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十二章 床上激戰(二)


  短暫的性愛結束以後,亞歷山德拉便返回書房,召開內閣會議,商討政務;蘇菲亞則趕往王室圖書館,尋找有關於樹精靈的魔法典籍,馬上就開始起草回信;然而,馬丁卻才剛開始他那荒淫的娛樂活動。

  事實上,馬丁並不是懶惰;雖然他是個愛玩的人,但是他畢竟也是國王,也得協助亞歷山德拉管理政務。只是上午他已經代表亞歷山德拉到過國會一趟了,而且還花了數個小時應付國會議員對於戰爭的質詢,好不容易才捱過了這個早晨,休息自然變得理所當然。

  於是在一陣嬌吟聲的序幕之下,另一場性愛遊戲馬上又在王宮裡展開;不過這次的地點再不是女王的房間,而是在王宮的客廳裡。不過,這次的對象不再是深受馬丁喜愛的西莉亞,當然也不是黑茲爾和阿加莎;不是人妖或是女人,而是少男。

  「啊啊啊啊……陛下,很棒呢……啊啊啊啊!」既然阿加莎不在,身為阿加莎男友的巴裡自然就成為了馬丁的玩弄對像;當然,喜歡被干的巴裡也很樂意與馬丁的尋歡作樂。巴裡的雙手按在茶几上,如同小狗般趴下,抬起臀部,屁眼被馬丁的肉棒插來插去。巴裡的肉棒已經勃起來了,硬巴巴的肉棒隨著抽插的節奏前後擺動;肉棒上繫上一條紅絲帶,打上蝴蝶結。至於巴裡的胸前則戴上了一雙粉紅色的乳罩──那是用作變裝時使用的,可是巴裡的珍藏,是阿加莎在巴裡十六歲生日的時候送給他的生日禮物,除非是與阿加莎或是其他親密的朋友性愛,否則也甚少派上用場。雖然明明是少男,可是他口裡發出的呻吟聲,音調根本與少女的嬌吟一模一樣;就是沒有長髮,淫穢的雙眼與火紅的嘴唇已經足以撩起馬丁的性慾。

  「啊啊……你的屁眼……啊啊啊……插下去的時候……啊啊,還真順暢……」

  馬丁的雙手摟抱巴裡的纖腰,肉棒逐下的大力插入屁眼,嘴唇貼近巴裡嫩滑的面頰,發出同樣高頻的尖叫聲。往下體觀看,原來馬丁的屁眼亦遭到插入;不過插進去的卻不是肉棒,而是劍鞘。至於負責施刑的,則是馬丁可愛的小兒子羅伯特。

  他坐在沙發上,左手拿著劍鞘,右手套弄著自己的小肉棒,臉上泛起充滿性慾的桃紅色。

  「馬丁國王陛下,巴裡王子殿下,阿加莎公主殿下的信寄來了。」

  「啊……把信放在……茶几上吧。」於是僕人便把信放下,然後離去。

  「巴裡……啊啊,讓我為你把信拆開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的……」於是馬丁打開信紙來看;裡面的內容除了是一大堆情意綿綿的說話以外,還有不少露骨的淫穢詩句:「冰天雪地雖寒冷,思爾肉莖陰唇暖。

  白濁精液射不完,堅硬肉棒挺不軟。

  自摸雙峰擠奶白,淫蕩慾火無法消;淫穴任插難滿足,唯望與爾達高潮。」

  (冰天雪地中雖然寒冷,但是想起你的肉莖,陰唇就溫暖;那白濁的精液總是射不完,堅硬的肉棒總是不會發軟。自已愛撫雙乳,擠出乳汁,性慾依然無法消除;淫穴被亂插也無法得以滿足,只是希望與你一同達到高潮。)

  「巴裡,你看……啊啊,這是多麼……淫穢的詩句啊……」馬丁笑著說。

  「啊啊啊啊……阿加莎真是的……啊啊啊啊……」

  這時候,一陣腳步聲從門口的方向傳過來;那人是尼古拉斯。他全身赤裸,左手溫柔地撥弄著下體誘人的肉棒,嘴角含著右手食指的指頭,雙眼含情脈脈的看著馬丁,慢慢地走到他的面前,彷彿在引誘馬丁。

  「國王陛下,我來了……」

  「你怎麼現在才來的啊……啊,等一下吧,待會兒再幹你的屁眼……啊啊啊……」馬丁便繼續抽插巴裡的肛門,一起高聲地呻吟起來。

  尼古拉斯只好把目標轉移至坐在沙發上的羅伯特身上。他坐在羅伯特的身旁,溫柔地摟著他的肩膀,手愛摸著那幼嫩的小肉棒,對他說:「殿下想被幹嗎?」

  「這還用說,當然想啦……」

  「那麼,就請殿下隨便享用這根肉棒吧。」於是羅伯待便乖巧的彎著腰,嘴唇貼著尼古拉斯的龜頭,舌頭溫柔地舔弄著。

  「啊啊……尼古拉斯,快點干我吧……」雖然羅伯特還是一個小男孩,但是已經跟一個少男一樣淫穢、性慾旺盛。

  「知道了,殿下……」於是尼古拉斯便抱起羅伯特軟弱的身軀,抓著羅伯特已經變硬的小肉棒,把自己的肉棒一下子插入屁眼裡,高速地抽插起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羅伯特馬上如同小女孩般尖叫起來,加入了巴裡和馬丁呻吟的行列。

  「王子殿下……你的屁眼……怎麼總是這麼窄的呢……」雖然羅伯特只是一個十歲的小男孩,可是尼古拉斯對他的屁眼一點也不留情,肉棒的插入強而有力,弄得羅伯特的肉棒也在空中「跳舞」起來了;不過羅伯特並不是什麼處男,對於與此激烈的干炮早就見慣不怪,因此亦不以為然。

  與此同時,馬丁的肉棒終於在巴裡的肛門裡噴射起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巴裡瘋狂地呻吟起來,馬丁的精液則如同萬馬奔騰,湧入巴裡的體內。

  「現在吞精吧。」然而馬丁被未因而滿足,馬上又把肉棒從巴裡的肛門裡抽出,急忙抓起巴裡的頭,把肉棒瞄準巴裡的嘴巴,激烈地朝著巴裡的嘴巴噴射;精液馬上就灑遍巴裡的臉兒。

  「啊啊啊啊啊……」雖然馬丁的肉棒的噴射已經慢下來,可是巴裡的肉棒還挺得很直,射精亦一觸即發。看見巴裡那火紅的陽具,馬丁忽然想到些什麼。

  「巴裡,剛才阿加莎……不是在信中說過,一直記掛著你的精液的嗎?」馬丁笑著說,右手拿起放在茶几上茶杯;茶杯裡盛載著的卻不是茶,而是白濁色的液體;那並不是精液,而是催情劑。

  「啊啊啊……是的……」巴裡喘噓噓的說,舌頭還在舔弄沾在嘴角上的精液。

  「那麼,就讓我套弄一下你的肉棒,讓你射點精液,送給阿加莎吧。」馬丁笑著說,然後雙手馬上就抓住巴裡的肉棒。

  蘇菲亞的回信在次天清晨馬上就透過麻鷹送到來維納斯城的海港。不過,阿加莎並不在船上,而被派到鄰近碼頭、位處城西的城牆上駐守。她依然是負責管理一小隊的炮兵;她畢竟還是王室人員,為了安全起見,黑茲爾也盡量把阿加莎安排負責相對比較遠離前線的炮兵隊伍裡負責作戰。不過,此時此刻阿加莎始終也只是一個中尉而已,絕不能因為王室成員的身份而可以避免吃苦頭。因此,在這寒冷的清晨,阿加莎就要負責在風雪中的城牆上,騎在馬上站崗。不過,縱使她身上只有一件棉布制的披肩蓋在軍服外保暖,臉上依然沒有半點寒意。

  阿加莎之所以突然離開船上,被調派到城牆上把守,是因為形勢突然改變了。

  駐守城牆的士兵昨天突然發現撒斯王國的援軍忽然從四周的針葉林當中出現,加入在城外包圍的前線部隊,圍困維納斯城;經過將領們的商議以後,黑茲爾決定把自己直轄的部分軍隊從原來負責海上防守轉而開始參與守軍的陸上防衛工作;由於黑茲爾的軍隊大部分都是精兵,因此把他們調往陸上部署,可以大力鞏固維納斯城的陸上防衛。

  聽見「嗄」的一聲,阿加莎往南方朝望,看見自己的麻鷹帶著回信來了。當麻鷹停在阿加莎的肩上以後,阿加莎便溫柔地撫摸它的毛髮,然後取下繫在爪上的信。除了蘇菲亞的回信以外,克裡斯廷和巴裡亦寄來了他們的情信;當然還有亞歷山德拉和馬丁寄來的信。不過,最引人注意的還是一個紮在爪上的小袋。

  阿加莎拉開袋來看,取出一支大試管,裡面裝滿了白濁的精液;大試管的標籤上寫道:「給親愛的阿加莎:巴裡的精液。巴裡上;p。s。你爸爸馬丁國王陛下出的主意」

  「哈哈,巴裡和爸爸真是的。」阿加莎拉開試管上的水松塞,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喝了一點兒精液,就把水松塞塞入試管裡,然後把試管藏在小袋裡,再把小袋藏在褲袋裡。

  「那是巴裡的濃精了吧?」庫克笑著說。

  「你別多管聞事吧,還不給我盯緊一點對面的森林。」

  「拜託,公主殿下啊,現在是你負責站崗;你才是中校,我只是一隻馬匹而已。」

  「可是我是你的主人!再吵的話,我真的會把劍插進裡的肛門裡的……」聽見如此的威嚇,庫克只好向阿加莎投降,低下頭來,默不作聲。阿加莎終於能夠安靜的閱讀蘇菲亞的回信。

  「親愛的阿加莎:你的推測雖然使我有點驚訝,但是亦合乎邏輯;不過需要進一步的證據。但是,你暫時不要輕舉妄動,千萬不要為了證明自己的論點而冒險去尋找證據;要知道,如果真的有人能夠操控樹精靈的話,這人必定是擁有比精靈更強大的魔法力量。在回來以前,都不要主動的再次接觸那樹精靈阿曼達,避免危險。」

  「什麼?」對於蘇菲亞的要求,充滿好奇心,想進一步查清楚真相的阿加莎顯然無法接受。

  「雖然我暫時無法確定這事情是誰幹的,但顯然與撤斯王國有關。這很可能是理查的陰謀;可是,我始終無法理解他到底利用什麼方法操控樹精靈,也無法猜得到他有什麼目的。雖然誰都知道他的目標是身為亞歷山德拉的長女的你,但是他到底要利用這樹精靈幹些什麼?就是他真的要操控你的思想,也沒有必要利用樹精靈的力量;他可以先把你抓回去,然後再施法。不過,無論如何,由於你是他的目標,因此你就應當對阿曼達多加提防。」

  「當然,身為你的老師,我也明白你一方面希望藉著自己的力量尋找真正的答案,另一方面又希望拯救這可憐的樹精靈;但是,你要明白,我們對於這事情還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也許這事情另有主謀,或是這推斷是錯誤的,或是這樹精靈根本沒有被操控,只是一個墜落的、與魔鬼為伍,以操控人類為樂的精靈。」

  「不過,如果你真的要私自採取行動,或是對方主動來襲的話,為免你胡亂行事,我也得建議你一些應對的方法。據我所知,雖然樹精靈法力無窮,是陸上各精靈中最強大的,但是她們都害怕火焰。人類一切的武器都無法傷害他們,唯有火才能把她們燒死。當然,我絕不希望你如此行,我也知道你不會如此行;更何況,如果你真的用火把她燒死,其他樹精靈若然知道,就必然會報復,屆時後果將會十分嚴重。」

  「這當然,我那裡像是個如此殘暴的人?」阿加莎說。

  「是的,公主殿下,你從來也只會對我這可憐的馬兒殘忍……」庫克插嘴說著。

  「再吵的話,我就會把你的肉棒咬斷。」阿加莎半開玩笑的對庫克恐嚇著說。

  膽小的庫克只好繼續默不作聲。

  「因此,你若是執意要行動的話,千萬不要硬碰,而要軟攻。別以為你自已的魔法力量很厲害,就是你比普通的女人多了一根肉棒,力量依然不如一個樹精

  靈的小孩。當然你要小心,不要隨便答應阿曼達些什麼;你要小心的應付,保持清醒,看透她的思想,同時不要讓她知道你在想什麼,然後再決定下一步的行動。

  如果你的推測屬實的話,你應當利用你的思想感化對方,使她回復本來的意志。」

  「這是什麼話來的啊?」阿加莎似乎無法理解這段說話的含義。她卻沒有花時間猜想,而是選擇繼續看下去。

  「另外,你務要使黑茲爾和丹尼斯遠離阿曼達,免得她從他們二人的腦袋裡盜取軍事機密,或是利用他們發出軍令,控制我方軍隊。我的話到此為止。願上帝保佑你蘇菲亞上」

  忽然,一聲炮響從城外響起。庫克馬上趴在地上,躲在石牆後;石牆高約一點七米,足以遮蔽它的身體。至於阿加莎,則急忙彎下身子,把信藏在胸袋,然後從馬鞍爬下來,蹲在地上,馬上吩咐士兵們返回崗位。

  「炮彈是從那兒射過來的?」

  「報告上尉,炮彈發射的位置位於兩點鐘方向,大炮隱藏在針葉林裡,看不清實際位置。」一位女兵回答說。「那麼我們應否發炮還擊?」

  「千萬不要,免得浪費炮彈。」阿加莎冷靜地說。可是,沒多久,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無數的炮聲再次響起,而且其中一下還擊中城牆。

  「所有炮兵隊伍,請馬上開火還擊!」一聲命令從右方一直傳過來,城牆上的大炮便逐一開火還擊。

  「那麼……第二十號炮兵隊,開火吧!」接到上級的命令,阿加莎只好下令屬下向森林發炮。

  於是「轟隆」的聲響持續了十五分鐘,然後就靜止下來;四處煙霧迷漫,不見撤斯王國軍隊的蹤影,炮彈倒浪費了不少。

  「可惡。」阿加莎無奈地看著空中飄浮的炮灰,握著拳頭,既是生氣,又感到無能為力。……

  經過一天的辛勞,到了晚上,阿加莎便返回營中休息。由於她所屬的炮兵小隊需要負責城牆的防守工作,因此她與她的部下被安排在城牆附近紮營休息。當然,環境自然比船上的睡房差得多;阿加莎連同一共九個直屬的部下,要在晚上不分男女的擠在同一個狐小的帳幕裡,而且還要睡在地上。不過,他們似乎對於這些並不介意,反而十分享受如此親密的時刻。

  往帳幕裡面觀看,只見阿加莎趴在地上,肉棒插在粉嫩的陰道裡,自己的陰唇則包裹著一根肉棒,紅唇又親吻著另一人的陰唇,偶然還發出高聲的呻吟和笑聲。

  「阿加莎中尉,」就在阿加莎還在陶醉於性興奮當中的時候,一個帶著黑茲爾口訊的士兵忽然闖進來,嚴肅的啜子馬上打斷了她的嬌吟。

  「又怎麼了?」

  「黑茲爾將軍有命,請中尉馬上前往城西的澡堂與將軍單獨見面。」

  眾人聽見士兵的傳話,都以為是黑茲爾又召阿加莎去風流快活了;可是阿加莎心裡知道,事情絕非如此簡單,說不定這次又是阿曼達出的主意。

  正如蘇菲亞所料,阿曼達馬上又再次要尋找攻擊阿加莎的機會了。當然,阿加莎並不會因而害怕,相反地她把這事情看成是表現自己的才能和尋找進一步證據、得知真相的大好機會。不過,另一方面,她自己也意識到,這次阿曼達將會有所準備,上次反客為主,以色誘對付色誘的招式明顯是行不通了。

  「阿加莎中尉,看來將軍真的很喜歡你呢。你真是走運了。」「就是嘛;將來你晉陞的時候,可不要忘掉我們啊。」

  「知道了,知道了。」阿加莎只好順從軍令,把內褲和乳罩穿上,然後拿著衣褲,披著斗篷,就在冰天雪地裡匆匆忙忙的走過滿地白色的街道。雖然城內大部分平民已經撤離,但是因為被派往維納斯城的士兵也有不少,晚上的街道依然有不少行人。縱使天上還飄著細小的雪花,有的妓女們和妓男們還是穿著內衣褲的站在門前吸引顧客,甚至路旁的角落還有不少人在寒冬中展露出陽具和女陰,偷偷摸摸的在路上瘋狂做愛。

  阿加莎踏進澡堂,在士兵的引領之下來到廂房。打開大門,室內充斥著暖烘烘的蒸汽。在阿加莎的眼前,是一個暖水浴池。泡在池水裡的,除了黑茲爾一人以外,不出阿加莎所料,果然還有阿曼達。

  「啊啊啊阿加莎……你來了嗎……」黑茲爾說。由於泡在水裡的關係,身上看不見精液,可是臉兒上和嘴巴裡依然佈滿著阿曼達的濃精。她的雙乳被阿曼達的雙手從背後抓住了,四周被數條肉棒所包圍,臉兒上的精液被樹幹長出來的吸管的嘴唇舔弄;不過這次眼神明顯地比較清醒,只是腦袋依然被性慾所支配。

  「黑茲爾將軍,你召我來有什麼事?」阿加莎先把衣服放在旁邊的長椅上,然後來到池邊站著,對黑茲爾問道。

  「哦,阿曼達說要你來……啊,我就叫你來了。」阿加莎盯著阿曼達,以嚴肅的眼神示意,要阿曼達馬上放開黑茲爾,可是阿曼達卻不以為然。阿曼達的雙眼只是瞥了她一眼,就把目光聚焦在黑茲爾的雙乳上;她的另一雙手泡在水中,不知在幹什麼,或許是抓著黑茲爾的臀部,也許是塞入她的屁眼裡。她那豐滿的乳房,在黑茲爾的背後若隱若現;眼神滿是淫慾,根本沒有把阿加莎放在眼內。

  「既然你只是要找我的話,請你馬上讓黑茲爾將軍離去。」阿加莎說,雙眼依然盯著阿曼達。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