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八章 寵幸與凌辱


  黑夜結束,太陽剛剛從東方升起,光線穿梭王宮的窗簾,射進阿加莎的房間裡。門外把守的侍衛比平日的多,就是最近身的僕人也暫時不能進入房間裡。阿加莎被獨留在這三百五十平方尺的房間裡已經長達八個小時。

  雖然房間裡的窗戶和陽台主要都是朝著北方,可是因為北面是山頂,而且山上種滿樹木,可以擋風,因此一點也不寒冷。而窗外還是那從東面到西面連綿不絕的王室花園,景色優美。

  東邊的牆上,除了被兩個衣櫃和一張梳妝台遮蔽的地方以外,幾乎每一處都掛上了一幅又一幅的油畫,有的是風景畫,不過大部分還是裸體的人像,全部都是阿加莎親手繪畫的,內容當然以性愛為題才,巴裡和克裡斯廷都是經常在畫中出現的主角。西邊擺放了兩個書櫃,靠著牆,還有一張簡單的書桌和三張椅子。

  門戶為於南邊,另外還有一張細小的魔法實驗桌和兩個擺放儀器和工具的櫃子。至於那張雙人床,則靠著東邊。她全身依然赤裸,不過身上和臉兒上的白濁已經被抹乾了,雙眼睜開,似乎回復了神智。

  奇怪的是,在那紅色的床鋪上,除了阿加莎以外,還出現一個另一個貌似是女人的身影。她跪坐在床上,潔白的雙手抓著阿加莎的雙腿,把雙腿張開;她似乎也是雙性人,下體長有一根白色的長肉棒,插在阿加莎的淫穴裡,而高速來回抽插。

  「啊啊啊……主啊,我……啊啊……」阿加莎輕聲地說,雙手按在胸前,環抱那誘人的雙乳,軟綿綿地躺在床上。

  「累了嗎?再忍耐一下吧。」阿加莎抬頭仰望,眼前是一個美艷的淑女;皮膚潔白,眼睛明亮,頭髮很長,而且雙乳豐滿,雙臂和雙腿結實,臉頰上發出柔和的光線,外觀比任何人類都來得完美。

  「啊啊……射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潔白的肉棒馬上就在阿加莎的子宮裡澆灌神聖的精液,面頰發紅,雙乳隨著身體的動作激烈地搖晃,嘴巴高聲地呻吟,腦袋再次被性慾支配了。

  「來吧,喝點精液。」忽然,肉棒馬上又從阿加莎的淫穴裡,轉移陣地,紅色的龜頭瞬間來到阿加莎的臉兒前面,激烈的噴射起來;阿加莎急忙張開嘴巴,伸出舌頭,接過噴出的精液。可是精液實在太多了,填滿了嘴巴以後,還是源源不絕的噴出,馬上就把阿加莎的臉兒射滿了一片白濁。

  隨著噴射的結束,阿加莎便把嘴巴裡的精液慢慢地吞嚥,躺在床上喘息。至於那美麗的雙性人,則躺在阿加莎的旁邊,右手溫柔地撫摸阿加莎那沾滿精液的臉兒。

  「怎麼了?感覺如何?」

  「很舒服,很興奮……」

  「這就好了。」女神微笑著說。「既然也玩過性愛遊戲了,現在我們不如趁著休息的時間,繼續談話。」

  「是的……」阿加莎喘噓噓地說。

  「阿加莎,我的女兒,你也知道,我製造你出來,並不只是為了多一件性玩具而己。你身上有重大的使命,相信你也知道了吧。」女神說。

  「經過了昨晚的考驗,你就已經證明了你擁有控制自己身上強大的力量的能力,通過了第一關;不過,這才是開始而已。」

  「我知道……」阿加莎說。「可是,這股力量……足以抗衡操控他人思想的念力魔法嗎?畢竟……這力量是由性愛魔法出來的……」

  「親愛的,你怎麼忽然變得如此沒有自信的呢?你應當相信我才對。不要忘記,你的力量都是我賜給你的,你巨大的乳房、美艷的肉棒和紅潤的陰唇,都是屬於我的。只要你信心堅定,除了我以外,世上根本沒有人能夠控制你。」

  「我知道了。」

  「還有,從今以後,你要加陪小心,敵人的龜頭已經指著你的陰唇了。你要留意身邊的人;但更重要的是,我給你這強大的力量,並不是叫你去作惡、害人,或是炫耀,而是要你按照我的吩咐做事。知道了嗎?」

  「知道了。」

  「那就好了。咦,女兒啊,你看,你的肉棒挺起來了。」這時候,女神的手正在溫柔地套弄著阿加莎的陰莖。

  「啊……是啊。」

  「既然如此,你就把你的精液獻上,作為給我的祭物吧。」於是女神就低下頭,把龜頭拉入嘴巴裡,溫柔地舔弄;一股性興奮的感覺,頓時從龜頭的末端,通過神經線,途經肉棒、陰囊,然後沿著脊髓直上,直到腦袋裡。

  「把精液射出來吧。」女神把阿加莎那粗壯的肉棒,塞入自己那粉紅色的嫩穴裡,然後雙腿夾著她的下體,以騎乘體位的方式做愛起來;身體上下晃動,乳房搖來搖去,嘴巴發出輕聲的、高聲的嬌吟。

  這時候,在房間外邊的走廊,亞歷山德拉和馬丁在蘇菲亞的引領下,朝著房間的方向走過來。

  「現在阿加莎沒事了吧?」馬丁問。

  「她已經回復正常了,只是上帝還未離開她,因此我就安排她暫時獨留在房間裡,與外界隔離。」

  「可是已經八小時多了……」亞歷山德拉說。

  「的確,這次的時間有點兒長。或許這是因為上帝有些什麼要告訴她的緣故了吧;不過,我想,現在也已經差不多了,因此才請你們一同前去看看。」蘇菲亞說。

  當他們來到門外,侍衛就往門的兩邊靠攏、後退,讓蘇菲亞走上前,輕輕拍門。

  「阿加莎,可以進來嗎?」

  「等一下吧……」令人詫異的是,回應的卻不是阿加莎,而是另一把悅耳、溫柔的女聲,而且還夾雜著嬌吟的聲音。明顯地,這是女神的聲音。亞歷山德拉和馬丁頓時嚇呆了。

  「難道阿加莎正在……」馬丁驚訝地說。

  「無論如何,既然上帝要我們等待,我們就不要進去吧。」蘇菲亞冷靜地說。

  與此同時,在房間裡,面對來自女神,無法抵抗的誘惑,阿加莎的肉棒只好乖巧地把精液射出來了。

  「啊啊啊啊啊……」精液如同萬馬奔騰,又似是噴泉,從龜頭溢出,射入子宮。不過,女神似乎並未滿足。她把肉棒抽出,趴下來,抓緊著阿加莎的肉棒,讓龜頭朝著她的臉兒上噴射;有的精液落在嘴巴裡,其餘都散落在那發光的臉兒上。

  「真美味……我製造出來的東西,還真美味呢。」女神賣花贊花香的說道。

  「是的,上帝……」

  「既然如此,從今以後,你就要好好善用這根肉棒了。」女神說,雙手依然抓著阿加莎的肉棒,嘴唇沾滿了精液,臉兒上儘是一副淫蕩的樣子。

  「我賜給你這根神聖的陰莖,並不是要你去強暴女人和男人,而是要你借此以征服你的敵人,相信你也明白了吧。」

  「我明白,上帝……」阿加莎輕聲地說,呼吸依然還是喘噓噓,雙臂和雙腿都軟起來,只是肉棒依然保持堅硬,不由自主地抽搐、射精。

  「既然如此,我也要回去了。」

  「什麼?」阿加莎顯得有點兒依依不捨的樣子。

  「你這好色的女兒真是的,難道你要永遠地跟我幹下去了嗎?除非你死了,來到天堂,能夠享受永恆的性興奮感覺,否則任何人之間性愛最終總有暫時結束的一刻。不過,你也不用太掛念我,因為我永遠也是待在你的床邊的。」

  「可是,我……」然而,女神馬上就在阿加莎消失了,留下阿加莎那根已經發軟、停止射精的陰莖。

  「可以進來了吧?」

  「進來吧……」阿加莎輕聲地說。於是,蘇菲亞就推開房門,與亞歷山德拉和馬丁一同進去,發現阿加莎四肢發軟,躺在床上,臉兒上還滿佈精液。

  「阿加莎,」蘇菲亞走到來阿加莎的身旁,蹲下來,輕聲地問。

  「你剛才是不是跟……」

  「是的……我臉兒上的精液,都是從女神而來的。」阿加莎說。

  「這就是說,你剛才一直都是在跟上帝性愛了吧?」亞歷山德拉驚詫地問。

  「是的,媽……」

  「那麼,上帝有沒有告訴你些什麼事情?」蘇菲亞問。

  「有,不過……我已經累透了,可不可以……先休息一下……」

  看見阿加莎如此疲倦的樣子,蘇菲亞便不再追問下去。阿加莎的眼神呆滯的凝視著馬丁那淫穢的臉兒,伸出舌頭,溫柔地舔弄她滑嫩的皮膚上的濃精。根據尼白地王國的民間傳說,只要喝下女神射出的精液,就可以獲得更多的力量,而且還可以養顏,因此馬丁自然地就瘋狂地舔舐阿加莎臉兒上的精液。

  「馬丁,等一下,我也要呢。」剛剛從驚訝當中冷靜過來的亞歷山德拉,馬上又想起那些關於女神的精液的傳言,就跟馬丁一樣,蹲在地上,瘋狂地舔弄阿加莎的臉兒,把白色的精液逐一掃乾淨。

  「爸,媽……好癢呢……」阿加莎嘴角微笑著,輕聲地說;縱使感到疲倦,但是考慮到反正臉兒被舔弄也沒有損耗她的體力,又可以能讓自己的父母高興,而且自己已經沒有反抗的力氣,就躺在床上,看著這兩個成年人如同孩子般狼吞虎嚥地吞精的樣子。不過,顯然地,蘇菲亞就沒有如此的閒情逸致享受這頓精液早餐了。

  「受到上帝寵幸的人雖然也有不少,可是次數如此頻繁,而且這次的時間如此長久,相信在歷史上也甚少發生。」蘇菲亞心裡想。

  事實上,這也不是阿加莎第一次與女神見面,而且與她性愛了;這些事情,從小以來,已經經常發生,而且蘇菲亞還多次曾經親眼目擊整個過程。儘管如此,對於亞歷山德拉、馬丁,甚至是熟讀聖典的蘇菲亞來說,與女神性愛從來就是一件不尋常、極為神聖的事情,無論發生在阿加莎身上的次數的頻率是如何的多,他們也總會感到震驚。

  「這女兒,果然是個神聖的嬰孩。」蘇菲亞的雙眼凝視著亞歷山德拉和馬丁嘴巴吐出的一絲又一絲的濃精,繼續想著。

  「這次既然上帝在她接收第一次挑戰之前與她發生這事情,這就表明阿加莎在祂心目中的地位是何等的重要;既然如此,相信無論如何,阿加莎也會勝過這危機。但願上帝保佑她吧。」

  在勒斯弗蒂大陸的北方,就是撤斯王國的首都荒淫城,由於在尼白地城的北方,日照較短,縱然沒有時差,太陽卻好像被荒淫城的黑暗嚇呆了,遲緩了走出

  來。不過,無論是在白天,還是在黑夜,被圍牆包圍的王宮還是黑暗一片。

  身為撒斯王國國王──也就是尼白地王國最大的敵人──理查德,跟慣常一樣,推開被子,露出強壯的肉棒,把腳從床上踏在那繡上了尼白地王國地圖的地毯,然後走下床;在床上,不見他的妻子維吉尼亞,也看不見他那得寵的男妓傑克,卻只看見三個全身赤裸,脖子上戴著狗圈,被狗繩繫在床邊的小男孩,躺在他的身旁;其中一個已經醒過來,嘴唇發抖,眼神可憐,雙手遮蔽著那根已經幾乎被吸光了所有精液的小肉棒,縮在一角,神情驚慌。不過,理查德卻不以為然,轉身拉開那高大的衣櫃的櫃門,取出衣物。

  他首先穿上一條粉紅色的三角內褲,把肉棒和陰囊遮蔽起來,然後穿上一條粉紅色的短裙子;裙子上有白色的花邊和花紋,用棉花製成的,顯然不是撤斯王國的產物,而是從尼白地王國的商旅船隊當中搶掠得來的。他又戴上炒紅色的乳罩,然後穿上白色的上衣,拉上蝴蝶結,裝束如同女人一樣。

  再經過梳妝以後,他就推開連接陽台的玻璃門,來到陽台;陽台的那邊擺放了一張圓桌和幾張椅子,那時候維吉尼亞和傑克已經就坐了。桌子上只是擺放了一些麵包、刀子、奶油這些簡單的食物,連半滴咖啡或是奶茶也沒有,杯子都是空的。

  然而,奇怪的是,在陽台的四周,卻有不少的人繞著圓桌的外圍站著;他們大部分都是脖子上戴著狗圈的性奴,少數的是繫著絲帶的僕人,有男有女,不過全部都是年青人。縱然氣溫只有攝氏十多度,不論男女,這些人都是全身赤裸的站著。

  「今天有什麼好吃的?」理查德奸笑著問。

  「來自勒斯弗蒂大陸東方的少男的新鮮精液,前幾天才被抓回來的。」傑克回答說,右手拉著一根潔白的肉棒;肉棒的主人是一位金髮的少男。

  「只有一根嗎?」

  「不,還有很多。」於是傑克又拉著另一根棕色的肉棒,來到理查德的嘴唇邊,儘管那肉棒的主人──一個棕髮的少男,發出痛苦的尖叫。

  「那就好了。可是,這些精液,該配些什麼呢?」

  「這還用問嗎?這兒除了麵包,還有什麼?」維吉尼亞冷酷地回答;雖然是在跟理查德說話,但是她的雙眼從頭到尾依然凝視著眼前那粉紅色的嫩穴,右手拿一條又長又硬的法式麵包,凶狠的把整條麵包塞進去,並沒有理會那痛苦的尖叫和呻吟的聲浪。

  一個白種少女,坐在長桌子上,金黃色的長髮被綁起來,雙腳掙開,藍色的眼睛目眩神迷,紅色的嘴唇在發抖,甚至嬌小的乳房也跟著發抖。在整個王宮裡,似乎只有維吉尼亞一人才膽敢以如此無禮的語氣對理查德說話。雖說是夫妻,喜歡男人的理查德似乎跟這個喜歡女人的維吉尼亞的關係一直都不太好。

  理查德並沒有理會維吉尼亞的說話;他抓起眼前這兩根充滿青春氣息的肉棒,開始粗暴的套弄起來,然後用舌頭舔弄,最後還用牙齒把龜頭咬緊。

  「求求你……放過我吧……啊啊啊!」金髮少男輕聲地哀求說,沒想到竟然換來理查德無情的拍打他那滑嫩的臀部。

  「臭小子,你最好聽話一點兒,要不然,」理查德左手從桌上拿起一把刀子,指著少男的龜頭,眼神凶狠地盯著少男驚慌的雙眼。「小心我把你的肉棒拿來當作刺身。」

  面對如此可怕的恐嚇,少男最終只好乖巧地向理查德屈服,任由理查德玩弄他的陰莖。於是,這兩根年青的肉棒馬上就挺直起來,龜頭變得愈來愈紅;最後,理查德還張開嘴巴,索性直接把龜頭含起來,準備迎接肉棒的噴發。

  「啊啊……啊啊啊……」棕髮少男首先抵受不住理查德的淫舌的誘惑,在他的嘴巴裡噴射出純潔的精液;接下來,金髮少男的肉棒亦是如此,肉棒不由自主地抽搐,龜頭噴出一股白濁的顏色。雖然肉棒噴射的力度也不少,可是理查德神情松容不迫,眼神沒有露出半點痛苦的神情,反而雙手把肉棒抓得更緊,使得兩位少男可憐地大呼小叫。

  「咕嚕咕嚕……啊,繼續射吧!」沒多久,理查德把兩根肉棒從嘴巴裡抽出來,伸出那沾滿了精液的淫舌,把那兩個火紅色的小龜頭瞄準著對方,互相噴射;精液有的落在對方的肉棒上,不過大部分還是落在理查德的臉兒上和嘴巴裡。

  他瘋狂地套弄著這兩根肉棒,張開嘴巴,把精液都吞嚥下去,偶然還發出高聲的尖叫和呻吟;至於臉兒,從頭髮、額頭、鼻子、嘴唇直到下巴,都被精液染成白色了。

  「少男的精液……還真美味呢……」理查德伸出右手的指頭,輕抹那沾在嘴角上的精液,奸笑著說。這時候,肉棒的高潮將近完結,理查德便拿起桌上的兩片麵包,把弱小的龜頭包裹起來,把剩下來的精液都塗在麵包上,然後送入已經白色一片的口腔裡,慢慢地品嚐。至於兩位少男,當他們看見理查德那被射滿精液的臉兒的時候,卻沒有半點的快感或滿足感,只有驚慌失措的眼神。

  「國王陛下,」就在理查德還在品嚐嘴裡的精液的時候,一位女僕人推開玻璃門,向理查德跪下來,恭敬地對理查德說:「現在是與身在尼白地王國的間諜通訊的時間了,請陛下趕快前往書房準備。」

  「知道了,知道了,別那麼囉嗦!」雖然理查德不願意,可是他亦只好終止這荒淫的早餐,前往書房。「傑克,維吉尼亞,快點吧,我們現在就要到書房去。」

  「別催促吧,我不是你的性奴和僕人。」維吉尼亞冷酷地響應,站起來,雙手抓著兩個少女性奴的長髮,離開陽台,前往書房。

  「還有,傑克,把這兩個傢伙也帶到書房裡,好讓遊戲能夠得以繼續。」

  「是的。」於是,傑克便拿起兩條狗繩,繫著兩個少男的狗圈,拉著他們,一同離開陽台,踏進玻璃門;然後經過房間,又在那刻畫了尼白地王國地圖的地毯上踩了十多下,推開房門,往右轉,走進陰暗的長廊;途經不少的房門,每間房門前都有侍衛把守,嘈吵的慘叫和尖叫聲不停在長廊裡徘徊,彷彿這兒是通往地獄的走廊。走了四十多碼,他們終於來到書房的門前;都是一扇顏色陰沉的大木門,使人感到毛骨悚然。

  理查德推開大門,進入室內,坐在書桌前的黑色座椅上,維吉尼亞和傑克則帶著他們的性奴,站在理查德的後方,然後理查德把雙手按在桌上的一個紫色的水晶球上,念出一段咒語;水晶球便馬上發出一束光線,把影像投射在對面的牆壁上。

  「陛下。」在影像當中,有一個身穿斗篷的男人,跪在地上,恭敬地對理查德說話;由於臉兒和皮膚都被遮蔽了,看不見樣子,也弄不清膚色,不過從那幼嫩的聲線,大概可以推測這人應當是一個少男。

  「怎麼了?今天又有什麼消息?」

  「報告陛下,阿加莎已經在昨晚午夜時分完成了祭典。」少男說。看起來蘇菲亞最終還是無法把這件事情隱瞞敵方。

  「是嗎?那傢伙的情況如何?」理查德問。

  「目前還不清楚,不過之前她曾經因為失控而發瘋,在修道院裡肆意強暴他人,後來又被制服,然後昏過去了。」

  「哈,是嗎?這傢伙看起來比我想像中還要軟弱無能。」理查德沾沾自喜的奸笑說。「就是那些所謂的祭典真的能夠提升阿加莎的魔法力量,性愛魔法的力量又怎能抵擋念力魔法的力量?更何況她連性愛魔法這種如此渺小的力量也操縱不了,就更不可能抵擋我的力量的入侵。」

  「就是嘛,陛下,就是阿加莎是個雙性人,也沒有什麼了不起。」傑克附和的笑著說。

  「這當然啦,雙性人從來都沒有什麼了不起;只不過是陰囊的下方多了一個淫穴,胸前多了一雙淫乳而已。那些尼白地的學者卻竟然以為這樣就會力量比常人大增,真是愚昧無知。」理查德說。「樹妖不也是雙性的嗎?最後還不是被我這個男人征服了。更可況阿加莎只是一個普通的人類。」

  「你可不要輕敵,阿加莎畢竟還是得到他們的女神保佑。」維吉尼亞似乎十分喜歡向理查德潑冷水似的,總是在不當的場合說些不當的說話。這下子理查德似乎終於忍不住了,沒有再假裝聽不見,直接駁斥她的冷言冷語。

  「你這女人又懂些什麼?難道你跟那群尼白地王國的愚民一樣,相信這世界真的有神存在的嗎?」理查德反駁說。

  「你不聽從我的忠告就算了,不過請你對我說話的態度最好禮貌一點。」維吉尼亞盯著理查德,嚴肅地說。「你可知道,在這兒,在撒斯王國裡操縱權力、擁有強大魔法力量的人,除了你以外,還有我。你可以用念力扭斷我的脖子,我也可以用念力壓扁你的腦袋。」

  聽見維吉尼亞如此嚴厲的警告和恐嚇,理查德雖然還是面不改容,但是亦沒有再辯駁下去了,似乎心裡對於維吉尼亞依然有所畏懼。

  「好了,還有別的事情嗎?」

  「陛下,沒有別的事情了。」

  「既然如此,現在就結束通話了吧,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呢。」

  「遵命。」於是水晶球所發出的光束漸漸地變得暗淡,影像也在陰沉的空氣當中消散,留下空白一片的牆壁。

  「好了,現在是去餵飼我們可愛的樹妖的時間了。傑克,現在就帶這兩個傢伙進去陪伴樹妖玩一下吧。」理查德站起來,推開椅子,然後對維吉尼亞說:「如果你喜歡的話就跟著來吧。」

  維吉尼亞沒有開腔響應,就拉著身後的兩個少女性奴,一同離去。理查德來到書桌旁的書櫃前,從櫃子裡取出了幾本書,掉在地上,書櫃就自動的向右方挪移了,露出一條又黑又斜的長廊。不過,當理查德朝著通道的入口呼喊一聲「點火」的時候,長廊兩側的牆壁上就忽然燃亮了火把,變得燈火通明。

  理查德首先踏進走廊,接著就是維吉尼亞和她那兩個可憐的少女性奴,最後就是傑克和那兩個驚慌的少男性奴。當他們都走進走廊裡以後,書櫃又自動的把信道遮蔽住了,信道的大門再次被關上。

  這條狹小的長廊是從書房裡直接通往地牢的快捷方式;不到一分鐘,就已經到達地牢的後門。侍衛們馬上為理查德打開那堅硬的鐵閘;當閘門打開的時候,馬上就傳來一陣慘叫的聲音。當理查德聽見這種可怕的叫聲的時候,就高興地笑起來。

  「聽起來似乎樹妖今天十分精神呢。」走進鐵閘,便可以看見一群赤裸的男人站立著,把阿曼達重重包圍起來。負責照料阿曼達的塔尼亞則站在旁邊,眼睛凝視著阿曼達可憐地慘叫的樣子,把她的一舉一動都記錄在又厚又重的筆記簿裡;儘管先前曾經被阿曼達凌辱,但是塔尼亞始終還是一個柔弱的人,依然擁有惻隱之心,加上阿曼達在她的腦袋裡依然擁有殘餘的控制力量,使她對於阿曼達深感同情,時常希望可以幫忙她,可是又因為害怕理查德,始終不敢讓她從理查德的思想操控當中釋放出來。

  理查德踱步走上前,吩咐那些正在姦淫阿曼達的男兵們逐一退下;那時候,樹幹長出來的那些肉棒都顯得軟綿綿的,依在牆上,動彈不得;至於樹幹的樹皮也變得脆弱,粗大樹根也發黑了。阿曼達躺在樹根上,身體從髮絲直到腳跟,都是白濁一片的精液,陰唇和肛門發紅,乳頭和龜頭由於經歷多次的噴射,現在也無法挺直起來了。她的眼神驚慌失措,流出眼淚;當她看見理查德那雙銳利、可怕的眼神的時候,甚至還尖叫起來,馬上伸出手,蓋著自己的臉兒。

  「怎麼了?感到害怕了嗎?」理查德彎著腰,低下頭,手端著阿曼達的下巴,輕佻地說道。

  就在理查德還在發出無情的狂笑的時候,阿曼達的眼神忽然從恐懼換成凶狠,盯著理查德,雙手忽然抓著理查德的衣領,發出咆吼的叫聲,腳狠狠的踢向理查德的腳跟,使他倒在地上;然後又如同獅子蹼向理查德,一雙手抓著他的乳罩,另一雙手則抓著他的短裙,要把他的衣服撕裂。

  「可惡的傢伙,要造反了嗎?」理查德那凶狠的雙目馬上聚精會神的盯著阿曼達的藍眼睛,阿曼達頓時就全身發軟,眼神再次變得驚恐,嘴巴驚慌地尖叫起來。

  「今天來看你本來是要給你帶來少男的新鮮濃精,沒想到你這傢伙竟然膽敢如此對待你的主人。看起來你還是需要調教一下。」

  「陛下且慢!」塔尼亞急忙走上前,拉開阿曼達那浸淫在精液當中的濕淋淋的身軀,嘗試為她向理查德辯護。「阿曼達剛才並非有意冒犯陛下的。這些日子以來,由於陛下的力量不停的壓迫的關係,她已經進入精神分裂的狀態,一方面十分懼怕陛下,另一方面又憎恨陛下;如果陛下能夠減輕壓迫思想的程度的話,相信阿曼達很快就會完全順服於陛下……」

  「聽你這樣說,你是在質疑我的做事方法了吧?」

  「不是……臣不敢,臣的意思是……」

  「你給我住口!現在我並沒有詢問你的意見。」於是塔尼亞只好低下頭來,站在維吉尼亞的背後,默不作聲。

  「我就是要使她變成現在瘋癲的樣子,這樣才能最有效、最快捷的消磨她的意志,最大幅度降低她的反抗的力量。」理查德把上衣和乳罩解下,接著又把短裙和內褲都在阿曼達面前脫光了,露出堅挺的肉棒,龜頭指嚇著阿曼達那發抖的紅唇。「屆時她的思想就會完全聽從我的指示,儘管她還有自己的獨立思考,也再沒有能力反抗我的命令。明知自己正在做出違背良心的事情,自己也不願意繼續下去,卻依然不由自主的幹下去,哈哈,這樣的壓迫才夠痛苦的啊。」

  接著,理查德又吩咐傑克把那兩個少男帶上前。理查德雙手拉扯著他們的頭髮,奸笑著對他們說:「來吧,現在好好服侍一下我們的樹妖大人吧。」

  於是,在理查德的念力的驅使之下,樹幹上的幾根肉棒忽然挺直起來,朝著兩位少男的方向貼近;兩根粗壯的肉棒率先繞著他們嫩滑的肌膚,勒緊他們的雙手和雙腳。

  「不要,不要……」

  「救命……啊啊啊啊!」正當兩位可憐的少男還在驚慌地掙扎的時候,狹小的屁眼已經分別被一根白色和黑色的肉棒入侵;兩根巨物毫不留情地插進肛門,進入直腸,然後開始高速地抽插起來。

  「再叫喊大聲一點兒吧!」沒多久,又又兩根肉棒分別貼著少男粉紅色的龜頭,如同繩子般纏繞著肉棒,然後勒緊,迫使兩根發軟的陰莖再次挺直起來。

  「傑克,你也上前來吧。」理查德說,雙手抓緊阿曼達滑嫩的雙乳,龜頭瞄準著濕淋淋的陰唇,凶狠的把整根肉棒直插子宮;阿曼達大叫一聲,情緒失控,眼淚從誘人的藍眼睛滾下來,嘴巴張開,好像想些什麼,卻又說不出來,只是瘋狂地尖叫。

  但凌辱只是才剛開始而已。傑克走到來阿曼達的旁邊,躺在地上,然後拉起她的臀部,從褲子裡掏出小肉棒;不過他也並非把目標對準阿曼達那早就填滿了精液的屁眼,而是伸出雙手,強行掙開已經被理查德的肉棒佔有的淫穴,在這狹小的通道裡再增添一根肉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看見阿曼達這副痛不欲生的樣子,塔尼亞也不敢再看下去了,手蓋過雙目,躲在維吉尼亞的背後,甚至還流出同情的眼淚。至於外表冷酷無情的維吉尼亞,看見理查德如此瘋狂的行為,也楞住的盯著他們,彷彿對於他們的暴行也感到愕然。

  「雖然我曾經聽聞過,樹精靈強暴和虐待人類的手法極為變態,連小孩子也不放過,會在整天二十四小時向獵物馬不停蹄地凌辱獵物,直到吸食了充足的精液、淫汁和乳汁,吃飽了,才會休息片刻;可是,樹精靈尚且也把自己的獵物當成是人,保護他們不受任何的傷害,而且玩厭了,就會放過他們。」維吉尼亞心裡想,右臂摟著塔尼亞的肩膀,溫柔地安撫她。

  「可是,現在理查德卻把樹精靈當成是自己的工具和玩具,而且還肆意殘害他人的肉體和精神;樹精靈的強暴也只是為了溫飽、繁殖後代和娛樂,然而理查德的強暴卻是為了藉著摧殘樹精靈,從而摧毀尼白地王國的阿加莎,還有亞歷山德拉,所有的王室成員,甚至是舉國上下的人民。我到底為什麼,當初竟然會與這瘋癲失常的野狼合作的呢……」

  「過來吧,靠近一點……」理查德使兩位少男的龜頭往阿曼達的雙乳靠攏,然後又利用念力控制阿曼達舉起雙手,套弄著兩位少男的肉棒。

  「對了,就是這樣!」理查德興奮地狂笑著說,又忽然掌摑阿曼達發紅的臉頰,拉扯她的長髮,擠壓她的雙乳;最後更執起一條不知從那裡來的馬鞭,無情地鞭打阿曼達以及兩位少男白色的肉體。

  沒多久,兩根插在少男肛門裡的肉棒首先噴射出精液;少男們高聲地、驚慌地尖叫,那兩根已經挺直起來的肉棒上下晃動,眼神失焦,目光可憐。由於樹精靈樹的精液對於人類有催情的強烈作用,因此當熱烘烘的精液,在肉棒起勁的抽搐之下,強行注入、灌入直腸,再通往大腸,被吸收的時候,兩位少男的陰莖馬上就發紅了,一股精液快要從龜頭裡噴出來。

  「來吧,把精液射在樹妖的嘴巴裡。看這蕩婦的樣子,她餓得很呢。就讓她嘗一下新鮮的精液吧。樹精靈最喜歡喝的不就是人類的精液了嗎?」於是,理查德又使少男的龜頭轉移至阿曼達的嘴唇前,然後把肉棒塞入阿曼達細小的嘴巴裡,高速地抽插起來,精液馬上就如同噴泉般噴出來。

  「唔唔唔唔唔……啊啊啊啊啊啊!」初時理查德抓緊著阿曼達的嘴唇,強迫她把所有的精液都吞嚥下去;阿曼達便感到呼吸困難,顯得面紅耳赤。然後,理查德就讓兩根肉棒退出,那時候阿曼達的口腔已經被填滿精液了,精液還從嘴角溢出,有的則因為咳嗽的緣故而被噴出來。不過,口交的攻擊只不過是換成顏射而已,射精並沒有停止下來的趨勢。

  少男的龜頭在那本來就沾滿濃精的臉兒上再噴上一層精液,肉棒如同拳頭一下一下的拍打著白濁的、黏稠的臉兒;最後又在乳房上噴射,阿曼達的乳頭還伴隨著他們的噴射而釋出大量的乳汁,連同少男的精液,大部分都落在理查德淫穢的臉兒和舌頭上,餘下的就噴滿了乳房和乳溝,使得上半身到處都是精液一片。

  「好了,現在是我射精的時候了。傑克,你也跟著來吧。」理查德奸笑著說。

  於是,兩根插在狹窄的陰道口的肉棒,就加速來回,力度也加強了;陰唇的磨擦,加上對方的肉棒和龜頭的互相刺激,理查德和傑克馬上就進入高潮。

  「啊啊啊……啊啊啊啊……」阿曼達驚慌地呻吟,下體發出劇烈的痛楚,可是她也知道,這時候任何的呼叫都是無補於事的,反而只會刺激理查德的性慾,使得他的虐待變本加厲。

  果然,理查德馬上就利用念力,迫使她的一雙手抓緊自己的乳房,瘋狂地把乳房擠壓,再次噴出乳汁,而另一雙手則抓著自己的肉棒,拉扯、拍打那火紅的肉棒和龜頭,套弄著自己的肉棒;而理查德則繼續瘋狂的抽插,發出高聲的、興奮的尖叫,左手拉緊阿曼達的長髮,右手執起長鞭,瘋狂地鞭打阿曼達滑嫩的肉體,已經完全失去了人性,把她當成動物般看待。

  「理查德,快點住手,你再這樣下去,就會把她弄死的了……」維吉尼亞終於忍不住走上前,拉著理查德的右手,嚴肅地說。然而,她換來的結果,卻是馬上被四根肉棒分別綁起雙手和雙腳;至於塔尼亞亦被粗大的肉棒抓起來了。

  「什麼,你竟敢如此對待我……」維吉尼亞的說話還未完結,一根粗大的肉棒馬上就塞住她的嘴巴,封著她的喉嚨。

  「糟糕了,現在這傢伙已經失常了……」的確,正如維吉尼亞所想,理查德

  現在已經完全失常了,已經沒有人能夠阻止他繼續強暴阿曼達。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理查德和傑克的肉棒馬上就在阿曼達的體內激烈地噴射起來,兩根肉棒互相磨擦,一同把精液注射在阿曼達的子宮裡;阿曼達放聲地尖叫,哭泣起來。

  「哈哈哈哈……」理查德繼續瘋狂地笑著;自己的肉棒繼續噴射,阿曼達繼續尖叫,凌辱依然繼續下去;而理查德那邪惡的陰謀,也繼續發展,亦如同一龜頭末端滴出精液的肉棒,即將展開噴發。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