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文學--性情.萌芽區



《三溫暖女郎》

三溫暖油壓女郎01

「歡迎光臨」跨進大廳聽見眾服務生齊聲喊道。

「先生,有貴重物品要寄櫃嗎?」櫃台人員道。

「先生,請坐請脫鞋」寄物間服務生道。

「鎖號195入櫃」浴場服務人員道。

沖洗著昨夜宿醉疲憊不堪的身軀,浴場服務生靠過來招攬生意。

「先生,要不要搓背。」

跟著他來到浴場的一角落,順的他的手勢趴下。

這服務生將毛巾裹住手掌,用力的搓揉著我略微發福的身體。

經過約十來分鐘整體舒暢,皮膚經過他搓揉後略帶粉紅色狀,好似剛出生的嬰兒般。

蒸汽室裡,裡面已經有兩位挺著啤酒肚的中年男子在討論著上午的股市行情。經過一番則疼汗流浹背,那兩中年人已經忍不住先行離開。

沖洗掉滿身大汗,著裝室裡的服務生等待著幫我差掉身後的水珠。吹乾頭髮、掏掏耳朵整理好和服,進入餐廳點了一瓶啤酒補充剛剛失去的水份。

鋼琴師彈著"娃娃"的"大雨",服務生送上剛到的晚報。

「阿扁下令北市強力掃黃」晚報頭條寫著,一位公關副理淫笑著蹲在我身旁「董仔,好久不見。」

「台北最近下來好多位小姐,需要我幫你介紹好嗎?」

這位老姐不愧為此店紅牌公關,經過她強力推銷又在我老弟部位磨擦下,我跟著她來到二樓的一間密室。

進入密室內部隔成一間間小房間,內部成設著一張小床及一間整體浴室。點根煙躺在小床上等待著油壓女郎的到來,「ㄎㄡ ㄎㄡ」之後房門開啟一位略帶稚音的女性問道:「先生我幫您服務好嗎?」

我點點頭「嗯!」

「您先等我一下,我去準備東西。」女郎道。

再次進來時,女郎端著一盆的工具。

鋪好小床女郎服飾著我蛻去身上的和服,趴下後臉部剛好有一小洞可以說話,女郎在我屁屁上蓋上浴巾順便問我冷不冷。

「剛好啦!」我道。

混合著熱水的橄欖油倒在背上,女郎先從我頸部開始。

「先生,力道可以嗎?太重要說ㄡ!」女郎說道。

我只ㄣㄣ的享受著女郎的指尖再我背部游離的蘇麻感。

中間跟她聊了一堆廢話再此不打出來,反正到這場合的女子說的都是一些屁話。

背部完整她用熱毛巾敷上,哈~~~哈~~~通體舒暢。順勢她用熱毛巾差去橄欖油,剛才蓋再我屁屁上的小毛巾拉起蓋在背上,她將熱油倒我向尾椎。熱油順著屁股溝流向屁眼、睪丸處。一種莫名的感覺由屁股處往大腦傳。

她小手按摩著屁股上的肉,順勢的會用指尖輕括一下我的屁眼及陰囊,一股股電擊般的感覺從陰囊處傳出。

經過她故意的挑逗後,她問道:「先生,全套還是半套?」

「被你搞成硬梆梆的當然作全套ㄌㄡ!」我道。

聽到她蛻去衣物的 聲,接著她爬上床尾跪下將我的大腿撐起放在她大腿上。如此一來我老弟部位就懸在半空熱油又從我尾椎處倒下,這次她是直接的一手套弄著我的陰莖一手輕刮著陰囊。

她的雙管齊下搞的我老弟一陣陣酥麻感。再我魂都飄在半空時,突然屁眼處一股熱熱的稍癢。乖乖這姑娘舔起我的屁眼來了。

熱毛巾敷上屁屁差拭掉橄欖油後,她要求我翻轉身軀。

這女郎身材不是很高,但是該挺該凹的地方都很勻稱。臉蛋略帶著稚氣。約再二十歲左右吧!

她看到我那堅挺的陽具笑道:「不要急!慢慢來時間還多的很!」

「今天我會讓你意猶未盡的!」

轉身後,她將熱油倒滿我胸前及陰莖然後在塗抹一些在她柚子般大的乳房。接著她用她乳房來磨擦我的胸膛,一直磨到陰莖處時,她用她乳房夾住我的陰莖一前一後得套弄著。

原來A片中的打奶炮感覺也是不錯的。

一直到她磨擦完我的腳底板才結束正面的按摩工作。

她口含著熱水吸吮起我的陰莖,就在此同時她已經將保險套著上。此時的她好似將我的陰莖當成冰棒拚命的舔。

她再時間上拿捏的也非常好,在我即將到達高潮前翻身跨坐在我的下半身上,扶正我的小弟弟套再她穴口緩緩的坐下。

只聽她噓了一聲。「ㄣ!」

開始了A片中才聽的到的呻吟聲。

「啊......啊......啊......」

「噢......唔....」

她前後的搖動屁股。

「我......好熱......而且濕淋淋的,....」

「啊......啊......啊......」

「噢......唔....」

「哥哥!太美了!」

她開始急速的提起屁股上下套弄著。

「啊....啊....唔....」

在昏暗的燈光下隱隱約約的看到她陰唇翻動著。

「啊....噢....」

我也樂的躺在床上享受著她的服務。

雙手也沒有閒著,玩弄著她那葡萄乾般大小的乳頭。

「唉!好舒服.........。」

「啊!啊!對!對,就是這樣!我受不了!」

漸漸的在她套弄百來下後,龜頭上的蘇麻感漸漸增加。

她也感覺我快高潮也加快速度。呻吟聲也加大。

這時只感覺馬眼一鬆,精液一 通體舒暢。

她趴在我胸膛嬌喘著。小歇一會後她引領著我到小浴室中沖洗,她用菲蘇德美仔細的清洗我的陰莖及屁股。

服飾著我著好和服送我到密室門口。嬌柔的說道:「bye-bye!」

「我是5號下次有空要常來ㄡ!」

砰~~~!一聲密室房門一關。拖著微微發軟的雙腿找到一張無人的躺椅,想小憩一會結果確昏昏睡去。



--------------------------------------------------------------------------------

三溫暖油壓女郎02

上回談的油壓女郎是我遇上較為敬業之一,今天我們來講一些比較不愉快的經驗。

話說某日晚上跟朋友一起小酌幾杯後,散攤移師到某KTV唱歌(當然有美眉陪的)。一直喝到美眉都換了好幾批後才結帳,當天的美眉玩的偶"性"致高漲後居然不跟偶們出場去喝豆漿配油條。

當天也喝的差不多了,就相約到台中的某大三溫暖去泡泡。順便將漲的火熱的老弟冷卻一下,洗的過程這裡就不再談。

那天在餐廳裡碰上以前在假日三溫室工作的美容師,在她的苦苦哀求下就給拉去擠痘痘。另外的三位朋友也被公關經理拉去作油壓。

就在我作完臉呆再餐廳等偶那三位朋友時,服務生到我桌邊請我到密室一下。說我朋友喝醉發酒瘋。進到密室後我才知道原來是服務上不滿意發生一些誤會。

我那可愛的朋友原來喝多了老弟不太硬,等到射精出來後老弟連門口都沒碰上。要求小姐在來一次被拒,在跟經理揮價錢的問題。經過多方協調後由我來再試一次如果真的是小姐服務態度欠佳我朋友的算半套錢。

好不容易剛冷卻下來又碰上這事只有免為其難的提槍上陣,這位小姐約二十四~五歲南部人講話台灣國語音很重在按摩時聊到她是從嘉義上來的從事此工作年餘。

該作的動作她都有在作,且功夫也很不錯也搞的我老弟漲的老大也挺難受的。就在她緩緩的將我老弟套上後僅搖個兩下意思意思後就要我換上邊運動。

剛開始享受陽具被陰道包圍住那暖暖的感覺後她這動作當真波我一頭冷水。

換我在上邊辛苦賣力的工作時,她那A片式的淫叫聲開使出現。

「不,不要!」

「啊......不要......啊.........」

「不......啊.........」

叫的還真機械化,就在抽插了百來下也換了兩三個姿勢。這小姐開始不耐煩了。

開始在自言自語。

「下次喝了這麼多就不要做嘛!」小姐道。

「做了這麼久也不出來。」

「小姐換你在上面好嗎?」我道。

「先生我看你喝了這麼多,用打的幫你弄出來好了!」小姐道。

「哇ㄌㄟ!你在趕時間嗎?才進來二十幾分鐘就在催!」我道。

「你喝了酒作不出來,等偶作完你這攤接下來就不用做啦!」小姐道。

「你在囉嗦什麼!到底你是要不做?」我道。

她心不甘情不願的趴下讓我用後背式的交合動作。機械式的淫叫聲現在變成不情願的。

「啊.........」

「啊.........」

又再次的抽差個數十下!

「啊.........」

「啊.........」

聽起來真的"性"趣大減!

「你速要出來了嗎?偶腰好酸ㄟ!」小姐道。

「你在催什催啦!性趣都被你催掉了!」我道。

這時我火氣越來越大,索性跳下床穿上和服。

「人客倌你現在速要幹嘛?」小姐道。

「老子偶不爽做了可以嗎?」我氣沖沖道。

之後我穿好衣服盡自離開,來到餐廳將經過說給公關副理聽後。公關副理也大概知道這小姐得情形,自動的將我們的費用從全套改成半套。

我也沖沖在浴場洗一洗後,帶著滿腹的豆漿買單回家。



--------------------------------------------------------------------------------

三溫暖油壓女郎03

這次來談談遇上的菜鳥,有一回也是因為宿醉後中午就溜到三溫暖休閒,在烤箱、蒸汽室及冷水的作用下,睡了一個好覺。

睡醒後想三點多看個影片好了就當作是星期三小週末,好死不死選的位置在A片區剛好在放映日本性虐待的片子。看的我想起南京大屠殺時這死日本鬼子是不是用這些方法來虐待我們同胞後再殺害?

這片子大概只有四十分鐘接下來是洋片,看那老外一會陰道一會屁眼的抽插最後還來個大鍋炒,幸好中午沒什麼吃否則現在一定通通倒出來看。

越看越無趣索性到閱覽室看中文版的BLAY BOY,看了李承喜、李淑媛.....後,那公關經理發覺到我桌上都是這類的書籍,靠過來拉攏及慫恿我去做油壓。反正也是說的天花亂 有剛下海的、有剛從台北來的、有幼齒的、、、、、、、、。就醬子被拉到那密室中。

「ㄎ~ㄎ~!」門推開一位身高約為155CM一臉稚氣的美眉,探了半個身子進來問道:「先生,我來幫您服務好嗎?」。

「嗯~!」我點點頭道。

「那您先等我一會,我準備一下東西。」美眉道。

「ㄎㄡ~!」門回關上的聲音。

我盡自躺在床上抽煙,約莫五分鐘後美眉端著一盆的"機私"進來。

「先生,您先起來我鋪個床 。」美眉道。

起身後我將和服脫下掛在牆壁上的掛勾上,她鋪好床後我自行趴下。她在我臀部蓋上一浴巾後捏起我來了!

捏ㄡ不是按摩我被她捏的渾身不對盡。

「美眉你是做這多久啦?」我道。

「剛到台中來做四天而已!」美眉道。

「我以前是在台北做公主的,朋友介紹我到台中來工作。」美眉道。

「公司都沒有教你要如何做嗎?」我道。

「有ㄚ!教過一次因為這幾天生意好就沒有在教了!」美眉道。

「我油壓做的比較好,那我直接做好了。」美眉道。

「我叫小麗你直接叫我的名好了!」美眉道。

「好吧!好吧!」

她用了將近一整瓶的油直接倒在我背上,就醬子摸ㄚ摸ㄚ的摸到我臀部。有經驗的小姐會有意無意的去觸摸男人的敏感地帶,可是我這位小麗小姐功夫不到家,差點將我的屁眼括破皮,睪丸更慘被她捏的痛死了。

背後就如此這般的被她搞的慘不忍睹,好不容易後面程序做完換前邊,她將剩下來了一些油全部倒再我胸膛後直接用她那7-11叉燒包大的乳房按摩起來。

痛的要命的睪丸被她這樣一磨擦漸漸的陰莖開始漲大,她磨到看我老弟劍拔弩張翻身下床找套子去,約莫數分鐘後我覺得奇怪怎麼一直沒有套上。原來是她還搞不清楚套子的正反面,套不上去。

我自己將套子接來後自行套上,她接口吸吮起我的陰莖。菜鳥就是菜鳥牙齒刮的我的龜頭痛死了。這時的我被她搞的"性趣"全無,想趕快把事情辦一辦快點了事。

我起身讓她躺臥床上,抬起她的雙腳讓陰戶對準我得陽具。

慢慢的挺進在我半根進入時,她開始哀叫起來。哀叫ㄟ!

「慢~~~痛啦~~~~~!慢一點!」

我停留約三四十秒後開始抽插,這時她的陰道也分泌出潤滑液。

「慢~~~一點!痛啦~~~~~~不~~要這麼快~~~~!ㄞ」

這時她雙手緊抓我兩大腿想阻止我的往復運動,口裡還是在哀叫著。

「痛啦.................不要太快。」

「ㄡ~~~~~~不要了啦~~~~~~~!」

「你~不要~~~太快啦~~~~~!」

抽插了數百下後,感覺陰道分泌物越來越少加上她陰道本身就狹窄,陰莖有種火熱的感覺。

「你有沒有潤滑劑?」我道。

「有ㄚ!有ㄚ!今天上班時特地到藥房買的。」

「在盆子裡面!」小麗道。

找了找在盆子裡找到一條管狀的凡士林,擠一堆抹再小麗的陰唇上順便塞一些進去陰道裡,再抹上一些到我那陽具外面的保險套上。

站立在床沿將小麗翻身用狗爬的方式背對著我,屁眼正對著我撫弄一下她的外陰唇後,抓住我那陰莖磨擦她那陰唇。

直到她叫我快點進入後我才緩緩的插入。

「ㄚ~~~~!不~~要插~~太進去~啦~~~~~~~!好痛~~~~!」

「喔......唯......啊∼∼∼∼∼」

「喔......唯......我......我不能......不能再下去了!」

「好痛~~~~!」

她那窄窄的陰道包含著我那陰莖,好舒適我不顧她的哀叫。

自己控制速度,如此姿勢她就無法阻止我作動作。

我一來也懷疑是否她在做假,不管她盡自做著往復運動。

「嗯...嗯...呼....啊~~~」

「啊~~~~~啊~~~~~」

「痛~~~~~~ㄚ!你~~~~還要~~多久~~ㄚ~~~~~~?」

「不要了~~啦~~~~~~!我~~不要~了~啦~~~~~!」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她音調越來越小!開始挫泣起來。

心想可能是真的痛,但是現在已經箭在弦上怎麼可能就此停止呢?

我加快速度抽插了百來下!感覺龜頭處起了異樣變化!之後馬眼一鬆精液滾滾射出。我緊拉著小麗的兩腰徹讓我的陰莖深深的沒入她子宮裡。

這姿勢維持了數分鐘。小麗道:「先生你抱我去浴室好嗎?」

「我走不動了!」

我拔出我那軟掉的陰莖,抱起趴在床上的小麗。

在熱水沖洗下小麗扶著我的肩膀慢慢的站立起來,我一邊幫她洗一邊解下我陰莖上的保險套。哇還蠻多的嘛!

洗到她陰戶時,她不讓我洗自己慢慢的輕輕的沖洗。

我洗好後點跟煙做在床沿看著小麗在洗她的陰戶。

「你看都被你捅的又紅又腫了啦!」小麗道。

「熱騰騰的好痛ㄟ!」

「你以前沒做過這工作嗎?」我道。

「沒有ㄚ!以前在做公主頂多跟客人出場,一晚頂多一次。」

「而且我做出場也沒有幾次!都跟我男朋友做比較多!」

「來這裡今天第四天就接了連你24個客人」小麗道。

我也只有無言以對。

「我做完跟公司借的款後就不要做了!」

「先生你有認識的酒店嗎?介紹我去好嗎?」小麗道。

「你年紀這麼小且剛畢業為什麼要做這行業?」我道。

「這錢多ㄚ!且我開銷大一般工作那養的起我!」小麗道。

「你可以介紹你常去的酒店給我!來我留我的call機號碼給你!」

她圍著圍巾順手拾起筆在確認單上寫下call機號碼給我。

「挪~!這是我call機記得要call給我ㄡ!」小麗道。

我沒有等她送我到密室門口,自行拿著她給我的紙條走下樓。

看到有個煙灰筒順手一丟,進去啦。

現在這一代的價值觀就是如此嗎?

在去衣物間的路上遇到那個公關副理數落了她一頓,她也唯唯諾諾的回我下次覺得會訓練好在讓小姐上場。

在三溫暖油壓女郎類型大致就分這三大類,你們喜歡那一型的呢?

這話題就此打住了,再掰下去又被人說成是大色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