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十一章 床上激戰


  時光飛逝,船隊已經來到維納斯城的港口,停泊在了無人煙的碼頭裡。初到步的第一天,黑茲爾安排船上的士兵日夜輪流在城裡執勤,晚上返回船上休息,免得這一大群人忽然一下子霸佔了維納斯城守軍的城堡和兵營,佔用他們的空間。

  戰船上的士兵依然在討論先前在撒斯王國的補給船上發現樹精靈的事情。由於樹精靈深受尼白地人的敬重和畏懼,而且擁有強大的力量,因此阿曼達得到黑茲爾的厚待。由於精液、淫水和乳汁都是樹精靈的主食,因此黑茲爾索性把先前從補給船上抓回來的俘虜當成樹精靈的性奴,把他們關進阿曼達休息的房間──位於第三層中央的寬敞的貨倉裡,讓她享用。此外,黑茲爾又特別安排士兵輪流的伺候她,極力爭取她的好感和信任。不少士兵,尤其是那些年青人,都紛紛爭取接觸阿曼達的機會;雖然尼白地人都害怕樹精靈,尤其是害怕成為他們的性奴,成了他們繁殖和製造糧食的機器,可是又因為魔法學上那些「魔法力量能夠藉著性愛互相傳遞、互補不足」的理論影響之下,有的人又對於與樹精靈交合產生暇想,希望藉此變成強者。當然,普通人也不敢冒險的隻身在森林裡尋找和引誘樹精靈,因為下場往往是成為了樹精靈的性奴,直到最少一個月以後,當她對這性奴感到厭倦,才會把他/她放走;然而,只要樹精靈忽然又想念這性奴的時候,就有可能會再次把他/她抓回去。可是,現在這樹精靈是在尼白地王國的戰船上,而且跟那些接受人類供奉的樹精靈一樣,由於食物的供養充足,表面上似乎無意隨便捕捉人類作為性奴,因此人類對他們的介心就自然下降,並且也開始希望爭取與她接觸的機會。

  不過,阿加莎並沒有加入那些新兵們的瘋狂當中;身為魔法學者的她,並沒有盲目的爭取接觸阿曼達的機會,反而趁著晚上空閒的時間,坐在床上,燃點燭台,安靜的看書。她正在看的,正是一本關於精靈的魔法書籍。

  「精靈是活在地上的天使,人類應當對他們保持一定敬畏的心態……雖然他們與邪惡原則上勢不兩立,但是他們的威力強大,而且自恃比人類高一等,因此人類不應過分恐懼他們,也不應過分奉承他們,免得任由他們玩弄。」

  「樹精靈是尼白地王國的森林裡眾精靈當中最強大的精靈。她們數量比人類與其他精靈都稀少得多,而且都是獨居的,因此在與同類交合同時,也經常捕捉

  人類和其他精靈作為繁殖後代的工具。她們都是雌雄同體的,寄居在枯木上;雖然身體與枯木分離,可是由於依賴木頭內儲存的能量生活,因此總是會帶著那笨重的木頭到處走動。被寄居的枯木的樹根和樹枝都會重新充滿了生機,變得堅硬,可是不會再長出樹葉,取而代之的是一條又一條可怕的大肉棒,還有一些如同吸管般的管子吸吮精液;然而,民間傳說,這些肉棒所射出的精液卻是女人和男人養顏的補品。」

  「樹精靈雖然以捕獵人類和精靈,吸食精液、淫汁和乳汁維生,可是成為她的性奴的人類或精靈,並非如同我們想像當中如同的痛苦。由於她們視性奴為自己珍貴的財產,只要性奴乖巧、聽話,就會悉心照料他們的起居飲食,甚至還容許他們暫時返回家園;玩厭了就會把性奴放走,當然往後亦有可能把他們再次抓回來。當然,樹精靈懂得尼白地人不認識的念力魔法,能夠操控人類的思想,但是基於上帝的命令,除非受襲,否則都不能施行如此的魔法,要不然就會遭到天遣……」

  忽然,房門傳來敲門的聲音。阿加莎把書本蓋上,放在桌子上,然後拉開房門;那是一位通訊員,特意前來向阿加莎傳召黑茲爾的說話。

  「阿加莎中尉,黑茲爾將軍吩咐,請閣下馬上脫光外衣褲,只穿著內衣褲的前往第三層的貨倉裡。」

  「第三層的貨倉……那不就是那樹精靈暫時居住的房間了嗎?」

  「是的,將軍吩咐中尉前往室內一同招待樹精靈……」

  「黑茲爾似乎把我當成是她的廉價妓女了。」阿加莎知道這是軍令,也只好服從。於是她解開衣鈕和腰帶,然後脫下外衣和長褲,身上只剩下紅色的乳罩和三角內褲;又披上大毛巾,然後急步離開房間,在通訊員的引領之下前往房間。

  「請進吧。」當貨倉的大門前站崗的侍衛把笨重的木門推開的時候,一陣淫叫、淫笑的聲音就如同水流般從貨倉裡湧出來。

  阿加莎小心翼翼地走進房間裡,環視四周,發現最少有幾十根肉棒,把一個又一個的戰俘懸掛在牆上,然後被強暴;至於在地上,也有一些尼白地王國的士兵,雙手和雙腳都被肉棒綁住了,任由肉棒的凌辱,容許精液隨便的噴射在身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聽見黑茲爾和丹尼斯淫叫和尖叫的聲音,阿加莎就繼續往前走,來到聲音的源頭;只見黑茲爾和丹尼斯全身從頭到腳都是一片白濁,雙腿發軟,躺臥在阿曼達的肋旁,嘴巴還爭相舔弄著阿曼達那粗

  壯的肉棒。丹尼斯的肛門裡被一根白色的巨物塞住了,偶然從屁眼的空隙流出一點一滴的精液,至於自己那本來黑色的陽具,依然保持堅硬,不過龜頭和肉棒都被阿曼達的濃精染白了。至於黑茲爾,除了肛門被無情的插入以外,女陰還塞著一根黑色的肉棒;前庭大腺源源不絕的噴出淫水,而那雙嬌嫩的乳房亦湧流出一股白色的乳汁,逐一都被那些紅色管子末端的嘴唇吸光,可是馬上又噴出另一股液體,似乎沒有停止下來的趨勢。從二人那雙呆滯而且失神的眼神,阿加莎心裡馬上就感到不妥。

  「你是誰?」阿曼達睜開藍色的凌厲的眼睛,盯著阿加莎,雙手抓著阿曼達和丹尼斯的頭髮,語氣充滿了詭異的氣息。

  「樹精靈不是能夠看穿人類的一切思想的嗎?既然如此,為何你還要問我,不親自從我的腦袋裡尋找答案?」阿加莎冷靜地說。

  「你這自以為聰明的傢伙,難道你不知道,我們是不會胡亂使用如此能力的嗎?」

  「既然如此,請問閣下可否解釋一下,你剛才到底對黑茲爾將軍和丹尼斯將軍做了些什麼事情?」

  聽見阿加莎如此的反問,阿曼達便默不作聲,原封不動的坐著;阿加莎也繼續站在原來的位置,毫無恐懼的以堅定的眼神回應阿曼達。於是兩雙藍色的杏眼便對峙了好一陣子。

  「這個阿加莎果然不簡單。」在遠處操縱著阿曼達一舉一動的理查,坐在地上,凝視著那顯現在水晶球上的阿加莎的雙眼,自言自語的說。事實上,阿曼達早就已經被他操控住了;儘管他無法消滅阿曼達本來的自由意志,不停的精神和肉體的凌辱已經消磨了她的意志,使她的精神崩潰,完全失去了抵抗理查的力量操縱的能力。

  「再這樣下去,她很可能會拆穿我的計謀。看起來,我得小心一點才行。」

  沒多久,在理查的命令之下,阿曼達終於開腔,打破沉默。

  「我的名字是阿曼達。你呢?」

  「我的名字是阿加莎,全名是阿加莎。格拉迪斯。譚邦尼(AgathaGladysTamponner)。」

  「譚邦尼氏?那麼你是公主殿下了吧。」阿曼達笑著說。「不過,即使你是貴族,身為人類竟然膽敢站起來對樹精靈說話,這也是太無禮了吧。」

  「敢問閣下,上帝何時頒令要人類必須向你們這些精靈下跪了呢?」阿加莎理直氣壯的反問,使得阿曼達無言以對。

  「哈哈,你這傢伙真聰明呢……來吧,趕快把乳罩和內褲脫掉。」

  「抱歉,你不是我的上司,無權命令我為你提供性服務。」如此出奇不意的回答讓阿曼達心裡感到詫異。

  「那麼,你想怎麼樣?」阿曼達奸笑著說,幾根肉棒已經伸長至阿加莎的面前,準備隨時把她抓起來。

  「想幹我的話,就應當想盡辦法,引起對方的性慾。」阿加莎說。阿加莎心裡想:在正常情況之下,樹精靈聽見人類竟然反過來要求她們勾起人類的性慾,必然會發怒,最起碼也會感到不滿。因此,如果阿曼達沒有作出如此的反應,阿加莎就可以肯定,這樹精靈有點問題。

  「就這樣而已?那好吧。」於是阿曼達便把其中一雙手放在胸前,擠壓那雙巨大的乳房,發出誘人的眼神。

  「這樣就差不多了。」阿加莎心裡想:果然,如她所料,這不是正常的樹精靈;她不僅沒有生氣,而且反而照著阿加莎的說話,親自勾引阿加莎。她顯然是另有目的的;可是,阿加莎卻想不出阿曼達背後到底有什麼目的。

  於是阿加莎脫下身上的毛巾,小心翼翼地走到來阿曼達面前,脫下乳罩,露出豐滿的雙乳,然後脫下內褲,露出誘人的肉棒和陰唇。

  「果然如黑茲爾所說,你是一個雙性人;這可真難得呢。」阿曼達便輕輕推開黑茲爾和丹尼斯,站起來,張開雙臂,擁抱阿加莎,嘴唇輕輕的親吻阿加莎的臉兒。

  阿加莎也擁抱著阿曼達,把嘴唇貼近阿曼達的嘴唇,開始濕吻起來;在這一瞬間,無論是阿曼達還是在背後操縱她的理查,腦袋忽然都被那雙紅唇和淫舌的魔力沖昏了。當然,阿加莎主動的進行濕吻,是擁有目的的;雖然根據魔法學的主張,人類可以透過性愛從對方身上得到對方與自已本身所不同的魔法力量,但是同一時間,當人類處於性興奮的狀態的時候,意志會變得異常的脆弱,因此如果對方法力高強,而且心懷不軌,就很容易入侵對方的思想當中;就是像阿加莎這些不太懂得念力魔法的尼白地人,也能夠透過這一刻,利用本身的魔法力量感受對方大概的思想狀況。

  可是,理查馬上就從短暫的興奮當中醒過來,意志馬上回復,使得阿加莎無法清楚瞭解阿曼達在想些什麼;不過,在短暫的一刻,她卻感受到阿曼達的思想混亂一片,甚至還聽見一聲掙扎的聲音。

  「她到底在掙扎些什麼?」阿加莎心想疑惑地問。

  「好了,阿加莎,」濕吻結束的時候,二人的肉棒都已經完全勃起來了。「現在就讓我來幹你的小穴吧……」

  「不行……」阿加莎當然知道,如果她隨便容許阿曼達的肉棒插入她的陰道,瘋狂地干炮,那麼本身性慾旺盛的自己馬上就會完全沉醉於興奮的感覺之中,意志變得薄弱,容易被對方入侵。因此,她決定拒絕阿曼達的要求。

  「現在不由你說不。」在理查的命令之下,阿曼達忽然發狂了,把阿加莎一下子壓倒在地上,兩雙手分別抓著她的雙臂和雙腿,發出咆哮的叫聲,肉棒瞄準著阿加莎的陰唇,一下子就要把龜頭插入淫穴裡。

  「你在幹什麼?」可是,阿加莎卻敏捷地用小腿擋住肉棒的侵襲,然後強而有力的雙腿一下子就掙脫了,在瞬間朝著阿曼達的陽具一踢,使她尖叫一聲,就把她推倒在地上,動彈不得。

  「啊!」由於阿曼達的全身每一處神經在此刻已經被理查完全操縱,因此理查的下體也感到一陣強烈的痛楚,高聲地尖叫起來,跌倒在地上。不過由於樹精靈本身的生殖器比較強壯,加上阿加莎的力度也不算大,因此並沒有對於阿曼達的下體造成任何傷害。

  「對不起,阿曼達;你沒事了吧?」在把阿曼達踢倒以後,阿加莎忽然感到內疚了,害怕傷害了阿曼達,就急忙把阿曼達扶起來。

  「沒事……啊啊啊啊啊啊啊!」當然,阿加莎並非人們想像中那麼善良;盡軀她大體上也算是個義人,做事總是有點奸狡。她趁著阿曼達未能來得及反應的時候,毅然拿起肉棒,把龜頭狠狠地塞入阿曼達的下體,龜頭直插子宮頸,然後抽出,開始瘋狂地抽插起來。

  「啊啊啊……你在干……啊,什麼啊啊啊啊啊……」阿曼達眼神失焦,高聲地呻吟起來,乳始激烈地晃動起來,意志馬上就沉淪在性興奮的感覺當中。

  「很……興奮了吧?」

  「啊啊啊啊可惡的……傢伙啊啊啊啊啊……」理查也倒在地上,瘋狂地發出高聲的淫叫,意志減弱。趁著這機會,阿加莎一方面興高采烈、全神貫注地抽插,免得自己過分沉醉於性興奮當中(事實上,無論如何,她自己本身在同一時間意

  志也會減弱,因此作為主動一方的她必須保持清醒,不應過分沉醉於快感當中),另一方面則再次嘗試窺看阿曼達的思想。

  「真的很混亂……」初時阿加莎只感到一片混亂,以及聽見掙扎的聲音;於是,她決定改變策略,把雙手放在阿曼達的肉棒上,溫柔地套弄起來,使得阿曼達的意志進一步被慾火焚燒,進一步窺探她的思想。

  「啊,看見了。」終於,一段模糊的片段在阿加莎的腦袋裡浮現出來;她閉上眼睛,全神貫注地思考。她隱約看見阿曼達躺在地上,全身被一條又一條粗壯的肉棒纏繞,發出痛苦的呻吟。然而,這片段在幾秒之間馬上就從腦袋中消失了。

  「阿加莎,救我……」就在阿加莎睜開雙眼的一刻,耳邊忽然傳來一陣輕聲的哀求;這聲音聽起來好像是從阿曼達的嘴巴裡發出,可是阿曼達只管淫叫,一直未曾開腔說話。

  與此同時,精液馬上就要在阿曼達的子宮裡爆發了。至於阿曼達的肉棒,在阿加莎不停的玩弄之下,變得火紅火熱,也即將噴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加莎一言不發,肉棒馬上就在阿曼達體內激烈噴射。阿曼達的雙乳激烈地上下搖晃,放聲嬌吟,雙目失神,全身發軟,唯有下體的肉棒依然保持堅硬。

  沒多久,阿加莎又把肉棒從阿曼達的陰道抽出,直接噴射在她的肉棒上;與此同時,阿曼達的肉棒亦開始爆發出一股白濁的精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這時候,除了高聲的嬌吟以外,二人還是一言不發,互相的凝視著對方眼睛,好像在思考些什麼。

  「阿加莎……你的肉棒……還真強壯呢……」阿曼達終於開腔了。

  「你也是呢……」阿加莎說,身體躺臥在阿曼達的上方,肉棒壓著她的肉棒,繼續噴出剩下的精液。至於阿曼達的陰唇,積壓在子宮裡精液與前庭大腺的淫水混合,噴出陰唇,濺落在阿加莎身上。

  「那麼……現在你的性慾,應當得到滿足了吧?」阿加莎笑著問。理查意識到阿加莎這問題另有意圖,因此沒有讓阿曼達開腔回答。

  「如果是的話……請你馬上釋放黑茲爾和丹尼斯,回復他們的自由意志。」

  「好吧……」理查經過仔細的思考,便決定讓阿曼達暫時答應她的要求,希望藉此爭取阿加莎的信任。阿曼達的肉棒便放開了二人沾滿精液的身軀,而他們的理智也漸漸回復過來了。

  「這麼快……就結束了嗎?」儘管如此,黑茲爾和丹尼斯似乎並沒有意識到剛才被思想被別人操縱住了,反而還在回味剛才的快感。

  「這傢伙果然不簡單。」理查心裡想。「哈哈,這場遊戲愈來愈具有挑戰性了。」

  時間馬上又過了一天,一隻又一隻鴿子和麻鷹在尼白地城和維納斯城之間的海峽上穿梭;它們都是為了傳遞即時的軍方消息而頻繁來往。普通的信件通常都會用鴿子來傳送,然而如果是重要的緊急信件,例如直接送到亞歷山德拉女王手上的即時戰地情況匯報;因為鷹的速度快,而且在旅途上較不容易受到其他雀鳥的攻擊,安全性較高。然而由於飼養的成本高,數量不多,因此只有緊急信件才會用上麻鷹;不過,身為王室人員的阿加莎就是其中一個例外,她擁有自己的麻鷹,能夠即時送信返回王宮,與亞歷山德拉和馬丁通信,免得他們憂心。

  「女王陛下,來自維納斯城的緊急信件。」即使身處戰場之外,王宮裡依然是一片混亂,整天僕人們總是跑來跑去的去寄信和收信,而亞歷山德拉寫詩的時間也少得多,大部分時間都是為戰爭的事情煩擾著。

  不過,對於尼白地人來說,無論如何繁忙,性愛依然是每天必須進行的社交和娛樂活動,也是最好的減壓方法。因此,在這寒冬的中午,亞歷山德拉選擇留在睡房裡風流快活,暫時忘卻繁忙的政務。

  「女王陛下……」當僕人進入房間的時候,只聽見一陣高聲的呻吟;亞歷山德拉全身赤裸,趴在床上,舌頭舔弄著粉紅色的陰唇;那是蘇菲亞的陰唇。蘇菲亞雙腿張開,嬌小的乳房被亞歷山德拉的雙手抓壓,棕色的長髮被拉扯著,粉紅色的嘴唇情不自禁的發出興奮的呻吟。

  「是黑茲爾的信了吧?阿加莎的信寄來了沒有?」亞歷山德拉問,雙眼依然凝視著蘇菲亞的陰唇。

  「有一封是黑茲爾將軍的信;另外還有阿加莎公主的信,是給女王陛下和主教閣下的……」

  「那麼請你把阿加莎的信拿來吧,黑茲爾的信先放在書桌上。」把信放下以後,僕人就離去了。

  「啊啊啊啊……把阿加莎的信……啊,拿給我……」在蘇菲亞的要求之下,亞歷山德拉便把信遞給她。蘇菲亞打開黃色的信紙,躺在床上,一邊高聲呻吟,一邊閱讀著信的內容。

  「甚……麼……啊啊啊啊?」忽然,蘇菲亞高聲的尖叫起來。

  「怎麼了?是不是弄痛你了?」亞歷山德拉溫柔地問。這時候,她剛好把一條木製的自慰棒塞入蘇菲亞的下體。

  「啊,亞歷山德拉……」蘇菲亞喘噓噓的說,「先前黑茲爾……啊啊,是不是在敵船上發現了……一個樹精靈?」

  「是的。怎麼了?」亞歷山德拉說。昨天她已經收到了相關的通知;雖然這事情十分奇怪,不過亞歷山德拉認為這事件始終與戰事無關,不太重要,因此並沒有刻意向外公佈在敵船上救出樹精靈的事情。

  「啊啊……你看看吧……」亞歷山德拉接過信件,略讀了一遍。阿加莎在信中向亞歷山德拉和蘇菲亞提及了有關樹精靈被發現的事情,而且還寫下了她對於這樹精靈的懷疑。

  「這個名為阿曼達的樹精靈十分奇怪,她似乎不像是普通的樹精靈。首先,被撤斯王國活捉,而且被放在一艘連半支大炮也沒有的補給船上,已經是十分不尋常……」阿加莎寫道。「其次,我還發現她意圖透過性愛操控黑茲爾將軍和丹尼斯將軍。以我所知,除非是受襲,否則樹精靈是不能隨意入侵及操控人類的思想,要不然就會遭到上帝的責罰。再說,她這樣做,又有什麼目的呢?這樣對她又有什麼好處?」

  「我剛才跟阿曼達干炮了一場,感受到她的思想十分混亂。儘管她立心不良,她又不像是邪惡的化身;我只隱約感受到她好像被千萬根肉棒纏繞住了,心裡不停地掙扎、驚叫,甚至她還哀求我拯救她。」

  「這推論可能有點兒離譜,不過根據以上的證據,我認為阿曼達的思想很可能被遠方某一股力量所控制,現在的所作所為全部都不是出自於她的意志。的確,這擁論有點荒謬,因為從來沒有任何人能夠控制精靈的思想,尤其是樹精靈的思想;就是樹精靈也難以控制樹精靈的思想。因此,媽,我希望你能夠把此信轉交至蘇菲亞老師手上,好讓她告訴我應當怎樣做。」

  「真奇怪,黑茲爾的匯報當中沒有向我提及這些事情呢。」亞歷山德拉說。

  「這當然……他們都不是魔法學者……自然就察覺不到有什麼不妥。」蘇菲亞說。

  「那麼,你建議阿加莎應當如何應付?」亞歷山德拉問。

  「這個嘛……啊啊,幹完以後再說吧……人家……啊,還在興奮呢……」

  「知道了,知道了,你這可愛的蕩婦。」於是亞歷山德拉再次把自慰棒深入蘇菲亞的下體,弄得她大呼小叫;她又把自慰棒的另一端用自己濕潤的陰唇包裹起來,拉入陰道。於是兩個純潔的女陰便被這一條又粗又長的自慰棒連接起來。

  亞歷山德拉俯伏在蘇菲亞的上方;二人的雙手按在對方的雙乳上,舌頭互相交纏,眉來眼去,交頭接耳,眼神充斥著無限的淫慾和甜蜜的愛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兩位床上的熟女開始發出興奮的呻吟,跟隨著自慰棒在陰道進出的節奏高聲的尖叫起來。

  「啊啊啊啊……把淫水噴出來吧……」亞歷山德拉說。

  「啊,那你呢……啊啊啊啊!」蘇菲亞問。

  「放心吧,我當然會……」

  在嬌吟的聲浪沖擊之下,淫水馬上就朝著對方的下體激烈地噴射起來。她們只顧著呻吟,信也交給僕人放在一旁,暫時把先前的事情都忘掉了;她們卻沒有想到,就在這一刻,阿加莎的信被一隻嫩滑的手從書桌上偷偷的拿去。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