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07章 水底三明治


  近來翻開報紙,經常有各種暴力新聞,很多都因為爭女人而引起的,例如:「見女友與陌生漢聊天,男子醋意起糾眾亂砍十七刀」,還有「女友遭人調戲,小男友欲阻止被摳至重傷」。

  所以說,大家不妨像我這樣,自願把女友讓人凌辱,你的女友給我摸幾下奶子、我女友給你摸幾下屁股,互相禮讓,世界就和平得多,哈哈哈,干他媽的,連我自己也想不到我竟然還是個和平愛好者呢!

  各位色友看到我上面的話,有些可能想K我一頓,有些可能會昂首挺胸很有正義感地對我說:「我們才沒有你這麼變態,喜歡玩弄他人女友,又喜歡凌辱自己女友!」

  嘿嘿!其實大家多多少少都會有點相同的心態。比如說吧,夏天各位喜歡去海灘,除了游水之外,當然是看看那些穿泳衣漂亮的小美媚走來走去,有時還會評胸論臀一番,你們別忘記你帶在身邊的女友也是穿著泳衣,也會讓別人看到她的曲線,和暴露在泳衣外那乳溝和肉臀,再進一步說,在游水時你又怎知有多少男人有意無意碰過你女友的胴體?我說得沒錯吧?哈哈。

  閒話不說,說回我自己,每年到了暑假,當然喜歡去享受一下sun of thebeach(沙灘的陽光),也喜歡帶女友到海灘去讓son of the bitch(婊子的兒子)凌辱一番。為了要達到凌辱女友的目的,我當然經常盛讚女友身裁很好,穿起比堅尼三點式泳衣更好看(這些是事實),女友最初還是不慣,經常在泳衣外套上一件寬大的T恤,可以遮到臀部,但在我鼓勵下,她才開始直接穿著三點式泳衣到沙灘上。

  去年我們去東岸某個海灘,那海灘設備比較落後,廁所、更衣室、休息室都是用原木和草籐搭成的,但優勝之處就是那裡的沙粒比較幼,赤著腳走起來軟綿綿的,還有那海可以一望無際,與太平洋連成一體,海浪會比較大,但水很清,藍藍的與藍天白雲相得益彰,每次去那裡,心裡的煩悶可以一掃而空……那就可以專心想些凌辱女友的點子,嘿嘿……

  女友穿著三點式泳衣到海灘,當然惹來不少son of the bitch猥瑣的眼光,因為女友的皮膚屬於較白那種,有時會給陽光曬紅了,但卻不甚著色,一個泳季過後,只是稍稍米黃一些,我想她一生也不能曬出古銅色,就是因為她皮膚較白,在陽光下特別耀眼,小小泳褲露出大半的圓臀,走起路來還有左右搖晃;還有她那驕人的豐乳,紅色泳衣那小罩罩只能遮一半,白嫩嫩的大半邊乳房露在海灘眾男人的眼中,高高挺起而且又會一晃一晃的,真是「動人心弦」!

  「非非,快幫我看看泳衣後面有沒有綁好?」三點式泳衣像只戴一個乳罩那樣,所以女友特別緊張,每次都要我幫她檢查泳衣後面唯一一條小帶。我有時會故意把那小帶綁得比較松,女友游完數百米之後,從水裡站起來,哇塞!整個泳衣罩都向下滑了一截,兩個又圓又大的肉球差一點全露出來,乳頭雖然不致於曝光,但周圍一些輕佻的男人已經吹起口哨來,她才面紅紅地拉拉泳衣。我那種凌辱女友的心理使我很興奮,所以每次總是希望綁在她背上的帶子越松越好。

  我和女友的泳術都不錯,我比較優勝些,但她總是不服輸,經常向我挑戰。這天她又向我下戰書,說:「我們鬥快游到那邊去!」我還沒答應她,她已經潛下頭去,向著海灘另一邊游去,我也急追而去。

  她游得很急,我把臉伏在水裡時,偷看她上身的曲線,很想那泳衣能夠滑下來一點,但這天可能幫她綁帶時緊了一些,沒有我預期的效果,真有點失望。我追貼近她,她見我追到她,又奮力向前游,我們兩人幾乎碰在一起,我突然腦筋一動,拍拍她的背說:「不錯喎,游得很快,可惜又給我追上。」她給我這麼一氣,又再次努力向前游。

  嘿嘿,我的詭計又達到了,其實我剛在拍拍她的背部時,已偷偷把她背後的綁帶扯鬆一些,她游得這麼快,等一些泳衣一定會向下滑,這次因為用力不能節准,所以可能會滑得露出乳頭出來。干她娘的!想起來都興奮極了,我立即游追上去,再偷看她泳衣時,果然像我預期那般向下滑一截,兩個圓圓的乳房上面一大半露在水裡,哇塞!如果有人潛在水底裡,一定風光無限好。我心裡想:現在最重要是她出水那一刻,如果她很用力,效果更好。

  差不多要到達海灘的另一邊,那裡的人也不少,我已越過她,我故意放慢速度,潛潛水再看看她的泳衣。

  我在水裡幾乎呆住了,我女友上身竟然光溜溜,沒有任何遮掩,兩個大乳房像車前大燈那樣亮在水裡。哎呀!干她娘的,我剛才扯她一下綁帶,可能是用多了力,加以她游得快,所以整個上身泳衣在游水裡脫掉,而她還在努力游泳,所以根本沒有覺察。她繼續向前游去,而我雞巴已經大得快撐破泳褲,頂得很不舒服,所以只能慢慢向前游。

  「哈,這次我比你快!」女友見我從她後面游來,舉起雙手高興地說,兩個沒遮掩的大乳房從水裡露了出來,我看呆了。她看見我呆呆地看著她,也看看自己,驚叫一聲伏進水裡,雙手掩著乳房,但不遠處已經有兩個男人看得愣愣的。

  女友只露個頭在水上,羞紅著臉對我說:「哎呀,剛才可能游得太急,泳衣掉了都不知道!」

  她根本不知道是我做手腳,但我也有點後悔,到底這裡是公眾場所,女友這樣子不太好,萬一給記者看見,明天上了報紙,她以後都不能見人。

  我說:「我回去替你拿那件大T恤來!你也游回去,我順著剛才游的這條路來找你。」

  女友感激地說:「你要小心一點,我慢慢游回去,你不要太急。」我於是就快速游回去,而我女友在後面慢慢游回來,因為她要一手護在胸前,只能靠兩腳和一隻手來游。那兩個看見她奶子的男人這時已經潛進水裡,繼續免費欣賞,所以我要快點回去拿T恤回來。

  我上岸拿了T恤,再從剛才那水道游來找女友,看來她要在水裡穿T恤才行了。我想她應該游到一半位置,但比我想像還差,我足足游回四分三路程,才遠遠見到她的紮起長髮的頭。我慢慢半潛半游向她,鬼鬼祟祟,想要在水裡摸她一把,嚇她一跳,所以只有半個頭露在水面,再加上我戴著泳鏡,她應該不知道是我,以為是其他遊客,等一下嚇她一跳,她可能又把奶子露出來,干,越想越興奮!

  我像水鬼那樣偷偷摸摸接近她,差不多離她六、七米距離時,發現原來在她身邊有三個男泳客,我最初還以為他們是路過,事實上卻圍著她。有一個好像是剛才看到她乳房露出水面的胖男人,另兩個是三十來歲,頭髮染色的男人,有個皮膚曬得黑黑的,手臂上還有紋身的男人,就暫且叫他做「黑炭頭」吧,另一個皮膚曬得紅紅的,暫且叫他做「紅燒豬」吧。

  我第一句聽到的是紅燒豬出言調戲我女友:「哇塞,沒錢買泳衣嗎?要用手遮住啊?」那黑炭頭說:「在哪個夜總會做事?還裝什麼,要用手遮遮掩掩?」真是豈有此理,把我可愛清純的女友當是夜總會的妓女!但我心裡卻有種異樣的興奮,我決定不再游過去,就看看女友怎麼應付他們。

  那個剛才看過我女友乳房的胖男人說:「你男友好像上岸不理你了,我們來理你,給我們摸摸你那兩個大奶子!」

  女友嚇得花容失色說:「你們別過來,我會大叫!」

  那男人說:「你就大叫吧,很快有記者把你兩個大奶子登報!哈哈哈!」

  那紅燒豬也哈哈大笑說:「大哥,那我們等明天看報紙好了!」

  我女友怔了一下,那胖男人就對他對面黑炭頭眨眨眼,黑炭頭就從我女友背後抱住她腰,我女友一掙扎,想用手肘掙開他,反而給他抓住雙手手腕,扭到背後,這時她胸前兩個大乳房完全沒有遮掩。我女友尖叫一聲,那男人把她身體抱起來,她兩個乳房又露出水面,幹他娘的,竟然這樣公然凌辱我女友?!不過我是和平愛好者,還是繼續看。

  黑炭頭警告說:「你再叫,再叫就把你拖出水,讓所有男人看你的奶奶!」

  我女友忙搖搖頭說:「不要,我不叫,快放我進水裡!」黑炭頭才再放她進水裡,說:「那你放乖一點,讓我們兄弟樂樂!」

  對面的那胖男人游過來,貼著她,雙手就握在她兩個大乳房上,我女友還扭著身體想掙扎,胖男人的手指就去捏她的乳頭,她全身僵住,不能再反抗,任由他摸完又摸,搓完又搓。我知道女友的乳頭是很敏感的地帶,給人一摸,全身都會發軟。

  我在旁看得興奮極了,這樣凌辱女友的機會實在少之又少,我雞巴在泳褲裡撐起一大塊,我還時而伸手到雞巴上自摸了幾下,心理真是矛盾,要不要再讓女友被凌辱呢?邪惡的心戰勝了理智,結果我繼續潛伏在旁邊,隔岸觀火。

  那個紅燒豬說:「喂,她既然沒有上衣,不如把她的泳褲也脫掉,好嗎?」

  黑炭頭嘴巴快要流下口水的樣子,忙說:「很好,很好,你懂得潛水,你潛進去!」

  紅燒豬真的潛進水裡,我女友在水裡的身子一陣子掙扎,不一會兒那不良青年已經把她的紅色泳褲拿出水面。

  我把頭伏進水裡,看女友兩條白白嫩嫩修長的大腿在水裡劃來劃去,雙腿間的黑毛毛地帶在清清的海水裡看得一清二楚,哇塞!我看得幾乎不能支持下去,差一點射出精來。

  這時有幾個泳客向他們那邊游去,看來這次鬧劇要結束了,怎知那胖男人腦筋轉得快,把我女友抱著,朝她的嘴上親下去,一邊用手捏她的乳房,使我女友的嘴巴張開呵氣,他嘴巴便壓在我女友小嘴上,舌頭也弄進她嘴裡,親得嘖嘖有聲,那幾個泳客見到,以為他們是情侶,不想妨礙他們,就匆匆游過去,於是他們就繼續凌辱我女友。

  我這時也潛入水裡,見到女友赤條條給那胖男人抱著,胖男人一手握著她的圓屁股,一手摸著她的大奶子,非常淫猥。我女友身後那個黑炭頭這時自己動手扯下泳褲,露出他的大雞巴。怪,也像他皮膚那樣黑黑的,到底他的皮膚是曬黑還是天生黑的?

  黑炭頭游向我女友,再次抱著她的纖腰,我女友就像三明治那樣給兩個男人夾在中間,黑炭頭的黑雞巴已經從她雙腿之間穿過去。我心頭一冷,一方面很興奮,但另一方面也遭到道德的遣責,到底那是我的女友,即使不是女友,見到她快被人強姦,也要出手相救,這已經不是凌辱的程度,而是快被強姦,我心理的理性佔了上風,決定要阻止他們。

  我慢慢靠近,心裡突然想起報紙的那個標頭:「女友遭人調戲,小男友欲阻止被摳至重傷」,現在對方是三個人,而且都像凶悍有力的壞人,我這樣去,豈不是送死!我心理找到一個藉口,所以繼續靜止在水裡觀看。

  黑炭頭雙手把我女友的圓屁股托一托,然後伸手到自己下體扶一扶黑雞巴,屁股一挺,只見我女友全身抖起來,然後細腰開始扭著,才見到他那黑雞巴已經干進我女友的小穴裡,一上一下地抽動著。

  我女友這時雙手死死地抱著那胖男人,而細腰圓臀則給黑炭頭抱過去,曲著大腿,給那男人從後面干進去。我眼睛露到水面上看,見到女友閉著眼睛,雙頰緋紅,倒在胖男人肩上,呵呵呵地呼著粗氣。我看著女友給幹得爽翻,自己也爽翻。

  這時黑炭頭把我女友反轉過來,我女友正面朝著他,因為是斜斜的,所以她的雙手只好伸到頭後面,抱著胖男人,雙腿給黑炭頭挾在腰旁,正面幹著她,幹得水泡直從水裡冒出來。我看我女友給幹得雙眼半閉,好像都已經不知道現實世界了。

  黑炭頭抱著她的腰,越干越有勁,把她幹得全身一動一動,斜斜的胴體使兩個乳房靠近水面,從水上面就能看到她兩個晃動的乳房,當然可愛的乳頭也一清二楚。我女友卻給幹得緊,完全不覺,再給黑炭頭弄幾下,乳尖位置已經冒出水面,我想也有其他泳客看見,只是泳客都是怕事之徒,不敢接近。

  那胖男人好像怕她乳房沒暴露出來,用手去捏弄她,給他一捏,整個乳房都湧出水面來。黑炭頭扭著腰再干她數十下,抖了兩下,我知道他射了精,看到我女友眼睛都翻白了,就知道他的精液是射進她體內,才會使她爽翻。

  「老弟,你好像看很久了,要不要加入我們?等我幹完這美媚再輪到你。」紅燒豬突然發現我,還要邀請我去凌辱我女友。

  我這時不得不乾咳幾聲壯壯膽,大聲叱責說:「你們不要調戲她,她是我女友!」我女友也聽到我的聲音,忙叫道:「非非,快救我!」

  那胖男人臉色有點青白,不知所措說:「我們只是和她玩玩,沒什麼!」說完和那兩個男人匆匆遊走,我還以為他們一定是兇惡的壞人,原來也只是怕事的小嘍囉。

  我替我女友穿上那T恤,濕淋淋的很難穿,穿上之後,才發現這種濕透的T恤貼在身上,她全身的曲線同樣暴露無遺,胸口兩個大饅頭,連那兩顆乳暈的黑影也很明顯。T恤只蓋到她屁股上,但遮不住整個屁股,下半個屁股還是露了出來,我根本沒想過她的泳褲會給人家脫掉。至於前面黑毛部份,當然也是一片黑影,有幾根還從T恤下露出來。

  她自己也知道,但這樣總比沒穿好,她說:「剛才給別人調戲,現在又穿成這樣,羞死人啦,千萬不要碰到熟人才好!」

  我們一邊游回去,女友一邊把剛才經驗告訴我,不過她只是說那三個男人圍著她偷看她的乳房,然後有人脫掉她的泳褲,使她赤條條暴露出來。

  我追問道:「我剛才游到來的時候,見到那個胖男人和黑男人把你抱著。」

  女友有點羞澀說:「嗯,他們很壞,見我赤條條就靠過去,摸我的奶子和屁股。」

  我笑笑說:「那你給他們摸得爽不爽?」

  女友嬌嗔地說:「不講了,不講了,你女友給人家這樣摸,你還能夠笑得出來,你真變態!」

  我們談得興高采烈,游近淺水區,突然有個聲音在我旁邊說:「喂,學長,學姐,你們也來這裡游水嗎?」我回頭一看,哎呀,真是湊巧,原來是我女友的補習學生,叫天祐,情況大大的壞!如果是我和女友的朋友,情況還好,但卻是女友的學生,我女友還要維持的教習尊嚴怎麼辦呢?

  女友平時口齒伶俐,但這時和他打招呼時卻有點結結巴巴:「天祐……你也……你也來這裡游嗎?」

  這個天祐讀高中,生得高高大大,嘴邊已經有少年那種細細灰灰的鬍子,他是個游泳健將,像這樣夏天,他當然會四處去游水,但沒想到會來這裡,更沒想到會碰見我們。

  我覺得女友這件事我確有責任,只好想辦法支開他,說:「天祐,我們先上岸,你繼續游吧。」

  怎知天祐說:「我剛才也游了很久,一起上岸吧!」

  女友當然怕給他看見她的身體,就說:「你們先上岸,我再游一會兒。」

  我明白她的意思,就和天祐一起游開,怎知沒游幾下,後面傳來女友嚶叫一聲,曲著身子。我和天祐忙游過去,女友對我說:「我腳抽筋了!」這不奇怪,剛才游泳耗力很多,還要給那三個男人調戲,再給其中一個幹過,可能體力不夠才會抽筋。

  天祐說:「學姐,不要害怕,你可能太累,不要游了,我們扶你上岸吧。」說完就抱著她的腰,向前游去。我本來應該也趕上去幫忙,但看到那學弟雙手握在我女友的纖腰上時,我心底又有一陣興奮,故意慢慢跟在他們後面游。

  不久就游到細沙沙灘上,天祐要站起來,我女友忙說:「我還是想躺在海水裡。」天祐關心地說:「這怎麼行呢?腳抽筋要在沙灘上按摩一下就會好,不必擔心,我在學校是救生員,也是緊急醫療隊的隊員。來,我來背你!」說完就拉起我女友的雙手,放在他背上,然後把她背出水。

  「嘩啦」一聲,水從她身上流下來,T恤就完完全全緊貼在她身體上,因為被天祐背著,我女友的T恤縮上去,下半部份屁股完全光光地露在陽光之下。其他人還以為她穿T-BACK泳褲,連天祐也是這樣想吧,誰也沒想到她會是沒穿任何衣服。

  我在後面跟著他們,天祐雙手像背孩子那樣,扶在我女友光溜溜的屁股上,干,這次給人占光便宜了!再從側面看,女友前面的T恤也是緊貼在身體上,碩大的乳房像沒有遮掩貼在她補習學生的厚背上,天祐走時震動時,我女友的身體也在他背上震動,柔軟的乳房在他背上一擠一擠的,幹他娘的!給這小子佔盡便宜。

  好不容易才到達,天祐把我女友輕輕放在沙灘席上,我女友剛坐在沙灘席上時,天祐雙眼瞪得好大,他應該不相信這剛才他從水裡背上來的家庭補習老師會這麼性感,T恤緊緊貼在姣好的身體上,兩個又圓又大的奶子像沒有遮住那樣完全顯現出來,兩圓點黑黑的乳暈也一覽無遺。這還不止,剛才一坐下時,我女友雙腿來不及緊閉,黑毛毛的地帶就在他面前一閃而過,我看他的樣子像是快昏倒還是快要噴出鼻血來那樣。

  我拿一塊大浴巾讓她蓋住身體,從胸脯上蓋到大腿上,這樣就不會暴露了。天祐也才清醒過來,說:「對不起,學姐,我不應該這樣看你。」我女友臉已經羞紅,到底給補習學生看自己幾乎全裸的樣子,實在太失禮。

  但接著他就替我女友按摩腳底,但女友原來不只是腳抽筋,小腿肚也抽筋,突然抽了一下,女友「呀「一聲,曲起小腿,天祐忙替她按摩。各位色友別忘記我女友根本沒穿褲子,只有T恤遮住,現在又有大浴巾遮住,但這樣曲起小腿,我能看見她黑毛毛的小穴,天祐當然也看得一清二楚,我看到我和他兩人的泳褲都勃起一個大帳幕來。干,男人的反應都是一樣!

  我女友忙把雙腿伸直併攏,天祐說:「你連小腿肚也抽筋,看來我還要替你按一按小腿肚。」

  我說:「天祐,在這裡按摩不太好,我們去裡面休息室吧。」

  天祐說:「嗯,這裡也太熱了,來,學姐,我再背你。」

  我女友忙說:「不需要了,謝謝,我自己走。」

  天祐沒背她,卻堅持要扶著她,我看他的手最初扶著她的腰,後來就扶著她的腋下,然後向前按去,我看得磨磨牙。我說過這泳灘有幾間用草籐和原木搭成的獨立休息室,給一些病倒或著中暑的人來休息,我們也佔一間。

  天祐把我女友放在竹床上面,我女友伏臥著讓他按摩她的小腿,我說:「天祐,拜託你了,我去沙灘把東西拿回來。」天祐說:「那順便把我的東西也拿回來吧,我的沙灘席就在那邊,是草綠色的,還有個繡著我的英文名『TY』的背囊。」

  干他媽的!這小子竟然把我這個學長支開,我說:「好的。」說完就走出休息室,還關上門,但我當然沒離開,偷偷聽聽裡面的動靜。

  果然不久就聽到我女友叫道:「喂,學弟,你怎麼可以這樣?」

  天祐說:「是你男友拜託我照顧你嘛,你平時替我補習時,我就想這樣。」

  我本來還想再聽下去,可以有些泳客很奇怪看我在偷聽,所以我只好匆匆離開。

  我走進旁邊的更衣室裡,本來想聽聽裡面的聲音,但卻發現原來草籐的隔牆有很多空隙,可以看到休息室裡部份情形,這一看,又使我的雞巴全勃起來。原來這天祐學弟不是在替我女友按摩小腿,而是在按摩屁股,他一手在我女友圓嫩的屁股上搓著,另一手已經放在她兩股之間,還不斷擠動。

  我女友無力地說:「學弟,不要太過份,我是你的家教老師,哎啊……」我知道女友小穴最敏感,給男人一觸動,全身就會軟綿綿,任由他魚肉。

  「喂,老兄,有什麼好看呀?」有個禿頭中年漢泳客進來更衣室,見我在偷窺,就問我。

  我咬咬牙,心想:既然女友都給人凌辱了,給這中年淫漢看看也沒什麼大不了,於是發起狠來,說:「當然在看妖精打架,你也快過來看。」他過來,我就把最好「景觀」的位置讓給他,自己在旁邊找另一個小孔孔。

  再看到我女友時,她那件若有若無的T恤已經被她補習學生扯在胸脯上間,兩個大乳房落進他的手裡,給他搓圓弄扁,天祐的身體從後面貼在我女友的屁股上,用力抽動著,看女友張開嘴巴「呵呵呵」淫叫著,就知道已給她的學生幹上了。干他媽的,便宜了天祐,我女友替他上了一堂免費的性教育課!

  我身邊那泳客看得雙眼冒火,嘴巴自言自語地說:「干她娘的臭雞邁!兩個都這麼年輕,就在這裡干!」突然對我說:「年輕人一定怕事,我們一起去嚇唬他們!」

  我搖搖頭,我還想繼續看下去,不想打斷他們。那禿頭漢卻丟下他的背包,就出了更衣室,我要阻止也來不及,只好繼續伏在草籐隔牆上偷看。

  我看到天祐把我女友幹得起勁,女友這時也抱著他,讓他一邊干一邊吻吮她的乳頭。這時那禿頭漢突然開門進去,天祐嚇得跌在地上,我女友也嚇得跌在床上,連忙用大浴巾裹住身體,驚叫一聲。

  那禿頭漢說:「你們竟敢光天化日之下在這裡……」

  天祐暴露出他沒良心的一面,穿起泳褲說:「對不起,我只是路過而已,沒什麼,我要走了。」說完竟然匆匆逃了出去。

  禿頭漢也沒想到這小子會有這種反應,更想不到他竟然丟下女伴逃走,他本來應該只想嚇嚇兩個年輕人,但這次看清楚我女友的美貌,加上倒在床上可憐又性感的樣子,淫心大起,就把門關起來。

  我女友像是放在虎口的豬肉,還沒完全從驚慌中反應過來,就給這禿頭漢扯去浴巾,我女友雙手推著他,說:「不要,你不能這樣,我男友快要回來!」干她娘的,心裡還記得我這個男友嗎?

  但那禿頭漢已經扯開雙腿,壓在竹床上幹了起來,說:「你男友剛才給我嚇跑了,還會回來嗎?」

  我女友臉紅紅說:「剛才……剛才那個不是我男友……」

  禿頭漢就幹得更起勁,說:「原來是個淫蕩的女生!不是男友也讓他幹,現在給我幹也別作狀吧!」說完連干了十幾下。女友的小穴經不起凌辱,加上剛才給天祐弄得半天吊,所以這時她也放棄了掙扎,任由這可惡的禿頭漢淫辱。

  這禿頭漢知道我在草棚的另一邊偷看,故意把我女友反轉過來,像幹著母狗那樣蹂躝她,還故意把她的腰抱起來,讓她屁股翹起,我從這裡就能看到他用粗大的雞巴干進我女友小穴的情況。我見到女友不堪蹂躝,雙腿亂顫,小穴淫水直出,不久就洩了身;而那禿驢還要插多她四、五十下,才「滋滋」地把精液灌進她小穴裡。

  當我拿沙灘的物品回來時,女友已經站在休息室門口等我,穿著T恤,還圍著浴巾,她不讓我進去,但我卻瞥見裡面竹床上還沾著不少白乳狀的黏液。唔,就算我女友今天給人家糟踏成這樣,我心裡不單沒有動怒,還有不少興奮。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