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文學--性愛.文獻區


下一篇: 小箏

返回本區目錄


新妻少年(6)


    第八章:羞辱
  當令子和由起子從地獄的快樂中爬出來時,少年們已經做好以後的計畫。
  這一天正好是秋季的廟會,每一年從十月的第二個星期五開始連續三天,今天是
第一天的星期五,晚上的夜市更是熱鬧非凡;少年們打算帶二個女人去廟會。
  
  可是想帶出去,是需要有準備的,和彥把剛剛錄好的錄音帶放出來給她們聽,用
早晨威脅令子的方法讓由起子不得不答應;如果那種不堪入耳的錄音帶送去大學公開
,她也受不了,現在只有點頭答應;在這種情形下答應三件事情,第一是:到外面也
不可吵鬧,第二是:要服從命令,第三是:對她們做任何事情都要乖乖接受。

    「現在穿上衣服去廟會,但不能穿內褲,還有令子也要穿上和由起子一樣的
迷你裙。」

  由起子和來的時候一樣,但沒有穿內褲,令子是幾乎能看到乳房的白襯衫,迷你
裙是深藍色,距離膝蓋有二十公分。       

    「可是,我們穿這樣去廟會不太好吧。」
    「是啊,我們今天都是蹺課的。」
    「說不定還有訓導組的老師去巡邏。」
    「我和高瀨都離家很近,把制服和書包放在家裡吧。」
  k書的建議,大家都表示贊同。

    「這個也放在你家裡,千萬不能弄丟。」
  和彥把錄音帶也交給k書保管,當k書和高瀨拿大家的制服和書包回家時,少年
讓二個女人整裡散亂的房間;k書和高瀨回來,少年們帶二個女人出去的時間是四點
五十分左右。

  隨著接進廟會,路人也開始增加,令子和由起子都感到不安,身上沒有穿內褲,
不知何時少年會開始惡作劇,至少不會在大家面前撩起裙子,但還是得完全聽從他們
的話。一直到廟會的路上都安然無事。

    「喂,買那個東西吧。」  和彥用手指十多公尺前的攤位。
    「你說的是面具嗎?」
    「是啊。」
    「算了吧!不是有很多其他東西嗎?我現在感到餓了。」
    「高瀨,你真笨,為什麼脫了學生制服的,這樣走在這裡能看到我們的臉,
不穿制服也是沒用的。」

    「說的也是,在廟會帶面具,沒有人會覺得奇怪。」

  幾個少年各自選擇自己喜歡的面具戴在臉上;雖然是廟會,八個面具的人走在一
起還是很奇怪;雖然擋住自己的面貌,但也還是很醒目。

    「嗨!戴面具的朋友們,來玩撈球吧。」

  果然每一個攤位的人,都向他們打招呼,令子和由起子在有人向她們看時,只好
用雙手掩飾胸前。

    「好啊!撈球一定很好玩。」

  所謂撈球是一種實心的非常有彈性的小皮球,如用力摔在地上,至少能彈十公尺
以上,如果摔在牆上真不知道會反彈到什麼地方去,這種塗上彩色的小皮球放在水槽
裡,用撈金魚的宣紙圈撈球;沒有人在玩,他們嘩啦嘩啦的圍著水槽坐下,令子的身
邊是和彥,由起子的身邊是古館。

    「每個人玩一次。」
  
  和彥這樣說話時,令子付錢,戴紅色棒球帽的攤販拿宣紙給每一個人,他的聲音
雖然和氣,但長相兇惡,年齡再三十歲左右;皮球像金魚一樣逃走,因為很重不容易
撈起,令子和k書很快就弄破宣紙,和彥找的目標也太大而沒有成功。

    「送給你們遺憾獎!」 攤販拿最小的一個送給每個人。
  
    「你的拿給我。」

  和彥把令子手裡的小皮球要過來,然後和自己的小皮球握在一起,碰一下令子的
大腿,意思是要她把腿分開,因為坐在攤販的面前分開大腿就會看到裙子裡的情形。
  
  令子還在猶豫不決時,和彥伸手到水槽裡,令子奇怪的看他的手,不知道他要做
什麼;和彥用另一支沒有放在水槽裡的手,拉開令子的上衣,然後用放在水裡的手,
撈水灑在令子的胸前,襯衫濕了以後,乳頭的形狀明顯露出,還是需要立刻聽他的要
求,反對是絕對沒每用處的;令子把身體稍許向側方轉動,然後很難為情的悄悄分開
大腿。

  和彥的手立刻伸入裙子裡,令子從昨天的經驗知道他要做什麼事情,如果現在掙
扎,反而會使人感到疑心;和彥的手到達大腿根上,令子就殿高腳後根向前挺起屁股
,和彥抓皮球的手指,撥開陰毛和陰唇,很巧妙的把球塞入陰戶裡。

  就在把兩個球塞入陰戶的過程中,令子的眼睛一直盯在攤販的臉上;不知是幸還
是不幸,因為她戴著面具,攤販不知道令子在看他;總之現在只要不讓攤販發覺就可
以了。

  在令子旁邊的古館也對由起子做同樣的事情,其他人的球也都送到和彥和古館的
手中,更糟的是,南田很擅長撈球,撈起來就送給和彥。

  攤販的視線開始在令子和由起子的腿上徘徊;古館還會在乎那種視線,和彥根本
就不理會攤販的視線,而且只是手伸入裙子裡還好,但是手拔出來時,皮球竟然就不
見了。攤販做出難以相信的表情,不久之後嘴角露出淫邪的笑容;令子感到羞恥,幸
好臉上還有面具掩飾,她的希望是這個攤販只是享受令子裙子裡的風貌,就這樣放過
她們。

    「老大!你過來一下。」  攤販向旁邊攤撈金魚攤的夥伴搭腔。

    「什麼事呀?喬治,正在工作呀!」

  撈金魚攤販是四十歲左右的大漢,而且面相比撈球的攤販更兇惡,也更像流氓。
 
    「老大,來一下吧....」

    「你真囉唆。」
  大漢一面說一面走過來,撈球的攤販悄悄在他耳邊說幾句話。

    「你說什麼?」  大漢用兇惡的眼光看令子和和彥。
    「喂!你這個小毛頭過來一下。」  男人的面相兇惡,聲音也可怕。
    「是叫我嗎?」
    「你不是小毛頭嗎?」
  和彥站起來,雖然戴著面具看不出來,但不像很恐懼的樣子。

    「什麼事......?」
  和彥毫不猶豫的向那邊走過去,大漢伸手把和彥臉上的面具拉到頭上,用兇惡的
眼光瞪著和彥。

    「聽說你剛才當著他的面做奇妙的魔術。」
  大漢的聲音不是再說悄悄話,粗大的聲音能讓另子們聽到;令子和由起子的腳都
顫抖,k書和高瀨已經擺出逃走的姿勢,連古館都露出緊張的表情,不敢吭聲。

    「那是很簡單的魔術。」
    「哦,希望你能教我。」
    「你們說的就是皮球不見的事情吧。」
    「是啊,不是很奇怪嗎?究竟跑到哪裡去了?」
    「是陰戶裡呀.......實際上你們是明知故問。」
  他們的談話不僅讓人感到可怕,還讓人難為情的從臉上冒火。

    「喔,我不知道啊...這樣說,那些女人都沒有穿內褲了,可是當眾面這
種戲法,你和那個女人究竟是什麼關係?」
    「是朋友啊。」
    「朋友?你這小鬼,不要小看我們....有那種大乳房的女人怎麼可能是
你們小鬼的朋友,而且還是不穿三角褲和乳罩的女人。」

    「她們要求做朋友,所以和她們做朋友而已。」
    「所以,她們教你做那種戲法嗎?」  
    「還有更好的,不久前,大家還一起玩性交的遊戲。」
  令子和由起子都無比的慌張,儘管和彥使異常的人,真不敢想像面對流氓會說出
這種話。

    「你說什麼?和小孩子性交?」  
  大漢發出驚叫聲,使得四周的人們一起向這邊看。

    「老大,事情越來越有趣了,可是,不論這些小鬼或那兩個女人都是很可惡
.」

  撈球攤販的眼睛,開始露出好色的眼光,可是大漢覺得,看令子和由起子的穿著
,怎麼也不像是在街上賣淫的女人。

    「喬治,那二個女人都有讓人流口水的身體呀。」  大漢在攤販的耳邊說。
    「老大,讓她們和小毛頭玩太可惜了。」
  二個男人好像評估價錢似的,在令子和由起子的身上瞄來瞄去。

    「喂!二個女人,把面具取下來給我看。」
  令子和由起子互相看一眼,令子點頭,由起子也點頭,於是二個人戰戰兢兢取下
面具

    「.....」
    「真沒想到!喬治,看到沒有,這二個女人在這一帶是少見的好貨色。」
  二個男人在驚訝之餘露出色迷迷的眼光,身體讓少年們玩弄,有如淫亂和暴露狂
一樣的,不戴乳罩和不穿三角褲在人群中出現的女人,竟然有這樣的美貌,實在令人
難以想像

    「老......大.....快想辦法呀。」
  喬治看到這種意外,幾乎說不出話來,就好像野獸找到獵物一樣,好色的眼光發
出光澤。

    「嘿,把你們的朋友也借給我們一下好不好?我也想學魔術。」
  大漢用手摟住和彥的肩膀,用一半是恐嚇的口吻說。

    「可以,要給我什麼呢?」
    「答應了嗎?真不好意思。」
    「我問你,給我什麼呀?」
    「你想要什麼?」
    「今天一天把你們撈金魚跟皮球的生意讓給我們做。」
    「你這個小鬼真聰明,我很滿意,反抗我們會讓皮肉受罪,這樣是聰明多了
。」
    「賣的錢歸我。」
    「好吧,你這小子真了不起。」
  談妥以後,二個男人立刻到令子和由起子的地方,又給她們戴上面具,然後手被
扭轉背後。

    「痛啊....要做什麼....」
    「不要鬧!事情已經談妥了,要你們一起到事務所來一下!」
  四周的觀眾都作出毫不關心的模樣,令子和由起子就這樣被帶到停在廟後的小貨
車。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第九章:怖辱

  令子和由起子被帶到那個男人自稱是事務所的地方,說是事務所,不如說是倉庫
更適合,是很煞風景的地方,充滿灰塵的味道,堆積很多大紙箱,大概是作生意的商
品;那是極不想進去的房間,可是二個女人已經在車裡挨過耳光,把手扭轉到極點,
受到皮肉之苦;二個男人不但凶暴,而且採用暴力行為,不是表示不願意就能同意的
對象,那只是會受到更多的皮肉之苦而已。

    「還不快點進去!」

  二個人被推進房裡,也許他們是做賽馬的黃牛,裡面的房間有辦公桌,和孤單單
的一具電話;這二個男人究竟是幹什麼的?會對她們怎麼樣.....?戰戰兢兢在
房間裡看一看,令子只有等大漢開口;大漢拉一把椅子坐在辦公桌前,讓令子和由起
子過來站在面前。

    「把皮包拿給我。」

  手比說的快,一把把由起子的皮包搶過去,喬治站在她們的身後監視;大漢打開
皮包蓋看一下,把裡面的東西全倒在桌上。

    「關於剛才說的事....」

  大漢一面檢查桌上的東西,一面繼續談車裡沒有談完的話。

    「求求你們,饒了我們吧!」

  令子和由起子只是拚命道歉,雖然沒有任何理由。

    「沒有用的....你們好像還不瞭解。」
    「所以....我們只要能....」
    「你們玩弄了小男孩的身體,現在被拆穿了,只是道歉還沒有辦法解決,你
們還不瞭解這一點。」
    「.....」
    「告訴你們,不論在任何國家,玩弄小孩子的肉體都是罪大惡極的事情,不
是說二句道歉話,就能了事的。」
    「這個我在車上也說過了,他們說的都是謊話。」
    「謊話?你們說的才是謊話。」
    「不!我們沒有說謊話。」
    「那麼,為什麼沒有當著他們的面說清楚?你說的話是真的,那些小孩說的
是假的,為什麼沒有當面揭穿!」
    「那是因為....」 
    「沒有話可說了吧?你們叫什麼名字,還有年齡,住在哪裡?」
    「......」
  簡直就像是警察認定是罪犯的審問,令子和由起子都嚇得身體顫抖。

    「不要耽誤時間!快說出名字和住址。」
    「為什麼要問名字和住址.....」
    「有這個需要才問的,不要囉唆,快說出來。」
    「.......」
  令子知道,把名字和住處告訴這種流氓一切就都完了,就把今天受的罪,當作一
次災難就算了。

    「原來不肯說,我知道了,可是你們要證明自己的清白,那些小鬼已經說明
白,是你們強迫他們性交的。」
  「......」
  令子和由起子都開始流淚,現在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低下頭來開始啜泣。

    「什麼?這一次想要用哭來討好嗎?還是使用不說話的權力?好吧,你們是
不是說謊只要檢查就知道了。」

  這個大漢好像一名虐待狂,在小貨車裡用暴力恐嚇她們,這一次用話折磨她們,
看到二個女人流出眼淚,就露出興奮的表情,想徹底的折磨她們。

    「我看...你們還是不要這樣頑固的好,快一點向老大道歉,不然會造成
無法挽救的情形。」

  喬至露出缺一顆門牙的嘴,淫邪的笑著在她們背後說。

    「要我們怎麼道歉......我們已經不停的道歉了。」

  令子含著眼淚說,好像很無奈的小聲問喬治,她們已經嚇壞了,如果能用一點錢
解決,也希望早一點回家。

    「只要坦誠的道歉就好了,你們說對少年做出色情的事情真不好意思,再也
不會作出那種事情...一切罪過用我們的身體贖罪,請你們好好的愛護我們,這樣
說就行了。」

    「這.....」
    「不要!為什麼要這樣!我們是被害人呀....」 由起子忍不住提出抗
議。
    「既然你們這樣堅持,就用檢查結果來證明吧,可是讓我們找到證據,普通
的道歉是行不通的。」

  大漢站起來,露出可怕的眼光,伸出雙手分別抓住兩個人的頭髮。

    「不要啊.....」

    「如果在你們的陰戶裡沒有皮球,就算那些小鬼們說謊話!」
  大漢的手有無比強大的力量,抓住頭髮向下壓,扭動時幾乎要把脖子扭斷。

    「啊....痛啊...」

  令子和由起子的身體都構成U字型,想坐在地上時,又向上拉頭髮,向後仰時,
用力抓她們的頭,最後形成屁股挺向喬治的方向,不能動彈。

    「你們也真傻,明知道我已經看到的。」
  喬治幾乎快要流出口水的樣子,解開令子裙子的掛鉤,拉下拉鏈。

    「啊....不要啊.....饒了我吧。」
    「已經來不及了,誰叫你不肯好言相勸。」
    「哎呀.....」
  轉眼之間令子和由起子的裙子都被拉下去。令子露出雪白如水蜜桃般的豐滿屁股
,而由起子的細腰下有彈性的屁股,二個人充滿魅力的下半身,看得二個男人有一點
發呆。

    「老大,這種景象真美啊,從後面能看到她們的陰戶。」

    「她們的陰戶是很想吃男孩小雞雞的淫亂陰戶嗎?」

  大漢因為站在前面看不到,所以這樣問著喬治。

    「老大!這個女人真了不起!」

  喬治一面說,一面靠近令子的屁股,伸頭到下面看陰們。

    「雙腿還是閉合的,肉片就從裂縫中露出來,而且她們的臉是這樣的溫柔,
但她的陰毛還真多。」

    「啊....這.....」

  男人們淫邪的話,使令子忍不住扭動身體,她感到難為情的,倒不是對這二個男
人所所說的話,而是被可愛的學妹由起子聽到。

    「大概這個女人是帶頭的,喬治,就檢查她吧。」
  大漢說完之後,右手用力把令子的頭更向下壓去。

    「痛啊....磨闒我吧....」
    「還敢叫痛,現在要檢查,還不乖乖的分開雙腿。」
  喬治用力在令子的屁股上打一掌,雪白的屁股很快出現紅色的手印,令子不得不
慢慢的分開雙腿,挺出水蜜桃般的屁股,露出惱人的肉縫。

    「老大!真驚人呀!這個女人是被虐待狂吧?有這樣的遭遇,陰戶已經濕淋
淋」
    「喬治,等一下,不要你一個人看,也要讓我看看陰戶。」
    「老大,那麼一面比較二個人的陰戶,一個一個取出皮球,看哪個女人比較
多」
    「妙極了,就像小學生的運動會拋球遊戲,一面數一面拿出來。」
  大漢說完就鬆開二個人的頭髮,然後用左手抱住由起子的細腰坐下,就像打頑皮
的孩子屁股一樣,把由起子的肚皮放在腿上,讓屁股朝向天花板;喬治也同樣的抱住
令子,和大漢面對面坐下。

    「喲,這個女人的陰戶也是上等貨色,陰唇很大又厚,看起來就是好色的陰
戶」
    「這個女人的好像還是新品,有漂亮的粉紅色,大陰唇還沒有長毛,和處女
的陰戶一模一樣。」

  男人們口口聲聲的說這淫邪的話,把粗大的手指插入肉洞裡。

    「痛啊.....」

    「喬治,聽到沒有,我只是插入一根手指就喊痛,這是說國中生的雞雞比我
這根手指還細,真是好玩極了。」
   
    「我這邊的已經濕淋淋了,雖然還算緊,但很容易出來..一個..出來了
.」
  男人們就這樣數著,一個一個的拿出皮球。
     
    「老大,好像是這個女人勝利,因為她裡面還有。」
  由起子一共裝入五個,令子是被和彥裝入七個小皮球。

    「看吧,讓國中生裝進這種東西玩樂的女人,還說那些小鬼們說謊。」
  令子和由起子已經無話可說,而且就算有理由反駁,這些男人也絕對不會聽的。

    「怎麼樣?為什麼不回話?」
    「......」
    「這樣拿出證據,就無話可說了吧,現在要讓你們贖罪了。」
    「要做什麼....?」
 大漢一面撫摸由起子的屁股,一面解開褲腰帶,拉下拉鏈後,又抓住由起子的頭髮
站起來。

    「啊.....不要啊....」
  大漢抓住由起子的頭髮,同時露出自己的下半身,這樣把由起子拖過去坐在剛才
的椅子上。

    「嘿嘿嘿,這個可不像小鬼們的細香腸,我的可是義大利火腿,讓你嘗嘗吧
。」
  大漢的傢伙是長達二十公分的巨大陰莖,勃起的肉棒冒出青筋,紅黑色的龜頭髮
出可怕的光澤,翹起來的樣子好像貼在肚皮上。

    「哎呀...唔..」
  龜頭頂在嘴唇上,由起子轉開臉拚命的想逃開大漢的陰莖。

    「混蛋,讓那些小鬼們給你玩弄,現在要受處罰時,還想逃避!」
  大漢連連在由起子的臉上打耳光。

    「哎呀...姐姐.....快來救我...」
  可是,令子根本無法去救由起子。

    「嘿嘿嘿,我們要正式開始了。」
  令子被迫伏在辦公桌上,屁股被喬治抱緊,從她背後也用驚人的巨炮對正令子的
洞口

    「啊....啊....」
  巨炮插入裡面時,令子發出悲叫聲;聽到令子的聲音後,由起子低下頭不再反抗
;只是從喉嚨發出絕望般的嗚咽聲。由起子終於張開嘴巴把龜頭含進嘴裡,大漢通過
第一關後,看著縮緊嘴在巨大肉棒上摩擦的美麗由起子,露出得意的笑容。

    「嘿嘿嘿,真舒服,不過好像還不懂要領,你要用舌頭,用舌頭...。」
  大漢一面說,一面雙手抓住頭髮,好像開車一樣的,教導由起子如何口交。

    「唔...喬治,這個女人的素質很不錯,你那邊的女人怎麼樣,陰戶還夠
緊嗎?」
    「老大,妙極了,水份也夠,緊度也好,能裝七個皮球不掉出來,就能推測
是什麼樣的陰戶了。」

  喬治拚命的搖動屁股,猛烈抽肉棒。
    
    「唔...啊.....」
    「嘿嘿嘿,她的哭聲真好聽。」
    「這二個女人都是難得的美女,只要好好的調教,金庫裡很快就會裝滿錢的
。」
  今後會怎麼樣?究竟什麼時候肯放她們回家....?令子在下半身開始感到搔
癢感,但還是注意聽男人們的談話。

    「老大,這二個女人不能和其他的女人用同樣價錢吧?」 
    「那還用說,這種上等貨色,就是在外國的高級妓女中,也不容易找到,用
三倍的價錢也不貴,和這個地區的醜女人相比,實在差遠了。」

    「而且用老大的巨大傢伙好好訓練三天,一定能變成最高級的妓女。」
    「不錯,我和你猛干三天三夜,一定是最完美的女人,會變成除了我的大家
伙之外,絕對無法滿足的身體。」

    「這樣好的女人給別人干,實在太可惜了。」 
    「所以才要連干三天,你不要太小氣,賣給這一帶的有錢老頭子,賺一筆才
劃的來。」
    「不過,這二個女人能不能承受老大的三天教育呢?」
    「她們是還想找國中生玩的女人,一定夠淫蕩,可以承受猛烈訓練吧。」
  令子和由起子一點辦法也沒有,從男人們的談話知道將來的下場,想到那種情形
,碭乎要嚇昏過去;可是男人們所謂的訓練,現在才開始;由起子的臉色蒼白,張開
的眼睛幾乎沒有焦點,只知道繼續吸吮大肉棒;令子一面聽二個男人的談話,一面回
想認識和彥以來的經過;--究竟我有什麼不對...為什麼會發生這樣悲慘的結果
.....;不久後,由於女人可悲的本能,子宮受到巨炮的頂撞和猛烈的活塞運動
,逐漸出現高潮..。

  一切都完了,和洋二愉快的新婚生活,還有充滿希望的人生....;產生性感
,心裡想絕不能有快感,可是肉體慢慢向高潮絕頂上升....;令子在模糊的意識
裡想到,末世紀一定就這樣結束了,根本不會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人類由於自己的
惡劣行為,自己種下的不良種子,不是一下子就結束,像我這樣越來越軟棉棉的結束
....。

     ̄ ̄ ̄ ̄ ̄ ̄ ̄ ̄ ̄ ̄ 完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