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頁 下一頁

序章 伊甸的新指令


  時間、地點不明,只知道這裡大概是一個類似會議室的所在。

  會議室中央有一張長長的橢圓形桌子,這時在桌子的其中一端,正有三個人在圍坐著,似乎正在等待著什麼。

  這三個人都清一色穿了一件類似牧師、修道者所用的白色長袍,而袍子的後面都有一個圖案:那是一條盤坐著而伸高了頭在吐著舌的蛇,蛇的一左一右還分別有一男一女的全身裸像。

  三人的高矮肥瘦各有不同,但我們現在卻沒法看得見他們的真面目——因為他們三人的臉上都戴上了面具。

  純白色的膠面具,全都塑做成臉譜的模樣,最高大強壯的那個人戴著的臉譜是凶神惡煞般模樣;最肥的、看上去有二百磅以上的一個大胖子戴著的是在大笑的臉譜;至於最瘦小的一個人戴的則是一個哭喪著臉的臉譜,從她的身形可以看出她似乎是個女人 。

  三人已經在此等了接近半小時,看來都有點不耐煩了。幸好此時,他們等待的人終於出現。

  在會議室的另一端有一道側門(並不是那三人進來時用的門),在門上雕有一個高塔般的圖案,此時那度門已被打開,第四個同樣身穿長袍和頭戴臉譜的人走了進來。他看來高高瘦瘦的,臉上戴著的是一個木無表情的臉譜。

  「終於來了啊,大祭司大人!」那個戴著兇惡面譜的人以粗魯的語氣說道。

  「我們可都有自己的正職,故此實在是很忙的哦!」

  那個最後進來,被稱為「大祭司」的人望向那高壯男人,冷冷地道:「神的指令是複雜而難預測的,所以要各位在這個「聖地」中稍等也是沒辦法的事,因為在世界上唯有這裡是有著通往「伊甸園」的快捷方式!」

  「算了,大祭司別要介意,我們不是一向都知道「馬可」是怎樣的人了嗎!

  嘻嘻……」那大胖子笑嘻嘻地道,正好和他的大笑臉譜相映成趣。「而且令我更在意的是,伊甸今次的新指令到底是什麼呢?」

  「好,約翰,那我們便言歸正傳吧!」只見大祭司的手一揚,在會議室最前方的布幕上便出現了幾幅影像。

  布幕上展示著三張照片,照片所拍攝的都是同一個少女——長至接近蜂腰的烏黑秀髮,像波浪般迷人;中等高度的身裁,有點兒偏瘦但卻充滿著少女的秀氣;秀麗的臉龐,包括一對看起來很是楚楚可憐的雙眼和薄如葉片的朱唇;面色雖有點蒼白,但也掩蓋不了她是個出色的美人胚子的事實。

  三張照片分別是少女的全身、半身和面部大特寫,但所有照片中的她,其眼神都不是望向鏡頭的所在。

  那大祭司繼續在說著:「……這是今次伊甸園看中對像,她的名叫鄺蕙彤,今年16歲,在本市最著明的百粹女中就讀中四(高中一年級)文科,為人文靜內向,讀書成績中上,喜愛鋼琴和繪畫,尤其鋼琴方面已達到很高級數,更曾往外國作出交流表演。她由於較為被動內向,所以朋友不多,不但沒男朋友,連和同年紀男性交往的機會也幾乎沒有……另外,她是家中獨女,父親正是旗下擁有十多個企業的鄺氏集團總裁的大兒子,現任集團的首席行政主任……」

  「很久未有向高中女生出手了……而且資料很詳細呢!」馬可道。

  「別忘了「神」是無所不知的。」大祭司回答道。

  「今次竟向千金小姐下手?看來並不是太容易呢!」坐著的三人中最瘦的一個人道,從聲音可以肯定她果然是個女人。

  「路嘉說得對,她平時絕少單獨一人在室外獨處,所以要招她入教可要花多點心思……」大祭司說道。

  「管他媽的千金小姐還是窮光蛋,總之是我們神聖的主宰所看上的人,便須要得到手!」那個用詞粗鄙、聲線極大的馬可道。他是四人中最強壯高大的人,單看手臂肌肉之強和一臉凶相,已令人知道他絕非善類。

  「沒錯,因為這是我們「伊甸回歸計劃」必須的步驟。」大祭司肯定著道。

  「而且因為我們的一個「教友」是她的學校的老師,所以應該可以利用這一點來達成我們的目標。」

  「好美,不過瘦了少許,而且膚色很白……簡直是溫室生長的花朵。這娃兒究竟受不受得了我們的「儀式」呢?嘻嘻……」大胖子的約翰滿臉陰笑,似乎無論那娃兒是否受得了他也非要進行那「儀式」不可。

  「應該沒問題,女人忍耐力是比你想像中高的!」室中唯一的女人路嘉道。

  「大家沒問題了嗎?那今天的聚會便到此為止。到三天後的「儀式」中,應該可以把那娃兒招入教的了!」大祭司信心十足的道。「各位再見!願伊甸與你們同在!」

  「也與你的心靈同在!」

  說完,大祭司便從剛才他進來的那道刻有著高塔圖案的門離開,但其餘三人則必須從後面的另一道門離開,除非伊甸有指令叫他們進入,否則他們絕不可進入那度高塔圖案的門。

  但他們知道只要努力完成伊甸頒下的指令,他們便會得到獎勵——開啟那度通往「巴比倫塔」的門,然後經過巴比倫塔到達他們夢寐以求的伊甸園。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