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十四章 正面交鋒


  黑茲爾和丹尼斯乘坐的戰船,在回航的補給艦隊陪同之下,經過短暫的作戰以後,就從維納斯城返回尼白地城東邊的肉棒港。港口附近聚集了不少前來歡迎的人,四周都掛上彩色旗幟,彷彿戰事已經結束,迎接士兵凱旋回歸的情況。當然,事實上,戰爭還未結束;正確一點來說,新的戰火才剛剛在尼白地城冒起。

  當戰船泊岸,黑茲爾和丹尼斯率先登岸,受到夾道兩旁的人民熱烈歡迎;接著就是一排又一排的士兵,包括阿加莎的炮兵部隊。阿加莎騎在庫克的馬鞍上,走在隊員的最後,四周觀望。雖然回家本來應當是高興的事情,但是,她心裡卻是充滿不安。

  黑茲爾和丹尼斯騎著馬,走在最前,緊接在後面的除了是一些騎著馬的將領和侍衛以外,還有一輛開篷的大馬車;坐在馬車裡的就是阿曼達。由於樹精靈的靈魂寄居在那笨重的樹幹裡,若然身體遠離樹幹,身體就會失去力量,因此樹精靈的肉體從來都不會遠離樹幹,所以士兵只好用馬車把樹幹一同運送。儘管四周依然是冰天雪地,阿曼達還是全身赤裸的坐在樹頂,玩弄著自己粗壯的大肉棒和豐滿的乳房;這是因為樹精靈本來就不懼怕任何氣溫的變化,赤身靈體本來就是她們的天性。當阿曼達看見四周色瞇瞇的目光的時候,就露出淫穢的笑容,發出悅耳的呻吟,使得前來迎接士兵回來的人都垂涎三尺,無論是成年男人還是小男孩,肉棒大都勃起來了,至於女性,無論是成年女人還是小女孩,都紛紛把雙手按在自己的胸前,不由自主的揉搓著,還是把手伸入下體,愛撫陰蒂,發出呻吟的聲音。明顯地,這是一種念力魔法的技倆──在對方不知不覺之間,影響對方的思想,潛意識的作出不由自主的行為;只是以一般樹精靈的威力,也甚少能夠同時影響這麼多人的思想。由此可見,理查的魔法力量實在是難以猜測的強大。

  「哇!那就是樹精靈了嗎?」看見阿曼達的艾麗絲和羅斯瑪麗馬上興奮地說,雙手不知不覺之間伸進了對方的褲頭裡,愛撫著對方的下體。

  「別弄吧,我們是來迎接阿加莎,而不是來愛撫的時候……」

  「啊啊……可是現在也不是……啊,野外性愛的時候了吧。」聽見巴裡的呻吟聲,克裡斯廷才發現,原來自己的右手也不由自主的撫摸著巴裡的肉棒。克裡斯廷嚇得馬上把手往後退縮。

  「啊,巴裡,真對不起……」

  「沒關係吧,反正我們這麼相熟,你也不是第一次玩弄我的肉棒了。」巴裡說。「不過,剛才你好像是出於潛意識的,而不是有意識的,這可真是第一次呢……」

  「是嗎……」無論是巴裡還是克裡斯廷,心裡都意識到剛才的事情有點兒不妥。也許他們是眾人當中唯一兩個能夠意識得到剛才思想被操控的人。

  由於公務繁忙的關係,亞歷山德拉和馬丁並沒有親自前來碼頭迎接阿加莎;不過,無論是下雪還是颳大風,既然阿加莎終於回來了,克裡斯廷和巴裡當然也會冒著寒冬前來親自迎接。此外,隨行的還有羅斯瑪麗和艾麗絲;不過尼古拉斯卻沒有前來。雖然艾麗絲貴為公主,但是身邊卻沒有什麼隨從跟著前來,隨行的侍衛也只有十名,而且衣著又不顯眼,要不是侍衛的制服使人能夠識別出他們是王室人員的身份,在人山人海的環境當中根本沒有人會注意到他們,反而只會把目光落在那些前來迎接剛剛從戰場回來的富家子弟那些豪華的馬車隊伍和塞滿了街口的僕人。

  「阿加莎!」克裡斯廷和巴裡首先在人群當中看見阿加莎的身影,就高舉手帕搖擺著,高呼她的名字。阿加莎馬上就注意到他們。

  「克裡斯廷,巴裡!」阿加莎向他們揮手,高聲地叫喊回應。她走上前,從馬鞍上跳下來,逐一與他們互相擁抱,首先是巴裡,然後是克裡斯廷,再來的是羅斯瑪瑙,最後是艾麗絲;當然,阿加莎還少不了給他們每人一個自己最擅長的深情濕吻。

  「好了,姊姊,我們早點回去吧,爸媽正在王宮裡等著你回來呢。」於是艾麗絲便吩咐侍衛把一輛黑色的馬車駛進來,迎接阿加莎,載她一同返回王宮。

  「等一下,艾麗絲,」阿加莎說。「你們只是安排了一輛馬車嗎?我不是在信中說過,我曾經答應在回來以後,要帶我的部下一同前往王宮參觀的嗎?你不是要他們徒步由港口走到王宮了吧。」

  「當然不是啦,只是這裡的人實在太多了,另一輛大馬車駛不進來;看,它就停在那邊而已。這樣吧,我吩咐侍衛帶領你的部下登上馬車,等到達王宮以後再行會合。」

  於是兩輛馬車在侍衛的開路之下,離開碼頭。海港位於尼白地城的東北方,與尼白地城之間只有兩條道路相連;不過路比較寬敞,加上侍衛的開路,儘管路上到處都可以看見馬車和騎馬的人,路程依然十分順暢。經過已經蓋上白雪的田野、山谷和村落,便可以看見。當他們返回王宮的時候,已經將近中午。

  「對了,阿加莎,我媽說有事情要找你,她正在王宮的書房裡等候你。」羅斯瑪麗說。

  「什麼?我才剛回來而已,連父母還未見面,她就已經要找我去訓話了嗎?」

  阿加莎開玩笑的說。

  「別這樣說吧,我媽也是著緊你而己。亞歷山德拉女王和馬丁國王也在書房裡一同等候著;你還是快點去吧,我會帶你的部下們四處參觀的了。」

  「不用了,反正我們應該也不會等待很久,你就安排他們先到宴會廳坐一下吧,讓他們先欣賞一下他們期待以久王室私妓當中的幼女和幼男表演的脫衣舞,這是我先前曾答應他們的。」

  「好吧,那些孩子們應該已經下課的了,我馬上就去通知家庭教師把他們召過來。」

  「啊,對了,阿加莎,還有一件事情,」克裡斯廷好像想起了些什麼。「亞歷山德拉女王今晚會在宮中舉行歡迎晚宴,你回去以後緊記找件好看的衣服來。」

  「那麼,這個晚宴是否一個性愛派對?」阿加莎笑著問。

  「一如既往,因為這是公開的宴會,所以到了晚上十時正以後才可以開始性愛派對。」巴裡說。這是尼白地王室的傳統;若然王室裡舉行的宴會是公開的,就會等待賓客在十時正結束享用晚餐,部分賓客離去以後,就會留下相熟的賓客一同進行性愛派對,共享群交和雜交的樂趣。

  「這真是個麻煩的傳統……」「別再說了,先快點前往王室書房找蘇菲亞主教吧。」於是阿加莎便推開車門,走上石階,推開王宮的大門,穿過客廳和走廊,推開書房的大門。

  書房的面積與客廳相約,最少擺放了二十多個書櫃,此外在窗旁還有幾張長椅和茶几。這裡是王宮內一個供貴族,還有下班的僕人和侍衛閱讀消遣的地方,不過現在卻看不見半個人影。

  「啊啊啊啊……」阿加莎聽見一陣嬌吟的聲音從書櫃後方傳來,便朝著聲音的源頭走過去,發現蘇菲亞躺在茶几上,白色的長袍被揭起,飽滿的雙乳和粉嫩的陰唇被露出;前庭大腺正在噴出淫汁,都被馬丁的長舌舔光了,至於乳頭亦源源不絕地噴出乳汁,流入亞歷山德拉的小嘴巴裡。蘇菲亞的右手摟著亞歷山德拉的肩膀,左手拿著一本又厚又重的書──那是一本教授性愛技術的參考書。

  「蘇菲亞老師……」

  「哦,阿加莎,你來了嗎……」蘇菲亞說。「啊……親愛的,讓我先站起來吧……」

  於是亞歷山德拉和馬丁便扶起蘇菲亞,讓她坐在茶几上。然後亞歷山德拉和馬丁又走到阿加莎面前,與阿加莎擁抱和親吻。

  「阿加莎,你回來就好了。」亞歷山德拉說。

  「媽、爸,你們和老師召我來有什麼事?」阿加莎問。

  「是這樣的,我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馬丁說。「蘇菲亞,不如由你解釋一下吧。」

  「是的……阿加莎,經過一段時間的計劃,我已經想出了應對的方法。可是,我們做的事情也十分有限,因為最終還要你親自應付邪惡的攻擊。」蘇菲亞說。

  「今天晚上的宴會當中,我們將會安排阿曼達在王宮裡公開現身,並且讓她暫時住在王宮裡;從今以後,你們將會擁有更多親密接觸的機會。」

  「什麼?」阿加莎驚訝地說。「先前你不是要我遠離阿曼達的嗎?怎麼現在又要我親近她了?」

  「我剛才不是說過了嗎?我已經想出了應付的方法。」蘇菲亞說。「既然理查要利用阿曼達來對付我們尼白地王國,姦淫我們,我們儘管就上演一場荒淫的戲劇給他看看吧;可是他卻沒有料到,由現在起,編寫劇本的,不再是他自己,而是我們了。這只能怪他當初太自大、太輕敵……」

  「到底你想怎樣做啊?」阿加莎顯然還是一頭霧水。

  「阿加莎,你聽著,這事情只有我們四人能夠知道,就是克裡斯廷和巴裡也

  不能知道,免得理查會識破這一切的計謀。我的計劃是這樣的……」

  會面大約十五分鐘就結束了,阿加莎就向亞歷山德拉、馬丁和蘇菲亞告辭,然後來到宴會廳裡與她的部下們會面;在這些被邀請前來王宮參觀的人當中,除了那八個直屬的手下以外,還有與阿加莎關係親密的軍妓瑪麗亞。

  欣賞脫衣舞表演以後,阿加莎就親自帶領她們到王宮四處參觀,然後又安排他們前往客房,傳召最誘人的僕人和私妓,當然包括那些孩子們,與他們交歡。

  就在他們性愛的時候,阿加莎拉著瑪麗亞的手,帶她前往自己的房間裡。

  「瑪麗亞,進來吧,讓我為你今晚出席宴會的時候揀選一件好看的長裙。你喜歡什麼顏色?」阿加莎推開房門,讓瑪麗亞坐在床上,然後打開衣櫃,取出好幾件裙子。

  「什麼?長裙?」瑪麗亞驚訝地說。在當時,出席宴會的時候,往往只有王室或是富家子弟的女性才能買得起出席宴會使用的長裙,一般女性大都只會穿短裙,而像瑪麗亞這些妓女們更會以短得誇張的短裙來吸引別人的注目。因此,阿加莎為瑪麗亞安排一條長裙,反映了她對瑪麗亞重視的程度。

  「沒所謂吧,反正尼白地王室不太流行什麼以長裙短裙劃分階級和地位的潮流,穿長裙也沒有什麼大不了。」

  「那麼……你就隔便選一件吧,可是價錢不要太昂貴啊……」瑪麗亞說。她環顧四周,發現牆上掛滿了不少阿加莎繪畫的油畫,當中大部分都以描述男女性愛為題材;又看見那個書本塞得密密麻麻的書櫃,還有窗戶外整個尼白地城的景貌。

  「阿加莎……」忽然,房門被推開了,走進來的是克裡斯廷和巴裡。他們看見瑪麗亞坐在床上,便走上前與她打招呼。

  「瑪麗亞,你也來了嗎?」二人似乎對於瑪麗亞並不陌生,見面的時候亦有互相擁抱。

  「克裡斯廷,巴裡,你們來得正好,快點幫忙揀選一件好看的長裙給瑪麗亞吧。穿衣服這種事情我不太懂的呢……」

  「哦,讓我們看看吧。」克裡斯廷和巴裡便逐一拿起裙子來看。

  「粉紅色好看嗎?」巴裡問。

  「粉紅色……我不太喜歡……」瑪麗亞說。

  「那麼深藍色呢?」克裡斯廷問。

  「深藍色……也不錯呢。」「那麼就這件低胸的吧。」於是克裡斯廷就拿起一件開寬的深藍色長裙遞給瑪麗亞。裙子用金線繡成花朵的圖案,衣袖有精細的花邊,鈕扣是用銀製成的,背後還有一個粉藍色的蝴蝶結,是一件美麗的衣裳。

  「克裡斯廷,你真是好色呢。」阿加莎笑著說。「好了,瑪麗亞,現在你就試穿一下吧。」

  「可是……穿著你的裙子來出席宴會,好像不太好。」瑪麗亞說。雖然她是軍妓,可是也是個從軍校裡畢業的士兵,做人處世還是有點原則,不太願意白白的受人恩惠。「反正我還有一套軍妓的短裙……」

  「從今以後,你就是我僱用的私妓了,我又怎可以待薄你的呢。」阿加莎說。

  「來吧,快點脫光衣服,試穿一下。」

  「就是嘛,我們也常常拿阿加莎的裙子來穿著啦,這又有什麼所謂呢。」巴裡說。在當時的尼白地王國裡,男人穿裙子可是十分平常的事情。

  「既然如此……阿加莎,你可不可以,」瑪麗亞微笑著說,「幫我把衣服脫下?」

  「哈哈,當然可以啦。」於是阿加莎便溫柔地伸出雙手,解開瑪麗亞的腰帶,然後把褲子往下拉。

  「喂,你們啊,別發呆吧,還不過來幫忙一下?」在阿加莎的要求之下,克裡斯廷和巴裡也爭相的走上前,解開瑪麗亞的鈕扣,脫下外衣;外衣和外褲都脫光以後,瑪麗亞的身上就只剩下白色的乳罩和內褲。

  「咦,瑪麗亞,原來你穿白色內褲的嗎?」克裡斯廷笑著說,手輕輕的撫摸著瑪麗亞的臀部。「真巧合呢,今天我穿著的內褲也是白色的……」

  「哈哈,是嗎……」

  「好了,瑪麗亞,現在試穿一下吧。」阿加莎說。於是瑪麗亞便拿起長裙,穿過一雙長腿,嫩滑的屁股和幼小的纖腰,然後巴裡便幫忙把裙子後邊的蝴蝶結綁好,克裡斯廷又把鈕扣扣上,裙子就穿好了。

  「照著鏡子看看吧。」阿加莎拉著瑪麗亞來到床邊的鏡子前照鏡看看。

  「阿加莎……這長裙看起來還真不錯呢。」瑪麗亞看見鏡裡自己的樣子,感到十分滿意。

  「既然如此,你今晚就穿著這條長裙來出席宴會吧。」阿加莎說。

  「阿加莎,你們對我真好。」瑪麗亞說。

  「沒法子,我對待朋友從來也是這麼好的。」阿加莎說。

  「阿加莎,你別吹擂吧;你這種自大的性格到底何時才能改變過來呢……」

  克裡斯廷喋喋不休地說。

  「什麼啊,我這種不是自大,這是坦白而已,難道你妒忌我了嗎……」「妒忌你?你真會說笑……」「哎呀,巴裡,瑪麗亞,你看,這傢伙又出言頂撞我了,你們這些霍倫約特人為什麼總是喜歡出言得罪他人的呢……」「跟你一樣,我也只是坦白而已……」看見二人打情罵俏的樣子,瑪麗亞不禁發笑起來。

  時間馬上就到了晚上。王宮的宴會廳早就燃點了蠟燭,宴會廳內燈火通明;牆上到處都掛著尼白地王國的國旗──金黃色十字架紅旗。室樂團開始奏樂,僕人來來往往,食物、飲料、餐具等源源不絕的被送到宴會廳裡。部分亦賓客已經開始進入宴會廳。

  「阿加莎!」瑪麗亞穿上長靴,站在宴會廳的門外,等待著阿加莎;沒多久,阿加莎便牽著克裡斯廷和巴裡的手,在她的面前出現。阿加莎穿上一件低胸的紅色長裙子,裙子上的金色的圖案繡得密密麻麻,構成大小不一的精緻圖畫。至於克裡斯廷,則穿上了一條黃色的長裙,胸前扎上金黃色的蝴蝶結,頭上戴著粉紅色的頭箍;而巴裡則穿上粉紅色的短裙。

  「我們一同進去吧。」阿加莎說。於是瑪麗亞便跟著阿加莎的後面,步入宴會廳。宴會廳的面積十分寬闊,天花吊著三盞水晶燈,食物和飲料都放在門口通道旁邊;有些賓客已經開始在跳舞。宴會龐裡的人流愈來愈多,除了賓客以外,還有不少僕人和侍衛。賓客當中,有的是王室貴族,有的是富家子弟,有的是文武大臣,有的是妓女男妓,此外還有不少獲邀的外國使節,還有相熟的神職人員和學者。

  當阿加莎踏步進入宴會廳的大門的時候,一位女僕人馬上走上前迎接。

  「阿加莎公主、克裡斯廷公主和巴裡王子,晚上好。這位女士必定是你們的朋友了吧。請問閣下高姓大名?」

  「她叫瑪麗亞……瑪麗亞,還是你作出簡短的自我介紹吧,每個賓客進去宴會廳的時候,僕人也必須先向眾人宣佈一次她的身份。」阿加莎說。

  「哦……我是瑪麗亞。摩利臣少尉,隸屬北勒斯弗蒂海軍第十八水師,在軍中擔任軍妓。」

  於是,女僕便敲響搖鈴,高聲地說:「恭迎尼白地王國譚邦尼王室阿加莎公主殿下、霍倫約特王國巴爾亞斯王室克裡斯廷公主殿下,尼白地王國格蘭王室巴裡王子殿下,以及北勒斯弗蒂海軍第十八水師瑪麗亞少尉閣下蒞臨出席宴會。」

  「媽、爸,這是瑪麗亞。」阿加莎首先帶著克裡斯廷、巴裡和瑪麗亞向亞歷山德拉、馬丁還有羅伯特打招呼。

  「你好。歡迎你來出席宴會。」亞歷山德拉說。「好了,阿加莎,你們先找個座位坐下吧,宴會即將要開始了。」

  「那麼,「她」何時會來到?」阿加莎貼著亞歷山德拉的耳邊,輕聲地問。

  「羅斯瑪麗已經去了親自迎接,你還是先坐下來吧,待會兒再說。」於是,阿加莎便與克裡斯廷、巴裡和瑪麗亞就坐;不過,當阿加莎才剛坐下的時候,就聽見蘇菲亞呼叫她的名字,於是又站起來。蘇菲亞牽著西莉亞的手,穿著一條綠色的長裙,雙乳的乳頭彷彿快要露出來了,身上散發出清幽的香氣。至於西莉亞,也穿上了一套紫色的裙子;不過她畢竟不是真正的女性,而是人妖,因此也跟其他男性一樣,按照傳統穿著短裙。

  「阿加莎。」

  「呵呵,老師,你和西莉亞的乳房還真夠「凸出」呢。」阿加莎笑著說,眼神注視著眼前兩雙美乳,雙手按在蘇菲亞和西莉亞的胸前,掏進衣領裡,溫柔地撫摸著嫩滑的雙乳。

  「阿加莎……你幹什麼了?知不知道這樣……是十分無禮的事情?」蘇菲亞說,臉頰發紅,眼神尷尬。然而,西莉亞的臉兒上卻露出甜美的笑容。

  「怎麼了?老師,你不喜歡嗎……」

  「別玩了!你這淫穢的傢伙可不可以莊重一點?」蘇菲亞急忙推開阿加莎的手,按著胸口,馬上又責備了阿加莎一頓。「待會兒阿曼達就會進場的了,你要加倍留神。」

  「知道了,知道了。」於是阿加莎便返回座位上就坐,吩咐僕人為她斟了一點兒的葡萄酒;這時候,在黑茲爾、丹尼斯連同多名侍衛的陪同之下,全身赤裸的阿曼達便眾目睽睽的踏步闖進宴會廳。

  「恭迎尼白地王國樞密院院長、威爾遜女男爵黑茲爾上將閣下,尼白地王國北勒斯弗蒂海軍總司令丹尼斯少將閣下,尼白地王國樹精靈阿曼達閣下蒞臨出席宴會。」

  宴會廳內賓客的談話聲忽然消失了,音樂也停止下來,所有賓客都把目光集

  中在阿曼達的身上。阿曼達懶洋洋的站在樹根上,樹根如同人類的雙腿般在地上爬下;雖然速度不快,可是每走一步,已經是兩碼多遠。這下她那四雙手不再是套弄自己下體的大肉棒,也沒有愛撫陰蒂或是擠弄雙乳,卻是抓著那幾條從樹幹長出來的肉棒,另外還有好幾條末端各接上一張仿如人類的紅唇的物體的紅色吸管。她的乳房上灑上了精液,白色的肌膚和粉紅色的大乳頭如同沾滿水珠的蘋果一樣晶瑩剔透。下體的肉棒雖然發軟了,依然顯得很長,龜頭靠在大腿旁;粉嫩的陰唇還隱約滴出精液和淫水的混合液。

  「咦,那就是阿曼達了嗎?」瑪麗亞指著阿曼達,對阿加莎問。「其實她也沒有什麼特別而已,還不是跟你一樣都是雙性的。」

  「呵,是嗎。」雖然瑪麗亞的說話表面聽起來有點兒幼稚,可是阿加莎卻覺得如此的說話才能特顯出瑪麗亞坦白和直率的性格。

  「女王陛下!」黑茲爾和丹尼斯走上前,向亞歷山德拉問好。亞歷山德拉從座位上站起來,張開雙臂,擁抱黑茲爾,又溫柔地說:「辛苦你們了,路上一切都還好吧。」

  「陛下,讓我來為你介紹,這位就是樹精靈阿曼達。」黑茲爾說。從她那異常興奮的眼神當中,亞歷山德拉就知道黑茲爾早就已經被阿曼達迷惑了;不過她卻假裝什麼不知道。她小心翼翼地凝視著阿曼達的雙目,踱步緩緩地走上前。

  「爸,那就是樹精靈了嗎?可不可以去摸一下她的下體?」羅伯特看見阿曼達全身赤裸的樣子,就感到好奇,想走上前撫摸一下,可是馬上就被馬丁拉住了。

  「羅伯特,不要亂動。樹精靈不喜歡被人類隨便撫摸的;要是你激怒了她的話,說不定她會打你的屁股……」

  「打屁股?是用皮鞭還是用木尺?打屁股以後,會不會插屁眼的?」羅伯特高興地問。這淫穢的小男孩明顯地完全繼承了他的父親喜歡被凌辱的天性。

  「這個嘛……她可能會咬你的陽具的。」

  「什麼?」這下子羅伯特終於感到害怕了,馬上靠在馬丁的懷裡,雙手按著下體。

  「你好。」亞歷山德拉臉上擠出微笑,伸出手,想與阿曼達握手;可是,她卻沒想到阿曼達竟然把下體的肉棒伸前,放在亞歷山德拉的手上。亞歷山德拉忽然嚇呆了。

  「怎麼了?女王陛下,你不喜歡我的肉棒了嗎?」

  「當然不是……你的肉棒長得真迷人。」亞歷山德拉冷靜地回應。

  「既然如此,你就應當按照習俗,跪下來用舌頭把我的龜頭舔一下吧。」阿曼達笑著說,手撫摸著亞歷山德拉的長髮。亞歷山德拉回頭往蘇菲亞的方向朝望,眨動眼睛,打眼色。蘇菲亞點頭,神情凝重,暗示亞歷山德拉只好小心翼翼的順從阿曼達的意思照樣做。於是亞歷山德拉就跪在地上,雙手抓著面前的肉棒,輕輕地舔弄火紅色的龜頭,雙眼凝視著阿曼達美麗的面孔。

  「哈哈,這樣就對了。這樣的聽話的女王才像話的啊。」阿曼達奸笑著說,語氣明顯地帶有侮辱,使得在場的賓客都感到不安。在一瞬間,肉棒就馬上挺直起來。

  「那傢伙的說話也實在太過分了吧。」阿加莎自言自語的說,語氣極為不滿。

  「咦,陛下,那男人……是你的丈夫巴裡了吧?至於那男孩……就是你的兒子羅伯特了吧?」阿曼達問,舌頭舔著嘴唇,奸笑著,眼神圖謀不軌。

  「是的……」亞歷山德拉心裡感到詫異;她沒想到阿曼達馬上就知道了巴裡和羅伯特的身份。

  「請你代我向你的兒子說,我是不會咬他的肉棒的;還有,如果想嘗嘗屁眼被干的快感的話,姊姊可以幫她一下。」阿曼達高聲的說,眼神盯著羅伯特的臉兒,心裡顯然地不懷好意。

  「真的嗎?」羅伯特忽然又要興奮起來,想走上前,不過又被馬丁拉住了。

  「恭迎尼白地王國艾麗絲公主殿下,尼白地王國羅斯瑪麗小姐,尼白地王國王室家庭教師尼古拉斯先生,尼白地王國樹精靈傑娜蒞臨宴會。」

  就在這時候,羅斯瑪麗、艾麗絲和尼古拉斯帶著另一個樹精靈,在眾目睽睽之下進入宴會廳裡;賓客們都目瞪口呆,音樂再次停住了,就是阿曼達也嚇了一跳。

  「什麼?這是從那兒找回來的樹精靈?」在背後操控阿曼達的理查沒有想到,蘇菲亞竟然找了另一個樹精靈來到王宮裡,想在魔法力量上與阿曼達抗衡。

  那樹精靈名為傑娜,個子與阿曼達差不多高大,赤裸的身體也是懶洋洋的坐在樹根上,慢慢地行走。她長著又長又直的棕黃色秀髮,乳房長得比椰子還要大,皮膚看起來比白雪還要白;長著一雙綠色的杏眼,光滑的臉兒上殘留著一點精液,嘴角還流出白色的濃精,紅唇之間還伸出一條淫舌,指著阿曼達的肉棒,眼神充滿誘異。她的下體長著一根潔白的大肉棒,底下的陰唇還包裹著一根肉棒;那肉棒是從樹幹里長出來的。傑娜的兩旁儘是自己樹幹長出來的肉棒,兩雙手不停地套弄著它們,嘴巴偶然還發出高聲的嬌吟。

  「女王陛下,晚上好。」傑娜走到來亞歷山德拉的面前,肉棒輕輕的把阿曼達推開了,從樹上走下來,向亞歷山德拉問好。

  「傑娜,歡迎你來。」亞歷山德拉便彎腰,張開嘴巴,伸出舌頭,溫柔地舔弄傑娜的龜頭,把龜頭含起來,慢慢地品嚐。

  「你好,不知閣下高姓大名?」這時候,傑娜又問站在身旁的阿曼達,一根肉棒靠在阿曼達的臉兒上,語氣充斥著隱約的敵意。

  「阿曼達……」阿曼達回應說。

  「既然你們也是樹精靈,不如就坐在一起吧,待會兒慢慢的交談。」亞歷山德拉說。於是她就引領二人,坐在她的對面,然後又站起來,高舉酒杯,對賓客們說:「好了,各位,在開始享用膳食以前,請大家先為這次凱旋而歸的黑茲爾上將、丹尼斯少將還有所有的士兵乾杯吧!」

  「乾杯!」

  「也為這位從撒斯王國手裡被拯救出來的樹精靈阿曼達乾杯吧!」

  「乾杯!」

  「好了,今晚吃的是自助餐,現在請大家自行挑選食物和飲料吧。」

  於是,僕人們便逐一把旁邊的長桌上餐盤的蓋子逐一翻開;餐湯是羅宋湯,冷盤有尼白地王國的鮭魚、鮑魚刺身,還有龍蝦和各式各樣的沙拉,主菜則有葡汁焗四蔬、牛排、燒羊腿和黑毛豬火腿;不過最多的還是甜品,有芝士蛋糕,也有鬆餅、焦糖奶油、蘋果餡餅、葡萄酒甜食、草莓餡餅、丹麥酥皮甜餅和花式小榚餅,另外還有葡萄和橙,全部都是從南方運過來的。

  沒多久,阿加莎便拿著一雙盛滿食物的碟子回來;單是生菜已經佔了碟子的一半,餘下的地方都堆滿著刺身。

  「你們要不要來一點?」

  「給我一件鮭魚刺身吧。」克裡斯廷說。「瑪麗亞,你要不要也來一點?」

  「不用了,我待會兒再去拿吧。」瑪麗亞說,手裡拿著麵包,泡在羅宋湯裡,慢慢地品嚐。

  然而,阿曼達似乎不太喜歡宴會上的膳食。除了麵包和湯以外,就只是吃了一點生菜;至於肉類,甚至半塊也吃不下。相反地,坐在旁邊的傑娜似乎很喜歡冷盤的鮭魚刺身。

  「阿曼達,是不是這兒的食物不合口味?」馬丁看見阿曼達的碟子空空如也,就開腔問。

  「難道你們不知道精液、乳汁和淫水才是樹精靈的食糧嗎?你說那些東西又怎能吞嚥下去呢?」阿曼達不滿地說。

  「可是,阿曼達,你的同胞傑娜似乎對於人類的食物十分習慣。」亞歷山德拉說。

  「就是嘛,你為何不嘗一口那些魚生呢?」傑娜微笑著說,心裡暗暗的偷笑。

  「我不管,你們要馬上為我安排精液,我已經餓得發瘋了。」於是阿曼達把她的目光轉移至馬丁身旁的小男孩羅伯特身上。羅伯特的櫻桃小嘴裡正含著一根長條狀的麵包,吸吮麵包裡的湯汁,如同在吸吮肉棒的精液一樣。

  「羅伯特,你別再玩了吧,要吃就馬上把麵包吞下去,這麵包可不是肉棒…

  …」

  「國王陛下,你不要責備他了吧,他還年幼呢。」阿曼達的語氣忽然變得溫柔起來,雙眼凝視著羅伯特的臉兒;羅伯特看見阿曼達美麗的樣子,又看見下體那根巨大的肉棒,自己的陽具馬上就充血,肉棒也挺直起來了。阿曼達又對羅伯特說:「小王子,不如這樣吧,我們來一個公平交易;你給我射精,我就餵你喝我的精液,好嗎?」

  亞歷山德拉和馬丁馬上意識到有點不妥。不過,他們還未來得及反應,機警的傑娜馬上就開腔說話了。

  「羅伯特王子,這樣吧,如果你真的想喝精液,被插屁眼,被顏射的話,我現在就來滿足一下你的慾望吧,你什麼也不用付出,只要給我幹就好了。」顯然,傑娜的引誘對於羅伯特來說,絕對比阿曼達來得更要吸引。

  「可是,媽,爸……我,可以跟這位姊姊做愛嗎?」羅伯特問。

  「當然可以,只要你聽話就好了。」亞歷山德拉說。雖然,她對於傑娜亦非完全的信任,但是與阿曼達相較起來,讓羅伯特與她性愛會來得比較安全。於是,羅伯特便放在湯匙和麵包,繞過桌子,來到傑娜的身旁,靠在她的懷裡。

  「阿曼達,看到了嗎?色誘孩子應當這樣才行的啊。」傑娜沾沾自喜的對阿曼達說;阿曼達心裡雖然氣憤,臉上依然勉強擠出笑容,掩飾著心裡的不滿。

  傑娜揭起羅伯特的短裙,手伸入內褲,溫柔地愛撫,然後把內褲拉下,便在裙子的遮掩之下,把肉棒插入屁眼。羅伯特的屁股上下規晃,嘴巴發出高聲的呻吟;肉棒在短裙的遮蔽之下若隱若現,臉兒上露出幸福的笑容。可是,看見羅伯特幸福的樣子,阿曼達更感到氣憤。

  「這樣吧,阿曼達,如果你真的餓了,我就吩咐幾個僕人、侍衛或是妓女、男妓過來餵飼你,好嗎?」亞歷山德拉問。

  「好吧好吧。」吃不慣肉類的阿曼達只好答應亞歷山德拉的提議。

  就在羅伯特還在干炮的同時,羅斯瑪麗拿了一碟沙拉走過來,坐在阿加莎的對面。艾麗絲和尼古拉斯則坐在她的旁邊。當羅斯瑪麗就坐以後,阿加莎馬上就開腔對她說:「羅斯瑪麗,看來那傢伙還真能夠幫得上忙呢。你看,羅伯特似乎很喜歡她。」

  「其實這也是媽和爸的主意,我只是負責去迎接她回來而已。」羅斯瑪麗說。

  「不過,無論如何,她的力量只能用於輔助;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當然明白。」阿加莎說。

  於是,阿加莎、克裡斯廷、巴裡、羅斯瑪麗、艾麗絲和瑪麗亞便一邊吃,一邊談話,有講有笑,可是尼古拉斯卻沒有什麼機會說話,只是在旁一直的聽。

  「對了,瑪麗亞,你知不知道為什麼在宴會上女人都穿長裙,而男人都穿短裙呢?」艾麗絲問。

  「不知道……」

  「其實,這也只是為了放便性交而已。」羅斯瑪麗說。「一般來說,宴會要到晚上十點以後,才會進入性愛派對的時段;在這以前,如果賓客隨意的性交,就是不莊重了。因此,為了在宴會進行期間也能夠隨心所欲的性交,女人就要穿長裙,當性交的時候便可以……」

  「不如這樣吧,我們來一個示範。」克裡斯廷說,雙手忽然抓著巴裡,把他推倒,壓在椅子上,然後就揭起長裙,蓋著巴裡的短裙子。

  「克裡斯廷,別這麼著急吧,你的內褲還未脫下呢。」巴裡笑著說,手伸入克裡斯廷的長裙裡,溫柔地拉下她的內褲。

  「咦,巴裡,原來你今晚沒有穿內褲呢。」克裡斯廷亦把手伸入巴裡的下體撫摸,抓著肉棒,就拉著龜頭,在長裙的遮蔽之下,插入陰道。

  「哎呀,你別這麼大力吧……溫柔一點兒好不好?」巴裡撒嬌的說。

  「別吵吧……你真是麻煩呢……」這時候,瑪麗亞又笑起來。

  「好了好了,克裡斯廷,別搞巴裡了吧,要不然他現在把精液射光了,待會兒我們就不能玩樂了。」阿加莎拍著克裡斯廷的肩膀,溫柔地笑著說。於是克裡斯廷只好暫且放過巴裡,把龜頭從陰唇間抽出,穿好內褲,扶起巴裡軟弱的身軀。

  「好了,我們再去拿點東西吃吧。」

  時間馬上就到十點了,部分賓客已經開始離去。

  「我親愛的小王子,你還要點餡餅嗎?」傑娜的嘴唇靠在羅伯特的耳邊,溫柔地問,一雙手抓著羅伯特的臀部和小肉棒,另外兩隻手則分別拿著餡餅和抓著一根大肉棒。

  「不用了……我只要精液……」羅伯特張開沾滿精液的紅唇,輕聲地說。穿著裙子的他,臉兒都被傑娜的肉棒噴滿了精液,肛門的濃精被填得滿滿的,下體的肉棒也噴射了兩次,全部都落在傑娜的雙乳和臉上,還末被抹去。那狹小的肛門裡,插著一根粗大的白色肉棒;那是從傑娜下體長出來的肉棒。至於自己的小肉棒和小陰囊亦被一根黑色的肉棒射得白濁一片,如同沾滿了水珠的葡萄一樣誘人。

  「傑娜,你就儘管給他射精最後一次吧,反正羅伯特今晚這麼乖巧,就當是獎勵他吧。」

  「既然國王如此的說,那我也只好照樣做吧。好了,小王子,張開嘴巴、高聲嬌吟吧。」傑娜話音未落,一股白色的精液已經如同噴泉般從羅伯待眼前的肉棒釋出,狠狠地射在這只有十歲的小男孩的白色的臉兒上;羅伯特張開嘴巴,伸出舌頭,嘗試把精液接過,不過最後還是有一半的精液落在他的臉兒上。

  「好了,羅伯特,現在也是睡覺的時候了吧。」亞歷山德拉說。「馬丁,你就送他回去房間吧,然後回來,性愛派對馬上就要開始了。」

  「好吧,羅伯特,快點向傑娜姊姊說聲「晚安」吧。」馬丁說,雙手抱起羅伯特發軟的身體;當傑娜把肉棒從羅伯特的肛門裡抽出來的時候,精液便如同瀑布般瀉下。為免浪費,馬丁就把羅伯特放在桌子上,揭起他的短裙,把他那沾滿精液的屁眼舔乾淨,然後為他穿上內褲。

  「晚安了,羅伯特。明天我們再繼續吧。」傑娜溫柔地笑著說,站起來,彎著身子,溫柔地親吻羅伯特那沾滿精液的臉兒。

  等羅伯特離開宴會廳以後,亞歷山德拉便站起來,敲打著杯子,說:「好了,各位來賓,感謝你們今天的蒞臨,宴會已經完滿結束了;現在馬上就是性愛派對的時間。」

  「太好了,終於開始了!」阿加莎高興地說,急忙解開後方的蝴蝶結,把裙子解下,準備性交。

  「阿曼達,既然咱們都是樹精靈,」傑娜抓著阿曼達下體的肉棒,頭靠在她的肩膀上,溫柔地說。「不如我們先一起干炮,互相交流一下吧……」

  明顯地,傑娜如此的要求是別有用心的。她想籍著性交的時候試探對方。阿曼達當然也知道她的目的;可是,在背後操縱阿曼達的理查是一個自大的人,雖然傑娜的出現忽然打亂了他的計劃,但是他始終還是認為以這傢伙的力量依然是無法阻止計劃的進行,而且也想窺探對方力量的虛實,因此就爽快的答應了對方的提議。

  「好吧,你想怎麼幹?」

  「不知道你是否喜歡強暴呢?」傑娜奸笑說,十多根肉棒忽然從樹幹裡伸出來,抓著阿曼達的兩雙手和雙腿;可是在肉棒能夠抓住阿曼達最後一雙手以前,阿曼達的雙手已經迅速的抓住傑娜的脖子,迫使她停止攻擊。

  「我喜歡強暴,不過不知道你是否能夠承受得了。」阿曼達奸笑的說。

  「那麼我們就來一場激烈的搏鬥了吧。」

  又有誰會料到,第一場的床上激戰的的戰場,並非發生在床上,而是在宴會廳的餐桌上。無論如何,新的戰事已經爆發了。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