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六章 性愛祭典


  離開尼白地城,朝著東北方,騎馬或乘坐馬車不到四十五分鐘,便到達當時尼白地城少斐依然正常運作的修道院之一的──布裡奇特修道院。不過,事實上修道院內已經沒有修士或修女,而且土地亦屬於皇室,只是教會租用部分地方而已。

  這是因為二百年前教會發生改革運動以後,修士和修女被迫還俗,所有修道院都被政府沒收,改成學校、醫院,甚至妓院;有的由政府經營,有的出售給商賈,有的則租借或出售給改革以後的教會,只剩下少數的修道院依然為人們作為修煉之用。

  布裡奇特修道院位於山上,山頂的部分已經被改建為城堡,是軍事基地;田地大部分已經荒廢,重投森林的懷抱,唯有古老的教堂、宿舍和墳地依然得以保留。

  「啊啊……乖孩子,快點射精吧。」赤裸的阿加莎坐在地上,左手和右手分別套弄著一根幼嫩的小肉棒;兩根小肉棒的主人,年紀都不到十二歲,皮膚光滑,身型嬌小,樣子可愛,紅色的小嘴巴還發出如同女孩子般的呻吟。

  而阿加莎的龜頭則插在一個狹小的嫩穴裡,輕輕地磨擦著那粉紅色的陰唇;至於那寬廣的陰道口裡,插著一根短小的陰莖;而巨大的乳房上的大乳頭,則被兩個女孩子幼嫩的嘴唇抓緊不放。面對著這六個可愛的幼女和幼男的溫柔體貼的服侍,喜歡孩子的阿加莎自然對他們也十分呵護。

  別以為阿加莎在修道院的這幾天是如此的輕鬆;從早上七時到晚上十一時,她必須不停地性交,除了間歇的休息以外,連吃飯也不可,三餐也只能喝乳汁,而且又要馬不停蹄地射精、潮吹、噴乳汁,當然還要面對一連串精液、淫水和乳汁的攻擊。

  事實上,這些一連串密集的性交是準備魔法陣的必須修煉;正如之前所說,尼白地人相信魔法力量源自性慾,因此他們認為,唯有通過如此密集的性交,才能夠使魔法力量發揮最佳的狀態,對抗級數較高的念力魔法。

  對於當時未能掌握念力魔法的尼白地人來說,這是他們唯一可行的方法(由於念力魔法有干預他人自由意志的問題存在,因此在尼白地王國裡,念力魔法的研究一直受到限制,使用並不普及);念力魔法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入侵和控制對方的思想,而透過性愛魔法提升魔法力量,就能夠防止思想受到念力魔法的入侵;當然,這種力量必須要比念力魔法施法者的力量更強,才有可能成功抵擋得住。

  不過,與此同時,性交的對象亦會影響其力量的發揮;因為少量的魔法的力量同時亦會透過精液、淫水和乳汁的釋出而溜到性伴侶身上,為了減低這種負作用,蘇菲亞安排她跟那些還未成年的男女性交。一方面他們對於魔法力量的吸收能力相對成人較低,使得阿加莎的力量流失減少,另一方面他們的精液、淫水和乳汁也比視為「比成人的較為純潔」,可以增強效力。

  「阿加莎,」這時候,這幾乎密封的房間的大門打開了,西莉亞急忙走進來,蹲在阿加莎的旁邊,對她說:「你們完成了最後一次的激射了嗎?」

  「還未呢,不過我想,這三個小男孩也差不多要射精的了;至於我的肉棒早就準備好了。」

  「那麼你們就繼續努力吧。射精以後,你就停止做愛,休息一下,一小時以後魔法陣就要開始了。」

  於是西莉亞就急忙離開房間,把門關上。

  「來吧,乖孩子們,快點射精。」

  「是的……啊啊,公主殿下……啊啊……」沒多久,那兩根幼嫩的小肉棒首先在阿加莎美麗的臉兒上噴發,精液射落在阿加莎的臉上。阿加莎急忙張開嘴巴,伸長舌頭,把精液接住;不過大部分的精液還是射在她的臉頰、鼻樑和下巴上。

  「就是這樣……啊啊啊啊……好棒……啊啊啊啊啊!」然後,被阿加莎的陰唇包裹的那根小肉棒亦激射起來了;雖然肉棒長得短小,可是力量驚人,一下子精液已經傾巢而出,而且力度也不小,使得阿加莎上下搖晃,坐立不安,不停地呻吟。

  既然連男孩子們都射精了,阿加莎那已經充血的堅硬的肉棒也再沒有忍耐的借口,在呻吟聲發出的同時,亦情不自禁地射了。

  「啊啊啊啊啊……公主殿下……啊啊啊,的肉棒……很強壯啊啊啊啊!」女孩子放聲的尖叫,溫暖的精液從龜頭一下子灌進幼嫩的胴體。至於乳頭,乳汁也如同射精般大量噴出,連小女孩的嘴巴也承載不了,從嘴唇裡溢出,還有不少乳汁落在她們的臉兒上。

  「真是累死人了……」當射精結束以後,阿加莎終於體力透支了;雖然她喜歡性交,可是經歷了三天如此的修煉,任何人也會感到筋疲力盡。於是,阿加莎便把肉棒從嫩穴裡拔出來,然後躺在地上休息。

  「那麼公主殿下就休息一下吧。」孩子們雖然這樣說,可是他們並沒有離去,卻是躺在她的身旁;有的把臉兒靠近她的肩膀上,有的則把頭依在她的乳房上,還有的把嘴唇貼近她的陰唇和龜頭上,睡在阿加莎的身旁。

  「現在我們就一起做個好夢吧……」阿加莎話音未落,雙眼已經閉上,呼呼大睡。……

  「阿加莎……起來吧。」

  「呵欠……這麼快時間就到了嗎?」

  在西莉亞的吩咐之下,幾名僕人扶起阿加莎那累挺的赤裸身軀,離開房間,穿過一條長廊,然後走上石階;原來這三天以來,阿加莎一直也是待在修道院裡的教堂的地牢裡進行修煉。

  當阿加莎來到教堂的時候,蘇菲亞、克裡斯廷、巴裡、羅斯瑪麗、艾麗絲和尼古拉斯已經脫光了衣服,站在聖壇前方的禮台上,等待阿加莎的前來。雖然阿加莎在三天之前已經知道克裡斯廷是魔法陣當中其中一個祭物,而且也猜得到巴裡亦會跟隨克裡斯廷來到修道院作祭物,可是她卻沒有想到,連羅斯瑪麗、艾麗絲和尼古拉斯也加入了祭物的行列。

  「羅斯瑪麗、艾麗絲、尼古拉斯……你們怎麼會……」阿加莎驚訝地說。

  「我們可是好友嘛。從小到大,每當我遭人欺負的時候,你總是會拔刀相助,現在也是我回報的時候了。」羅斯瑪麗笑著對阿加莎說,雙手還在輕輕的套弄自己的肉棒。

  「而身為你的親妹妹的我,當然也要來幫忙啦。」艾麗絲的手搭在羅斯瑪麗的肩膀上,對阿加莎說。雖然阿加莎是個自大和衝動的人,但是對待自己的妹妹和弟弟卻十分呵護;因此艾麗絲和羅伯特也十分喜歡她。只是羅伯特年紀太輕了,亞歷山德拉就沒有讓他來修道院裡加入魔法陣的祭物當中。

  至於尼古拉斯,卻是一言不發,只是對著阿加莎露出一副溫柔的微笑。這是因為,他認為,無論現在說些什麼,也對於自己沒有特別的益處,為免說錯,倒不如保持沉默就算了。不過,就是尼古拉斯一言不發,阿加莎早就猜到,尼古拉斯只不過是為了討好羅斯瑪麗,以及得到自己的信任的緣故而作出如此的冒險。

  「好了,阿加莎,動作快一點。」蘇菲亞催促著說。她全身赤裸,露出誘人的粉紅色的雙乳,站立在禮台上。雖然教堂的面積不大,但是禮台卻十分寬敞;松木製成的論壇本來應當放置在正前方,不過因為要施法的關係,早就移開了。

  不過,無論如何,位於正中央的聖壇依然沒有移走;聖壇是一張長方形的桌子,桌子上擺放了一本很厚的書本,兩旁擺放了兩座分支燭台;聖壇的後方的牆上有一面金色的十字架,在燭光的映照下,顯得分外耀眼。

  位於聖壇的正前方,蘇菲亞用炭筆畫了一個半徑為一碼的圓形,圓形內有一個六角星,星的六個端點都在圓周上,分別指著東方、東南方、西南方、西方、西北方和東北方。蘇菲亞站在東方,克裡斯廷站在東南方,巴裡站在西南方,羅斯瑪麗站在西方,尼古拉斯站在西北方,艾麗絲站在東北方。

  「西莉亞,你跟所有人馬上離開教堂,把門封鎖,我馬上就要開始施法了。」

  「是的。」

  當西莉亞與僕人們離開教堂的時候,阿加莎已經來到在六角星中央的那個正六邊形上站著,等待蘇菲亞的吩咐。直到大門「呯」的一聲關上,蘇菲亞才對她作出新的吩咐。

  「你先跪下來,然後可以自由地玩弄我們每一個人的下體。但緊記,只是下體而已,而且你只可以運用你的雙手和嘴巴。若然有淫水或精液噴出來,你必須把它們吞嚥下去。」蘇菲亞嚴肅地說。她又吩咐其它人,說:「好了,現在我們可以開始念出經文。」

  「什麼經文?」羅斯瑪麗問。

  「當然是《聖典》中的《性淫亂書》那關於性愛力量祭典的部分啦!」祭典,是魔法陣的一種;不過,與魔法陣的分別是,其魔法力量的來源除了是傳統魔法學上所主張的「源自於性器官」以外,還會請求他們所信奉的女神──就是那位獨一的上帝的力量的介入,然而人必須以精液、淫汁和乳汁用作獻祭,這也是為什麼克裡斯廷和馬丁自稱自己為「成為祭物」。

  而「獻祭」的方法,人類當然不可能直接向他們的那看不見的女神噴乳汁、噴淫水或射精液,因此他們會把目標轉移至被施法者身上。儀式的第一部是向施法者作出第一次射精;至於是口交、顏射還是內射,他們的經書《聖典》裡面就完全沒有規定,不過蘇菲亞傾向以口交和內射為主,因為這樣就能夠保證每一滴精液、淫水和乳汁都可以被阿加莎充分的「吸收」。

  「可是,我們不會太背誦經文呢……」克裡斯廷低聲地說。

  「現在的年青人真是的……好吧好吧,我念一句,你們跟著念。請記住,要用標準的尼白地語。」

  「為什麼一定要是標準的尼白地語?」巴裡好奇地問。

  「這還用問!如果大家的口音都不一樣的話,就會變得不齊整了!難道你們要在上帝面前丟臉了嗎?」由此可見,蘇菲亞的確是一個執著的女人。

  「那麼我就開始念出經文了。」蘇菲亞便抬起頭,仰望天花,高聲地念出經文。

  「LaKodedelesholisesimethodes,Pasuvoustaminousfausiedesesa。Mevonspusipacertilspusloutanounface,Mevaholigematilpronloutanounbace,Mevaholil〔1〕indatildairetanounjmau。Pourvousvilarotedefausaetplau!」(翻譯:魔法的女神,求你給我們性愛的力量,願你的肉棒在我們的臉兒上射精,願你的女陰在我們的身上噴射淫水,願你的乳頭在我們的嘴巴裡噴乳汁,因為你是力量和能量的來源!)

  尼白地語是當時尼白地王國通用的語言,發音與法語和愛爾蘭語差不多,不過語法就比較簡單,類似英語。由於語法簡單,容易學習,因此與霍倫約特語同時成為當時勒斯弗蒂大陸通用的語言;甚至連現代的魔法咒語也用尼白地語編寫(事實上,這經文也是咒語的一種)。

  至於之前蘇菲亞和阿加莎運用的那些嘰哩咕嚕的咒語,都是精靈語,屬於古老的魔法咒語;雖然這些咒語在當時已經甚少使用,但是蘇菲亞和阿加莎偏愛研究這些舊東西,因此間中也會使用。

  蘇菲亞和眾人不停把經文重複唸經的同時,阿加莎亦開始溫柔地套弄著羅斯瑪麗、巴裡和尼古拉斯的陰莖。沒多久,她又把雙手轉移至克裡斯廷、艾麗絲和羅斯瑪麗的陰蒂和陰唇上,輕輕的愛撫。

  於是,唸經的聲音就愈來愈細小,取而代之的是一陣呻吟的聲音。然而,面對蘇菲亞那紅潤的陰唇,她就不留情了;她把大陰唇和小陰唇輕輕的拉扯,又把指頭塞入陰道口裡撩撥,肆無忌憚。要是在平日,面對蘇菲亞,即使在床上,阿加莎也絕對不會如此放肆;然而,由於現在祭典已經開始了,蘇菲亞就自然不能制止她,免得把儀式破壞了。

  「阿加莎,啊啊……啊啊,我可是你的老師來的……啊啊,你最好不要那麼……

  放肆……啊啊……」

  「老師,可是現在你是祭物啊。」阿加莎笑著說。事實上,負責施法的蘇菲亞也是祭物之一;她必與獻上乳汁和淫水,完成祭典。

  「阿加莎……啊啊,你不要……太過分……啊啊……」

  「好吧,老師。」阿加莎調皮的笑著說,手放開了蘇菲亞那發紅的陰唇,把目標集中在羅斯瑪麗、巴裡和尼古拉斯的肉棒上;因為她想,肉棒比較敏感,容易噴射。三根肉棒已經勃起來,膚色深淺不一,長短也不同;不過按照當時尼白地王國的傳統,龜頭上的包皮已經被割開,露出可愛的粉紅色的龜頭。

  「兄弟們,我們要開始工作了。」巴裡話音未落,站在旁邊的羅斯瑪麗已經用右手抓起他那白色的肉棒,開始套弄;巴裡亦不禁示弱,以左手指頭溫柔的愛撫羅斯瑪麗的龜頭,回應她的突襲。至於坐享漁人之利的尼古拉斯,趁著二人還在亂搞的時候,手已經把羅斯瑪麗棕色的肉棒抓住了;當然,羅斯瑪麗馬上以溫柔的套弄那根黃澄澄的肉棒作為報復。

  阿加莎伸出手,輪流套弄他們的肉棒,伸出舌頭,逐一舔舐他們的龜頭。

  「其實進行祭典還不錯呢……可以肆無忌憚的吞精……」阿加莎笑著說。

  「是啊,能夠在女神的力量驅使之下射精……啊,感覺必定會很棒……」羅斯瑪麗說。

  「是啊……啊啊,說起來……這次還是我第一次在祭典當中射精呢……」巴裡說。

  「啊,我也是……」尼古拉斯說。

  「你們認真一點兒好不好?現在不是讓你們在談笑的時候。進行祭典期間,必須專心一致。」蘇菲亞教訓著說。這時候,蘇菲亞又高聲念出咒語了。

  「LaKode,masesieKode!Blisercestrisspusipacer,Graceceslafausadesesa!Tilnailabacedevaferreeetsetmethodelasaplau!」(女神,我性愛的女神!保守這三根肉棒,賜給他們性愛的力量!

  請在你的女兒的體內中出,引導她的力量!)

  這段說話並非出自於任何經典,只不過是一段咒語(同時也算是一段禱文;因為在咒語當中,是祈求女神力量的幫助,而非直接運用自己的力量施法)。不過,這段咒語的效力比之前的唸經明顯得多了。

  「這就是……啊啊啊啊,女神的力量了嗎……啊啊,好棒,啊啊啊啊……」

  巴裡尖叫的說。

  「啊啊啊啊……看來來,女神正在……啊啊啊啊,玩弄我們的肉棒呢……啊啊啊啊!」羅斯瑪麗瘋狂地笑著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至於尼古拉斯,除了呻吟以外,什麼也說不出來。

  忽然,羅斯瑪麗、巴裡和尼古拉斯的臉兒漲紅了,嘴巴發出高聲的尖叫和呻吟;龜頭髮紅,並且傳來一陣痛楚,不過馬上就被快感所掩蓋。

  「咦,咒語馬上就靈驗了。」根據阿加莎的經驗判斷,這三根肉棒似乎馬上就要同時噴發了;可是,這樣的話,她就不可能逐一為這些肉棒進行口交。

  因為,當她的嘴巴還含著其中一根肉棒,興高采烈的吞精的時候,另外的兩根肉棒馬上就要在她那美麗的臉兒上噴發了,她的嘴巴根本來不及應付這其餘的肉棒;因為她的嘴巴小如櫻桃,又不可以把三根肉棒同時含起來。然而,這樣的話,儀式就會馬上失效中止。

  就在幾秒之間,阿加莎馬上就想出對策了;她趁著肉棒即將進行激射之際,加快套弄和舔舐的速度,進一步刺激他們的龜頭。果然,不出所料,這三根肉棒馬上就在同一刻噴發出大量白色的,暖烘烘的精液。

  「唔唔唔……咕嚕咕嚕……」阿加莎首先把巴裡的龜頭含起來,趕快把香滑的精液吞嚥下去;然後又馬上把羅斯瑪麗的龜頭含起來,最後又將尼古拉斯的龜頭咬緊不放。這樣地,三人的精液都被她吞嚥下去了。

  當然,在她吞精的同時,大量的精液隨著肉棒向著她的臉兒拳打腳踢的時候,被噴射在她的整個上半身;從頭髮、額頭、眼睛、鼻子、面頰、嘴唇、下巴、脖子,一直到乳溝和乳房,都是白濁一片。事實上,這三根肉棒的噴射在女神的力量的干預之下,射精被平時加倍的激烈;甚至羅斯瑪麗、巴裡和尼古拉斯的陰莖和陰囊,都被對方的肉棒射得白濁一片了。

  「啊啊……尼古拉斯,你看……啊,你的精液……射到我的肉棒上了……」

  巴裡喘噓噓的說。

  「啊……哈,是嗎……」尼古拉斯笑著回答,語氣也是氣喘的,彷彿力氣還未恢復過來。當然,身為雙性戀者的他們,絕對不會介意自己的陽具被對方射滿了精液;這並不是什麼斥責,只是純粹說笑而已。

  「不過……這也實在是太……累人了吧……」羅斯瑪麗輕聲地說。

  「你說得對……」雖然阿加莎只是被顏射的對象,但是也開始感到疲倦了,滿佈精液的臉兒上,本來精神亦亦的杏眼開始眨動,還打呵欠了。

  「阿加莎,還未結束的,繼續吧。」蘇菲亞嚴肅地提醒阿加莎,又吩咐說:「接下來是第二個儀式了。克裡斯廷,你先躺在祭壇上吧。」

  「是的。」於是克裡斯廷急忙走到來祭壇前方,等待蘇菲亞把經書和燭台都挪移以後,她便躺在這張蓋著白色桌布的長桌上,雙腿被蘇菲亞輕輕的掙開,展示出粉紅色的陰唇。

  「好了,阿加莎,現在你要跪下在這聖潔的陰唇的面前,用盡一切方法刺激陰核,使前庭大腺噴出淫水。」

  「等一下,那麼乳汁怎麼辦?」

  「哎呀,真糟糕,我差點兒忘記了。」也許是因為這幾天以來一直忙於準備工作了吧,蘇菲亞似乎顯得有點兒忙亂。「那麼你順便也吸吮乳汁吧。」

  「是的。」阿加莎先彎下身子,依然沾滿精液的臉兒貼近著克裡斯廷,紅潤的嘴唇在她的嘴唇上親吻了一下,然後說:「親愛的,你準備好了嗎?」

  「這還用問嘛,我又不是處女,而且已經不是第一次潮吹了。你還是快點干我吧。」於是阿加莎就跪下來,伸出舌頭,溫柔地舔弄克裡斯廷的陰唇,左手愛撫她的陰蒂,右手中指插入那寬闊的蜜穴裡。與此同時,蘇菲亞又念起咒語,使得克裡斯廷馬上又嬌吟起來了。

  「啊啊啊啊……阿加莎啊……啊啊啊啊啊啊……要射了……啊啊啊啊!」不到一分鐘,透明的淫水已經從陰唇兩旁的前庭大腺射出,落在阿加莎的臉兒上,與精液融合;阿加莎立刻張開嘴巴,把陰唇緊緊的含起來,將餘下的淫水都逐一吞嚥。

  才剛喝過淫汁,阿加莎又蹼向羅斯瑪麗的雙乳前,雙手緊握椰子似的乳房,舌頭舔弄著乳頭;香滑的乳汁很快就噴射在阿加莎火紅的舌頭上,臉兒上那些才剛混入了淫水的潔白的精液又沾上了另一種白色。

  「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於是羅斯瑪麗和艾麗絲也逐一在躺在祭壇上,張開滑嫩的雙腿;她們所獻出神聖的淫水,有的被阿加莎吞嚥,有的射在她美麗的臉兒上。

  最後,輪到蘇菲亞躺在祭壇上;喝過乳汁以後,她翻開蘇菲亞的大陰唇和小

  陰唇,讓阿加莎肆意的舔弄和愛撫她的下體。蘇菲亞的陰唇略呈粉紅色,陰蒂勃起,淫穴亦已經變得濕漉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蘇菲亞的呻吟聲是眾人當中聲浪最大,音調最高的,神情最放蕩的一個。

  「唔唔……咕嚕咕嚕……」隨著阿加莎把最後一滴的淫水從蘇菲亞晶瑩剔透的陰蒂上舔掉,代表第二個儀式已經結束了。

  「好了……終於來到最後的儀式……」蘇菲亞喘噓噓的說,手扶著桌子,慢慢地挺起累透的身子,站起來。「也就是風險最大的一部分。阿加莎,現在……

  你回到六角星的正中央站立,然後其它人也必須返回自己站立的位置,向她下跪。」

  「什麼?」眾人都目瞪口呆,對於蘇菲亞的說話感到十分疑惑。在當時,就是晉見女王和國王,人們也只會行單膝下跪的禮儀,唯有面對女神,才會雙膝下跪。因此,若然現在他們向阿加莎下跪的話,根據他們的信仰來說,是不合宜的。

  「是的,因為現在我們……就要請女神直接臨到……加在阿加莎身上。」蘇菲亞說。「這樣一來,女神就會……為阿加莎,在我們的身上取去最後儀式所須的……魔法力量。」

  「那麼……主教,你的意思不就是說……女神的靈將要直接降在阿加莎的身上?」克裡斯廷驚訝的問。

  「這還用說?所以你們就要馬上跪下!當我念出咒語,女神就會隨時降臨!」

  在蘇菲亞的一聲令下,他們馬上向阿加莎跪下。蘇菲亞則來到阿加莎的面前,雙手抓著她堅挺的雙乳,嚴肅地說:「好了,阿加莎,準備好了嗎?」

  「我準備好了。」

  「那麼,我們就一同向我們的女神上帝祈求吧。」於是,她們便以尼白地語念出一段禱文的咒語。

  「LaKodedelafausa!PasuvoustilnailebacedeAgatha!Mevoustilspuslou,tilpronlouetholil〔1〕indatildaire,Pournabacesvivasesimachina!RapeenousetAgatha,Amen!」(力量的女神,求你侵入阿加莎的體內!願你的精液、淫水和乳汁噴射她,因為我們的肉體是你性愛的工具;強暴我們和阿加莎吧,阿們!)

  當禱文結束的時候,忽然一束光線,從金黃色的十字架上發出,分成四條彩色的光線,分別射在阿加莎的乳頭、龜頭和陰蒂上。阿加莎在發出一聲尖叫以後,臉色開始改變,雙目發亮,嘴角露出詭異的微笑;於是,蘇菲亞馬上跪下。

  可是,就在蘇菲亞跪下的一刻,這個已經被女神附體的「阿加莎」卻拉扯著她的頭髮,痛得她尖叫起來,嚇得連平日膽大妄為的克裡斯廷的雙腿也發抖了。

  「很痛了嗎?」就在阿加莎粗暴地拉扯著蘇菲亞的頭髮的同時,她的臉兒上卻露出一副和藹的笑容,溫柔地說。

  「很痛呢……」蘇菲亞戰戰兢兢地說。

  「哈哈,是嗎?」阿加莎手鬆開蘇菲亞的頭髮,溫柔地說。「你們起來吧,不要跪在地上。」

  於是各人就戰戰兢兢地站起來,低著頭,面向阿加莎。

  「你們無須害怕,剛才只不過是玩耍而已;這是阿加莎她自己的意志出的主意,作為女神,我也得聽取她這些合理的意願啊。」阿加莎笑著說。「好了,我們還是不要再浪費時間了。克裡斯廷,請你過來吧。」

  「甚……什麼?」克裡斯廷驚訝地說。

  「不用怕,只不過是插穴而已。」阿加莎溫柔地說。

  「放心吧,我不會把你所有的力量都奪去,只會在你的陰唇上抽取一點兒,賜給我的女兒阿加莎而已。」

  的確,根據魔法學的理論,在正常情況之下,當兩個人性交的時候,各人會從對方的身上取得對方大約0。01% 到0。1% 的魔法力量(然而,這也並不代表互相抵消;就是二人在對方身上取得的力量有多少的差別,由於不論強弱,每一個人的力量都是獨特的,擁有不同的能力和功效,因此透過性交,人總能在對方身上取得一點兒的魔法力量);不過,如果透過普通的魔法幫助,例如普通的魔法陣等,就可以使人輸出的力量的強度被增大1。5倍到2。0倍;至於若是透過現在如此的祭典,就視乎上帝的心意了。

  小的也會把力量增大至2。0倍,多的或許會達到4。0或5。0。不過,無論力量被增大多少,對於輸出魔法力量的祭物也沒有真正的負面影響,因為力量是在釋出以後才被倍增。當然,把力量高度集中在一個人的身上,對於他自己本身,以及身邊的人來說,都會具有很大的危險性。

  「何是,為什麼……」

  「你想問為什麼是你了吧?這是因為,你是阿加莎的女友嘛。」阿加莎說,右手把克裡斯廷拉到來面前,讓她滑溜的臀部坐在聖壇上,然後掙開克裡斯廷的雙腿,手愛撫著克裡斯廷的陰蒂和陰唇。

  「那麼……」克裡斯廷問,「我就是被插穴的那一個了吧?」

  「是的。」克裡斯廷之所以提出如此的問題,是因為在這種祭典當中,由於被施法者(也就是阿加莎)體力的問題,若然這人的下體擁有一根肉棒(這就是說:包括雙性人和男人),最後就只有其中一人被她的肉棒進行插穴的儀式;因此,克裡斯廷可算是幸運的一個。

  「那麼,這根肉棒噴出的精液,到底是屬於阿加莎的,還是……」

  「當然是阿加莎的。因此,現在阿加莎的意志將會完成最後的一次射精,而我仍然會待在她的體內幫她一下。」

  於是,阿加莎的雙目發出的光芒頓時消失了,阿加莎的意志再次回復過來,從新操縱她的身體。

  「好了,親愛的,我們得……啊啊啊,開始了……」阿加莎說,中間夾雜了幾聲尖叫,明顯地女神已經在她的身體上有所行動了。

  「上帝已經……玩弄著我的陰核和龜頭,催促我們開始了。」

  「那麼你就來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克裡斯廷的說話還未完結,阿加莎已經忍不住了,白皮的臉頰已經發紅,火紅的舌頭舔著嘴角,雙手忽然抓緊她嬌嫩的雙乳,肉棒狠狠地朝著桃紅色的陰唇插進那深不可測的洞穴裡。

  「對不起,可是……啊啊啊,我實在……忍不住了……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沒關係……啊啊啊啊啊……」

  「阿加莎,別這麼大力吧,不要忘記你現在並不是在尋歡在樂,而是在進行祭典。」蘇菲亞站在阿加莎的旁邊,輕聲地提醒。

  「啊,知道了……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整間教堂馬上就充斥著阿加莎和克裡斯廷的嬌吟聲;在初時還隱約聽見蘇菲亞在旁邊念起禱文的聲音,可是馬上就被她們興奮的淫叫的聲浪蓋過了。羅斯瑪麗、艾麗絲和巴裡站在阿加莎的背面,靜靜地觀察著她們二人的一舉一動;一方面性慾的本能使他們也不自覺的感到慾火焚身,但是另一方面又為到阿加莎感到擔憂。至於尼古拉斯,眼神卻沒有任何擔憂的神情,異常地冷靜,不知道又在盤算些什麼。

  「啊啊啊啊啊……射我吧,用盡……啊啊啊啊,用盡全力的干我吧……」

  「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十秒以後,精液已經從阿加莎的龜頭噴出,直搗黃龍,闖進克裡斯廷的子宮;克裡斯廷的身體和頭髮不停地搖晃,雙乳在隨著節拍擺動。二人性愛興奮已經達到了近乎失常的程度,兩張櫻桃小嘴一同放聲嬌吟,如同在歌唱一樣。

  當二人沉醉於性高潮的的興奮的時候,蘇菲亞小心翼翼地注意著阿加莎的眼神,留意她有沒有出現異樣。這部分之所以被視為整個祭典當中最危險的地方,是因為被施法者的身上在性愛的同時,還會被上帝的靈充滿,加上不斷地吸收外來的力量,力量會突然高度集中在被施法者的腦袋、胸部和生殖器上,有可能會使得被施法者因而突然失控。

  至於在這情況之下,上帝為何不阻止如此的事情發生,是基於這是被施法者必須承受的風險和面對的挑戰,唯有勝過自己,能夠控制身體內如此強大的力量,才能夠成為真正的強者。因此,參與這種透過祈求上帝降臨從而增加力量的性愛祭典的被施法者,必須是意志堅定,而且在事前的三天作出充分的心理準備,要不然她和身邊的一切人都會陷入危險當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糟糕的是,蘇菲亞所擔心的事情,馬上就發生了。阿加莎和克裡斯廷的呻吟和抽插,已經持續了兩分鐘,依然沒有停止下來的趨勢;她們放聲的呻吟,雖然眼神開始失無,樣子開始顯得疲乏,可是卻不願意停止下來,而且精液的噴射竟然沒有停止。於是克裡斯廷的子宮裡就積存著大量的精液,肚子開始慢慢地脹大。

  「阿加莎,已經夠了,快停止吧;再這樣下去,克裡斯廷就會支撐不住。」

  阿加莎回頭,雙眼忽然發出凌厲的目光,盯著蘇菲亞的臉兒;蘇菲亞頓時發覺不妥當了。

  「糟糕了,大家馬上離開教堂!」

  「什麼?」羅斯瑪麗、艾麗絲、巴裡和尼古拉斯顯然被蘇菲亞如此突然的命令嚇呆了。

  「還不給我快點出去……」阿加莎的右手忽然勒緊蘇菲亞的脖子,眼神凶狠,如同殺人犯一樣。這樣看來,阿加莎已經開始失控了。

  「放……放開我……」尼古拉斯看見蘇菲亞的脖子被阿加莎捏住,就驚慌了,馬上慌張地朝著大門的方向逃走;可是,才走了不到三步,當阿加莎的那一雙杏眼狠狠地盯著尼古拉斯的時候,他就馬上倒在地上,脖子忽然感到被纏繞住了,開始透不過氣來,在地上痛苦地掙扎。

  「阿加莎,你到底在幹什麼……快點住手吧,要不然……」看見尼古拉斯如此的樣子,巴裡就感到加倍的害怕,可是依然硬著頭皮走上前,勸阻阿加莎。

  「給我住口!」阿加莎兇惡地說,推開巴裡,巴裡就倒在地上,身體彷彿被一股力量壓住了,動彈不得。

  「糟糕了……」正當羅斯瑪麗和艾麗絲轉身逃走的時候,同樣的事情亦發生在她們的身上。

  「啊啊啊啊啊……阿加莎,別……啊啊啊啊,這樣吧……啊啊啊,放開他們吧……啊啊!」無論克裡斯廷如何為他們求饒,阿加莎的神情依然沒有半點改變。

  沒多久,阿加莎又忽然把肉棒從克裡斯廷的陰道裡拔出來;大量精液就順勢流出,而前庭大腺也差不多在同一時間噴出淫水。然而,當精液都從陰唇裡流出來的時候,淫水還在噴射,克裡斯廷的身體還在晃動,嘴巴依然在呻吟,臉兒發紅,好像阿加莎依然利用魔法迫使她停留在性高潮的狀態。

  這時候,尼古拉斯發現脖子被鬆開了,可是取而代之的,是下體傳來一陣既興奮又痛苦的感覺,彷彿在被什麼纏繞著自己的陰莖。其它人亦是如此,不過當中以蘇菲亞的反應最大;除了面頰發紅,放聲的發出痛苦的呻吟以外,發紅的乳頭失控的噴射出白濁的乳汁,陰唇也濕漉漉了,全身乏力,已經無法反抗。

  「啊啊啊啊……上帝啊,求你……啊,拯救我們……啊啊啊啊啊啊!」蘇菲亞馬上就被阿加莎抓起來,壓在聖壇上,雙腿被打開,陰穴被強行插入一根粗大的肉棒。接下來,阿加莎就如同野獸一樣,瘋狂地抽插蘇菲亞的下體,雙手抓緊她的雙乳,舌頭舔舐她的臉兒和乳頭,有時候手又拉扯蘇菲亞的頭髮,掌摑她那滑嫩的臉兒,完全不留情面,可怕的眼神發出如同魔鬼般的邪惡。

  表面看起來,阿加莎的自己那根火紅的陰莖已經成為了那將要插爛自己的嫩穴的肉棒;不過,當然,事實上並非如此。在面對肉棒的挑戰以先,阿加莎必須首先戰勝現在自己的這根失控的肉棒。自古而來,真正的強者──尤其是君主,必須能夠自控,才能夠戰勝敵人。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