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十七章 瘋狂性愛派對


  位處於北方的撒斯王國,由於國王理查不信上帝,因此根本沒有人膽敢大肆興祝性愛夜或性愛節,四處依然是一片死寂的氣氛。

  理查並沒有從軍營返回王宮;事實上,除了隨行的士兵、僕人和性奴,還有維吉尼亞、塔尼亞和傑克以外,都沒有人知道他的行蹤。

  女人和男人被強姦和性虐待所發出的慘叫和尖叫聲依然伴隨著他的左右發出。

  差不多一百多個性奴,有男有女,大多都是兒童和少年,被綁起雙手和雙腿,關在一間四面的牆壁,還有地板和天花板都是血紅色的、軟綿綿的密室裡。密室裡十分寬敞,四處伸出一條又一條紅色的肉棒狀的觸手,把性奴抓起,插入屁眼,當然凡由女陰的都逃避不了這些肉棒的虐待。

  就在一片痛苦的慘叫當中,理查的嘴唇正含著一根幼嫩的肉棒,吸吮著精液;那潔白的肉棒激烈地抽搐,在理查的雙手不停的蹂躪之下變得通紅,完全被理查的雙手和淫舌所控制。那肉棒的主人是一個年幼的小男孩,然而臉兒上已經失去了小孩子天真可愛的氣息,雙目驚慌失措、呆若木雞。理查在吱吮的不只是單純的香濃的精液,而是這些性奴身上的力量。

  「我是這世上魔法力量最強的人……」理查喃喃自語的說。經過一輪的「戰鬥」以後,他的肉棒和陰囊如同強力電池一樣儲蓄著強大的力量,似乎已經無人可以抵擋(當然,凡事也總有例外)。

  「啊啊啊……是啊……國王陛下……啊啊啊啊……」傑克奉承的說。即使身為理查身邊的男妓,也無法倖免,被肉棒抓起來,受盡性虐待;然而,從狂笑的聲音和興奮的神情看起來,他顯然十分享受這種變態的凌辱。

  「好了,接下來……該你了……」理查放開手上的肉棒,站起來,走到來傑克面前,奸笑著說。「還不自動自覺張開雙腿?」

  「是的……」於是傑克便張開雙腿,任由理查的肉棒魚肉;理查把龜頭指向屁眼,然後狠狠的往前一推,直插深處,如此一來一往,使得傑克全身搖晃和抽搐,發出高頻的尖叫,又哭又笑,好像發瘋似的。

  「啊啊……啊啊啊啊……」

  「塔尼亞,你也過來吧……」理查說,於是幾根肉棒便押送著全身乏力的塔尼亞來到理查的面前。理查抓起傑克火紅的大肉棒,默不作聲,把肉棒如同通渠一樣狠狠的插入塔尼亞的下體,引起一陣強烈的尖叫。

  「理查!」維吉尼亞從背後大叫一聲,喝止理查的獸行。

  「馬上給我放開她!」

  「等我把她的力量吸光再說吧。」「你敢?」維吉尼亞怒氣沖沖的咆哮著,迫使理查只好把塔尼亞放開,拋在地上。

  「真沒趣。」於是理查便把所有怨氣一下子發洩到傑克的屁眼裡,肉棒起勁地插起來。

  「你再這樣下去,小心自己被體內積壓的龐大力量迫瘋了。」維吉尼亞斥責著說,雙手扶起全身軟弱無力的塔尼亞;這時候她已經連開腔說話的力氣也失去了,嘴巴只能夠發出氣喘和呻吟的聲音。在這些日子以來,理查一直利用自己本身強大的魔法力量,再不停地吸收來自性奴身上的所有魔法力量,最後使得任何魔法的咒語和藥物都對他無效為止。

  「你懂些什麼!別多管閒事。」

  「國王陛下,」就在這時候,一名侍衛匆匆忙忙的走進房間裡,連忙向理查下跪,好像有什麼要事要通傳。

  「我們馬上就要著陸了。請問國王陛下有沒有進一步的吩咐……」

  「下令所有士兵準備作戰!」理查狂笑著說。「就讓我們趁著這興奮的晚上,把他們全城的人都干到發瘋吧!」

  「這傢伙真是發瘋了。」維吉尼亞縐著眉頭,心裡想。「他以為人家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了嗎?」

  就在性愛夜當天黃昏,王宮四處都掛上了綵帶,宴會廳鋪上了紅地毯,牆上掛上新的掛毯。花園外的積雪被鏟得一乾二淨,廚房裡一片忙亂,四處都是芳香的味道。

  與僕人們相反,馬丁卻格外的清閒。全身赤裸的他,懶洋洋的側臥在軟綿綿的大床上,張開雙腿,細小的嘴巴發出高聲的、清脆的嬌吟,白色的肌膚沾著淺薄的一層精液。硬起來的肉棒本來正隨著身體晃動的動作搖擺,不過馬上就比一雙充滿南亞風情和陽光氣息的手臂緊緊的抓起來。西莉亞從背後緊緊抱著馬丁誘人的肉體,嘴唇緊貼著馬丁的臉頰,肉棒瘋狂地插入他的屁眼,如同椰子般的乳房前後彈跳著。西莉亞和馬丁的臉頰發出同樣的火紅色,全身發熱,動作充滿激情,使人的肉棒不自覺地挺直起來。

  「馬丁,西莉亞,這時候你們竟然還只顧著做愛。雖說今天晚上的只是王室的私人派對,衣著也要體統一點的啊。」亞歷山德拉背對著馬丁,雙眼凝視著鏡子,溫柔地說。她全身赤裸,朝著鏡子坐在椅子上,張開雙腿,雙手愛撫著自己的乳房;在陰蒂那兒,一把刮刀正小心翼翼地把多餘的陰毛刮去,而執刀的人就是她的寵臣蘇菲亞。蘇菲亞身全身赤裸的跪在地上,雙眼聚焦在亞歷山德拉的陰唇上。如此的重任在當時來說,只有身邊關係極為親密的人才能夠為自己修剪陰毛。

  「這樣就可以了。」亞歷山德拉滿意地看著鏡子裡的陰唇,高興地說。「那麼,現在就讓我們一起去洗澡了吧。馬丁,西莉亞,我們要走了。」

  「知道了。」於是西莉亞張開雙臂,抱起馬丁那輕盈的白嫩的胴體,把他的頭靠在懷裡的大乳房前,如同抱著嬰孩般輕輕撫摸他的頭髮,肉棒依然緊緊的插著屁眼不肯放鬆。儘管一名女僕把一件白色的浴袍披在西莉亞的肩上,兩根火紅的肉棒依然是清晰可見,根本掩蓋不了龜頭的慾望。

  「那麼我們走吧。」儘管女僕把浴袍和毛巾遞給亞歷山德拉,她卻拒絕遮蔽自己誘人的雙乳,無懼寒風,赤裸裸的在走廊上經過,引起了僕人們和侍衛們的注視。蘇菲亞看見亞歷山德拉全身赤裸,就照樣的拒穿浴袍,走在亞歷山德拉背後,向人展示一雙白色的嬌艷的乳房。

  離開寢室,來到一樓,便到達王宮的私人澡堂;澡堂平日並非經常使用,通常只會用來招待賓客或是女王身邊的寵臣和朋友。澡堂分成四間澡室,有大有小(而女王使用的當然是面積最大,風景最好的那一間),有熱水供應,水都是取自城外的山上的小溪,為免浪費食水,因此普通的王室成員平時也只會在自己的房間裡洗澡。澡堂的中央是一池暖水,水是從北方和南方的一共六尊人妖裸體雕像的大肉棒的龜頭噴出來的;天花畫上了夏日藍天白雲的天空,天空上有雀鳥,也有正在做愛的,全身赤裸的天使──應當說是精靈才對,為室內增添了暖意。

  只是落地玻璃窗外面白雪的景色提醒著人們寒冬還未結束,不過這倒可以提醒亞歷山德拉要居安思危。池邊有按摩床,不過通常也會被當成做愛專用的床;所以說,澡堂可算是這個平凡的王宮裡最貴重的設施。澡堂的四周掛上了佈置用的綵帶,又擺放了兩張長桌和好些椅子進來,擺放了一套又一套的餐具。顯然地,女王的澡堂就是這個性愛夜的私人派對的舉行場地。

  「咦,水溫剛好。」亞歷山德拉坐在池邊,把腳指伸進水裡,輕輕撥動,然後就「噗」的一聲跳進池裡。於是蘇菲亞、西莉亞和馬丁也下水了;這時候,西莉亞的肉棒依然插在馬丁的屁眼裡。

  「女王陛下,請問你要不要傳召妓女和男妓來侍浴?」一名女僕問亞歷山德拉。

  「不用了,叫他們──尤其是我的男妓們,好好的養足精生,別再自慰或是與其他人亂搞,等賓客到齊以後才跟我的妓女們一同進來,我要把他們最好的精液留待今晚一次過噴射出來。」

  「那麼,女王陛下還有什麼吩咐嗎?」

  「把我的「工具箱」拿過來吧。」亞歷山德拉說。等待女僕把木門關上以後,亞歷山德拉便開腔問蘇菲亞:「對了,蘇菲亞,阿曼達那邊怎麼樣?」

  「羅斯瑪麗已經通知了巴裡和瑪麗亞,要求他們今天晚上與阿曼達好好的幹炮。」蘇菲亞笑著說。「屆時我們會安排他們跟阿加莎和傑娜待在隔壁的澡堂裡,幹好以後才出來慶祝一下。」

  「就像我們一樣了吧……」亞歷山德拉輕撫著蘇菲亞的陰蒂,溫柔地說。「那麼,他們知道這是什麼回事嗎?」

  「羅斯瑪麗只是告訴他們,說阿曼達看上了他們,渴望與他們做愛,因此就召他們來到跟阿曼達見面……」

  「這樣……不就是把他們……當成是妓女和男妓了嗎?」亞歷山德拉微笑著說;這時候,她的指頭已經插進了蘇菲亞的下體。

  「女王陛下,你的「工具箱」。」女僕敲門,走進來,把工具箱放在池邊,亞歷山德拉便輕輕揮動著手,示意她離去。

  「啊啊……女王……所有人類……啊啊啊……其實不都是……女神的娼妓嗎……」蘇菲亞嬌吟著說,臉頰發紅,軟弱無力的雙手搭在亞歷山德拉的肩膀上。

  「對啊……不過,除此以外,你還是我的妓女。」亞歷山德拉笑著說。「還有,我不是說過了嗎?別叫我女王,叫我「親愛的」……」

  「是的,親愛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忽然,亞歷山德拉從工具箱取出一根長十吋的大理石製的假陽具,塞進蘇菲亞的肛門裡,引起一陣強烈尖叫的聲音。

  「來吧,乖乖地坐著。馬丁,借你的肉棒來用一下吧。」蘇菲亞坐下來,把頭露出水面,張開嘴巴,把馬丁的肉棒含起來;這時候,西莉亞的肉棒依然在馬丁的屁眼裡插過不停。

  「馬丁,讓我為你擦肥皂了吧。」西莉亞溫柔地說,然後拿起一塊肥皂,放在馬丁的肉棒面前,溫柔地磨擦起來。

  「對了,蘇菲亞,我差點忘記了,我還未替你洗乾淨肛門和陰唇呢。」於是亞歷山德拉就張開雙臂,把蘇菲亞抱起來,赤裸的肌膚露出水面,放在池邊,再把雙腿張開,把假陽具從屁眼拔出,伸出長舌,從陰蒂舔到屁眼,然後又回到陰蒂。

  「啊啊……啊啊啊……」「好了,現在要用水沖洗一下。」亞歷山德拉便指著池水,念起咒語來,說:「Laleau,laleau,tuvispuacute;sipacuacute;slou!Tiacute;lspuacute;slou,tiacute;lspuacute;slou!」

  (水,水,你是射精的肉棒;射精吧,射精吧!)於是兩條水柱忽然從亞歷山德拉胸前的水面冒起,直指著蘇菲亞的陰唇和屁眼,如同水喉一樣,自動的轉彎,直接噴射在兩個洞穴裡。

  與此同時,就在隔壁的澡堂裡,阿曼達和傑娜泡在池水裡,雙手套弄著對方的肉棒,等待著「獵物」的來臨。沒多久,門就傳來一陣敲門的聲音,阿加莎率先踏進澡堂,引領著巴裡和瑪麗亞進來。他們都光著身子,沒有穿上半點衣服。

  「嗨,讓我來介紹吧,這位就是巴裡,而這位則是瑪麗亞。」阿加莎說。

  「過來吧,別害羞。」阿曼達笑著說。她首先把目光注視在巴裡身上;可愛的臉蛋,白嫩的肌膚,還有一根同樣嫩滑、雪白的肉棒,看起來就像是洋娃娃一樣。至於瑪麗亞,雖然乳房比不上阿加莎的大,更及不上阿曼達的巨乳,但是也尚算豐滿,充滿彈性,而更重要的是這雙乳房散發著誘人的香氣;至於下體的氣味也差不多。陰毛不多,使得粉紅的陰唇甚為突出;雖然這顯然是妓女的陰唇,但是看起來就像處女粉嫩的陰唇一樣緊閉著。再加上阿加莎那根八吋的肉棒和青春的乳房,還有那雙淫穢的杏眼,使得阿曼達的肉棒馬上挺直起來。

  「咦,阿曼達,怎麼你的肉棒這麼容易就勃起來的啊……」阿加莎笑著說。

  「還不是因為你們的緣故。」阿曼達淫笑著說,手依然在套弄自己的肉棒,和擠壓自己的乳房。「來吧,我們趕快開始,你看我的龜頭都已經漏出黏液了。」

  「知道了,知道了。」於是阿加莎、巴裡和瑪麗亞便走到池裡,走到來阿曼達面前;阿加莎首先張開雙臂,與阿曼達互相擁抱,香舌交纏的濕吻起來。

  「喂,阿曼達,」傑娜插嘴說,「別讓巴裡和瑪麗亞呆在一旁吧;阿加莎已經被你搞了很多遍了,今回你應當先嘗試一下這兩件新的獵物才對啊。」

  「你說得對。」於是阿曼達便放開阿加莎,讓她退到傑娜的身旁,然後主動的張開兩雙手臂,把巴裡和瑪麗亞抱入懷裡。

  「好了,兩位性奴,首先喝點乳汁吧。」於是巴裡和瑪麗亞便乖巧地伸出淫舌,舔弄阿曼達的乳頭;而阿曼達則趁機愛撫他們的下體,挑釁他們內心中的強烈性慾。

  「咦,手感還不錯呢。」阿曼達滿意地笑著說。「阿加莎……身邊有這樣的妓女和男妓,阿加莎你真的是走運了……」

  「是嗎……」阿加莎裝出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雙目注視著傑娜天使般美麗的面孔,舌頭溫柔地舔弄著地獄般火熱的肉棒,背向阿曼達,為的是要阿曼達把集中力放在巴裡和瑪麗亞的肉體上,專心一致的與他們干炮。當然,另一方面,阿加莎也藉機要與傑娜來一場興奮的干炮和交合,滿足自己的性慾。傑娜亦十分樂意滿足阿加莎的淫慾。

  於是阿曼達便繼續享用面前這兩件可愛的獵物。她首先用手輕輕地拍打他們的臀部。

  「啊……干我吧……」瑪麗亞撤嬌的說。

  「別這麼著急,你們先為我舔一下龜頭再說吧。」於是瑪麗亞就乖巧地跪下來,伸出淫舌,舌尖輕輕觸碰著龜頭,如同吃雪糕一樣舔弄肉棒。至於巴裡,則依然繼續的舔弄著阿曼達的乳頭,荒淫的眼神聚焦在阿曼達的雙目上,引誘著她。

  「小王子,想喝乳汁嗎?」阿曼達溫柔地撫摸著巴裡嫩滑的臉蛋和下體可愛的肉棒,微笑著說。

  巴裡默不作聲,舌頭依然在舔弄乳頭,雙眼凝視著阿曼達的杏眼。阿曼達微笑,雙手輕輕擠壓著巨乳,乳汁便如同精液從龜頭釋出一樣噴射在巴裡的嘴巴裡。

  巴裡的嘴巴緊緊的含著乳頭,如同嬰孩一樣緊抱著阿曼達的纖腰,埋首在巨乳之間吸吮乳汁;然而細小的嘴巴馬上就被填滿了,使他感到呼吸困難,忍不住張開嘴巴把多餘的乳汁吐出來,有的落在巨乳上,有的則落在池裡與水融為一體;於是乳汁便像精液一樣顏射在他的臉兒上。

  才剛喝過乳汁,巴裡便急不及待的把被染成奶白色的嘴唇貼在瑪麗亞的紅唇上,將滿腔的乳汁用舌頭灌入對方的嘴巴裡。在濕吻的同時,二人互相擁抱、愛撫對方的下體,在視覺上不停地刺激著阿曼達。

  「好了,繼續舔弄我的肉棒吧……」於是瑪麗亞和巴裡便乖巧地跪下來,伸出淫舌,滿有默契的輪流舔弄龜頭和肉棒;再加上兩隻幼嫩的手的溫柔服待,阿曼達的肉棒己經火紅得不得了,需要即時的發洩。

  「張開你的雙腿吧!」阿曼達忽然發狂似的蹼向瑪麗亞,把她壓在水裡,掙開她的雙腿,翻開陰唇,狠狠地把肉棒插入那純潔而且神聖的女陰。身經百戰的瑪麗亞本來也不以為然,鎮定地伸出雙手摟著阿曼達的腰,把頭從水裡抬起,然而沒想到的是,這時候粗大的肉棒已經無情地塞著了自己的下體,痛得尖叫起來。

  不過,身為軍妓的她,早就已經習慣享受被硬物插入下體的痛楚,因此並沒有半點掙扎的意識。

  阿加莎和傑娜都注意著阿曼達的動作,嘗試觀察看看,當她的肉棒觸碰瑪麗亞的陰唇的一刻裡,有沒有出現異樣。然而,阿曼達除了性慾的興奮以外,似乎沒有半點的特別感覺,肉棒也愈插愈起勁。

  「啊啊啊!真爽快……」阿曼達狂笑著說。在背後操縱他的理查心裡想:現在還有誰的陰唇可以抵擋得住我的力量呢?

  而巴裡則趁機來到阿曼達的背後,張開雙手環抱她的巨乳,把肉棒往前一推,插入女陰;於是阿曼達就發出一陣嬌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然而,阿曼達也迅速的從樹幹那邊找來一根粗壯的黑色的肉棒,狠狠地插入巴裡的屁眼裡,使他也跟隨著尖叫起來。

  「啊啊啊啊啊……」瑪麗亞的肉體在兩雙粗壯的雙臂環抱,乳房來回彈跳起來,屁股不停地搖晃;無論她如何的嬌吟,抽插總是停不住,反而動作愈來愈激烈。

  正當瑪麗亞還在興奮地嬌吟著,享受阿曼達肉棒的淫慾服待的時候,阿曼達卻忽然把肉棒從她的下體退出,二話不說,就把龜頭塞入那狹小的嘴巴裡。來不

  及反應的瑪麗亞只好乖乖的讓肉棒狠狠地塞入喉嚨裡,舌頭在口腔裡溫柔地舔弄著。

  「啊啊啊啊……好了,輪到你的屁眼了,小王子。」阿曼達的手拉著巴裡的肉棒,使他的肉棒從自己的女陰退出,順道也吩咐本來的黑色巨物從巴裡的屁眼抽出,再將他拉到來面前,將肉棒從瑪麗亞的嘴巴裡退出,馬上換上了另一根白色的巨物,封閉著她的口舌,然後就抱起巴裡軟弱的身軀,抓起他那直立的白色肉棒,將自己的肉棒一下子插入他的屁眼裡,激情地抽插起來;同樣地,這次也沒有任何異常的現象發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巴裡的肉棒在阿曼達的手裡搖來搖去,全身晃動,發出女孩般的叫聲;而瑪麗亞的女陰也馬上插進了一根白色巨物,雙乳被阿曼達緊緊抓起來;這一對妓女和男妓便被阿曼達的雙臂「綁」在一起,肉體互相磨擦。

  「呻吟吧,尖叫吧!」阿曼達狂笑著說。「從此以後,你們都要成為我的性奴!」

  阿加莎和傑娜聽見如此的說話,心裡馬上意識到有所不妥,神情變得緊張起來。果然,就在阿曼達說話的一刻裡,瑪麗亞和巴裡開始失神,雙目失焦,身體發軟,意識漸漸被操控住了。

  「阿加莎,看來是你出場的時候了。我早就說了如此的方法是行不通的,現在不但一事無成,反而害了這兩個無辜的少女和少男。」傑娜的嘴唇貼著阿加莎的耳邊,輕聲地說。

  「傑娜,我需要你的肉棒幫忙。」阿加莎說。

  「哦,我知道了。」傑娜奸笑著說,「好吧,就讓我們現在跟那個該死的理查在床上決一死戰了吧。」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