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學園

第一章 襲擊

點完四十名女學生後,神林明蓋上點名簿,表情詭異地看著大家。

  「今天是我的最後一堂課...在這兩周的教學實習,你們讓我學到了許多事情...」聲音突然哽咽起來,說不下去了。只覺鼻子熱熱的。

(笨、笨蛋!這時候怎可這樣!)神林明雙手緊按著講桌的兩端,十分腆靦地微笑著。他開始覺得視線有點濕潤模糊。

在初夏陽光的映照下,教室變得明亮。微風穿過窗子送進淡淡的花香,正在操場上體育課的女學生們的爽笑聲,和音樂教室 的清澈歌聲也不斷傳進教室來。

  「雖然我還不是位正式老師,但我會珍惜在聖瑪麗安娜學校實習的寶貴經驗,以及與各位相聚的點點滴滴。希望明年春天,我即可以正式的新進教師身份,再和各位見面。」

坐在最前面座位的未玖首先鼓起掌,她是神林明的妹妹。接著,教室響起一片熱烈的掌聲。班長樁泉美眼鏡下的大眼睛已經濕潤了,掌聲也比未玖大多了。

  「討厭!不要再說了!」

鼻子已經酸溜溜的,但卻仍故做鎮定的後籐美由紀,強忍的淚水眼看就要奪眶而出了。窗邊的冰野綾乃照著小鏡子,鮮紅的雙唇露出惡作劇般的冷笑。而站在教室最後面,參觀最後一堂課的導師吉岡聖美,和同為實習老師的千堂知香亦感動地大力鼓掌。

  「今天不去實驗室,所以我把實驗器材帶來了...好!請打開課本四十六頁。」

神林明把東西放到講桌上,準備開始上課。就在此時。

  「不 ̄放開我!」

教室外響起簸}急促的腳步聲,突然教室門被撞開了。

  「乖一點!想活命的話,就把手舉起來,向後轉!」

眼前豎立一位充滿暴戾之氣的瘋狂男子。

  「啊 ̄」神林明、未玖、聖美、知香...在場的每一個人一時無法反應,只是目瞪口呆地怔怔望著這名男子和被他挾持的學校老職員。

  「請放了我吧!求求您!」

  「老傢伙別吵!」

一連串的惡夢即將展開...

男人高舉長槍搖晃著,將槍口瞄準老職員的頭。砰 ̄響亮的槍聲撕裂凝滯的空氣。

噗 ̄滋 ̄老職員頓翻白眼,頭殼凹陷開花。老花眼鏡自他的鼻樑滑落下來,整個人立刻倒在血泊之中。老職員在地板上掙扎了幾下,然後就一動也不動了。四周陷入一片靜寂,時間和空氣全在一瞬間凍結了...

  「哇 ̄嗚 ̄」一名女學生開始放聲大哭,教室 的尖叫聲此起彼落。

  「安靜!」

砰!槍聲再度響起,教室又是一陣死寂。

  「我今天早上才從監獄逃出來,你們現在全是我的人質。想活命,就聽我的指示!」

男人將槍用腋下抵著,槍口對準學生們。四周煙霧迷漫,氣氛甚是恐怖。

  「喂!你們的導師是誰?」

神林明的喉頭被槍抵著,男人像蛇一般地死瞪著他。

  「我、我...」

  「等一下!」角落裡響起聲音,聖美勇敢地走了出來。

  「他是實習老師,我才是導師。」

  「喔 ̄聖瑪麗安娜學校的老師長得真不賴嘛!」充滿邪毒的眼神在這名戴著眼鏡的單身女老師身上上下游移。

  「我聽你的,我當你的人質,可是請把所有學生放了!」聖美雖然全身顫抖,但仍語氣堅定地對男人說。

可是男人只是微微扯動薄情的雙唇冷笑一下。

  「我是殺了六個人的死刑犯,你把我當傻瓜呀!人質愈多對我愈有利,嘿嘿...尤其是擁有全國名校的學生當人質。誰都別想走出去!」

槍管倏地插入聖美的襯衫內,抵住豐滿柔軟的雙峰。

  「啊!」聖美害羞到連脖子也紅了,不知該說些什麼。

  「喂,你!實習生!」

槍口又轉向抵住神林明。

  「叫什麼?」

  「我...神林...神林明!」

  「阿明嗎?好!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乾弟弟。哈哈 ̄我姓灰田。這教室 所有可愛女生的性命全看你的表現羅,知道嗎?」

槍口撫摸著阿明蒼白的臉頰,灰田命令所有學生用桌子和椅子抵住教室的門。

所有學生像可憐的小羊一般蜷縮在教室的角落發抖著。槍口仍抵在阿明的眉間。灰田要求阿明點出此教室內的最高負責人。

  「小老弟,你想嘗嘗腦汁迸出的滋味嗎?別像傻瓜一樣不說話,真的想讓我敲敲看嗎?」

阿明緊咬牙根。(會死嗎?)

就在這時,聖美對阿明使了眼色。那眼神宛如殉教者般的既神聖又淒涼。--神林老師,請指名我吧!阿明似幻覺般地聽見聖美的聲音。他覺得胸口緊繃得發痛,呻吟般地指著聖美。

  「是吉岡老師!」

灰田低聲冷笑著,滿足地將槍從阿明的眉間移開。

  「嗯...原來如此!那...戴眼鏡的老師,為了證明你是服從我的,請現在表演脫衣舞吧!」槍口不斷搓著聖美的左胸。

  「哥哥是懦夫!竟然不敢反抗那傢伙,差勁!」

這罵聲使得灰田那宛如爬蟲般的臉龐立即轉了過來。

  「嗚呼 ̄好可愛的小姑娘!你是阿明的妹妹嗎?」男子動動下巴,示意要她過來。

  「嘿...好有正義感的小妹妹!你想代替老師表演脫衣舞嗎?在哥哥的面前寬衣解帶?」

  「住手、請住手!不要為難學生!我脫就是了!」

聖美趕緊站到灰田和未玖的中間,指尖扣在自己襯衫的鈕扣上。可是滿心的恐怖和羞愧,令聖美發抖得解不開扣子。

  「嗯...要阿明幫忙嗎?」

  「不用!」聖美像個殉教者般地拉開扣子。

  「喔喔喔 ̄聖瑪麗安娜的老師竟穿著如此誘人的內衣!」

多麼鄙夷的嘲諷聲。聖美羞慚得滿臉通紅,雙唇緊閉。

她的身上穿了件淡紫色如蟬翼般的胸衣。緊束的胸罩托出深邃的乳溝,艷麗而滋潤。本來今晚預定要為阿明和知香送別的。聖美今年二十九歲。她本期待在送別酒會酒酣耳熱之後,會有出人意外的事發生。和純真無邪的知香相比,她能與之抗衡的就是成熟誘人的女人味了。

(啊...沒想到竟然會在此就被悔辱了...)聖美不敢看阿明和學生的臉。

  「接著脫裙子!」

聖美喘著氣地把裙子脫至腳底。

  「好淫蕩的老師,全身上下穿得如此誘人。」灰田嘲諷不止。

聖美不自覺地緊合上雙腿,但透明內褲卻更清楚地把臀形襯托出來。

  「好耶、好耶!這麼美麗的臀部,真想讓人摸一摸!」

  「不要、不要!饒了我吧!夠了吧!」

聖美再也受不了地蹲下來。

  「喂、阿E璊擖貌熔璁蝏R表演有著內衣的嗎?」

  「...」阿明痛苦地望著慚愧得抬不起頭的聖美。

(吉岡老師!)阿明心裡想幫她,但視線卻被聖美白皙的大腿吸引住。透過蟬翼般的薄紗內褲,午後亮麗的陽光正灑在聖美的下部。粉紅般的鮮嫩私處若隱若現。

  「阿明,你沒看過脫衣舞表演嗎?」

  「是、是的!對不起...」

  「可是你對這樣的表演就滿足了嗎?」灰田把槍對著阿明。

  「請放了她吧!求求你,灰田先生!」

灰田的臉抽動一下,銳利的眼神似要穿透人心。阿明的背已被冷汗浸濕。

  「去你的!阿明,你是不是對這位戴眼鏡老師有意思?」窺探的視線狡猾地直瞪著阿明。

  「好了!別再裝了!老實地回答,你現在是不是覺得很興奮?看到戴眼鏡老師的誘人打扮,你是不是快按捺不住了?」

  「這...」

阿明明顯臉紅了。若是只有他和灰田兩個人,他會照實承認;可是現在班上四十名學生都在場,更何況還包括了聖美和知香。再說,若是他回答是的話,那麼大家都會把他和灰田看做是同類的逞欲禽獸。

  「說不出口嗎?好,沒辦法了!本來若是你回答是,我就饒了這位老師,現在只好讓她來代你受罰。」灰田用槍敲敲聖美的肩膀。

  「來、老師!再脫吧!把你美麗的軀體赤裸裸地展現吧!」

  「啊...求求你!饒了我吧!」聖美跪著求饒。

  「只要你肯脫,你的學生就沒事!」

竟然利用老師保護學生的心理!冷不防地,灰田用槍從後刺了聖美的屁股一下。

  「嗚 ̄好!我脫...我脫就是了!」

全身顫抖的聖美淚流滿面。每個人心中皆充滿傷悲。完全袒露的玉乳形狀完美且堅挺。白皙透明的腹肌散發著濃濃的成熟女人味。

  「來,躺在那 ,表演自慰!」灰田用槍口使勁撐開聖美緊閉的鼠蹊部。

  「啊 ̄不要!」聖美被如此羞辱,再也忍不住大叫出聲。

  「莫非你還故做清高,不屑做?」灰田用槍口在聖美的緊閉大腿間扭轉了一會,之後拔了出來。

  「哼!多浪蕩的老師!你們看槍管上纏附的是什麼東西!是她身體流出的汁液!」灰田把濕濕的槍口在聖美的臉上抹拭著。

  「這是成熟的汁液,儘管你多討厭自慰,也要在學生面前表演。」

聖美低著頭,似乎只能認命了。

  「我做!」

聖美閉著眼睛躺在教室冰冷的地板上,因為她不想看見灰田兇惡的臉,加上極度的恐懼和羞辱而使得指頭顫動。

  「嗚...嗯...」聖美淒絕的喘息聲劃破黯沉。

  「過份!」

  「老師...真可憐!」

誰都不忍心正視這一切。學生們只是低著頭輕輕啜泣起來。

聖美一邊揉著圓潤的乳房,一邊在下腹部磨擦著。緊閉的大腿時而痙攣,使得聖美不禁叫出聲來。

  「啊...嗚...」

悲憤的淚水再也忍不住溢流出來。學生們的哭聲也更大了。

  「你們這些豬奴!」怒吼聲似要震破天花板。

  「啊 ̄」

灰田用槍托敲破聖美的腳拇指。

  「你這樣能滿足誰!阿明,過來!你內心其實興奮不已吧?」

  「啊!嗚...」聖美不禁一顫,她知道凶殘的灰田在想什麼。

  「我教你!你看!老師,把腳張開!」

面對槍口,聖美連哭的時間也沒有,為了不再受更多苦,只好服從地張開腳。

  「再大一點!甚麼都沒看見!」

槍身抵扯著聖美的膝蓋,聖美猶如被蹂躪的小動物般,屈服地把腳張到最大。

  「嘿...好濃的毛!老師,用手指撥開你的毛!」

聖美害羞地照著灰田的話做。

  「再開點!想挨子彈嗎?」槍口深入她的下半身。

  「啊 ̄」聖美不禁悲嗚起來,竟然讓學生看見這醜態。

  「夠了!求求你!」

  「你們看!槍口上是什麼呀?阿明!」

阿明注意到自己竟然緊盯著聖美的私處,不禁感到既羞恥又狼狽。  

  「可愛的小老弟,我把特別座留給你。」灰田歪著嘴命令阿明。

  「對不起!吉岡老師!」阿明羞赧得連脖子都紅了。

  「沒關係!為了學生,只好這麼做了,不要違逆那逃犯的命令。」聖美對阿明苦笑一下。

  「哼,蕩老師!好好表演,否則吃子彈!」槍口又伸入聖美的私處。

  「啊!」

  「好了,別客氣了!你不是早就興奮極了嗎?」

阿明只好將手伸向聖美。

  「再認真點!」

  「啊 ̄拜託...為了救學生們!」

阿明不斷地用手搓揉著。

  「很棒的哭聲!從沒嘗過這麼棒的滋味吧?再進去一點!」灰田又喝令著。

阿明心中滿是恐懼。

  「哼!還故做清純!阿明,好U享受知道嗎?哈哈哈!」

阿明覺得無比羞恥。

  「好,就是這樣,用手指不斷來回搓動。」

灰田接著把槍指向縮在教室一角的學生們。

  「你們排成一隊,全給我站到前面來看老師的精采表演,而且每個人都要在十秒內向老師提出問題,否則就去見閻羅王吧!如果是老師答不出來,也得死!」

學生個個滿是恐懼地看著聖美和阿明。

  「老師...請問失身時會很痛嗎?」首先提出問題的是阿明的妹妹--未玖。

  「會,不過也因人而異,我是很痛!」

聖美面對未玖,更不能原諒自己此時羞辱的動作。

  「在那之後,用可樂沖洗,真的就不會懷孕了嗎?」

  「聽說放顆梅子,就可殺死精子不會懷孕了?」

  「常自慰,那 真的會變黑嗎?」

回答學生一個接著一個的間題,只令聖美覺得慾火焚身。她的意識開始模糊,理性也蕩然無存。

  「老師...我的問題很基本,就是怎麼做愛?」

已有二十個人提出問題了,後籐由美紀實在擠不出別的問題。儘管平常的她總是語氣跋扈,現在的口吻卻充滿同情。

  「好耶!這是個好問題,馬上回答你!」灰田扯著美由紀的頭將她拉開,槍口向阿明的額間。

  「為了滿足學生的要求,阿明,你就和眼鏡老師做給學生看!」

阿明臉色一片蒼白。

  「難道這種老女人引不起你的興趣?」

冷酷的蛇眼盯著阿明的大腿間瞧。真難為情!阿明的褲子裡隱約可見有東西聳立著。

  「啊!哥 ̄不要!」未玖猛搖著頭,並以雙手掩面啜泣。

「可愛的妹妹哭了!嘿...阿明也會傷心呢!」

瞇著眼的灰田走向未玖身旁,阿明有種不祥的預感。(未玖會成為灰田的囊中之物!)若不轉移灰田的興趣,未玖就危險了。

  「灰田先生!」阿明趕緊叫住灰田。

  「讓我先您一步,享受吉岡老師美麗的身體吧!」

阿明充滿愧疚地移動著聖美。

  「啊 ̄神林老師!」聖美不禁出聲。

灰田只是不屑的一瞥。

  「嘿...小女生!你哥哥像不像一支餓犬啊?」

未玖眼看阿明就要脫下褲子,趕緊向前制止。

  「不要!哥!如果你做出如此的獸行,不如讓我死了算了!」

  「嗚呼 ̄多友愛的兄妹啊!的確是血濃於水,我灰田重義大受感動!」

灰田歪著嘴,滿足地離開未玖身旁。

  「阿明,為了你可愛的妹妹,住手吧!」

  「咦?是、是!」阿明感到如釋重負。

(太好了!這種男人也是會念及兄弟姊妹之情的!)

其實阿明和未玖根本無血綠關係,只因他們的單親父母結婚而成為兄妹。這件事除了阿明、未玖和導師聖美外,無其他人知道。

然而灰田並非如阿明所想的那種良心未泯之人。

  「嗯...沒有前戲的做愛的確像野獸般的行為,要充份取悅女生讓她興奮,這才是人道。阿明,你妹妹說的沒錯!」槍喀地一聲,那對蛇眼又...

  「老弟,知道了嗎?好好和這位老師表演一場前戲吧!讓你可愛的妹妹及所有學生們看一看,順便教教她們!」槍口再度抵在明的眉間。

沒救了!若還想活命的話,惟有拋棄理性了。在槍口的恐嚇下,阿明將手伸向聖美的裸體。灰田在一旁操縱著,彷彿一座無情的凌辱機器。阿明用舌頭舔著聖美的耳朵,並不斷揉著聖美成熟豐滿的乳房。

  「啊...神林老師,不要顧忌,現在最重要的是別惹那男人生氣,保護學生的安全是第一要務。」聖美喘息地說著。

阿明內心感到非常羞恥,但看到聖美如此為學生犧牲,只覺胸口熱情澎湃。

(我只是灰田所操縱的傀儡,而吉岡老師卻是為學生犧牲奉獻!)

在這一刻,阿明打從心底敬愛這位殉道者般的老師。阿明再也無視於學生和灰田的存在,內心發出男性的愛慕之吼,他只想和躺在那兒的聖美合而為一。於是他將頭鑽進聖美流著汗的雙乳間,用心地舔著變硬的乳頭。

  「啊...演戲對那兇惡的男人是沒用的,所以只好來真的。」阿明對聖美的笨拙愛撫,已感受不到顧慮了。

  「我也是真的...」

聖美伸手握住阿明的下體。在一瞬間,空氣彷彿窒息了。少女們眼中充滿驚愕、厭惡、好奇。

  「很棒是不是?原來眼鏡老師也按耐不住了,待會有好戲看了。這就是全國名校聖瑪利安娜的校風啊!」

他不斷挑撥、嘲諷。一定有更屈辱的,聰明的聖美如此確信。

  「神林老師...夠了...」聖美抓住阿明的肉棒愛撫著。

  「啊...哥 ̄」未玖再度嗚咽起來。

聖美整個臉脹紅,眼睛緊閉著。不久,她將它放入口中吸吮著。

  「嗚 ̄」熱情又溫柔地。

  「拜託!神林老師,讓這一切快結束吧!」聖美只覺口腔內一片濕熱。

  「阿明,你可別輸女生啊!」

  「啊...老師 ̄」

只見聖美那ㄠr迨w濕潤,像一朵盛開的花。

阿明開始鑽入花叢之中,他的唇令聖美狂亂起來。讓未玖取笑也好,被學生輕視也好,阿明此刻只想和聖美合為一體。

教室內儘是倆的呻吟聲。聖美的花洞中流出汁液,她痛苦地搖晃著喘息著。阿明的鋼棒又抬頭挺胸了,並流出白濁的液體,灑在聖美的臉頰上。聖美雙眸出現前所未有的恍惚。

  「怎麼了?阿明,你才二十一、二歲,這樣就好了呀?還是對老女人沒興趣?」

灰田並不因此作罷,他似乎又有新的凌辱點子。

  「好了、好了!上完課後要馬上複習,你們誰先來?」

槍口再度指向學生。阿明感覺到灰田眼中無比的瘋狂。

學生全都害怕得低著頭。隨著灰田的腳步聲左右移動著,女學生們更是全身顫抖。突然,槍口指向一名女學生。

  「阿明的妹妹,叫甚麼名字?」

槍口壓在未玖稚嫩的胸口上。

  「未玖...神林未玖...」聲音顫抖著,未玖仍低著頭。

  「未玖,想不想和哥哥親熱一下?」

未玖眼眶內滿是淚水,既憎惡又恐怖地瞪著灰田。灰田感到非常有趣,直盯著未玖蒼白的臉。

  「住手!不要傷害學生!我再做一次。神林老師,請你動作再大一些!」看見純潔的學生即將受到傷害,聖美不禁大叫制止,也不管灰田答不答應,再度吸吻著阿明的肉棒。

  「幹嘛?蕩老師,難道你想一個霸佔阿明的那話兒!」灰田口氣中充滿嘲笑。

但意外地,灰田離開了未玖,再回來監視聖美和阿明。至於阿明,與其說是配合,其實內心是充滿喜悅地,他渴望能再舔舔聖美的那兒。

  「其實你們早就情投意合了吧?」

對於聖美忘情地呻吟和阿明的快速興奮,灰田嘲笑著。但在意這句話的不是聖美和阿明,而是未玖,還有和阿明同為實習老師的千堂知香。

  「好了!快 ̄快進來吧!」聖美躺在教室地板上召喚道。

  「等一下!這樣的話,學生就看不到精彩的一幕。奴狗就該像畜牲一樣,以狗交尾的姿勢來做!」灰田要學生排成一列。

  「好,仔細看老師的表演,一定很有趣!」

學生們不出聲,只是羞愧痛苦地咬著唇。

  「啊...老師已和灰田先生約束過,他絕不可對你們做出任何怪事,大家要多忍耐,不要顧慮我,照他的吩附就是了。」聖美趴爬在地上,翹起臀部。

  「神林老師也請你多忍耐,來吧!」

阿明對準聖美赤裸的花心,將筆直的鋼棒插了進去。在四十名學生的注視下,阿明與聖美結合成一體。

  「啊 ̄嗚 ̄」

阿明緊抓著聖美豐嫩的光臀,腰際用力地前後擺盪。

  「啊 ̄」聖美像支淋濕的小老鼠般叫著。

兩個人已經渾然忘我。

  「老師原來可以張麼大!」

躲在學生後面的知香,脹紅著臉,不自覺地摩擦著雙腿間,這樣的動作當然逃不過灰田陰險的眼。

穿著無袖洋裝的知香被灰田點名,只見她牙齒顫抖,頻哀嚎著說不行。整個人就像要昏倒般。

  「喂、喂,你的臉怎麼這麼紅?你在期待什麼?」灰田槍口朝下,似在取笑知香的下腹部。

  「老師就是老師,為了學生,這麼聽我的話。」

  「啊 ̄我不行...那種事 ̄」

咚!知香的肩膀被猛敲了一記,她可是從來都不曾被打過的嬌嬌女。對於灰田的凶暴,她只能黯然地蹲下來。

  「千堂老師,你不要違背他,聽他的話,過來摸我們兩個。」

知香因被槍身打得痛哭不止,她害怕地伸出手來。

  「阿明,你的腰怎麼了?」灰田怒罵道。

  「你再不認真一點的話,我可有別的念頭喔!」

(未玖!莫非要我對未玖!?)成為灰田凌辱機器的阿明一定要避免這樣的事發生。

  「對不起!我再做就是了!」阿明趕緊再擺動他的腰。

  「啊 ̄嗚 ̄好痛!啊 ̄我不行了!」聖美狂亂地搖晃著頭。流汗的臀部和阿明的腹部正發出如喝采般的拍響聲。

知香慢慢伸出纖細的手指。她簡直不敢相信,她摸到的是熱燙的臀肉和硬挺的男人下體。

  「啊 ̄」知香的雙眉緊蹙。

她不想看到這樣的阿明,她也不想在這種情況下摸他的它。她覺得整個人暈眩起來。當她要觸摸兩人的接合處時,突然嘔吐起來。

  「叫你摸他們的密合處,聽到沒!?」

知香內心感到十分羞辱。知香一手抓著比自己更豐滿的聖美。

  「啊 ̄嗚 ̄」

在聖美的哀嚎聲中,知香怯怯的伸手緊握阿明的鋼柱。

(啊!阿明 ̄竟然如此硬挺 ̄)

結束了!結為一體的倆人痙攣不已。知香從指間體會到他倆結合的喜悅,但心裡卻是充滿哀淒。

  「哼!你未免也洩得太快了吧!」灰田嘲諷著。

教室淪為發狂洩慾的酷刑場。

襲擊 肉刻 修羅 禁忌 聖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