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二章 亂倫之樂


  二十年的時光飛逝,昔日的小嬰孩已經長大成為一個少女──不,應該是少男──也不對,應當是一個正值青少年年紀的雙性人才對。不過,由於她的外貌與女性幾乎差不多,因此一般人也將這位公主當成是女性看待。

  事實上,若是以女性的標準來看,她絕對是一為美女;金黃色的捲曲長髮,水汪汪的藍色杏眼,高聳的白色鼻子,細小的紅色嘴唇,白色的嫩滑肌膚,不少她的父母所擁有的外貌特質,都可以在她的臉兒上找到,難怪她成為了一個絕色美人。胸圍接近四十寸,雙臂和雙腿強勁有力,從不輸給男孩子;不過,在這母

  系社會的國度裡,女人從來就是比男人強壯,尤其是在床上,總是作主的一方。

  雖然,她的下體有一根長八寸的肉棒,特顯出她的雙性性徽;可是,她卻不因此而自卑,反而把這根粗壯的肉棒引以為榮,十分喜愛這件獨有的「武器」。

  事實上,在整個尼白地王國裡,自從她出生而來,因為預言的緣故,沒有人膽敢歧視雙性人;當然,在這嬰孩出生以前,整個王國就從來沒有雙性人的存在。

  奇怪的是,自此以後,在尼白地王國裡,各地每年也總會有零星的雙性人出生的報告;因為王室這位雙性嬰孩所受到的尊崇,這些雙性人紛紛都被當成神人,父母總是傾家蕩產的培養她們。漸漸地,因為雙性人受歡迎的關係,她們的身邊自然地慢慢形成一大群的追求者,當中有男也有女。

  亞歷山德拉和馬丁給她起名為阿加莎,意思就是「仁慈的」,希望她將來可以成為一個愛民如子的賢君;可是,事實上,在阿加莎長大以後,她的「仁慈」

  卻是隨著自己的心情和喜好而有所波動。

  善於收買人心的她,對於當時王國當中大部分窮苦的百姓十分關愛,因而得到群臣的讚賞和父母的寵愛;不過,若是她的敵人觸怒了她,她就從來不會對這些不知好歹的人「仁慈」,就是不把對方置之死地,也會把對方狠狠的打一頓。

  她的性格,一方面溫柔、體貼、平易近人、理性和冷靜,另一方面卻偏激、暴力、驕傲自大和衝動。

  人們往往只知道她那些正面的性格,卻甚少知道她那些負面的性格,因為她十分善於說謊和偽善。她天資聰穎,文武相傅,文學、歷史、地理、哲學、軍事、經濟、法律、生物、魔法知識無一不通,騎術、武術、射擊、劍擊、狩獵、運動無一不精,唱歌、繪畫、凋刻、作曲、奏樂無一不能,又喜好學習,為人勤奮;可是,就是因為這些才能,使她心裡目中無人。

  也許是因為繼承父母的性格了吧,阿加莎也十分好色,宮中凡是長得英俊或美方的僕人、侍衛、大臣,不論男女,都無一未曾被她寵幸。追求的阿加莎王室貴族和富家子弟,不管是男是女,為了得到阿加莎的青睞,總會用盡辦法引誘阿加莎與他們性交;可是,阿加莎往往只是把這些無謂的、不自量力的傢伙當作性玩具一樣,玩厭了就拋棄。阿加莎又特別喜歡與兒童和少男少女性交,只要是她看得上眼的,對小孩總是特別溫柔,對青少年則特別友善,為的就是性愛的快感。

  她甚至還與亞歷山德拉和馬丁亂倫,尤其是馬丁,自從阿加莎出生以來,他就已經被自己這位雙性的孩子所迷倒,因此阿加莎自幼就與他同床共寢;當然,阿加莎的老師蘇菲亞的陰戶也是她自己的肉棒經常進出的地方。

  下午時分,柔和的太陽光線從王宮高大的玻璃窗透入室內,在地板上反射一片金黃色,如同肉棒射精的時候,在臉兒上噴出一片奶白色。跟二十年前比較起來,窗框上添上了精巧的凋塑,走廊上的牆壁的圖桉花紋也增多了;似乎王室的經濟比以前已經改善得多。

  一雙嫩滑的小腿在這金黃色的地板上迅速經過,那人就是阿加莎的父親馬丁。

  縱然已經渡過了二十年的歲月,馬丁的臉兒上連一條縐紋也沒有;這是都是因為人類利用魔法的力量,廷長了壽命和青春的緣故。對於能夠活到一百八十多歲(有的甚至二百多歲)的尼白地王國的人民來說,二十年算不了什麼長時間,儘管昔日的嬰孩都已經長大成人了。

  馬丁的臉上露出一副詭異、淫穢的笑容,穿著短褲,急忙通過大門,來到王宮後方的花園。當他的腳趾趾頭踏在綠油油的草地上的時候,一陣嬌吟的聲音忽然就從花叢當中傳過來。

  當他聽見聲音的時候,就高興地笑起來,朝著聲音的方向前進;他跨過石澗,揭開花叢,終於來到聲音的源頭。那兒是一棵大樹的樹蔭下;阿加莎俯伏在地上,全身赤裸,雙手抓緊另一雙嫩滑的小手,光滑的臀部前後急速晃動,似乎正在性交。

  阿加莎張開著紅色的嘴唇,發出輕聲的嬌吟,散亂的金黃色長髮隨著性愛的拍子晃動,那雙白色的、豐滿的乳房亦是如此,那粉紅色的,如同葡萄般大小的乳頭也噴出少許的乳汁,射在她的「獵物」身上;一滴又一滴的淫水亦從那如同花蕾般的陰唇旁邊的小洞流出,可是那根長八寸的肉棒卻連一點兒精液也沒有溢出來。

  阿加莎的肉棒早就挺直起來,如同鐵棒一樣堅硬,彈藥充足的陰囊也十分結實、飽滿,陰莖和龜頭都泛起淫穢的紅色,如同火車般高速地在那濕潤的洞穴裡「行駛」。

  「啊啊……剛才我們說到那裡啊……啊,對了……到底我的肉棒較大,還是妓院裡的男妓的肉棒較大?」阿加莎問。

  「啊啊啊啊……當然是你的……啊啊,肉棒……較大……啊啊啊!」那被阿加莎壓在地上的人軟弱無力地、喘噓噓地、口齒不清地說。

  她的棕色長髮亦被弄得東歪西倒,嫩滑的雙手輕輕地撫摸阿加莎的乳房,自

  己的那雙古銅色的,充滿陽光氣息的乳房則不由自主地上下搖晃;在阿加莎瘋狂的干炮之下,她那棕色的瞳孔完全失神,那櫻桃小嘴連話也說不清了,然而所發出的嬌吟聲音卻是十分清脆,音調高,如同在歌唱一樣,拍子隨著身體瘋在擺動的節拍,「啊啊」的尖叫起來。

  至於在那直接受刑的女陰那兒,陰唇緊緊的環抱著那根粗大又誘人的肉棒,淫水如同溪水緩緩地流出;不過,更加引人注意的是,在陰蒂的上方,竟然長著一根長六寸的肉棒;似乎這位少女也是雙性人。在阿加莎那嫩滑的肌膚不停刺激之下,這火紅的肉棒早就挺直起來,龜頭的末端滴出少許透明的液體,精液似乎快要從這紅色的肉莖中爆發,卻又未有馬上噴射起來,免得把珍貴的精液浪費了。

  「啊啊……算了吧,你還是不要說話,繼續呻吟吧……」

  「阿加莎,我可以加入你們嗎?」馬丁急忙走上前,溫柔地撫摸阿加莎的秀髮,淫穢地說。

  「爸,你來得正好,我跟羅斯瑪麗正幹得興高采烈呢。你也趕快脫下褲子,加入我們吧。」

  馬丁還未來得及回應,阿加莎已經把他的褲子和內褲一起拉下,露出一根長六寸,皮膚嫩滑而且潔白的肉棒。肉棒的長度雖然及不上阿加莎,大約六寸左右,是正常的長度,然而。肉棒早就挺立,龜頭的顏色如同烈火一樣通紅,一切已經準備就緒。

  「爸,你真是好色呢,你只不過是看見我們做愛而已,你的肉棒就已經挺起來了。」阿加莎說。

  「要不是我如此的性慾旺盛,你和你的媽媽又怎會喜歡我呢?」馬丁笑著說。

  「是啊……」阿加莎話音未落,就拉著馬丁的肉棒,塞入濕潤的口腔裡;然而,阿加莎只是讓馬丁的肉棒在口腔裡短暫停留,雙手只不過輕輕地套弄了兩、三下,就把整根肉棒從口裡吐出;然而,龜頭在空氣中的停留亦只是短暫的,因為羅馬瑪麗的嘴巴馬上就把整根陰莖包裹起來了。

  「喂,該我了。」不到半分鐘,阿加莎又把肉棒搶回來,拉入嘴巴裡。

  「我還未玩夠呢……」面對阿加莎如此野蠻的行為,羅斯瑪麗當然感到不高興。

  「阿加莎,你不要這麼霸道了吧,好東西要跟朋友分享的啊。」看見阿加莎跟羅斯瑪麗把自己的肉棒當成玩具般搶來搶去,馬丁便溫柔地對阿加莎作出勸導。

  「我的肉棒只有一條,可不能同時滿足你們二人的小嘴巴的啊。」

  「知道了。」阿加莎只好聽話的把肉棒從口裡抽出,然後與羅斯瑪麗一同伸出舌頭,一同舔弄這滑嫩的龜頭和肉棒。

  「啊……這樣就對了……」馬丁微笑著說,雙手輕輕撫摸著她們的豐滿的雙乳。

  隨著時間慢慢地過去,兩位美女的淫舌已經持續玩弄了馬丁數分鐘的時間;被玩弄的馬丁當然完全陶醉於舌尖刺激龜頭所帶來的快感,可是對於陰莖已經挺直了好一陣子的阿加莎和羅斯瑪麗來說,她們已經無法忍耐下去了,必須盡快把精液從自己的肉棒裡射出來。

  「羅斯瑪麗,不如這樣吧……」

  「好的……」

  「你們在耳語些什麼?」看見這兩個女孩忽然輕聲地耳語,還露出一副淫蕩的笑容,馬丁心裡想:她們不知道又想出了什麼淫穢的念頭了。

  正當馬丁還在想著的時候,阿加莎忽然把肉棒從羅斯瑪麗濕漉漉的陰道口裡拔出來,接著從馬丁的背後蹼過去,趁著他不為意的時候,把他壓倒在軟綿綿的草地上。

  「羅斯瑪麗,你快點過來吧……」

  「難道你們要……啊……啊啊!別這麼大力吧。」羅斯瑪麗便迅速地來到馬丁的後方,雙手輕輕拍打馬丁的臀部,一下子就把整根火熱的棒子塞入屁眼裡。

  「陛下……你的屁眼很大呢。」羅斯瑪麗淫笑著說,同時開始讓肉棒在這仿如女陰般的屁眼裡瘋狂抽插。事實上,羅斯瑪麗的肉棒並不見得比阿加莎的肉棒溫柔;不管是遇上女陰還是屁眼,她們的肉棒就是情不自禁的要把對方幹過死去活來。

  「這當然……無論是……啊,女人還是男人,都……無法抵抗我的……誘惑的啊……」

  「爸,你別吹噓吧,看你的樣子,氣喘喘的,還是安靜地享受一下被干的快感吧。」阿加莎笑著說。她站在馬丁的正前方,堅硬的陰莖指著馬丁的嘴唇,雙手撫摸著他滑嫩的面頰,微笑著,然後就把龜頭一下子塞進他的嘴巴裡,直達喉嚨深處。

  「羅斯瑪麗,你也來吧。」面對阿加莎如此誘人的邀請,羅斯瑪麗自然毫不

  猶疑地,把身體往前傾,張開嘴,舔弄、吸吮阿加莎的乳頭。

  「唔……嗚咽……」雖然對於馬丁來說,口交和肛交已經是習以為常的事先,可是面對羅斯瑪麗和阿加莎前後同時發動的猛烈攻擊,依然是招架不來。

  「透不過氣了嗎?」阿加莎看見馬丁面紅耳赤的樣子,便把肉棒從他的嘴巴裡抽出來;於是,馬丁呻吟的聲音就再次響起。

  「啊啊啊……啊啊啊啊……」雖然是男性,可是作為一個對於異性性交和同性性交經驗同樣豐富的馬丁來說,淫叫的悅耳聲響絕對不遜色於女性。與此同時,趁著阿加莎和馬丁還不為意的時候,羅斯瑪麗馬上張開嘴巴,狼吞虎嚥的把這根誘人的肉棒含起來,讓阿加莎的肉棒在那充滿淫慾的小嘴裡抽插起來。

  「羅斯瑪麗,你真是可愛的呢……」阿加莎笑著說,手輕撥著她的髮絲。雖然羅斯瑪麗正沉醉於享受口交的快感,可是她的肉棒依然在馬丁的肛門裡瘋狂抽插,力度不但沒有減退,反而逐漸增加,龜頭也越插越深。

  「爸,羅斯瑪麗,我……啊,要先射了……」在羅斯瑪麗和馬丁的刺激之下,慾火焚身的阿加莎已經無法抑制精液的爆發。她輕輕地推開羅斯瑪麗的臉兒,把肉棒從嘴巴裡退出來,好讓羅斯瑪麗和馬丁二人亦能同時享受顏射的快感。

  「射出來吧!」羅斯瑪麗和馬丁異口同聲地說,一同張開著嘴巴,雙眼凝視著那紅潤的龜頭上,等候著精液的噴射。

  「啊啊啊啊……」阿加莎輕聲的呻吟,還有羅斯瑪麗和馬丁輕奮的呼叫,隨著一股白濁的精液,從龜頭裡如同火山爆發般噴出來;堅硬的肉棒如同鐵棒般拍打羅斯瑪麗和馬丁的臉兒,精液一下子就淹沒了他們的雙眼、鼻樑、嘴唇、舌頭、面頰和額頭,就是頭髮也變成白色了。

  雖然阿加莎的肉棒只有一根,可是她的肉棒所俱備的威力是大部分男孩都無法媲美的;單靠一根肉棒已經能把兩張臉兒射滿精液,如果她的下體長著三、四根肉棒的話,相信一次的爆發的精液已經足以把二人全身淹沒。

  「好了,還未結束的呢。」正當馬丁還在喘息,還未來得及清理臉兒上的濃精時,羅斯瑪麗忽然把肉棒從馬丁的屁眼裡拔出來;然後,她們合力把馬丁的身驅來過一百八十度的反轉,讓使他躺臥在草地上。

  接著,羅斯瑪麗伸出雙臂,掙開馬丁那雙已經開始發軟的小腿,然後龜頭再次回到屁眼的環抱當中,新一輪的抽插再次展開,馬丁亦隨之而發出一陣高聲的嬌吟。

  「喂,別把我忘掉了……」阿加莎也蹲在地上,雙手緊握馬丁那根正在晃動、搖擺的肉棒,舌頭溫柔地舔弄著龜頭的末端,為馬丁帶來加倍的興奮。

  「啊啊啊啊啊……射在裡面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在連續幾十下來回抽插的攻擊之後,羅斯瑪麗終於在馬丁的肛門裡噴射起來了。

  肉棒起勁的蠕動,使得馬丁的身體也不由自主的前後晃動,淫叫的聲音更是無法再被抑壓了。

  不過,羅斯瑪麗並沒有打算把所有精液都灌到馬丁的體內;畢竟她還要考慮那正在虎視眈眈的盯著她的肉棒,那飢渴的阿加莎的心情啊。

  於是,她就決定把還在激射當中的肉棒從馬丁的屁眼裡拔出來,龜頭直指著阿加莎的臉兒和馬丁的陽具,在空中亂槍掃射;雖然馬丁還未射精,可是龜頭、肉棒和陰囊已經完全浸淫在羅斯瑪麗的精液裡。

  這時候,從屁眼都龜頭,四處都是白濁一片。當然,阿加莎美麗的臉兒也無一倖免;剛才接受她顏射的羅斯瑪麗,為了回饋阿加莎的精液,也毫不留情地讓肉棒拍打她的肌膚;阿加莎金色的長髮馬上就被這股濃精染成白色了,瞼兒、額頭、鼻子和嘲唇也塗上了一層濃厚的精液面膜,當然還有不少甜美的精液落在那火熱的舌頭上。

  「羅斯瑪麗……嘿,你也很狠呢……」雖然阿加莎和馬丁已經不是第一次與羅斯瑪麗交合,可是幾乎每一次接受她的肉棒激射以後,也總會重覆如此的說話。

  「這當然……」羅斯瑪麗喘噓噓的說。跟阿加莎不同,經過一輪激射以後,她的雙腿已經發軟,肉棒也縮小了,站立不穩,臉上露出一副疲倦的樣子;然而,同樣是雙性人,阿加莎卻依然精神亦亦。

  儘管肉棒暫時變軟了,臉兒上依然展露出一副性急、好色、飢渴的樣子,身體依然充滿力量,只是陽具還需要休息一下而已。

  「現在該到我的肉棒激射了。」馬丁溫柔地拉著阿加莎的秀髮,把她的頭輕輕推開,然後躺著樹幹,坐在地上,雙手抓著自己那根沾滿精液的肉棒,放蕩地說。

  「那麼,我們的國王陛下啊,你想怎樣玩啊?」阿加莎調皮的笑著說。

  「這樣吧……我們先來乳交。」於是羅斯瑪麗就率先緊抱著如同椰子般大小的雙乳,身體往前挺,使乳溝把馬丁的肉棒夾起來,溫柔地磨擦著那誘人的龜頭。

  「啊啊……真舒服……」在雙乳的夾擊之下,一股性興奮的感覺便從龜頭直

  接刺激馬丁的頭腦;不過,就在羅斯瑪麗和馬丁沉醉於荒淫的快樂當中的同時,被冷落的阿加莎自然又發怨言了。

  「我也要呢。」阿加莎馬上走上前,雙手挺起嫩滿的雙乳,把乳頭貼近馬丁的臉兒;自然地,馬丁伸出雙手,輕輕地擠壓她的乳房,再用舌頭舔弄那粉紅色的乳頭,最後把乳頭含起來,輕輕吸吮。

  「陛下,現在該交換位置了吧。」

  「還交換位置?我已經不能再等待下去了。」馬丁一口拒絕羅斯瑪麗的要求,又吩咐她們說:「好了,你們還是乖乖地躺下來吧,讓我在你們身上噴射。」

  「好吧好吧,我們就依你所吩咐的做吧,誰叫你是長輩。」阿加莎和羅斯瑪麗便一同躺臥在草坪上,讓馬丁俯伏在上面;馬丁伸出雙手,輕輕地撫摸這兩位美女濕漉漉、桃紅色的陰唇,當然間中也不忘玩弄那兩條軟弱的肉棒。

  「啊啊啊……別弄吧……啊啊……」服侍亞歷山德拉多年的馬丁來說,自然對於愛撫的技巧十分熟練;於是,本來已經性慾旺盛的阿加莎和羅斯瑪麗馬上便高聲呻吟起來了。

  「剛才我為你們淫叫了那麼久,現在是你們為我引吭高歌的時候了。」馬丁把肉棒放在阿加莎的乳溝裡輕輕磨擦,為射精作出最後準備。

  「啊啊……好了,快張開嘴巴吧……我要……射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一股精液同噴泉般,從那通紅的龜頭發出,擊打在阿加莎和羅斯瑪麗那副本來已經沾滿濃精的臉兒,還有兩條被染成奶白色的淫舌;她們高聲地淫笑、尖叫著,任由這根肉棒無情的凌辱,臉兒上完全沒有反抗的意識和受辱的樣子,就像剛才馬丁被她們的肉棒無情地噴射的時候一樣,只管乖乖地接受精液的淫慾洗禮。

  雖然馬丁表面上是個娘娘腔的男妓,肉棒也不算是太長,但是他的陰莖卻是剛健有力,陰囊的彈藥豐富;因此,阿加莎之所以推有如此粗壯肉棒,其實都是從他那裡遺傳得到的。趁著下體依然精力充沛,他便把龜頭的目標轉移至阿加莎和羅斯瑪麗的乳房上;於是餘下的精液,便隨著龜頭一下一下的拍打在粉紅的乳頭上,全部都落在她們的胸前了。

  在精液的滋潤之下,阿加莎那本來已經潔白無瑕的巨乳,顯得份外晶瑩剔透,閃閃發亮;至於羅斯瑪麗那棕色的雙乳,看起來如同兩個椰子浸泡在牛奶裡一樣。

  面對兩雙巨乳的誘惑,當射精終於結束,肉棒也開始軟弱起來的時候,雙腳無力的馬丁便跪在地上,如同嬰孩般俯伏在兩雙巨乳面前,伸出舌頭,輕輕地舔弄。

  在皮膚的摩擦之下,乳房上的精液跟馬丁臉兒上的精液馬上就溷合在一起,就如同他們之間的性關係一樣,糾纏不清。

  「爸,你還想幹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雖然阿加莎跟羅斯瑪麗還是未曾懷孕的少女,可是這魔法王國之下,就是連男人的乳頭都可以噴出香濃的乳汁;因此,經歷先前一連串激戰之後,加上馬丁的舌頭的誘惑,乳汁便如同精液般,不自控地從乳頭釋出,跟乳頭上的精液結合、四濺,噴在馬丁的臉兒上。

  「咕嚕咕嚕……」

  「啊啊啊啊啊……」

  隨著性愛接近尾聲,花叢裡漸漸平靜下來,可是輕聲的嬌吟和吸吮的聲響依然餘波未了。然而,正當三人還沉醉於如此變態的雙性、亂倫的交合之歡的時候,一場空前的危機,卻靜悄悄地迫近王國,甚至是如同一根威力無窮的大肉棒,指著阿加莎的陰唇,慢慢地迫近……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