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七章 性愛的力量


  「啊啊啊啊啊啊……阿加莎,別這樣……啊啊啊啊啊!!」無論蘇菲亞如何

  尖叫和掙扎,阿加莎依然抓緊著她,肉棒的抽插加倍地強烈,嘴唇發出可怕的笑聲,邪惡的眼神依然沒有半點改變;這時候,在魔法力量的迫使之下,被迫進入性興奮狀態的蘇菲亞的乳汁和淫水都流出來了,瘋狂的擺動也使得本來理性的她也喪失了鎮定的神情,雙眼都流淚了,發出楚楚可憐的叫聲。

  正當蘇菲亞飽受阿加莎的魔法力量的壓迫和殘忍的凌辱的時候,她開始自責,認為是自己的錯誤決定,害苦了阿加莎和眾人;早知如此,她就不應當冒險,為了啟發阿加莎體內的所有魔法力量,結合上帝的幫助,使她的身上的力量高度集中,最後反而失控了,自己的思想反過來被這些力量所控制,如同野獸一樣失去理性。

  她又想起阿加莎還年幼時的日子;雖然蘇菲亞對於阿加莎的教導有點嚴厲,可是向來自高自大的阿加莎卻對她尊敬有加。而蘇菲亞的嫩穴甚至還是阿加莎的肉棒在一生中第一次進行內射的地方。不過,現在這根小肉棒已經不再可愛,反而變成了一件毫無感情的強暴的怪物,也不再溫柔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熱烘烘的精液被灌入蘇菲亞的體內,肉棒激烈的抽搐,加上無情的虐打使得她瘋狂地呻吟、慘叫。

  「啊啊啊啊……」嬌吟的聲音馬上又轉變了,這次受刑的換成是阿加莎的妹妹艾麗絲。至於剛才飽受凌辱的蘇菲亞和克裡斯廷,躺在地上,目睹阿加莎的雙手,強行拉開艾麗絲的雙腿,抓緊她那幼嫩的雙乳,把龜頭塞入艾麗絲的陰唇裡,開始無情地抽插。

  「啊啊啊啊……阿加莎啊,求你……啊啊啊啊啊!」艾麗絲雙目楚楚可憐的凝視著阿加莎凶狠的雙眼,溫柔哀求著阿加莎,可是卻惹來阿加莎無情的掌摑。

  「啊啊啊……你們都是我的性奴!要對我……啊,絕對服從和尊重……」

  「啊啊啊啊……我的姊姊啊,啊啊啊啊……無論你變成……啊啊啊啊,怎樣,我還是……啊啊啊啊……這麼愛你的,啊啊啊啊啊啊!」

  的確,比阿加莎年幼兩年的艾麗絲,從小以來常常跟阿加莎在一起,很喜歡阿加莎,總是要阿加莎教她寫作和魔法的事情;至於性愛,當然更是她們之間經常進行的遊戲。阿加莎也十分喜歡這可愛的小女孩,每逢有人欺負她,總是會為她出頭,對她處處保護。

  加上在阿加莎出生以前,亞歷山德拉女王一直都沒有生下子女,而在阿加莎出生之後的兩年之內就馬上誕下了這個女嬰(在當時的母系社會裡,人們總希望

  生女孩),人們自然地會認為艾麗絲的出生都是因為阿加莎的降生,把祝福帶給了尼白地王室的緣故,不知不覺地這種觀念也加深了艾麗絲對於阿加莎的愛戴和尊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艾麗絲的瘋狂地呻吟起來,身體上下搖晃,阿加莎的精液再次噴發,在那幼嫩的陰道裡中出。艾麗絲的臉兒發紅,眼神失焦,似乎亦已經失常了,連掙扎的意識也沒有,只是無奈地接受阿加莎精神和肉體上雙重的魔法力量所施加的凌辱。

  「啊啊啊啊啊……阿加莎……啊啊……」肉棒的凌辱對像馬上又換成了羅斯瑪麗。阿加莎的雙眼盯著這美艷的雙性人的肉體,想了一會,然後就飛禽大咬的蹼上前,壓在羅斯瑪麗的身上;羅斯瑪麗的雙腿馬上就被阿加莎強壯的雙臂一下子就掙開了,肉棒馬上插入那溫暖的陰道裡,龜頭在子宮不斷的磨擦,加上魔法力量所形成的強大而且無形的精神壓力,使得羅斯瑪麗完全陷入痛苦當中。

  不過,阿加莎卻依然還未滿足。除了雙手無情地擠壓那堅挺的雙乳以外,下體的肉棒亦是阿加莎凌辱的對象和玩具;除了正常的套弄和舔弄以外,她又拉扯羅斯瑪麗的龜頭和陰囊,甚至還拍打它,彷彿在測試這陽具的堅硬的程度。

  「啊啊啊……阿加莎,求你……不要這樣,啊啊啊啊……」無論羅斯瑪麗如何尖叫,阿加莎依然只是奸笑,面不改色,可怕和兇猛的眼神依然沒有轉變。可是,在羅斯瑪麗的記憶當中,阿加莎從來也不會如此的盯著她。

  羅斯瑪麗較阿加莎年幼兩年多,自小跟隨母親蘇菲亞,經常進出王宮,與阿加莎一同接受蘇菲亞的教導;不過同樣是雙性人的她,小時候的羅斯瑪麗就比阿加莎害羞得多,甚至還有點兒自卑。

  於是她就跟艾麗絲一樣,常常依附在阿加莎這位「強者」的身旁。阿加莎十分喜歡羅斯瑪麗那種順從的性格,待她也不薄;小時候,阿加莎和羅斯瑪麗已經常常相約在花園裡,或是阿加莎的房間裡一同自慰,甚至是一同分享馬丁和其它男妓、男僕們的肉棒(這兩位雙性小孩,在小時候深得王宮無數的肉棒的青睞)。

  而自從羅斯瑪麗的肉棒在十歲以後能夠射精以來,每逢阿加莎看上了新的女僕或男僕,總是會跟羅斯瑪麗約好,一同前來「制服」這些俊男美女;甚至每當阿加莎寫成了新的色情小說以後,羅斯瑪麗和艾麗絲往往都是第一個或是第二個讀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然而,如今阿加莎已經再不憐香惜玉了。肉棒激烈地抽搐起來,精液湧入羅斯瑪麗的子宮;而且抽插的力度很大,幾乎羅斯瑪麗的全身都在搖晃,下體彷彿快要被插爛了。這是阿加莎第一次讓羅斯瑪麗感到惶恐的內射。

  在不停的虐待,加上魔法的力量,羅斯瑪麗的肉棒亦被迫進入性高潮;當阿加莎的肉棒的激射漸漸緩慢下來的時候,精液又從羅斯瑪麗的龜頭,被迫噴出來了。阿加莎變得如同野狼一樣,馬上蹲下身子,咬緊龜頭,雙手扭緊肉棒,吸吮噴出的精液。

  「咕嚕咕嚕……」儘管羅斯瑪麗已經筋疲力盡,肉棒的噴射依然強烈;直到最後阿加莎也差點兒被嘴裡的精液塞著喉嚨了,於是她只好把肉棒從櫻桃小嘴裡伸出,將嘴巴裡過多的精液吐出來,至於肉棒如下來噴射出來的精液,都落在阿加莎的臉兒上;阿加莎臉上的精液、淫水和乳汁混合物,馬上又被新的精液蓋過了。

  這時候,阿加莎眼只剩下最後的兩件獵物──都是男性,分別是巴裡和尼古拉斯。性急的阿加莎決定利用下體這條依然保持堅挺的肉棒,一次對付這兩個軟弱的男孩。

  「啊啊……啊啊啊!」正當尼古拉斯嘗試爬著離去的時候,阿加莎已經抓著他的頭髮,拉扯著,不許他離去,然後不動聲息的把龜頭突然塞入尼古拉斯幼嫩的嘴裡抽插起來,使得尼古拉斯頓時面紅耳赤,眼淚馬上從那美麗的雙眼流出。

  至於躺在尼古拉斯身旁的巴裡,那誘人的白色的肉棒已經被阿加莎的手抓起來了;因為力度實在太大的關係,為巴裡帶來強烈的痛楚,使得他的雙腿也動彈不得。然而,儘管如此,他依然伸出正在發抖的右手,拉著阿加莎的肉棒,好像在嘗試拯救尼古拉斯,要把阿加莎的肉棒從他的口裡拉出來。

  「你想吃嗎?那就成全你吧!」於是阿加莎就把整根肉棒馬上從尼古拉斯的口裡退出,雙手掙開巴裡那櫻桃小嘴,把龜頭塞進去,直到整根肉棒沒入,就開始力度加倍強勁的口交。

  「唔唔唔唔唔……嗚嗚嗚……」雖然巴裡的杏眼已經眼泛淚光,頭也隨著抽插的節拍而晃動,但是他依然忍著痛楚,眼淚始終未有流出,右手還輕輕的撫摸著尼古拉斯的臉兒,以嫩滑的手掌,溫柔地安撫他惶恐的神情。

  忽然,阿加莎又把肉棒從巴裡的嘴巴裡抽出來;這次她把目標轉移至巴裡的屁眼。阿加莎的首先伸出右手,抓起巴裡的肉棒,然後用左手又抓起尼古拉斯的

  肉棒;接著把這兩根肉棒交纏在一起,龜頭碰著龜頭,玩弄了一陣子,又把下體那根龐然大物整根插入尼古拉斯的屁眼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雖然昔日曾為王宮裡的書僮,自幼肛門已經習慣了被王室貴族的肉棒插入的快感,可是面對這根擁有強大力量的巨物,尼古拉斯還是受不了,頓時高聲發出尖叫,聲音如同女孩子似的。不過,這時候,同樣被抓緊的巴裡已經無法再營救可憐的尼古拉斯了。

  與其它王室貴族比較起來,尼古拉斯算是身份最卑微的一個;自幼無父無母的他,也許是因為膚色與馬丁相同的關係了吧,兩歲的時候被馬丁從街上帶回王宮,教養他,讓他長大後作阿加莎的書僮;由於早期尼白地王國經濟不景,街上四處都是孤兒,因此王室人員一直以來也有收養孤兒的習慣。

  被帶回王宮的幼女和幼男,除了能夠跟那些公主王子們一同讀書以外,還跟他們同台食飯,只要勤奮好學,就不愁吃喝,長大後甚至能夠當上一官半職,或是成為知識分子,最少也可以成為王宮裡的僕人或私妓,前途光明磊落;然而,代價就是每天用自己肉體「侍候」宮中的王室貴族、大臣、僕人和侍衛。

  當然,仁慈的亞歷山德拉和馬丁也不會容許他人欺負和凌辱這些孩子,可是這些孩子往往會為了爭寵而唯利是圖;這也是為什麼尼古拉斯在每一刻都計算著自己的利益。雖然阿加莎一直以來都十分喜歡這滑嫩的臀部,空閒的時候就會把尼古拉斯拉到房間裡進行肛交,但是懂得觀察別人的眉頭眼額的阿加莎只是把他當成是男妓而已,從來也不會與他太多談及私事,對他就是不太信任。不過,無論如何,這次還是阿加莎第一次對侍尼古拉斯如此粗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加莎的肉棒馬上又在尼古拉斯的肛門裡噴射起來了;白濁的精液馬上就填滿了直腸。當阿加莎在瘋狂地抽插的同時,雙手依然玩弄著兩個男孩的陽具,眼神兇猛,嘴唇發出如同野狼呼叫的聲音。

  「啊啊啊啊……」但是阿加莎對於單純的肛交並不滿足,還想進一步凌辱尼古拉斯;於是就把整根肉棒從肛門拉出來,龜頭指著尼古拉斯那可憐的肉棒,如同鐵棍般堅硬的陰莖馬上狠狠地拍打這根淺色的肉棒,把精液噴射在尼古拉斯的肉棒上。面對如此疼痛的性侵,這時候尼古拉斯的臉兒上已經目無表情,只好不斷地慘叫和嬌吟。

  「尼古拉斯……」好不容易阿加莎的射精終於暫時結束了,這時候尼古拉斯的下體已經佈滿精液,有的還濺到乳頭和胸前,少數更落在巴裡的大腿上。雖然尼古拉斯已經疲憊不堪,可是肉棒在經歷一輪無情的拍打之後,反而變得更堅硬,似乎那股從阿加莎身上走出來的強大力量,不容許他逃避性興奮的感覺,儘管他已經累透了。

  「給我快點射精!」在阿加莎兇惡的命令之下,尼古拉斯的陰莖馬上就不自控的射精起來;阿加莎就蹲下來,急忙張開嘴巴,把整個龜頭都包裹起來,狼吞虎嚥地吸吮精液。

  「啊啊啊……」終於,尼古拉斯體力透支,頭靠在巴裡的肩膀上,眼睛閉上,昏過去了。阿加莎當然不加理會,依然全神貫注的在享受美味的精液淫宴;巴裡則馬上張開軟弱的雙臂,扶起他那沉重的身軀。

  精液喝光以後,阿加莎才放開了尼古拉斯的肉棒;那根沾滿精液的肉棒已經發軟了,然而阿加莎的肉棒依然堅挺,完全沒有軟下來的趨勢。巴裡溫柔地伸出右手,輕輕撫摸尼古拉斯那軟弱無力的、黏稠的、白濁的龜頭、肉棒和陰囊,心裡無奈地問:到底我還能做什麼呢?難道阿加莎的下半生就是變成一個四出強暴可憐的男女的肉棒怪物了嗎?

  「把你的龜頭插入阿加莎的蜜穴,你們和阿加莎就可以得救了。」忽然,一把聲音從巴裡的耳邊響起;巴裡聽見以後,也不管這是誰說的話了,馬上就要嘗試一下。說起來也奇怪,他那軟弱的身體忽然又回復了一點力氣,使他能夠慢慢地站起來。站穩以後,他向前走了幾步,然後雙手放在阿加莎的肩膀上。

  「你這性奴在幹什麼?我何時批評你站起來了?」阿加莎兇惡地說,並且把巴裡再次推倒在地上,然後張開雙腿,夾著巴裡的下體,使巴裡動彈不得。

  「可惡的傢伙,我現在就要好好懲罰一下你……」於是阿加莎的左手就粗暴地拉扯巴裡白色的白肉棒,把龜頭瞄準自己的陰唇,一下子把整根肉棒拉入陰道裡;她卻沒有想到,這正好是巴裡剛才要做的事。

  當龜頭觸碰子宮頸的時候,奇怪的事情馬上就發生了;阿加莎的神情忽然改變,本來兇惡的眼神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雙疲倦的眼睛。美麗的臉兒也不再發紅了,回復白色。然而,更奇怪的是,這下子輪到巴裡的下體不受控制了;巴裡的陰莖在不受控制的情況之下,開始對阿加莎的陰唇瘋狂地抽插。

  「巴裡……啊啊啊啊,你在干……什麼……啊啊啊……」阿加莎一邊呻吟,一邊說,似乎已經回復了神智,可是身體依然不太受控制;雙手依然抓緊著巴裡的肩膀,雙腿還是夾緊巴裡的下體,肉棒、乳房和頭髮亦隨著身體的晃動而激烈地搖擺。

  「我……啊啊,也不知道……啊啊啊……」巴裡說,雙手也抓緊阿加莎,肉棒的抽插變得愈來愈激烈。

  「啊啊啊啊……很舒服……」然而,阿加莎和巴裡馬上就陶醉在這種不受控制的交合當中了。

  「啊啊……是啊……啊,要射了……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巴裡的肉棒迅速地在阿加莎那暖烘烘的陰穴裡射精起來;滾燙的精液馬上從紅色的龜頭湧出,注入濕漉漉的子宮裡。阿加莎瘋狂地呻吟起來,乳房和肉棒繼續激烈地搖晃,白嫩的臉兒上再次泛起一片紅色;至於巴裡亦發出輕聲的呻吟,下體不由自主的隨著陰莖抽搐的動作前後蠕動,臉兒發紅。

  然而,不同的是,除了阿加莎從插穴的人換成被插穴的人以外,阿加莎的眼神也不再兇猛,巴裡的眼神也不再驚惶,二人已經完全陶醉在荒淫的性慾當中,嘴角還露出淫穢的笑容。

  當然,身為阿加莎的男友的巴裡,已經不是第一次把肉棒插入阿加莎的淫穴裡了;自從他能夠射精以來,在阿加莎的誘惑之下,肉棒已經多次進出阿加莎的陰道和肛門,可是這次還是他第一次不自控的在阿加莎的體內進行激烈的射精。

  隨著巴裡的射精緩緩地減慢下來,巴裡的身體再次回復軟弱無力,雙手從阿加莎的纖腰滑落下來,肉棒變得軟弱,雙腿乏力,躺在地上喘息。相反地,阿加莎卻依然精神亦亦。

  「巴裡,你怎麼了?很累了嗎?」阿加莎彎下身子,紅潤的嘴唇緊貼著巴裡的耳朵,溫柔地說。

  「是啊……」

  「那麼就讓我服侍一下你吧。」阿加莎笑著說,左手溫柔地把軟綿綿的肉棒從自己的嫩穴裡拉出來,然後抬起巴裡滑嫩的雙腿,右手溫柔地撫摸巴裡的陰囊和龜頭。

  「阿加莎,你想……」

  「是的。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

  阿加莎掙開巴裡那寬敞的屁眼,輕輕地拍打著他的屁股,深呼吸了一口氣,就把依然堅硬的肉棒插進去。

  「啊啊啊啊啊!」雖然是男人,可是人類的肛門被插的結果,不管是男是女,最終還是高聲地呻吟、尖叫──淫叫不只是女人的專利而已。

  那堅硬的肉棒在巴裡的屁眼裡高速地磨擦,使得屁眼和肉棒都發紅了;巴裡的雙腿隨著肉棒插入的節拍前後搖動,那軟下來的肉棒,甚至是全身都是這樣晃動。至於阿加莎,在激烈地插入巴裡的屁眼同時,那巨大的雙乳當然也跟著搖晃。

  「我要……啊啊啊,射了……」阿加莎彎下身子,紅潤的嘴唇在巴裡的臉頰上親了一下,溫柔地說。

  「啊啊啊啊……那就……射吧……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當精液在深不見底的肛門裡噴射的時候,巴裡那如同女孩子般的尖叫和呻吟的聲浪增至最大,音調達至最高,嘴巴張開,眼神興奮、忘形,完全達到了高潮。

  至於阿加莎,神情亦進入了完全忘我的狀態,瘋狂地笑起來。至於火紅的龜頭,則把白色的濃精灌入巴裡的肛門,使得本來髒亂的肛門都被潔白的精液洗乾淨了;不久以後,阿加莎又把肉棒從肛門裡抽出,索性把龜頭瞄準巴裡的下體,使得巴裡的陰囊、陰莖和龜頭都被阿加莎的精液射得白色一片。

  不過,這下子的射精比先前溫柔的多,沒有讓肉棒起勁地打在巴裡的肉棒上,加上沒有了魔法力量的強大精神壓迫,巴裡自然就沒有感到痛楚,反而十分享受被干炮的過程。最後,阿加莎把餘下的精液射在巴裡的胸前,落在乳頭上;直到連最後的一滴精液都落在巴裡的淫舌上,阿加莎的肉棒在經歷連續六次馬不停蹄的激射以後,終於平靜下來,開始緩緩地軟下來。

  「太棒了……」阿加莎說,忽然感到全身乏力,於是就倒下來,壓在巴裡身上,嘴唇貼著巴裡的嘴唇,疲勞過度的昏過去了。與此同時,尼古拉斯睜開眼睛,終於醒過來了;蘇菲亞、羅斯瑪麗、克裡斯廷和艾麗絲亦漸漸回復力氣,逐一慢慢地站起來,走到來阿加莎的前方。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羅斯瑪麗按著額頭,似乎額頭還有點兒疼痛。

  「就是啊,剛才阿加莎明明還……」克裡斯廷又問。

  「也許是因為……巴裡的肉棒的關係了吧。」蘇菲亞說,手扶著聖壇,似乎還是站立不穩。「據說要拯救那些被自己身上強大的力量所操控的人……唯有被一個跟她相愛,並且擁有純潔的胴體的人干炮,才能……把力量壓抑下來。不過,

  這也只是民間的傳說而已,沒想到這是真的……」

  「純潔的胴體?」艾麗絲疑惑地問。

  「是的,也許巴裡的胴體是我們眾人當中純潔的……」蘇菲亞說。

  「純潔?」巴裡問。「為什麼我是純潔的那一個?」

  「這……我也說不清。」蘇菲亞說。

  「無論如何,現在並不是我們討論這個問題的時間。從現在的跡象看起來,雖然阿加莎暫時因為體力透支而昏倒,可是上帝的靈應當還未離開的身體。因此,我們必須先把她送回王宮單獨休息,直到上帝離開她的身體為止……」

  巴裡輕輕地挪開加莎沉重的身軀,凝視著那沾滿了精液、乳汁和淫水的臉兒,彷彿在想著些什麼。

  「還有,你們要緊記,千萬不要把剛才的事情告訴任何人,免得被撒斯王國的人知道了祭典舉行的事情……這件事情從頭到尾都是機密,相信你們也很清楚了吧。」

  「知道了。」然而,聽見蘇菲亞如此的吩咐,尼古拉斯的眼神卻有點兒奇怪,心裡不知道又在盤算些什麼了。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