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嘉燕的淫語夏令營
對邱嘉燕來說,暑假永遠是那麼地有趣,她是新竹市立光華國小的學生,今年要升五年級,終於要進入高年級的她,心中總有些雀躍。

今年媽媽幫她報名參加兒童英語夏令營,一共五天四夜的活動,讓她好高興,媽媽還幫她買了十份禮物,準備和其他小朋友交換紀念,想到明天就要開始,邱嘉燕幾乎睡不著覺。

第二天,媽媽送她到集合的地點,再三囑咐她要和其他小朋友好好相處,不可以太過頑皮,不聽領隊老師的話:「記得要聽老師的話,和其他同學們一起玩哦!」

「媽媽,我知道啦!」邱嘉燕愉快地回答著。

「陳老師,一切麻煩你了。」

身為領隊的陳力揚回答說:「邱太太,您放心吧!我們會好好照顧她們的。」

就這樣,邱嘉燕的媽媽離開了。

不一會兒,兒童英語夏令營的車也到了,陳力揚集合所有的小朋友排隊上車,向目的地溪頭青年活動中心出發了。


在車上,邱嘉燕認識了就讀於西門國小五年級的蕭雅卉,兩個人快樂地聊著學校中的趣事,不知不覺地車已經開到了溪頭。

陳力揚對小朋友們說:「各位小朋友,我們現在看到的就是溪頭青年活動中心,這一次呢!我們大家要在這裡一起學習英語、一起遊戲、一起露營,大家高不高興?」

小朋友們異口同聲地說著:「高興!」

「好,大家都很高興,老師也很高興有機會認識你們這些聰明的小朋友,不過呢!大家要記得,這裡是公共場所,我們要愛惜她的環境,不可以破壞這麼美麗的地方,大家知不知道?」

「知道。」又是一陣異口同聲的回答。

「好,那我們現在收拾好自己的東西,下車集合排隊。」

就這樣,一個快樂的夏令營開始了。


上完第一天課之後,老師分配住宿的房間,邱嘉燕和蕭雅卉正好分在同一寢室,所有人都分到房間,老師說:「各位小朋友,今天和明天我們都是住在活動中心裡,大後天起,我們要露營兩天,記得老師說過的話,不可以亂丟紙屑、大聲喧嘩,現在你們可以自由活動,晚上六點集合用餐,七點半到九點,一樣是自由活動,你們可以打電話、洗澡、看電視,好了!歡呼一聲後解散,解散!」

晚餐後,邱嘉燕和蕭雅卉一起邊走邊聊,回到房間裡去。

「嘉燕,你要看電視嗎?」

「不要,你呢?」

「我也是,可是好無聊哦!」

「對呀!都不知道要做什麼?」

「你想不想打電話回家?」

「才第一天,我想明天再打吧!」

「也好,那我也明天再打吧!」

「可是這樣又沒事做了。」

「不如我們一起去洗澡吧!」

「好呀!」

小女孩們經過慎重討論之後,終於決定要做的事了,兩人準備好便一起進入浴室內,開始脫下身上的衣服,蕭雅卉打開水龍頭放水,邱嘉燕脫下自己的內褲後,先進入浴缸裡去,蕭雅卉一看,也趕忙脫下內褲進入浴缸。

「雅卉,你已經有胸部了耶!」

「嗯!好討厭哦!害我都不敢挺胸走路。」

「我媽媽說女孩子一定會長的耶!」

「我知道呀!可是班上的男生都笑我,好可惡喔!」

「別理他們嘛!咦?你這裡怎麼有毛毛啊?」

「喔!我也不曉得這是什麼時候長的?」

「還好我沒有,不然好可怕。」

「對呀!」

蕭雅卉往浴缸坐下時,邱嘉燕看到了蕭雅卉的小陰唇,邱嘉燕說:「哇!你這裡的樣子好奇怪耶!」

蕭雅卉說:「會嗎?」

「嗯!不然你看看鏡子,再跟我的比比看。」

蕭雅卉懷疑地站起來,走到洗臉槽旁,抬起右腿望鏡子裡瞧,說:「不會呀!怎麼會奇怪呢?」

邱嘉燕也抬起右腿,指著自己的陰戶說:「你看看我的,我沒有呀!」

蕭雅卉一看不禁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

「你騙我,你的也一樣。」

「真的嗎?」邱嘉燕也懷疑地站起來,走到洗臉槽旁,抬起右腿望鏡子裡瞧了後說:「怎麼會這樣子啊?」

「說不定女生都是這樣子的。」

「也許吧!明天我們去問楊老師,說不定她知道。」

「好啊!」

「我洗好了,你呢?」

「我也是。」

「那我們出去吧!」

「嗯!」


第二天早上,邱嘉燕和蕭雅卉一吃完早餐便去找楊老師,可是楊老師不在。

陳力揚便問:「你們兩個有事嗎?」

「老師,我們有事要問楊老師。」

「什麼事呀?楊老師去準備明天露營要用的東西了,問我也一樣啊!」

「老師,你是男生耶!」

「對呀!」陳力揚還沒搞清楚,以為她們兩人要問學英語的問題,便說:「可是楊老師懂的,我也都知道啊!」

「這樣啊!」蕭雅卉說著,眼睛看了看邱嘉燕,意思是要邱嘉燕來問。

邱嘉燕便問:「老師,我們是要問有關洗澡的事情。」

「洗澡啊?洗澡叫做 Take a bath ,淋浴叫做 Take a shower ,知道了嗎?」

邱嘉燕和蕭雅卉差點沒笑到蹲下去,邱嘉燕說:「老師,我們不是要問英語啦!」

「那是什麼事呢?」陳力揚滿臉茫然的說:「是不是浴室不能用啊?我去和活動中心的主任說。」

「也不是啦!」蕭雅卉笑著說。

「那不然是什麼問題呢?」

邱嘉燕笑著對陳力揚說:「我們是想問楊老師關於身體的事。」

「哦!那問我也一樣啊!老師是體育系畢業的,什麼問題問我,都可以告訴你們。」

「真的嗎?」邱嘉燕懷疑地問。

「當然是真的,要是老師答不出來,就請你們吃冰淇淋。」

「好啊!老師,那我要問了哦!」

「你問吧!」

「老師,女孩子的那裡都一樣嗎?」蕭雅卉問。

「啊!你說哪裡呀?」

「就是尿尿的地方嘛!」邱嘉燕搶著說。

陳力揚這才明白她們的問題原來是這個,於是他說:「不一定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樣子吧!」

「可是我們昨天晚上一起洗澡時,我看到邱嘉燕的跟我的一樣耶!」

「然後呢?」

「我以前跟她的不一樣啊!怎麼會變成一樣的呢?」邱嘉燕說。

「你們說了半天,我也不清楚什麼一樣不一樣的?不如這樣吧!你們把褲子脫掉,老師幫你們看看,到底是不是一樣的?」

「好啊!」邱嘉燕說完便把褲子全脫了。

蕭雅卉則是伊動也不動,陳力揚便問:「蕭雅卉,你怎麼不脫呢?這樣老師沒辦法幫你們啊!」

「對嘛!雅卉,我都已經脫掉了,你不脫,老師怎麼幫我們看呢?」

「好吧!我脫。」蕭雅卉嘟著嘴說。

一會兒過後,蕭雅卉也將褲子全脫掉了,陳力揚便說:「你們說哪裡一樣啊?」

「邱嘉燕,你跟老師講嘛!」蕭雅卉小聲地說。

「嗯!老師,」邱嘉燕指著自己的陰戶說:「就是這裡面呀!」

陳力揚說:「你們這樣站著,老師看不到,躺到床上去,把腿張開讓老師看看。」

邱嘉燕和蕭雅卉聽陳力揚這麼說,便先後躺上床去,並且張開雙腿等陳力揚幫她們。

陳力揚首先看了看邱嘉燕的陰戶,再看了看蕭雅卉的陰戶之後說:「你們的那裡不太一樣啊!」

「老師,是真的嗎?」蕭雅卉問。

「是啊!」陳力揚回答:「蕭雅卉,你那裡已經長毛了呀!邱嘉燕的還沒有嘛!」

「老師,那裡面呢?」邱嘉燕問。

「也不太一樣。」

「可是我們都看不清楚自己的那裡呀!怎麼知道老師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蕭雅卉不相信地說。

「沒關係呀!老師有辦法。」

「什麼辦法呀?」邱嘉燕問。

「老師幫你們用寶麗來相機拍照,一會兒之後,你們看照片就知道了。」

蕭雅卉說:「老師,能不能不要拍呀?」

「可以呀!你們相信我說的話就可以呀!」

邱嘉燕說:「那冰淇淋就沒有了。」

陳力揚一聽便說:「對呀!老師賺錢不容易,要省一點用。」

兩個人一聽便說:「老師,幫我們拍吧!」

於是陳力揚拿出了寶麗來相機,對著邱嘉燕和蕭雅卉的陰戶連續拍了幾張特寫鏡頭。

一會兒之後,相片顯像出來了,邱嘉燕和蕭雅卉一看,說:「真的不太一樣耶!」

「你們看,老師是不會騙人的。」

邱嘉燕則念念不忘冰淇淋,問道:「可是老師,人家想吃冰淇淋耶!」

陳力揚一聽便說:「不行啦!老師幫了你們,還要花錢請你們,這樣太不公平了吧!」

蕭雅卉也在旁邊說著:「老師,人家也想吃耶!」

「這樣啊!那除非...。」

「除非什麼?」邱嘉燕馬上問道。

「除非你們願意脫掉身上的衣服,讓老師拍照。」

「雅卉,你要嗎?」

「如果你要,我沒關係。」

「那趕快脫衣服吧!」陳力揚說。

邱嘉燕和蕭雅卉幾乎像比賽一樣快地脫掉身上的衣服,陳力揚急忙拿起寶麗來,連續拍了幾張,再放進底片繼續拍。

不久,陳力揚便拍了將近一百張的照片,可是底片已經用完了,於是陳力揚說:「糟糕了,沒有底片了,這樣我只能請一個人。」

「老師,你騙人。」

「是真的,你們看,真的沒有底片了。」

邱嘉燕和蕭雅卉對看了一下,兩人都露出渴望對方放棄的眼神,陳力揚一看,便說:「算了,你們只要繼續聽話,老師不但請你們吃冰淇淋,還請你們吃麥當勞。」

「真的嗎?」

「老師說話一定算話。」

兩個小女孩高興地說:「謝謝老師。」

「不客氣。」

蕭雅卉問道:「老師,你剛才說要我們繼續聽話,是什麼事呢?」

「先等一下,」陳力揚回答說:「今天好熱,老師脫一下衣服再告訴你們。」

陳力揚說完便將身上的衣服、褲子脫得一乾二淨,說:「蕭雅卉、邱嘉燕,你們過來老師這邊。」

蕭雅卉和邱嘉燕聽話地走過去,陳力揚指著自己的陰莖說:「現在你們兩個跪下來,用舌頭舔老師這裡。」

邱嘉燕和蕭雅卉都聽話地伸出舌頭來舔陳力揚的陰莖,兩片柔軟的小舌頭舔在龜頭上,陳力揚一下子就興奮了。

「老師,你這裡怎麼變這麼大呀?」邱嘉燕問。

「對呀!還變得好硬耶!」蕭雅卉說。

陳力揚說:「快點繼續舔,別問這麼多。」

邱嘉燕和蕭雅卉繼續地舔著陳力揚的龜頭,不久,陳力揚的馬眼流出一股透明的液體,陳力揚便叫蕭雅卉和邱嘉燕互相舔對方的陰戶,自己則在一旁一面觀看,一面打手槍。

一會兒之後,陳力揚說:「好了,躺下來讓老師檢查一下。」

邱嘉燕和蕭雅卉一聽便躺了下來,陳力揚又說:「用力把腿張開,這樣老師才能詳細檢查你們的那裡。」

「老師,你要檢查什麼呢?」

「檢查你們是不是乖孩子啊?」

「要怎麼檢查呀?」

陳力揚回答道:「等一下老師要把這個插進你們那裡面,如果你們不是乖孩子,就不會很痛,如果你們是乖孩子,就會很痛,如果你們真的是乖孩子,老師回到新竹就請你們去麥當勞。」

「老師,你說的是真的嗎?」蕭雅卉問。

「當然是真的,你們誰先來?」

蕭雅卉看了看邱嘉燕之後說:「老師,我先來好了。」

陳力揚便將蕭雅卉的雙腿分開,用手握著自己的陰莖對著蕭雅卉的陰戶,在蕭雅卉的陰核上下摩擦,一會兒之後,蕭雅卉說︰「老師,我怎麼覺得越來越熱了呢?」

陳力揚這時根本沒時間理她,他正在享受著以前未曾 試過的幼嫩陰戶,陳力揚試著將陰莖擠入蕭雅卉的陰戶中,誰知道龜頭才剛剛進入陰道口,蕭雅卉便痛得哭了出來,連連叫道:「哎呀...!好痛...啊...!老師...,求求你...停...下來...,不要...再...插...進來了...。」

陳力揚這才停止繼續插入的動作,看了自己的龜頭上有著一絲血跡,連忙對蕭雅卉說:「好了,不哭了,老師知道你是乖孩子了,老師會帶你去麥當勞。」

蕭雅卉才擦著眼淚說︰「謝謝...老師...。」

陳力揚接著說︰「不過,你要忍耐一下,因為老師還沒檢查完。」

「那還要多久呢?」

「還要幾分鐘,不過再檢查一會兒你就不會痛了,而且以後會很喜歡讓老師作檢查。」

「老師,你說的都是真的嗎?」

「嗯!老師絕對不會騙你們的。」

「好吧!我再忍耐一下,老師,你要輕一點哦!」

「好,老師知道。」陳力揚說完又開始試著插進蕭雅卉的陰戶,這次他把動作放慢,輕輕地在蕭雅卉的陰唇上摩擦著,過了不久,陳力揚便感覺到龜頭上一陣熱流,他肯定這次一定可以輕易地插進蕭雅卉的陰戶裡了,於是再一次地向蕭雅卉的陰戶挺進。

「還會不會痛?」陳力揚問。

「不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