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十五章 肉棒反擊戰


  性愛派對終於開始了。大部分人身上的衣服都脫光了,宴會廳內到處都是嬌吟的聲音。阿加莎急不及待的抓起瑪麗亞,把她壓在餐桌上,肉棒瘋狂地在陰道裡插抽。而阿加莎的陰唇又包裹著巴裡的龜頭,克裡斯廷的陰唇又靠在瑪麗亞的嘴唇旁;至於羅斯瑪麗則躺在瑪麗亞的前方,陰道被瑪麗亞的手塞住了,肉棒插著尼古拉斯的屁眼,而尼古拉斯的肉棒又插著艾麗絲的陰道,所有人忽然都被同一股性慾連成一體了。

  而蘇菲亞卻拉著亞歷山德大離開座位,來到宴會廳的角落,容讓阿曼達和傑娜二人獨自的正面交鋒。

  「可是,這樣真的行得通嗎?」亞歷山德拉疑慮地問。

  「就讓她們二人先來一場戰鬥吧,我們現在最好還是不要參與。」蘇菲亞的頭靠在亞歷山德拉的懷裡,溫柔地說。「好了,現在你想在這兒干炮,還是返回房間以後繼續?」

  「我們還是先回去吧。黑茲爾和丹尼斯正在我的房間裡等待著。待會兒我也會吩咐馬丁返回房間來加入我們的了。」

  「那麼我們走吧。」於是蘇菲亞就牽著西莉亞的手,頭依在亞歷山德拉的肩上,踱步離開宴會廳。

  與此同時,阿曼達和傑娜似乎亦未開始激戰,仍是原封不動的坐在椅子上,凝視著對方的雙眼,未敢輕舉妄動。

  「怎麼了?你想誰先動手?」傑娜問。

  「這還用問的嗎?」阿曼達話音未落,就張開雙臂,忽然蹼向傑娜,使她倒在地上。

  「這算是突襲嗎?」傑娜推開阿曼達,反過來壓著阿曼達的腹部;於是阿曼達又拉著傑娜的雙腿,拉倒她在地上,然後又蹼上前,把傑娜壓在地上,手抓著她的乳房和肉棒,嘴唇親吻白色的臉頰。

  「給我滾開!」樹幹伸來好幾根肉棒,把阿曼達的脖子、雙手和雙腿纏繞起來,往後起勁的拉,傑娜便乘機掙脫;可是,阿曼達亦以同樣的方法,召喚自己的肉棒上前纏繞傑娜的雙腳,拉倒她在地上。二人同時被對方的肉棒纏綿著身體,管子吸吮著對方乳頭釋出的乳汁,動彈不得;傑娜的手分別抓著阿曼達的雙乳和肉棒,阿曼達亦是如此,她們互相盯著對方的,咬緊牙關,嘗試把那些纏繞在手臂上的肉棒推開,可是就是動不了。

  「啊……你們看,有好戲看了……」阿加莎指著阿曼達,對克裡斯廷等人說;他們都把雙目集中在傑娜和阿曼達的身上,二人忽然成了AV的女主角。

  「好了,再這樣下去根本玩不下去……」阿曼達說。「不如我們一人讓一步了吧……」

  「你以為我會中計了嗎?」傑娜說。「只要我放手,你就會把我抓起……」

  「你還真聰明呢。」阿曼達笑著說。「那麼這樣吧,我們先來個口交,再輪流的抽插對方了吧……」

  「這主意還不錯呢。」由於二人下體的大肉棒也長達十二吋,只要低下頭,身體微微彎曲,那潤滑的紅唇就可以把對方的龜頭緊緊的含起起來。為了表示善意,阿曼達首先低下頭來,張開嘴唇,把那白色的肉棒拉入嘴巴裡享用;於是傑娜亦將阿曼達那發紅的龜頭用豐滿的嘴唇包裹起來,舌頭溫柔地安撫著她的肉棒。

  「你的肉棒的皮膚……還真嫩滑呢。」阿曼達把肉棒從嘴巴裡退出,輕聲地對傑娜說。

  「討好的說話就別多說了,專心的享用肉棒吧,看看誰首先忍不住……」傑娜笑著說,然後又把肉棒含起來;這下子她把肉棒直接從嘴唇塞入喉嚨,再往後拉,然後又向前推,馬上就開始了激烈的口交;阿曼達也照樣的模仿傑娜的方式,讓肉棒在溫暖的口腔裡磨擦起來。性慾的火花馬上就變成了燃燒全身的烈火。

  口交一直持續了五分鐘,期間她們偶然凝視著對方的大肉棒,有時候又欣賞著對方美麗的臉兒和赤裸的雙乳,雙手不忘溫柔地套弄對方的肉棒,互相引誘、挑釁、玩弄和調情;她們的臉頰都發紅了,眼神醉醺醺的,又如同飢渴的獅子,彷彿要把對方的肉棒整根吞嚥下去。

  「好了好了,我投降了……」傑娜的龜頭終於洩漏了第一滴的精液,於是阿曼達就把她的肉棒從口腔裡抽出來。傑娜只好承認自己落敗了。「既然如此,不如就讓我先來個乳交,然後狠狠的射在你的子宮裡吧。」

  「什麼……這算是落敗的處罰嗎?」

  「這不是處罰,這是對我們的獎勵。難道你不想嘗嘗我的濃精了嗎?」

  面對傑娜的誘惑,不管是阿曼達本身,還是背後在操控的理查,挺立的肉棒都不禁興奮地擺了一下,或多或少接受了對方的誘惑;再說,理查心裡想:就是這傢伙再誘人,性交是性交,魔法是魔法,無論自己被幹得如何的興奮,只要力量依然保持強大,對方根本不可能動搖他的意志,於是決定接受傑娜的提議。

  「那就麻煩你叫你的小肉棒們配合一下吧。」於是阿曼達就吩咐肉棒把傑娜的身體往上抬升,讓自己的雙乳夾著她的肉棒,乳溝溫柔地磨擦著龜頭。

  「啊啊……真舒服……」傑娜嬌吟著說,舌頭舔著阿曼達另外幾根肉棒的龜頭,露出淫穢的笑容。

  「那麼也讓我試試看吧……」

  「好吧,好吧。」傑娜就停止了乳交,把肉棒從乳溝退出,肉棒把阿曼達抬起,雙乳把對方的肉棒夾起來,慢慢地玩弄。

  「不行了,我要射了……」才過了不到一分鐘,阿曼達忽然又高聲地叫著說。

  「不行,剛才不是說好了嗎?我要先射精。」傑娜堅決地說。看見傑娜那堅定不移的眼神,阿曼達只好讓步,接受對方的要求。

  「那就張開雙腿吧。」傑娜就用雙手把那結實的雙腿慢慢地推開,其餘的一隻手抓著阿曼達的肉棒,繼續套弄,另一隻手掐住阿曼達的乳房,嘴巴首先在粉紅色的陰唇和陰蒂上舔了幾下,然後就把手指粗暴地塞入陰道裡,溫柔地愛撫起來;沒多久,淫水便如同噴泉湧出,被傑娜的紅唇吸吮。

  「啊啊……玩夠了沒有?快把……肉棒插著來吧……」看見阿曼達急不及待的樣子,傑娜就笑起來,溫柔地把龜頭塞入陰道;肉棒慢慢地向前推進,直到整根肉棒都埋沒在陰唇的包裹當中,就開始來回的抽插。

  「啊啊啊……很爽了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明顯地,理查低估了對方的實力;傑娜不僅是個調情的高手,性愛的達人,而已法力也比他想像當中來得高強;肉棒才剛碰到子宮頸,阿曼達就高聲的尖叫起來,頭昏腦脹,雙目失神,力量已經從阿曼達的子宮進入理查的腦袋。每當傑娜的肉棒一次的前進,一次的後退的時候,阿曼達全身,從頭髮到乳房,直到臀部和雙腿都激烈地抽揂和搖晃。

  「啊啊……我要射了……」傑娜興奮地笑著說,阿曼達亦興奮地嬌吟回應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熱烘烘的精液迅速從龜頭直接射出,湧入子宮,使得阿曼達的全身被變火熱起來;狂笑和淫叫的聲音混為一體,就如同精液和淫水合二為一一樣。

  「咦,果然是理查在背後呢。」就在阿曼達還在呻吟的時候,傑娜已經從龜頭的末端侵入阿曼達的思想,看到了理查的樣子,可是依然無法入侵理查的思想。

  她又同樣看見阿曼達的靈魂痛苦掙扎的樣子。

  「糟糕了!」理查頓時清醒過來,馬上施法,利用強大的力量把傑娜從阿曼達的腦裡排擠出來。於是傑娜的肉棒從陰道裡被彈出來;她馬上抓著龜頭,趁機朝著阿曼達的乳房激烈地噴射,又對阿曼達的臉兒無情地噴射。可是阿曼達只是興奮地尖叫,嘴巴張開著,接過精液,送入嘴巴裡;上半身和下半身在一分鐘之內已經完全浸淫在精液當中。

  「該我了……」阿曼達帶著白濁的身軀,雙手把傑娜的臀部慢慢地抬起,從後方掙開她的雙腿,黏滿精液的手溫柔地愛撫著陰蒂,又抓著傑娜的雙乳,使得傑娜高聲地嬌吟起來。

  「現在是我報復的時候了……」理查心裡想。「這次我要控制你的靈魂……」

  肉棒一下子就從翻開陰唇,直搗黃龍,龜頭深入子宮,然後又往後退,來回進出;如此一來一回,使得傑娜的臀部和乳房首先不由自主的擺動,然後肉棒和

  長髮也伴隨著節奏在半空中飛舞。與此同時,理查開始施法,嘗試將自己的力量透過阿曼達的肉棒,進入傑娜的體內。

  「對了……就是這樣,繼續嬌吟吧,我看你何時才投降……」可是,傑娜的力量顯然被理查想像當中強大得多。抽插一直持續了五分鐘,傑娜仍是面不改容,雙目雖然有點興奮,依然充滿神采,精神十足,而且嬌吟的聲浪愈來愈大,沒有半點失神的樣子。至於理查和阿曼達,很快就展現出疲勞的神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曼達的龜頭終於釋出白色的精液,灌入傑娜的下體,使得傑娜和阿曼達的全身都變得滾燙起來。雖然傑娜依然保持神智清醒,但是她也暫時放鬆下來,手愛撫著乳房、肉棒和陰唇,享受興奮的感覺。

  理所當然,阿曼達並不會這樣就滿足;她馬上就把肉棒從傑娜的體內抽出來,在傑娜的身體動作配合之下,把傑娜的身體一百八十度的翻轉過來,將精液直接射在傑娜的雙乳上。

  「啊啊啊啊啊……」傑娜張開嘴巴,發出幾聲尖叫,示意阿曼達把龜頭拿過來;於是阿曼達就把肉棒指向傑娜的臉兒,瞄準著嘴巴,隨意的噴射。

  「來吧……啊啊啊啊啊……讓其他的肉棒……啊啊,也加入混戰當中……」

  在傑娜的要求之下,兩位樹精靈就分別把一根黑色和棕色的肉棒靠在對方的臉頰,興奮地噴射起來,使得本來白色的臉兒變得更白、更美麗,也更香滑。

  「還不夠喉呢……」在傑娜的要求之下,阿曼達又吩咐另一根幼嫩的肉棒塞入傑娜的嘴巴裡,把精液直接射入她的喉嚨裡。

  「過癮嗎……唔唔唔唔唔!!」阿曼達話音未落,紅唇就被傑娜的一根白色的大肉棒塞入阿曼達的嘴裡;龜頭一接觸舌頭,便如同觸電般激烈地抽搐,噴發精液。

  可是性交仍未結束;當阿曼達的射精結束以後,二人就互相擁抱,躺在桌上,黏滿精液的雙乳互相擠壓著,噴出乳汁;妖艷的紅唇互相親吻,填滿精液的口腔互相交接,白濁的舌頭交纏,雙目凝視著對方;這下子不管是理查還是阿曼達,似乎也已經無法再反抗了。

  「把肉棒再插入我的陰道吧……我的下體很癢呢……」

  「好吧好吧……那你也要這樣做……」在傑娜的提議之下,阿曼達就吩咐一根肉棒首先插入傑娜濕潤而且溫暖的陰道;接著傑娜也將一根肉棒插入阿曼達的

  下體。這次肉棒還未噴射,兩位美女的前庭大腺就首先釋出淫水。然後她們又將肉棒插入對方的肛門,開始高速地抽插起來;她們興奮地呻吟著,融為一體,暫時忘卻了魔法力量的爭鬥,享受性愛的快感。

  最後,傑娜和阿曼達下體本來已經發軟的肉棒,在對方嫩滑的皮膚磨擦之下,肉棒就再次挺直起來;於是嫩滑的手又把對方的肉棒抓起來,溫柔地套弄著。

  「快點噴發吧……」沒多久,兩根肉棒龜頭貼著龜頭的噴射出白色的精液,朝著對方的肉棒和陰囊狠狠地噴射起來。本來白裡透紅的肉棒馬上就被淹沒在潔白的精液當中;兩根肉棒如同傑娜和阿曼達一樣緊貼在一起,互相交纏,又像情人互相擁抱和愛撫的樣子,散發著精液的腥味。

  「啊啊啊……完了嗎……」阿曼達軟弱無力的呻吟著說。

  「你很想再干炮了嗎?那麼我們明天再來吧……」傑娜笑著說。

  「明天你可要溫柔一點……」阿曼達說,心裡想:「沒想到這傢伙竟然如此頑強,看來我要想點辦法。」

  「這傢伙的實力……看來也沒有什麼了不起……」傑娜的雙眼溫和地凝視著阿曼達的杏眼,微笑著,心裡想著。「理查,你就瞧著吧……」

  第二天早上,太陽從窗戶射落在床上,照著阿曼達的眼皮,使她醒過來。她被安排住在一間豪華的睡房;當她醒過來的時候,竟然發現傑娜就坐在她的面前,一隻手放在她的肉棒上溫柔地撫摸著。除此以外,亞歷山德拉、馬丁、蘇菲亞、西莉亞和阿加莎亦全身赤裸的站在床邊,雙手和雙腳都被傑娜用肉棒纏繞著,無法移動,雙眼凝視著她赤裸的身軀,尤其是那火紅的龜頭。

  「你們想幹什麼?」

  「沒什麼……想服待一下你而已。」亞歷山德拉說。「你也餓了吧,還不趕快起來吃早餐?食物就在你的眼前……」

  理查想了想,這群傢伙顯然是別有用心的,可是又想不出目的是什麼。不過自大的他認為就是他們真的有什麼計謀,也幹不出什麼事情,因此就沒有多帖理會,選擇主動出擊,馬上就把眼前的眾人除了傑娜以外逐一用肉棒緊緊的纏繞起來。

  「傑娜,讓我們一起享用這豐富的早餐吧。」

  「好的,可是你要對他們溫柔一點啊。」傑娜說。

  「為什麼?」

  「對待獵物溫柔一點可是基本的禮貌啊;要不然你會後悔的。」傑娜笑著說,語氣詭異。

  「是嗎?」聽見傑娜詭異的語氣,理查就認為這是傑娜的奸計;為免中計,他自然選擇做出相反的事情。可是,他卻沒有料到,這才是傑娜的說話真正的目的。

  阿曼達首先把兩根粗大的肉棒插入馬丁和西莉亞的肛門裡;肉棒激烈的動作使得他們如同女人般嬌吟起來。西莉亞的肉棒跟馬丁的肉棒一樣的潔白,長度也差不多;兩根可愛的肉棒在阿曼達瘋狂的抽插之下在空中擺動著,不知不覺之間也慢慢地變硬、挺直起來。西莉亞的雙乳也在上下晃動;那粉紅色的乳頭馬上就吸引了阿曼達的注意,於是就用管子把乳頭吸吮起來,吸吮乳汁。雖然西莉亞只是人妖而已,但是因為魔法的關係,乳房亦能夠分泌乳汁。

  「啊啊啊……這也……太大力了吧……」西莉亞輕聲地說。

  「啊,就是嘛……啊啊啊啊……」馬丁也附和的說著。他們誘人的雙目不約而同的注視著阿曼達,發出哀求的訊息;可是誘人的眼神卻使得阿曼達的性慾大增,反而變本加厲。事實上,這也就是他們要達到的目的。

  「很痛苦了嗎?少許痛楚也忍受不了,這怎行的啊!看來你們需要調教一下。」

  阿曼達奸笑的說,然後就用肉棒粗暴地插入他們細小的嘴巴裡,雙手又抓起他們的肉棒,肆意拉扯和拍打。

  「阿曼達,別這樣對待他們吧……」亞歷山德拉叫喊著說。亞歷山德拉甜美的聲音吸引了阿曼達的注意;她就放開了馬丁和西莉亞的肉棒,回望著亞歷山德拉胸前那甜美的大乳房,像狼一樣蹼上前,把亞歷山德拉壓倒在床上,用兩根肉棒纏繞著她的雙手和雙腿,使她無法掙脫。

  「你想……怎麼了?」

  「沒什麼,想在你的子宮裡射精而已。陛下你不會介意吧?」阿曼達奸笑著說。

  「哈……就算我介意,我又能拒絕嗎?」亞歷山德拉苦笑著說。

  「你知道就好了。」阿曼達四隻手分別拉著亞歷山德拉金黃色的秀髮,抓著巨大的雙乳和愛撫著亞歷山德拉的陰蒂,然後把龜頭插入亞歷山德拉的女陰,臀部往前一推,肉棒整根埋沒在陰唇的擁抱當中,興高采烈地抽插起來。

  「啊啊啊啊啊……」亞歷山德拉高聲地尖叫起來,全身乏力,臉頰發紅,雙

  目失神,然而嘴角卻露出誘異的笑容。

  「這是你第一次被樹精靈干炮了吧?感覺是不是很爽?」阿曼達笑著問。

  「啊啊啊啊啊……」亞歷山德拉卻只是發出悅耳的呻吟,沒有回答。

  「咦,這樣吧,阿加莎,你也來跟你的母親分享這性慾的快感吧。」阿曼達說。

  「難道你以為我會害怕你嗎……」阿加莎話音未落,右腳就被阿曼達的肉棒纏繞起來,拉倒在床上,躺在亞歷山德拉的左邊,然後雙手和雙腿又被纏繞起來,動彈不得。

  「咦,差點遺留了,還有咱們的性感又冷酷的美女蘇菲亞呢。」阿曼達奸笑著說。

  「請你說話莊重一點……」可是,蘇菲亞馬上就被抓起來,躺在亞歷山德拉的右邊。

  「好了,就讓我們開始一場嬌吟大合唱的演奏會吧。傑娜,你也要幫忙一下。」

  「這當然。」傑娜說,身旁伸出了三根白色的肉棒,手抓著龜頭,指向阿曼達的紅唇。「可是,你想它們插進那兒?」

  「就在肛門吧。女陰就由我來負責。」阿曼達說。

  「好的。」於是傑娜就分別把三根白色的大肉棒,逐一插入三個屁眼當中;首先是蘇菲亞,然後是亞歷山德拉,最後才是阿加莎。蘇菲亞的屁眼比較緊,如同鎖匙孔一樣;而阿加莎和亞歷山德拉的屁眼就比較寬闊,肉棒一下子就插進去了。接下來,阿曼達又把肉棒插入阿加莎和蘇菲亞下體騰空出來的女陰。

  「啊啊啊啊啊啊!」阿加莎和蘇菲亞異口同聲的發出高頻率的呻吟;阿加莎藍色的雙目眺望著蘇菲亞誘人的眼睛,心裡好像在想著些什麼。

  「看著我的雙眼,集中精神……」蘇菲亞的聲音輕輕的在阿加莎的耳邊響起來了。她開始回想起先前蘇菲亞在書房裡對她所說的話。

  「你要看著我的雙眼,集中精神,」蘇菲亞慎重地說。「這是古老的魔法,現在已經沒有什麼人懂得使用的了,我也只是翻查古籍找到這東西出來。」

  「這是什麼魔法來的?」

  「這是一種慢性的催眠術……以性慾迷誘對方。這不算是什麼力量強大的魔法,可是它有一個特點:由於所需的能量非常小,因此不容易被察覺得到。就是理查也未必能夠注意得到。第一次我們要大夥兒一同行動,以集中各人不同的魔法力量,一方面加強效用,另一方面保護自己的意志不受侵擾,再過幾次以後,當咒語慢慢地起作用的時候,我們就可以單對單的對付她,直到對方。我不知道這是否能夠成功,但這也要試一下。」

  「那好吧,就照你的意思去行……」

  「既然女人叫得這麼爽,你們這些男人也來一同享樂吧。」於是阿曼達便把西莉亞和馬丁帶到來面前,抓著他們的頭髮,拍打著他們的臀部,肉棒抽插的速度也愈來愈大。

  「啊啊……怎麼……」就在阿曼達還在忙著干炮的時候,忽然卻感到下體插入了一根溫暖的肉棒;是傑娜,她趁機從背後張開雙臂抱擁阿曼達嫩滑的雙手,龜頭猛然插入陰道,與陰唇激烈地摩擦起來。

  「一起干個痛快吧。」傑娜笑著說,潤滑的嘴唇輕輕地在阿曼達的臉頰上吻了一下,使得阿曼達只好乖乖的聽從她的吩咐。

  阿曼達的肉棒馬上就在亞歷山德拉的體內激射起來。白濁的精液一如既往的闖入陰道,進入子宮,前庭大腺亦釋出淫水,與精液融為一體。雖然阿曼達的動作可以稱得上是十分粗魯,肉棒面對著誘人的陰唇根本毫無不留情,龜頭如同錘子擊打著亞歷山德拉的子宮頸,可是對於每天下體都被男人的肉棒和自慰棒插過不停的亞歷山德拉來說,如此的痛楚卻為她帶來興奮的感覺。當然,就是她並不感到疼痛,本能的反應也使得她還是高聲地嬌吟起來,乳房失控的搖晃不停,而且還噴出乳汁,濺在阿曼達的雙乳上。阿曼達趴在亞歷山德拉的身上,巨大的雙房壓著亞歷山德拉的雙乳,兩雙手緊緊的抓著亞歷山德拉,身體陪伴著她一同前後抽搐;兩雙眼睛和嘴唇之間只有不到六吋的距離。

  當然,阿曼達的攻勢又怎會如此簡單。在她的操控之下,又有兩根雪白的肉棒移近,一根的龜頭靠著亞歷山德拉的嘴唇,另一根的龜頭則塞進了亞歷山德拉的乳溝裡。亞歷山德拉馬上睜大淫蕩的雙眼,伸出火紅的舌頭,主動挑釁面前的小龜頭,又用雙手擠著雙乳夾起肉棒,摩擦著龜頭。

  「啊啊啊啊……精液……啊啊啊啊……」亞歷山德拉伸出舌頭,央求著阿曼達說。

  「想喝精液了嗎?那麼你就喝吧。」阿曼達說;於是兩根肉棒便突然猛烈地噴射起來;亞歷山德拉的雙乳首先被射得一片白濁,與乳汁混合,然後又射在阿曼達的雙乳上。接著,在亞歷山德拉舌頭的引誘之下,另一根肉棒又在亞歷山德拉的臉兒上噴射起來;精液如同瀑布般擊打在亞歷山德拉的臉兒上。精液馬上就填滿了她的嘴巴,然後就塗滿了亞歷山德拉的臉兒,從頭髮到下巴都是精液;當然,因為與肉棒的距離十分接近,阿曼達的臉兒當然也不能倖免。

  「等一下,別把我忘掉了……」傑娜奸笑著說,肉棒忽然朝著阿曼達的子宮大力一插,精液便如同火焰般燃起了阿曼達的性慾,使得她瘋狂的大叫起來;精液如同萬馬奔騰在阿曼達的體內晃動。

  「啊啊啊啊……」沒多久,阿曼達的肉棒繼續抽插的工作;這時候,羅斯瑪麗的肉棒暫時放過了她那沾滿精液的陰唇,離開了她的下體,在旁等待。阿曼達首先抓起了蘇菲亞的雙乳,然後拉開她的雙腿,愛撫著陰蒂,一言不發,就翻開陰唇,把肉棒插進去蘇菲亞的下體。

  「雖然你不喜歡我,但是也不用叫得這麼勉強了吧。」阿曼達拉扯著蘇菲亞的長髮,拍打著她的臀部,奸笑著說。

  「啊啊啊啊啊啊……」蘇菲亞忍住痛楚,高聲地尖叫起來,雙眼依然睜大著,不敢放鬆,全身僵硬。兩雙乳房起勁地擺動起來,淫水頓時從前庭大腺噴出,濺落在阿曼達的大腿上;阿曼達的指頭把淫水輕輕一抹,送入嘴巴裡,用舌頭舔了一下。

  「咦,我也要射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邪惡的笑聲伴隨著慘烈的嬌吟高聲地響起,使得床架搖搖晃晃。蘇菲亞雖然也是一個已經完全習慣被干炮的淫婦,可是面對阿曼達無情的入侵,鎮定的眼神還是顯得有點兒慌張。幸虧她總算能夠保持意志堅定和清醒,抵得住下體的痛楚;相反地,阿曼達開始顯得有點疲倦。

  沒多久,西莉亞和馬丁的肛門也相繼受刑,最後終於輪到了阿加莎;這時候,阿曼達除了消耗了不少體力以外,在蘇菲亞的那個古老魔法咒語的法力之下;然而,與蘇菲亞以為理查不會注意到這種慢性而已作用非即時可見的咒語的推測相反,也許是因為剛才阿曼達與蘇菲亞性交為兩者提供了精神交流的關係了吧,理查開始感到有點不妥,察覺到蘇菲亞的所作所為的目的。

  「這很可是是一種使法力流失的咒語……剛才我的力量好像從龜頭裡溜走了。」

  在背後操縱阿曼達的理查心裡想。「既然如此,我就儘管繼續玩下去了吧,反正如此低層次的手段根本傷害不了我……蘇菲亞這賤貨似乎沒有想到,既然你可以消耗我的力量,我也可以補充和增強我的魔法力量。哈哈,真是愚蠢……」

  「哈哈,終於輪到你了,我親愛的小公主……」

  「有本事就把肉棒插進來干個痛快吧,我的陰唇都已經發紅了……」阿加莎躺在床上,懶洋洋地、輕佻地說著,雙眼的眼神挑釁著阿曼達心中的性慾。

  「這還用說。」阿曼達蹼上前,翻開阿加莎粉紅色的陰唇,把龜頭往前推進,深入對阿加莎溫暖的子宮裡,抓起阿加莎的雙腿和雙乳,發出淫穢的奸笑聲,肉棒瘋狂的抽插起來。

  「啊啊啊啊啊……」面對激烈的抽插,阿加莎嘗試保持冷靜,雙眼冷靜地凝視著阿曼達的雙目,可是卻無法控制嘴巴瘋狂的呻吟和身體的抽搐。

  「小公主,你的呻吟聲真是動聽呢……」阿曼達張開雙臂,擁抱、抓緊阿加莎淫蕩的肉體,張開櫻桃小嘴,伸出紅唇,與阿加莎的香舌交纏。

  「啊啊啊……那麼……啊,你喜歡我嗎?」顯然地,阿加莎這句突如其來的回應是對於阿曼達的性慾的挑釁。

  「當然喜歡。」

  「那麼……啊啊,就用你的行動來證明吧……」阿加莎低聲地說,擺出一副楚楚可憐的眼神,引誘著阿曼達。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話音未落,阿曼達馬上把一根肉棒狠狠的插入阿加莎的肛門,使得阿加莎又尖叫了幾聲,然後又繼續高聲地呻吟;看見阿加莎前後晃動的雙乳,阿曼達又用手起勁地擠壓,乳汁馬上就如同噴泉般噴射出來。

  「香濃的乳汁……真美味……」把乳汁舔光以後,阿曼達又把一根黑色的肉棒塞入阿加莎的乳溝之間,龜頭馬上與乳溝高速地磨擦起來,弄得阿加莎的胸口發火,性慾湧上雙乳;再加上阿曼達的巨乳的壓迫,阿加莎的乳頭又噴出了乳汁,濺在阿曼達身上。

  「你這淫娃真是可愛呢……」阿曼達輕輕的掌摑阿加莎的臉頰,拉著她的長髮,咆哮了幾聲,然後手抓起阿加莎的肉棒,溫柔地愛撫起來,肉棒卻猛烈地攻擊阿加莎的陰唇,使得阿加莎既是興奮,又是疼痛。

  「啊啊啊……精液……」

  「小公主要喝精液嗎?儘管享用這兩根大肉棒吧!」於是阿曼達又把兩根白色的肉棒塞入阿加莎細小的嘴巴裡;平常人早就會透不過氣來,可是對於肉棒見怪不怪的阿加莎,顯然已經習慣了這種痛苦的快感。她先用舌頭舔弄龜頭,然後咬緊龜頭,頭前後晃動,讓肉棒在溫暖的口腔裡磨擦起來,插入深喉;雖然性慾已經從胸口湧上了嘴巴,直達頭腦,但是阿加莎依然保持清醒,相反地阿曼達已經開始氣喘起來。

  「啊……要射了……」阿曼達忽然把其中一根肉棒從阿加莎的嘴巴裡抽出來,堅硬的肉棒如同鋼棒般狠狠的拍打阿加莎的臉兒。

  「啊啊啊……是哪一根肉棒……」阿加莎咬著另一根肉棒的龜頭,含糊不清的說。

  「啊!全部!」阿曼達尖叫一聲,所有肉棒便在一瞬間爆發出熱烘烘的精液。

  精液有的如同海浪前衝阿加莎的陰唇和屁眼,流入子宮和直腸,累積起來,而且愈來愈多;有的則像噴泉一樣,從那粗大的肉棒噴射在阿加莎的乳頭、乳房和乳溝上,當然阿曼達的巨乳亦不能倖免。不過要說最淫穢的景象還是精液填滿阿加莎的嘴巴,從嘴唇邊滴出,還有滿臉被噴滿精液的樣子。精液迅速從龜頭噴出,灌入阿加莎的小嘴巴裡,直達喉嚨,火紅的舌頭和嘴唇頓時變成白濁一片;而金黃色的頭髮也浸著白色的濃精,本來白色的臉兒在精液的襯托之下顯得更白、更嫩滑;鼻樑和下巴都沾滿精液,面頰和額頭上了一層濃厚的精液面膜。當白色的精液逐一灑在藍色的杏眼睛的時候,阿加莎的小嘴巴終於受不住了,紅唇開啟,吐出已經容納不下的精液;兩條白色的小瀑布就在嘴角的兩邊流出,阿曼達亦將肉棒從阿加莎的嘴巴裡抽出來,隔著充斥著淫慾的空氣,把精液射落在舌頭上。

  不過由於阿曼達已經累了,精神無法集中,眼界也自然失准,使得不少精液跟隨著另一根肉棒的白濁射在阿加莎的臉兒上。阿加莎這幅淫蕩的臉兒變得愈來愈白了。

  「啊啊啊啊……給我多點精液……啊啊啊啊!」阿加莎高聲地嬌吟著,依然不停地呼求阿曼達射出更多精液。

  「你這淫娃……快要把我的精液吸光了……」阿曼達只好把龜頭靠在阿加莎的舌頭上,肉棒起勁起拍打,噴出精液,射入嘴巴裡。由於肉棒的射精太激烈了,使得壓在阿加莎身上,俯視著她白濁的臉兒的阿曼達的臉兒也被噴上精液。

  「哈哈,這不就正是我的目的了嗎?」阿加莎心裡想。這時候,她的子宮已經和直腸都灌滿了精液,腹部開始發脹起來,可是阿曼達的射精還未有停下來的趨勢。雖然阿曼達的每一下插入也強而有力,肛門和陰唇的痛楚十分強烈,但是阿加莎的性慾已經超越了肉體的痛楚,因此一直只是興奮地淫叫,卻沒有注意到射精已經持續了一分鐘,卻沒未有停止下來。

  「怎麼搞的?阿曼達的精液好像射不完似的。」蘇菲亞心裡擔憂地想,害怕是咒語的副作用,擔心會使阿曼達和阿加莎有所危險。由於雙腿和雙手被阿曼達的肉棒抓緊,陰道和肛門依然被兩根大肉棒封閉起來,動彈不得,加上強烈的痛楚使得她已經說不出話來,只好讓沾滿精液的肉體躺在亞歷山德拉的胸前高聲地呻吟。

  終於,夾在阿加莎雙乳之間的肉棒首先停止了射精,然而這時候阿加莎的雙乳已經佈滿了一片白色。然後肛門的肉棒也停止下來,慢慢地把肉棒往後退出,精液便如同瀑布一樣從那被擠開的屁眼傾瀉而下;同時阿曼達下體的那根肉棒也停住了射精,肉棒開始發軟了,可是龜頭依然留戀著陰道的溫暖,不肯離開。

  最後,阿加莎面前那兩根肉棒也發軟了,精液滿佈著整個上半身;淫叫結束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陣興奮的淫笑。

  「我已經不行了……」阿曼達喘噓噓的說。

  「可是你看,我的肉棒才剛火熱起來呢。」阿加莎愛撫著自己的龜頭,奸笑著,奸狡的雙眼凝視著阿曼達的陰蒂。

  「難道你想……」

  「是的,可以嗎?」阿加莎溫柔地問。

  「當然可以……陰道就在這兒……快把肉棒插進來吧。」

  「那我就不客氣了……」阿加莎便張開雙臂,擁抱阿曼達,愛撫陰蒂,紅唇與阿曼達的舌頭交接;阿曼達的右手首先溫柔地把自己的肉棒從阿加莎的下體退出來,積壓在阿加莎體內的精液便如同流水般噴出,濺在阿曼達的身上,染白了阿加莎粉紅色的陰唇,然後拉著阿加莎的肉棒,把龜頭靠在陰唇,溫柔的磨擦著。

  「啊啊啊啊啊!」阿加莎雙手抓起阿曼達光滑的臀部,一言不發,猛然把肉棒向上推進,插入阿曼達的下體;這下子輪到阿曼達開始瘋狂地高聲呻吟、尖叫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曼達的雙腿夾著阿加莎的下體,坐在肉棒上,乳房不停地上下晃動;肉棒和陰蒂被阿加莎的雙手隨著玩弄,乳頭在阿加莎的舌頭的誘惑之下馬上就噴出了香滑的乳汁。

  「轉換一下姿勢了吧。」阿曼達還未來得反應,阿加莎便伸強壯的雙臂抱起阿曼達的肉體,讓阿曼達躺在床上,奪取了性交的主導權,佔了上風,從騎乘體位巧妙地轉變成為傳教士體位。由於阿曼達已經疲倦了,這時候阿加莎的雙手和雙腳沒有再被肉棒纏繞,因此身體可以自由活動,反而阿曼達卻彷彿被阿加莎的肉棒鎖起來了,除了抽插的晃動以外,軟弱的雙腿並沒有掙扎,只剩下兩雙淫穢的手溫柔地撫摸著阿加莎的乳房和面頰。

  「嘩,親愛的,你的陰道讓人家插得真爽快呢……不做妓女的話真是糟蹋了你的陰唇……哈哈……」阿加莎興奮地、高聲地咆哮、狂笑著說。她的性慾也似乎開始有點失控,使得在旁觀看的蘇菲亞開始有點兒擔心。

  「啊啊啊啊……你的肉棒也……啊啊,不錯呢……」阿曼達高聲地尖叫著說。

  「我的肉棒較粗壯還是你的肉棒較粗壯?」

  「當然是……啊啊啊,你……啊啊啊啊!」

  「阿加莎,你們千萬不要玩得太瘋狂;要不然這咒語可能也會因而傷及你的力量……上帝啊,求你保守她吧……」蘇菲亞低聲地自言自語的說,心裡默默地禱告著。

  「啊哈哈……要射精了……」阿加莎說,眼神忽然從剛才的瘋狂變得冷酷起來,語氣也變得平靜,剛才的笑聲也漸漸消失。「就讓我的精液……淨化一下你的陰唇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加莎的射精亦持續了足足一分鐘的時間;肉棒首先以如同子彈火車般的速度進出下體,如同水槍般猛向子宮亂射,精液的溫暖使得阿曼達的下體變得火熱起來。然後阿加莎便迅速從精液滿佈的陰道抽出,將這根火紅的鋼棒靠在阿曼達的臉兒上,龜頭如同拳頭般打向對方的臉兒,把精液噴向阿曼達的嘴巴。不過阿加莎卻是故然的把精液亂射,弄得阿曼達滿面都是精液,跟她的臉兒一模一樣,變成白色一片。

  「唔唔唔……咕嚕咕嚕……」射精接近尾聲,阿曼達張開貪婪的嘴巴,如同嬰孩吮奶一樣,把龜頭含起來,吸吮和吞嚥精液。

  「味道不錯了吧?」阿加莎問。

  「很棒呢……」阿曼達舌頭舔著嘴唇,興奮地說。「你的肉棒這麼棒,怎麼不去當男妓呢……」

  「哈哈,我可是雙性人呢……雙性人的性工作者應當稱之為「妓女」才對,就跟女人一樣。」阿加莎說。「再說,這根肉棒也不是向所有人開放的啊……畢竟這根是公主殿下的肉棒,是王室的肉棒……」

  「那麼……今日我的陰唇能夠遇上你的肉棒,似乎真是我的榮幸……」

  「別說這些客套的說話了吧。」阿加莎張開雙臂擁抱阿曼達,雙腿環抱她的下體,兩雙沾滿精液的紅唇便互相交接,沾滿精液的淫舌纏繞在一起,而肉體亦是如此。兩根大肉棒因為身體的接觸,龜頭互相磨擦對方的龜頭,馬上又挺直起來。沾滿精液的肉體便互相互相黏附在一起,構成一幅淫穢和浪漫的圖畫,儘管事實上兩人心底裡各有盤算。阿加莎心裡一方面為剛才的性交感到沾沾自喜,心裡想:只是花了一會時間就能夠把這傢伙征服,似乎理查也沒有什麼厲害而已。

  她想,只要繼續下去,他們就可以破壞理查的奸計;可是沒有人想得到,理查卻已經早有後著。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