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與繼母01

站在洛可可式的大鏡子前,紀子輕輕用手撫摸自己隆起的乳房,雖然只是用手摸到但也傳來輕微的快感,剛洗完澡的身體有灼熱感,恥丘上的叢草發出濕潤的光澤。白桃乳房是向上翹的,能感覺出在手掌上逐漸充血身體己經開始期待。

紀子對自已的肉體被丈夫開發後的騷癢感,覺得很舒暢。那個孩子己經迷上這個肉體了。但我絕對不能說會,那孩子迷上的不是我,是肉體?

想到在隔壁 等的己經發急的聰一,多少也產生同情的心情。同時紀子也知道他們母子關係己經到了無法制止的狀態,那個時候應該制止,可是現在我的肉體己經習慣那孩子拚命愛撫方式....此時紀子情不自禁自慰了起來。

在這時從微開的門縫中露出聰一的臉。紀子將自己的身體轉向門囗,好像故意給他看到性感的肉體。聰一的眼睛像冒火一樣凝視紀子全身走進臥室。

令人驚訝聰一和紀子一樣赤裸。完全勃起的肉棒,從頂端溢出粘粘的露汁...

聰一走了過來輕輕地把紀子推到在床上,媽媽把腿分開,我想看清楚那 。

你每次都看過的..........

可是看幾次都不會膩,快分開吧。紀子輕輕向後倒下去,覺得臉頰開始像火燒一樣熱,聰一凝視分開的大腿根。然後有一些奇怪,因微微從那 冒出熱氣,聰一把臉靠近紀子的大腿根深深吸了一口氣,啊....這就是媽媽的味道....

聰一很想用舌尖確定味道的泉源,但很勉強的克制。因在肉縫上撫摸的紀子手指更激烈。啊..阿聰.....

陰核被食指及中指夾住己經膨脹到最大限。看起來就好像要爆炸一樣,媽媽、舒服了嗎?其他三根手指好像表示快樂的來臨翹了起來。

就好像貓舔牛奶一樣發出漬漬的聲音,完全充血的陰唇被溢出的蜜汁沾上濕潤,細小的雪白手指更猛烈活動,在紀子沒有贅肉的苖條身材上充滿緊張感。媽媽、

還不能洩出來,要繼續弄下去。啊....那樣會太痛苦...媽媽想洩了..

就讓我這樣洩出來吧......。

不,絕對不可以!!小小的帝王看著快感不斷扭動身體的繼母,產生虐待的快感。同時紀子也在腦海 幻想不久後會獲得滿足的情形,對聰一這樣的要求也產生被虐待的快感。總之他們兩人之對話只是一種前戲。

可憐的媽媽...我給你舔吧。

求求你.............。

紀子的手離開了神秘部分,身體的緊張感也突然解除,聰一把嘴巴緊靠在發出強烈味道的陰唇上,慢慢地活動舌頭。

溫和的感覺像波浪一樣包圍紀子,和用自己的手所得到的快感完全不同,不過心情是非常穩定。全身放輕鬆,紀子把自己身體投入快感的波濤中,這是能感受到快樂的一刻。從紀子半開的美麗紅唇發出舒暢啍聲,從現在起開始有長時間的快樂。全身浸緬在快感的波濤 ,紀子想起過去那個炎熱夏天的夜晚..................。

紀子和聰一的父親加山久志結婚是五年前的事。那時候他的前妻己經去逝二年正是獨生子聰一進入國中的時期,也是在各方面有問題的時期,久志是經營人材派遣公司,也正穩合時代的需求業務順利發展,因此實在沒有時間照顧聰一,久志告訴聰一有再婚的意思,如果是那個人我就答應,這時候是聰一提出來的就是在久志公司上班的清家紀子。從J大畢業的才女也正是久志想結婚的對象於是事情談得很順利,三個月後紀子成為加山家的女主人,也就是聰一的繼母

結婚第一年久志去西班牙公幹時猝死。由紀子繼承公司,比久志經營時規模更大,聰一從高中二年級開始成績突然惡化,紀子下班後便成聰一的家庭教師,有一個夏天紀子比平時早下班,看到聰一躺在床上握住勃起的肉棒揉搓著,在雄偉的肉棒上纏繞著紀子最喜歡穿的三角褲。當時紀子採取自己也意想不到的行動,是很難理解的事,紀子好像被吸引過去一樣走到聰一的身邊,像幫忙一樣搓揉肉棒。

媽媽...... 他的聲音像向親生母親撒嬌的幼兒。

從緊握的肉棒前端飛出白色的液體,連一分鐘都沒有需要。看到劃出很大拋物形的精液打在牆上的剎那,紀子引起輕度目眩,明確感覺胯下的嫩肉火熱的騷癢著.........

紀子對自己身體發生意外的反應感到狼狽,對功課會有影響以後不要再做這種事情了;紀子一面清理著開始萎縮的東西,一面用做母親的心這樣說著,可是一旦性慾點燃的聰一,是沒辦法控制自己的。完全迷上情慾的聰一,第二天晚上來到紀子的房間,要求她做昨天晚上相同的事。媽媽不給我做,我一個人弄聰一對著猶豫不決的紀子大吼,抓住堅硬勃起的肉棒,就開始搓揉。紀子看到這個情形覺得很可憐,不由得接受聰一的要求。

二個人的關係這樣充滿緊張感快要達到一個月,在聰一的署假快要結束時,正好是公司的創立紀念日,宴會後回家的紀子己經醉了。每U簍鎩來的聰一,在這一天晚上沒來,以為回來很晚了,他己經睡了,可是上床後紀子自己始終睡不著。喝醉了為什麼還不能入睡?覺得奇怪的紀子發現一種情形感到驚愕。不知何時開始紀子本身有了期盼聰一來的心理.........

就在這時紀子突然感到肉體上的飢渴,自從丈夫去世後,一直避開男人的二十七歲的肉體,開始火熱得騷癢,下半身的粘膜也迅速濕潤,紀子開始忘我的進入手指的遊戲中。缺乏擁抱感是有一些空虛,但也開始把自己投入快樂的慾海 。突然在閉上眼睛的眼瞼感覺有搖動的黑影,急忙睜開眼睛。啊.....赤裸的聰一站在紀子的床邊低頭看著她,原來媽媽也很寂寞。紀子沒有辦法推開聰一壓下來的身體,在這個孩子長大成人,結婚之前各方面都為他犧牲吧。

紀子用這個想法給自己做免罪符,繼母和兒子的關係已經過一年的現在還繼續。

紀子的回憶突然被打斷,因為後面的花蕾被舔到,不知何時腰下已經放下一個枕頭,陰唇以及會陰部和肛門完全暴露在聰一的面前。不要在那 .....

紀子雙手伸到半空中,過去沒有經驗過的特殊性感,立刻使紀子陷入甜美的官能世界。在很短的婚姻中,丈夫從來沒有愛撫肛門,做夢也沒想到他的孩子來給她愛的洗禮。

聰一的舌頭並沒有對肛門發出集中性的攻擊,而是從上部的凸起部沿肉縫,在所謂的性感帶部份不停的蠕動。因此,紀子突然產生強烈的快感,又消失的無比急躁的感覺。

對繼母表現苦悶模樣,年輕的聰一,就好像欣賞最美的秀仔細欣賞。最近聰一養成一種習慣,就是追根究底問紀子是什麼感覺。可是惟有今天紀子下定決心絕不說出來。如果媽媽能主動說出來不知有多好,那感覺一定是最爽的...

啊...唔...紀子像打滾一樣左右扭動身體,好像要說什麼話,

但又立刻閉上嘴巴,聰一很想看繼母為快感嗚咽的樣子。

充滿好奇的年輕人於是就更奮戰,聰一臉上沾上自己的唾液和繼母洞囗溢出的粘液,就好像塗上一層油一樣的發出光澤。媽媽穿上衣服時身材是很修長的,可是赤祼時無論是向上挺起的乳房,或豐滿的屁股,實在太美了......

尤其是從腰到屁股的曲線令人著迷,豐滿的屁股,只看在眼 幾乎就耍射精了聰一特別喜歡微微隆起的維那斯山丘,當繼母穿緊身裙時,胯下就像多一層肉似的向外隆起。

可是令聰一覺得最妙的,是在美麗的繼母下腹部幾乎難以相信的有肉縫,肉丘上的卷毛稀少而可愛,而下面的肉溝周邊有說不出的淫邪的色澤,不只是色澤形狀也是如此。啊,動了.........

當聰一在那 用手指玩弄或用舌頭舔時,好像很高興的樣子,扭動屁股搖動身體,而且還會從裡面流出粘粘的蜜汁。還有那個肉芽也很有趣,本來是披上一層皮,悄悄藏在裡面,當少許刺激就像忿怒一樣開始膨脹。實際上是因為舒服才會膨脹,但這樣小小的卻非常敏感,既然這樣,就在這 做集中性的攻擊,聰一的舌尖在陰核的頭上舔過去。噢......唔.....啊.......

正如聰一猜想,二十七歲的成熟女人肉體猛然跳動一下,從肉縫之間湧出帶有酸甜味道的甜液,聰一的舌尖確實掌握目標,只在突出的頂點輕微舔著,

啊....好....,忘記羞恥挺起胯下的肉縫頂在聰一的臉上,

媽媽終於說出來了..........

聰一好像出其不意將舌尖插入肉縫 ,啊...同時聽到抓床單的聲音。在用力插入舌尖,又故意猛然拔出,聰一因達到目的感到滿足,同時也更興奮舌頭在陰核上舔,手指在肉洞 挖弄。

讓我洩出來...我想洩了...插進來吧,阿聰快一點。媽媽自己插進去紀子好像迫不急待伸出手握住年輕的肉棒,阿聰這東西一天比一天大了,不喜歡大的嗎?聰一故意刻薄的問。不,太好了,這東西是媽媽的,雖紀子說快一點,但紀子並沒有立刻插進去。用握在手 的肉棒頂端,在自己濕淋淋的花瓣上摩擦。雖然是輕輕的接觸,但從那 湧出快要冒出火花的電流,啊真舒服。我也一樣;二個人的視線好像商量好一樣的看自已的胯下,二個人都陶醉的凝視那種淫蕩的光景,肉縫被紅紅的龜頭摩擦。彼此的粘膜都產生無法形容的快感。

等到想要時引進來就可以了....於是紀子選擇忍耐,一直不肯把手 的勃起物插進去,忍耐也能帶來快感。

年輕的聰一也可以說是同樣的情形,只要屁股向前挺就能達到最大快樂,可是把這個時間向後延,希望能使以後得到的快樂更強烈。

阿聰快要射出來了嗎?嗯...但為了媽媽我會忍耐的,媽媽己經快洩了,那麼插進去吧!!

你推吧,不!!媽媽拉.....實際上紀子只把龜頭對正一直都充滿騷癢感的洞囗就可以了。聰一掌握這一刻挺出屁股時,粗大的肉棒溫柔的把花瓣向左右頂開,深深的進入肉洞 。那樣的摩擦立刻產生快感,括約肌開始收縮啊......媽媽....

包圍肉棒的淫肉受到摩擦,噴出淫汁表示歡悅。

聰一的肉棒和他的年紀一樣有充分的強韌和耐性,龜頭頂在子宮囗上,根部壓迫纏繞在四周的陰唇,挖掘出無比的快感。

啊..媽媽我快要射了...

媽媽...好嗎........

紀子不顧一切旋轉屁股,同時抬起下半身,聰一是相反的用插在肉洞 的肉棒做軸扭動屁股。那樣的動作雖不夠熟練,但有年輕人的衝力。紀子雙手抱住兒子的腰用力拉,聰一的恥骨壓迫陰核。

啊...我不行了..讓我洩了....啊.....洩了!!

媽媽....我要出來了....啊,出來了!!!

少年的火熱噴射,使繼母的子宮產生麻痺的快感。使肉洞的粘膜更收縮,有如反射條件般的括約肌夾緊肉棒,噴射出大量淫液。二個人的粘膜完全溶化成一體,彼此吐出的淫液混合在一起。女人的性器一直在蠕動,但肉棒逐漸失去力量萎縮,最後被擠出洞外。

聰一終於離開紀子,但還不停觀望從繼母肉洞流出的淫液。啊,原來你一直在看媽媽,從半昏迷狀態清醒過來的紀子發現聰一用火熱的眼神凝視自已的陰部。像少女一樣臉紅,拉毛毯蓋在那個部份上。

對啦,我完全忘記了。紀子用手指化妝台,有你的信。在許多化妝品前有一封相當厚的信。『西田啟太寄』

寄信人是前幾天還在一起的西田,他為什麼要寫信?再二、三天就開學了,聰一看了看紀子可能相當疲勞,已是半睡眠狀態。聰一便慢慢走回自己的房間,先洗身體,情緒安定下後打開信封,躺在床上打開床頭燈開始看信..

「聰一,在你我之間本不需這樣正經八百的寫信,可是我知道沒辦法把心 的話說得很好。對不起,讓你吃驚了。

首先要向你說明白,現在要寫得是我家 的問題,和別人完全無關,但你是我唯一好友,也只有你能理解我。希望你用輕鬆的心情看下去,這是我唯一的請求˙˙˙˙˙˙˙˙」

啟太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成熟女人的肉體,浴室 充滿蒸氣,但還不至於不能識別 面的東西。從圓潤的肩膀到手的曲線,正如三十五歲的年齡有適當的脂肪足能顯示出來成熟女人的肉體。

原來我媽媽是這樣的女人...........

媽媽與繼母01 媽媽與繼母02 媽媽與繼母03 媽媽與繼母04

媽媽與繼母05 媽媽與繼母06 媽媽與繼母07 媽媽與繼母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