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九章 王室亂倫


  這天,尼白地城裡下了第一場的雨雪;雖然雪花不多,但是這也代表寒冬將至。不過,即使最高氣溫也只有攝氏幾度,尼白地城的商業區,白天依然人來人往;縱使已經踏入黑夜,城裡依然燈火通明,人流轉移至紅燈區;看起來,人們的性慾似乎完全沒有受到寒冷的天氣而有所減退。

  不過,明顯的是,城內的氣氛比平常緊張得多。進出城門的人,無論是平叱還是貴族,一輪都必須接受搜身以及行李檢查;在那塞滿了馬車和行人的商業大街──位於城南,從皇宮的正門直達南方城門的肉棒大道,每個路口都有騎馬的警察把守,甚至平日待在軍營裡發呆的新兵們都拿著長矛和盾牌,騎著馬,走到街道上巡邏。然而人們還是照常的工作,商賈還是在市場裡買賣,妓女和男妓依然在街上到處逛街,似乎大家都沒有把緊張的氣氛放上心頭。

  不久之前,在北方的維納斯城傳來消息,證實撒斯王國的軍隊已經增兵至南部的各港口,隨時準備向南進攻;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一直以來以狂妄自大聞名的理查德卻沒有一如既往的在戰前高調地宣戰,甚至也沒有公開承認這些軍事調動是為攻打尼白地王國的計劃而作出的最後步署,所有消息都是由尼白地王國的間諜收集得來,再透過政府向王國內的報社公佈,呼籲人民準備面對戰事的威脅。

  撒斯王國的二十萬大軍已經把維納斯城的海岸包圍,從尼白地王國開往維納斯城的商船,除了尼白地王國的戰船和運送緊急物資的貨船以外,所有船隻都因為安全理由而被勒令停駛,維納斯城的平民則逐一分批逃往至尼白地王國;至於尼白地王國,由於首都尼白地城位處於北方沿海,若然撒斯王國的海軍成功佔領維納斯城,控制北方的海洋,就會引發嚴重後果,因此尼白地王國急忙從各地調派了三萬名民兵,配合北勒斯弗蒂海水師的二十萬精兵,在北方沿海、維納斯城駐紮,另外又動用二萬多名民兵在首都進行防守的部署,準備迎戰。

  縱然戰爭已經如箭在弦,一觸即發,身為王國最高統治者的亞歷山德拉和馬丁,卻依然沒有半點慌張、害怕的樣子,王宮內的氣氛依然是一片平靜。

  「啊啊啊……大力一點兒吧……啊,對了,差不多了……啊啊啊……」縱然面對戰爭的威脅,亞歷山德拉依然一如既往的在陽台裡放聲嬌吟,全身赤裸,壓著馬丁軟弱無力的身體,雙腿夾著他的臀部,陰唇環抱著那根堅硬的肉棒,乳房和金黃色的長髮隨著身體的動作上下搖擺。雖然花園的地上堆積了微薄的積雪,但是由於暖爐的熱氣透過門口傳至陽台的關係,使得他們能夠無懼寒風,在這冰天雪地的花園旁邊做愛。

  「啊啊……現在可以……啊啊……射了嗎?」馬丁輕聲地問道。他的雙手輕輕抓著亞歷山德拉的豐滿的雙乳,肉棒在亞歷山德拉的淫穴裡來來往往,可愛的臉蛋泛起性興奮的桃紅色,眼神充斥著無限的淫慾。

  「啊,不行……啊啊,等阿加莎來到以後,才一起射吧……啊,你先休息一下吧……」亞歷山德拉說,然後張開雙臂,擁抱馬丁的肩膀;至於馬丁亦伸出雙手,輕輕撫摸亞歷山德拉的長髮,頭靠在亞歷山德拉的肩膀上喘息。不過,亞歷山德拉的嘴唇和舌頭馬上又把他的紅唇封閉住了,侵入他的口腔裡,舌頭互相交纏。

  「爸,媽。」阿加莎馬上就在陽台的門前露面;身上的衣服都被脫光了,左手擠著那巨大的乳房,右手抓著那粗壯的肉棒揮動起來,眼睛對著亞歷山德拉眨了一下,似乎刻意要惹起亞歷山德拉的性慾。

  「你來就好了,馬上走過來吧。」亞歷山德拉高興地說,阿加莎便踱步走上前,把紅唇輕輕的在亞歷山德拉的臉頰上吻一下,然後問:「怎麼你們忽然有如此的興致,叫我來加入你們的交合?」

  「沒什麼,只不過是想讓我們三人一同共聚天倫之樂,享受一點兒家庭生活,交流感情而已。」亞歷山德拉說。

  「那麼,你們想怎樣玩?」

  「這樣吧,先來口交。」馬丁淫笑著說。

  「哈哈,爸爸又想吞精了嗎?」於是阿加莎就拿起肉棒,把龜頭貼近馬丁的嘴唇,讓他的舌頭輕輕地舔弄;至於亞歷山德拉,當然不願意被冷落了,也急忙爭先恐後的伸出舌頭,加入混戰當中。

  「好癢呢……」阿加莎的龜頭馬上就充血、變紅,肉棒變硬;她的肉棒被夾在亞歷山德拉和馬丁的舌頭之間,龜頭輪流被的他們溫暖的紅唇包裹起來。

  「啊啊……不行了,要射了……」

  「再忍耐一下吧,」亞歷山德拉說。「這樣吧,現在玩插穴吧。」

  「媽……你想我,射在子宮裡嗎……」

  「不是……總言之,先插穴再說吧。」

  於是亞歷山德拉的雙手搭在馬丁的肩膀上,慢慢地站起來,使得馬丁的肉棒從嫩穴裡退出來;然後,阿加莎來到亞歷山德拉的背後,輕輕拍打她嫩滑的臀部。

  「女兒啊,快插進來吧……」

  阿加莎首先張開雙臂,環抱亞歷山德拉的雙乳,嘴唇碰著嘴唇的進行濕吻;然後光滑的右手靈巧地愛撫濕淋淋的陰唇和陰蒂,為肉棒的插入作出準備。

  「感覺如何?」阿加莎溫柔地問。

  「啊……很舒服。」

  「那就好了……啊啊,是誰……」阿加莎的巨乳忽然被一雙手抓起來了,她往後看清楚,原來是馬丁;他趁著阿加莎不為意的時候,已經走到那她的後方,倣傚著阿加莎,從後展開攻擊。

  「來吧,讓我們一起進入高潮。」馬丁說,手溫柔地愛撫阿加莎的陰蒂和陰唇。

  「哈哈……爸,你真是的……啊啊……」被愛撫的阿加莎馬上就興奮起來。

  「這樣吧,我們一起數三聲,然後一口氣把龜頭往前插進去吧。」

  「好的……」

  「一、二、三。」

  「啊啊啊……啊啊啊啊!」於是,阿加莎的龜頭便一下子插進亞歷山德拉的淫穴,而馬丁的龜頭也塞入了阿加莎的陰道;亞歷山德拉和阿加莎都高聲地呻吟起來,甚至本來只是負責插穴的馬丁也加入了呻吟的行列。

  「阿加莎……你的肉棒,啊……還真強壯呢……啊啊啊……」亞歷山德拉高聲地說,雙手扶著椅柄,乳房從上下的擺動換成是前後的搖動,嘴唇發出悅耳的呻吟;至於阿加莎,則把雙手按在亞歷山德拉的肩膀上,乳房也照樣的晃動,發出嬌吟的聲響,肉棒高速地在她的淫穴裡來回進出;而馬丁的肉棒亦以同樣的力度、速度和節奏抽插阿加莎的陰戶。

  「啊啊啊,要……射了……」阿加莎馬上就提出要在亞歷山德拉的陰道裡內射的請求。

  「我也是啊……」馬丁似乎也無法再忍受下去了,精液快要從龜頭湧出。

  「啊啊啊啊啊……不行,再忍耐一下……」亞歷山德拉似乎還是不願意被自己的女兒在陰道裡內射。

  「啊啊,媽,你……怕什麼啊……已經不是……啊,第一次了……」阿加莎笑著說。的確,對於亞歷山德拉的陰唇來說,阿加莎的龜頭可以說是一點也不陌生。這根肉棒,與馬丁的肉棒一樣,已經在這淫穢的下體裡射出了不知道多少的公升的精液,甚至次數比亞歷山德拉身邊得寵的男妓們還男多。

  因此,在王宮裡,甚至還有謠言說,阿加莎才是羅伯特真正的「父親」;因為當羅伯特還在亞歷山德拉的肚子裡的時候,阿加莎的肉棒已經多次進出她的陰道。當然,這也只是謠言,沒有證據;更何況,就是羅伯特真的是阿加莎和亞歷山德拉亂倫所生下的兒子,在當時也沒有人會介意,馬丁依然會把他當成是自己的兒子。

  無論亞歷山德拉的子女的真正父親是誰,只要亞歷山德拉能夠生兒育女的話,在當時這個母系社會裡,馬丁就能夠擺脫「不育」之類的謠言的譏笑(反正無論生下來的是男是女,在這母系社會裡也只會繼承亞歷山德拉的一切,與馬丁本身的家族無關),因此他從來也不會阻止亞歷山德拉和男妓們性交,甚至身為雙性戀者的他還會一同跟亞歷山德拉分享男妓們的肉棒。

  「當然不是……啊,我只是想……吞精而已。」作為一個淫亂的女王,亞歷山德拉當然不會害怕阿加莎的肉棒的內射會使她懷孕,亂倫生子;事實上,在當時根本沒有人會介意亂倫,無論是女人和男人,也無須承受什麼封建思想的束縛,只要能夠繁殖下一代,就已經完成了對於延續家族的責任。因此,這樣看來,亞歷山德拉並沒有說謊,她只是希望吞精而已。

  「啊……媽,那好吧……」於是阿加莎把雙手按在亞歷山德拉的臀部,把肉棒緩緩的推前;亞歷山德拉就跪在地上,手抓著她的龜頭,拉進嘴巴裡慢慢地、溫柔地舔弄。至於馬丁的肉棒,這時候卻依然插在阿加莎的淫穴裡,不肯離去;而且力度也愈來愈激烈,速度加快了,使得阿加莎整個人也上下晃動起來;乳房在搖動,長髮在擺動,雙腿也發軟、站不穩了,放聲地尖叫起來。

  至於亞歷山德拉,由於嘴巴被阿加莎粗壯的肉棒封閉住了,變得安靜下來,可是從眼神看起來,淫慾並沒有因而減退;在享用肉棒的同時,她依然不忘愛撫自己的陰蒂和陰唇,間中喉嚨還會發出輕聲的嬌吟。

  「阿加莎……你想,我先射,還是……你先?」馬丁輕聲地問,從語氣聽起來,顯然他也有點兒疲倦了。

  「啊啊……我們一起來吧……」

  「好的……」

  「那麼現在……啊啊啊,就射吧……啊啊啊啊啊啊啊!」於是,阿加莎和馬丁的肉棒就開始瘋狂地噴射精液了;兩根肉棒似乎很有默契,抽搐的節拍幾乎一模一樣;當阿加莎的精液如同噴泉湧入亞歷山德拉的嘴巴裡的時候,馬丁的精液就像火箭射入阿加莎的子宮。

  「啊啊……很棒……啊啊,啊啊啊啊!」然而,亞歷山德拉的口腔馬上就被精液填滿了,馬上就透不過氣來,面頰發紅,急忙把肉棒拉出來;不過射精依然繼續,因此精液就直接散落在她的臉兒上了。

  首先是紅唇,再來是藍色的雙目和鼻樑,接著是白色的臉頰,最後是額頭和髮絲;不過貪婪的亞歷山德拉馬上又把龜頭含起來,嘗試繼續吞精;可是阿加莎的射精的速度實在是太快,而且精液也太多了,馬上又使她透不過氣來,必須把肉棒抽出。最後她只好讓龜頭壓在紅唇的上方噴射,有的精液射進口裡,有的則射在臉兒上。

  至於馬丁的肉棒也不甘示弱,白色的濃精源源不絕的射入阿加莎的體內;通過陰唇、陰道口和陰道,穿過子宮頸,直入子宮,使得阿加莎的下體變得熱烘烘的;紅色的陰唇也被染白了,不少精液還沿著肉棒從陰道倒流出來,落在地上。

  「馬丁……啊啊啊……」馬丁似乎馬上就知道亞歷山德拉的意思了,於是就急忙把肉棒從阿加莎的陰唇抽出,加入了顏射的行列,將餘下的精液噴在亞歷山德拉的臉兒上。不過,才噴了一點兒,這一發的精液已經噴光了;馬丁的肉棒開始發軟,然而阿加莎的肉棒卻沒有停止射精的趨勢。

  「咦,阿加莎……你的肉棒怎麼……」

  「先前施了咒語,所以……」阿加莎還未說完,性急的馬丁已經實時跪在地上,蹼向阿加莎的肉棒,把肉棒霸佔住了,將龜頭含起來,把精液吞嚥下去。不過肉棒馬上又被亞歷山德拉搶過去了。

  「別這樣吧……你們把它一起分享……」在阿加莎的提議之下,亞歷山德和馬丁拉便把阿加莎的龜頭夾著兩條淫舌之間,讓精液同時落在二人的臉兒和嘴巴上。馬丁的嘴唇首先被精液淹沒了,然後鼻子和面頰也被射滿了白濁,後來棕色的眼睛都被精液蓋過,最後額頭亦是如此,黑髮也被染成白色;這時候,亞歷山德拉和馬丁就如同兩隻貪婪的狗公和狗母,跪在地上,任由阿加莎的肉棒凌辱他們的。

  「啊啊……啊啊……」最後,在阿加莎的喘息的聲音當中,噴射終於結束下來;最後的精液分別被射在亞歷山德拉和馬丁的乳頭上,然後肉棒馬上就變軟了,如同旗幟緩緩降下。

  「累死人了……」由於雙腿發軟的關係,阿加莎就跪在地上,雙手扶著亞歷山德拉和馬丁的肩膀,頭靠著他們那沾滿精液的臉兒,張開嘴巴,伸出舌頭喘息起來。她又溫柔地把亞歷山德拉和馬丁臉兒上的精液逐一舔乾淨。

  「阿加莎,你的肉棒真棒呢……」亞歷山德拉稱讚說。

  「也許……這是從爸爸那裡遺傳得來的了吧。」阿加莎笑著回答。

  「哈哈,是嗎……」馬丁高興地說。

  「或許你說得對……」亞歷山德拉說。「可是,這次以後,不知道……我們何時可以再次享用這根肉棒了。」

  忽然,本來興奮的氣氛變得低沉下來。聽見亞歷山德拉的說話,馬丁和阿加莎臉兒上的笑容馬上就收緊起來了。

  「別這樣吧,媽,爸,」可是,沒多久,阿加莎馬上又回復臉兒上的淫笑,嘗試打破低沉的氣氛。「這場戰事馬上就會結束。不到一個月,我就會回來。」

  「可是,這次畢竟還是你第一次真正參與戰事……」馬丁說。

  「爸,你可不要看小我啊,在軍校的時候,我可是全班當中成績最好的一個。」

  阿加莎笑著說。一般來說,就是成績良好,作戰經驗豐富的軍校畢業生,最少也要在二十五歲以後才有機會當上中尉。

  不過,由於阿加莎出身於王室貴族,加上幾乎每一科的成績,無論是在書院、軍校還是大學,不是A就是B(除了在書院唸書的時候,數學科的分數曾經只有C以外,無論是什麼科目,她從未曾試過拿不到B以上的成績),自然就能夠在如此年青的年紀當上中尉。

  「可是……」

  「正如蘇菲亞老師所說,這是我的使命啊;你們放心吧,我一定會平安回來的。」阿加莎說。「好了,這些事情還是別再提吧,如果沒有其它事情的話,我就先回去房間收拾行李。」

  「好吧,你現在可以離去了。」亞歷山德拉和馬丁分別在阿加莎的臉兒上吻了一下,然後就見送阿加莎帶著赤裸裸的身軀踱步離去了。

  阿加莎戴上紅色的乳罩和三角內褲,然後穿著長袖的白色襯衣和棕色長褲,沒有戴上領巾,甚至連外套也沒有,衣鈕都沒有扣好,就直接穿過走廊,走上樓梯,返回房間。當她經過樓梯的時候,看見一個女僕趴在梯級上抹地;由於裙子很短,因此阿加莎就發現這淫蕩的女僕竟然連內褲也沒有穿上。於是阿加莎就伸出溫柔的右手,以拍打和撫摸作為懲罰。女僕看見阿加莎,就笑起來。

  然後阿加莎又經過二樓的長廊,看見一個男僕正拿著一張笨重的被子,褲子有點鬆脫,露出光滑的臀部,就馬上被阿加莎溫柔地拍打;男僕又笑起來了。

  終於來到了房門的前面。在為阿加莎打開房門以前,阿加莎首先溫柔地擁抱負責守門的女侍衛,然後與她親吻、親熱了一會,才推開房門,進入房間裡。

  房門關上以後,阿加莎打開了衣櫃的大門,取出一把長劍;長創的劍鞘以香柏木製成,劍柄是用銀製成的,而且在那半圓形的護手上還雕刻了精細的圖案和王室的徽章。

  阿加莎手握劍柄,把劍從劍鞘裡拔出;劍身都是用鐵製成的,劍刃十分銳利。

  這把劍可是十二歲的時候亞歷山德拉送給阿加莎的生日禮物;不過,事實上,除了平日練習劍術以外,這東西根本沒有真正發揮自衛或是攻擊的用途。

  然後阿加莎又從衣櫃裡取出一個皮革制的行李箱,然後把內衣褲放進去;經過仔細的思考,她揀選了粉紅色、深藍色、淺藍色和黃色的低胸乳罩和性感三角內褲,然後把軍服、毛巾、日用品等東西也逐一親自塞在行李箱裡。就在這時候,房門傳來敲門的聲響。

  「阿加莎公主殿下,克裡斯廷公主和巴裡王子來了。」

  「讓他們進來吧。」於是房門被推開,克裡斯廷和巴裡便手牽手的踱步進入房間裡。說起來也奇怪,他們的身上除了一件浴袍以外,什麼也沒有穿著。聰明的阿加莎看見他們的衣著,馬上就知道他們的意思了。

  「這麼晚了還過來?」

  「今晚我們是專誠來為你餞行的。」克裡斯廷淘氣的笑著說,眼神看起來好像有點兒不懷好意。「無論如何,這天晚上我們也不會回去的了。」

  「那麼也等我一下吧,我正在收拾行裝呢。」阿加莎說。這時候,她來到梳妝台前,拉開抽屜,取出一個工具箱;打開箱子,裡面放著各種大小和質料都不同的假陽具。這些性玩具在當時來說,可以說是每一個女人,還有每一個雙性人,甚至連男人也不可缺小的玩物。

  「阿加莎,你也用不著拿那麼多條棒子去了吧?」克裡斯廷問。

  「軍隊中的肉棒太少了,不能滿足我的需要。」的確,在當時的軍隊裡,女兵的比例比男兵的更高。

  「但是,這次是由身為樞密院統領的黑茲爾將軍和北勒斯弗蒂海軍總司令的丹尼斯少將,就是她的丈夫一同親自帶領你明天的船隊出征,以丹尼斯上校的性格,他一定會任用大批的男兵,因此你無須這麼多的顧慮。」巴裡坐在床上,仔細地分析說。

  「那麼,你們就為我在這裡揀選幾條吧。就是我整天也泡在肉棒堆裡,我的肉棒還是能力有限的,無法逐一應付那些誘人的屁眼和陰唇,必須帶幾根自慰棒作為後備。」阿加莎說。

  「就這樣吧,這兒有一條木製的,一條石製的和一條銀製的。」克裡斯廷和巴裡就把這三條自慰棒放進行李箱裡了。

  「還有什麼東西要帶的呢?」

  「當然是春藥啦!」克裡斯廷笑著說。

  「啊,我怎麼會想不到的呢。」阿加莎拉開雜物櫃的櫃門,取出一瓶又一瓶的魔法藥水和藥粉,全部都放入行李箱。

  「阿加莎,你也不用帶這麼多了吧?」巴裡說。

  「當然要啦。除了軍中的女兵和男兵以外,還有軍妓、以及數之不盡的俘虜;我必須強壯一點,才能應付他們誘惑啊。」阿加莎笑著說。

  「那麼,如果你已經收拾好了吧,那麼就開始吧。」克裡斯廷躺在阿加莎的床上,左手摟著巴裡的腰,右手解開浴袍的蝴蝶結,眼神色瞇瞇的凝視著阿加莎。

  「知道了,別著急吧。」於是阿加莎坐在床上,然後解開衣鈕,脫下上衣,再脫下長褲。

  「你們幫我脫吧。」於是巴裡首先伸出溫柔的雙手,輕輕地撫摸阿加莎的乳房,慢慢地解開乳罩的蝴蝶結,露出白色的巨乳。與此同時,克裡斯廷輕輕拍打阿加莎的臀部,急忙把三角內褲拉下,露出一根堅硬的肉棒和濕漉漉的陰唇。

  「啊!」忽然,阿加莎向著前方,朝著巴裡蹼過去,把他輕輕的推倒在床上,脫下他的浴袍,抓著他那還是軟弱無力的小肉棒,溫柔地愛撫起來。

  「快挺直起來吧。」阿加莎笑著說。

  克裡斯廷當然不願意被冷落了,於是就照樣模仿阿加莎,蹼向她;可是這下子她不但抓不著阿加莎的肉棒,反而阿加莎拉著長髮,將她拉倒在床上,溫柔地把她制服。

  「好了,乖乖地把浴袍脫下吧。」

  「不用你說,我也會脫。」克裡斯廷馬上就把浴袍脫下;美麗的酥胸散發出一陣香氣,陰唇也好像塗上了唇膏,顯得分外吸引。然而,正當阿加莎露出一副貪婪的眼神,伸出舌頭,準備享用下體的淫水的時候,克裡斯廷卻伸出雙手阻止。

  「怎麼了?」

  「這樣不夠渝刺激呢。」克裡斯廷扁著嘴巴說。「要多一點兒肉搏戰才好玩的啊……」

  「既然如此,待會兒你就不要怪我欺負你了。」於是阿加莎放開克裡斯廷,又讓巴裡暫時退到床邊,讓這兩個女孩子──不,應當是一個女孩子和一個雙性人先來一場床上大戰,再繼續交合。

  阿加莎和克裡斯廷分別退到床的兩邊,然後趴在上,如同獅子般,互相虎視眈眈的看著對方赤裸的身軀,嘴角發出喜悅的淫笑。

  「你有本事的話,就過來吧。」阿加莎輕輕套弄著自己的巨棒,刻意地挑釁克裡斯廷的性慾。

  「你可不要以為我不敢呢。」於是克裡斯廷急速地往前爬行,跳起來,蹼向阿加莎,嘗試把阿加莎壓在床上,可是阿加莎卻避開了。不過克裡斯廷的反應也十分敏捷,馬上就抓住阿加莎的金黃色秀髮;然而自己那棕黃色的長髮也被抓住了。

  於是,克裡斯廷就主動蹼向阿加莎,把她壓倒在床上,嘴唇貼著阿加莎的嘴唇,雙腿夾緊阿加莎的雙腿,手抓緊她的雙手;阿加莎初時作出掙扎,可是在克裡斯廷的紅唇和淫舌誘惑之下,雙手和雙腿就漸漸地放鬆起來,不再反抗了。

  「哈哈,終於被我制服了嗎……」正當克裡斯廷還在沾沾自喜的笑著的時候,阿加莎忽然來一個突襲,身體一轉,反過來把克裡斯廷壓倒在床上,左手拉著她的長髮,右手抓著她的雙腿。

  「做人還是不要太輕敵。你已經輸了。」

  「還未呢!」克裡斯廷嘗試用雙手推開阿加莎,可是因為力氣不夠的關係,無論她如何的拍打阿加莎的手,阿加莎就是不肯放開。

  「克裡斯廷,你還是投降了吧。」在旁觀看的巴裡走到來克裡斯廷的面前,溫柔地說。

  可是,阿加莎並沒有等待克裡斯廷的投降,就把她放開了。當然,這是因為她知道,無論如何,克裡斯廷也不會向她投降的;再這樣僵持下去,性交就無法繼續下去。

  「好了,玩夠了嗎?」阿加莎問。

  「夠了……現在還是正式開始吧。」

  「這就好了。既然你剛才輸了,就以口交作為懲罰吧。」

  「阿加莎,你有沒有搞錯了呢?口交算是什麼懲罰啊,簡直就是獎賞啦!」

  這下子輪到巴裡不滿了。

  「別吵吧,你也加入口交不就行了嗎?」阿加莎坐在床上,背靠著枕頭,張開雙腿,抓起那又長又直的大肉棒,吩咐克裡斯廷和巴裡說:「來吧,快趴在床上,慢慢地享用吧。」

  乖巧的巴裡馬上就趴下來,雙手套弄著阿加莎的肉棒,舌頭溫柔地舔弄她的龜頭。至於克裡斯廷,卻是猶疑了一會,凝視著阿加莎那通紅的、誘人的肉棒,打量了一會,最終還是決定屈服在龜頭的面前,乖乖地趴下來,盡情地套弄和舔舐這根巨物。

  「這樣就對了。」阿加莎把雙手按在克裡斯廷和巴裡的頭上,輕輕撫摸他們的頭髮和臉兒,如同撫摸貓兒一樣。

  「啊……克裡斯廷,你在幹什麼?」忽然,就在阿加莎沉醉於肉棒的快感的時候,忽然另一股刺激從陰蒂直達腦袋。這時候,克裡斯廷那幼嫩的右手已經刃功翻開阿加莎的陰唇,把整個手腕都塞進去了。

  「舒服嗎?」克裡斯廷淘氣的笑著問。

  「很舒服……」阿加莎輕聲地說。

  經過一輪舌頭的刺激以後,阿加莎意識到龜頭馬上就要爆發了,就吩咐他們停止舔弄,正式開始進行性交。

  「巴裡,把你的肉棒插入克裡斯廷的陰唇裡吧。」阿加莎撫摸著自己的乳房,溫柔地吩咐說。

  「什麼?讓我先插進去嗎?」巴裡猶疑地問。

  「是的。你不用害怕克裡斯廷的,直接來一個男上位就可以。」

  「那麼你的肉棒怎麼辦?」

  「別理會吧,待會兒你就會知道的了。」

  於是克裡斯廷便躺臥在床上,張開雙腿,如同蛇一般把巴裡的臀部纏繞起來,手拉著他的肉棒,把龜頭貼在陰唇的面前。

  「快點插進來吧……」克裡斯廷催促說,雙手摟抱巴裡,舌頭輕輕的舔弄他滑嫩的臉頰。

  「是的……」聽話的巴裡就慢慢地把肉棒向前推,翻開陰唇,直入陰道,開始溫柔地抽插起來。

  「這樣就對了……」就在巴裡才剛開始抽插的時候,阿加莎那溫暖的雙手忽然抓著巴裡那前後晃動的小屁股。

  「阿加莎,怎麼了……」

  「沒什麼,只不過想你興奮一下而已。」說罷,阿加莎就從背後抓緊巴裡的胸口,龜頭瞄準著巴裡那開闊的屁眼,一口氣把整根肉棒完全插入,使得那火熱的肉棒埋沒在那溫暖的肛門裡。

  「啊啊啊啊啊啊啊!」巴裡馬上趴在克裡斯廷身上,雙手按著她幼嫩的雙乳,大聲地、興奮的尖叫起來。那種音調高、聲線甜美的尖叫聲,聽起來明明就是女孩子的聲音,然而事實上卻是出自英俊少男的小嘴巴。

  「哈哈,舒服嗎?」阿加莎高興地笑起來。

  「啊啊……很棒呢……再大力一點……啊啊!」

  「好的。就讓我的肉棒帶領你的肉棒進行抽插吧。」於是阿加莎就抓緊巴裡的雙臂,開始瘋狂地前後抽插起來;巴裡在呻吟的同時,自己的肉棒也跟隨著阿加莎的節奏,狠狠地插入克裡斯廷的陰道裡;克裡斯廷的雙乳被巴裡的雙手抓住了,不過雙腿依然滿有氣力,緊緊夾著巴裡的下體。這兩雙充滿淫慾的誘人的眼睛便互相凝視著對方淫穢的樣子,一同放聲嬌吟。

  「啊啊啊……這樣就對了……」因為性慾的刺激,阿加莎馬上也加入了興奮嬌吟的行列。於是一首三步的合唱曲就在床上演奏起來。

  抽插一直持續下去,阿加莎、克裡斯廷和巴裡也一直在嬌吟;隨著時間一分

  一秒的過去,巴裡的肉棒開始忍不住了。

  「啊啊……克裡斯廷……啊,內射吧……啊啊啊……」儘管肉棒已經熱得發紅,巴裡依然溫柔地詢問克裡斯廷的意見。

  「啊,不好……上次已經射了……啊啊啊!」然而,被干炮的克裡斯廷並不想內射,因為上次已經嘗試過了。

  「這樣吧……啊,讓巴裡先來過顏射,然後繼續……」

  「阿……啊,加莎,你真是個天才……啊……」克裡斯廷和巴裡對於阿加莎的意見也十分贊同。於是,阿加莎便忍耐著,暫時把肉棒從巴裡的肛門裡抽出,然後躺臥在克裡斯廷的旁邊;巴裡亦將肉棒從克裡斯廷的陰唇裡抽出,稍作喘息,慢慢地爬到來阿加莎和克裡斯廷的面前,把龜頭貼近她們的臉兒;阿加莎和克裡斯廷的雙手就把肉棒抓起來,舌頭瘋狂地舔弄。

  「射出來吧……」阿加莎和克裡斯廷興奮地呼叫著。

  「啊啊啊……」肉棒激烈地抽搐,精液如同雨點散落在阿加莎和克裡斯廷的臉兒上;她們爭相張開嘴巴,伸長舌頭,把精液接過。不過由於巴裡噴射出來的精液很多,就是沒有把兩張臉兒塗滿精液,總算能夠填飽她們的櫻桃小嘴,因此她們並沒有因為爭著吞精而互相推撞。

  「啊……」射精大約維持了半分鐘,巴裡的雙腿就發軟,射精漸漸步向結束;這時候,除了嘴巴以外,阿加莎和克裡斯廷的鼻樑、臉頰和下巴都沾了不少精液。

  「休息一下吧。」阿加莎撫摸巴裡的臉兒,溫柔地說。

  於是巴裡就趴在阿加莎的胸前,頭埋沒在那巨大的雙乳之間,伸出舌頭,如同狗一樣喘息。

  「那麼,這下子就輪到我射精了。」阿加莎便輕輕推開巴裡的臉兒,然後抱起巴裡那軟弱的身軀,讓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接著,阿加莎就把龜頭對準屁眼,狠狠地插入,再次進行強烈的抽插。

  「啊啊啊啊……別這樣吧……啊啊……」已經疲倦起來的巴裡,面對這根強壯的肉棒,馬上就招架不住了。

  「你不喜歡了嗎?」阿加莎的紅唇貼著巴裡的耳朵,溫柔地說。

  「不是……」然而,面對阿加莎的誘惑,巴裡也只好乖乖的屈服在她的肉棒之下,任由阿加莎玩弄。於是巴裡就再次尖叫起來,身體上下晃動,肉棒也在空中擺動起來。

  「阿加莎,別這樣對待巴裡了吧,他已經累透了。」當然,克裡斯廷這句說話是並非出於關心巴裡;已經被淫慾沖昏頭腦的她,只不過是想從巴裡的屁眼裡把阿加莎的龜頭搶過來而已。

  「別催促吧,我馬上就來幹你的了。」阿加莎當然明白克裡斯廷的意思,就把肉棒慢慢地從巴裡的屁眼退出,然後抱起他,把他放在床上;接著,克裡斯廷來到阿加莎的面前,躺在她的上方。二人首先慣性的親吻起來,雙手緊握對方的乳房,無情地擠壓,然後兩雙滑嫩的手都往下撫摸;這時候,阿加莎抓著克裡斯廷的屁股,而克裡斯廷則抓著阿加莎的肉棒。

  「啊啊啊啊!」在克裡斯廷的拉扯之下,阿加莎把肉棒緩緞地插入陰唇裡;然後又突然把力度加大,速度加快,使得克裡斯廷忽然高聲尖叫起來,頭髮亂擺,乳房搖晃,雙眼發出瘋狂的目光。

  「你的叫聲真動聽呢。」聽見克裡斯廷的呻吟,阿加莎狂笑起來。

  由於快要到達高潮的關係,阿加莎便決定把肉棒從克裡斯廷的陰道裡抽出,吩咐她躺臥在床上,又叫巴裡躺臥在旁邊。接著,阿加莎把肉棒放在克裡斯廷的乳溝上;克裡斯廷就用雙手抓起雙乳,把肉棒夾起來,溫柔地摩擦起來。

  「啊啊……阿加莎,你的肉棒……啊,怎會這麼大的啊?」克裡斯廷問。

  「那是因為……要讓你玩弄嘛。」阿加莎說。

  「啊……那麼,可以射了吧……」

  「再等一下吧……」阿加莎當然不會遺忘了躺在旁邊的巴裡;她把肉棒挪移至巴裡的面前,巴裡就伸出淫舌,眼神含情脈脈的,溫柔地舔弄她的龜頭。

  「巴裡,把龜頭含起來吧。」

  「是的……」於是巴裡便張開嘴巴,用溫暖的口腔把龜頭含起來。

  「巴裡,還是你最聽話。」在巴裡的舌頭溫柔的舔弄之下,阿加莎的龜頭變得愈來愈興奮,精液快要從肉棒噴出了。

  「等一下,巴裡,現在該輪到克裡斯廷了……」阿加莎又把肉棒從巴裡的嘴巴裡抽出,克裡斯廷便狼吞虎嚥的把龜頭含起來;直到阿加莎感到馬上就要噴射了,就把肉棒抽出,將龜頭瞄準著兩張淫穢的臉兒。

  「張開嘴巴,高聲呻吟吧……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於是克裡斯廷和巴裡張開嘴巴,高聲地呻吟起來。阿加莎的肉棒噴出一股白濁的精液,噴射在他們的臉兒上;精液如同泉水源源不絕地噴出,落在克裡斯廷和巴裡的臉頰上,然後又落在鼻樑和額頭上,接著又落在頭髮和嘴巴裡,最後噴射在下巴和胸口上。

  「啊……」射精完畢的時候,阿加莎已經氣喘了,就跪在床上稍作休息。那時,從頭直到胸前都沾滿了精液,不管是克裡斯廷的乳房還是巴裡的胸肌,全部都浸沒在阿加莎的精液裡了。

  「阿加莎……」巴裡輕聲地說。「累就躺下來吧,讓我們一起睡覺……」

  於是阿加莎就躺臥在巴裡和克裡斯廷這兩個沾滿濃精的身體的中間,張開雙臂擁抱他們。克裡斯廷拿起被子,把他們赤裸的身體蓋起來;然後跟巴裡一同靠在阿加莎的肩膀上。

  「那我們就睡覺吧……」疲倦的三人馬上就閉上眼睛,進入睡夢當中,暫時忘卻明日的事情。雖然即將離別,可是因為性慾的興奮的緣故,這三個年青人都把這些愁緒忘卻;不過,就是離別,這也只是暫別而已,反正這場表面的戰爭十分短暫;阿加莎要真正面對的,並不是明天以後的遠征,而是往後那邪惡肉棒的威脅。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