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十二章 狩獵美獸


  1、螳螂捕蟬

  在新來的經濟科代課老師駱日生鼓勵之下,莫心怡終於決定向伊甸作出破斧沉舟的反擊,之所以說是破斧沉舟,是因為今次確實是她最後的反擊機會,而且一旦開始進行後也已經沒有任何退路,結果只會有兩個:若成功的話便可回復以往的幸福快樂生活;失敗的話便會被永囚伊甸地獄而終生再難重見天日。

  幸好在駱老師幫助下計劃已成功了一半,現在他正駕著車和心怡一起往莫家去接回她的弟弟莫振宇。接著心怡姊弟便會到駱日生所提供的秘密所在暫避。在那之後只要把大祭師送到警署,讓警方接管調查伊甸的事便完全大功告成。

  當然若最後伊甸被覆滅,莫心怡的英雄、偶像形象會昇華到什麼境界便更加令人難以想像。但是,現在的她只是一心要戰勝對方,日後自己的地位已不是她現時所應掛心的事。

  此刻心怡的心情既緊張卻又帶著興奮,她之所以能一直忍耐那非人的調教生活,全靠父親臨終時的說話:「可憐的孩子……你年紀如此輕,卻要面對殘酷的現實和可怕的敵人……可是爹?相信你的能力,若果是你的話一定沒有問題的。

  只須要記住,任何時候都不要放棄希望便行了。」

  對,不要放棄希望。只要不放棄,希望、機會便不會消失。

  數天以來盡量服從地接受調教,令調教師們減低了警戒心,終於等到了機會來臨,憑心怡的智勇和貴人的幫助,令形勢開始逆轉了過來。

  相反現在大祭司則面如死灰。記得上次在伊甸回歸教會一役中被心怡反擊成功而令教會滅亡,那時大祭司還只怪路嘉和馬可兩個牧師太過輕敵和自視太高,招致災難性的失敗。

  怎知自己今次竟也犯下了幾乎是一模一樣的錯誤,而和上次的事類似,今次的失敗將會導致伊甸的破滅。

  雖然莫心怡的鬥志和正義感實在是非一般的強,但對於一直自視調教手腕超群,任何雌性人類也只配成為其玩物的大祭司來說,這次失敗始終是一個難以嚥下的苦果。

  「……你的腦子究竟是什麼構造的,既然你已經嘗過極樂的性高潮感覺,也明白只有伊甸才能給你這種悅樂,為什麼你仍要反叛我們?」

  「因為我絕不能接受那種被支配、玩弄的感覺。」

  心怡一臉正式地道。

  「我並不是你的寵物。我始終相信一個人絕沒有權利去完全支配另一個人的所有思想和感情。」

  「說得好。」駱日生也附和道。

  大祭司只是搖了搖頭,並沒有說什麼。

  但對於一向慣於支配、虐待女人的他來說,心怡的話無疑是對牛彈琴。

  而且這反而更令他暗自起誓:只要給予他多一次機會,他絕對不會再失敗。

  若再有下次的話,他一定要令心怡身心都完全被他征服。

  (請給我多一次機會,只要一次便夠了……)

  房車終於都來到了心怡所居住的住宅大廈前面。

  「是我和你一起上去,還是……」駱日生問道。

  「還是我自己上去好了。」

  心怡回答道。

  「剛才已經致電過回家,小宇那一邊似乎暫時沒有問題。一路上也不見有任何人跟蹤,而且大祭司也沒有和其它人通訊的機會,所以暫時來說伊甸的人應該還未至於會發現出了問題。」

  「的確,雖然你也不知伊甸的實際所在,但據你所說伊甸距離你學校足有一小時車程以上,而我們由學校來到這裡花了不夠三十分鐘,所以我也不認為伊甸會這樣快知道他們的大祭司出了事……那好吧,我便留在車中看守著我們的俘虜吧。」日生道。

  「好,我走了。」

  「心怡同學,自己小心了。」

  日生向心怡作出一個溫暖的微笑和鼓勵。

  「我會的,老師!」心怡也回了一個明亮的笑容,然後便下車往建築物中走去。

  只是她們二人此時都絕不會想到現在一別之後,當下一次再度相見之時,兩人的身份和情況都已經完全和現在起了差天共地的變化。

  「小宇!」

  「家姊!你、你不是去了露營的嗎?怎麼這樣快便回來了?」

  門一打開心怡便立刻衝進屋內來,恍如隔世重逢般大力一把摟住了振宇,令振宇又是驚訝又有一點害羞。

  「我去了露營?這是誰說的?」

  「是鄺蕙彤姊姊啊,她三天前打電話來說你和一些同學一起去了露營,卻忘記了通知我,那時我也奇怪家姊你為何會這樣失魂……」

  心怡現時才恍然大悟,為什麼自己失?了幾天振宇卻似乎仍未有去報警,原來是伊甸借蕙彤之口來臨時編了個謊話去掩飾這件事。

  「姊姊,剛才你在電話中叫我收拾好行李,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心怡非常扼要地告訴了振宇自己正在和伊甸相鬥的事,但當然對自己遭受到的淫虐對待則暫時省略不提。

  「爹?他……死了?……姊姊也被什麼犯罪組織禁錮了幾天?……」

  一時間聽到如此衝擊的事實,也難怪振宇目瞪口呆,一臉難以接受的樣子。

  「別說這樣多了,總之現在首要的事便是盡快離開這裡,先去一個安全地方暫避,之後我才慢慢詳細告訴你事情的始末吧!」

  心怡說完,便也??忙忙地地執拾了少許行李,然後便和弟弟立刻離開了居住單位,乘電梯往地下去。

  「就是那輛車子了,快一點、小宇!」

  「是!嗄嗄……」

  心怡背著一個放滿了日用品和衣物的背囊跑出了大廈,便伸手指著停在不遠處的那一輛全黑色、裝上單向車窗的房車。

  雖然振宇是男孩子,但天性便較好靜和內向的他運動神經一向也很缺乏,論奔跑的速度甚至還稍為不及家姊心怡。

  兩人迅即來到了車子旁邊,然後後座的車門便立刻自動打開來。

  「小宇,你先上車吧,動作要快!」

  「是!」

  如果先上車的是心怡,她可能立刻便發覺到有什麼出了差錯,然後至少能夠阻止振宇也上車吧。可是,先上車的是振宇,而他也絕對不知道車箱中「應該」有什麼人存在。

  到心怡也上車後,她發覺到前面駕駛座上坐著的人並不是駱日生時已經太遲了,因為車門已立刻自動關上和上了鎖,然後車子便立刻以極限起動速度開行!

  「你、你是誰!?」

  一時間心怡並未能認出前面的人究竟是誰,因為他在臉上戴住了一個類似防毒面具般的面罩。但單憑他那凶狠殘酷的眼神,已可肯定來人絕不會是她朋友!

  「嘻嘻,你終於乖乖地投入我懷抱了啊,莫心怡!」

  對方一出聲,心怡立時認出了他正是前伊甸教會的牧師——約翰!

  但為什麼只有他一個人在車中?駱日生和大祭司又去了哪裡?

  同一時間,在車箱中某處突然發出了一陣「??」的聲音,然後一陣刺鼻的氣味立刻充斥整個車廂!

  「不、不要!」再度跌入狼窩的話曾有什麼下場,實在是不用問也知道。

  心怡立刻如狂地推撞、拍打旁邊的車門,但經過強化的車門和車窗卻令她的掙扎徒勞無功。

  (為什麼?到底是什麼地方出了差錯?……)

  心怡的腦袋立刻高速地運轉起來,可是,很快她便感到頭臚變得越來越重,意識也開始漸漸稀薄起來。

  她盡最後努力望了望身旁的振宇,只見他已軟軟的躺在座位上閉上了眼睛,像在熟睡中一樣。

  (……是駱老師!他也是伊甸的人!喔喔……為什麼我竟如此蠢的再次被人出賣了……)

  她最後的一個意識,是對自己只差一點便成功,結果卻再次功敗垂成感到極度的悔恨。

  2、黃雀在後

  黑色房車卻沒有立刻駛回伊甸,而是來到了在附近的一個廢置的貨倉旁邊,然後約翰便把莫振宇捆好、關在車尾箱中,再把p醒人事的心怡抱入貨倉之內。

  貨倉的面積看來佔地甚廣,可是裡面的設置卻很是疏落,只有區區幾堆木箱放在一旁,而且燈光也十分昏暗,絕對不像一個近來真的被使用過的貨倉。

  約翰把心怡放在貨倉中一處空置的地面上,用繩把她的雙手緊緊地反綁在背後,然後靜靜地看著眼前那睡得很沉的校服美少女。

  平時活力十足的少女此刻卻像個可愛的睡公主般軟綿綿地躺著,透過超小尺碼的校服,她那發育程度比很多同齡少女更好的身裁和肢體充份地散發著其突出的魅力,啡色的肌膚令人感到一陣唇乾舌燥的熱力、欲要脹破校服般的胸脯叫人不禁想像用手摸上去的話會有多舒服、幾乎露出屁股的短裙更令人看得鼻血也幾乎要噴出來。

  欣賞了好一會,他再走上前把肥大的手掌放在心怡的超短校服裙之下所露出的大腿上,把手大力一?,感受著那由掌心所傳遞過來的彈力十足和滑如絲絹的感觸。

  (超級美少女莫心怡的肉體已是屬於我的,而且完全是由我一個人所擁有的……)

  自從在自己的醫務所中初次見到心怡的一刻開始,他便知道眼前的是他一生所追求的最完美的目標。

  及至後來在伊甸教會中的馴悍記一役,她肉體的美妙、心靈的高潔、行為的勇謀兼備,更加深了約翰心中對她的迷戀。

  到她後來被蕙彤出賣而失陷伊甸中後,約翰雖然終能成為她的其中一個調教師,可是男人的佔有慾天生便是特別強的,而每當他看到心怡被其它人調教、被其它人操得欲仙欲死時,他心中的妒意便完全再壓抑不住。

  為了能夠私下的把這世上難得一見的究極美少女據為己有,約翰下了決心無論什麼事他也會做,甚至包括了要出賣伊甸也在所不惜。

  也因此,他精心地策劃了這個「綁架」計劃,以他作為醫生的認知在伊甸的房車中秘密裝設了迷暈噴霧的發射口,自己再藏身在車尾箱中,然後計劃乘大祭司獨自接載心怡回伊甸的途中發難。

  當然,莫心怡和駱日生作出的反擊行動並不是他預算之內的事,結果在他施放迷暈噴霧後,才發覺車箱中的竟是駱日生和被捆縛著的大祭司兩人,而心怡則剛剛回到了家中。

  於是他決定將錯就錯,先將大祭司和另一個「陌生男人」綁在一條冷僻的小卷中,用藥物確保他們至少再昏迷多兩個小時,然後再靜靜回到車內等待著心怡自投羅網。

  終於,夢昧以求的女神到了手,並帶她回到了他早預備好作為「秘密基地」的貨倉中,他已在這裡安排好足夠的存糧,預備和心怡在此一起渡過一段充滿性愛歡愉的同居日子。

  「這裡是?……」

  在約翰上下其手的玩弄下,心怡緩緩清醒了過來,因為車箱中的空間和迷暈霧的份量,並不足以令她昏迷得太久。

  「……醒來了嗎,我的可愛小貓咪!」

  「這、這裡不是伊甸?……你、你究竟……」

  「從現在開始便把伊甸忘掉吧!」約翰滿臉興奮地道。「你現是屬於我的,而且是只屬於我一個人的!」

  約翰的手掌放到心怡的胸脯,令她本能地左右扭動著。

  「不!……討厭!」

  「為什麼?難道你喜歡大祭司?」約翰伸手進入她裙下,拉住了她的內褲的邊緣。

  「……竟是如此下流的T字內褲,你果然是個淫娃!……但我不明白,為什麼仍要作出徒勞的反抗?與其回到伊甸被人日夜虐待,之後更要成為娼妓去服侍無數的客人,不如做我的妻子、只是服侍我一個人不是優勝得多嗎!」

  「你的確不明白!……我最討厭男人自以為有天賦的權利令女人屈服。難道因為力氣大便可隨意支配別人嗎?你可能真的得到了一副軀殼,但我真正的心、真正的靈魂,卻不是單用暴力便可以支配得到的!」心怡噙著淚眼,直視對方的臉嚷道。

  「!!……」

  曾幾何時在教會中對路嘉也說過類似的一番話,但這一次,心怡以堅定的眼神和語氣再向約翰說出來後,竟令他感到有點像當頭棒喝的感覺。

  約翰也曾受過高等教育,然後成為了醫生。雖然有SM的性癖,但他本質上本來卻不算是壞人。加入伊甸教會也只是三個月前的事,全因自己一時被色慾所迷,但比起大祭司、挪亞那種經驗老到的調教師和伊甸的骨幹份子,約翰仍然算是被黑暗世界污染得較少的一個。

  眼前的美少女,雖然仍然是那麼的吸引,但在約翰看清楚後,卻發覺到她的面貌除了美麗外更散發著一層近乎聖潔的光輝。

  那是只有內心最純潔高貴的人才會有的光輝。約翰此刻也深深感受到,這幾天以來他和伊甸的人雖然已沾污了她的身體不知多少遍,但她的內心和靈魂,到現在卻仍然是聖潔無瑕的。

  「我明白了。」

  有如感到一陣清泉洗滌了心靈,約翰本是被魔心、狂欲所支配的精神,竟也似乎得到了重生。

  喜歡她……堅強、絕不妥協、絕不放棄尊嚴……他喜歡這樣的心怡。

  約翰伸出了手,緩緩解開了綁著心怡的繩子。

  「?……」心怡一瞬間也感到了點疑惑,但在看清楚約翰臉上的表情後,似是明白了什麼似的微笑了一笑。

  (幸好比起大祭司,這約翰仍算有藥可救。逃亡行動仍未失敗,我要快一點找回小宇……)

  心怡內心稍為舒了一口氣。

  「你的弟弟便在車尾箱內,我帶你出去。」約翰扶著心怡站起了身。「你們立刻去警局報警吧,伊甸的位置其實是在……」

  約翰一邊說一邊望著心怡的臉,只見她本來開始變得明朗了點的表情,突然在一瞬間又立刻充滿了震驚和害怕!

  「!!……小心!」

  約翰回頭一看,只見一個沙包般大的拳頭已來到眼前!

  「啊?!」

  一下巨響,毫無閃避餘地的約翰立時中了重重的一拳!這極厲害的一拳打得他立時口鼻血四濺,令大胖子的約翰也整個人向後飛起,「轟」的一聲直跌在地上!

  眼前一閃,剛才發出了攻擊的一個黝黑的身影立刻飛撲上前,把約翰輕易便制服在地上,令他完全動彈不得!

  「好痛!!是……波比!?」

  約翰一看到來人正是伊甸的黑人武衛波比,立時面如死灰,因為波比既在,即表示伊甸已經發現了這個所在!

  果然,在貨倉的門口正站著他和心怡也非常熟識的三個人,包括了挪亞、彼得,還有——大祭司!

  「你們怎麼會?……」

  心怡已完全掩不住心中的震驚,伊甸的人是用什麼途徑得知今天所發生的變故?難道……那駱日生果然是伊甸的人?

  「想不到今天竟一次過便抓住了背叛的奴隸和背叛的調教師呢!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逃走的牝犬便由我們親自捕獵回來吧」彼得冷笑道。

  「心怡你果然是魔女喲!竟把約翰也迷得為你而性情大變啦!」挪亞也眨著眼道。「真可憐喲,只是差一點點你便可以成功逃脫,現在你便只有恨老天也不站在你那邊了!」

  而自從進來後大祭司便一直不發一言,可是他的表情和由他身上所發出的殺氣,卻是從未有過的濃烈和可怕。

  「莫心怡,我已等不及回伊甸了,既然一場來到這裡……」大祭司雙眼射出兩道凶狠的精光,終於冷冷地開口道:「那便把這裡作為你的處刑場吧!」

  3、困獸之鬥

  當心怡見到三個調教師關上了貨倉大門後,分別在一個他們帶進來的袋子中每人拿起了一支類似機關鎗的物體,面色不禁大變。

  「怎麼了,你不是以為這是真槍吧?這些只是氣槍哦!」挪亞大笑起來。

  「當然,真槍我們也有,但如此難得的頂級貨色我們可不會讓你去死,那太浪費了!」

  「不過這些MP5型的電氣槍也的確很像真的機關鎗。」彼得接著笑道。

  「經過改裝和用上特別重的BB彈後,足以輕易射穿汽水罐面的邊緣,若射中人體也是會立刻皮裂血流的!」

  「你們要用這種可怕的東西做什麼!?」

  「打獵,而獵物便當然是我們的超級女英雄,莫心怡你啦!」挪亞道。

  「那你究竟想……」

  「我們給你三分鐘躲起來,然後便開始這個狩獵遊戲。若果十五分鐘之內沒有人可以活捉住你而脫下你的衣服,便算是你勝了,我們便放了你弟弟。」彼得道。

  「但若你輸了,便要你弟弟留下來親眼欣賞你的處刑啦!」挪亞接著道。

  「小宇也落在你們手上了?!」心怡再次震驚得心頭狂跳。「他是無辜的,這件事完全和他無關,我什麼事也依你們,只是他一個、求求你們放過他吧!」

  「你可沒有討價還價的權利!」大祭司不耐煩地大喝道。「現在立刻開始!

  若你不動的話便當你自動認輸吧!」

  心怡緊抿著嘴,雖然對他們這種非人道的遊戲十分抗拒,雖然也明知在這貨倉中作困獸之鬥,無論結果如何對方也可反臉不認輸,但就是這樣她也不想放棄這個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的逃脫機會。

  這將是她一生最重要的戰鬥。在這裡沒有任何人幫得了她,而為了自己、更為了弟弟,她知道自己必須要取勝,因為落敗的話,便會連她的一生也賠上了。

  三分鐘的躲藏時間開始,莫心怡立刻在眾人的視線前跑開。

  「嘿嘿,小野兔不知會躲到什麼地方呢?」

  啪啪啪啪……

  「是上樓梯的聲音(貨倉中還有第二層,而且有不只一道樓梯上二樓),想躲在二樓嗎?……不過整個貨倉也是一個密室,小兔又有什麼地方躲得了?」

  「不錯,無論她怎樣躲,結果也只是徒勞和增加我們狩獵的樂趣而已,哈哈…大祭司大人果然厲害,竟想出了如此好的點子,香艷暴力兼而有之,呵呵…」

  「我只是要盡情地向她洩憤,不論用任何手段!……夠鐘了。遊戲開始!」

  大祭司站起了身,和其它三人一起拿起了氣槍,然後開始出發狩獵。而波比則早已押住約翰離開了貨倉。

  「去了!殺、殺、殺!」「上啊,嗚呱呱!!……」

  視這為一個獵獸遊戲的調教師們叫囂著走向貨倉的深處,也有人立刻便衝上二樓去。

  ——也到了此時,心怡才稍為安心地鬆了一口氣。

  原來她此刻竟然便在剛才眾人聚集處附近不遠的一堆木箱之後,剛才和大祭司等人相距事實上只是十多米而已!

  之前心怡只是故意在不遠處的一道樓梯級上製造一些聲響,以造出一種「上去了二樓」的假象,實則卻繞了一圈後便悄悄回到接近出發點的所在。「最危險的地方,同時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小兔子,你在那裡……」「別躲了,還是乖乖出來和我們樂一下吧!…」

  隱約聽到從遙遠的地方傳來挪亞和彼得的叫聲。心怡剛才出發後曾稍為四處一看,只見這貨倉足有一個足球場般大,而且還有兩層,所以他們要搜完全場也須要好一陣子。

  雖然到最後無論輸贏如何,若對方反臉不認帳自己也是無可奈何,但始終事情和自己最親的人有關,令心怡只有以最後的籌碼完全賭在這一個「遊戲」上。

  已經過了接近一半時間,仍未有人發現心怡的所在。

  (再撐多一會便可以了……」見到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心怡的信心也越來越大。

  但就在此時,一陣刺耳的手提電話鈴聲卻從她衣袋內的電話中發出來!在寂靜的貨倉中,鈴聲的聲浪大得幾乎嚇得她跳了起來!

  (是……志宏的來電!怎麼遲不來早不來現在才來!……啊,但現在管不了它了!)

  果然,在遠處立刻傳來了一陣話聲,其中以大祭司的聲音最大最有威壓力:「兔子在近入口那邊!過去吧!」

  心怡立刻從藏身處跑出,只見在遠處一陣腳步聲開始迅速迫近,而一馬當先的挪亞更只在約二十米之外!

  「發現獵物了!不要走喲!」

  挪亞扣動了扳機,一陣充滿迫真度的機關鎗聲響下,多發子彈立時從MP5槍口呼嘯而出。但雖然氣槍是經過改裝,畢竟距離仍遠,子彈射到近心怡幾米前便開始緩緩墜下。

  而在挪亞停下來開槍的迅間,彼得已後來追上的越過了他。而心怡則以極快的速度奔往不遠處的樓梯級。

  「臭蹄子敢騙我們?別跑!」彼得開槍,子彈只在心怡腳邊飛過。「媽的,這槍的後座力好大,令瞄準變得困難了!」

  「啊啊,好美呢,好像小野貓……甚至是只小豹!」在旁邊的挪亞也正想追擊,但卻被眼前的獵物的奔跑姿態吸引著。

  田徑部主將、運動神經拔群的心怡,跑姿本身便充滿了速度和美感,再加上她古胴色的肌膚、帶有野性味道的美貌,令人遠遠望去竟恍惚有如見到一隻野生的小雌豹以充滿美感的步伐奔馳著。尤其當她開始奔跑上樓梯時,胸前的肉彈跳動得幾乎破衣而出,而飄揚起的超短裙下不但露出渾圓結實的美腿,甚至連在其上方的臀肉也看到了一半!

  「呵——,真是超性感啊!!……不行,我的小弟弟要脹爆了,一定要她幫我下一下火!」

  挪亞和彼得二人看歸看,卻也繼續奔向樓梯位置,手上的攻擊也不停歇,電動氣槍的子彈瘋狂地連續掃射,只是不知是心怡太敏捷、還是他們不忍如此快便擊中此美獸,子彈雖「??啪啪」的打在樓梯級周圍,但竟一直沒一槍打得中!

  「豈有此理,看我的!」但一輪亂射下,終於心怡右邊大腿外側還是中了開戰以來的第一彈!

  「咿呀!」

  心怡一陣悲呼,立刻整個人跪了下來。特別改造的槍枝加上極重的BB彈,令心怡中槍處的玉腿肌肉立刻變紫、瘀黑起來!幼嫩的肌膚也微微破裂,血絲開始緩緩地滲出。

  那陣痛楚對一個少女來說自然是非常的難受,但心怡仍一咬牙的掙扎而起,拔腿繼續往上跑——這是一場困獸之鬥,絕不可以倒下,她知道她一倒下便代表失敗,而失敗的後果便是連弟弟也要落入這黑暗集團之手。

  砰!砰!

  「嗚呀呀!」

  可是,已受了傷的她動作稍為一慢,轉瞬間便在腰間和大腿再中了兩槍!皮破肉裂的痛楚,令心怡不得不再次跪倒在地上!

  「哈哈哈,莫心怡是我的啦!」挪亞立刻衝上樓梯,撲向正跪倒了在最上一級樓梯級上的心怡。

  不過,心怡的頑強卻遠超乎他想像之外。右腿縱已痛入心肺,她卻仍用未有受傷的左腿突然踢出,因為太過輕敵而完全沒有防範的挪亞竟輕易便被她踢中了小腹!

  而田徑健將心怡的腳力便和一般嬌滴滴的小妮子不可同日而語,加上挪亞實是三個獵人中最文弱的一個,故此中腳的他大叫一聲便猛然倒向後,更和後面正在接著趕上來的彼得撞成一團!

  「他媽的!你在幹什麼啊?不是連一個小娃兒也應付不到吧!」彼得大力推開了挪亞,然後自己發力追上去。

  心怡見狀立刻忍痛站起身,然後再開始提腿奔跑。雖然中彈處有如火炙般的痛,肌肉也瘀黑滲血,但意志力和鬥志驚人的她仍可忍下痛楚繼續逃跑。

  但受了傷的她始終是緩慢了下來,彼得越追越近下,終於追到了有把握的射程範圍內。

  砰!砰!砰!……

  「?呀!」

  連掃射了二十多槍,集中在心怡下半身,令大腿上彈痕纍纍之下,終於不得不整個人再次跌坐在世上!一雙本是性感迷人的肉腿已變成瘀黑處處,而一絲又一絲鮮血像水彩顏料般掛滿在腿上,更增添不少淒絕感覺。

  「跑不動了嗎?小牝獸?」彼得滿臉獰笑,胸有成足地向坐在地上的心怡緩緩步近。

  心怡用手撐地緩緩向後退,但腿部的劇痛令她暫時已站不起來。而彼得則像在貓戲老鼠般,一步一步地極慢地迫近她,同時欣賞著她臉上痛苦和惶恐混合的表情。

  「嘻嘻……哈哈哈!……」彼得終於步到心怡面前。他俯下身伸出手抓向心怡受傷的腿。

  「唏啊!」

  「怎、怎麼?」

  到了臨接觸前的一秒,心怡突然整個人猛地彈起來,像受傷的野獸般,作出最後但又是最強最猛的反擊!她雙手抓住彼得胸前的衣服,然後以純熟得無懈可擊的巧勁、力度大力一揮。

  一個巨大的身影,竟整個人飛起在半空!

  柔道女將莫心怡的一記近乎無瑕疵的一本背負,令彼得眼前一花,根本仍未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便已整個人被大力撻倒在地上,自己的體重加上了往下的衝力,令他一時間痛得躺在地上站不起身來。

  可是心怡也沒有休息和療傷的餘地,因為她知道其它人不須很久便會再追上來。她掙扎著站起來,但腿部的劇痛令她雙腳一軟,再次跪了下來。

  (我要逃走……只要雙腳未斷,我一定仍可以跑得動,一定可以的!)

  純以意志力和求生本能支撐起軀體,她竟再次站了起來。

  但她一抬起頭,便看到在她前面不遠處正站著一個冷酷的身影,她的宿敵——大祭司。

  在知道心怡原來躲藏在之前的聚集處附近時,大祭司已判斷到她必定會向上逃往二樓,所以不像其它兩人般立刻奔往聚集處,反而自己先由另一道樓梯先上了二樓,來個前後夾攻。

  此刻,他站在傷痕纍纍的心怡面前,舉起了手中的MP5。……

  敵不動、我不動二人相對峙了幾秒,直至心怡發現自己雙腿已越來越軟,再也不得不動。

  心怡整個人向橫一躍,但大祭司似乎已從她的起步動作預計到她的活動軌跡,同時按下了扳機。

  「哇呀呀!!……」

  血、飄灑放空氣中。

  一輪子彈掃過後,心怡中了至少五槍,而且中彈處有些更是她大腿的內側!

  之前大腿外側中彈時,由於有結實的肌肉抵擋,仍勉強可以忍受得住;但今次卻是肌膚柔嫩薄弱得多的腿內側中了超重的氣槍彈,就是心怡如何的堅強不遜男兒,此刻也不得不慘叫著摔倒,痛得在地上像蝦般彈來彈去。

  「好痛、好痛哦!!……」幾行鮮血由內腿向下淌,染紅了地上。

  「你想和我鬥?簡直荒唐,對槍械我幾乎是專家級呢!」大祭司浮起豺狼般的笑容。「乖乖接受你那悲慘的命運吧!」

  「不!我討……討厭!」縱有一口氣在,她仍要向企圖支配她的命運之神作出反抗。痛得幾欲暈歇的心怡,完全在本能驅使之下用最後一分力撲起,預備向大祭司再施柔道絕技。

  可惜,這一招對早已有了防範的大祭司卻再也行不通。他以壓倒性的氣力和熟練的技巧把心怡的手腕捉住,將她整個人大力壓倒在地上,雙手屈在身後,然後再毫不留手地連打了她幾下強力的耳光,打得她哼不出一聲的立時昏倒過去。

  4、畜牲姊弟

  這個棄置的貨倉,現在暫時成為了伊甸的虐刑場。

  在貨倉中央一處較空擴地地方,地面上放了一張類似體操用的地塾,而莫心怡則被頭下腳上的離地倒吊在地塾的正上方。

  她在胸脯上下繞了幾圈麻繩後,雙手被綁在身後。在兩腳的腳跟之上一點的位置,用繩固定了在一根鋼棒的兩端,令她的雙腳大大打開至接近九十度。在那鋼棒的正中央則以一條粗粗的纜線綁緊,再連繫至半空的一根橫樑上。

  如此的倒吊狀態維持了一段時間,令她全身的血液大量集中在頭部,加上雙腳被強制打開成如此大的幅度後再要承受著全身的體重,令腿根的筋肉和關節都像裂開般的痛。那樣的痛苦並非一個十來歲少女所能忍耐的限界。

  但她的嘴巴也被白色布條的猿轡所封住,只有從嘴中微微洩出一些含糊不清的呻吟。

  大祭司、挪亞和彼得三人圍在她周圍,欣賞著他們剛捕獵到手的戰利品的肉體,同時也從她痛苦的表情上得到不少樂趣。

  漸漸,心怡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全身小麥色的肌膚上也蓋上了一層晶瑩透明的汗珠。

  而細看那坦露的兩腿間性器,一對大陰唇竟漸漸變厚、充血而成了桃紅色,中間的裂縫水汪汪的,更有一些透明的汁液開始向外滲了出來。

  而在陰戶上方的陰蒂也增大、突出了少許在包皮之外。整個性器明顯地已經進入了發情的狀態。

  「嘿嘿,真是一隻小淫獸,這樣被綁著和倒吊起來竟也會感到興奮嗎?」彼得挖苦地道。

  「不、不對!……是……你們的藥……」心怡的口中雖然塞著布,但是並不算塞得很滿,故仍能勉強發出微弱而模糊的說話。

  便正如心怡所說,剛才在一吊起了她後,彼得便把手中一隻藥膏瓶打開,然後用手抹了一些,塗抹在她裸露的下體上。

  「那、那是什麼藥!」被不知名的藥塗在身上,令心怡也微有怯意。

  「是會令你很快樂的藥哦!」彼得那時愉快地笑著說。

  (那一定是什麼卑劣的媚藥吧!)心怡心中如此的想。事實上,這幾天下來她也逐漸發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出奇地容易產生性興奮,在討厭的調教下也多次到達了高潮,這令她早已懷疑自己可能一直被暗中下了藥。

  但除非是不吃不喝,否則她也無法防止對方向自己下藥,想到自己的身體會否真有一天會脫離理性的控制,而成為對性完全沒免役力的發情肉塊,便令她一陣悲哀湧上心頭。

  果然,不到一分鐘她便感到下體一陣炙熱,子宮深處有股慾望像不住在躍動著,要命的痕癢令她多想有什麼東西能加以慰藉。

  可是彼得卻沒繼續對她的下體加以刺激,反而拿起了一條趕牛用的長鞭向上一揮,然後道:「求饒吧!道歉吧!你這大逆不道的奴隸!」

  「妄、妄想!」

  「好!」

  像早料她會這樣回答,彼得把高舉在半空中的鞭重重地向下揮向她的大腿!

  伏——啪!

  「喔咕!」大腿上立刻出現了一條手指粗的腫起鞭紋,更立刻變成瘀紫色!

  伏——啪!

  「嗚呀?!」

  第二鞭更打在她剛才中彈的傷口附近,仍未癒合的傷口在鞭打的衝擊下立刻並裂起來,從幾個血洞中灑出了幾滴鮮血,令心怡痛得淒慘、傷得壯絕!

  伏——啪!

  「啊呀呀!……死了!」第三鞭打在小腹上,同樣留下了一條滲血的傷痕,痛得心怡被吊起的嬌軀劇烈地在半空中擺動起來。

  伏——啪!伏——啪!……

  恐怖的趕牛鞭不斷向她的肉體施責,加上了她的悲鳴,令倉庫中成為了一個不折不扣的殘虐刑場。鞭打在少女的柔肌上時的聲音,少女的慘叫聲和在那幼嫩的肉體上出現的一道又一道血痕,在在都加強了行刑者的那跳躍著的嗜虐心和快感。

  伏——啪!

  「咿喔!……」很快,心怡已經被打得奄奄一息了。

  「不、求你不要再打了!」

  突然在某處傳來了一把少年的聲音,讓心怡感到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令正在昏迷邊緣的她猛地清醒過來。

  伏——啪!

  「我說了,求你別再打她!」

  「那即是你答應我會做「那件事」了吧?」

  「我答應了,我什麼也會照做,只要你也答應不再毒打我的家姊!」

  「!!……」

  一迅間,心怡感到全身血液如要倒流。那是……小宇!

  不知在什麼時候,莫振宇已被波比帶了進來,更親眼看著姊姊的受刑場面!

  「小宇!」

  「家、家姊……」只見他面色蒼白,幾乎不敢直望向他那最敬仰的、但現在卻全身赤裸地像虜囚般被倒吊受刑的姊姊。

  心怡全身都佈滿鞭痕,尤其在渾圓的大腿上,剛才中彈的血洞仍在溢著血,一條又一條血跡從大腿向下直流到肚腹和地上,那悲慘的景況令振宇看得幾乎魂飛魄散。

  「還在等什麼?現在便去做你答應了我的事吧!」大祭司催促道。

  「是……」

  全身赤裸的少年,以極慢的步伐步向心怡的所在。

  同時,彼得和挪亞也把心怡由倒吊狀態解下來,讓她躺在地塾上。

  (怎麼……我的心跳得很厲害!……這種不祥之兆是……)雖然不知道弟弟答應對方什麼事,但一陣不祥之預兆迅即佔據了心怡的心。

  振宇終於來到了她旁邊。見到了完全裸身的親姊,不止重要部位全無遮掩,在麻繩束縛下更令應突出的地方更加倍突出,充滿了一種淫靡的被虐美。

  振宇雖面色通紅,視線卻一直盯著姊姊的裸身不放,而十四歲少年的下半身所有血液,均已全部集中在其性器官上。

  「小宇,不要理我,快逃!」心怡現在便只全心關心著弟弟的安危。

  「姊姊……對不起,但我不能拋下你受苦,我要救你……」說罷,振手竟俯下身,輕吻了親姊的朱唇一下!

  甜絲絲的感覺,助長了少年心中的魔欲之火;振宇把頭埋在親姊的胸脯間,而手也沒閒著的,伸向她那早已濕濡的下體!

  「小宇,你幹什麼?快停止!」完全出乎意料的狀況,親弟弟的吻如雨般落在她挺秀的胸脯上,手也肆意在她的股間揉弄,令心怡全身顫抖,心臟也如要跳出胸口般。「不、不可以這樣,快停手啊!」

  「不行啊,姊姊,我一定要這樣做,他說若不照他吩咐,便會打死你為止」

  「不要理姊姊,聽我的話,小宇!」

  「只有這一次我不能聽你的,因為我不能失去你!……原諒我,這一切也是為了救姊姊你……」

  最後一句話振宇便好像是在說給自己聽一樣,似乎想證明自己不是自願的。

  可是,若這真是被迫,為什麼他會如此大力像要啜出奶般去啜吸心怡乳尖?為什麼他的手會揉得心怡的陰唇也生痛?

  還有他的眼神,也已完全被慾火所佔據。十四歲的處男,從未有想過異性的身體會是如此的香、如此滑不溜手,用手摸上去會有如觸電般的快感,吻啜起來更舒服得連靈魂也像要升天!

  繼父親之後再一次近親相奸的恐懼,像黑幕般覆蓋全身,令心怡本是倔強冷靜的臉上此刻也完全被恐怖所支配。

  「不要這樣!……呀咕!……住手、小宇!嗚嗚……」

  對於振宇來說,從小便姊兼母職的姊姊心怡平時給他的印象是堅強、能幹和什麼也難不到她。在上次粉碎教會一役後,振宇也和很多人一樣視她有如女中英豪,是完全無敵的神奇女俠。

  但現在他的手大力地揉著眼前的女體時,才終於發覺姊姊的身體原來是如此溫柔纖細,像一握便要裂碎般,而姊姊此刻眼神的恐懼軟弱也是他從未見過的。

  那種充滿哀傷恐懼的眼神,令一瞬間他也猶豫了起來。

  可是,手的觸感是如此美妙舒服,鼻端的氣味是如此的好嗅,眼前的女體也如此的迷人,本身意志力便很軟弱的振宇,理智很快便不敵一直在心內潛伏的魔鬼。

  「家姊……你的身體真美啊……我那些仍是小孩子般的女同學和你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呢!」振宇吻夠了乳房,便直起身來,肆意地欣賞著心怡那充滿女人味的,性感和清純交融的身體;而他的手卻也捨不得離開她那幼滑的肌膚半秒。

  「討厭……小宇,別被他們的藥操縱,快清醒過來!」心怡含淚大叫,希望可喚回他的良知。

  「家姊,我可沒吃什麼藥啊……」像在昭告他的真心般,他再度向上親吻了姊姊那柔軟芳香的肉唇幾下,更伸出舌頭一舔,從姊姊那香桃般的唇片上傳來的味道和觸感,只助長了他的迷醉。

  「我喜歡家姊你,非常喜歡……喜歡得我曾偷入你的房中去嗅著你的衣服和用品的氣味,就是這樣已令我感到無比的滿足……」

  「!!……」

  「這是一個意外的收穫呢。」挪亞似乎感到很有趣地微笑著。「剛才我們在救出大祭司大人你前曾經走上莫家,雖然找不到有人,但竟在那莫振宇的房中發現了一些少女用的衣物和日用品,這小子年紀小小卻還真是變態哦!」

  大祭司聽完也不禁愕然地說:「真是意外!想不到以正義使者自居的那對父女,卻竟有這樣一個戀姊和戀物狂的弟弟……」

  此時的振宇已把頭埋在心怡的股間,舔著他從未見過的女性的私處。少女的秘部對他來說是如此新鮮的所在,更令他感到從未有過的刺激。

  「原來家姊的下面是這樣的構造……這濕濕的正從裂?中滲出的是什麼?……嘸咕……有點騷味和鹹味,又不像是尿……」

  「喔喔,不要舔!不要再說!……」心怡清楚自己在剛才塗了藥後,子宮的躍動便從未停止過,而縱是近親相奸的恐懼,竟也反而成為了一種調味料,令倒錯而背德的慾望更旺。她咬得下唇也要出血,拚命力圖壓下那禽獸般背德慾望。

  但振宇的精神力卻遠比心怡軟弱多了,不但不能助心怡對抗那媚藥之挑逗,反而還更火上加油的吻舐著她的秘部,令她有如萬蟲鑽心般飽受慾火折磨。

  「啊啊,我忍不住了,家姊!」

  終於,小弟弟脹得如要爆發的振宇,本能地去尋找著能供他發洩的洞口。

  「能令我舒服的洞……是這一個嗎?」

  「不要!!不可以!……」

  「原諒我,我這樣做只是為了救家姊你,請你明白……」

  像在自我催眠、像想令自己那背德的行為正當化,振宇不斷地低喃著。

  「這是為了救我最愛的家姊……」

  「討厭,小宇,不行啊!……啊呀呀!!救我啊,爹?!!……」

  清楚感覺到一條新鮮的肉棒進入自己體內的一瞬,心怡絕望地悲叫了起來。

  一次的近親相奸已是一世難忘的傷痕,如今舊創未癒又再受到另一記重創,縱是天下間最堅強的女子,也怎能夠承受得住?

  「這便是家姊的肉洞了嗎?好迫窄!……」

  但四周的肉壁卻主動地夾著、擠迫著他的棒子,一個處男就是怎也無法想像少女的性器竟能帶給如此強烈得難以形容的快感。

  「感覺真是太美妙太美妙了!……啊啊……就是在家姊的房中自慰的快感也不及現在十分一!」

  「喔、啊啊……」對弟弟的狂態,心怡已完全不知怎樣回答。

  「感覺如何呢?爸爸與弟弟的肉棒,有什麼分別?」

  「!……」大祭司殘酷的問題,令心怡的悲哀更為倍增,哭得像成了一個淚人兒般,完全提不出半點反駁。

  「呵呵,我們的神奇少女那不屈不撓的神氣那裡去了?怎麼現在哭成這副可憐相?」

  心怡緩緩側頭一看,只見除了大祭司和挪亞、彼得之外,還有其它幾個未見過的調教師也不知在什麼時候入了貨倉來看戲,只見眾人在看到這套由前城中英雄,現在是伊甸新貴的莫心怡主演的姊弟相奸秀,都看得眉飛色舞,而其中一些人更手執數碼攝錄機在拍攝著此刻的情景。

  「這也怪你女神心腸卻擁有魔鬼的身體,那殺死人般美麗胴體任何一個男人也會看得慾火暴燒,連你弟弟也不例外,你除了怪自己外又怪得了誰?」

  大祭司說完,彼得也接口道:「這莫家倒真是變態的家族,父親奸完女兒又到姊弟相奸,真是和畜牲沒分別呢!」

  畜牲?……心怡想像現在她和弟弟交合的情景,的確,那和畜牲又有什麼兩樣?

  但她的弟弟可想不到這樣多。初次的做愛,加上是禁忌的姊弟愛如此的倒錯環境下,令他在衝刺了不久便到達了強烈的高潮。

  「喔啊啊……家姊……我、我要射了!……呵啊啊!……」

  「不、不行!啊啊!……」

  振宇再用力頂了姊姊的花心幾下後,便把處男的濃精射入親姊的體內。

  而被要命的媚藥所刺激,縱是心中如何不願,縱已悲哀欲死,但倒錯的情炎竟也令心怡腦中一白,一陣禁忌的快感直湧向四肢百骸。

  「啊啊……嗚嗚嗚!……」

  心怡一邊陷入畜牲道的墜落性快感中,一邊不能制止地大哭起來。

  「就算莫心怡如何勇毅不屈,但接連受到父親和弟弟強姦,身心也一定開始崩壞吧……而且我們更可以好好利用那小子,去繼續摧殘她的心呢!」一旁的彼得興奮地道。

  可是,當他一轉面望向旁邊的大祭司,他的笑容便立刻僵硬下來。

  像惡魔一般殘酷表情,大祭司似乎完全不覺得眼前的是怎麼一回事,可怕、冷血的姊弟相奸,對於他來說便只是一頓大餐的餐前酒而已。

  主菜即將上演,而到那個時候,大祭司深信莫心怡將會嘗到最徹底的敗北,而且永遠的屈服在他之下。

  ***********************************後記:

  終生性奴隸故事發展到此,所有重要角色已全部登場,故事也將要邁向決定性階段。幾番轉拆下,心怡始終再度落在伊甸手上,而相信這也是大部份人期待的事吧?

  這套作品一直有大量的H場面和SM場面,或許大家會看得有點悶,所以這一章中構思了一場香艷、血腥兼而有之的槍戰,希望帶來點新鮮感。其實我自己對氣槍所知極小,所以若文中描述有任何不真實之處,還望氣槍迷們多多包涵!

  (笑)

  而槍戰一幕除了為求新鮮外,其實也為了最後一次、以最「激」的方法再次突出女主角莫心怡的性格魅力,而在那之後迅即接上姊弟相奸一幕,其實這一幕本來是預定在第九章便上菜的,延遲到了現在,是為了現在是一個更「適當」的時機,去預備給心怡最痛苦的一幕作為一個序幕。

  而下一章,如無意外將在本週末前便貼出,將會是全篇故事開始以來最長、最衝擊性和關鍵性的一張,對於所有一直在看著本故事的朋友,我歇盡全力寫出的下一章,衷心希望大家能看得滿意和喜歡。我們在下一章再見!***********************************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