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成人文學網 ]

阿月 
                 

創作:SOFA

  阿月是個婊子,不、不能說阿月是婊子,只能說阿月是風塵女郎。

  在台灣、風塵女郎大約可分為下列幾種,舞女、酒女、應召女、妓女、流
鶯。但是阿月並不在這幾種風塵女中,那又怎麼說阿月是風塵女呢?

  是這樣的,在台灣風塵女的分界除了上述幾種風塵女郎之外,還有另外一
種風塵撈女,那就是地下舞廳和地下酒家,而阿月是個地下酒家的陪酒女郎。

  至於什麼是地下舞廳、地下酒家呢?那是另一種生存,地下舞廳與地下酒
家一般來說是沒有營業執照、沒有招牌,也沒有繳稅的一種生存,亦因為沒有
繳稅,收費就比正牌舞廳與酒家便宜一些,來往份子也複雜了一點,衛生環境
也差了些,阿月就是在這種地下酒家上班,第一次碰上阿月全是一個意外。

  幾個朋友各撈了一點外快(賭六合彩贏來的),口袋裡一有了錢,就想找
個「粉味」,幾句話下來,決定找家特殊的去逛逛。

  帶隊的是「鱷魚」,他有幾家相熟的目標,鱷魚老兄車子一開,一車五個
人就殺上了 飲食店。

  是的,是 飲食店,招牌上是這麼寫的,一進去後,一小間一小間的房間
隔的密密的,一屋子的煙味、酒味、檳榔味,這是一家小有名氣的地下酒家,
也是鱷魚相熟的一個單位。

  老闆娘一見鱷魚老兄又帶了幾個冤大頭來捧場,客氣的很,立刻開了一個
廣闊的大房間,一進房……

  「怎麼那麼久沒來呀、鱷魚?」老闆娘是這麼開口的,年紀不太大,40
左右吧?

  「先親一下再說!」鱷魚一下就抱緊了老闆娘,馬上來個強吻,兩支手一
伸,老闆娘的群子立刻被掀起來,黑色縷空三角褲、小小的,兩條大腿卻又白
又修長。

  「死鱷魚、臭鱷魚,你沒摸過呀,才剛進門,一雙鬼手就亂摸、亂摸。」
老闆娘推開了鱷魚,忙把群子放下。

  才不管老闆娘說什麼,趁群子放下之前,鱷魚一手就伸向老闆娘兩腿之
間,隔著三角褲向陰戶摸了一把。

  這一下老闆娘又沒躲開,只好白讓鱷魚摸了一下。

  「一進來就摸,也不怕爛了手。」老闆娘說著。

  「媽的,老子爛了手,你的把ㄅㄨ就不爛。」鱷魚立刻回了一句,又接著
道:「今天帶來幾個新同學,該怎麼辦,你看著辦。」

  「放心、鱷魚的朋友,一定讓你們滿意。」老闆娘又接著道:「有幾個女
孩可以玩,我找來,讓你們玩得開心。」

  鱷魚又加強了一句:「可以摸、可以挖的才要呀!」

  老闆娘道:「當然,你放心,一定可以摸,可以挖。」

  「不能摸,來上什麼班。」老闆娘搖著腰,走了出去。

  鱷魚等老闆娘出去了,坐了下來向我們說:「這兒的女人年紀上大了一
些,但是很好玩,決對可以摸、可以挖,等一下查某來,別客氣,盡量挖。」

  鱷魚剛說完話,一陣芳香,進來了幾個女人。

  正如鱷魚所說,看起來不太年輕,不過,全是女人、而且香噴噴的。

  「鱷魚,五個小姐來了,看看、還可以吧?」說話的是老闆娘。

  「坐、坐,一個配一個全都給我坐下。」鱷魚大聲吆喝著。

  旁著我坐著的女人,是的、是女人,看起來30多了,實在不像女孩,身
高約160,不胖也不瘦,胸前鼓鼓的,皮膚倒是白白的,一靠近還香噴噴
的,嗯,可以。

  五個女人全都坐下,沒有被退回的。

  這五個女人一坐下,嘰嘰喳喳的,好一陣子亂。

  我身旁這女人一坐下,一陣芳香撲 ,她倒了一杯酒,捧起酒,對我說:
「我叫阿月,這位帥哥怎麼稱呼呀?」 


阿月(2)

  「帥哥!」嘿嘿、早20年或許吧!現在未免有點肉麻,這女人一開口就
是一大碗迷湯,得小心點,免得行了一輩子船、卻在這兒暈船,那就糗大了。

  打醒精神正待回話,鱷魚那頭早開了口。

  「對、就是這樣,阿月我跟你說,這個帥哥叫部長、就是 部長的弟弟,
你全套功夫都搬出來就對了。」

  嗯了一聲,阿月整個身子全靠了過來,胸前雙乳整個貼在我右半邊身子,
軟綿綿的感覺,挺舒服的。

  「部長、阿月敬你一杯!」

  一口乾掉了一杯加了蕃茄汁的啤酒,連忙否認鱷魚的話。

  「只不過長得像那個大人物、可不是真的,別聽鱷魚胡說八道。」

  阿月笑了笑,抱緊了我,一支右手在我右邊乳頭上隔著衣服輕輕的揉。

  嘿,怎麼回事,我是來玩的、阿月是陪酒女郎,應該是我摸她才對,怎麼
變成她在摸我,不行不行,老子得摸摸她、主動權要由我掌握,要不然啟不反
被鱷魚笑說讓女人給玩了。

  再看看同行幾個,嘿,不像話,全玩開了。

  鱷魚跟他老相好抱在一起正吻著呢。誰說風塵女不讓人吻,鱷魚當然只是
玩玩,那女人也知道不可能跟鱷魚談感情,還不是照吻。

  另外三個同伴也忙著在上下其手,有摸乳的、有摸大腿的全忙得很,這些
女人年齡全在30至40之間,全處在女人最巔峰時期,經驗豐富,合作得
很,抱起來一點不費力。

  現場既然肉香滿溢,當下也不客氣,先摸摸雙乳再說,手一伸,由下往
上、碰上的卻是半托式乳罩,改由上而下,左手從 口伸進,豐滿柔軟的乳房
一手卻無法掌握,還不小呢。

  兩根指頭輕輕捏住乳頭,小小乳頭卻已硬挺,阿月輕輕哼了一聲,閉起了
眼睛,似乎正享受著呢。

  右手撫著阿月的頭,左手正在阿月胸前雙乳輕輕的撫摸著,我頭一低,吻
向阿月櫻唇,嘴唇一碰上,阿月舌頭已伸進我嘴裡,吸著女人舌頭與唾液,舌
頭與舌頭相互糾纏,阿月嘴裡傳過來陣陣香氣,這女人不簡單,保養得很好,
吻起來味道十足,不小心點不行。

  一番熱吻,我抽出撫摸胸部的手,改由下面進攻,先放在大腿上,輕輕的
撫著,阿月皮膚白 ,摸起來滑滑地,一點也不像30幾歲的女人。慢慢地逐
漸向裡摸進去,阿月略動了一下,配合我手的動作,兩腿稍微分開,一下子我
的手已到達阿月的陰戶,整個手掌蓋在陰戶上,一股熱熱的感覺從手掌傳上
來,隔著三角褲,感覺上似乎是普通棉質,小小的一件,我輕輕的在阿月的陰
戶上揉了幾圈。

  左手中指勾住三角褲邊緣往另一邊拉,阿月雙腿又動了一下,角度更開一
些,食指順勢往裂縫裡插,感覺告訴我濕濕的,整個裂縫都濕了,可是指頭卻
插不進裂縫裡,阿月也配合我的動作,雙腿的角度更大,手指頭更努力的挖,
還是進不去陰道。一狠心,不管了,動作由輕柔改為粗暴,一根指頭加到三
根,用大姆指和中指尋到裂縫中間向左右一分,食指向裡一進,還是進不去,
三根指頭在阿月陰戶外頭,大小陰唇間的嫩肉裡忙了一陣子,搞得一支手濕漉
漉的,卻只在阿月的陰道外頭嫩肉裡轉,始終進不了陰道,享受不到那種被緊
緊地陰道包裹住的感覺。

  阿月似乎也很須要,配合度很好,只是手指一直進不了陰道,她用一種幽
幽的眼光看著我,輕輕地在我耳邊說:「這種姿勢插不進去的,摸外邊就好
了,好嗎?」

  「嗯!」我輕輕地回了一句。

  阿月變了另一種姿勢,以背向著我,直接坐到我大腿上,回過頭抱著我,
送上了一個吻,輕輕地跟我說:「這種姿勢摸起來比較方便,你試試。」

  阿月這個姿勢不但可讓我空出兩支手一起摸,還可以讓我眼觀四路看看別
人的動作,嗯,是不錯。拿了條小毛巾,先把濕濕的手指擦了擦,再重新開戰。

  我先從後解開阿月的乳罩掛鉤,因為一屋子裡有五男五女合共一十人在,
總不能太過份。這裡只是地下酒家,摸摸是可以的,女孩要是願意,挖挖陰戶
也行,卻不能直接把女孩的衣服給脫下,所以大家默契十足,在衣服內大忙特
忙,而沒有任何女孩是脫了衣服的。

  兩支手一起蓋在阿月胸前乳房上,感覺是很好的,兩大團軟肉中間兩顆硬
硬的乳頭,就在自己掌中,左搓、右柔、下壓、上拉,或放平手掌將兩顆乳房
狠狠的轉圈,阿月始終任你高興從不打斷你的動作。

  玩了一會兒乳房,兩支手還是往下移,阿月穿的裙子短短的,坐在我腿上
露出一大片潔白細緻的大腿,兩支手一放上阿月大腿,一陣涼涼滑滑的感覺湧
上來,舒服極了。

  兩支手在阿月裙子的掩蓋下,直往裡伸,到了剛剛忽略了的大腿內側,觸
手的感覺細緻、嫩滑,越是靠近大腿跟越是嫩滑,兩支手分兩路向大腿交叉處
集中,手指頂開了三角褲邊緣向中間突入,這一次跟上次不同的是,這次是兩
手一起來,應該能進入更深的地方。

  左右兩手分開大陰唇,阿月的反應還是很激烈,整個陰戶觸手還是濕漉漉
的,手指陷入大小陰唇的嫩肉裡,還是進不了陰道,只能在裂縫中上下撫摸,
越摸、阿月的裂縫越是濕淋淋的,而我尚未碰到阿月的陰核呢!

  顯然是受不了了,阿月轉頭跟我說:「部長、稍停一下,太濕了,我處理
一下。」

  阿月還真叫我部長,看樣子不用我說我姓什麼了。

  一陣激烈的挖扣在阿月的暫時離去暫停了,找了條小毛巾擦乾濕漉漉的手
指頭,我這才發覺、連阿月有三個女孩不在了,大概是轉 去了。在這種地下
酒家,陪酒小姐賺的只是小費,生意好時可以同時坐幾個 ,所以難免來來去
去的。

  鱷魚的相好也不見了,看看我、鱷魚說:「爽吧!」

  我道:「不錯呀,鱷魚今天沒漏氣。」

  「逛這種地下酒家呀,哼,十幾年了,像今天這樣,小場面羅,所以帶你
們來這裡,便宜啊。」

  兩個還在的小姐其中一個叫佳佳的忙接著說:

  「對呀、對呀,我們最便宜了,啤酒一瓶才賣50,別人都是80,也有
人賣到100的呢。」

  「便宜好呀,便宜才有生意嘛, 錢太高,下次就到別家去,沒人來,你
們吃什麼,干,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知道。」鱷魚是老客戶了,他說話可以不
客氣,幾個小姐早知道鱷魚是這個樣子,也不跟他抬槓。

  「去去,要轉 的現在去轉。」鱷魚把小姐一次全部趕走,小房間裡就剩
下我們自己五個大男人,一下子冷清了許多,真是有女人雞犬不寧,沒有女人
冷冷清清。

  望著幾個大男人,鱷魚笑咪咪地道:「都有摸到吧?到了這裡,別客氣,
儘管摸、這裡摸不夠的話,還可以再續下一攤,鱷魚帶隊包君滿意啦。」

  幾個同伴不表示意見,我忙回道:「行了,行了,一次一家,這家小姐表
現都不錯,別忙著再趕第二家,真要再去,下次吧,今天就這家,不換了。」

  鱷魚正要說話,一陣風似的,阿月和另一個叫可欣的小姐一起捲進來。

  阿月不理鱷魚說什麼,一進來整個人就貼住我,又再我耳邊悄悄地說:

  「剛才你摸得我好舒服,等一下換我讓你舒服。」

  大慨剛剛去處理過了,現在的阿月抱起來又不同了,直接碰到皮膚的地方
抱起來都有一分涼涼的感覺。

  可是阿月剛剛說什麼,阿月說要讓我舒服。

  讓我舒服,怎麼讓我舒服,難不成來個當場表演?

  這可不行,得跟她問清楚。

  「阿月,你剛剛說什麼,讓我舒服,什麼意思?」

  「我幫你吸一吸,這一次你不用動。」

  「吸,吸什麼……」

  阿月一坐下立刻來了個親吻,舌頭又伸入我口中,兩支手卻解開我胸前紐
扣,一顆、兩顆、三顆,將我上衣紐扣整個解開。

  剛剛才要享受親吻的滋味,阿月已一下轉向我胸前,也不管周圍是不是有
人,一口就含住我右邊乳頭,輕輕地用舌頭舔,用牙齒咬,用嘴唇吸,另一邊
的乳頭阿月用她的手,兩跟指頭輕輕的揉著,動作輕柔,兩邊乳頭輪流吸著,
整個頭就埋在我胸前。

  我靠著椅子,身體隨然不動,兩支手卻緊握住阿月胸前雙乳,指頭輕捏阿
月的乳頭,良久良久,隨未真個消□,卻已在雲端徜徉。

  這個女人年齡不小,經驗卻十足,懂得用一些特殊方法,真不簡單。

  這是與阿月的第一次接觸,我似乎已暈船,臨走時我給阿月的小費比正常
的多兩百元,阿月很高興,悄悄地告訴我:

  「下一次一個人來,我們自己玩。」


阿月(3)

  隨著年歲的增長,或是應酬、或是休閒,無論是什麼原因,我走過無數的
風塵,見過無數的煙花女子,或是年長、或是正當花信。

  年輕的女孩一付驕傲姿態,年長女人一付只認錢不談感情的勢利嘴臉,幾
乎沒有例外,直到我碰上阿月,阿月這個上了30的風塵女,姿色中等、身材
一般,唯一可談的是白皙的皮膚,平常待客如何不得而知,對我這個第一次見
面,也不知會不會再有第二次續緣的情況下,熱情招待、全程配合,完全不同
於一般撈女,這、令我感觸良多。

  逛酒家有逛酒家的規矩,行家們都知道,一家酒家只去一次,男人是去玩
的是去花錢的,又不是去找老婆,犯不著把時間精神花在酒家上,但是阿月卻
靠在我耳邊悄悄地告訴我,要我一個人去,這違反了逛酒家找樂子的原則,不
過與阿月的第一次接觸、這女人似乎跟一般撈女不同,所以幾天後,我又逛了
一次酒家,一個人。

  那一天,特地挑了中午過後的時間(地下酒家的上班情況與正式酒家不
同,地下酒家一般是白天生意,夜晚九點左右就打烊)這個時間逛窯子的比較
少,客人少,陪酒女郎就不會轉 ,這是經驗。

  剛一進門,果然客人不多,七、八個小姐悠閒的分坐在櫃 四周,阿月也
在其中,我尚未開口,阿月一眼就認出了我。

  「嗨、部長,一個人呀!」

  「嗯!」我低沈的答了一聲。

  「阿月陪你了!」阿月笑容滿面。

  「我就是來找你的!」本來嘛、不是找阿月,我也不會來,順水人情嘍。

  阿月高高興興的從櫃 上拿了壺茶、幾盤花生、瓜子順手又帶了幾條小方
巾, 著我進了一個小房間。

  「要不要拿瓶酒?」阿月問了聲。

  「不用了,今天不喝酒。」

  阿月聽我說不喝酒,轉身關上了門,小房間裡立刻成了另一個天地。一張
小方桌,幾張靠背椅,我倚著牆壁坐了下來,阿月拉了張圓椅貼著我坐下,一
陣香水味立刻衝進我 孔,嗯、好香。

  斟上了茶,阿月望了望我,笑一笑,抱著我、就是一個熱吻。

  長長的一個吻,至今有兩分鐘長。

  熱吻方罷,阿月立刻解開我上衣,一口就含住我的乳頭。阿月臉貼在我胸
膛,用舌頭舔我的乳頭、或牙齒輕咬,另一手在我另一邊乳頭捏著,剛一接
觸,就使我好舒服,我靠著椅子,閉上眼、任由阿月舔我胸腔,底下陰莖卻已
硬挺。

  輕輕推開阿月,我凝視著阿月白 的臉蛋,伸手解開了阿月上衣的鈕扣。

  阿月閉上了雙眼,雙手垂膝,一動也不動的,幾粒鈕扣解開後,是一付黑
色半托式乳罩,我把手伸到阿月背後,輕輕的跟阿月說:「解開了!」

  「嗯!」阿月輕輕嗯了一聲。

  兩跟手指一勾,阿月背後乳罩的鉤子立刻解開。

  我並沒有脫下阿月的上衣,阿月胸前敞開,兩顆豐滿的乳房脫離乳罩束
縛,驕傲的往上挺。

  半掛在胸前,鬆鬆的乳罩蓋不住胸前的一片白 ,應該有34的傲人雙
峰,蜂頂倆顆略顯黃褐色的乳頭已硬挺。

  第一次看見阿月的雙乳,乳頭顏色雖不如少女般的粉紅,乳暈卻不大,峰
頂兩顆乳頭、小小的。兩手分握住一隻乳房,一片白 中柔軟的兩團嫩肉、令
我陰莖更硬了。

  阿月兩手一動,拉開了我的褲子拉鏈,右手伸進我褲襠向外一掏,我那硬
挺的陰莖已被阿月掏出了褲子外面,向上矗立著,阿月驚呼了一聲:「好大呀!」

  「真的大、還是假的大,阿月你可別騙我。」我知道自己的尺寸、六寸左
右,說不上大。

  「當然真的大,大概六寸多吧,男人有六寸都可以說大了。」阿月輕輕說
著。

  我手撫著阿月雙乳,指頭捏著阿月的乳尖,阿月輕聲驕哼聲中,一手摸著
我的陰囊,一手用手掌磨擦著我的龜頭,在阿月手掌的磨擦下,我的陰莖已硬
到極點,馬眼流出了滴滴透明的液體。

  阿月的手法極致,她不用上下套動的方式,而是手掌放平,將我陰莖抓
住,用她的手掌磨擦我的龜頭,一下輕一下重,磨得我爽得上了天,爽得我放
開了捏住阿月乳頭的兩手,閉上眼睛、靠在椅子上,享受阿月那種爽得上了天
的服務。

  一陣磨擦龜頭的動作後,阿月突然低下了頭,一口就含住了我的陰莖,一
股溫暖包住我的陰莖,阿月含著我的陰莖,一下一下的上下套動著,偶而用舌
尖舔我馬眼,偶而舔我龜頭下端環起,更偶而用牙齒輕咬我的龜頭,我已整個
放鬆,全心去享受阿月的口舌服務,陰莖已硬到極點,全身恍若通著電流,一
股一股的襲上心坎,我全身不動,緊閉雙眼,我不知能挺多久,在阿月的口舌
攻勢下。

  麻痺的感覺充斥整個腦袋,若不阻止阿月的動作,只怕會一洩而出,況且
我尚未見阿月的陰戶,怎能在此就洩精,輕舒了口氣,我告訴阿月:「阿月,
稍停一下,再不停就要射了。」

  阿月抬起了頭,嬌聲地說:「爽嗎?阿月的功夫怎樣?」

  調整了呼吸,稍把腦袋的麻痺感壓下,我對阿月說:「爽、真的爽,阿月
你真行。」

  「只有我們兩人,可以隨便玩,上次你跟那麼多朋友一起來,不怎麼方
便,今天只要你高興,隨你怎麼玩。」阿月一付包君滿意的樣子。

  我雙手摸著阿月又白又嫩的大腿說道:

  「先看看阿月的陰戶再說,上次既摸不到,也看不到,今天先看過了再
說。」

  阿月笑了笑道:

  「胡說八道,怎麼摸不到,全身都讓你摸了,還說摸不到。」

  「摸不到陰道裡面呀!」

  「那天是坐著,姿勢不好嘛,今天隨你了。」阿月說完,自己脫下三角
褲,掀起群子,身子坐在靠椅上,上身往後躺,兩條白生生的大腿左右一
分,整個陰戶大大的分開。 
 

阿月(4)

  雪白的大腿盡頭一叢污黑,阿月的陰毛不少,陰道口略為可見,大小陰唇
顏色稍重,撥開陰唇,內裡嫩肉倒還是淡紅色一片,稍一接觸,濕淋淋的,這
女人的反應也很激烈。

  手指一撥,尋到了陰核,用手指在那小豆豆上輕柔幾下,阿月已驕聲連
連;阿月的姿勢配合得很好,兩腿大開,讓我一手揉著陰核、另一手的指頭已
插入阿月的陰道,一種柔軟、溫暖的感覺包圍著指頭,隨著指頭的抽插,阿月
嬌喘不斷,陰戶更加濕潤。

  阿月敞開著胸脯,半躺著身子,兩腿大開,任由我對她陰戶又摸又挖的,
淫水陣陣,搞得我兩手也濕淋淋的,底下陰莖持續發怒,我跟阿月說:「我好
想插進去,怎麼辦?」

  阿月驕哼聲中道:「先讓我起來。」

  停止了對阿月陰戶的挖叩,阿月起了身,脫下了裙子,下半身立刻赤裸,
上衣卻沒有脫。

  下半身赤裸的阿月,小腹一片平坦,30多歲的婦人,沒有妊娠紋,倒也
奇怪。

  「你褲子也脫下。」阿月說著。

  「就在這裡,椅子上干呀!」我問阿月。

  「快嘛!」阿月替我脫了褲子,讓我坐在椅子上,阿月兩腳一跨,伸手扶
著我發硬的陰莖,往下一坐,沒有任何阻礙,我的陰莖已插入阿月的陰道裡。

  長長噓了口氣,阿月雙手抱著我的頭,兩顆乳房就貼著我面頰,我埋首在
阿月柔軟的乳房中間,一股乳香直衝入 孔,兩邊臉頰貼著阿月的雙乳,卻仍
覺不過癮,伸出雙手抓著阿月雙乳往中央擠,使自己整個臉全在阿月豐滿的乳
房中,呼吸幾乎停頓,卻滿臉乳香,另有一番滋味。

  當我在享受阿月柔軟雙乳包裹住臉頰的滋味時,阿月已不斷的把屁股抬高
又放下,不斷上下套動的動作,使我不能再把頭埋在阿月雙乳間。

  鬆開了抓著阿月雙乳的手,稍稍將頭離開阿月雙乳,順著阿月上下套動的
動作,我又稍偏了偏臉,使自己的一邊臉頰仍能靠著阿月的一邊乳房,於是在
阿月的上下套動間,阿月的乳尖就不停的貼著我的臉頰磨擦著。

  阿月的乳頭變得似乎是硬硬的,而那種臉頰被乳尖磨擦的麻癢感覺,像潮
水般一陣陣傳來,剛一開始我便已飛上了雲端。

  雙手放在阿月屁股上,觸手處一種柔軟卻又帶點微微涼意的感覺傳上心
頭,這種另一種舒服感,使我捨不得放開雙手。

  我完全不費半分力氣,享受著與阿月肉體直接接觸,軟玉溫香抱滿懷的完
全舒適感,陰莖插再阿月的陰道中,鬆緊適度,阿月的每一次插入,我都有抵
達子宮的感覺,身為男人,我不知道女人當子宮被陰莖插入時是什麼感覺,但
是阿月就不同了,阿月的反應是直接的,直接得叫出聲音來。

  「哦……哦……插到子宮……插到子宮了……」阿月抱著我的頭,屁股每
動一下叫一句。

  阿月的動作持續著,每一次抬高屁股必定重重往下坐,使我的陰莖能更深
的進入她的陰道深處。

  阿月動作由重變快,一下緊接一下,口裡伊伊哦哦,聽不清楚說些什麼,
我雙手撫摸著阿月那肥嫩的白屁股,問道:「爽不爽!」

  「爽……好爽……我快……快來了……」阿月的套動更快更重,屁股重坐
在大腿上發出啪啪的肉擊聲。

  抓在我頭部的雙手忽然加緊了力量,阿月將我的頭緊靠在她的胸脯,陰道
中傳來陣陣的收縮,我知道、阿月的高潮來了。

  在阿月陰道的收縮中,一陣軟麻由腳底直衝上腦袋,陰莖一陣抖動,精液
急射進阿月子宮深處。

  阿月長長的嗯了一聲,雙手緊抱我的頭,套著陰莖的陰戶又快速的動了幾
下,強烈的磨擦使我陰莖連抖七、八下,也不知射進多少精液,阿月又套動幾
下屁股,再一下更重的動作後,屁股緊緊貼在我大腿上,終於不再動彈。

  時間似乎已停頓,二個人抱得緊緊的。

  久久,阿月的雙手慢慢鬆了開來,軟軟的趴在我身上。

  「好舒服,好久沒這麼舒服了,你真好。」阿月說著又親了親我。

  「你功夫真好,我也很舒服。」我也回了一句。

  陰莖仍插在阿月陰道中,卻已變軟,阿月說:「我抽出來,你別動!」

  阿月抬高了屁股,伸手塢住陰戶,一邊迅速清理自己的善後,一邊對我
說:「等等我替你洗。」

  看著光屁股的阿月,小腹下一叢黑,一手拿起茶壺,一手拉過垃圾桶,跟
我說:「行了、過來。」

  我把陰莖交給阿月,阿月將垃圾桶放在我陰莖下,用茶壺裡的水清洗我的
陰莖,微溫的茶水流過我的陰莖,阿月一手搓著我的陰莖,一股溫暖直達我
心,又有一種激動的感覺,阿月立刻察覺,笑著向我說:「還不乖呀!」

  「不行了,硬不啟來了,只是你的手摸著,還是很舒服。」

  簡單的清洗過,阿月拿起小方巾,擦掉了我的陰莖,輕輕一拍說:「好
了。」

  我穿好了褲子,阿月也將三角褲、裙子穿上,乳罩還是沒戴,上衣也沒
扣,剛剛的性愛過程中、阿月的上衣一直沒脫,這又不是在床上,當然不能脫
光,我也是只脫褲子,上衣也沒脫。

  整個過程約一個半小時,阿月都沒轉 ,當真是我時間挑的好,中午時分
客人稀少。

  重新坐好,我摟著阿月問道:「你有沒小孩,剛剛我沒看到你有妊娠紋?」

  「兩個小孩、一男一女,都在讀高中,也不是每個女人都有妊娠紋的,這
種事你們男人不懂的。」

  「哦!你到底幾歲呀!」

  「38嘍!」

  「小孩讀高中!那啟不是早早就嫁了?」

  「年輕時不懂事嘛!」

  「那你老公呢?」

  「死了、好幾年了、車禍。」

  「哦!」不讓氣氛 硬,我轉了話題:「我今天該付你多少?」

  「只付小費就行了。」

  「怎麼─」我有點不明白,又問了一句:「作愛不用錢呀?」

  「今天不用你付,跟你作是我自己願意的,何況你弄得我好舒服,這一次
本小姐奉送。」

  「那就多謝了。」我從皮包裡抽出1千台幣給阿月。

  阿月接過鈔票道:「該說謝謝的是我,你可是花錢的大爺。」

  我笑笑,一手又伸向阿月白 的大腿。

  阿月貼著我道:「部長,你可別跟你朋友說我在這裡跟你那個,不然我就
很難了……」

  「這我知道,我不說我來找過你。」

  「嗯,下次還要來呀!」

  「當然!」我肯定的告訴阿月。

  這麼好的服務才花台幣1千,當然還要來。

阿月(5)完

  走出了阿月的酒家,阿月並沒有在門口送行,按行規、送客止於大門,客
人一走出大門,大門立刻就關上,所以類似這種地下酒家,沒有熟人帶路是絕
對進不了門的。客人一走立刻關上大門、只是防患警察上門的許多方法之一,
有時想想也替這些女人悲哀,一群年華老去的煙花女子,為了生存,以一種違
反社會秩序的存在,用自己逐漸凋謝的身體,換取微薄的收入,整日送往迎
來,強顏歡笑,夜裡收攤後,夜深人靜客走時,剩下的往往是酒後的大醉。

  與阿月兩次接觸,一次比一次激烈,花費又少,有時還真懷疑,莫不是有
所圖,但是又不然,阿月從沒問過我是幹什麼的,況且、逛地下酒家的又有什
麼好男人!煙花女子就算找大頭,也得找一些過得去的,我們算什麼,能玩就
玩,還怕什麼仙人跳,操!

  所以,我又一次找上了阿月,當然還是一個人去,時間就在距第二次後約
一星期,每星期去一次,間隔上不太密也不太疏,這是暗示阿月,老子還不太
著迷。

  還是一樣的時間,中午過後約一點左右。我進了阿月的酒家,也不過來過
兩次,似乎大家都認識我,認定了我是阿月的戶頭,別的小姐一見我就大喊阿
月,我除了笑笑,也只有笑笑了。

  阿月將我帶進了小房間,擺好了瓜子、花生,抱著我就是一個熱吻。

  吻著阿月這個老資格的風塵女,味道到底不同。香噴噴、軟綿綿,光是抱
著就很舒服,阿月舌頭活動的很靈活,進出之間,一吸一吮,當真如翻江倒
海,剛一接觸,陰莖立即漲大,阿月馬上發覺我的陰莖變大,嗯了一聲結束了
一個熱吻,隔著褲子摸了摸我的陰莖說道:「這麼快,馬上就硬了?」

  「阿月太厲害了,一抱著你,就想跟你打一炮,不硬也不行呀!」我苦笑
著說。

  阿月用臉頰貼著我的臉頰說:「先別忙、坐一坐,我那邊還有客人,先去
應付應付,等一下再來跟你好好玩。」

  「知道了,去、去!」我說嘛,上次來時打通關,從頭到底阿月都沒客人
上門,那是運氣,剛好找到空檔,上班女人要是不坐 ,怎麼活下去。

  阿月轉過身,轉 去了,就剩老子一個人孤伶伶的,約一坪半左右的小房
間,一張桌子、幾張椅子,燈光倒是夠亮,卻只剩我一個人呆坐著,閒著沒
事,只得嗑嗑瓜子、抽抽煙,數著時間等阿月轉回 了。

  正當一個人閒得慌,其實阿月出去還不到五分鐘,門一開,老闆娘轉了進
來。

  「部長,不好意思,阿月轉 去了,趁這個空檔要不要再叫一個小姐來補
個缺?」老闆娘倒還記得我叫部長,真難得,時間也掌握得好,阿月一轉 ,
立刻就湊進來,只是我跟阿月玩得正火,再叫一個小姐,花費是不多,怎知情
況會不會變,只好推辭了。

  「不用了老闆娘,就阿月行了,她轉 、我等等沒關係。」

  「部長高興就好,要不然就是我們服務不好了,那不好看。」老闆娘接著
又道:「阿月這女孩不錯,好好疼我們阿月!」

  「當然,要不然我就不來了。」我跟老闆娘客氣了一句,也不知要說什
麼,總不能學鱷魚,連老闆娘都摸吧!這我可做不來,其實老闆娘長得不錯,
比阿月美得多了,身材也比阿月好,只是阿月皮膚比老闆娘白一些。

  「部長你坐坐,阿月只是轉個 。」老闆娘說著,走了出去。

  小房間裡又靜了下來,我沒事幹,只得跟瓜子拼起了命。

  抽了兩根煙,嗑了一盤瓜子,阿月進來了。

  靠著門,阿月斜著眼看著我,笑了笑道:「那麼乖,不多叫一個小姐?」

  嘿嘿笑了笑、我只好道:「老闆娘剛來過,就是要我再叫一個!」

   「叫呀!有什麼關係。」阿月說著,走了過來,緊埃著我坐下。

  「我可不想破壞氣氛,我們玩得好好的,再多加一個當電燈泡呀!」為了
維持尊嚴,只好加了這麼一句。

   阿月好高興的樣子,抱著我又來一個吻。

  這個吻不長,一分鐘左右,阿月就解開我上衣鈕扣,轉移陣地,吻上了我
的乳頭。

  阿月一邊吻我乳頭一邊用手指搓我另一邊乳頭,整個人貼在我胸膛,我什
麼事也不能幹,只好伸長雙腿,雙手伸到阿月背後,撫著阿月的背脊,順手解
開阿月背後乳罩勾勾,閉上雙眼享受阿月舌上功夫。

  阿月在我乳頭越舔,我底下陰莖就是硬挺,阿月又改變攻勢,用一支手拉
開我褲子拉鏈,手往裡一掏,就把我陰莖掏了出來,硬邦邦的陰莖一掏出,馬
眼湧出一滴透明液體沾著阿月的手掌,阿月一手握著我硬邦邦的陰莖說:「好
硬,插入吧!」

  我一聽阿月要插入忙接著道:「先別忙插,你吻得我好舒服,多吻一會
兒。」

  嗯了一聲,阿月在我胸膛上的吻又繼續著。

  我手一轉,向裡深入直插入阿月雙腿間,觸手處,大腿滑嫩嫩、微微有點
涼,阿月就著我的手勢,雙腿大開,很輕易的,我的手就拉開三角褲直搗神密
地。

  芳草掩映中,此地已來過一次,仍是那麼潮濕,就著阿月大張的雙腿,手
指一下就插了進去,那種手指被陰道緊緊包裹住的感覺真棒。

  一邊用指頭插進陰道,一邊用姆指尋找阿月的陰核,找著了陰核,每一次
指頭插入時,用姆指碰觸一下陰核,只不過幾下,阿月已全身攤軟。

  「受不了……受不了……快……快……插入……」阿月邊說邊脫下短裙、
三角褲,順手拉開上衣,露出豐滿的雙乳。

  看著阿月脫下三角褲,我也脫下了褲子。

  我還是坐在椅子上,阿月兩腿一跨,扶著我的陰莖,猛一坐。

  「哦!……好……好……」阿月長長呻吟了一聲,抱著我的頭,屁股就一
上一下的動了起來。

  我雙手撫著阿月的屁股,觸手處還是有輕微的涼意。

  「好……好……插到子……子宮……爽……爽……」阿月一邊套動陰莖一
邊叫著。

  「阿月……你真好……我好爽……」

  阿月的動作轉相狂野,屁股抬起,旋轉了一圈、再重重的坐下。

  每一下插入,我都感覺到,龜頭似乎是碰到了什麼。

  「我……我……好……好爽……插進了……每一下……都插進……插進
……子宮……」阿月的動作再加重,每一次插入,屁股都重重的坐在我腿上,
發出了拍拍的響聲。

  「我……我……要來……來了……」阿月重重的坐下,又抬高屁股,再重
重的坐下,摟著我的頭,高叫著她要高潮了。

  我撫著她屁股的雙手一緊,阿月又大叫著:「來……來了……」陰道陣陣
的收縮,阿月又抬起屁股,重重的坐下,在陰道的收縮中,阿月迅速來了幾下
快又重的抽插。

  高潮中阿月抱著我的頭,整個身子趴在我身上,一動也不動,而我的陰莖
仍插在她的陰道中,硬邦邦一抖一抖的,阿月已高潮,我卻仍未射精。

  「阿月,你已爽過,我還沒有呢!」

  「嗯……!」阿月長長嗯了一聲。

  「起來,趴在椅子上,我從後面來一下。」我告訴阿月。

  阿月又嗯了一聲,起了身、背向我,雙手握在靠椅的倚背,抬高了屁股。

  阿月的皮膚本就白 ,屁股又不小,兩片圓月型的屁股這一抬高,中央一
道裂縫濕淋淋地,迷人極了。

  雙手在阿月雪白的屁股上摸了一把,挺著陰莖,順著濕淋淋的裂縫,輕易
的就插入了阿月的陰道裡。

  「哦!」阿月長長的哦了一聲,我雙手摸著阿月雪白的屁股,一下下強力
的插入。

  「哦……哦……好爽……爽……」在我的抽插中,阿月又鬼叫著。

  每一下都狠狠的插入,我知道阿月已爽過一次,我也差不多了,插入的力
量夠強夠深的話,阿月可能再來一次高潮。

  絕不憐香、也不惜玉,挺著陰莖一下一下強力抽插,這種後背式的抽插,
每一下都可深深的插入,遺憾的是,摸胸前雙乳辛苦了一些,當下也顧不得去
摸雙乳,插入的動作一下強過一下。

  「哦……哦……爽……爽……我好……爽……」阿月的聲音越來越大。

  「讓你……再爽……一次……」

  「快……快……再重……用力……用力……」阿月哼叫著。

  一下下強力的抽插,我知道快了,我快射精了。

  那一股酥麻的感覺又來了,直到來到腦袋,抖擻了一下我道:

  「阿月……來了……我要……射……射了……」

  「射進……進去……」阿月半轉著頭,向我叫著。

  恍惚中,陰莖一陣抖動,我重重的插向阿月的陰道深處,阿月似乎也跟著
抖了起來,一股強勁的急射,我在連插了幾下後,身子往下,趴在阿月身上,
雙手伸向阿月的雙乳、握著。

  阿月趴在椅子上長長吁了口氣:「快壓死我了,起來吧!」

  把稍微變軟的陰莖抽離阿月的陰道,也不管陰莖濕淋淋地,一屁股坐在椅
子上,看著光屁股的阿月。

  阿月迅速地拿起一條小方巾,塢住自己的陰戶,面對我說:

  「部長、你好厲害,人家來了兩次。」

  「真的兩次?」我有點懷疑。

  「當然真的,兩次高潮,好爽,好久都沒這樣了。」阿月笑咪咪地一邊說
一邊整理自己的善後。

  「你等等、我弄好了,就幫你洗乾淨。」阿月向我說著。

  阿月很快的弄好了自己,光著屁股,兩腿之間一片黑,褲子也不穿,就拉
著我的陰莖,拿起茶壺,倒了一些茶,洗了一洗,再拿一條小方巾擦乾我陰莖
的水漬。

  這幾下動作,又惹得我心裡一陣肉緊。

  阿月笑咪咪的對我說:「還在想,都軟了、還想……」

  摸著阿月的陰戶,剛洗過的陰戶,有一股涼涼的感覺,我說:

  「不行了,年紀大了,射了一次,不休息幾個小時硬不起來了。」

  阿月嗯了一聲,貼著我,又吻了起來。

  兩次來找阿月,兩次都讓我痛快淋漓,逛風塵,這種客人第一,花費又低
的風塵女我從沒碰過,整好了服裝,在阿月的殷殷告別中,我走出了這家地下
酒家。

  接著幾天的過去,一個炎熱的午後,在路上偶然碰上了鱷魚,這個介紹阿
月給我的鱷魚。

  接過鱷魚遞過來的香煙和檳榔,還沒開口,鱷魚就說了:

  「這幾天有沒有去找阿月?」

  「沒有呀!幹什麼?」我不告訴鱷魚,因為我答應過阿月不說的。

  「干!也不知怎麼回事,電話都打不通,大概被抓了。」

  「被抓,不會吧,沒聽說呀!」我有點懷疑的說。

  「誰知道,不管了,這家沒了到別家去,又不是只有他們一家*」鱷魚又
拉拉雜雜談了一些,這才跟我道了再見。

  阿月工作的地點是地下酒家,地下酒家是不合法的,被抓本是正常的,我
算了算日子,距上次找阿月差不多一星期,難道真被警察抓了,想了想,去看
看吧。

  車子直接開到阿月的地下酒家一看,不錯,大門深鎖,也不好意思問鄰
居,再看了一眼深鎖的大門,車子緩緩駛離。

  在這個深鎖的大門後,原本有一個叫阿月的風塵女,她待客熱情,對職業
尊重,雖身為煙花女,卻不以職業為恥,年齡雖不小,收入也不多,卻不欺瞞
客戶,也不敲客戶大頭,真是一位風塵奇女。

  與阿月前後三次接觸,我從沒想過留電話給阿月,也沒告訴阿月我姓啥名
啥,也不知阿月住哪裡,有的只是二次靈肉的昇華,雖有金錢交易,卻沒有罪
惡感。

  阿月從此找不到,連鱷魚也找不到,一切過程恍如一場夢,當真是「春夢
了無痕」。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