兜風,汽車上的司機,看到她招手,就立刻在她身邊停了下來,司機笑著將車門打開。

柔兒一上車,就尖聲大叫,但還沒等她叫出聲來,她的嘴早巳被藏在車子裡的一男人壓住,她那窒息的喉嚨現在巳發不出任何聲音了。

另一個男人壓著她的身體,使她毫無動彈餘地,同時,車子很快地向.一條黑暗的街道駛去。

柔兒似乎覺察到,在夜色朦朧的黃昏中,沒有一個人看到她被歹徒劫持。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恐懼立刻使她身子抖顫起來,他們一定是要強姦她,而將是輪姦為呢!她心裡暗暗的這樣想,正在這時,其中的一個男人對她說:

「假使你不反抗的話,我們不會傷害你的,明天早晨就放你回家。」

柔兒聽了這番話,雖然她的神經仍還很緊張,但慌恐的情緒似乎略微平靜了些。

穿過了幾條街之後,車子即在一個像是車庫的大門口停住,看樣子這地方像是屬於富貴人家的住宅區,車子駛進去之後,車庫的前門立刻即被關閉,這時,那二個男人,即令柔兒下車,並引導她穿過一條通道。由邊門進入一棟房子,並在黑暗中領她上樓,她一點也不知道這地方是屬於這城市的那一區域,或是她現在正被監禁在 面的這棟房子是座落在什麼地方。

那二個劫持她的男人,又打開了另一扇門,將她推了進去,刺眼的燈光,使她暫時喪失了視覺。

待她視力恢復過來後,她發覺一個穿著灰色長衫,看來面孔很慈祥,約有四十歲左右的女人站在她的身旁。

最初, 她以為自己是走進了尼姑庵,但經略加思考之後,她又是意識到這地方決不會是什麼尼姑庵的所在。

那個穿灰長杉的女人關照劫持柔兒的那兩個男人退出房去, 然後要柔兒坐下,同時她也向前拉過一張椅子,面對著柔兒坐了下來。

柔兒以為那兩個惡徒走了之後,可能不會再發生什麼不幸的事情,但是使她大失所望,那個中年婦人對她說:

「小姐,我想你現在一定很擔心,以為自己是被惡徒劫持了,可能就要發生什麼可怕的災禍,其實你不需要害怕,

我們不會傷害你的,今天晚上,將是你一生中最值得紀念的一個快樂良宵。假如你是我想像中的那種女入, 我對你今晚即將得到的快樂與幸福,真感覺到非常羨慕興嫉妒, 我可以告訴你,我們這兒是一家「戲院」,專門表演一些千奇百怪的性愛藝術與花樣,每天晚上表演一場,觀眾們都是些有錢的富翁與富孀,他或她們有的是本地人,也有住在其他城市的,

你現在可能會和那些看到你表演之後的男女觀眾們一樣感覺驚奇,那些男女的觀眾們,化了很大的代價到這兒來,就是為了要看像你這樣一位美麗的小姐被男人強姦的香艷鏡頭,到這 來的人每張入場券是五百元錢,他或她們都是被人蒙著眼睛領進這地方來的,所以沒有一個人會知道這兒是什麼地方,最後,我警告你,等下表演的時侯,假使你要反抗,或是呼救,那你就會得到痛苦的懲罰,他們將會用東西把你的嘴塞起來,然後抬到裡面的暗室 ,他們將會用最殘暴的方式來輪姦你,直到你皮破血流為止,然後再放一些特製的藥粉在你的那銷魂洞 。

那時你就會成日成夜的痕癢不堪, 非要男人性交不可,而且每次性交過後,不到十分鐘,又再發生痕癢,就是說被放進藥粉以後的婦女,她們都會自動地跑去做妓女,日以繼夜的與男人做愛,直到死亡為止,不過這些藥粉我們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在任何一個女子身上用過,因為她們在聽了我的解釋後,都很高興的願意合作, 但願你也能如此才好!」

柔兒聽了這位中年婦人的話,一時又驚又怕, 呆著木鵝,接著她又被推進了另一個房間。

01 02 03 04 05 06 07 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