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文學--性愛.文獻區


下一篇: 新妻少年(6)

返回本區目錄


新妻少年(5)


    第七章:悶辱

  在令子昏迷的時候,少年們也輪班的玩弄陰戶裡,或撫摸乳房,仔細的研究女人
的身體,包圍著令子軟棉棉的身體,悄悄的交換剛剛得來的知識。

  少年們的聲音,還是使令子從睡夢中醒過來,眼睛仍舊被矇著,雙手仍舊被綁著
;不知道洩過多少次,一點力量也沒有,但是好幾個地方,有剩餘的慾火在燃燒;-
-這些少年們還有什麼企圖嗎?令子沒有動,聽少年們的談話,判斷現在的情況。

    「女人的身體真有趣,會有各種反應。」
    「對吧,很像蜇蝦吧,嚇一嚇就會舉起剪刀,點燃火會掙扎逃跑的樣子..
.」 
    「想起來,小學時常玩那個遊戲,還有把抓來的蟬黏在電線桿上。」
    「對!但吵死了,因為逃不了,就在電線桿上叫到死為止。」
    「那個時候真好玩,不像現在功課這樣重。」
    「我們偶爾集合起來,像小學生一樣的玩吧。」
    「我可是下課後還要上二個補習班。」
  少年們的談話就好像在風中搖擺的棕櫚葉的聲音,前後完全不連貫;不過令子還
能聽得出,他們平時受到功課壓力心中積存不滿意。

    「她醒過來的吧?」  和彥發現令子已經醒過來。
    「我來看看.....」
  古館說著拿下令子眼上的毛巾;雖然閉著眼睛,也能感受到光亮,好像很耀眼的
皺起眉頭微微張開眼睛;就在這時候,聽到大門的們鈴聲;--是誰呢?糟糕...
今天是她要來玩的日子...;令子開始緊張,想起大學時代的學妹由起子要來看她。

  由起子還是大學生,比令子小三歲,不像其他學妹喊〃學姐〃,而是直呼她姐姐。
結婚前二個人常去看電影或打網球,也去過騎馬俱樂部;二個人一起走在街上時,路
上的男人會停下腳步毫不保留的露出羨慕的眼光。

  「剛才的那個男人看姐姐看呆了。」
  「不,他試看你的。」  
  「你騙我!無論在街上或在學校裡,只要姐姐經過那裡就會有男人做出癡呆
的表情,只要和你在一起看到的男人都是又癡又呆的。」

  由起子的頭髮像男孩子,是不讓鬚眉的運動員,性格和令子相反,非常好強,和
令子一樣美,但她的性格讓男人們無法接近,正因為如此,由起子才會對令子的溫柔
和女人味,覺得有魅力。

  由起子從大學畢業後,一定能成為女強人,同時對由起子把她看成姐姐的親近行
為,也感到非常的高興,更羨慕她勝過男性的活動力;因為是這樣的由起子,所以不
想讓她看到今天這樣殘忍的樣子;--只要這樣不開門,由起子一定以為她有急事自
行離去,以後找機會彌補就可以了.....。雖然覺得對不起由起子,但現在只有
這樣沒有其他方法了。

    「k書,你去看一看。」
  可是,決定在不在家的權力,是在和彥而不是在令子的手裡。

    「不用去了,我知道來的人是誰。」
    「你知道?」
    「是我的朋友,只要保持安靜,假裝沒有人,就會走的。」
    「不能那樣,這樣對待朋友,以後就不會有朋友了。」
    「......」
    「朋友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也讓她一起玩吧;k書去把她帶來。」
    「不要....求求你....不要....」
  剩下唯一穿制服的k書,不理會令子哀求的聲音走出大門。

    「請問,哪一位?」
    「水島令子小姐在家嗎?我是她大學時代的學妹,我叫奈良岡由起子...
.」
  傳來的聲音確實是由起子,好像對房裡回答的不是令子,多少有一點困惑的樣子。
和彥等人都閉上嘴巴,豎起耳朵聽k書在門口的應對。

    「請進!她現在不方便出來,要我來招呼你....」
  k書打開大門催促由起子進來。

    「她現在很忙嗎?」
  由起子以為k書是令子娘家的小孩來玩的,絲毫沒有懷疑的走進玄關拖鞋。

    「不是很忙....只是不方便出來而已....」
  k書一面說,一面很小心的鎖上門,然後帶由起子進入客廳;由起子和令子是不
同典型的美女;身材高挑,比身高163公分的k書高很多,臉部的輪廓很明顯,眼
睛好像凶一點,但是是位很適合留短髮的女孩子;深綠色的迷你裙、背心、銀色的上
衣,因為有修長的雙腿,迷你裙顯得很短;乳房好像比令子小,但也不是洗衣板;真
想吻這樣的乳房,幾分鐘之後就可以看到這個人的裸體了,把乳頭含在嘴裡,手指插
入陰戶裡,性交也是可能的.....。                 

  用這種眼光看由起子時,k書沒出息的雙腿開始顫抖,好像有很重的東西壓在胸
上,感到疼痛;先做深呼吸,然後像門童一樣的打開客廳的門,讓由起子先進去。

    「姐姐!」 
  由起子看到房裡的情形,叫一聲姐姐之後就說不出話來;這也難怪,令子赤裸的
雙手被捆綁,四周的少年也赤裸裸的露出下體。搳@

    「不用這樣驚訝,我們並沒有做壞事情,因為她要和我們做朋友和她玩,才
來一起玩的。」
    「不....不是的!由起子,快一點逃走!」  
  由起子想逃,回頭看房門,但k書站在那裡阻擋;不過,有由起子的運動神經,
很可能推開k書赤腳逃到外面去,可是,由起子沒有想要逃走,她想,就是逃出去令
子是赤裸的被捆綁,叫人來救她也是讓她蒙羞而已;看這少年們都還小,也不是很凶
暴的樣子,應該有方法一面保持令子的名譽,一面解決目前的問題,由起子是在剎那
間做了這樣的判斷

    「姐姐不要緊的....這些孩子只要好好開導他們,至少會有善惡之分的
。」     
    「不行啊.....不行啊.....。」
  令子露出失望的表情,她當然能瞭解由起子所做的判斷和對她的同情,看在由起
子的眼裡,可能事六名少年不久前突然闖進來,對令子施加暴行。

    「喂,我看你們是已經能懂得是非的年齡....現在做的是情是犯罪的行
為,如果報警的話,會把你們都送進感化院去...」

  由起子一面說,一面看每一個少年的表情;--看這個情形是沒有問題了,大家
都在聽我說話....;由起子已經恢復鎮靜,覺得需要進一步說明,就在床邊坐下
;令子對她遞過眼神,同時拚命搖頭,告訴她不能坐下,可是由起子充滿信心,竟然
很大意的坐在地毯上。

    「那又怎麼樣?」
  古館瞪著由起子,好像代表其他人回答。

    「你不能這樣說話,要聽清楚!我能瞭解你們是思春期的少年,對異性是好
奇心心和慾望;這附近有這樣漂亮的大姐姐,難免會產生衝動的感情,就會有大家一
起來就不怕的心情,但是做人要忍耐,忍不住做出來的話,就是國中生也要受處罰的
。」
  和彥等人都默默的聽,由起子從他們的態度以為已經瞭解,心裡鬆一口氣,可是
,令子的臉色仍舊黯淡,從昨天不知道重複過多少次這樣的模式。

    「真是囉唆的女人,而且很像交英文的田川老師,什麼也不懂,只會說自以
為是的話,根本不聽別人的意見。」
    「像極了,她會為自己說的話陶醉,我們如果不表示感動就會生氣。」
    「......」
    「再繼續聽像學笑老師說教的話,也沒有用...算了,還是脫光衣服綁起
來」
  少年們早就等和彥這一句話,在由起子臉色突變時,已經有k書從後面,古館和
南田從二邊衝過來。

    「不要.....啊....不要這樣!」
  推倒由起子是輕而易舉的事,k書抓住她的雙肩向後拉,由起子高高舉起雙腿倒
下去,古館壓在上身,南田壓住雙腿,剎那間由起子就變成無法活動的狀態,然後少
年們就像飢餓的禿鷹一樣,開始脫由起子的衣服。   

  由和彥一個人控制令子就夠了,胖子和高瀨都過去幫忙;由起子發出嬌聲,可是
衣服像剝蒜皮一樣很快的被脫去,k書從後面控制她的雙肩,古館解開她上衣的鈕扣
,南田拉下裙子,胖子從腳下取走裙子;出現惱人的橘黃色乳罩,較小的乳房完全納
在乳罩裡,稍許透明的乳罩,能讓人看到乳頭的模樣;大概是游泳到初秋,皮膚很光
滑,還留下曬過的痕跡,細邀形成美麗的曲線,到屁股又變成惱人的線條,圓圓的屁
股上有橘黃色的比基尼三角褲包圍;不愧是運動員,大腿充滿彈性沒有一點贅肉;少
年們的陰莖,看著之後很快就勃起了。

    「我想立刻看到她的陰戶!」
  南田一面說一面拉比基尼三角褲。

    「不要說那種淫邪的話!」
  由起子聽到南田說的話,全身立刻感到火熱,由起子雖有過男性的經驗,但沒有
男人對她說過這種淫穢的話。

    「看!由起子的毛比令子的少!」
  南田瞪大眼睛,一面拉三角褲一面說。

    「不要碰我!」
  由起子的堅強個性,想用腳去踢南田,可是雙腳被胖子壓住,一點辦法也沒有。

    「嘻嘻嘻!終於脫去三角褲.....看到由起子的陰戶了!」
  南田大聲宣佈,少年們的動作立刻停止,火熱的視線集中在由起子的大腿根上;
太陽曬過的痕跡能讓人知道她穿的是高開叉的泳衣,在雪白的皮膚上有一小撮黑毛。

    「不要看!不要這樣盯著看!」
  少年們的視線,就像用放大鏡集中陽光一樣火熱,由起子羞得只有把眼光轉到天
花板上,不去想眼前的情形;由起子就算是再好的運動員,也無法抵抗五名少年的同
時攻擊,乳罩被取下,完全赤裸時,雙手被捆綁在背後,仰臥倒在地毯上。

    「你們這些不是人的東西!不良少年!」
  由起子仍舊頑強的斥責,用嚴厲的眼光看面前的少年。

    「她和令子完全不同,身體的構造和感覺也應該不一樣,快一點解剖吧。」
  古館催促和彥時,胖子和高瀨開始在地上撿刀叉類的工具。

    「對由起子做剛才那種事情也沒有意思,要改變更好玩的方法才好玩。」
    「怎麼樣弄呢?」
  在他們幾個人中,能想出好玩的方法只有和彥,這一次他想些什麼方法呢?少年
們個個露出興奮的表情。

    「要讓令子來解剖由起子!」
    「你說什麼....T
  對和彥意外的構想,少年們感到失望,都以為這一次又能玩弄由起子的身體,結
果讓給令子,難免感到不滿。

  和彥對玩樂的方法,的確勝過其他少年,正如凡人無法理解天才的想法一樣,沒
有實際的做,少年們還無法理解和彥的方法是多麼有趣。這也怪不得他們,少年們幾
乎沒有性知識,不過和彥能很快看出人或動物的性格或個性,可以說在這方面是天才
少年。

  事實上,聽到這個方法後最感到驚慌的是令子;令子的臉色已經灰白,雖然具體
的還不知道要做什麼事,但是對於和彥的構想足以使令子感到驚愕。

    「對於不同的女人做同樣的事情,還是不好玩的,剛才對令子算是玩蜇蝦,
對由起子就是玩蟬。」

  經過和彥的解釋,仍舊一知半解的少年們,在和彥的指示下開始做新遊戲的準備
。排列三個雞心型的大坐墊,由起子仰臥在上面,當然雙手還是綁在背後,雙腿分開
很大,由高瀨和南田分別壓住一條腿;這時候地上有各式各樣的道具。

    「現在給你們聽好聽的東西,而且只有我和令子聽過。」
  和彥把錄音帶放在由起子的身邊按下啟動開關。

    「不!不...不要.....」
  令子緊張的大叫時,錄音帶已經開始播放。

    『身體洗乾淨了嗎?尤其是最希望舔的地方。』
    「這個聲音就是令子的老公洋二的聲音,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吧?看她那
樣賢慧的樣子,實際上每天晚上睡覺前要老公舔陰戶。」

  由起子把臉轉開閉上眼睛,就算是閉上眼睛也無法阻擋錄音帶的聲音;和彥一面
做誇大的解釋,一面讓由起子繼續聽下去。剛開始聒噪的少年們,也變得靜靜的聽,
令子已經放棄哀求含著眼淚拚命忍耐;這時候,和彥把令子帶到由起子分開的雙腿之
間,讓她坐下,同時解開捆綁手的繩子。

    「剛才怎樣對你做的,現在就怎樣對由起子做。」
  和彥強迫把湯匙和牛排刀交在令子的手裡,又用公開錄音帶的話來恐嚇令子,令
子戰戰兢兢的抬起頭,悄悄的看由起子的陰戶; 陰毛較少,大陰唇像少女一樣沒有
毛,還是粉紅色的花瓣又小又可愛,從這樣的形狀和顏色可以知道性經驗並不多,陰
核上有一層薄薄的皮,在肉縫的頂端冬眠。

    「由起子....原諒我....」
  令子的聲音和拿牛排刀的手都顫抖,但還是慢慢插入粉紅色的花辦裡。

    「啊...啊.....」
  由起子發出小小的甜美聲音,潔白的皮膚難為情的紅潤,牛排刀把陰唇向左右推
開,露出比粉紅色更深色的陰溝;少年們為了要和令子比較,一起伸出頭凝視;錄音
帶繼續在播放,客廳裡充滿淫蕩而刺激的呻吟場面,每個人都受到刺激更興奮起來;
和彥伸手到令子的背後,用手玩弄陰唇。

    「啊....不要.....不要...」
  可是,令子的屁股是相反的高高抬起,雙腿也分開的向上,好像要求更用力;和
彥的食指和中指連根部都進入肉動裡時,令子好像模仿一樣把湯匙插入由起子的腔口。

    「啊...姐姐.....我快要羞死了....」
    「由起子....對不起,你不用害羞,你的這裡可愛又漂亮。」
  令子的陰戶受到和彥手指的刺激,很顯然的開始有性感,她旋轉手裡的湯匙,刺
激由起子的官能。

    「令子,不要用湯匙了,你用嘴舔由起子的陰戶吧。」
    「那..那種事.....」
    「怎麼會做不到?你剛才不是說她的陰戶漂亮又可愛嗎?還是說了假話?實
際上是怕髒吧。」
    「姐姐!不能那樣!不能聽這種孩子說的話。」
    「你也說謊!實計上是想要令子給你舔吧,剛才玩弄你的陰戶還露出高興的
樣子.
  和彥本來根本不瞭解什麼是同性戀,可是他有異常的觀察力,已經看出由起子和
令子都有這種傾向,這是她們本人都不自覺的事。

    「不!沒有那種事!」
    「沒有嗎?那就要確定一下了!」
    「不!不!我不要!」  令子怕由起子受不了,也表示反對。
    「古館,把那個拿來一下.....這二個女人好像發生故障不能動了。」
  和彥讓古館拿來的,竟然是腳踏車攜帶用的打氣筒。

    「把這個插入令子的屁眼裡,讓裡面膨脹起來吧。」
  和彥一邊說,一面在插入肉洞裡的二根手指用力,把令子的屁股拉起來。

    「記得小學低年級的時候經常做這種事情,把吸管插入青蛙的屁股裡,吹到
最後肚子都爆破了。」
  古館很高興的樣子,把氣管頭插入令子的屁眼裡。

    「啊!不要!放進去什麼了?」
  令子慌張的左右搖動雪白豐滿的屁股,令子沒有看見古館拿來的東西,只是從他
們二個人的談話當中,知道可能用吸管之類的東西插進去,使她產生搔癢感,因此也
只有這種程度的心理準備;咻!古館用中等力量壓送一次空氣。

    「哎呀!不行啊!」
  令子的後背向上翹起,搖頭時使頭髮飛舞,因為從肛門進來的空氣使直腸膨脹,
如果再弄幾次,肚子一定會變成皮球。      

    「現在想舔由起子的陰戶了嗎?還是要繼續打入空氣,變成空氣懷孕呢?」
  令子急忙搖頭,好像要逃避氣管嘴,身體向前伸,把嘴靠近由起子的大腿根上。

    「由起子....原諒我吧!」
    「啊.....姐姐....」
  令子高高舉起屁股,嘴唇壓在由起子的陰唇上;由起子好像認命似的,輕輕閉上
眼睛;她知道如果真的拚命抗拒,像姐姐一樣愛慕的令子,一定會被等得很慘。

    「現在已經不用抓她的腿了,還不如用空的手揉她的乳房。」
  和彥自己仍舊用手只在肉洞裡扭動,但對高瀨和南田說,古館拔出打氣筒的氣管
頭,但又把自己的食指插入屁眼裡;令子柔軟的嘴唇,正在由起子的陰唇上輕輕的摩
擦,這樣幾次之後,從令子的嘴裡發出性感的歎氣聲。 

    「啊....」
  令子滑溜溜的舌尖輕輕推開陰唇,由起子多少有一點慌張,但從嘴角露出輕微的
歎息聲;幸虧這樣弄的是姐姐,如果被國中的男孩弄,只是這樣想就感到噁心;正如
和彥的推測,令子和由起子都逐漸喚醒隱藏在身體深處的淫魔,少年們瞪大眼睛秉氣
凝神,看二個女人慢慢引發性慾的模樣,錄音帶的聲音也達到高朝,更刺激二個女人
的性慾,而且由起子是被令子舔陰戶的同時,少年們撫摸令子的乳房,手指同時插入
前後二個洞裡。

    『令子,舒服嗎?說說看哪裡好。』
    『昨晚不是說出來了嗎?我要在你說的時候射精。』
    『啊....好....啊....好....』
  令子的心因羞恥顫抖,但把舌頭插入開始溢出蜜汁的由起子的肉洞裡。

    「啊......姐姐....啊..」
  由起子感到舒服了,我給你性感了......。令子的舌頭越來越積極的活動。
   
    「和彥,怎麼樣?令子的肉洞濕了沒有?」
  古館的手指一面在肛門裡進出,一面小聲的問身邊的和彥。

    「嗯,已經濕淋淋了。」
    「由起子的怎麼樣了?」
    「我想不比令子,但是應該也流出水來了吧。」
    「那麼,二個人都快要變成蟬了嗎?」
    「大概還不能,你想要了嗎?」
  二個人小聲交談,同時仔細觀察二個女人的情形。

    「現在要k書和胖子摸由起子的乳房吧。」
    「可以吸吮嗎?」
    「隨便你們。」
  和彥說完就從令子的肉洞裡拔出手只站起來,然後叫古館舔令子的陰唇;古館好
像迫不及待的把嘴壓在陰們上,而且插在肛門裡的手指還沒有拔出來;k書和胖子急
忙到由起子的左右邊,一面親吻小小的乳頭,一面揉搓,南田和高瀨撫摸乳房覺得不
夠好玩,像修理汽車的工人,從左右鑽入令子的下面,在垂下來的乳房上一面吻一面
揉。

  令子這時候全身搔癢,那種強烈的感覺使自己深感不安,深怕身體會四分五裂;
--很想大叫一聲,立刻爬上高潮的頂點....。可是,好像還不允許她那樣;-
-由起子.....我愛你....我會更用力的舔你...給你舔....;令子
抬起由起子修長的腿,同時緊抱屁股,然後好像要把自己身體裡沸騰起來的搔癢感,
完全轉移給由起子似的,貪婪的在陰門上吸吮,用舌尖在裡面活動。

    「啊.....姐姐啊....」 
  由起子的後背向後翹起,在k書和胖子吸吮乳房,令子舔陰門的情況下,開始狂
熱。

    「現在可以讓你們性交了。」
  聽到和彥的話,幾名少年都停止活動,等他進一步指示。

    「從古館開始,輪班從令子的後面干吧,隨便哪個洞都可以。」
  少年們發出歡呼聲,古館站起來,南田和高瀨好像下一次就輪到他們似的,放開
令子的乳房,過來看古館和令子性交;古館做出認真的表情,用雙手抱緊令子的屁股
;這是喪失童貞的剎那,如果在許多朋友面前失敗,以後一定會被取笑。

  用手指分開陰唇,確認肉洞口的位置,用龜頭對正洞口確實瞄準,然後就猛然用
力插入;古館在這瞬間,上半身連連顫抖,肉洞比想像的溫暖多了,肉洞的腔壁開始
收縮,纏在陰莖上;第二個難關是不要很快射精,古館急忙把陰莖拉回到洞口,然後
再一次慢慢的插進去,這樣享受性交的感受開始做活塞動作;和彥看到以後,把已經
播放完的錄音帶轉面重新按下開關;令子這時候已經全身無力,少年們在她身上撫摸
很久,現在又從後面插入。

    「啊....由起子....我愛你....」
  令子從由起子的大腿根抬起頭輕輕的說著。

    「好....我也好舒服。」
  由起子的眼睛濕潤,好像在看遠方一般。

    「由起子....讓我看看你有性感的樣子吧....」
  令子說完又迫不急待的把嘴壓在由起子的陰戶上。

    「啊...姐姐...我愛你...給我更多快感吧!」
  由起子發覺心裡最仰慕的令子,現在也陶醉在性感裡時,將壓抑的興奮完全開放
。令子配合古館的節奏,舌尖在由起子的肉洞裡摩擦;由起子的屁股終於開使旋轉,
雙腿高高舉起,好像要求繼續的用力舔她。      

    「啊.....噢.....」
  由k書和胖子撫摸的乳房也開始產生性感,乳頭挺立,從頂端有麻痺般的快感,
包圍整個乳頭;令子這方面是古館開使猛烈的活塞運動,但時間並不長,令子扭動屁
股時,年幼的陰莖立刻把火熱的精液,噴射在子宮上;令子還在扭屁股,好像要下一
名少年快點來,同時用細細的食指插入由起子的肉洞裡;在陰壁上摩擦時,由起子不
斷的發出沙啞的歎氣聲。

    「啊....姐姐.....好舒服....」
  這才是真正的高潮,還差一點...還差一點就達到絕頂了.....;由起子
幾乎要達到絕頂,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受,在這同時令子的快感也不斷升高;高瀨的
陰莖對正令子的肉洞,令子在心裡想,可能在插入的同時,就能達到高潮的頂點;她
想和由起子一起達到高潮,準備在她的肉洞裡加入一根手指;就在這時候,不知為何
和彥突然要求大家停止一切動作。

    「你們都停止!停止!」
  沒有人知道和彥在心裡想什麼,不過和彥的命令是絕對的,大家在不明就裡的情
況下只好聽從;和彥把令子和由起子拉開,解開捆綁由起子雙手的繩子,然後讓二個
人面對面作出狗爬姿勢;還差一口氣就達到絕頂的二個女人,身體好像僵硬,動作起
來很笨重,不過,在少年的命令下,連好強的由起子也乖乖的像忠實的獵狗服從命令。

    「現在才正式開始。」

  和彥先指定高瀨和南田,分別從後面姦淫令子和由起子,高瀨和南田好像怕和彥
再度改變主意,抱住屁股就把比口紅棒大不了多少的陰莖插入,他們唯一的優點就是
有精神;令子和由起子都立刻開始興奮,而這正是和彥所說的〃在蟬的身上塗接著劑
〃的遊戲。

  這些少年都是童男子,所以第一次性交每個人都結束的很快,為達到和彥預定的
目的,需要讓令子和由起子達到高潮的邊緣,六名少年才輪班的姦淫令子和由起子。
性交的時間很短,但恢復力又強又快,而且他們就是射完精液後,仍舊能勃起,同時
當然的隨著次數的增加,耐久的時間也增加。

  令子和由起子都瘋狂的發出性感的哼聲;那是沒有間斷,一直持續的地獄裡的快
感,況且他們的陰莖都很小,達到高潮以後到下一次高潮之間,形成很長的週期,在
這個間隔裡,有不斷的小幅度快感;在這種情形下,令子和由起子也分別到五、六次
高潮,中途就開始朦朧,可是彼此的尖叫聲使對方又清醒;二個人在中途多次互相觀
望,看彼此為快感留下歡喜的眼淚,看彼此達到高潮的表情。  

    「這裡弄完以後,帶她們去參加廟會吧。」
    「對了,今天是有廟會的。」
    「好,就帶令子和由起子去廟會。」
  就在二個女人意識朦朧當中,少年們已經開始計畫下一次的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