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第十九章 肉棒終極戰


  在狂歡的性愛夜晚上,雖然尼白地城裡大部分的商店,除了妓院、澡堂、酒店和教堂以外都打烊了(教堂依然開放是為了舉行性愛派對招待家裡狹小的窮人一同做愛),但是在這黑暗的晚上,城市並不寧靜;到處都充斥著女人和男人嬌吟的聲音,當然還有雙性人和人妖的淫叫。全家上下,不分老幼,無論是女人的女陰還是男人的屁眼,都成為了肉棒和自慰棒的攻擊目標;要不是尼白地王國禁止人們在街道上隨處做愛的話,整個城早就完全淹沒在白色的液體和香濃的氣味當中。

  然而,在王宮的澡堂裡,卻成為了一個被性愛天堂所包圍的性愛地獄;一根又一根粗壯的肉棒已經把亞歷山德拉等人連續干炮近四十五分鐘。肉棒從澡堂伸出去,開始尋找更多的獵物;僕人、娼妓和侍衛都成為首先的攻擊對象,再來的是那些無辜的小孩子。

  就在混亂當中,一條黑色的巨龍在黑夜的掩護之下,忽然在澡堂面對著的花園降落;一個又一個撒斯王國的士兵從屁眼、陰唇和嘴巴裡鑽出來,一共一千多人,迅速把王宮包圍起來。全身赤裸的理查、傑克、維吉尼亞和塔尼亞,從龍的嘴巴裡緩緩地走出來。

  理查舉起龜頭,指著玻璃門,門就自動碎裂了;正當理查準備踏步進入的時候,卻被維吉尼亞粗壯的左手拉扯著。

  「又怎麼了?」理查不耐煩地問。

  「等一下,你別忘了,我們之前不是說好的嗎?阿加莎、亞歷山德拉和蘇菲亞都要交給我,其餘的人歸你。」

  「不行。待我把阿加莎和亞歷山德拉好好教訓一下以後,才可以把她們交給你。」「什麼?」維吉尼亞氣憤地說。「你可別忘了,理查國王陛下是撒斯王國的國王,他當然有權決定如何分配戰利品!」傑克插嘴說。「你這賤男給我住口!」

  維吉尼亞生氣地說。「別忘了我也是女王!這兒有一半的士兵都是我的部屬。」

  理查看見維吉尼亞兇惡的樣子,便拉著傑克,吩咐他不要生事,又竊竊私語的對他說:「忍耐一下吧,待會兒只要我把阿加莎的力量吸光,我的力量就會比她強大,屆時便可以殺了她;你將會成為撒斯王國的女王。」

  「你可不要欺騙人家啊。」於是理查便拉著傑克的手,沒有理會維吉尼亞,就衝入充斥著濃烈的腥味的澡堂。

  維吉尼亞早就猜到理查的陰謀:先吸光阿加莎的力量,待他變成了比自己擁有更強大的魔法力量的人以後,就馬上把她殺掉。可是她應當如何是好?

  「塔尼亞,」她伸出雙臂,摟抱著塔尼亞幼嫩的雙乳,溫柔地對她說。「無論待會兒發生了什麼事情,你也不用害怕,躲在我的背後就好了。」

  「什麼?」

  「你放心吧;你是我唯一最親愛的人,我一定會保護你的。我們進去吧。」

  維吉尼亞說,然後便牽著塔尼亞的手,一同步入澡堂。

  一踏入澡堂,只見一片白色的景象;羅斯瑪麗、艾麗絲、克裡斯廷和羅伯特被肉棒綁在一起,屁眼和女陰都插滿了肉棒,趴在右方的地板上,如同母狗一樣被胡亂噴射。蘇菲亞、西莉亞、黑茲爾和丹尼斯則被肉棒懸掛在左邊的天花上,在半空中被肉棒輪流噴射。自於亞歷山德拉、馬丁、阿巴裡、瑪麗亞、阿加莎、阿曼達和傑娜,都被掛在中間的牆上。

  亞歷山德拉被肉棒掛在牆上,女陰和屁眼裡各插進了兩根正在射精的肉棒,使得她豐滿的雙乳在半空中激烈晃動;乳溝之間夾著一根黑色的肉棒,也在射精,與那不停從乳頭湧流出來的乳汁混成一體,再流向下體,與淫水交合,落在白濁的地板上。她的紅唇夾著一根幼嫩的肉棒,射精好像已經接近尾聲,把她的嘴巴塞滿了白色的牛奶。妖艷的臉兒上蓋上了一層深厚的精液,嘴巴發出高聲的嬌吟;眼神卻異常地鎮定,似乎已經完全適應了變態凌辱的痛楚,選擇享受被性虐的快感。

  「看你婊子這個淫蕩的樣子,像什麼話。」理查奸笑著,拍打著亞歷山德拉沾滿精液的臀部,然後把沾滿精液的指頭塞入嘴巴裡,用舌頭品嚐。「所以說你們這些女人有什麼用,幾根肉棒就呱呱大叫起來,輕易地就被干瘋了。」

  「啊啊啊……你這野蠻的……異教徒啊啊啊啊……不得對……啊,女王……

  無禮啊啊啊啊啊……」蘇菲亞一邊尖叫著,一邊高聲地說。她跟西莉亞被肉棒面對面的綁在一起;兩位熟女的屁眼都被肉棒用精液封閉起來,而蘇菲亞的陰唇則緊緊包裹西莉亞下體那根已經完全失控的肉棒。兩雙沾滿精液的乳房一同夾著四根粗大的肉棒,臉兒澆上了一片奶白,嘴角還一直流出精液和乳汁。

  「看你這頭母狗,對主人還挺愚忠的。看來你們這些女人都是欠干的。」

  「啊啊啊啊……啊,你這賤男……還不是一樣……啊啊啊啊!!」亞歷山德拉狂笑起來,高聲地呻吟著說。「別胡說!有誰的肉棒能征服我的肉棒?」理查叫囂著說,朝著亞歷山德拉的女陰狠狠地踢了幾下,使她疼痛的尖叫起來。

  「理查!我不是說了嗎,亞歷山德拉是我的,你怎麼在毆打我的獵物?」維吉尼亞高聲地說。「你給我住口!這婊子既然欠干的話,我現在就要好好的教訓她一下!」

  「你最好馬上給我住手,要不然……」

  「啊啊……等一下,陛下……」突然,躺在地上,身體被肉棒捲起來的尼古拉斯忽然開腔,對理查和維吉尼亞說了一句如此驚人的說話。理查一言不發,舉起龜頭,指著那些粗大的肉棒,肉棒就放開了他。

  「啊,尼古拉斯……啊啊啊……你在……啊啊,幹什麼?」羅斯瑪麗驚訝地說。「你竟然……啊,背叛女王陛下……啊啊啊啊……」艾麗絲激動地說。然而,亞歷山德拉和蘇菲亞卻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似乎早就知道這事情了。

  「對不起,我必須如此行。」尼古拉斯低著頭,俯伏在地上,嚴肅地說。「尼古拉斯,既然你既不是理查的手下,也不是我的部屬,是我們在尼白地城的間諜,說話應當是最中肯的了,你說吧,到底阿加莎應當屬於誰?」維吉尼亞問。

  「國王陛下,女王陛下,小人認為,」尼古拉斯說,「阿加莎身上擁有著最強大的魔法力量,而且長得美艷,是天生一個欠干的雙性淫婦;如果只有你們一人可以率先享受凌辱這極品的性奴的話,對另一人必然不公平。既然兩位都是撒斯王國的君主,是阿加莎的主人,不如你們現在就一起去享用她淫蕩的肉體吧。

  女王陛下先可以吸吮阿加莎那妖艷的肉棒,而國王陛下可以用你那根神聖的陰莖好好教訓和玩弄阿加莎那粉嫩的陰唇……」

  「很好的建議。就照著你的說話去行吧……」維吉尼亞滿意地笑著說。「不行!身為國王,我怎能夠聽從一個低賤的男妓的吩咐去做……」理查不滿地說,心裡想:如果真的這樣行的話,那麼阿加莎的力量就會被他們二人平分,屆時兩人的力量依然維持平行,理查依然無法馬上把維吉尼亞殺掉。正當他在想著應付的對策的時候,肉棒忽然抽搐了一下,龜頭不由自主地指向著掛在牆上的馬丁和巴裡那沾滿精液的淫穢肉體。那時候,巴裡的肉棒插在馬丁的屁眼裡,而屁眼則被另一根肉棒封閉起來;大約一共六根肉棒,朝著兩塊嫩滑的臉兒無情地大力揮拳、射出濃精,又有兩根白色的肉棒各把龜頭夾在小嘴唇之間,瘋狂地噴射。正當馬丁的肉棒還在自由地在空中擺動的時候,馬上就引來了一根黑色的肉棒,突然朝著他的龜頭拍打和摩擦起來,然後又噴出一片白濁。馬丁和巴裡的肉棒在魔法力量的操縱之下,被迫射出珍貴的聖潔的精液;他們高聲地尖叫、淫叫,發出如同小女孩般的哀求和慘叫,淫蕩的肉體已經完全被肉棒征服了。

  「好棒的男人哦。」理查的頭腦馬上被性慾沖昏了。他肉棒那強大的魔法力量竟然成為打亂他思考的元兇。於是理查的肉棒又左右擺動了幾下,馬丁和巴裡便被肉棒帶到來地上,把插在屁眼和嘴巴的肉棒都全部退出。然後理查便蹼向前,如同野獸一樣,大聲咆哮,拍打他們的肉棒和陰囊,再把自己的肉棒先後塞入馬丁和巴裡的櫻桃小嘴裡。「他怎麼忽然發狂了?」維吉尼亞驚訝地說。「看來我們的女神顯靈了,現在他倒過來被自己的肉棒連累,被馬丁和巴裡迷倒了。」尼古拉斯輕聲地說。「女王陛下,現在是很好的機會。」

  「這我知道。」維吉尼亞踱步靠近阿加莎,然後從地面跳到牆上,張開雙臂摟住阿加莎的肩膀,張開雙腿夾著她的纖腰。那時候阿加莎的雙眼發白,失去知覺,全身都是精液和乳汁,身體隨著女陰裡和肛門裡那兩根肉棒抽插的動作而前後、上下晃動,好像在空中轉圈一樣。

  「這位睡公主長得真美艷……果然是位美女……不對,應當說是美艷的雙性人才對。」具有女同性戀傾向的維吉尼亞,馬上就被阿加莎美麗的外表所吸引,陰蒂馬上充血起來。她溫柔地撫摸著阿加莎嫩滑的臉兒,抹去沾在臉上的精液,仔細打量著她的胴體;藍色的杏眼,紅色的櫻桃小嘴,還有捲曲的金黃色長髮的襯托著;儘管都被精液染白了,其原來光滑的色澤依然隱約可見。那雙巨大的乳房,與維吉尼亞那豐滿的、成熟的乳房的肌膚互相交貼,乳頭湧流出新鮮的人奶,有的噴在維吉尼亞身上,有的則落在自己的纖腰上,與身上的精液混為一體,流到陰唇附近又跟噴出的淫水交合,再滴落在地板上。在一雙肌肉結實,皮膚嫩滑的雙腿保護之下,除了長著粉紅色、沾滿濃精的陰唇以外,陰蒂的上方還有一根妖艷的八吋肉棒,連接著結實的陰囊,粉紅色的龜頭散發出誘人的香氣,使得本來討厭男人的維吉尼亞對肉棒也產生了興趣。維吉尼亞的左手小心翼翼地抓起阿加莎的肉棒,然後溫柔地套弄,一陣溫暖的感覺忽然從手掌湧上心頭,肉棒馬上就勃起來,緊貼著維吉尼亞的肚皮,好像一條法式麵包被柔軟的毛巾包裹著一樣。

  至於右手,則離開了嫩滑的臉蛋,來到巨大的乳房面前,輕輕地愛撫著粉紅色的乳頭。「阿加莎,你長得真誘人呢……果然是亞歷山德拉和馬丁的女兒……」

  維吉尼亞微笑著說,張開紅唇,伸出香舌,舔弄阿加莎的臉兒,然後推開那緊閉的紅唇,進入溫暖的口腔裡尋幽探勝。

  就在兩條淫舌交接的一刻,阿加莎彷彿觸電般醒過來了,張開雙眼,只見眼前有一位美艷的熟女,把長舌塞入自己的口腔裡舔來舔去。阿加莎知道這人就是維吉尼亞;儘管這是她們初次見面,在二人身體接觸的一刻,維吉尼亞已經透過魔法力量把所有事情都告訴阿加莎。阿加莎沒有反抗,還張開雙臂,緊抱著她,讓兩條舌頭在二人交接的紅唇之間互相纏綿,形成一條火紅色的隧道,把她們的靈魂連接在一起。兩雙眼睛互相凝視著,透過精神的交流,開始談話起來。

  「你就是維吉尼亞了嗎?」阿加莎疑惑地在腦海裡問。

  「是的,親愛的睡公主,我是來救你的。」維吉尼亞透過精神的交流回應說,然後忽然把舌頭退出,中斷了二人靈魂的互相接觸,把嘴唇靠著阿加莎的耳邊,輕聲的溫柔地對她說:「好了,你聽著,現在我只是喚醒了你的意志而已,然而你的魔法力量依然被這些肉棒封閉起來。因此,唯一讓你回復力氣的方法,就是透過性愛,使我們的力量互相交換;我感覺得到,在你的肉棒上存在強大的光明

  的魔法力量,而我的陰唇裡藏著大量黑暗的魔法力量。只要兩者互相交合,我們的力量都會產生魔法作用的變化,原有的強大力量得以完全釋放,而且還能夠吸收得到來自對方身上的新增力量……」

  「等一下,普通的做愛無法讓我們兩者身上強大的魔法力量通過,再產生如此巨大的魔法作用,」阿加莎說。「是的,所以我們要利用念力魔法的配合……」

  「什麼?這是非常危險的事情……」

  「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快點來吧。」維吉尼亞張開雙腿,往下爬,來到阿加莎的肉棒面前,手溫柔地套弄著它,伸出淫舌舔弄著龜頭。「你的肉棒是你最大的優點,也是最大的弱點。」維吉尼亞一邊舔著龜頭,一邊說。「你一定要小心保護你的肉棒。」

  「這當然……快點施法吧……」於是維吉尼亞張開嘴巴,把龜頭含起來,然後口齒不清的念起咒語,雙手緊握著肉棒,高速地套弄,使得阿加莎全身發熱,興奮起來。

  「好了,插進來吧。」維吉尼亞說,急忙爬到阿加莎的胸前,再次張開雙腿環抱她的下體。「等一下,我要喝點乳汁……我的肉棒已經沒有力氣了……」阿加莎說,剛剛充升的肉棒又再次發軟起來。

  「好吧好吧,性愛小公主,就讓我這巨乳女王來餵你喝人奶吧。」「別這樣叫我,我已經不是小孩……」阿加莎話音未落,已經被淹沒在白色的乳房當中。

  她張開雙手擠弄著乳房,把乳頭含起來,用舌頭輕掃,乳汁就馬上噴發,射入嘴巴裡,一下子把櫻桃小嘴填滿了,使阿加莎透不過氣來,不得把乳汁吐出,從嘴角流到維吉尼亞的乳房上。

  「喝夠了嗎?」阿加莎點頭示意,維吉尼亞便把身體往下靠攏,雙腿再次環抱阿加莎的下體,兩雙沾上乳汁的乳房互相緊貼起來;而兩條淫舌也再次交接起來。

  「插進來吧……」維吉尼亞笑著說,這是她自出生以來第一次對肉棒如此的愛慕。

  「遵命,親愛的女王陛下……」阿加莎抱緊維吉尼亞的臀部,龜頭在維吉尼亞的右手引導之下,摩擦著陰蒂,然後翻開陰唇,插入女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維吉尼亞高聲地喜悅地嬌吟起來,乳房激烈地搖晃起來,伸出舌頭舔著阿加莎的臉兒,好像在母狗一樣。

  「啊,是不是……啊啊啊,太大力了?」「不……啊啊啊啊啊……力度剛好……啊啊啊啊……」阿加莎的肉棒愈插愈激烈,愈來愈興奮,肉棒發出一股暖流湧上心頭,使得面頰發紅,嘴巴尖叫起來。

  「其實……你是撒斯王國的女王……啊啊,怎麼會來幫助我們的呢?」阿加莎問。

  「啊啊……還不是……啊啊啊啊……為了對付……啊,理查……啊啊啊……

  他可要殺掉我呢……啊啊啊啊!」

  「啊啊啊,要射了……」「啊啊啊……射出來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加莎的肉棒在維吉尼亞的體內猛烈地抽搐,噴出大量神聖而潔白的精液,並且釋出大量的魔法力量,湧入子宮;而維吉尼亞的前庭大腺也在差不多同一時間射出大量淫水,濺在阿加莎的身上和肉棒上。維吉尼亞跟阿加莎一同發出高聲的嬌吟,雙目如癡如醉的凝視著對方淫蕩的臉兒,性慾高漲,達到高潮。

  「啊啊啊……停不了……啊啊啊啊啊……」肉棒連續射了二十秒,也沒有緩慢下來的趨勢,然而這時候維吉尼亞的腹部已經發脹,子宮無法再宮納源源不絕的溫暖的濃精了。

  「啊啊啊啊……抽……出……啊啊啊……來啊啊啊啊啊啊……」在維吉尼亞的建議之下,阿加莎把肉棒急忙從維吉尼亞的女陰退出;奶白色的精液頓時從陰唇噴出,射在阿加莎的肉棒上。那時候肉棒依然在激烈地射精,在短短幾秒之間,便把維吉尼亞和阿加莎射得白濁一片。

  「啊啊……精液……肉棒……啊啊啊啊啊……」維吉尼亞彷彿對於阿加莎的肉棒和精液十分迷戀,馬上往下爬,用乳房把阿加莎的肉棒夾起來,使精液在乳溝裡繼續噴發;然後又張開嘴巴,把龜頭含起來。阿加莎便順勢把肉棒往前一推,直入維吉尼亞的喉嚨,激烈地射精,使得維吉尼亞的頭臚跟隨著她的肉棒在半空中上下搖晃。

  精液馬上就填滿了維吉尼亞的嘴巴,從嘴唇溢出。阿加莎看見維吉尼亞好像無法呼吸了,急忙把肉棒退出,讓龜頭拍打著她的臉兒,把精液射在她的臉兒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當精液逐一落在維吉尼亞的臉兒上的時候,射精的速度和肉棒抽搐的力度終於開始減慢和下降,漸趨停止,然而肉棒依然保持著堅硬和挺立。

  「啊啊啊……好了,射完了嗎……」維吉尼亞喘噓噓的笑著說,嘴唇輕輕親吻著阿加莎的龜頭。「啊啊……時間到了……」阿加莎輕輕撫摸著自己的肉棒,溫柔地說。「謝謝你……」

  「不用客氣,你的肉棒……啊啊啊,真的很棒啊……」維吉尼亞興奮地說。

  「如果我也有一根肉棒……就好了……」

  突然,那些抓著維吉尼亞和阿加莎肉棒逐一鬆開,使她們倒在地上;突然,維吉尼亞感到下體傳出異常的溫暖。她的雙手不由自主的愛撫著自己的陰蒂和陰唇,高聲地興奮的尖叫起來。

  「怎麼了,維吉尼亞?」阿加莎急忙扶起維吉尼亞;塔尼亞也急忙走過來。

  「啊啊啊啊啊……是魔法力量……啊啊啊啊啊啊啊!」維吉尼亞狂笑著說。

  這時候,她的下體開始發出劇痛,然而強大的性慾已經使她的腦袋完全麻痺過來。

  她的盤骨開始拉長,使得肚臍與陰蒂的距離拉寬,然後陰蒂上方的皮膚開始膨脹起來,漸漸凸出,變成一條皮膚白嫩的八吋長肉棒,末端長出粉紅的龜頭,並且長出豐滿的陰囊,形成了一根完美、妖艷而純潔的白色陽具。

  「來自維吉尼亞女陰的黑暗力量與來自阿加莎肉棒的光明力量交合的結果…

  …竟然是形成一根美艷的肉棒……太神奇了!」塔尼亞的右手輕輕觸碰著這根新長成的肉棒,驚訝地說。「這根本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啊……」

  「啊啊啊啊……這是……神跡……」維吉尼亞興奮地笑著說。「阿加莎……

  謝謝你……啊啊啊啊……」

  「別客氣……不過,如果剛才的交合可以在你身上產生如此強烈的戶應的話,那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加莎話音未落,就發現自己的肉棒突然膨脹起來,產生劇痛,使她高聲的尖叫起來,雙腿發軟,躺在地上;肉棒變得愈來愈長,直到龜頭碰到阿加莎的嘴唇的時候,肉棒才停止了生長,變成一根又長又粗的武器。

  「天啊……這是什麼肉棒來的……」塔尼亞驚訝地說。

  「哇,真棒……」阿加莎馬上就回復力氣,緩緩地站起來,自見自己那美麗的龜頭就在嘴唇前,馬上伸出淫舌舔弄。「終於可以嘗一嘗用自己的肉棒口交的滋味了……」

  「阿加莎……別只顧著玩弄自己的肉樣,快點去救馬丁國王陛下和巴裡吧!」

  尼古拉斯焦急地說。「等一下,我還要補充體力……」於是阿加莎張開嘴巴,把自己的龜頭含起來,用舌尖輕觸,又用雙手套弄這根巨物;令人難以致信的是,不到十秒,這肉棒馬上就激烈地射精了。肉棒狠狠的朝著阿加莎的乳房拍打著,把奶白的濃精填滿自己的嘴巴,然後退出滿腔白濁的櫻桃小嘴,起勁地朝著美麗的臉兒揮拳,射出大量濃精;這根大陽具的精液儲量差不多是正常陽具的三倍,精液一直在噴射著,沒有停止。

  「理查!放開他們,你的敵人就在這兒!」阿加莎叫喊著說,自已的肉棒還在激射,把自己的臉兒弄得一片白色,金黃色的頭髮也變成雪白一片。

  這時候理查已經在馬丁的肛門裡內射過了,肉棒剛剛結束射精,從巴裡的屁眼裡退出;二人的肛門都流出一絲鮮血。

  「什麼?你這婊子……竟然……」理查驚訝地說。他馬上把肉棒從巴裡的肛門抽出,然而那時候肉棒已經因為連續兩次的射精而虛耗了體力。「維吉尼亞,你這賤人,竟然出賣我,把這婊子喚醒……」

  「對不起,如果我不出賣你這條賤命的話,我就是出賣了自己的人格和性命了。」維吉尼亞說。「可惡!」理查馬上抓起自己的肉棒,開始施法,一條又一條粗壯的肉棒便衝過來,馬上把尼古拉斯、維吉尼亞和塔尼亞抓起來。雖然維吉尼亞透過與阿加莎性愛,取得了強大的力量,但是由於下體的肉棒才剛長成,力氣還未完全恢復,因此無法反抗。然而阿加莎卻避開了每一條肉棒的攻擊;首先跳躍了幾下,然後來幾個翻跟頭,再使用瞬間轉移魔法。可是,就在這時候,理查亦使用瞬間轉移魔法蹼向前,張開嘴巴含著那還在射精的巨大龜頭。「滾開!」

  阿加莎的肉棒馬上停止射精,然後龜頭噴發出強大的推力,把理查推開,倒在地上。然而,一根肉棒卻趁機捲起阿加莎的肉棒,起勁的拉扯著,使阿加莎尖叫起來。

  「啊啊啊啊啊!可惡……」「你這婊子,以為自己長著一根巨大的肉棒就很了不起了嗎?」理查奸笑著說,左手按著自己的肉棒,肉棒便開始膨脹起來,漸漸伸長,直到龜頭被肉棒推入理查的口腔裡,增長的趨勢才停止下來。

  「看我的肉棒的厲害了吧!」理查把雙手放在肉棒上,高速地套弄起來,將龜頭指向阿加莎,噴發出一條紅色的光束;然而阿加莎卻已經把已纏綿的肉棒掙脫掉了,避開了理查的攻擊,向著他飛撲過去,左手抓起他的肉棒,右手扭緊他的脖子。

  「滾……開……」理查的肉棒大力的抽搐一下,發出強大的力量,把阿加莎向後推開,背部著地倒下來。阿加莎輕輕向前翻跟頭,站在地上,雙手執著自己的肉棒,溫柔地套弄起來,口唸唸有詞的施咒,把龜頭指向理查。

  「來吧,看誰的肉棒較硬!」阿加莎叫喊著說,然後把自己堅硬的肉棒狠狠地打向理查的肉棒上。

  「你忘了嗎?我的肉棒是鋼製的……」理查奸笑著說,緩緩地站起來,然後咆哮一聲,把肉棒反過來朝著阿加莎的肉棒大力的拍打了一下,使得阿加莎再次尖叫起來,要不是她忍住痛楚,雙腳急忙後退,支撐著身體,她早就倒在地上。

  「你這婊子,難道你不知道嗎?你這根礙眼的陽具正是你身上最大的弱點。」

  理查說。

  「你就儘管尖叫吧!」

  「你給我住口!」阿加莎憤怒地抬起右腳,朝著理查的肉棒猛踢,可是理查只是尖叫了幾聲而已,完全沒有疼痛的感覺。「啊啊啊啊……阿加莎……」正當阿加莎陷入憤怒和煩躁之際,依然被肉棒無情地虐待的蘇菲亞用盡力氣發出輕聲的呼叫。「不要硬碰……要……唔唔唔唔唔……」可是她還未說完,嘴巴已經被一根大肉棒封閉起來。

  「什麼……」聽見蘇菲亞的說話,阿加莎忽然沉默下來,若有所思。正當理查想趁機朝著阿加莎的肉棒揮拳的時候,阿加莎急忙蹼上前,張開雙臂擁抱理查,把兩根巨大的肉棒緊貼著一起。

  「你這婊子……在幹什麼……」理查話音未落,阿加莎的香舌已經塞入他的嘴巴裡。阿加莎把他推倒在地上,雙手不停地愛撫著理查的屁眼和肉棒,使得理查的慾火在下體燃燒起來。

  「賤男,這不正是你想要的嗎?」阿加莎淫笑著說,然後深呼吸了一下,就把整根差不多一尺半的大肉棒狠狠地塞入理查那污穢的屁眼裡。「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這下子理查終於抵受不住這根充滿著強大的魔法力量和長達一尺半的巨物的入侵,發出如同小女孩般的尖叫聲和嬌吟聲。阿加莎卻沒有理會,一向以來的床上風度似乎完全消失,只顧狂笑,把肉棒猛推;在魔法力量的作用之下,阿加莎的肉棒在理查的體內游刃有餘的蠕動,首先通過直腸,然後再進入大腸,直到整根巨物完全插入的時候,龜頭已經迫近小腸。「怎麼你叫喊得像女人般的啊?難道你跟女人一樣都是欠干,很容易就成為肉棒的手下敗將了嗎?」

  阿加莎笑著說。「啊啊啊啊……別胡說……啊啊啊,看我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理查高聲地叫喊著,被肉棒纏繞著的克裡斯廷就被帶到來阿加莎面前,脖子被肉棒緊緊的扭著,無法呼吸,沾滿白色精液的面頰發出桃紅色,眼神可憐的看著阿加莎,可是嘴唇還強行張開,裝著堅強的說:「阿加莎,不要理會我……」

  「克裡斯廷!」阿加莎馬上焦急;她狠狠的在理查的臉上摑了幾掌,兇惡的對他說:「快給我放開她!」

  「啊啊啊啊……放開我……啊啊,再說吧……啊啊啊啊啊……」理查奸笑著說。焦急的阿加莎只好馬上把肉棒從理查的肛門裡迅速抽出,然後飛撲向克裡斯廷,把那條扭著她脖子的肉棒馬上拉開。「啊啊啊啊……你這笨蛋……啊啊……

  我不是說了……」克裡斯廷生氣的叫著說。

  「你算是什麼意思?要不是我來救你,你早就一命嗚呼了!」聽見克裡斯廷如此的說話,阿加莎馬上又發怒了。

  「小心!」正當理查趁機要飛撲上前,把肉棒塞入阿加莎的陰道口裡的時候,阿加莎馬上把龜頭指向他,不知用了什麼的魔法,龜頭就噴出一股水壓強大的尿液,噴向理查的肉棒,使他又倒在地上。

  「再這樣下去不行的啊……不要硬碰的話……應當要如何?」阿加莎自言自語的煩躁不安地說。「啊啊啊……笨蛋……要軟攻啊……啊啊啊啊啊……」克裡斯廷說。「我明白了!」阿加莎恍然大悟,馬上跳下來,朝著理查的方向衝過去。

  「啊啊啊啊啊啊,那我怎麼辦?」「就跟這些肉棒再玩一下吧;你不是說過嗎,男人的肉棒是女人的性玩具……」

  「可惡……」當理查重新站穩住腳的時候,發現阿加莎站在他的前邊,左手套弄著肉棒,右手撫摸著陰囊,紅唇間伸出火紅的淫舌,杏眼露出迷人的眼神,引誘著理查。

  「你這淫蕩的婊子……」理查明明知道這是個圈套,可是從巨大的肉棒發出的強大性慾使他不由自主的走到來阿加莎面前,張開嘴巴,把龜頭含起來。

  「這樣就對了,就讓我純潔的精液把你污穢的腦袋洗得一乾二淨吧!」阿加莎狂笑著說。沒多久,肉棒就自動自覺的在理查的嘴巴裡爆發,噴出一股溫暖的精液,混合著光明的魔法力量,深入理查的喉嚨,湧上他的腦袋。

  正當阿加莎還在興奮地射精的時候,理查的雙目突然露出凶狠的眼神,牙齒大力的咬著肉棒,使得阿加莎高聲地尖叫起來,急忙把還在射精的大肉棒退出,讓精液射在理查的臉兒上。

  「你以為這樣就可以制服我了嗎?」理查奸笑著說,嘴唇流出大量白色的精液,落在自己的龜頭上,朝著阿加莎的肉棒踢了一腳,阿加莎終於抵受不住,尖叫了幾聲,軟弱無力的把雙手按在理查的肩膀上。

  「唯有這樣吧!」阿加莎硬著頭皮,忽然伸出淫舌把理查的龜頭包裹起來,溫柔地舔弄,使得理查的肉棒興奮的抽搐了幾下。

  「你又在幹什麼?」「賤男,難道你不喜歡這樣嗎?」阿加莎張開嘴巴,紅唇把龜頭包裹著,利用熟練的口技玩弄這根巨物,使得理查再次被性慾控制過來了。

  「啊啊啊……」對肉棒十分熟悉的阿加莎,發現龜頭開始冒出透明的液體,肉棒已經紅得像火一樣,就知道理查馬上就要射精了;她便把龜頭吐出,溫柔地說:「要不要射在我的陰道裡?」

  「這不就正是合乎我的計劃了嗎?」理查心裡想,一口答應阿加莎的邀請,讓阿加莎躺下,然後粗暴地拉開她的雙腿,把一尺半長的肉棒狠狠地塞入粉嫩的小穴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加莎發出了自被馬丁破處以來最慘烈的尖叫和淫叫,部分玻璃也被聲波震碎了,陰唇流出一絲鮮血,嚇壞了在場的眾人。

  「阿加莎!」克裡斯廷、巴裡和瑪麗亞發出同樣焦急和擔心的呼叫,但是阿加莎只是以微笑回應,嘴唇輕輕默念著:「上帝,我的女神啊,你的性愛的上帝;求你與我的女陰和肉棒同在,保守我的意志……」

  「痛了嗎?可是我的肉棒還未插到底呢!哈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理查把整根肉棒完全塞進去,使得龜頭快要直入卵巢了,才把肉棒往後退,開始瘋狂地抽插起來。

  「阿加莎……」馬丁擔憂地叫喊著說,眼淚從雙目滾下,落在自己的肉棒上。

  「啊啊啊啊……上帝啊……求你保佑她……」亞歷山德拉冷靜地說,又抬起軟弱的手,輕輕地撫摸馬丁的臉兒,安慰著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巨大的肉棒終於在阿加莎神聖的子宮裡爆發起來,邪惡的精液與黑暗的力量,伴隨著性慾的火熱,從陰蒂燃燒起來,湧上阿加莎的雙眼,使她的腦袋混亂;阿加莎咬緊牙關,高聲地嬌吟起來,雙手抓緊自己的肉棒,輕輕地套弄著。

  「把你的力量,還有你的靈魂都交給我吧!哈哈哈哈!」正當理查在奸笑著的時候,他的肉棒忽然收縮,射精漸漸慢下來,最後停住了;他驚訝的把肉棒從沾滿精液的女陰退出,發現自己的肉棒竟然從一尺半的長度變回原來的六吋。

  「發生了什麼事?」傑克驚訝地問,理查只是無言以對,楞住了,盯著阿加莎;阿加莎的櫻桃小嘴露出奸笑的笑容,杏眼奸狹的盯著理查,使得理查感到不安。

  「阿加莎……她成功了!」維吉尼亞高興地笑著說,雙手輕輕一動,就把肉棒掙脫了,然後急忙為塔尼亞和尼古拉斯解開肉棒的束縛;西莉亞看見了,也嘗試把肉棒掙開,發現阿曼達和傑娜的樹幹長出來的肉棒都已經發軟和收縮,於是就急忙為蘇菲亞解開肉棒,然後亞歷山德拉和馬丁亦自行探開肉棒的束縛;沒多久,所有人都從肉棒的凌辱當中釋放出來。

  「賤男,你知道為什麼嗎……」阿加莎喘噓噓的說。「這就是女神的力量了……」

  「什麼?」「當你以為能夠把我的力量吸光,將那些……夾雜著性慾的興奮和邪惡力量的精液射進來的時候,」阿加莎笑著說,右手輕輕愛撫著還在流出精液的陰唇。「你就自然地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肉棒上……我也很自然的把你的肉棒的力量……楂干了……」

  「這不合理!我的魔法方程式明明設定了力量的流向應當是……」「那又如何?

  別忘記我的女陰可是沾滿了女神的精液的神聖女陰!」阿加莎高興地笑著說,力氣漸漸回復過來,精力充沛的肉棒又抽搐了好幾下。「不過由於你剛才已經被性慾沖昏頭腦,自然就完全察覺不到你的力量正在從你的小龜頭裡噴射出來!要怪責的話,就只能怪責你連自己的肉棒和性慾也控制不了,又怎可以控制身上強大的魔法力量呢……還是不要浪費,把它們全部都交給我淨化一下,再用來對付你這賤男吧!」

  「可惡……啊啊啊啊……這是什麼魔法……啊啊啊啊啊!」理查突然全身乏力,倒在地上,瘋狂地尖叫起來;沒多久,傑克也倒在地上,不由自主的嬌吟起來,彷彿有一根巨物塞進肛門裡了,然而屁眼不見肉棒,只見大量精液忽然湧流出來。

  「好了,女神要來幹你們這兩個可惡的賤男了!就讓你們學習一下如何尊重一下女人和雙性人吧!」阿加莎奸笑著說,雙眼發出詭異的光芒,身體蹼向理查,

  狠狠地把肉棒插入他的屁眼裡,激烈的射精起來……

  就在這時候,塔尼亞急忙走到來阿曼達的面前,扶起她軟弱的身軀;她跟傑娜都昏倒了,倒在地上,雙腳互相交纏著;在維吉尼亞的幫助之下,塔尼亞把她們沉重的身軀暫時分開,然後將阿曼達放在旁邊。

  「我們應當怎麼辦?」維吉尼亞問;雖然她法力高強,但是說起樹精靈的事情,她就不太瞭解,因此就詢問教塔尼亞的意見。

  「唯一的方法就是用具有足夠魔法力量的女陰和肉棒去喚醒她們。」塔尼亞說。「可是我們這兒只有兩個女陰,還有你這條剛剛長成的肉棒……」

  「或許我們可以幫得上忙。」西莉亞說,扶著蘇菲亞緩緩地走過來。

  「太好了,那麼就麻煩蘇菲亞主教把雙腿張開,讓傑娜的肉棒插進你的女陰吧……」「什麼,竟然要我去救這傢伙……」蘇菲亞說。「再說,這有什麼魔法的根據?」

  「樹精靈是一種比人類還要好色的生物,只要有肉棒和女陰的刺激,無論是睡著還是昏倒,都會醒過來;再通過激烈性愛所產生的魔法力量交換的作用,就可以使她們回復力氣。」塔尼亞說。「如果沒有問題的話,麻煩請快點開始做愛吧……啊啊啊啊啊……」

  塔尼亞張開雙腿,坐在阿曼達的腹部上,拉著阿曼達的肉棒,插入陰道,嬌吟了幾聲;然後維吉尼亞亦拿起肉棒,推開阿曼達的雙腿,小心翼翼的插入女陰裡。當龜頭碰到陰唇的時候,肉棒就自動自覺的勃起來。

  「你懂得使用這根新肉棒嗎?」在旁邊的西莉亞微笑著問。

  「不太會……」「很容易的,只要使它硬起來,然後插入女陰裡,在裡面激烈地磨擦起來,直到你感到龜頭有一股溫熱要即將噴發,大腿的肌肉都緊緊的拉扯著的時候,就可以加快插入的速度和力度,興奮地射精了。」對肉棒瞭如指掌的西莉亞頭頭是道的說。

  「謝謝你……」於是維吉尼亞的肉棒插入陰道口,就在阿曼達的陰道裡磨擦起來,伴隨著塔尼亞被插的節奏,一同發出喜悅的嬌吟;沒多久,阿曼達就張開眼睛,醒過來了。

  「親愛的……啊啊啊啊……你們就是……啊啊啊啊,我今天的早餐了嗎?」

  阿曼達笑著問。

  「不……啊啊啊啊……我是你的……晚餐才對……啊啊啊啊……現在……已經是……啊啊啊,晚上了。」塔尼亞說「來吧……啊啊啊……干我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們也快點吧,蘇菲亞。」在一陣嬌吟的聲音催促之下,蘇菲亞只好張開雙腿,迎接傑娜的肉棒,讓她的大肉棒插入自己的女陰裡,高聲地尖叫起來。與此同時,西莉亞也把自己香滑的肉棒插入傑娜的陰唇間。

  「啊啊啊啊……咦,竟然是……啊啊……蘇菲亞主教閣下……」傑娜笑著說。

  「怎麼你竟然……啊啊啊,願意放下身段……啊啊啊啊,來服待我這變態的傢伙了?」

  「啊啊啊啊……你最好……不要得寸進尺……啊啊啊啊啊!別這麼大力……」

  沒多久,阿加莎的肉棒完成了射精的任務,就把肉棒從理查的屁眼退出來;這時代他們已經昏倒了。克裡斯廷、巴裡、瑪麗亞、羅斯瑪麗和艾麗絲馬上湧到來阿加莎的身旁,近距離欣賞著這根妖艷的巨物。

  「阿加莎,剛才你跟你的肉棒很英勇呢!」瑪麗亞興奮地說。

  「就是嘛,這根肉棒長得像一把長劍一樣,氣勢迫人……」羅斯瑪麗說。

  「我可以嘗一口嗎?」克裡斯廷問。

  「當然可以……」阿加莎笑著說。然而,當克裡斯廷的舌頭觸碰著龜頭的時候,肉棒忽然從一尺半的長度漸漸地退縮起來,最後回到原來的八吋。

  「發生了什麼事?」「沒什麼,只是把肉棒變回原狀而已。」阿加莎笑著說。

  「這麼長的大肉棒,如果把它插進你的小穴裡的話,你一定會呱呱大叫……

  所以呢,還是用回原來的長度就好了……」

  「你可別看小我的陰道啊!我身為霍倫約特王國的公主,又怎會被你這尼白地王國的肉棒弄得……啊啊啊啊!你在幹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加莎趁著克裡斯廷不為意的時候,忽然蹼向她,把她壓倒在地上,再向著肉棒施法,利用剛剛從理查吸取過來的魔法力量,把肉棒變回一尺半的長度,在一片歡呼和叫囂聲當中塞入克裡斯廷的陰道裡磨擦起來,引發一陣激烈的嬌吟。

  「啊,我也要啊……插我吧……」「不行,先插我吧……」「啊啊啊啊啊……住口……啊啊啊……這根肉棒……啊啊,是屬於……我的……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悅耳的嬌吟聲在初春的殿堂裡響起來。

  溫暖的陽光與同精液般射在白雪上,好像將一股暖流噴射在女人的子宮裡,使人感到異常的幸福和溫暖。殿堂本來是亞歷山德拉在正式場合用來接待貴賓和大臣的地方;然而,女王和國王的寶座被人僕人從台階上移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鋪著白色桌布的聖壇,躺臥著維吉尼亞和塔尼亞赤裸的身軀;阿加莎香濃的精液,西莉亞奶白色的精液,馬丁甜美的精液,還有傑娜和阿曼達的精液,在眾目睽睽之下,從肉棒中噴發出來,射在她們的臉兒上,有的射歪了,就落在乳房上。亞歷山德拉和蘇菲亞的手裡各拿著一根假陽具,在兩雙沾滿精液的陰唇包裹之下,朝著子宮的方向推進。

  「願女神的肉棒與同自慰器般經常插入你們的下體;願女神的祝福如同顏射和乳交噴出的精液,落在你們美艷的胴體身上。阿們。」蘇菲亞手裡拿著一本又厚又一重的書,高聲的宣讀起來。

  「好了,你們射完精了沒有?我們還有別的事情要做的。」亞歷山德拉說;當眾人的射精給束以後,阿加莎和阿曼達便分別扶起維吉尼亞和塔尼亞沾滿精液的身軀,讓她們來到亞歷山德拉的寶座前,跪在地上;亞歷山德拉坐下來,溫柔地撫摸著維吉尼亞沾滿精液的臉兒,高聲地宣告:「維吉尼亞,我身為尼白地王國的女王,現在正式在眾人面前冊封你為撒斯王國的女王,直接聽命於我。」

  「感謝亞歷山德拉女王陛下;從今以後,我,就是撒斯王國的唯一君主,必定會服從你的一切命令。」語畢,維吉尼亞急不及待的按照著儀式,親手把亞歷山德拉的長褲和性感的三角內褲脫下,向眾人展示那誘人的陰唇,然後就伸出淫舌瘋狂地舔弄起來,直到亞歷山德拉噴出黃色的尿液,噴入她的嘴巴裡。「爸,可是這樣的話,」在旁邊觀看的阿加莎,跟馬丁耳語起來,輕聲地說。「撒斯王國從此不就成為了我們的附庸國了嗎?」

  「你知道嗎?無論是尼白地王國的女人還是撒斯王國的女人,總是願意為所愛的人放棄一切。」馬丁說。「這可是亞歷山德拉跟維吉尼亞的秘密協議;當然,這除了是為了她自己和她的愛人塔尼亞著想以外,被亞歷山德拉迷倒也是一個主要的因素……哈哈……」

  「愛情和性慾的威力真是強大呢……」阿加莎說。「還有,尼古拉斯,請你來到台上。」亞歷山德拉說,然後張開雙臂,擁抱維吉尼亞,把她扶起來,讓她坐在自己的寶座上,然後來到尼古拉斯面前;尼古拉斯跪下來,自動自覺的伸出舌頭,舔弄著亞歷山德拉的陰唇。

  「鑒於你這次願意忍辱負重,身陷險境,充當雙重間諜,我現在冊封你為杜邦伯爵……」然後尿液如同精液般又射入尼古拉斯的嘴巴裡。

  「尼古拉斯,」喝尿的儀式結束以後,本來一直對尼古拉斯存有介心的阿加莎,主動的走到來他的面前,與他擁抱,祝賀他。「想不到你除了做愛以外,還會這麼厲害,當上雙重間諜的呢。」「是嗎?我還以為你會猜到的呢。你不是一直認為我機心太重,太多盤算的嗎,這不正是乎合成為雙重間諜的條件……」尼古拉斯笑著說;阿加莎心裡嚇一跳,想:他怎麼知道我一直認為他心機太重的呢?

  這人真是可怕。

  「不過,我想,經過此事以後,你也許會消除對我的介心了吧;既然如此,他日你登上王位以後,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必定會幫忙……」

  「這就是你的盤算了嗎?」阿加莎半開玩笑的說。「阿加莎!」聽見維吉尼亞的叫喊,阿加莎便跟尼古拉斯告別,急忙來到維吉尼亞的面前,與她擁抱、濕吻,並且互相愛撫對方的龜頭和陰蒂。

  「你跟塔尼亞何時回去撒斯王國嗎?」阿加莎輕聲地問,紅唇貼著維吉尼亞的耳邊。

  「怎麼了,你很想我早點回去了嗎?」維吉尼亞說。「當然不是啦,親愛的。」

  阿加莎說。「我想,就是理查的黨羽被清剿了,我跟塔尼亞也不打算回去那冷死人的北方長期居住,只會每年回去巡察幾次。」維吉尼亞說。「這怎行?你可是撒斯王國的女王來的……」「那又怎樣?難道你以為撒斯王國會跑掉了嗎?」

  維吉尼亞笑著說。「你放心吧,撒斯王國是屬於我的,我依然會控制著它,就像我屬於你那美艷的母親一樣……」

  「你這傢伙還真是性慾旺盛的。」阿加莎說。「你之所以不願回去,還不是因為我和我的母親的緣故!」

  「你這性愛小公主,別自視過高了吧;這不是唯一的原因。」維吉尼亞說著,手解開了阿加莎胸前的鈕扣,露出一雙巨大的乳房。「塔尼亞也不想回去呢;你也知道,除了我以外,她也很喜歡阿曼達……」

  「哦,是的,阿曼達和傑娜將會繼續待在尼白地王宮裡,我媽會為她們提供性奴,就像是理查和傑克……哈哈,看來他們這輩子都要活在阿曼達和傑娜的肉棒堆當中了。當然,我想,阿曼達和傑娜這兩個貪婪的傢伙依然還會偶然回去森林裡狩獵人類的呢。」阿加莎說。「這樣看來,王宮又得擴建一下了……還有啊!

  我不是說過了嗎,別再叫我什麼小公主,人家已經長大了……」

  「喂,你們啊,」亞歷山德拉對阿加莎和維吉尼亞說,「看啊,人們都散去了,你們還待在這兒幹什麼?難得寒冬結束了,就出去花園做愛吧……阿曼達和傑娜已經拉著塔尼亞去了……」

  「什麼?那兩個淫蕩的傢伙真是的,竟然拉著塔尼亞去做愛,把我們遺忘了;好吧,長著肉棒的淫慾小公主,快點跟我這位性愛女王一同去花園狩獵吧……」

  維吉尼亞說,然後就光著身子的奔跑著,朝著花園的方向前進。「別再叫我小公主!」阿加莎說,從後面追趕著。她推開玻璃門,踏入花園,發現腳下的雪已經融化了不少;她看見維吉尼亞己經跑到遠處去了,被阿曼達和傑娜的肉棒包圍起來。傑娜下體的肉棒正插著阿曼達的女陰,而阿曼達的肉棒剛插著塔尼亞的肛門,把女陰騰空出來,讓維吉尼亞的肉棒插進去,引發高聲的嬌吟。然而這下子輪到維吉尼亞的女陰騰空出來了,吸引了阿加莎的注意,使她的肉棒馬上勃起來。阿加莎馬上把身上的衣物全部脫掉,拋著室內去了,吩咐僕人收拾,然後就跑上前,準備利用肉棒展開突襲……

  「哎呀!」突然,阿加莎好像被什麼絆倒了,赤裸的身軀倒在奶白的雪堆裡。

  正當她想爬起來的時候,卻發現背部被壓住了。

  「是誰?」「你不認得我了嗎?」甜美的聲音在阿加莎的耳邊輕輕地響起,阿加莎嚇呆了一下。

  「上帝,我的女神……」一雙嫩滑的手把阿加莎扶起來;當阿加莎抬起頭來,看見那發光的白嫩的臉兒,就更肯定這人的身份。「有……何吩咐?」

  「跟我做愛吧。」語畢,就把一根肉棒插入阿加莎的陰道裡,雙手緊抱著她,把她壓倒在柔軟的雪地上,高速的抽插起來,弄得阿加莎的雙乳和肉棒激烈地晃動,發出高聲的嬌吟和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知道嗎?對於你這次的表現我很滿意。」女神微笑著說,舌頭輕輕觸碰著阿加莎的臉頰。「你終於克服了自己,控制得住身上的力量,還有自己的性慾和情感,戰勝邪惡……不過呢,還是這一句,不要因此而驕傲自大……要知道,驕傲自大是你最大的問題……」

  「啊啊啊啊……我知道了……啊啊啊啊……」阿加莎興奮的笑著說。「還有,挑戰還會如同克裡斯廷的乳房夾著你的肉棒一樣,永遠把你包圍著的,你一定要警醒……」

  「啊啊啊啊……是的……啊啊啊……」「再大聲一點吧,這樣的尖叫算是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股神聖的潔白的暖流從聖潔的龜頭噴出,直入阿加莎的子宮,流滿全身,使她高聲地尖叫和淫叫起來。

  「就是這樣了,這樣才像是我寵愛的性僕的嘛。」女神笑著說。「總言之,你要記住,無論你的陰唇遇上什麼肉棒,都不要忘記,你身上流著的是我的精液;我會永遠伴隨著你的……」

  「啊啊啊啊啊啊……」忽然,女神在阿加莎面前消失了,在阿加莎的體內留下潔白精液,源源不絕的從陰道口湧流出來。這時候她的身體已經被阿曼達的兩雙嫩滑的手包裹起來,肉棒被一群男女圍繞著;克裡斯廷、巴裡、瑪麗亞和羅斯瑪麗不知道在何時來了,爭相伸出淫舌,舔弄著阿加莎的大肉棒和性感的龜頭。

  「阿加莎,你醒過來了嗎?」阿曼達溫柔地說著,嘴伸出淫舌,舔著她的臉頰。

  「喂,你們啊,我不是說過了嗎,阿加莎的肉棒是屬於我的……」克裡斯廷吵著說。「克裡斯廷,別這樣吧,好東西要跟大家分享的嘛……」羅斯瑪麗說。

  「請讓開一下……肉棒來了……」維吉尼亞左手執著自己的肉棒,右手牽著塔尼亞的手,陰道插上了傑娜下體的肉棒,被傑娜抱著,帶到來阿加莎的面前。

  「怎麼了?想插進來嗎?」阿加莎笑著問。

  「這還用說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維吉尼亞的肉棒猛烈地向前一推,翻開阿加莎的陰唇,插入溫暖的陰道裡,磨擦起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射了……」一片性愛的嬌吟和歡笑聲,產生了火熱的性慾,融化了冰冰的雪地,也誘使阿加莎的奶白色的精液從陰囊通過肉棒,在激烈的抽搐之下,噴射起來,精液飛濺在克裡斯廷、巴裡、瑪麗亞和羅斯瑪麗嫩滑的臉兒上。從肉棒噴出的,除了香濃的精液以外,還有阿加莎的浪漫的性慾和感情,當然還藏含著肉棒內強大的力量。肉棒公主阿加莎的肉棒不僅戰成了肉棒的威脅,而且還因而成為了尼白地王國最強大的肉棒,深受女人和男人,還有人妖和雙性人的喜愛,繼續渡過那荒淫而刺激的王室性生活。

  故事亦在一陣喜悅的嬌吟聲當中,漸漸落幕、完結。

上一頁 目錄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