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三章 淫亂的宮廷


  隨著太陽漸漸落下,夜幕低垂,王宮裡荒淫的一天也結束了;可是,荒淫的夜晚亦同時展開。

  夜飯的時間漸漸接近了,阿加莎、羅斯瑪麗和馬丁把身體上的精液和乳汁流乾淨、換上衣服以後,就匆忙地前往飯廳。

  飯廳位於王宮的東翼,是一間寬闊的大房間;東邊和南邊的牆上分別有兩扇和四扇窗子,全部都鑲了金邊,天花上吊著一盞閃閃發光的水晶燈,當然還少不了幾幅油畫──亞歷山德拉女王十分喜歡油畫,尤其是那些描繪裸體的女孩和男孩性愛的油畫。不過,對於一個國家的王宮來說,如此佈置的飯廳也不算是奢華;不過節儉從來都是亞歷山德拉的治國原則,就是富有,從不揮霍。

  提起亞歷山德拉,當阿加莎來到門前,便聽見一陣嬌嫩的呻吟聲,從室內傳出來。

  「啊啊啊……陛下,我……啊,不行了……啊啊……」阿加莎、亞歷山德拉和馬丁往門裡窺看,只見亞歷山德拉坐在長桌前,雙手抓著一雙滑嫩的白色長腿,舌頭舔弄著一瓣粉紅色的陰唇。女陰的陰核已經發紅,淫水的噴射已經一觸即發。

  「那麼就快點射出來吧……」亞歷山德拉開始拍打、拉扯、撩撥面前的陰唇,弄得正在受刑的獵物興奮地尖叫起來。

  「遵命……」躺在長桌上的,是一位年紀跟亞歷山德拉差不多的熟女;棕色的外衣被放在桌子的旁邊,身上穿著一件白色的高領襯衫,可是鈕扣早就被解開了,嬌小的雙乳毫無遮掩,粉紅色的乳頭被自己光滑的雙手輕輕玩弄、擠壓;她捲曲的頭髮是棕色的,嘴唇跟亞歷山德拉一樣,都是粉紅色的,不過也許因為是亞裔的緣故,瞳孔是棕色的,身材也比亞歷山德拉瘦小得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在亞歷山德拉瘋狂地玩弄之下,女士的雙手緊緊抓住她那金黃色的秀髮,把淫水逐一噴出,射在那潔白、淫穢的臉兒上。

  亞歷山德拉伸出淫舌,把殘留在陰唇四周的甜蜜的淫水舔乾淨。

  「哦,你們來了嗎……」直到馬丁走到來她的身旁,亞歷山德拉才發現他們的存在;可是,她那如同餓狼般性慾飢渴的樣子並沒有因為別人的旁觀而收斂起來。

  「怎麼了?正在忙著跟黑茲爾做愛了吧?」馬丁輕俏地笑著說。

  「都差不多結束了。」亞歷山德拉說。「剛才還想找你來加入我們,誰知僕人說你正在花園裡跟阿加莎和羅斯瑪麗性交,於是我們只好自行解決。」

  「沒關係,今晚我們可以一起玩的啊。」

  「對不起,國王陛下……啊,我今晚不能在宮中過夜……我已經連續三天沒有跟我的丈夫和子女們做愛了,趁著今天是週六……晚飯以後,我就得馬上回家……」

  黑茲爾喘噓噓、輕聲地說。

  「真掃興呢。」馬丁如同小孩子般,扁著嘴,失落地說。看見馬丁如此的表情,阿加莎和羅斯瑪麗卻是暗暗地偷笑。

  「別這樣吧,反正咱們也經常見面,不怕沒有性交的機會。」亞歷山德拉說,雙手拉起黑茲爾桃紅色的三角內褲和棕色長褲,把濕淋淋的下體蓋過,然後扶起她那軟綿綿的身軀,讓她坐在椅子上喘息。

  「快把桌子抹乾淨,擺放餐具吧。」在亞歷山德拉柔和的吩咐之下,僕人就開始工作,先把桌子上的淫水抹掉,然後以最快的速度,把每個座位前的刀、叉、匙和碟。

  「媽媽,爸爸……」忽然一把小男孩的聲音從走廊裡往著飯廳的方向接近;一個年約十歲的男孩子,繞過面前的幾名僕人,闖進飯廳裡,靠在馬丁的懷裡依

  傍。

  「羅伯特,你又怎麼了?」馬丁溫柔地撫摸著男孩金黃色的短髮,輕聲地問。

  「剛才老師教了我口交的技巧,我現在要表演給你們看……」小男孩藍色的大眼睛盯著馬丁的下體,細小的嘴唇咧嘴笑著,雙手解開馬丁褲頭上的腰帶,準備當眾享用馬丁的陰莖……

  「王子殿下,我不是告訴了你很多遍了嗎?未經他人同意的情況之下,在公眾場合性交是不禮貌的行為啊……」這時候,一位少男匆忙地跑進飯廳裡,高聲地說道。

  從他那整齊的黑色帽子、紅色領巾、白色闊領襯衣和黑色長褲的造型,就可以猜到他是一個教師;他是亞裔人,頭髮都是黑色的,不過滑嫩的皮膚呈現褐色,不像馬丁的皮膚那般潔白。雙眼的瞳孔是棕色的,跟紅色的嘴唇一同散發出誘人的魅力;加上聲線輕柔,動態優美,極具成為男妓的潛質。

  「就是嘛,羅伯特,我們還得吃飯的呢。如果你現在吞精的話,待會兒就沒有胃口吃飯了,不吃飯就沒有足夠的力氣,也許將來你的陰莖也軟弱無力了……」

  馬丁開玩笑的威嚇著羅伯特說。

  「爸,你別胡說吧,連小孩子也知道兩者毫不相關呢。」阿加莎插嘴說。

  「就是嘛,你可不要用這些冷笑話嚇壞我的孩子哦。」亞歷山德拉撫摸著羅伯特的面頰,對馬丁說。

  「知道了……這樣吧,羅伯特,爸爸答應你,吃飯以後,爸爸請你喝濃精,並且教你怎樣呻吟,好嗎?」

  「好啊。」於是羅伯特便乖巧地、安靜地坐在馬丁旁邊的座位上。

  「喂,尼古拉斯,你別呆若木雞的站在一旁吧,快坐在羅斯瑪麗的旁邊。」

  阿加莎一邊說,一邊拉著少男的衣袖,讓他坐在羅斯瑪麗的左邊。

  「親愛的尼古拉斯,今天還好吧?」羅斯瑪麗伸出左臂,摟抱尼古拉斯的肩膀,溫柔地問。顯然地,二人的關係絕對不尋常。

  「還好……今天無須返回大學上課,所以整個早上也待在房間裡寫作,下午為王子補習,並且跟平時一樣射了兩次,教他做愛……」尼古拉斯說。

  「是的,今天是星期六……那麼,今晚有空到我家中睡覺了吧?」羅斯瑪麗直截了當的問。雖然她的性格還是比較內向和感性,可是面對男性,總是裝出一副豪爽的樣子。

  「你們在說什麼話?」忽然,一雙冰冷的纖幼小手,輕輕拍著羅斯瑪麗和尼古拉斯的肩膀,嚇了他們一跳;回頭一看,一位年青貌美、亭亭玉立的少女,站在他們的背後。少女的頭髮是棕色的,又長又直,眼睛水汪汪,皮膚如白雪般滑嫩,眼神和面型跟阿加莎有點相像,不過個子嬌小,唯有雙乳才長得比較豐滿。

  「親愛的艾麗絲,我們只不過是在……」

  「你們又來了,又想丟下我一人,然後在床上風流快活。」少女撫摸著羅斯瑪麗的臉兒,半開玩笑的說。

  「不管你們喜不喜歡,我今晚無論如何也要在你的床上睡覺的了。」

  「別傻吧,艾麗絲,我們又怎會忘掉你的呢。有你的加入,今晚的性愛就更刺激了。」羅斯瑪麗笑著說,手輕輕地撫摸著艾麗絲的胸前。

  「別弄吧……癢死人了……」不要奇怪羅斯瑪麗為何用情不專,同時擁有女友和男友,並且還公然地在談情說愛;在尼白地王國裡,雖然實行一夫一妻,但是由於雙性人雌雄同體的性別結構,根據當時教會的法典,她們就可以同時擁有「一夫」和「一妻」,自然地同時擁有女友和男友也不成問題。

  「怎麼他們還沒來的啊……」看見羅斯瑪麗左擁右抱的樣子,阿加莎自然就感到有點兒孤單了。然而,這種感覺馬上就不翼而飛了。

  「阿加莎。」在飯廳的大門那邊,一隻少女光滑的白色的手牽著另一隻同樣幼嫩的少男的手,慢慢地踱著室內,朝著阿加莎的方向走過去。既然羅斯瑪麗亦有自己的女友和男友,魅力過人的阿加莎公主自然也不例外,她的伴侶們也絕不比羅斯瑪麗的遜色。

  雖然二人都是白人,但是個子都不高,尤其是跟身高六尺的阿加莎比較起來,就顯得更嬌小。跟尼白地王國的其他男性差不多,少男的樣子總是有點兒娘娘腔的姿態,而少女的樣子也總是有點兒女公牛的氣勢。少男的皮膚跟阿加莎的皮膚一樣的白,不過金黃色的頭髮就短得多了。

  他也有一雙藍色的杏眼,嘴唇紅得如同烈火在燃燒似的。至於少女的皮膚亦是差不多樣子,當然那捲曲的頭髮就比少男長得多了,呈現棕黃色,綠色的雙眼比少男的更大、更明亮,可是嘴唇的顏色卻較澹。

  「巴裡,克裡斯廷。」阿加莎站起來,張開雙臂,擁抱他們;少男馬上就如同貓兒般把頭依在她的肩上,雙手放在阿加莎豐滿的乳房上輕輕撫摸,然而少女的反應卻是輕輕的推開阿加莎的手,退後幾步,避開她的擁抱。

  「克裡斯廷,你又怎麼了?」面對克裡斯廷在眾人面前竟然表示出拒絕的態度,阿加莎當然有點兒不高興。

  「你又來了。我已經說了很多遍,我是女人,應當是我先張開雙臂擁抱你,然而你每次都是本末倒置的;身為王室成員,怎可以不注意一下禮節的呢……」

  克裡斯廷滔滔不絕地說,充分特顯出跟阿加莎同樣固執和霸道的個性。

  「你們這些霍倫約特〔1〕人真是的,怎麼總是這麼麻煩的啊……」霍倫約特,是尼白地王國東邊的王國,位於勒斯弗蒂大陸的西側,與尼白地王國這個島國相隔著一個細小的邊緣海;由於霍倫約特的歷史悠久,文化優越,因此該國的人總是有點自戀傾向,尤其是以為自己都比尼白地王國的人長高一尺。

  然而,由於近一百年的政局不穩,不少知識分子紛紛逃到來尼白地王國,即使到了阿加莎的時候,霍倫約特相對比較和平的日子,他們還是留在尼白地王國裡;自然地,他們便為尼白地城的學院帶來一群來自霍倫約特的學生,而身為霍倫約特王國公主的克裡斯廷也是其中一員。

  「怎麼了,你又來種族歧視了嗎?你可否知道,當你們這些尼白地人還未懂得穿衣服的時候,我們已經會耕作了……」直當克裡斯廷還在長篇大論的說著的時候,阿加莎忽然來一個突襲,把嘴唇貼著克裡斯廷的嘴唇,舌頭塞入她的口腔裡,壓在克裡斯廷的舌頭上,右手抓緊她的頭髮,弄得她透不過氣來。但是,阿加莎並沒有因而滿足。她雙手抓緊克裡斯廷的雙乳,把她的身驅壓在桌子上,準備在眾目睽睽之下,把她的衣服脫光。……

  「阿加莎,別這樣吧……」亞歷山德拉和馬丁也認為阿加莎的行為有點過分,可是阿加莎對於他們的說話毫不理會。同時,一直在旁觀看的小男孩羅伯待,也不禁開腔問尼古拉斯:「老師,你看啊,姊姊現在也要在公眾場合性交呢,可是她也沒有得到媽媽的批准。這會怎麼你又不指責她啊?」

  尼古拉斯當然是無言以對。雖然他的年紀比阿加莎年長五年,也是羅斯瑪麗身邊得寵的情人,可是他始終只是個王宮的書僮出身的書生而已,更何況他知道得罪阿加莎對於自己不利,自然就不會指責她。

  「阿加莎,你別欺負人家吧,畢竟人家是女的。」看見阿加莎如此欺負克裡斯廷,巴裡便輕輕拉著阿加莎的衣領,溫柔地說。雖然在亞歷山德拉的管治之下,男女平等的觀念漸漸得到尼白地王國大部分國民的接受,但是王國始終仍是處於母系社會,女性總是要在男性面前顯示自己的權威和尊嚴。

  可是,當女性碰上像阿加莎如此的雙性人,問題就自然來了;雙性人的外貌跟女性差不多,因此在社會上的地位也被當成女性看待。因此,當阿加莎和克裡斯廷這兩個在性格上同樣喜歡在情人面前樹立權威走在一起的時候,衝突就特別的多。

  「好吧好吧,看在巴裡的份上,就饒了你吧。」於是阿加莎放開了克裡斯廷。

  克裡斯廷就站起來,急忙把胸前的鈕扣扣上,樣子既生氣,又尷尬。

  「阿加莎啊,你應當向人家道歉才對的啊。」看見克裡斯廷不太高興的樣子,巴裡就溫柔地勸導阿加莎,向她道歉。

  「好吧好吧……克裡斯廷,剛才是我不對,對不起。」雖然表面上,巴裡是一個柔弱的男孩子;但是,他的每一句說話,對於阿加莎來說,卻是比任何人,甚至比亞歷山德拉和馬丁都更有說服力。

  由此可見,巴裡深得阿加莎的寵愛。事實上,雖然巴裡跟克裡斯廷同樣是王室貴族,但是二人的出生相差甚遠。巴裡是阿加莎的遠親,雖然名義上也是王子,但是由於家族早就已經沒落的關係,連半塊封地也沒有;幸虧得到亞歷山德拉的關照,他自幼跟王室子弟一同接受良好的教育,生活安定。當然,亞歷山德拉對於他的家族如此友善,並非出於親情這麼單純,而是為了拉攏這些沒落貴族的支持,加強實力。

  「算了吧,反正我都習慣了……」克裡斯廷踱步來到阿加莎的背後,低著頭,對著地板說,語氣低沉、鬱鬱不歡。

  「別這樣吧……」克裡斯廷如此的樣子使得阿加莎開始內疚了。正當她轉身面向克裡斯廷,想向她解釋的時候,克裡斯廷卻突然張開雙臂,嘴巴咕嚕咕嚕的念起咒語來。

  「什麼……」阿加莎還來不及反應,魔法的效力已經發作了;縱然她與生俱來就擁有神奇的力量,自幼精通魔法,可是任何魔法大師只要一個不留神,無論是如何以簡單的魔法都能夠在她身上起作用。

  她的腰帶忽然鬆開,長褲馬上掉在地上,而白色的內褲則忽然消失,但是馬上又在克裡斯廷的手裡出現;阿加莎的下體便在眾人面前展露出來了。當然,最觸目的還是那位於陰蒂上方,那豐富的陰囊,柔軟的白色的肉棒和通紅的龜頭。

  「哇!姊姊的肉棒露出來了。」羅伯特興奮地叫喊著說。亞歷山德拉馬上按著他的嘴巴,不許他再叫囂;然而,看見自己這位雙性女兒的肉棒,好色的亞歷山德拉也難掩心底裡的性衝動,臉頰都紅起來了,舌頭偶然舔著嘴唇,眼睛凝視著阿加莎的肉棒。

  儘管阿加莎平日一點兒也不害羞,面對如此的作弄,自然有點兒羞恥。至於成功報復的克裡斯廷,卻是嘻嘻哈哈的大笑起來,還把阿加莎的內褲放到舌頭前舔舐,無論如何也不肯把它物歸原主。

  「你這傢伙真是的……」於是,下體赤裸的阿加莎便走上前,要把內褲搶回來;可是克裡斯廷卻反應敏捷地躲開了,於是二人便開始在飯廳裡追逐起來。當然,眾人的目光自然就集中在那根隨著跑步的節奏,在空中晃動的美艷的巨物。

  「有本事就來抓我吧。」

  「你逃不了的……」這場追逐馬上就變成了二人耍花槍的遊戲了。她們笑著、叫著,如同孩子玩耍一樣。

  不過,遊戲馬上就結束了。正當克裡斯廷跑到飯廳的門前,轉頭回望阿加莎的時候,右手忽然碰到一件既是柔軟,又是結實的東西;這東西擋住了她的去路,使她走不了。

  她往前一看,發現右手碰到的是一雙豐滿的乳房,手和乳房的肌膚之間隔著一件白色的長袍;看見如此的雙乳,克裡斯廷就不自控地撫摸著它。正當她抬頭,想看清楚這雙乳的主人的美貌的時候,卻看見一雙凌厲、發亮的綠眼睛盯著她。

  克裡斯廷才發現,原來這人是蘇菲亞。

  「蘇菲亞主教閣下……」克裡斯廷嚇得馬上鬆開雙手,退後幾步。經歷了二十年的歲月,蘇菲亞的樣子沒有什麼改變,棕色的頭髮還是如常的筆直,粉紅色的嘴唇依然紅潤,皮膚的色澤依然光滑,不過衣著就由黑色的長袍換成白色的長袍,頭上多了一頂白色的尖帽子,長袍和帽子的邊緣都繡上了金線的圖桉,帽子正前方上繡上了一個金黃色的十字架;二十年後的她,已經從一位跟女王私通的女牧師變成了一位與女王同床共寢的女主教。

  「看,我抓到你了……」正當阿加莎的手才剛抓住克裡斯廷的手臂的時候,蘇菲亞馬上把目光投射在阿加莎身上。當她注意到阿加莎的肉棒赤裸裸的展露在面前的時候,臉頰忽然漲紅了,嘴角也好像流出一點兒唾液;不過,她的臉色還是沒有更改,神情還是板著面孔,壓抑著自己的性慾。

  「阿加莎,你怎麼不穿內褲的到處亂跑了?這樣成何體統?」蘇菲亞斥責著說。

  作為阿加莎的老師,蘇菲亞對於阿加莎的要求,比她的父母更要嚴格。一方面因為阿加莎被她認定為聖嬰,將會是偉大的君王,作為神職人員的她自然把教導阿加莎作為自己的最大職責;另一方面,作為亞歷山德拉身邊最得寵的情婦,她自然要對阿加莎悉心栽培,討好她的母親,鞏固自己的地位。要不是她深得亞歷山德拉寵愛的關係,今時今日她根本不可能成為尼白地城的主教。

  面對蘇菲亞的斥責,阿加莎馬上從克裡斯廷手上把內褲搶回來,穿上它,然後拉上外褲,把腰帶扣好。雖然阿加莎膽大包天,但是面對蘇菲亞的斥責,就是不服氣,也不會公然向她對抗;不是因為她害怕,而是因為她尊重蘇菲亞。除了或多或少是受到她的美貌所誘惑之外,她的一言一行,以及二十年來對於阿加莎的悉心教導,都對於阿加莎產生深遠的影響。

  「蘇菲亞,你別對他們這麼兇惡了吧。」忽然,一隻溫柔的纖弱的手,從後方伸出來,輕輕拍著蘇菲亞的肩膀;在蘇菲亞的後方站立的是一位穿著黑色長袍的女士。女士的皮膚呈棕色,頭髮是黑色的,有點兒捲曲;個子比蘇菲亞矮小和瘦削。瞳孔是棕色的,眼睛不算大,可是水汪汪的,加上長而捲曲的眼睫毛的陪襯,使得雙眼分外迷人;嘴唇呈澹紅色,臉兒圓滑的,十分可愛。乳房不大也不小,胸圍大約三十五寸左右。

  從衣領上的牧師領看起來,她應當是女牧師。

  「西莉亞,你別為她們說話了,已經這麼大了,還做出這種東西,會讓王室丟臉的。」

  亞歷山德拉亦為阿加莎和克裡斯廷辯護,說:「蘇菲亞,你還是不要動怒吧,她們下次不會的了。」

  聽見亞歷山德拉的說話,一向對於女王唯命是從的蘇菲亞只好作出讓步,默不作聲。

  「既然都人齊了,那麼就趕快坐下吧,送菜已經準備好的了。」在亞歷山德拉的吩咐之下,各人紛紛就坐;亞歷山德拉當然是坐在長桌的主席位上,而黑茲爾就坐在她的左邊,蘇菲亞則坐在她的右邊。馬丁沒有坐在亞歷山德拉的身旁,卻是坐在黑茲爾的左邊,又拉著西莉亞那軟弱的手臂,硬要她坐在自己的左邊。

  羅伯特坐在蘇菲亞的右邊,接下來座位的順序為艾麗絲、羅斯瑪麗和尼古拉斯;至於對面的座位順序則為克裡斯廷、阿加莎和巴裡。

  沒多久,僕人們就端著一碟又一碟的送菜進入飯廳,逐一放在桌上。事實上,晚餐的送菜不算多,也不算是什麼山珍海味;這都是因為亞歷山德拉十分節儉的緣故。有一盅羅宋湯,一些麵包,冷盤有鮭魚沙拉(這已經是最昂貴的一碟了),主菜有豬肉和雞肉,甜品就只有芝士蛋糕。

  「辛苦你們了。」亞歷山德拉對僕人們說。「蘇菲亞,請你帶領我們謝飯禱告吧。」

  「是的。」於是眾人就低下頭,閉上雙眼,雙手緊握,而蘇菲亞則站起來,高舉雙手,說:「我們在天上的母親啊,求你的乳汁澆灌在桌上的食物上,如同你的精液射在我們的臉兒上一樣,使我們用膳以後得以精力充沛,繼續為袮而做愛,阿們。」

  禱告結束,各人就馬上開始用膳了。

  「國王陛下,這是你的麵包。」

  「國王陛下,要來一碗湯嗎?」

  「麻煩你們了。」馬丁是唯一一個無須親自拿取送菜的人,因為西莉亞和黑茲爾已經為他代勞了。雖然已經是吃飯的時候了,但是淫穢的他總是想像性愛的事情,右手還是撫摸著黑茲爾的大腿,左手則撫摸著西莉亞的下體。靠近一點看,可以發現,西莉亞的下體有點向上凸出,有點兒不尋常;隨著馬丁的撫摸,凸出就愈來愈明顯。

  「西莉亞……你的肉棒很硬呢。」馬丁笑著說。當然,以西莉亞的年紀看起來,她比阿加莎大得多,因此不可能是尼白地王國近二十年來愈來愈多的那些雙性人;她的下體的確是有一根肉棒,可是沒有女陰。

  以地球的用語來說,她就是所謂的「變性人」或「人妖」。作為一個母系社會,在尼白地王國裡,好些男性都喜歡模範女性的言行舉止,自然地人妖這族群便馬上興起。她們大部分都如同普通男性一樣與女性結婚,擁有家庭和子女,不過地位就跟女性平起平坐。

  西莉亞是蘇菲亞的丈夫(雖然蘇菲亞習慣稱呼她作妻子),而他們的女兒就是羅斯瑪麗;這也是為什麼羅斯瑪麗與阿加莎如此親密的原因,也是尼古拉斯能夠擠身王室貴族之列的根本原因。

  「阿加莎,說起來,你上周出版的新書銷量如何?」亞歷山德拉沒有理會馬丁的淫行,對阿加莎說。

  「也可以吧,目前已經賣出了一萬本。」阿加莎得意洋洋的說。一萬本在當時來說已經是較高的銷量記錄了;阿加莎一直以來醉心於文學創作,善於寫作詩詞、散文、小說和戲劇,作品在尼白地王國大受歡迎。

  自從十二歲開始出版自己的書籍以來,亞歷山德拉也再沒有給她零用錢,因為單靠收取的稿費已經能夠足以讓她一年三百六十五日天天到妓院尋歡的開支了;當然,同樣節儉的阿加莎絕對不會如此浪費自己的金錢。

  「阿加莎,不要這麼驕傲。」蘇菲亞馬上又教訓阿加莎了。本來得意洋洋的阿加莎只好默不作聲。

  「好了好了,我們轉過話題吧。克裡斯廷,今天我才得悉,你母后和父王的訪問行程延期了,你知道原因嗎?」亞歷山德拉問。

  「這我也不清楚……也許是因為近來有關戰事即將爆發的傳言了吧。」

  「因為傳言的關係?那些霍倫約特人也挺可笑的,要不是他們的海防不力,把北勒斯弗蒂海的防守的責任完全加在咱們尼白地王國海軍身上,撒斯〔2〕王國的海盜就不會如此猖狂!」身為尼白地王國將領的黑茲爾,不禁大肆批評霍倫約特王國海軍。

  「黑茲爾……別這樣說吧,克裡斯廷也是霍倫約特人。」亞歷山德拉拍著黑茲爾的肩膀,溫柔地說。

  「哦……公主殿下,對不起……」

  「沒關係,將軍說得對,的確,母后一直只是集中兵力對付國內的地主勢力,卻忽略了撒斯王國在北方的勢力擴張。」

  「這就是嘛。他們縱容海盜搶掠我們的商隊,又向我國商人徵收重稅,嚴重阻礙北方的貿易。」阿加莎說。「所以也難怪有傳言說,兩國的戰事將會一觸即發;不過,我想,短期來發生戰爭的可能性也不大了吧,畢竟撒斯王國的軍力跟我國還有一段距離。」

  「這就是嘛。撒斯人只不過是一群野蠻人而已,根本沒有能力與我們開戰。」

  艾麗絲也插嘴說。

  「其實,」亞歷山德拉的臉色忽然變了,嚴肅地說。「這傳言的可能性極高。」

  「什麼?」聽見亞歷山德拉如此的一句說話,所有人忽然都沉默下來,連馬丁也停止了雙手的愛撫了,目瞪口呆的凝視著亞歷山德拉。

  「所有坐在這兒吃飯的,都是自己人,因此藉著今晚的機會,我必須告訴你們這件事情。」亞歷山德拉說。「黑茲爾,你跟他們解釋一下吧。」

  「是的,女王陛下。根據樞密院的最新情報,」黑茲爾輕輕推開馬丁的手,神情嚴肅地對眾人說;樞密院是一個直接隸屬女王的部門,主管王室侍衛,各地軍隊以及特務的最高權力機關,當時由黑茲爾領導。

  「撒斯王國已經秘密與附近幾個小公國組成聯盟,開始召募士兵,部署在南方沿海各個重鎮,人數已經達到二十萬,剛好是我們北勒斯弗蒂海水師的人數總和。但更可怕的是……」

  「是什麼?」馬丁急忙地問。

  「那可惡的理查,還對官中的大臣說,他要把尼白地王宮中的所有女人先姦後殺,並且要用肉棒凌辱王宮中所有男人;他要加害的目標是我身邊所有的人,包括我的丈夫,我的情人們,我的子女,我的大臣和我所有的親人。」亞歷山德拉說。

  「這是什麼狂妄自大的胡話!」阿加莎生氣地說。

  「如此的說話,的確讓人感到十分的不安,也很惡毒。」蘇菲亞說。

  「是的。因此,從今以後,你們每一個人都要小心;據情報所說,撒斯王國的間諜已經溷入尼白地城裡,為對付王室人員作出準備。」亞歷山德拉說。

  「艾麗絲,羅斯瑪麗,你們暫時還是少一點光顧妓院了吧,說不定那些娼妓當中有的就是撒斯王國的奸細。」西莉亞說。

  雖然阿加莎也是個放蕩的人,但是她平日為了節省金錢的關係,甚少光顧妓院;每當有性需要的時候,通常都會跟王宮裡的僕人和侍衛解決,就是要嫖妓,也會到貧民窟裡去光顧廉價的娼妓。可是艾麗絲和羅斯瑪麗就不同了,經常到城中的高檔妓院裡消遣,然而這些妓院往往就是最容易溷入了撤斯王國間諜的地方。

  「還有,從今以後,如果你們要離開王宮的話,緊記帶同侍衛出門,不管是白天還是晚上。別忘記,撒斯王國最喜歡就是利用綁架貴族這種低下的手段要脅他人。」亞歷山德拉說。

  「我們知道了。」

  晚飯過後,黑茲爾便離開王宮了,羅斯瑪麗、艾麗絲和尼古拉斯則請往羅斯瑪麗的家中,同床共寢;至於馬丁,則牽著羅伯特和西莉亞,打開飯廳那面對著花園的玻璃門,坐在門前的石階上。

  「爸爸,我要你的精液……」羅伯特的臉兒貼著馬丁的下體,撒嬌的說著。

  「別著急吧,精液馬上就來了。」於是馬丁就解開腰帶,又說:「這樣吧,我給你射精,你就讓西莉亞幹你的小屁眼,好嗎?」

  「好啊,我也喜歡西莉亞姊姊的肉棒。」

  「是嗎?」西莉亞害羞的笑著說,雙手拉著羅伯特的褲子,把內褲和外褲一下子脫下;年僅十歲的羅伯特肉棒雖然弱小,可是已經成熟,陰毛開始長來了,陰囊飽滿,龜頭紅紅的,肉棒又白又滑,跟馬丁的肉棒簡直是一模一樣,只是大小不一而已。至於屁眼,雖然經常被硬物插入,但是洞口還是很窄,不像馬丁的屁眼,就是劍鞘也能塞進去。

  「爸爸的肉棒長得真美。」羅伯特一邊說,一邊用舌頭舔弄著馬丁那潔白無瑕的陰莖,雙手以熟練的姿態把它套弄。

  「啊啊啊啊!西莉亞,你的肉棒……」忽然,羅伯特如同女孩子般發一陣尖叫的聲音;這時候,西莉亞已經把褲子脫下,從內褲裡掏出一根深色的肉棒,一下子把龜頭塞入屁眼裡。肉棒的大小跟馬丁的差不多,不過看起來又好像沒有那麼粗大;可是羅伯特的屁眼實在太狹小了,因此這根肉棒已經足以使他叫得死去活來。

  「你看,羅伯特真可愛呢。」站在玻璃門前旁觀的亞歷山德拉,對阿加莎說,右手輕輕的撫摸著她的臀部。同樣在旁窺看羅伯特被干的還有蘇菲亞(雖然表面上嚴肅得很,可是心裡還是一個性慾旺盛的淫婦);她們三人似乎擁有一個共同的嗜好──偷窺。至於艾麗絲和巴裡似乎就沒有如此的癖好,依然留在座位上,慢慢地享用甜品。

  「是啊……媽,你別再摸吧。」阿加莎微笑著說;可是亞歷山德拉並沒有理會阿加莎的說話,甚至還解開她的腰帶,把手伸入內褲裡,撫摸她的陰莖。

  「再摸多一會吧。」亞歷山德拉說。

  「不……我已經不行了。」這時候,阿加莎的肉棒已經挺直起來了。

  「那麼,你就快去加入他們吧,浪費精液是不要得的行為。」蘇菲亞說。

  「那我去了。」於是阿加莎便乾脆把褲子脫下,急忙跑到來羅伯特面前,把肉棒塞入他的口腔裡。

  羅伯特還未來的及反應,已經面紅耳赤,淚水緩緩地隨著兩根肉棒瘋狂地插入而滾下來;可是,那些淚水都是興奮的淚水,臉兒上那淫穢的笑容依然沒有更改。同一時間,西莉亞的肉棒也毫不留情地在羅伯特的肛門裡幹起來了,強烈的力度使得他那根幼嫩的肉棒搖來搖去;雖然口腔被塞住了,但是間中依然傳出一陣尖叫的聲音。

  「蘇菲亞,如果如此的日子可以永遠維持下去,是多麼的美好。」亞歷山德拉說。

  「陛下,這當然。可是,根據預言,未來阿加莎要面對的挑戰和危機還有很多。」蘇菲亞說。

  「雖然經上沒有說清楚那些是什麼挑戰和危機,但是我想,那個邪惡的理查將會是他的第一個威脅。自從阿加莎出生以來,他這個異教徒就一直出言詛咒阿加莎以及一切的雙性人;因此,他若要傷害王室成員,阿加莎很可能是他第一個目標。」

  「這我也知道,所以從今以後,我會安排樞密院和監察院的特務二十四小時保護她。要知道,她平日在大學裡工作,接觸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很可能會成為理查下手的機會。」亞歷山德拉說。

  監察院是另一個直接隸屬女王的權力機關,主要負責監督政府以及所有官員;兩個組織都擁有一大批精銳的特務,可以稱得上是女王最重要的棋子。

  「陛下,這萬萬不可。阿加莎必須親自面對一切的危難,要不然她就無法按照預言所說的最終「成聖」。」蘇菲亞說。

  「我甚至還有一個提議;若是將來撒斯王國派兵攻打我國的話,陛下應當派遣阿加莎出戰。」

  「什麼?她才二十歲而已,並且未曾參與戰事。」亞歷山德拉說。當時尼白地王國的人大都可以活到一百八十歲到二百歲,因此二十歲在法律只是才剛成年的年齡。

  「二十歲不就已經可以當兵了嗎?更何況阿加莎在軍校的成績跟她在學院的成績一樣,都是出類拔萃。」蘇菲亞說。

  「就是我不提議,以她這種好勝、喜歡表現自己以及自大的個性,她必然會向陛下提出參戰的要求。」

  「但是……」

  「陛下,請你相信我吧。」蘇菲亞忽然靠在亞歷山德拉的懷裡,雙手緊抱著她的纖腰,眼睛懇切地凝視著亞歷山德拉的臉兒,溫柔地說。

  「她既然是陛下的女兒,我一直就把她當成是自己的女兒看待;所以,無論如何,我一定會保護她的安全。」

  「可是,你要怎樣做?」

  「為了提升阿加莎的魔法力量,我將會為她準備魔法陣,為她施法。」蘇菲亞說。

  「既然理查要在床上征服阿加莎,我們就應當反過來,讓阿加莎的肉棒把理查徹底征服。」

  「這就是說……你要採用最高級的性愛魔法了吧?可是,若然真的如此……」

  「陛下請你放心,我絕對有能力完成如此重任的。」

  「那我就把一切都交付在你手上了。親愛的,你要努力。」亞歷山德拉撫摸著蘇菲亞的臉頰,溫柔地說。

  「陛下……」

  「現在又不是什麼正式場合,親愛的,你直接稱呼我的名字就好了。」

  「是的,親愛的亞歷山德拉……」

  正當二人在親吻、愛撫的時候,剛才把他們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的克裡斯廷和巴裡,趁著二人不為意,悄悄地離開飯廳,推開另一扇玻璃門,來到花園的另一端,輕聲地議論起來;身為阿加莎的女友和男友,對於剛才的對話內容自然十分關心和著急。

  「看來事情十分不妙;蘇菲亞主教為了讓阿加莎能夠對抗理查的威脅,竟然要動用最高級的性愛魔法了。可是,無論蘇菲亞和阿加莎的魔法是何等的厲害,這也是實在有點兒冒險了吧!」克裡斯廷焦急地說。

  「可是還有什麼辦法?的確,主教說得對,阿加莎一定會自薦,參與戰事的;屆時她自然會成為敵人的目標。可是她又不能不參戰,要不然就無法實現預言了;正如經典上所說,神聖的君王絕對不可以逃避危機的。」巴裡說。

  「但是……主教和所有參與施法的人,在以後很可能會元氣大傷。再說,若然期間有什麼差池,或是阿加莎無法控制強大的魔法力量的話……她就會發狂,如同野獸般強暴所有眼前看見的人。」

  「所以,我們要作魔法陣中的祭物,就是她真的發狂了,也不會傷害其他的人。」巴裡嚴肅地說。

  「什麼?」克裡斯廷驚訝地說。

  「怎麼了,你害怕了嗎?」巴裡說。

  「阿加莎可是我們的愛人來的,要不是她的肉棒天天的幹我們,我們如今也

  無法在尼白地王宮裡過著如此舒適的生活,在王國裡得到人民的尊重和愛戴呢!

  難道現在為她獻上自己的精液、乳汁和淫水也有問題了嗎?」

  「可是,若是她真的發狂,把我們強暴的話……」

  「那就當成是現BDSM了吧!反正我們也常常交合,只是阿加莎在床上從來不會對我們粗暴而已。」

  「你說得對……那麼,就照你的意思吧。」克裡斯廷擔憂地凝視著在花園另一邊的阿加莎;這時候,羅伯特身上的衣物全部都被脫光了,本來的背側體位也換成是男上位了。他躺在地上,雙腳張開,身體和陰莖不停地前後晃動,嘴巴高聲地呻吟起來,因為西莉亞的肉棒已經在屁眼裡瘋狂地激射起來了。

  「我們也來了。」馬丁的肉棒亦激烈地拍打著羅伯特這小男孩滑嫩的面頰,把白色的精液射在他的嘴巴裡,當然還有不少落在臉兒、眼皮、額頭、鼻子和頭髮上。至於阿加莎,則比馬丁更狠,乾脆把肉棒瞄準他的小肉莖,瘋狂的拍打他的龜頭,把白色的精液射在這幼嫩的陽具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但是性交還未結束。當三根成熟的肉棒的射精都停止下來以後,馬丁就扶起羅伯特軟弱無力的身軀;接著,阿加莎、西莉亞和馬丁便爭先恐後的趴下來,伸出舌頭和手,舔弄和套弄那根沾滿了阿加莎的精液,雖然幼嫩,卻已經挺直起來的小肉棒。

  「啊……我也要射了……」一股童精便從粉紅的龜頭衝出來,在空中裡胡亂噴射;雖然精液不多,而且射精也只是維持了十秒左右,便全然停止,但是這可愛的小男孩射精時肉棒搖來搖去的樣子,已經能夠在視覺上滿足這三位成人的慾望。

  「爸……我很累呢……」已經體力透支的羅伯特,沾滿精液的臉兒伏在馬丁的胸前喘息。

  「沒關係,你剛才的表現已經很好了。」馬丁笑著說,手依然在撥弄羅伯特的肉棒。

  「是啊,羅伯特你剛才很乖呢,無論如何的辛苦,也沒有反抗和掙扎。」阿加莎說。

  「哈哈,姊姊也稱讚我了……啊……欠……」羅伯特已經很累了。

  「這樣吧,現在已經夜深了,你們還是先回去吧,我帶羅伯特回去睡覺了。」

  馬丁說。

  「好的。」

  月亮高掛在天上,時間也不早了;雖然尼白地城的妓院還燈火通明,可是在王宮的那處,燈火已經逐一熄滅,一天也暫且結束了。可是,就在黑夜時分,位於北勒斯弗蒂海的另一端,邪惡的勢力如同一根即將射精的肉棒般在蠢蠢欲動。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