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十六章 性愛遊戲


  幾天以後,尼白地城停止了雨雪,冬天的陽光鑿開了雲層,照在地上;還有不到一星期,便是尼白地王國,也是整個勒斯弗蒂大陸所有國家在冬天裡最重要的節日──性交節,或稱作性愛節。跟地球的聖誕節差不多,都是在十二月二十五日,只是由於曆法計算的不同,勒斯弗蒂的十二月相當於地球西曆的一月,因此要相隔一個寒冷的月份才來到這住節。根據《聖典》的記載,他們的女神以羅伊的兒子爾撒曾經在千年多前降生於世上拯救罪人,把人類從道德的枷鎖裡解放出來,因此在每年的十二月二十四日稱之為「性愛夜」的晚上,根據傳統,人們就會在家中舉行群交派對或性愛派對慶祝,有些父母還刻意讓未破處的女孩和男孩在當天晚上舉行開苞的盛事,認為這是一種祝福。他們沒有聖誕老人,取而代之的是「性愛者」──通常都是年青或是成年的雙性人、女人或男人,在十二月二十四日晚上會獨自或是連群結隊的去四處「探訪」相熟的人或是陌生人,逐家逐戶的干炮,有時候也會負責擔任為孩子們破處的重任。人們也會互相交換禮物,不過重點還是性愛。

  經過了瘋狂的性愛夜之後,到了第二天的早晨,就是性愛節的正日,教會就會舉行公開的群交聚會,有的信徒會出席,不過很多都會因為之前的晚上已經累透而無法在上午出席,於是只好出席下午的聚會。然後晚上人們又會逐漸瘋狂的性愛,直到十二月二十六日才回復正常。不過,到了十二月三十一日的除夕的時候,人們往往又會再次瘋狂的通宵性愛,因此這整個星期被稱之為「性愛周」。

  在尼白地城裡,節日的氣氛愈來愈濃厚;根據傳統,大型商舖和富人的家門外都會豎立起裸女或裸男的雕像,然後再為雕像加上自慰棒、胸罩、三角褲或是戴上護士帽、學生校服等作為粉飾,視乎那人的癖好。而部分妓院和酒店的門外也張貼出告示,在性愛夜當日提供各式各樣的召妓優惠以吸引顧客光顧。除此以外,綵帶等裝飾也是隨處可見。

  由於這另人性慾高脹和興奮勃勃的日子即將來臨,因此亞歷山德拉女王已經安排在維納斯城部署的士兵全部在假期前返鄉,只留下守軍與農民軍等本土的武裝部隊駐守維納斯城。雖然如此的舉動遭到大臣們,包括寵臣黑茲爾和丹尼斯多次的勸阻,可是在馬丁的支持之下,亞歷山德拉還是決定讓軍隊提早回鄉,反正她也認為現在理查的焦點已經不再是前線的維納斯城,而是她的子宮和陰唇,戰場就在王宮的床上,而不在維納斯城;她繼續指示蘇菲亞執行她的反擊計劃。

  雖然節日將至,但是假期還未來臨,因此亞歷山德拉和馬丁如常要主持會議,而阿加莎還要到大學裡講課,蘇菲亞和西莉亞也要回去教會工作,因此在這個早上阿曼達便無人陪伴,只好獨個兒被關在房間裡。不過由於昨晚阿曼達才又因為激烈的性愛而疲累不堪,因此她只是吩咐已經放假的羅斯瑪麗與傑娜一同看管阿曼達;而亞歷山德拉又派兵把守房間的四周,用鐵練把門鎖起來。

  可是,蘇菲亞卻沒有料到自己竟然所托非人。那天早上,傑娜坐在樹上,樹根慢條斯理的在花園裡散步,讓全身赤裸的羅斯瑪麗坐在她的大腿上,享受她的肉棒溫柔的服待。傑娜的大肉棒插在羅斯瑪麗的陰道裡,陰唇緊緊環抱著紅色的龜頭,上下晃動的雙乳和肉棒被傑娜嫩滑的手緊緊抓著,嘴巴高聲地嬌吟起來。

  「你真是個淫穢的小蕩婦……」傑娜高興地笑著說。「看你的肉棒都挺直起來了。」

  「啊啊啊……是嗎……」羅斯瑪麗輕聲地回應。

  「羅斯瑪麗,你的陰唇服待了我這麼久,除了精液以外我卻沒有給你些什麼……」傑娜說。「我可是樹精靈來的嘛……怎能虧待我的僕人呢。這樣吧,你有什麼願望的話,儘管告訴我。」

  「啊啊啊啊啊……真的嗎……」

  「真的,快點說出來吧。」於是傑娜的肉棒暫時停止了抽插,雙臂環抱羅斯瑪麗的纖腰,嘴巴伸出舌頭,舔舐著充滿陽光氣息的臉頰。

  「哈……那麼,把我的將來告訴我吧……」羅斯瑪麗笑著說。據說樹精靈都擁有預知未來的能力,只是不太準確,而且也只能得知部分的片段而已。

  「這個嘛……好吧……但是你要忍著痛楚。」於是,傑娜的肉棒再次激烈地插入羅斯瑪麗的下體,弄得羅斯瑪麗大呼小叫,全身搖晃,除了呻吟以外,什麼也說不出來。

  「讓我的龜頭窺探一下你的思想,再推算一下你的將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羅斯瑪麗高聲地叫喊、狂笑,彷彿發瘋了,肉棒和陰囊隨風擺動,乳房彈來彈去,頭髮亂糟糟的。

  羅斯瑪麗的呻吟聲馬上吸引起阿曼達的注意。她躲在樹幹裡,裝扮成是一棵枯樹,從遠處偷看;至於那些負責把守房間周圍的侍衛和服待她的僕人們,陰道被塞入了大肉棒,肛門插著大肉莖,完全被制服,在這冰天雪地的環境之下接受阿曼達無情的變態凌辱。只是因為所有人都被藏在那二次元空間的樹幹裡,因此,除了他們自己和阿曼達以外,沒有人看見他們的慘狀,也沒有人聽見他們的慘叫。

  「現在也是我走出來王宮狩獵的時候了吧。傑娜和羅斯瑪麗這兩個賤婦的樣子真淫蕩呢,看來要我的肉棒教訓一下她們才行;咦,那兒有獵物呢,算你們二人走運,我待會兒才過來跟你們玩耍。」阿曼達自言自語的奸笑著說。於是「枯樹」便慢慢地遠離傑娜和羅斯瑪麗,朝著獵物的方向走過去。

  與此同時,激烈的插入很快便停止下來。傑娜似乎已經得知羅斯瑪麗的未來了。

  「啊啊……怎麼了……」羅斯瑪麗興奮地、喘噓噓的問。

  「你將來會……成為阿加莎身邊的舉足輕重的寵臣。」傑娜說。「可能是當上樞密院或是監察院院長,或是內政大臣之類……甚至可能還成為首相。」

  「哈哈,是嗎……」

  「不過,你還欠缺了一點東西……」

  「那是什麼?」羅斯瑪麗認真地追問。

  「我的精液的祝福!」傑娜狂笑著,然後又突如其來的把肉棒往前挺,侵入羅斯瑪麗的子宮頸。

  「啊啊啊啊……」於是羅斯瑪麗再次發瘋般似的尖叫起來。

  「轉換一下姿勢吧!」傑娜把肉棒從羅斯瑪麗的下體抽出,然後抱起她軟弱的身軀,使她躺在樹根上,再如同獅子般蹼上前,壓著她的下體,把龜頭深入子宮,使得羅斯瑪麗的全身再次不由自主的舞動起來。

  「高興嗎?」

  「啊啊啊啊啊啊……」羅斯瑪麗已經無法說話,紅唇只是發出呻吟的叫聲。

  「咦,聽起來你不太滿意呢!」於是傑娜便吩咐一根樹幹的黑色大肉棒移到來羅斯瑪麗的面前。羅斯瑪麗便自動自覺的伸出左手,抓起肉棒,舌頭舔弄著龜頭,手溫柔地套弄肉棒,陰莖馬上就硬起來。

  「親愛的,把它插進你的屁眼裡去吧。」

  於是羅斯瑪麗便拉著黑色大肉棒,把龜頭指著屁眼;傑娜把龜頭和羅斯瑪麗的屁眼愛撫了一會,然後羅斯瑪麗就把肉棒塞入自己的屁眼裡。沒多久,身體的動作也變得愈來愈激烈,羅斯瑪麗的呻吟的聲浪也加大了。

  「對了,啊,就是這種感覺!」傑娜狂笑起來,手抓緊羅斯瑪麗的雙乳和肉棒,嘴唇親吻著對方的面頰,舌頭不停的舔弄著,樣子飢渴。

  「來吧,給我一點乳汁。」兩根管子便迅速鎖定了羅斯瑪麗的乳頭,末端的嘴唇把乳頭緊緊包裹起來;再加上傑娜大力的擠壓了幾下,乳汁便迅速釋出,流入管子,被傑娜吸吮。

  「啊啊啊啊……快點射出來吧……」

  「不行,這下子我要射在你的嘴巴上……」傑娜奸笑著說,忽然把肉棒從羅斯瑪麗的下體退出,拉著羅斯瑪麗的長髮,把肉棒一下子塞進細小的嘴巴裡;羅斯瑪麗的舌尖把龜頭舔了幾下,精液便從龜頭噴出來。

  「唔唔唔唔……啊啊啊啊啊啊啊……」沒多久,傑娜又把肉棒從羅斯瑪麗的嘴巴裡退出;於是羅斯瑪麗只好張開著貪婪的嘴巴,一邊尖叫著,一邊吞嚥著精液。滾燙的肉棒起勁地拍打著羅斯瑪麗的臉兒,在短短幾秒之間,精液已經噴得滿臉一片白濁。……

  這時候阿曼達不知不覺已經來到花園的東側;那兒是新建的部分,有一個寬闊的池塘,不過水面已經結上一層厚冰,好像精液蓋著少男的臉頰一樣。四周是一片中式的蘇州園林,只是大部分花朵都謝了,除了一些針葉樹以外,樹上也不見綠葉。池的一端連接著一條寬闊的小河,就像陰囊接著肉棒一樣,與花園的其他小河相連。小河上有大大小小的橋,旁邊還有一座涼亨;那就是剛才吸引阿曼達的嬌吟聲的源頭。

  「啊啊啊啊啊……你這小子……啊啊,別這麼大力吧……」

  「你不喜歡了嗎?」

  「啊啊啊啊……不是……」

  「那就乖乖地享受一下吧!」原來這兩個野外干炮的傢伙是巴裡和尼古拉斯。

  尼古拉斯雙膝跪在地上,挺起臀部,堅硬的肉棒搖搖擺擺,屁眼任由巴裡的肉棒插入。巴裡嫩滑的手愛撫著尼古拉斯的肉棒,肉棒卻粗暴的向屁眼進攻。

  「我就是喜歡這種淫蕩的傢伙。」於是阿曼達便從樹上躍下,迅速張開兩雙強壯的雙臂,咆哮了一聲,躍在半空中,蹼向巴裡,粗暴地把他抓起來,將下體的大肉棒迅速插入巴裡的屁眼,引起一陣驚慌的尖叫。

  「啊啊啊啊啊!!」「樹精靈大人啊……什麼……啊啊啊!」尼古拉斯的屁眼馬上又多插入了一根肉棒,接著嘴巴也被肉棒封閉住了;兩個小男孩馬上就馬馬被阿曼達的雙臂抱起來。

  然而,就在阿曼達的龜頭深入巴裡純潔的屁眼,觸碰直腸的一刻,一股力量忽然從龜頭湧上阿曼達的腦袋,直接衝向在遠處控制著阿曼達的理查;理查被這股力量往後一推,倒在地上。同一時間,阿曼達也楞住了,雙眼凝視著巴裡,肉棒停止了抽插,雙手和雙腳僵硬起來。而那些被藏在樹幹裡的僕人和侍衛們都忽然被拋出來,掉在地上。可是,肉棒依然沒有離開兩位少男的肛門。

  聽見尖叫的聲音,傑娜和羅斯瑪麗忽然從性愛的荒淫中驚醒;傑娜抱起羅斯瑪麗,陰唇包裹著羅斯瑪麗的龜頭,舌頭碰著那黏滿精液的臉頰,坐在樹根上,走到來涼亭下,看見阿曼達把兩位少男抓起來了,就急忙伸出多根肉棒,拉著阿曼達的雙手和雙腳,制止她的姦淫;當阿曼達醒過來的時候,已經被傑娜抓住了,動彈不得。

  「想不到她還有力氣走出來狩獵呢……」傑娜說。「幸好我們還能夠及時制止她。」

  「可是……我們應當如何向女王陛下和我媽交代?」

  晚上,傑娜與羅斯瑪麗果然被蘇菲亞召到來亞歷山德拉的書房裡訓話了。二人站在書桌面前,默不作聲,整間書房就只有蘇菲亞滔滔不絕的責罵和西莉亞語重心長的勸導。兩位熟女在傑娜和羅斯瑪麗的身邊轉來轉去,然而馬丁卻默不作聲地坐在亞歷山德拉的大腿上,愛撫著她的乳房;至於亞歷山德拉也只是發出幾聲呻吟而已。

  「你們怎可以擅離職守的呢?這次阿曼達差點把巴裡和尼古拉斯強暴了,下次她甚至還可能姦淫亞歷山德拉女王收養在宮中的孩子們,甚至還可能走到街頭上在光天白日之下強姦路上的少女和少男……你們知不知道這是何等糟糕的事情?」

  蘇菲亞嚴厲地斥責說。「被強姦,因奸授孕或是下體出血還是小事,可是如果人人都因而淪為阿曼達的性奴的話,你們說怎麼辦?」

  「就是嘛……你們要知道現在的阿曼達已經不能控制自己,是完全受理查操縱的。」西莉亞平靜地說。「因此絕對不可以讓她單獨離開房間活動,要不然恐怕連宮中的小狗的屁眼也不得逃避她的肉棒的入侵。你們應當用你們的陰唇好好制約著她的龜頭,免得她生事……」

  「夠了,我可是樹精靈,你們這些人類沒有資格命令我。」面對蘇菲亞的斥責,羅斯瑪麗只好低著頭沉默下來;相反地傑娜卻理直氣壯的大聲反駁蘇菲亞的說話。「你們這些愚蠢無知的人類又懂些什麼?明明是你們的計劃出錯了,就把責任加在我身上,算什麼意思?」

  「你可別以為自己是精靈就很了不起,我可是主教,地位比你這個普通的精靈來得高!」蘇菲亞說。「當初我請羅斯瑪麗帶你回來是為了拯救阿曼達和化解危機;勾引羅斯瑪麗也算了,現在犯了大錯還在推卸責任,算是什麼意思?」

  這時候,房門傳來敲門的聲音和一把甜美的女聲說:「媽,我是阿加莎。」

  於是亞歷山德拉就讓她進來。阿加莎看見蘇菲亞和傑娜爭吵得臉紅耳赤,就走到羅斯瑪麗旁邊,問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羅斯瑪麗並沒有回答。

  「什麼勾引?你的女兒是心甘情願的把她的子宮交付在我的肉棒之下的。我是樹精靈,凡是被我看上眼的人類,都必須與我交合。就是我把她的肚子弄大了,這也是天經地義的!人類能夠與樹精靈性愛,應當是感到榮幸才對!」

  「你這樣說,是不是連我也要當你的性奴,為你生小孩?你這樣與理查又有什麼分別!」

  「你這淫婦,給我住口!」傑娜忽然如同狠般蹼向蘇菲亞,把她壓在地上,迅速揭起裙子,拉開內褲,把龜頭朝著陰唇;蘇菲亞不停地掙扎,也無法掙脫。

  焦急的西莉亞馬上走上前拉著傑娜,想阻止她,可是卻被抓起來,一根粗大的肉棒無情地塞入她那細小的嘴巴裡,弄得她透不過氣來。無論羅斯瑪麗如何的勸阻,傑娜還是無動於衷。至於阿加莎,則默不作聲,靜觀其變,無意上前阻止,反而想看一下傑娜如何用那強悍的肉棒把蘇菲亞制服。

  「住手!」亞歷山德拉起勁的朝著書桌拍了一下,使傑娜嚇呆了一會;雖然尼白地王國的樹精靈向來對於人類有點輕視的態度,但是亞歷山德拉始終是尼白地王國的女王,而且比較德高望重,又曾經被女神「寵幸」(次數亦非常之頻密,可是她與女神的關係又是另一段故事了……),受女神保護,因此樹精靈們或多或少也會對她有點兒尊重。看在亞歷山德拉的份上,傑娜馬上就把西莉亞和蘇菲亞放開,退回羅斯瑪麗身旁。

  「現在不是指責任何人的時候,而是分析問題的時候。」亞歷山德拉嚴肅地說。「明顯地,阿曼達和理查的法力的流失並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見效;最少她還能利用魔法把門外的鐵和鐵鎖「在瞬間毀掉」──這是侍衛們的回報的說法。

  這可是目前人類無法掌握的高級魔法;這就說明阿曼達身上的力量沒有減退太多。」

  「可是,這些日子以來她的體力明明已經大幅下降的啊。」馬丁說。

  「是的,可是目前看起來,我們成功消耗的力量就只有阿曼達身上的體力。

  蘇菲亞,我說的不錯了吧?」亞歷山德拉問。

  「是的,女王,可是……很可能我們的事情已經被理查知道了。」蘇菲亞擔憂地說。

  「很可能?事實上,他早就已經知道了。」亞歷山德拉不以為然的說。

  「什麼……你是怎樣知道的?」

  「你忘了嗎?我們還有間碟在理查身邊。由於這人法力高強,暫時也未必理查識破。」亞歷山德拉說。「既然理查可以在王宮裡安放間碟的話,我們也可以在他身旁部署間碟。」

  「什麼?王宮裡也有間碟嗎?」羅斯瑪麗驚訝地說。

  「是的,不過這也沒有什麼所謂,反正他也是我們的人;幸好我們之間隔著一片汪洋,削弱了理查的力量,他才不知道自己這個間諜竟然是我們安排的雙重間諜。」亞歷山德拉說。

  「那我們應當怎樣做?」羅斯瑪麗焦急地問。

  「蘇菲亞,西莉亞,你們的看法如何?」亞歷山德拉問,右手繼續愛撫著馬丁的下體,套弄著藏在內褲裡的肉棒。至於馬丁,除了間歇發出呻吟的聲音以外,也不甘示弱,左手伸入內褲裡,愛撫亞歷山德拉的陰蒂。

  「我想……看來所有人類和精靈的方法都行不通了。」西莉亞說,雙眼凝視著馬丁淫穢的眼神,下體的肉棒在不知不覺之間勃起來了。「我們只好祈求上帝保佑……」

  「等一下,我還有別的辦法。」阿加莎突然地說。「蘇菲亞老師,還記得上前在修道院的事情了嗎?據說要拯救那些「被自己身上強大的力量所操控的人」,就得讓他或她與一個與自己相愛,而且擁有純潔的胴體的人干炮才行……那麼如果是「被他人的強大力量所操縱」的人,又是否可以藉此方法拯救她?」

  「這個……我不知道。但是,就是這真是可行,我們可以從那裡找一個與阿曼達「相愛」而且又「純潔」的人呢?再說,我對於民間傳說不太瞭解……西莉亞,你意下如何?」蘇菲亞問。

  「以我所知,阿加莎的提議未必不可行。」西莉亞說,雙眼依然凝視著馬丁的肉棒。「事實上,「相愛」這種條件只是尼白地王國傳說的說法,霍倫約特所流傳的版本只是要求一個「真正關心對方」的人就可以了……」

  「那還不也是傳說了嗎……」馬丁插嘴說,雙眼發出誘人的目光,引誘著西莉亞。

  「是的,但是我們也要嘗試一下。」西莉亞說。「女王,不知你這書房裡有沒有《勒斯弗蒂百科全書》的第八卷……」

  「有,等一下。」於是亞歷山德拉舉起左手,一本如同字典般厚的百科全書便從左方第二排書櫃的最高一行自行「飛」出來,瞬間就來到亞歷山德拉的手上。

  「就是這本了吧?」

  「是的,女王……」正當西莉亞走上前,伸出雙手,要接過書本的時候,亞歷山德拉卻把書本放在懷裡。

  「西莉亞,肉棒挺直起來了嗎?」

  面對亞歷山德拉如此的提問,西莉亞的面頰馬上發紅了。

  「女王您怎會知道的呢……」

  「因為我的手在撫摸你的肉棒嘛。」這時候,西莉亞才注意到亞歷山德拉的左手正在撫摸她的下體。「剛才看你的眼神,我就已經知道你被馬丁這個淫蕩的男妓迷住了。你現在是不是很想幹他呢?」

  「啊啊……就是嘛……來干我吧……」馬丁呻吟著說。

  「可是……我正在辦正經的事情呢……」

  「伺候女王和國王就不正經了嗎?快點……啊,與我們一起交合吧,這是命令。」亞歷山德拉拉著西莉亞黑色的長髮,輕輕在她的面頰上吻了一下,然後馬丁就張開雙臂擁抱西莉亞;當兩雙朱唇相接的時候,二人就情不自禁的濕吻起來。

  「蘇菲亞……你翻開書本來看看吧。」於是蘇菲亞便翻開書本,找著看。

  「哦,就是這兒了……「如果有人或精靈被黑暗力量所操控……根據傳說所指,只要找到純潔的肉棒和純潔的陰唇……當然,屁眼、乳房等也是不可缺少的……透過性交,就可以把心靈淨化」。」蘇菲亞說。

  「就是這樣了。今天早上我們之所以能夠成功阻止阿曼達,都是全靠巴裡的屁眼使得阿曼達忽然楞住了。」羅斯瑪麗說。

  「可是……這只是人類的傳說而已。」傑娜說。「人類的傳說從來都不太可靠……」

  「你怎麼總是愛吹反調的呢?」蘇菲亞不滿地說。「難道你還有更好的方法了嗎?」

  「既然經上預言是阿加莎公主一人要獨自面對的話,我們怎麼要幹這麼多事情呢?」傑娜反問道。

  「我們的所做的……只是一些輔助而已。當然最終阿加莎還是要與理查正面交鋒。」蘇菲亞又對阿加莎說:「阿加莎,看來這下子你要讓巴裡犧牲色相了;然而,擁有純潔的陰唇的人我就是想不出來……依照上次在修道院的祭典上的情況來看,似乎克裡斯延、羅斯瑪麗、艾麗絲,還有我都無法符合純潔陰唇的要求……」

  「或許瑪麗亞可以試一下。」阿加莎說。

  「好的。那麼新的計劃就這樣吧,性交節將近了,我想在節期以前完成一切的事情;兩天之後我們就開始行事……同樣是利用群交,不過這次的目的也只是分散注意力和引誘對方而已。屆時……」

  「蘇菲亞……啊啊,待會兒再談吧……啊啊啊……現在讓我們一起爽一下…

  …」不知在何時,亞歷山德拉已經脫光衣服,躺在書桌上,而赤身露體的馬丁和西莉亞如同孩子般埋首在巨大的雙乳當中,吸吮乳汁。

  「可是,女王……」

  「過來吧,親愛的……」亞歷山德拉張開雙腿,手翻開陰唇,含情脈脈的看著蘇菲亞,引誘著她說。

  「那好吧……」在亞歷山德拉的誘惑之下,蘇菲亞緩緩地踏步走上前,彎下腰,嘴巴伸出舌頭舔弄著陰唇。

  「我們也加入吧。」阿加莎的指頭輕輕一動,蘇菲亞、羅斯瑪麗還有她自己身上的內外衣物在瞬間自動脫落。

  「既然大家如此興致勃勃,就讓我的肉棒把你們推向高潮吧。」傑娜奸笑一聲,十多根肉棒馬上把眾人重重包圍起來。

  「主教閣下,冒犯了!」蘇菲亞還未來得及回應,雙乳就已經被傑娜抓起來,陰唇一下子就被傑娜下體的肉棒擠開,龜頭直入子宮,產生劇痛,使她高聲地尖叫起來。她當然有點不高興,可是卻又因為這是女王的命令,不敢反抗。

  「傑娜,你別欺負蘇菲亞……她可是我的情婦……」亞歷山德拉話音未落,雙手就拉著蘇菲亞的長髮,向著後腦輕輕一壓,將陰唇緊緊貼在她的嘴唇,不許她移動。然後,亞歷山德拉又看上了羅斯瑪麗的棕色的肉棒,把肉棒抓住了,將龜頭放到嘴唇旁邊,用舌頭舔弄。至於馬丁和西莉亞,卻暫時被遺忘在旁邊,只好互相的濕吻,用雙手安慰對方已經硬起來的美艷的肉棒。

  「哈哈哈哈……啊啊啊啊啊!」傑娜的狂笑忽然變成興奮的尖叫,回頭觀看才發現阿加莎的肉棒已經被自己濕漉漉的小陰唇緊緊環抱著。

  「咦……你的陰唇有點緊呢……」阿加莎笑著說。

  「那你的……陰唇呢?」

  「插進來吧……」

  「羅斯瑪麗,你過來一下……」於是羅斯瑪麗的肉棒便瞄準阿加莎淫穢的下體,龜頭觸碰陰唇,然後向前一推,闖入體內;難忍興奮的阿加莎只好尖叫起來。

  沒多久,傑娜又把一根肉棒塞入羅斯瑪麗的下體,弄得她高聲呻吟起來。

  「馬丁、西莉亞……別躲在一旁吧,讓我們一同來干炮……」在亞歷山德拉的吩咐之下,馬丁首先坐在亞歷山德拉的身旁,讓亞歷山德拉背對著她的坐在上方;這時候,本來在舔弄陰唇的蘇菲亞便把目標轉移至馬丁的龜頭上。接著,馬丁從後環抱著亞歷山德拉的雙乳,把她輕輕抬起,然後自己的身體往前傾,讓西莉亞坐在桌上,使馬丁自己被美艷的人妖和妖艷的淫婦前後夾擊。在亞歷山德拉的吩咐之下,馬丁的肉棒首先侵入亞歷山德拉的陰唇,然後西莉亞又把整根肉棒沒入馬丁的屁眼裡;而多手的傑娜又把一根肉棒塞入西莉亞的屁眼裡,弄得三人大呼小叫。亞歷山德拉的嬌吟是成熟而且妖艷的,然而馬丁和西莉亞的嬌吟的聲音卻如同剛破處的幼女的聲音般溫柔和嬌嫩。

  「啊啊啊……誰……誰,想喝點精液?」傑娜問。結果每個人都張著嘴巴,伸出淫舌,想喝精液。

  「那好吧……」於是傑娜都給他們大部分人各一根肉棒,慢慢地品嚐;然而,亞歷山德拉和蘇菲亞二人卻要爭相舔弄著一根肉棒。

  「為什麼……啊啊……只有一根……」

  「啊,我想看看……你們爭著吞精的樣子……」

  「那麼……蘇菲亞……啊啊啊,我們一同分享吧……」於是亞歷山德拉和蘇菲亞一同伸出淫穢的舌頭,互相交纏在一起,舔弄著眼前的這根火紅的肉棒。

  第一股精液首先噴射在馬丁和西莉亞的小嘴巴裡;肉棒在口腔裡激烈地磨擦起來,使馬丁和西莉亞的臉頰發紅,然而嘴巴依然露出一副淫穢的微笑;當嘴巴盛不下精液的時候,潔白的黏液便從嘴角流出。

  然後另外的兩根肉棒都逐一噴射精液,灌入阿加莎和羅斯瑪麗飢餓的嘴巴裡,只有那根夾在亞歷山德拉和蘇菲亞的舌頭之間的大肉棒的精液遲遲不肯走出來。

  她們輪流的把龜頭含起來,又用手套弄,可是都無法誘使精液的噴發。

  「傑娜……快射精吧……這是女王的命令……」亞歷山德拉溫柔地輕聲的說,臉頰發紅,雙眼散發出淫慾的神采。

  「女王,叫我一聲……啊啊啊,主人……啊啊,我就給你射……」傑娜笑著說,陰唇依然不停地受到阿加莎的肉棒攻擊,弄得全身發抖,興奮地狂笑、尖叫。

  「主人……啊啊,快點射精吧……」亞歷山德拉毫不猶疑地發出嬌滴滴的聲音,溫柔地說。她知道樹精靈那種自恃高高在上的心態,為了索取精液,便毫不介懷的叫她一聲「主人」,反正傑娜被無惡意,只是想滿足一下變態的淫慾而已。

  傑娜聽見亞歷山德拉甜美的回應,心裡感到異常興奮,還插在蘇菲亞體內的肉棒也情不自禁的抽搐了一下。

  沒多久,夾在兩條香舌之間的龜頭終於源源不絕的噴出白色的濃精,射落在亞歷山德拉和蘇菲亞的嘴巴裡和臉兒上。兩位熟女高聲地尖叫起來;亞歷山德拉的樣子顯得異常興奮,然而蘇菲亞叫起來卻似乎有點勉強,聲浪不大,而且也不夠開揚,有點拘束。

  「啊啊啊……蘇菲亞……是時候轉換姿勢了……」傑娜突然說。

  「什麼?」

  「蘇菲亞……啊啊,傑娜叫你做什麼……啊,你就照樣做吧……這是命令…

  …」在亞歷山德拉的吩咐之下,蘇菲亞只好乖乖地聽從傑娜的要求;於是傑娜溫柔地抱起蘇菲亞白色的胴體,將肉棒緩緩退出,把她的身體翻轉,讓她躺在亞歷山德拉的懷裡,乳頭朝著傑娜的淫舌。

  「亞歷山德拉……」蘇菲亞躺在亞歷山德拉的懷裡,輕聲地說。

  「親愛的,噴些乳汁出來吧……」亞歷山德拉卻忽然伸出雙手環抱蘇菲亞的雙乳,起勁地擠壓,弄得她尖叫起來;然而,習慣了被女王玩耍的蘇菲亞的情緒很快便平服下來。然而,就在她才剛呼了一口氣的時候,傑娜的肉棒又忽然高速地插入蘇菲亞的女陰,使她高聲地尖叫起來。

  「就是這種尖叫的聲音!這才像是……啊啊啊,女人的呻吟聲嘛。」傑娜笑著說。「阿加莎、羅斯瑪麗……這樣吧,啊啊……我們一同安著節奏干炮……」

  於是傑娜、阿加莎和羅斯瑪麗的肉棒,便在同一時間分別向前推進,龜頭深入子宮,製造一連串動聽的嬌吟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面對傑娜瘋狂的攻勢,蘇菲亞顯得無能為力,只好不斷地呻吟、尖叫。此時她的乳頭已經噴出乳汁,大部分都落入亞歷山德拉的嘴巴裡。蘇菲亞心裡想:如其繼續板著臉兒,倒不如高高興興的被干炮一次就算了吧,然後趕快繼續工作。與此同時,亞歷山德拉的呻吟已經達到高峰,在前後夾擊的攻勢之下,馬丁的肉棒終於爆發出巨大的精液,在亞歷山德拉的子宮裡激射起來。

  「啊啊啊啊……哈哈,要射了……」傑娜興奮地狂笑著。「你的子宮……啊啊啊……要填滿我的精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蘇菲亞心裡大叫不要,可是嘴巴卻只能發出動物般的尖叫聲。她害怕傑娜的精液會與自己的卵子結合,淪為傑娜的生殖機器,成為性奴;當然,在此時此刻,傑娜也只是純粹為了興奮和教訓一下蘇菲亞而已,並無其他意思,因此蘇菲亞的擔憂是枉然的。於是,肉棒便在蘇菲亞的體內瘋狂抽搐,射出大量白濁的精液,因為精液實在太多的關係,一滴又一滴的精液沿著肉棒順流而下。

  然而荒淫的遊戲並未結束。緊接著,傑娜急忙把蘇菲亞發抖的肉體抱起來,放在一旁,然後便將眼前馬丁的肉棒從亞歷山德拉白濁的陰唇裡抽出來,再將自己才剛發軟的肉棒狠狠地塞入子宮裡。

  「啊啊啊……女王……讓我的肉棒,啊……為你的陰唇按摩一下吧……」

  「親愛的亞歷山德拉……玩夠了吧……」

  「啊啊啊……好啊啊啊啊!」然而,亞歷山德拉無視蘇菲亞的說話,反而因為傑娜的一雙充滿淫慾的杏眼又再次瘋狂地叫喊、呻吟起來。「干我吧,寵幸我吧……啊啊啊……」

  「阿加莎……啊,你的母親……還真像你呢……」傑娜笑著說。

  「這當然啊……啊啊啊……」阿加莎一邊嬌吟著,一邊輕聲地說。

  「你們到底……有沒有……聽見我的說話……」被幹得軟弱無力的蘇菲亞喘噓噓的、氣憤地說。

  「蘇菲亞,別吵吧……啊啊啊啊,我有我的安排……」亞歷山德拉不以為然的說。她又吩咐馬丁把已經變得軟弱的肉棒塞進蘇菲亞溫暖的小嘴巴裡磨擦起來,一方面要他的肉棒為下一次射精作準備,另一方面當然是為了讓蘇菲亞說不出話來。面對馬丁突然的入侵,蘇菲亞來不及反應,臉頰馬上紅起來,雙手和雙腿都被傑娜的肉棒纏住了,無法反抗。至於馬丁,在興奮地玩弄自己的肉棒的同時,西莉亞的雙手抓緊他的肉棒,瘋狂地插入他的屁眼,使得他高興得死去活來,如同狗一樣伸出舌頭,嘴巴發出女孩子破處般的嬌吟。

  這時候,羅斯瑪麗那發紅的肉棒快要把精液從龜頭噴進阿加莎的子宮裡了,而阿加莎的肉棒也被傑娜的陰唇磨得火熱起來,龜頭已經變得不由自主。

  「啊……想射了嗎?」傑娜馬上就看出兩個雙性小公主的意思,於是就催促她們射精。「那快點射吧……啊啊啊啊……你們的力量跑到那兒去了?趕快……

  啊啊啊啊啊,把你的慾望發洩出來……啊啊啊,差……啊,不多了……啊啊啊啊啊啊!」

  首先是傑娜,然後是阿加莎,再來的是羅斯瑪麗,一同放聲嬌吟;羅斯瑪麗緊緊抓著阿加莎的臀部,肆意地拍打,而阿加莎則選擇抓緊傑娜的雙乳和愛撫傑娜的大肉棒,舌頭舔弄著她的臉頰。至於傑娜,兩雙手臂則同時擠壓亞歷山德拉的乳房,拍打她光滑的屁股,拉扯她的長髮和愛撫她的陰蒂。亞歷山德拉全身發熱,臉兒通紅,與臉上的白濁融為一體。

  「啊啊啊……要射了啊啊啊啊……」羅斯瑪麗率先高聲地叫起來。

  「那我們……啊啊啊,一起射吧……」

  「不,啊啊啊……你們自己……啊啊,先射吧……啊啊啊啊……」傑娜的肉棒似乎還留戀著亞歷山德拉陰唇的溫暖,不希望一下子就射精。於是阿加莎和羅斯瑪麗的肉棒便只好在爆發精液以前率先的在前方的陰道裡高速噴射起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於是阿加莎和傑娜便迅速高聲地尖叫起來;兩根肉棒如同猛獸般朝著陰唇飛禽大咬,精液彷彿洪水般向著子宮直搗黃龍。就是強壯的阿加莎和傑娜都無法反抗,也不願意反抗如此的攻擊。精液愈熱,她們的臉

  兒就愈紅;肉棒插得愈狠、愈快、愈深入,她們的紅唇就張得愈開。狂笑的聲音和瘋狂的樣子使眾人都聚精匯神的注視著她們那激烈搖晃當中的乳房,當然還有整個肉體最誘人的部分──又長又直的大肉棒。

  「啊啊啊傑娜……你可以……啊,射了沒有?」看見阿加莎和傑娜被幹得痛快的樣子,感到羨慕的亞歷山德拉顯得有點兒不耐煩。

  「啊啊啊……是的,陛下……」於是傑娜張開兩雙手臂,抱緊亞歷山德拉,把她拉入懷裡,深呼吸,然後肉棒突然退出陰唇,再猛烈地插入、抽出,高速地來回;被幹得欲仙欲死的亞歷山德拉只好發出高聲的嬌吟,以迷人的雙眼和淫穢的叫聲稱頌傑娜的肉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於是傑娜便趕快將肉棒裡的精液,源源不絕的硬生生地從陰唇灌進子宮裡。亞歷山德拉的腹部輕微發脹,精液的溫暖使舷下體和全身如同被火熱一樣,慾火焚身。

  看見亞歷山德拉充滿獸慾的樣子,同樣被淫慾沖昏頭腦的傑娜很自然地把肉棒從溫暖的陰唇裡殘忍地退出,將龜頭狠狠地拍打在亞歷山德拉美艷的紅唇上,射得對方的臉兒儘是一片精液。

  這下子傑娜的精液好像射也射不完似的,當嘴巴完全灌滿了精液,臉兒和頭髮都變成一片雪白以後,射精還未停下來;但無論是傑娜和亞歷山德拉都未能感到滿足。於是,傑娜便索性從左右兩方叫來幾根肉棒,將大量的精液噴射在亞歷山德拉和自己的全身。首當其衝的當然是兩雙嫩滑的巨乳。

  「啊啊啊啊……」兩個黏滿精液的肉體在精液停止噴射的瞬間,迅速擁抱對方,懶洋洋地躺在書桌上,互相交纏,兩條淫舌很自然地濕吻起來。

  「如果你是我的性奴的話……我們可以每天性交,你說這是多麼的美好哦…

  …」傑娜開玩笑地說。亞歷山德拉當然明白這只是說笑而已,然而蘇菲亞卻顯得有點緊張,要不是嘴巴裡塞著一根肉棒,她早就引起另一場罵戰,破壞了性愛的浪漫。

  「如果你是我的私妓的話……我們可以每晚做愛,你說這是多麼的美好啊…

  …」亞歷山德拉開玩笑的回應。

  「這樣吧,媽,我建議你們可以這樣……」阿加莎笑著說,「白天你就你傑娜的性奴,你要稱她為女王,晚上傑娜就當你的私妓,她要叫你作主人,這種安排不錯了吧?」

  「很好。」亞歷山德拉和傑娜異口同聲地說。

  就在這淫穢的笑聲當中,蘇菲亞心裡想:此時此刻這幾個傢伙還只管做愛和說淫話,實在是不要得,心裡甚為焦急。雖然她身為主教,但也不見得她對女神的信心比身為樹精靈的傑娜強得多。然而,胸有成竹的亞歷山德拉似乎對於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毫不擔憂;不是說她早就安排一切,只是她對於自己的盤算很有信心。看起來理查的肉棒,在亞歷山德拉的眼中,同樣地在她的雙性女兒,肉棒公主阿加莎眼中,也只是一條肉棒而已。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