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文學--性愛.文獻區


上一篇: 女教師的性史(2)
下一篇: 我的初戀 (全)

返回首頁


女教師的性史(3)


  晚上我躺在床上回味著下午的一切,平靜了五年的心情,今又被何先生挑起
了波浪。此刻我的心情還不平靜,突然有人扣門。

  把門一開,原來是何台生,滿臉通紅,只穿內衣褲。我突然想到前幾天他居
然把我帶到他夢裡去,此刻已經晚上十一點多了,他只穿了內衣褲來,到底有
什麼事呢﹖我沈思著。他見我沒說話,就說:「老師,也許太晚了,但是我睡
不著,起來走走,你房裡還有嬁,想你大概還沒睡,所以想找你談談。」

  「既然睡不著,進來談談也好,進來坐吧!」我只得如此回答。他坐在書桌
旁的椅子,我坐在床上,很自然的睡袍開襟的地方開,兩條大腿露了出來。我
不管它,讓它露出來好了,果然這小鬼人小心不小,兩眼直瞪大腿看,我裝作
不知道。

  我轉看窗外,眼角瞟過他時,看見他內褲裡的東西猛然挺起,我心裡笑了,
心想,看你這小鬼人小心不小怎麼下手﹖

  他見我不說話,就問我:「老師,前幾天問你的事情,今天又是滿腦子那個
想法。」

  「你今又下午不是跟同學去看電影嗎﹖」我故意摒開話題。

  「是呀,可是看了電影又定不下心來。」
  「你看什麼片子﹖」
  「原來想去看打鬥片的,後來去看「女人四十一枝花」,在片子映到一半時,
加插一段很精彩的短片,所以心裡亂極了。」

  「加插了什麼短片呢﹖」
  「起先是脫衣舞,後來來了一個男子,兩個人就........」
  「就什麼呢﹖」
  「我不知該怎麼說才好!」

  他不說我心裡卻明白了。這小鬼居然也看了春宮電影,也許他還不知道他家裡
就有這種影片呢﹖現在他窘的樣子很好笑,我乾脆再逗他一下。我說:「是不是
那個男人和女人抱在一起了﹖」

  「他們還不止抱在一起呢,那個男人的生殖器插在那女人的裡面,而且還不停
的動呢!」

  我挑逗的問:「你看了有什麼感覺呢﹖」

  「還沒看完我就受不了了,偷偷手淫一次。」
  「在電影院裡﹖」
  「嗯!」
  「你不怕被別人看見﹖」
  「我同學一樣手淫起來呢,坐在旁邊的一對青年男女他們彼此摸弄呢!」
  「摸什麼﹖」我故意問。
  「你明明知道什麼,還要問我﹖」
  「那你看了又有什麼感覺呢﹖」
  「我覺得那個男人的東西跟我差不多,那個女孩子的腿好白,但是看不見她的
東西。」

  「你現在跟我談這些,等下又睡不著怎麼辦﹖」我故意逗他。聽他說的話,已
經引起我的遐思,再加上今天下午的經歷,本來晚上還可重溫一次的, 可是臨時
發生事故,看樣子今晚要良宵虛渡了,除非...... 這小鬼也來......。

  其實又有何不可﹖當初楊叔叔還不是將我們母女同時玩上的,現在只不過我將
它改為父子而已,我已春心蕩漾了。

  台生的樣子正躍躍欲動。但是我還得激勵他一番。於是說:「台生,你應該下
定決心好好讀書,考上學校後,什麼都會如願的。」

  「不,我現在滿腦子裡都想著那件事,我敢保證,如果我能夠做電影中那個男
人的事,明又一定更有精神讀書,老師,讓我看看你的身體好嗎﹖」他說完就向
我走了過來,蹲在地上滿臉的純真露出了無限的祈求。他的雙手放在我的大腿上
,原來睡袍的衣襟已經開了,此刻更是門戶大張。他微抖的雙手,熱熱的還帶著
些汗水,我感到強烈男性味道,簡直被激得需要了。但為了安全,我推開他手,
叫他去把門關好。

  他把門關,回過身來就抱緊了我,把我壓到床上,不知什麼時候,他已經把內
褲脫掉了,硬硬的小東西在我的大腿上亂頂,頂了好一會,他才發覺我的三角褲
還穿在身上。於是立刻停止動作,把我的三角褲脫了下來,然後提槍上陣。

  他實在很嫩,儘管用了不少的力氣,都是不得其門而入,我看他相當吃力,而
自己此刻已春潮氾濫,於是我用手輕輕抓著他的東西,放在洞口上,要他慢慢的
塞入。

  沒想到他見我幫他時,突然使勁插了進去,一下子便整根沒入了。我不覺喊道
:「哎呀..........」

  他嚇了一跳,忙問:「怎麼啦﹖」

  「嗯......沒什麼﹖」我連忙答道。
  他開始抽插起來了,因為我早已流水,抽插起來非常順利,也感到很舒暢。他
沒有實戰經驗,一上來之後,便橫衝直撞。我挺著屁股迎湊著他的衝刺。兩手摟
著他的腰,氣喘吁吁的叫:「哎呀......好...... 好...... 好美呀...... 嗯...... 哼...... 哼......
用勁插......吧看你...... 啊呀...... 這麼小小年紀...... 哼...... 哼...... 好弟弟...... 你好厲害
......插得我美死了......太痛快了......哼......」

  我好像發狂似的,猛扭擺著屁股,急急的拋送。他不停的抽插。一陣猛過一陣
, 插得我全身的骨頭都酥酥麻麻的, 快感一陣陣襲來。 我不覺又叫道: 「哎呀
...... 嗯...... 嗯...... 親弟弟呀...... 好美...... 好美...... 好舒暢...... 快用勁狠狠幹吧......」

  「老師,真的舒服嗎﹖」他稚氣地的問。

  「嗯...... 舒服...... 舒服...... 太舒服了...... 親弟弟...... 我愛你...... 哼......哼......」

  「老師,你真的愛我呀﹖」台生也喘著氣:「老師的洞好緊哦!」

  「當然...... 我愛你...... 台生...... 啊...... 插深一點...... 哎呀...... 快點啊......快動呀......
。」他聽了我的話,真的加緊抽插起來,只聽得「卜滋卜滋」之聲不絕於耳,那
根東西直起直落的。

  我舒服得什麼似的,只顧緊緊摟著他,兩腿高高舉起來夾緊他的臀部,一挺一
挺的湊著。這樣又抽插了一會,我感到一陣酸麻,知道又要洩了,趕緊用力快挺
送。 一面嬌聲嬌氣的說: 「哎呀...... 哎呀...... 快...... 快...... 用力插呀...... 哦......我
要洩了......哼......」又是一陣狠狠的猛干,他的衝擊一陣猛似一陣,所給予我的樂
趣,也一陣比一陣高。沒想到這小鬼能給我這麼大的樂趣。

  突然一陣的快感襲遍全身,我連連抖了數下。他的動作也更加瘋狂,我心想他
該結束。 於是我又叫道:「哼...... 哼...... 嗯...... 好...... 好...... 我又......要......洩了....
..你呢......是不是也快了......」

  「嗯...... 我也好舒服呀...... 說真的...... 老師...... 好舒服......太爽了,來吧......我們
一起來吧......」猛然的抽插了十幾下,他便洩了,我也洩了,我們同時達到了性
的高潮,他像個洩了氣的皮球似的,整個軟下來,伏在我身,對我傻笑著:「啊
!好舒服呀!老師,你對我太好了!」

  我白了他一眼沒有回答。他自己又接著說:「老師,這種事真是太美妙了,剛
才我就像飛上天一樣,美得我什麼都不想,你真太好了,讓我愛你吧!」

說罷低下頭來吻我,吻得我樂陶陶的,就這樣足足吻了有五分鐘之久,然後他側
過來躺下,可是面仍結合在一起。

  我們互相擁抱著,靜靜的回味著剛才的美感,興奮後的疲乏,使得他和我很快
的進入夢鄉......

  當我再度張開眼睛時,窗外已經微露著晨光了,我趕緊推醒身旁的小鬼,要
他起床。

  他睜開迷糊的睡眼,又開始不老實起來了。我推開他的手說:「台生,天快
亮了,趕快回房間去吧,免得被人看見不好。」

  他還想再來一次,可是在我的再三催促之下,終於依依不捨拾的走了。回想昨
天一天之中,征服了何家父子,這以後會多事的日子了。

  以前我和母親分享一個男人,現在我卻同時擁有兩個男人。而他們又是父子。
老的技藝純熟,溫柔體貼。年青的則身強力壯,勇猛得令人受不了,這是我的奇
遇。

  我正想得出神時,女傭人進來說是吃早飯了。偌大的飯廳中只有我和台生兩個
在吃飯,誰也沒說話,草草的就結束了早餐。

  當我到書房時,他已先到了,並很專心的讀書,我不去打擾他。大約過了半個
鐘頭,他才把書拿起來說:「老師,請你問我吧!」拿起課本一看,原來是地理
,於是我從頭到尾問了一遍,居然對答如流,而且一點沒錯,真難為他有這麼強
的記憶力。他又說:「歷史也讀完了,請一起問吧!」

  看他一本正經的樣子,真想不到昨晚會是那付急相。我心裡暗自發笑,可是臉
上卻不動聲色,拿起書本一路問到底。果然絲毫不差,我對他能夠取高中充滿了
信心,當我放下書本時,他開口說話了:「老師,我說過我一定會努力讀書,你
現在相信了吧,今又上午到此為止好嗎﹖還有一個多鐘頭才吃中飯,讓我們來輕
鬆一下好嗎﹖」

  天!這小鬼竟食髓知味,才放下書本,又想玩了,我且看看他要怎麼個輕鬆法
吧。於是我說:「輕鬆一下也好,但怎麼個輕鬆法呢﹖」

  「這很簡單,看我的。」他起身把原來已經關上書房的門,又加上鎖,然後回
過身來朝我笑,走到我面前不由分說一把把我抱起來。

  他將我摟得緊緊的,幾乎喘不過氣來,接著就是一陣熱吻,氣力十足的,等他
吻夠了,就開始解除我身上的衣服。

  我怕他粗手粗腳,把我的衣服弄破,就推他說:「台生,你還是脫你的吧,我
自己來。」他飛快的除去身上的衣服,那東西早已雄赳赳氣昂昂的挺立著他摟著
我,熱吻像雨點似的。我也乘勢將他緊緊摟著。

  然後他縮手去摸我的奶子,以至全身,接著再去扣我的陰戶。他先用中指抵住
陰核,然後像磨墨一樣似的在我陰核上磨呀磨的,磨了一會才插進去。

這時,我的淫水已很多了。我感到全身癢麻無比,不覺扭動了身體。我嬌聲的說
道: 「啊...... 啊...... 好痛快呀...... 好美.... 唔.... 唔...... 哎呀.... 哎......你的手......扣,
扣重一點......。」

  他依著我的吩咐,扣重些。 我感到一陣騷癢無比,急急叫道:「哎呀.... 哎呀..
....這樣不....不行呀......癢死我了....哼..哼......你快上吧......」他一爬到我的身上,便
飛快的將那東西插入了我身體裡。接著便是猛烈的抽插,把我的淫水一陣陣的帶
出來。

  我的心一陣比一陣緊張,也一陣比一陣舒服,不覺的挺動著屁股迎湊著他的抽
插。 好一會, 我又嬌喘的道:「哼.... 哼.... 太美了.... 太痛快了呀.... 嗯.... 嗯....用
勁....用勁的干吧....」他猛烈的抽插著,下下盡根,根根到底。

「嗯.... 嗯.... 好.... 好.... 太好了.... 太美了.... 哼.... 哼.... 唔.... 快用力......。」

他更加快了速度,插得淫水「卜滋卜滋」作響,並將一支手不時在我屁眼上扣著..
....。我再也無法動彈了,整個人軟綿綿的任由他擺佈,任由他沖頂,快感又傳遍
了全身。

  沒想到這小鬼突然放刁,停了下來。他問我:「老師,你要我快些,什麼快些
﹖」

  「哎呀.... 小鬼.... 你快動動吧.... 唔.... 唔.... 好弟弟.... 快些吧.... 我受不了啦......」

  「你舒服嗎﹖」

  「舒服......舒服......太舒服了......」

  「你有幾次高潮﹖」

  真要死了,這小鬼居然問了這麼多,我怎麼回答得完呢!他見我不說,就用力
一插,深深的抵住我的深處,使我感到一陣酥麻,那陣快感逼得我回答了: 「哎
呀.... 唔.... 一共三次.... 高潮.... 你滿意了吧....快.... 快動......」他笑一陣猛攻,進出
之間,「滋滋」之聲作響,又是一陣高潮來臨,而他也狠狠的抽插著,氣息濁重


  經驗告訴我,這是男人洩身的前奏,於是我更加速迎湊著,果然一陣顫抖,他
就不動了。
  一會兒,彼此起身穿衣這時才發現沙發上有一片水跡,這八成是我流的,沒想
到流了這麼多。趕快提前下課,並要他好好休息,然後好好讀書,我告訴他說,
這種事一定考取好學校後,才能再做。

  下午,他很聽話,只是靜靜的讀書,到了傍晚時,他父親回來了,看到我們彼
此都在看書,好像很高興的樣子,朝我做了一個鬼臉。

  晚飯後,何先生要台生早點睡覺,說是考期近了需要培養精神。我聽了心裡想
笑,可是笑不出來。這一天多,台生透支了體力精神,已太累了,真該好好休息
的。

  在他考前不能再玩了,何況何先生已回來了,萬一被他看見都不好。我回到房
裡時,想起今又早上在書房裡的情景,心裡還是蕩蕩的,癢癢的好不暢快。

  這小鬼給了我最高的享受,也把我帶到更高一層的境界裡去,心想在何家只剩
幾天了,我一定要好好享受。

  我拿了內衣褲一進浴室,何先生已經在裡面了,嚇了我一大跳。他見了我受了
驚,趕忙把我摟住,又親又吻的,漸漸把我的情慾逗起來...............

  浴室畢竟稍嫌太小,不能為所欲為。於是他抱起向寢室走去,把我放在床上,
三兩下子,就彼此解除武裝了。

  他依然是那麼溫柔,慢慢的自上而下,吻遍了我的全身,使我打心底泛起陣陣
的衝動。最後,他那靈巧的舌頭便在我陰戶上舔了起來。

  他將頭埋在我的雙腿間,不停的用舌尖在我的洞裡吸吮著,一會兒又進進出出
的。 我忍不住浪哼道:「啊...... 親哥哥.... 唔.... 唔你.... 你要吃.... 我呀.... 我呀....
哼.... 哼.... 怎麼會.... 會這麼好呢.... 啊.... 哎呀....那地方好癢呀....用力....再深一點...
...再用力....啊....再再深......」

  我舒服得兩手勾住他的脖子,腿也加重壓力,拚命將他的嘴臉向下壓,恨不得
將他整個腦袋塞入才好。

  我將陰戶抬得高高的,隨著他的舌頭進出,一左一右的擺動著,一圈圈的扭著
,形態放浪已極。

  「啊.... 哼.... 好癢.... 裡面好癢.... 癢死我了.... 親哥哥.... 哎呀.... 不要舔了....還是
用你的....東西干吧....哼....哼....不要......」我這時真不知如何是好,給他舔弄得奇
癢無比,真希望馬上開始上場,用那勇猛的東西來充實我的空虛。但我又怕得不
到他舔,因為這種花樣,真是太刺激。

  他好像對用嘴舔很感興趣,因為他不但不停止,反而改變花樣,改用牙根輕輕
咬住了我的陰核。

  我舒服得快要發瘋了,我用重重的按住他的頭,兩條大腿在空中擺動著,屁股
急急上挺,嘴裡哼著不成調的呻吟聲:「啊.... 啊.... 哎呀.... 我.... 我要出.... 來了....
要大洩身了.... 唔.... 我的媽呀.... 不能這樣.... 啊.... 啊.... 會死.... 啊.... 啊.... 快.... 用
勁.... 啊.... 對.... 哎呀.... 我媽.... 呀....洩了....」

  我用盡了最後一絲力氣擺動,猛然全身抖顫,一股陰精洩到他嘴裡,他全吞了
下去。我看到他的動作太奇怪了,忙說:「啊!親哥哥不能吃,那多髒呀!」

  「哈哈!怎麼會髒呀!這是真正的補品呀!」他很得意似的,還用舌頭舔著嘴
唇,連在唇邊的一滴也不讓它浪費。

  我真是好氣又好笑,精疲力盡的我,準備休息一下子。但慾火正旺的他,硬東
西一跳跳的,怎麼能安份下來呢﹖

  他才不管我累不累,仍然不停的在我身上逗弄著。他那火辣辣的東西頂在我的
大腿和乳峰上。經過一陣挑逗之後,他又一頭埋在我的乳峰上,運用他的嘴上功
夫,吮吸我的乳頭。我微縐著眉頭,撒嬌地說:「唉!你也真是的,不讓人休息
一下。」

  他那管這許多,挺著那長槍,就往我的洞中刺來,我將腿微微張開,只聽「滋」
一聲便全根盡入了。

  他一陣陣的抽插起來。我為了迎合他的攻勢,也一下一下的挺動著屁股,配合
著他的動作。我被他抽插得快感又起, 全身酥癢極了,忍不住又叫出聲:「啊....
啊....好哥哥.... 你真行.... 好舒服呀.... 你盡情干.... 吧用力插..... 吧我美死了.... 啊、
啊.... 干深點.... 哼.... 哼.... 太好啦.... 唔.... 哎呀.... 你要干死我啦....好哥哥....親哥哥
......」

  我淫蕩極了,頭不時的東搖西擺,臀部亂動著,兩手拼卸壓他的屁股,使他干
得更深些。

  「哎呀.... 哎呀.... 我的天呀.... 要被你干死啦.... 哼.... 哼.... 我要死啦.... 幹得好美..
.. 幹得好深.... 啊。 」我淫蕩的動作及喊叫聲,惹得他怒火高燒,更加狠狠抽插起
來,我的深處被他一下下的頂抵著。我不停地叫著:「流了.... 啊.... 快.... 啊呀....
快.... 快用勁.... 再.... 唔.... 我.... 我又要洩了呀....」

  他聽說我要洩身,突又用力一頂一送,媽呀!真舒暢,全身一陣顫抖,我終於
又洩了。他見我如醉如狂的神情,狠狠抽插了幾下,一股陽精也直洩而出了。

  台生終於開始考高中,他的父親要我陪考,當然他也去了。

  台生進了考場,我們就進了旅館套房,兩天考下來,三人都精疲力盡,考完的
晚上彼此都累了。何先生帶我們在一家大飯店吃飯,台生的一個同學,叫天柱的
也跟我們在一起。

  這個天柱比台生個子小,跟我差不多高,黑黑的,可是談話舉止卻比台生成熟
多了。

  這頓飯足足吃了兩個鐘頭,天柱跟台生說好了,要來玩兩天,於是四個人就一
起回家。

  第二天何先生有事要到台北,臨走時告訴我,等台生放榜時再走。

  「這段日子裡太辛苦你了,這幾天你可以輕鬆一下,陪小孩到處玩玩等放榜後
另行重謝。」何先生說。

  「你太客氣了,等他放榜後,我也該到學校去報到了。」

  「不管怎樣,等我回來再走。」何先生拿個信封給我,他說:「這是兩萬塊錢
,麻煩你帶台生到處去玩玩。」說罷把錢放在我手上,我只好接了。

  何先生走後,家裡算我最大了,我和台生、天柱三個研究著如何去旅行。

我們預計後天早上南下,先在 春玩兩天,再到台東知本玩一天,然後從南部橫
貫公路返回高雄來。計劃已定,就分頭買些必需用品。回家已經晚飯時候了。三
個人有說有笑的吃著飯,足足吃了一個鐘頭。我覺得他們兩個小鬼神色怪異,可
是又說不出有何不對勁。這時客廳裡只有我們三人,台生朝我笑。

  「老師,你在想什麼﹖」台生問。

  「沒想什麼。」我接著說:「許天柱看什麼書呢﹖」

  「一本百看不厭小說。」台生神秘兮兮地說。

  我心裡猜想著,八成是什麼邪門之類的小說,否則怎麼會百看不厭﹖我要台生
拿來給我看。於是我說道:「台生,我不相信有看不厭的小說,你拿來我看。」

  「不,這小說女生不能看。」

  「胡說,那有男生可以看,女生就不能看的,快去拿過來。」

  台生轉向天柱說:「天柱,把書給老師看看。」

  許天柱羞紅著臉,把書遞到我面前,我接了過來一看,書名是「野雞女郎」。
翻了一下,原來是黃色小說,中間還插了幾張春宮照片。哎呀!這叫我怎麼下台
呢﹖只好皮著面孔說:「要死的,你們還是小鬼頭,怎麼可以看黃色小說呢﹖」

  台生回答說:「老師這幾天考得我們頭昏腦脹,總是輕鬆一下才好吧!」台生
大膽回答。

  這叫我能說什麼﹖誰叫我跟台生一手呢。他看我沒說話又說:「其實這本寫得
還不錯呢,不過圖片並不是最好的。」

  我又順手一翻,是一張彩色鮮艷的圖片,圖片上兩個男人一個女人,這個女人
伏在地上,膝蓋跪著,屁股高挺,頭微微抬起,兩個男人分向她前後站立,她嘴
裡含著一個男人的東西,私處也含了另一個男人的,樣子還很富有挑逗性我看了
臉都紅了。

  「去!這種醜樣子那像人幹的。」我說著把書丟還他們。台生卻說:「老師,
這雖不是人幹的,卻是神仙幹的事。」

  「是啊!老師,只超人才能享盡人間樂趣。」天柱也開口說話了,他一面說話
,一面翻著書裡的另一張圖片。

  台生在我的跟前,有點兒自在地搓著手說:「老師我全都跟天柱說了,他是最
好朋友,無所不談,而且我們絕對守秘,老師,我們也來做些神仙的事好嗎﹖」

  天啦!這小鬼居然把我跟他的事都說給天柱聽,太不像話了。

  兩個小鬼頭分站在我左右,我知道他們動什麼念頭了。果然台生又說:「下女
出去看電影,家裡沒有別人,老師....我們一起來......。」我還未來得及回答,他
已經一把抱住了我,吻得我喘不過氣,他的手在我胸前亂摸了,既刺激又舒服。
我欲拒無力,沒想到天柱這小鬼頭,也趁勢蹲身在我身前,雙手在脫我的裙子。

  我的腿本來修長白嫩,他十分驚喜地雙手環繞我的屁股,整個臉貼在我的三角
褲上,吻了起來。

  一陣陣的熱氣,哈得我下體癢癢的,老師的尊嚴早已拋諸腦後了。天柱吻了一
陣子,終於將我的三角褲脫了下來。

  就這個時候,台生已經把我身上的衣服光了,我成了一條雪白光滑的肉蟲,任
由兩個小鬼把玩。

  台生吻我的奶頭,天柱吻我的陰戶,兩股快感同時升起。他們已盡除身上的裝
備,屋子裡好像個天體營一樣,妙的是他們下面的兩根東西已經筆直的挺立著,
隨著他們的動作搖搖擺擺的,煞是好看。

  台生先俯下身來,把他的命根向我深處送,其實我的桃源洞口早已泛成濫成災
了鄍L進去後,就沒命的一上一下挺動著,那一陣陣透骨的快感,使我不期然的
哼了起來: 「啊.... 啊.... 哎呀.... 親弟弟.... 舒服.... 舒服呀.... 嗯....用力.... 衝進去....
唉....。」我全然忘記了老師的尊嚴:「哼.... 哼.... 哼....嗯....嗯....」

  此刻天柱的手放在我雙乳上,他把那又硬又熱的東西放在我的乳溝上,模仿著
大做愛的動作,他不時的在我乳頭上揉擦,那份感受我是從沒有過的我如何能夠
不呻吟: 「哎呀.... 哎呀.... 天柱.... 你這小鬼.... 你要揉死我了.... 哼....哼.... 」

  此時,台生加快了動作,一進一出的抽插著,我的快感一陣陣的提高,立刻我
就達到高潮了, 我頻頻迎湊著屁股,一面又叫:「哎呀.... 快.... 快.... 用力插....用
力頂....我快要....啊....洩身了....好弟弟、好台生....哎....。」

  我死死的抱住台生的腰部,他睜紅著雙眼,拚命似地沖頂了數下後一股強勁的
精水射進了我的子宮深處。

  台生又插了一會兒,這才吁了一口氣,滿足地抽出去。我還未來得及清醒,只
見許天柱抓著他的硬東西,接著上陣了。

  我正四肢無力的當兒,天柱雄猛的騎上來,他的東西一下子就塞進了我的洞裡。

  「啊....你....許天柱....」我推拒著。

  「老師,我也要,老師,我忍不住了。」天柱露出哀求的眼神:「求求你老師
,我忍不住了。」他說完立刻即起即落。此刻的我已經浪水流滿了整個陰戶和大
腿。在抽送之下「卜卜滋滋」的聲音不絕於耳。

  別看天柱的個子小些,他的東西卻是大號的。他一下比一下重擊,一回比一回
深入,竟然直達我的花心。我扭擺著下體去承受那種酥麻的快感。

  「哼.... 哼.... 許天柱.... 哎呀.... 你也是.... 也是好弟弟.... 啊、啊....。 」我好像飛
上天的舒服:「好弟弟.... 舒服死了.... 你弄死我吧.... 受不了啊......。」

  「老師,我也很爽快,再忍一下,我也快......快要來了。」天柱咬緊牙根「呵、
呵」哼著,他的硬東西在我的陰戶內暴漲開來,他狠狠地向前推進,終於洩精了。

  被這兩位小鬼連番折騰,我的全身骨頭像要鬆散了一般。抬頭望見壁鐘已經十
點半了,我不得不站起來穿好衣服,同時向他倆說:「快整理好,死怕女傭人要
回來了。」

  兩小鬼穿上衣服,將沙發收拾妥當,我又說:「這是最後一次了,你們兩個不
可以再作弄我,同時往後要好好讀書,就當作美好的回憶,永久藏在心裡,但不
可說給別人聽。」兩人都苦笑著點了點頭。

  南部之旅在輕鬆愉快中結束,這一路上,兩小鬼都很聽話,我一直鼓勵他倆向
學,兩個人也始終不敢再來挑撥我。

  回到家後,不久,高中聯招就放榜了。台生和天柱分別考上了第一和第二志願
的學校。

  何先生有要事不能趕回來,他在電話中再三要求我多留兩天,等他回來。但是
我因國校開學較早,同時也必需到那新環境去熟悉一番,還得找房子住,所以不
得不提前出發。

  「阿琴,既然這樣我也不強求,不過我會去找你。」何先生在電話中壓低聲音
說:「我忘不了你,我愛你......」

  開學第二天下課時,何先生已開著豪華轎車在校門口等我,他表情嚴肅地遞給
我一份文件,他說:「阿琴,希望你接受我的一份真意。」

  我打開一看,原來是幢房子的所有權狀,那房子是本鎮最新最豪華的別墅群所
有權狀已俱明我的外字。我心中忐忑不已, 他竟然送我這麼一份大禮!我說:「
我...... 何先生,我怎能......」

  「你拒絕的話,就表示看不起我。」他將我引進前座,一面開車,一面訴說:
「自從和你相識以來,我才發現以前我遇到的女人都太庸俗了,我知道我沒有資
格束縛你, 而且你還這麼年輕, 前途還大, 我只希望你不要把我當作外人, 阿
琴......我真心在愛著你......」

  我不知該如何回答才好,這時車子已開到那新房前面,何先生帶我進去,徵求
我室內裝潢的意見。他是很講究氣氛和風格的富豪。

  「這又要花費不少的錢啊。」我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錢有什麼了不起。他輕吻了我一下,你的心才最重要。」我會意地笑了笑,
當晚我和何先生開車到鄰近的市區又渡過了浪漫的一夜。

  在學校中,有好幾位男老師追求我,我故意在左手無名指戴了一顆小鑽戒,向
暗示我已訂過婚。

  事實上從畢業到這兒來教國校毛毛頭的三年之中,除了何先生一星期來兩天之
外,一直未接觸過其他的異性。台生的母親不幸於大前天病逝了。我除了為她惋
惜之外,另有一種空茫茫的感覺,那就是不久的未來,我的命運或許將有一番異
變了。時間過得很快,人的生命有時候是非常短暫的。

那些曾經在困苦悲愁中渡過的所有的人,也許生命的本自會讓他(她)們覺得歲
月是如此的漫長。

  我學校渡過了有生以來最平靜的日子。年輕的生命跳躍在我的血液裡,教育的
使命使我很自然地沒入我的工作。

  通常每隔半個月,母親會跑來探望我,她一直希望我早日成家,也好了她的心
願。但是「性」往往是祗要自己願意,隨手可得的事情。而一個人一生之中真正
要能得到真愛情,瑲往往可遇不可求,對於母親的請求,我總是一笑置之。

  教書生涯的第三個寒假,楊叔叔因患肺癌去逝。我和母親難過了好一陣子。也
許是因為他是我生命中第一個男人吧﹖或許他也是母親最好的丈夫﹖

母親從此孤伶伶的一個人,心想那少女時代的往事,也跟隨著楊行三的過世而煙
消雲散了。現在也不必顧忌些什麼了。於是我決定申請調到台北的國校教書,也
好就近跟母親有個伴,也方便於照顧。不久校方通過了我調職的要求。

  我把這件事情告訴何先生。何先生起初很驚訝,後來也只好答應下來。
「你.... 走了,那我怎麼辦﹖你知道的,琴!我是深愛你的。 」何先生說話
有些不自然。

  「何先生!我何嘗不明白你對我好,祗是我必須替家母著想,我想先回台北一
段時間再說。」

  何先生見我去意已堅,不好強留,於是對我說:「琴!既然這樣,以後相見的
機會不多,我想晚上就在我家過夜,趕明天早上,我再開車送你到車站。」

  「好!那麼晚上見。」我知道他的心意,而我自己又何嘗不願意﹖晚上,我特
別打扮一番,也許這次是和何先生最後一次的魚水之歡。

  他先倒了兩杯白蘭地給我,我一飲而盡。我感受到全身燒燙,祗好脫去外套。
何先生見我脫衣,索性也將我的內衣褲褪去。然後,他也脫下自己全身上下所有
的衣服。

  我們兩人這下可全部露白,赤裸裸地注視著對方,然後擁抱親嘴起來。他一支
手拿捏我豐盈的乳房,另一支手伸到我的跨下扣起我的小穴。他開始輕吻我的雙
頰,然後用舌頭勾舔我的耳根,一下子我的全身像千萬支的螞蟻在爬行,我感覺
到我的小穴裡在淌水。

  不久,我的下體濕濕的一片,他繼續用手指頭扣它。吻完了耳垂子,他再把嘴
唇移向我的嘴唇,於是我們熱情的相互擁吻。

  我受不了他狂熱的擁吻,一面掙扎,一面用手去抓他的雞巴,這時我可以感受
到他的那根棒子又粗又硬,隨時都像要攻擊我似的。

  為了緩和一下受挑逗的情緒,我推開他的身子,然後蹲下身來用口去吸吮他的
雞巴「哦!哦!」我感受到嘴巴被棒子塞滿的滿足感。我一面含它,一面吐露口
水,這時,我更容易體會出雞巴濕潤所帶給我旳刺激。

  「嗯....啊....哼....哼」我邊吃邊叫,津津有味。

  何先生知道我吃出味道,身體開始配合我的套弄,把雞巴往我嘴裡推送再抽出
,這樣反覆不停。

  一直到他大喊:「我快......丟精....了。」我才把吸吮的動作停止。我躺下來,示
意他把雞巴塞到我的洞裡。

  何先生知道自己快射精了,急把握住他的鐵棒,伏下身來,對著小穴就是一推。
  「啊....噢!」雞巴應聲而入。

  「噗!滋!噗!滋!」祗聽到幾聲抽送的聲音,他的身體一陣顫抖,洩了精。
可是我還沒有達到高潮,何先生非常體恤牛苦衷,禁不住我的哀求。於是他拿了
一個軟木棍,就直接往我的洞穴裡插。

  「啊....舒....服....死人....了,啊....爽....再....來....。」「哦! 對.... 就是這.... 樣....
不.... 不.... 要停.... 止, 用力....插.... 插死....寶....貝穴......。」我一邊浪叫,他就一
邊使勁,這樣插得我死去活來,一會功夫,我就獲得高潮,陰水流竄出來許多。
是晚,我在何先生家過夜。

  隔天一大早,何先生送我回學校宿舍拿行李,然後送我到車站。我們在車站正
式分手。

  他一直看我跳上北上的列車,才依依不捨的離去,我望著他的背影,突然一種
惆倀的情緒湧上心頭,我急忙將頭縮回車內,拉下窗簾。

  到了台北,母親已在車站接我。晚上,吃飯過後。母親把這幾年和楊叔叔生活
在一起的種種說給我聽。

  現在,畢竟楊行三叔叔已經離開她了。而我也返回台北,重新過自己想要過的
生活。我繼續擔任教學的工作。我也把自己和何先生的事說給母親聽,母親認為
這是比較不正常的尋愛方式,她希望我放棄。

  思考再三,我終於接受她的看法,最後我還是決定嫁給那位拾命追求我的年輕
的男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