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十八章 肉棒攻擊


  太陽徐徐的落下,夜幕低垂,尼白地城馬上進入了性愛夜,到處都響起了男女的淫叫聲。王宮裡的性愛派對也開始了。

  「啊啊啊啊啊啊……」馬丁的下體被亞歷山德拉緊緊夾起來,肉棒插入亞歷山德拉的女陰;亞歷山德拉的雙腿和雙臂環抱馬丁的身軀,把馬丁壓在桌上,趴在他的胸前,豐滿的乳房在空中搖擺,紅唇有時包裹著年青的龜頭,默不作聲,偶然把肉棒退出的時候,就發出一陣如同母獅般的咆哮和少女般嬌吟的聲浪。在亞歷山德拉的淫舌前還有好幾根男妓的肉棒,而屁眼還同時插入了一根大肉棒;馬丁的屁眼亦差不多,而且在那兩根肉棒的和兩個嫩滑的屁眼交接的空隙之間,白濁的顏色跟亞歷山德拉的陰唇沿著肉棒湧流出來的液體一模一樣。馬丁的小嘴巴也被塞入了一根初熟的小肉棒──羅伯特的肉棒。這小男孩雙膝跪在桌上,把粉嫩的小龜頭朝著馬丁的喉嚨深處猛推。至於自己的櫻桃小嘴,則模仿著亞歷山德拉發出高聲的淫叫,又把一根肉棒拉到嘴巴旁邊,用舌頭舔弄著,好像在品嚐雪糕一樣。

  相對來說,躺在旁邊的蘇菲亞對她的男人就溫柔得多。正確一點來說,應當說是人妖才對。西莉亞張開溫柔的雙臂,與蘇菲亞交纏在一起;兩雙乳房緊貼起來,一同晃動著。西莉亞躺在蘇菲亞的上方,肉棒輕輕地往前推進,用誘人的龜頭慢慢地刺激她的性慾。二人面紅二赤,無言以對,只是癡迷地凝視著對方的雙眼,發出輕聲的嬌吟,讓舌頭在嘴唇之間交接、纏綿在一起。

  作為亞歷山德拉的寵臣,黑茲爾和丹尼斯亦被邀請參與這淫亂的性愛派對。

  黑茲爾伸出溫柔的手,把肉棒從亞歷山德拉的嘴巴裡慢慢地拉出來,讓亞歷山德拉的紅唇緊緊夾著一條沾滿精液舌頭。黑茲爾的下體被丹尼斯的肉棒緊緊的封閉起來,淫水灑滿了桌子,身驅如同母狗一樣趴下,雙腳夾著丹尼斯的下體,把他拉到來亞歷山德拉的懷抱中,吸吮一雙巨乳噴出的香濃乳汁。

  正當這群成人在荒淫的桌上瘋狂地干炮的時候,幾個年青人則待在澡池的那邊進行性愛遊戲。羅斯瑪麗蹲在池邊,讓那從肉棒雕刻噴出的泉水射在雙乳上,張開嫩滑的雙腿,雙手愛撫著自己一雙乳房,放聲地嬌吭起來;下體那根美艷的肉棒被艾麗絲和尼古拉斯的兩條淫舌重重包圍,陰唇包裹著他們纖細的小指頭。

  在服待羅斯瑪麗的肉棒和女陰同時,艾麗絲又伸出左手,套弄尼古拉斯的肉棒;而尼古拉斯亦以右手溫柔的愛撫她的陰蒂作為回應。然而,好色的克裡斯廷卻一反常態,只是無聊的坐在羅斯瑪麗對面,隔著一池被精液、淫水和乳汁染成白色的泉水,凝視著那發出光芒的大肉棒,雙手愛撫著下體的陰蒂和陰唇,孤單的自慰。

  「啊,克裡斯廷……啊啊……過來吧……」羅斯瑪麗輕聲地呼叫著。

  「我在等著阿加莎和巴裡呢……」

  「真是的,有肉棒和女陰不就可以做愛了嗎?怎麼硬要等待阿加莎呢?」艾麗絲插嘴說。

  「就是嘛……啊啊啊……加入我們吧……啊啊啊啊啊……」羅斯瑪麗刻意高聲地淫叫起來,引誘著克裡斯廷。克裡斯廷馬上就受不住了。

  「讓我們使你興奮一下吧。」不知不覺之間,艾麗絲和尼古拉斯已經走到來克裡斯廷的兩邊,把她的乳房環抱起來,伸出淫舌舔弄乳頭。

  「啊哈,好癢啊……」趁著克裡斯廷被抓起的時候,羅斯瑪麗趁機跳進池裡,來到池的對邊,手輕輕揮動著硬巴巴的火紅色的肉棒,緩緩地爬到來克裡斯廷的胸前,把她按在牆上,動彈不得。

  「要不要品嚐一下這條美味的肉棒?」羅斯瑪麗把龜頭貼近克裡斯廷的陰蒂,輕輕地摩擦,引誘著克裡斯廷。

  「快把肉棒拿過來吧……」克裡斯廷笑著說。於是羅斯瑪麗便把雙手按在克裡斯廷的肩膀上,緩緩地暫起來,將肉棒指向克裡斯廷的紅唇。克裡斯廷伸出雙手,溫柔地套弄著肉棒,張開嘴唇,馬上就把龜頭用舌頭包裹起來。

  「再來多一根吧……」單靠一根肉棒當然無法滿足克裡斯廷的淫慾,於是尼古拉斯只好放開她的乳房,站起來,把美艷、微微彎曲的肉棒展示在克裡斯廷眼前,讓她用舌頭把兩根肉棒慢慢地品嚐。然而,這下子輪到艾麗絲不滿了;喜愛肉棒的她看見克裡斯廷口交時淫穢的樣子,忍不住伸出雙手,搶著肉棒,張開嘴巴,把龜頭放入口腔裡,用舌頭瘋狂地拍打。於是羅斯瑪麗和尼古拉斯的肉棒便在克裡斯廷和羅斯瑪麗的紅唇之間縱橫交錯。性愛的焦點再次回到肉棒的身上。

  「好了,我們開始來吧。」羅斯瑪麗和尼古拉斯毅然把肉棒從兩位少女的口腔裡退出。「克裡斯廷,這次就讓你嘗一下好玩的招式吧。」

  「你們又在床上研究出什麼新招式了?」克裡斯廷好奇地問。

  「待會兒你就知道了。來吧,坐在我的大腿上。」艾麗絲說。於是克裡斯廷便坐在艾麗絲的大腿上,然後張開雙腿,展示出粉紅色的陰唇;艾麗絲亦把雙腿張開,雙手環抱著克裡斯廷的雙乳,將她抱起來。

  「你的力氣還挺大的啊……」然後羅斯瑪麗便抓著克裡斯廷的雙腿,分擔她身體的重量,讓艾麗絲慢慢地站起來;不知不覺之間,尼古拉斯的龜頭已經靠在她的屁眼前。

  「不是插屁眼,是插女陰,這下子你別再插錯了……」艾麗絲對尼古拉斯說。

  「知道了,知道了。」尼古拉斯不耐煩的回應,然後就張開雙臂擁抱艾麗絲,把龜頭往著靠,在艾麗絲的右手溫柔的引領之下,來到了小陰唇的面前。

  「插進去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聽見艾麗絲荒淫的淫叫,克裡斯

  廷的陰蒂馬上發紅,下體發出淫慾的火熱。而熱情的龜頭亦在此時來到克裡斯廷陰戶的門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兩根火紅的肉棒分別朝著兩個香甜的蜜穴攻擊,產生強烈的呻吟。雖然兩根肉棒的動作溫文儒雅,沒有起勁的亂插,動作慢條斯理的,但是如此的磨擦和接觸卻加倍刺激她們的下體。

  「來玩點……更刺激的吧。」忽然,尼古拉斯雙手緊抱著艾麗絲的纖腰,將肉棒從陰唇的懷抱裡退出;克裡斯廷沒料到,這根才剛從艾麗絲的蜜穴裡退出來的肉棒,馬上就塞入自己的下體裡。縱然是經常被大肉棒進出的克裡斯廷,面對兩根肉棒的同時插入,依然吃不消。羅斯瑪麗為了讓尼古拉斯的龜頭可以順利的進入克裡斯廷的前庭,就把肉棒往後退,只是把龜頭留在肉縫之間,用靈巧的指頭溫柔地把陰唇翻開、拉闊;尼古拉斯的肉棒便如同滑溜的肥皂般滑入陰戶。當肉棒插入一半以後,羅斯瑪麗的肉棒亦返回原位,長驅直入;自然地,克裡斯廷高聲地尖叫不停。雖然初時下體傳出劇痛,然而在羅斯瑪麗對陰蒂的溫柔愛撫,性慾馬上就沖昏了她的頭腦,使她毫無半點掙扎的意識。

  正當克裡斯廷還在享受肉棒的玩樂的時候,阿加莎卻是在運用自己的肉棒干「正經事」。阿加莎被傑娜從背後抱起來,陰唇緊緊包裹著傑娜的大肉棒,龜頭與子宮頸激烈地磨擦起來,乳房擺動著,嘴巴發出高聲的呻吟,吸引著阿曼達的注意。這時候傑娜的肉棒已經在阿加莎的體內激射了兩次,白濁的精液與淫水不停地從陰唇裡流出來;如此的目的也只是為了盡量把傑娜肉棒的力量轉移至阿加莎的女陰裡。

  「啊啊啊……啊啊啊啊……」傑娜抱起阿加莎,緩緩地走到來阿曼達面前。

  阿曼達默不作聲,馬上就把嘴唇往前靠,跟阿加莎濕吻起來。

  「啊啊……讓我……啊啊啊,插進來吧……」阿加莎把自己的肉棒靠在阿曼達的肉棒前,手溫柔地把兩根肉棒抓在一起,輕輕地套弄著。

  「儘管來吧……啊啊啊啊啊……」阿曼達主動的伸出雙手,將阿加莎硬巴巴的肉棒緩緩地靠在陰戶前,翻開陰唇;阿加莎便順勢往前一推,整根火熱的肉棒長驅直入,觸動了阿曼達的淫慾,產生強烈的淫叫和震動。

  「你的肉棒……啊啊啊啊,長得很大呢……」阿加莎說著,張開嘴巴,把十二吋長的大肉棒的龜頭用舌頭捲起,拉入溫暖的口腔裡品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曼達把一雙手放在阿加莎的乳房上猛烈地擠壓,另一雙手環抱著她的纖腰,而一雙美腿還緊扣著阿加莎的下體;二人的肉體互相纏綿在一起,香舌交纏,發出高聲的嬌吟,陶醉在淫靡的快感當中,雙目失神,思想漸漸被性慾完全佔據了。……

  「啊啊……阿加莎……啊啊啊……快點來救我!」阿曼達呼救的聲音再次在阿加莎的耳邊響起;阿加莎馬上睜開眼睛,卻發現傑娜消失了,而在旁邊本來被多根肉棒抓起來的巴裡和瑪麗亞都不見了,連身旁那些讓人既積奮又害怕的大肉棒都消失了,只剩下她跟阿曼達二人,在一個漆黑一片的空間裡激烈地做愛。

  「啊啊啊……阿加莎……」阿加莎看著眼前的阿曼達,只見她楚楚可憐的凝視著自己的雙目,朱唇之間輕聲的發出哀求和嬌吟。

  「阿曼達,別害怕……我馬上就來釋放你的靈魂了……」阿加莎微笑著說。

  「我的精液……將要把你淨化……」

  「誰說……啊啊啊,我害怕的啊!」阿曼達不滿地抗議說。「你這人類的雙性公主……啊啊,別自以為是……啊啊啊,我只是……要你幫忙而已……啊啊啊啊……」

  「知道了……啊啊,準備高聲地尖叫吧……」正當阿加莎準備射精之際,一隻冰冷的手忽然緊緊的抓著她的陰蒂,使得她發抖、楞住了,肉棒也忽然降溫,精液明明已經貼著龜頭,卻忽然從輸精管落下,回到睪丸的彈藥庫裡。

  「啊!」阿曼達驚嚇的神情讓阿加莎忽然變得緊張起來。她轉身往背後一看,發現理查竟然就站在她的背後。

  「你這婊子,怎麼跑到來阿曼達的思想裡去了?」理查奸笑著說,手套弄著下體一根粗壯的棕色肉棒。

  「你想幹什麼?」阿加莎鎮定的、語氣兇惡的問。

  「這問題不是應當由我向你發問嗎?你想對我的性奴幹什麼?難道你想在這淫賤的傢伙的子宮裡種下你們王室的龍種了嗎?」

  「你住口!難道你不知道嗎?把精靈當成性奴,必遭天遣!」阿加莎高聲地說。

  「既然如此,你快點叫你的女神來強暴我、凌辱我吧,哈哈。你的女神滾到那兒去了?怎麼她要把你這個無能的雙性淫婦送到來我的懷抱裡呢?」理查張開雙手,環抱阿加莎的乳房,卻被阿加莎的手擋住;阿加莎的手把他的手腕輕輕一扭,理查就發出高聲的慘叫。

  「可惡!」可是,理查只是把雙手放在自己肉棒前,傷勢馬上就痊癒了。這時候,阿加莎急忙抱起阿曼達的身軀,肉棒依然停留在她的陰戶裡,嘴唇輕輕的含著阿曼達那大肉棒的龜頭,退後了幾步,伸出拳頭,雙目盯著理查,擺出一副準備作戰的姿態。

  「啊……阿加莎……把你的肉棒……退出來吧……」阿曼達說。明顯地,把肉棒插在阿曼達的陰戶裡,對於作戰顯然是十分不便;然而,阿加莎的龜頭依然留戀著阿曼達的子宮,就是不肯離去。

  「放心吧……我很快就會射精的了……你用你兩雙手抓緊我吧……」阿加莎說。「還有,趕快射精……把你的力量傳遞給我……」

  「啊啊啊啊……知道了……」阿加莎和阿曼達便各自伸出左手,合力套弄著阿曼達那根十二吋的大肉棒;理查便趁機張開雙手,如同野狼蹼上前,阿加莎便輕輕一躍,避開了理查的攻擊。

  「唔……你的肉體……很重呢……」阿加莎的嘴唇含著龜頭,口齒不清地說。

  「啊啊啊……巨乳加上巨棒……身體當然重啦……」阿曼達一邊高聲地嬌吟,一邊興奮地說著,面頰和肉棒發出相同的桃紅色,精液一觸即發。「啊啊啊啊…

  …要射了……」

  「幫我留意著理查,現在我要吞精了……」阿加莎話音未落,這根大肉棒已經在她的嘴巴裡激烈地抽搐起來,噴射出大量的精液。

  「啊啊……啊啊啊啊……理查呢?」在激烈射精的時候,阿曼達四處張望,只見一片黑暗,卻不見理查的身影。

  「哇啊!」忽然一聲咆哮從背後響起,阿曼達便急忙伸出長腿,往後狠狠一踢,踢中了理查的下體,使他尖叫了一聲,然後又在黑暗中消失。

  「唔唔唔……啊啊啊啊啊啊!」不到五秒,源源不絕的白濁濃精已經把阿加莎的櫻桃小嘴填滿了,來不及吞嚥下去,使得阿加莎透不過氣來;阿加莎只好依依不捨的將肉棒抽出,張開嘴巴,讓龜頭拍打著她的臉兒,把精液隔著士氣的射入嘴巴裡;整條淫舌已經被染成白色,而阿加莎美麗的臉兒馬上也遭殃了。

  「啊啊啊……小公主……我的精液……啊啊,好吃嗎?」

  「很棒呢……」阿加莎伸出白濁的淫舌,舔著嘴唇,笑著回答,眼神依然迷戀著眼前那根十二吋的巨物;整塊臉兒都沾滿了白色的濃精,散發出濃烈的香氣。

  因為已經充分吸收了阿曼達肉棒所釋出的能量的關係,阿加莎頓時變得精神亦亦、異常的性興奮。

  「理查,快點滾出來吧!」阿加莎叫囂著,然而四周還是一片黑暗,依然不見理查的蹤影。

  「哇啊!」理查突然從阿加莎的背後出現,發出高聲的咆哮,蹼向阿加莎;阿加莎卻抱起阿曼達結實、沉重的身軀,往後一跳,又躲開了。理查再次消失在黑暗當中。

  「阿加莎……啊啊啊,你還是先放開我吧……這樣不方便的呢……」

  「不行,我快要射了……」阿加莎說。「這樣吧,就讓我現在先在你的體內射精吧……」

  「可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曼達話音未落,阿加莎已經把阿曼達放在地上,雙手抓起她的雙乳,肉棒在她的下體激烈地抽插起來,兩個淫穢的肉體在地上纏綿起來;精液馬上就在溫暖的子宮頸裡噴發起來。熱烘烘的精液,夾雜著浪漫的香氣和正義的氣息,從阿加莎那正直的肉棒裡,猛烈地射入阿曼達的子宮,將那被黑暗力量控制的子宮釋放出來。

  「啊啊啊……哈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就在阿加莎正在興奮地射精,發出喜悅的嬌吟的時候,忽然一根冰冷的肉棒從後方突襲,猛然塞入阿加莎的女陰,動作粗暴,使得阿加莎尖叫起來。

  「哈哈……你這傢伙真不濟呢……」理查奸笑著說,手拍打著阿加莎的臀部。

  「這麼容易就把你制服了,真沒有意思……」

  「啊啊啊啊……你休想……」阿加莎感覺肉棒已經在阿曼達的體內噴發了好一陣子,又發現阿曼達的肚子已經開始發脹起來,就急忙把肉棒抽出,將精液灑在阿曼達的嘴巴上,一邊射精,一邊用強而有力的雙腿狠狠的教訓理查,踢向他的肉棒,使他高聲地尖叫起來。阿曼達張開嘴巴,瘋狂地吸吮阿加莎的龜頭釋出的精液,馬上就弄得臉兒上變成白色一片。

  可是理查的肉棒彷彿是用鋼製成的,無論阿加莎如何的攻擊,依然保持堅硬,下體的疼痛每次也維持不到幾秒,就復原了。

  阿加莎看見自己的肉棒結束射精,便馬上轉身,朝著理查的臉兒打了一拳,將他打倒在地上,然後一躍而上,蹼在他的身上,左手拉扯著他的肉棒,右手抓緊他的脖子,動作凶狠;可是理查卻反過來抓起阿加莎的雙乳,使她高聲尖叫,趁機踢向她的大腿,使她倒下,反過來被理查壓倒了。阿加莎便再次利用堅硬的拳頭攻擊理查的下體,趁著他還在大叫的時候推開他,站起來;然而,她卻沒想到,這下子理查竟然照樣的向她的肉棒揮拳。阿加莎發出了最高聲、最慘烈的尖叫,向後倒在地上;無情的一拳擊中了阿加莎唯一的要害,使她完全失去力量,倒在地上。……

  「阿加莎!阿曼達!」無論傑娜如何呼叫著阿加莎和阿曼達的名字,她們在傑娜眼前依然動彈不得,雙目失神,好像靈魂出竅。至於巴裡和瑪麗亞,卻從昏迷當中醒過來,掙脫了肉棒的束縛,退到傑娜的背後。

  「她們發生了什麼事?」巴裡焦急地、擔憂地問。

  「你們趕快離開這兒,到隔壁跟亞歷山德拉女王性交去吧……這兒的事情我會搞妥的了……」在傑娜的催促之下,巴裡和瑪麗亞只好離開澡室。

  就在巴裡和瑪麗亞離開澡室以後,傑娜忽然感覺肉棒處有點不適。她的肉棒依然停留在阿加莎的女陰裡;她感到似乎有一股力量在阿加莎的子宮裡膨脹起來……

  「啊啊啊啊!」忽然,傑娜的肉棒被一股從阿加莎的女陰發出的強大力量從溫暖的肉縫之間噴出,將她整個人向後彈開了足足兩米;然後,傑娜便發現阿曼達的各根肉棒出現不尋常的蠕動。

  「他們……啊啊,怎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數十根肉棒如同怪物般把傑娜抓起來,女陰、屁眼都被多根肉棒堵塞起來,乳房和肉棒被纏繞起來。沒多久,傑娜便感到下體傳來強烈的劇痛,高聲地、慘烈地尖叫起來,但是嘴巴馬上就被肉棒封閉起來;然後她的雙目失神,失去掙扎的意識,任由女陰和屁眼被肉棒猛插,自己的乳頭和龜頭不由自主地抽搐著。……

  巴裡和瑪麗亞來到隔壁的澡室,只見克裡斯廷和艾麗絲全身佈滿白濁的精液,軟弱無力地躺在地上,手放在對方的陰蒂上愛撫著,陰唇還流出一條白色的小溪。

  那粉嫩的女陰正被亞歷山德拉的雙手溫柔地玩弄著;那時候室內所有人,無論男女,身上都佈滿白色一片。羅斯瑪麗、尼古拉斯、蘇菲亞、西莉亞、馬丁、黑茲爾和丹尼斯都繞著這兩個淫蕩的少女坐著,玩弄著自己的下體,準備下一次的噴發。至於那些男妓,則躺在桌子那邊休息。

  「啊啊啊……巴裡,瑪麗亞……」克裡斯廷嬌吟著說。「趕快過來吧……他們……啊啊……都射不出精液和淫汁了……啊啊啊……我很口渴呢……」

  「對啊……你們快點過來吧。那群男妓都被我們弄得累透了。」亞歷山德拉說。

  「是的,女王陛下。」於是巴裡和瑪麗亞來到亞歷山德拉的面前,乖巧地跪在地上,一邊舔弄著亞歷山德拉那雙沾滿精液的乳房,一邊愛撫著克裡斯廷和艾麗絲的陰唇。

  突然,「呯」的一聲從那與隔壁澡室連接的門響起;阿曼達的肉棒把木門撞破了,抓著阿加莎、傑娜和阿曼達的身體,衝入澡室;然後一根又一根的肉棒如同洪水般湧進精液滿佈的澡室裡,把室內每一個淫穢的男女都抓起來,將肉棒狠狠地插入女陰和屁眼,束縛著肉棒和乳房,瘋狂地干炮起來。眾人都來不及反應,走避不及;一片慘叫聲馬上從澡室傳出。

  「啊啊啊啊……馬丁……西莉亞……啊啊,蘇菲亞……啊啊啊……發生了什麼事……」面對肉棒的突襲,亞歷山德拉忍著眼淚和尖叫,急忙向蘇菲亞查問。

  「啊啊……阿加莎和阿曼達……啊啊啊啊……正在……啊啊啊……思想爭鬥之中……看來正處於下風……啊啊啊啊啊啊啊!」蘇菲亞的眼淚源源不絕的從雙目流下,尖叫著說。「放心吧……啊啊啊,女王……啊啊啊啊……我們還有……

  後著……再說……阿加莎還未輸掉的……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無論是年幼的羅伯特,還是可愛的巴裡,都無法避免肉棒的攻擊,高聲地慘叫、哭泣起來,身體失控,無論是肉棒、女陰還是乳房,都已經不受控制,不停地噴出白色的液體。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