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05章 好色醫生


  在元元這裡看過不少情色故事,都是講在中學時代有個可愛美麗的女補習老師,然後設計把她弄上床幹一番。干!我沒有你們那麼幸運,可憐的我在中學時候的補習老師是個男的,是個讀醫科的大學生,爸爸媽媽叫我要有禮貌,所以我到現大學畢業出來做事,在還是沒改口,一直叫他做曾大哥。

  所謂異性相吸,同性相斥,這個曾大哥對我沒興趣,反而對我讀小學的妹妹有興趣,每次補習半小時後都有段休息時間,就叫我和妹妹和他一起玩。我們玩的當然是角色扮演遊戲,曾大哥常常做他的「老本行」,扮作醫生,我和妹妹就扮成病人。

  不知道為什麼,他跟我看病都很短時間,幫我妹妹看病卻是那麼詳細,每次都說我妹妹肚子痛,把她褲子脫下來,在她小腹上按了又按,我那時也看到妹妹的私處,兩片嫩嫩的唇子間一條肉縫。

  一次叫我和妹妹扮夫妻,叫我壓在妹妹身上,我們還是穿著衣服,只是我的下體貼在妹妹下體上,他說是做愛,干!害得我高中的時候還以為穿著衣服互相壓著就是做愛,做愛完了就會大肚子生孩子。

  他要妹妹把小枕頭塞在衣服裡,扮成大肚子,然後來找他說要生孩子。他把妹妹放在床上,脫下她的褲子,把她雙腿分得很開,還用手指弄進我妹妹私處的肉縫裡,弄得我妹妹哎哎呀呀叫著,然後就「生出孩子來」,實在太神奇了。我那時不大懂事,妹妹更不懂事,倒也玩得很高興。

  我讀高中時,他已經畢業做實習醫生,爸爸媽媽沒再請補習老師,因為這曾大哥住得近,所以我經常晚上跑去問他功課,他也樂意解答,還給我補補「性教育」,經常講一些和女病人之間的艷遇給我聽。幹他娘的,他真色!而我聽他講這些醫生的「免費福利」之後,下定決心要考上醫學院,到時世間女人豈不都玩弄在老子的股掌之中?!

  可惜我的成績就是差了一點點,做醫生的夢碎了,我考上大學之後,曾大哥已經自己開立診所,而且門庭若市,聽說他的手法高明,藥到病除,這應該是真的,我有傷風感冒肚子痛都去找他,果然很快病好,因為我們很熟,所以每次我去看病,他還是念念不忘跟我講些「免費福利」,還叫我介紹一些漂亮女同學有病來看他。哈!他也實在太色了吧?

  他的診所就開在我家附近,我倒是擔心妹妹或者媽媽去看他,幸好因為我家人和他是熟悉的,讓他檢查會不好意思,所以除了我之外,其它家人病了都沒去他的診所,我才放心一些。

  我讀大學一年級下學期,也是春天清明節左右,突然發生流行感冒,傳染得很快,我家四口(除了已出嫁的姐姐之外)都感冒發燒,我去看曾大哥,很快就好,他們去看另一個醫生,病好了又再病了,還連我都再次傳染,結果媽媽和妹妹硬著頭皮也去看曾大哥醫生,果然醫術高明,過兩天我們全家都病癒。

  後來,我有一次我在大學圖書館碰見他,原來他還兼讀××皇家皮膚科深造文憑,這人可真不簡單。我們當然又說說笑笑,還一起吃午飯,話題離不開他如何玩弄女病人的性感部位。

  他說著說著,突然伏身向前,輕聲對我說:「不說你不知道,你妹妹私處已經長毛,而且是個可愛的三角形!」

  我心裡有點奇怪的感覺,訕訕笑說:「你他媽的,連我妹妹都遭你毒手!她只是看看傷風感冒,為什麼要看她私處?」

  他嘿嘿淫笑說:「感冒的原因有很多種,她在發育時間,也可能使身體抵抗力降低,所以要檢查一下性器官。還有,她的奶子看來只有32B,不是發育很好,你叫她都做些擴胸運動。哈!」

  我說:「干你娘的,你竟然要我妹妹脫光給你看,她已經19歲,不是以前的小學生了。」

  他突然很正經說:「我沒脫她衣服看她奶子。」說完又淫淫笑說:「只是伸手進摸摸她的奶子而已。」

  我作弄打他說:「去你的,真無聊!」

  他說:「這是我辛苦讀醫學的回報啊。」

  我們再胡扯一通,他臨走時,還在我耳邊說:「別以為你媽媽四十多歲,身裁蠻好的,奶子和陰道還蠻有彈性呢!」

  幹他娘的臭穴,連我媽媽都沒放過!

  雖然我對亂倫沒興趣,但他講的卻使我很興奮,因為那時我已經有女朋友,我總是幻想女友生病時,叫她去這位曾大哥的診所看看病,嘿嘿,照曾大哥這種色中餓鬼的性格來看,我凌辱女友的計劃就能輕易成功。當然,我雖然有暴露女友凌辱女友的變態性格,但總不會女友沒病把她弄病吧!

  我女友一向身體很好,很健美,很少生病,真的有些小感冒,她也只要喝喝熱茶過兩天就會好,我根本沒有機會讓曾大哥醫生來「檢查」她一下。

  機會終於來了,暑假和和女友去完一趟泰國回來之後,她那又修長又白嫩的大腿內側,竟然生一些紅紅的小顆粒,還會有點癢癢。我知道這是因為她穿著短小的熱褲,跑去騎大象,大象粗糙的皮和毛刮在她細嫩的皮膚上,出現一些過敏的現象而已。我心裡出現莫名其妙的興奮,忙勸她說:「快去看醫生,快去看醫生……」

  女友本來還想不去看醫生,我當然加鹽加醋說那些小粒粒不知道是什麼病,說不定過兩天會潰爛,以後就算醫好了都會留下疤痕,她嬌嗲地說:「不要再說了,現在就去看醫生吧。」

  哈哈哈!我的計劃成功了一大半,我在電話裡對她說:「換件裙子吧,如果一會兒醫生要看你的大腿,你要脫下褲子時就難看了。」還說得好像替她著想那樣,其實我心裡已經在想像曾大哥醫生把她裙子掀起來那種動人的情景。

  女友經常穿的內褲雖然不是T-back,但都是我喜歡薄絲質那種,醫生說不定可以從她薄內褲外看到她那若隱若現的陰毛和私處呢!

  我預先打個電話給曾大哥,曾大哥一聽到是我女友來看病,又慣常發出淫笑聲:「嘿嘿,老兄,你下午兩點半來吧,那時診所沒人,不用等!」

  女友從她家來找我時,穿一件及膝的連衣裙,很端莊大方,我心裡撲撲跳,心想:「現在還是端莊大方,純情淑女,待會你這裙子就會給曾大哥掀起來,嘿嘿!曾大哥這麼色,你一定逃不過他的魔掌!」

  女友看著我若有所思,還以為我擔心她穿崩,就說:「不要擔心,我這樣穿就不會穿崩!」她拉起裙子給我看。

  我一看,剛才興奮的心情全降溫了,原來她在裙子裡加穿一件安全內褲,那褲子是白色四方的,褲腳剛好在大腿那些小粒粒的上方,安全褲緊緊包著她的下體,雖然曲線還是顯現出來,但完全不會有我想像那種若隱若現的情景。唉!好失望,我想這次連這色名遠播的曾醫生都沒法佔她什麼便宜。

  到了曾大哥醫生那診所,果然沒人,連護士也沒有,一般診所都是下午三點開到晚上七點,我知道曾大哥是特地早來。我拉著女友的手進去診室,曾大哥和我打個招呼,叫我女友坐在他旁邊的椅子上,女友知道我和這醫生是相熟的,也沒有之前那麼緊張,向曾大哥微微笑。

  曾大哥向我女友笑笑,不知道是不是我心理作用,總覺得他是對著我女友淫笑,他對我女友說:「你的皮膚很好啊,天生麗質,還要看皮膚嗎?」

  我女友說:「我大腿生一些小顆粒,我去……」

  未等我女友說完,曾大哥已經「噢」一聲說:「不用說了,你掀起裙子,我看看就知道。」

  我女友不好意思地拉起裙子,兩條光滑白嫩嫩的大腿全都露了出來,雖然我知道她裡面穿著安全褲,但女友在男人面前拉起裙子的動作也使我興奮莫名。裙子拉到大腿上,她的安全褲都能看見時,她指指兩腿內側的紅斑,說:「就是這些。」

  曾大哥拿起放大鏡,在她大腿照照,還嫌有些小粒粒看不見,就把左手放在我女友的大腿上,扯開一起,右手的放大鏡貼近那些小粒粒,直至把右手也放在我女友的大腿上。曾大哥果然不負色名,就這麼簡單幾下子手勢已經能順理成章地摸我女友的大腿,我褲子裡的大老二不知不覺地脹大起來。

  曾大哥抬起頭來說:「這是從豬或大象皮膚上傳來的『網狀玫瑰B疹』,我想你應該是去了泰國騎大象之後才生小疹,不會是去鄉下騎豬吧!」說完,「哈哈」乾笑兩聲。

  真是不錯,看得真準,我之前並沒告訴過他什麼,他也能看得出。女友連忙點點頭說:「是,泰國那裡天氣很熱,所以我穿熱褲就去騎大象。」聽她的語氣就知道她也很佩服這個醫生,當然她還不知道這個曾經是我補習老師的醫生倒是很好色的。

  曾大哥很正經地說:「這種B疹不是太難醫,只要吃吃藥擦擦藥膏就會好,但最怕是擴散感染到其它地方,你的皮膚很幼細,所以特別容易受到感染。」說完指指那張診斷床說:「你這樣坐,我看不清楚,你躺在那裡讓我看看有沒有擴散。」

  我女友平時最愛護皮膚,現在聽到可能會感染其它地方,就很擔心,立即照醫生吩咐躺在床上。曾醫生把她的連衣裙拉到她的小腹上,我女友兩條白白的長腿和安全褲都暴露出來。曾大哥把雙手按在她膝蓋上,然後向兩邊分開,我在他身後一看,那情景女朋友倒真像快給他姦淫那樣,曾大哥用放大鏡在她大腿內側看,而且越看越向上,還要拉起我女友安全褲的一角來看。

  他在我女友大腿離她私處只有半寸的地方摸摸,問:「這裡會不會癢?」

  我女友搖搖頭又點點頭說:「有一點點。」

  他臉沉了一下,說:「嗯,看來已經有點向周圍擴散,你拖了幾天才來看醫生?」

  我女友忙說:「我們從泰國回來才三天,這會不會很嚴重?」

  曾大哥臉色很嚴正說:「不會太嚴重,只要沒有擴散到性器官就不會有太大問題,否則以後生孩子會傳染給孩子。」

  他媽的!有這麼嚴重嗎?我也聽過在泰國騎大象或到非洲騎駝鳥,皮膚都可能會有敏感,但沒人說過會有這麼多的後遺症,我想這只是曾大哥拿來唬人的幌子。幹他娘的!我想他百分之百是看見我女友這麼標緻,開始動了色心吧!

  當然,這樣正中我下懷,我凌辱女友的心理又再起,落井下石地說:「嘩,這麼嚴重嗎?曾大哥,有沒有辦法根除?」我女友見我這麼緊張,也覺得問題很大,尤其是影響下一代,影響我們將來的幸福?!

  曾大哥拍拍我的肩說:「先別緊張,我再看看擴散到哪裡。」回過臉去對我女友說:「你外面這件短褲要脫下來給我看看。」

  我女友有些不好意思,雖然是給醫生檢查,但這總是個男人,我看到她的臉有點紅。

  曾大哥說:「你不想在這裡檢查,可以去裡面檢查,你男友不會看見。」

  干!還想單獨和我女友相處!好在女友覺得還是在這裡有男友保護會安心一些,就說:「就在這裡檢查吧。」

  她對我是很信任,很依賴,見我和曾大哥是相熟,所以比較放心,她沒想到其實我有時我會出賣她,讓她被凌辱。另一方面我也佩服這曾大哥很能用計,我也明白為什麼我媽媽和妹妹來看他時,會心肝情願脫下衣褲讓他檢查。

  女友開始脫下安全褲,我的心就突突地跳,哈哈!干她娘的,剛才出門時還以為穿了安全褲可以萬無一失,現在還不是要脫下來!女友的安全褲脫下來時,我看得兩眼都呆住,她裡面竟然是上次我買給她那件又薄又小的絲內褲,雖然胯間那裡有兩層,但從外面還是能看到她胯間私處黑乎乎的陰毛位置,她平時只會和我造愛時才穿這件,今天可能以為有件安全褲可以安全一些,裡面才穿這麼的小內褲。

  曾大哥低聲對我說:「你女友的內褲好性感喎,你真幸福!」我想他寬闊的醫生袍裡面,大雞巴一定像我一樣豎起來。

  女友臉紅紅的,不敢看我,又躺回那檢查床上,曾大哥打哈哈地說:「別不好意思,我們這些醫生看得很多,都慣了。」

  我女友還道歉說:「對不起,是我不習慣這樣而已。」

  曾大哥走近她,我看到他又用放大鏡照著我女友的大腿,另一隻手繼續向上摸,後來整個手背都貼在我女友私處那鼓起軟軟的陰唇上面,雖然是隔著內褲,看覺察到女友身體禁不住顫抖一下。幹他娘的!哪裡有看皮膚的,要搞到摸女孩子的小穴?!

  曾大哥回頭看我,有點不好意思,便作狀把放大鏡遞給我說:「你也看看,這裡有些灰白的小點,再兩天又變成紅粒粒!」他手指指著我女友的鼠蹊部位。

  我根本就沒看到有什麼灰白小點,只見女友的很細膩的肌膚,他又說:「這裡也有,這裡也有,你看見嗎?」一邊指給我看,一邊把我女友胯間的內褲向左撥去,女友的毛毛都露了出來;再撥一下,連陰唇也露了出來,我的心快要跳出來。

  我看到曾大哥的手指按在我女友的陰唇上,我女友又顫抖一下,薄內褲有點微濕,我知道女友很敏感的,平時我稍摸她幾下,她已經動情得流出淫液。干!她現在給大哥摸摸也會有反應呢!

  他指指我女友的陰唇說:「這裡也有一些,不太多,別擔心!」然後低聲對我說:「你女友的這唇唇很鮮嫩呢!」

  干!他到底在幫我女友看病還是在玩弄她呢?

  我沒責備曾大哥,還跟他配合地說:「連這陰唇也有感染,會不會傳染到陰道去呢?」我看見女友也很緊張的神色,知道她一定會同意我的問題,她不會想到我正想出賣她。

  曾大哥有些吞吞吐吐說:「有可能,有可能。要不要檢查一下?」

  女友的臉更紅,她看著我,好像在徵求我的意見,我故作猶豫說:「還是檢查一下比較安全吧。」我女友也點點頭說:「好吧,不過曾醫生,是不是可以根治啊?」

  曾醫生說:「根治是沒問題,就是怕傳染到各個地方而不知道就不好。」

  曾大哥剛說完,就把我女友胯下的內褲撥向一邊,使她整個小穴部位全露出來,兩片嫩嫩的陰唇包著中間一條細縫,他用手指把她兩片陰唇打開,我女友的小穴這時完全暴露無遺,鮮紅的穴肉稍稍悸動著。我女友深深吸了一口氣,我看見她小穴已經有透明的液體滲了出來,她的眼睛半閉著,盡量避免給我看見她害羞的神色,但她兩頰緋紅已經難以掩飾。

  「嗯……還好,只有少量感染,不要緊,只要吃三天藥,然後擦擦藥膏就行了。」說完他開了藥單,因為護士不在,他親自到藥房裡取藥。

  我女友連忙整理好衣服,對我說:「剛才沒辦法,他是醫生,給他看了我下面,你不要惱我。」

  我忙安慰她說:「不要緊,最重要是醫生,不要影響以後我們的兒子。」其實我剛才見她給這好色的曾大哥打開小穴時,我老二脹得像木瓜那樣大。

  她嬌嗔地說:「誰說我要跟你生孩子?我還沒想清楚要嫁給你!」

  我們在嘻鬧時,曾大哥走回來,把藥包遞給我,說:「這些藥丸每種每天吃四次,每次一粒,這藥膏每天擦三次,最好先洗一下再擦。擦的時候要有技巧,慢慢擦,用陰力,擦久一些會有點熱,這樣陰陽調和就會容易好。」

  干!明明是西醫,也講陰陽調和。

  見我們點點頭,他對我說:「最好你幫她擦,因為有些部位她自己擦比較不方便。」說完對我眨眨眼。

  我故意裝不懂說:「曾大哥你說要用陰力,又要擦到有熱度,我不明白怎麼擦。」

  他好像得到至寶那樣說:「那我要示範一次給你們看才行。」說完又要我女友躺在檢查床上,把她的連衣裙拉到她肚子上,這樣連她小肚臍也露出來,下體只有那件小內褲。

  女友這次沒有剛才那麼害羞,任由曾大哥把她雙腿拉開,他用手沾了一些藥膏,擦在我女友的大腿內側,然後用手掌在她大腿上輕輕順時針方向撫摸著,我聽叫女友深呼吸著,雙腿想閉起來那樣稍稍顫抖著,內褲胯間已經變成深色,濕了。

  曾大哥又悄悄跟我說:「你女友很敏感呢!你看都濕了,要是我再進一步,嘿嘿……」我不置是否。這個好色的醫生當然不會放過這難得的機會,對我女友說:「陰部也要擦擦。」也沒等她同意,就用兩根手指沾了藥膏,左手把我女友的內褲向左邊一扯,右手的手指就按在她的小穴口。

  我女友輕輕地「啊∼」了一聲,我知道她可能會忍不住。結果當他把他兩根手指插進她小穴裡時,她開始崩潰了,纖腰微微扭動,嘴巴張開發出動人的呻吟聲:「醫生,不要……不要了,我很癢,不能再弄……」雙手來推開他。

  曾大哥是個識途老馬,知道我女友是個愛面子的女孩,不能夠強來,就說:「我看你們都懂了那就好了。」

  我也不敢再繼續凌辱女友,怕她知道我的居心,於是說:「明白了,謝謝曾大哥。」

  曾大哥又恢復醫生嚴肅的面孔說:「別客氣,三天之後,再來找我看看是不是完全好了。」

  臨走之前,曾大哥給我一小瓶藥水,又對我眨眨眼,說:「把這個放在橙汁裡給你女友喝,包你有意想不到的情趣!」

  我明白他的意思,也知道他這裡有不少催情藥,不過很昂貴,這次肯給我一瓶,相信因為他剛才在我女友身上得到不少「醫生福利」之後才願意免費給我。

  當我們走出診室時已經三點多,外面等候幾個老頭死盯著我女友,我這時才想起剛才女友給曾大哥弄得發出呻吟聲,這幾個老頭可能是在懷疑是我女友發出的,我女友羞紅著臉,拉著我的手匆匆離開。

  曾大哥為人好色、醫德很差,但醫術卻很高明,兩天之後,我女友已經全部好了,不過外用藥膏我們則用足三天。這三天共擦九次,其中三次是我幫女友弄的,因為要等她家裡沒人才能給我們單獨相處的機會。雖然我得到三次的手欲,只可惜女友怕傳染給我,不讓我和她造愛,每次都只是用手把她挖到高潮。

  經過這一役,我總是回想那天女友給曾大哥挖得呻吟連連的情形,雞巴老是脹起,女友又不給我跟她造愛,實在忍無可忍。突然想起那天曾大哥送給我那瓶催情藥,內心掙扎要不要用,我一心想和女友做做愛,但又不知道那藥物有沒有副作用,最後當然情慾戰勝理智,剛好星期天我爸爸公司去旅行,媽媽和妹妹都跟著去,我推說大學功課很忙,沒有去。不用說,我叫女友上我家。

  我看著女友把那杯加有催情藥的橙杯一喝而光,坐在沙發上,本來想和我一起唱MTV,結果不到五分鐘便整個人倒在沙發上。她身上穿著短袖花襯衫和短裙,這麼一倒,裙子都掀起來,兩個圓圓屁股包在薄薄的內褲裡,性感極了,我輕輕摸摸她的屁股,她稍微動一下身子,鼻孔發出哼哼的呻吟聲。這催情藥可真厲害呢!

  或許各位有看過我之前所寫的文章,都知道我有這個人在這種關鍵時刻就會想出一些凌辱女友的招式,這一次也不例外,我魔鬼的本性又把我善良純潔的本性吃掉,我覺得上次給曾大哥挖我女友的小穴還是不夠……

  我打電話給曾大哥,假裝有點緊張說:「曾大哥,你那藥很厲害,是不是有毒?我女友一喝就昏倒不醒,現在怎麼辦?」

  曾大哥慢條斯理地說:「嘿嘿,那是叫俗稱『忘我』的迷幻藥再加一些西班牙蒼蠅提煉化學物,她不會有事的,兩小時後她會恢復理志的,你好好運用一下這兩個鍾吧!」

  我不讓他脫身說:「你可不可以上來一下看看她,我怕她真的昏了!」

  他說:「我們本來約好是今晚,我現在和梁醫生在玩撞球……好吧好吧,我上來吧,是在你家嗎……」他好像不太願意,最終又要來。

  嘿嘿,我的凌辱女友計劃已經成功了一半,好,先把女友整弄一下,好讓曾大哥這色鬼有機可乘。

  我於是把女友的乳罩乾脆脫掉,襯衫鈕扣多解開兩顆,這樣她胸口一大片裸露出來,兩個大乳球能在胸口看到一大半,稍微衣衫不整,她兩顆乳豆都會奪衣而出,然後把她的內褲拉一半下來,就是上半邊屁股連屁股溝都露出來,前面連陰毛都顯現出來,當然還是用那短裙稍稍掩飾一下。

  我仍讓她側躺在沙發上,我退後幾步看看,果然非常性感,任何正常的男人都有忍不住「要上」的感覺。

  本來以為百無一疏,怎知道我開門時,進來的除了曾大哥之外,還有個四十來歲戴眼鏡的男人,是梁醫生,我和他見過幾次,是曾大哥的師兄兼好友,我招呼兩人坐坐時。

  曾大哥坐在沙發旁,拿起他帶來的聽筒,放在我女友胸前聽了一會兒,說:「沒事,完全沒事,你只要摸摸她,她立即有反應,不信你看看……」說完雙手就隔著隔衫握著我女友兩個大奶子,捏了幾下。

  我女友果然有了反應,「嗯嗯唔唔」哼了幾聲,身體由側臥轉成仰臥,因為只轉身子,襯衫沒跟上,結果她左邊乳房抖露了出來,呈現在我們三個男人的眼前。

  我本來也是希望這種情形發生,但當時我竟然有點不好意思,就是因為多了一個梁醫生。他坐在椅子上,不斷打量著我,當然也沒放過我女友那個精采的暴露。

  他看見我有點尷尬,便說:「別不好意思,你忘了我是心理醫生嗎?恕我直言,我看你女友根本沒事,而你呢,就是有點喜歡暴露女友的性格,有意安排我們來看你女友的裸體,我說得對嗎?」我更尷尬,不知道怎麼回答。他繼續說:「我說你不用尷尬,像你的人不少,我自己也是有這種傾向,你有空來我家,我也讓我老婆給你看全相。嘿嘿!」

  他的兩聲淫笑,使我不再尷尬。

  梁醫生站起來對曾大哥說:「既然大家都知道自己的性格,不妨開心見誠,我除了喜歡把太太暴露出來之外,也喜歡看看別人的太太或者女友,今天胡小弟貢獻他女友出來,我們不要錯過這機會,也不要讓他失望!」

  說完走到沙發旁,把我女友的鈕扣再解開一顆,襯衫朝兩邊一扯,我女友兩個奶子都抖露了出來,梁醫生說:「一對好奶奶!」說完雙手就握上去,慢慢擰捏著我女友的兩個奶子,還有手指去夾她的乳頭。我女友雖然沒醒,但全身已經不受控制地扭動起來,把胸部挺起來,讓這個四十來歲的男人揉弄她的奶子。

  曾大哥說:「哇塞,有便宜我也要撿!」說完把我女友的短裙掀到纖腰上,把已經掉下一半的內褲扯了下來,然後摸她兩條滑滑細嫩的長腿,直摸到根部。我看到他的手指從我女友的陰毛裡消失,插進她的小穴,他逗弄幾下,我女友的雙腿張開著,他就把她雙腿扯開,把她雙腿弄得像婦科檢查那種M字形,我可以看見女友整個小穴都張開,讓曾大哥的粗大手指塞進她小穴裡挖著。

  「啊……啊……」我女友發出那種可憐的呻吟聲,可能是受到藥物的刺激,淫水比平常流得多,滿溢在沙發上。

  真想不到那個四十多歲、戴眼睛斯斯文文的梁醫生也真夠放,他集中在我女友的上半身,把她抱在懷裡,吻著她的小嘴,舌頭深入她的嘴巴裡,逗弄她的舌頭,我女友很自然也把舌頭伸出來讓他卷弄著。

  良久,梁醫生才回過氣來,回頭對我說:「你女友真是個騷包,看來她的口技很好呢!」說完把我女友的臉埋在他的褲襠裡,我女友竟然很自然吻著他那脹起部位,如果這一切被拍下來,我擔保女友以後都沒臉見人,當然我不會太過份的。梁醫生脫下外褲,我女友就在他內褲上吻,唾液把他內褲浸濕一片。

  曾大哥卻是集中在我女友的下半身,他見我女友的淫水不斷湧出(真的要用「湧」字,因為實在太多了),便把頭埋在她雙腿之間,用舌頭舔吸著,舌尖碰到我女友的肉豆時,她全身都抖震,結果剛才才被吸光的淫水又再次湧了出來,還流到屁股上。

  曾大哥的手摸她兩個圓圓的屁股,把淫水塗在整個屁股上,不知什麼時候,他的手指壓在我女友的屁眼上,用力一擠,半根中指擠進她的肛門裡,害她淫叫得更動人。他那根手指還挖弄著,把我女友弄得一縮一縮的,我也不知道曾大哥有這種嗜好,我卻從來沒弄過她的屁眼。

  這時前面那個梁醫生的雞巴已經掏出來給我女友舔,然後整支塞在她的小嘴巴裡。女友幫我口交時,都是我躺著,她在我身上舔弄,但這時是我女友躺在沙發上,而梁醫生就從上面把大雞巴塞進她嘴裡。幹他娘的!我倒是第一次看到嘴巴也是能幹的。梁醫生屁股一沉一沉,把雞巴不斷插進她的嘴裡、喉間,弄得她發不出呻吟聲,只能「唔唔」地吃著雞巴。

  這邊廂曾大哥也脫光自己的下身,對我說:「嗯,看看你女友好不好幹!」說完就把脹大的雞巴攻進我女友的小穴裡,小穴的淫水夠多的,所以他能夠一捅到底,他漲紅著臉對我說:「來,快看看你女友被干的淫樣!」

  他抓著她的滑溜溜的雙腿,狠力地把雞巴一次接一次地干我女友的小穴裡,干了三、四十下之後,他稍慢下來說:「干你媽的臭雞邁,你女友的雞邁還真好干呢!」

  我這時也看得刺激無分,聽他這麼說,我笑笑說:「我女友好幹就幹,別連我媽媽也干!」

  曾大哥「嘿嘿」笑兩聲說:「來看我的女病人,只要在50歲以下,我都不會放過!叫你媽媽和妹妹再來看兩次病,嘿嘿,說不定你全家女人都給我弄大肚子呢!」

  真是幹他娘的,雞巴在侵犯我女友,嘴巴也要佔我便宜。

  曾大哥狂抽弄幾十下之後,突然停了下來,整個下體貼在我女友的胯間,很快我看見我女友小穴處擠出乳白色的黏液,我知道他在我女友體內射了精。

  梁醫生見他完蛋後說:「你完了,真沒用,輪到我吧!」說完把雞巴從我女友的嘴裡拉出來,硬得像大鐵棒,他把我女友整個人放在地上,然後壓在她身上狠抽狂干。臨要射精時,又再抽出來,把我女友的嘴巴打開,像射尿那樣把腥臭的精汁灌在她嘴裡。

  他們兩人退下火線,自己收拾整理衣物,我也伏在女友身上幹她,可能是因為剛才刺激太久,抽插不到幾十下,腰骨已經一酸,射出精液來,結果給兩個醫生笑話。

  他們走後,我要收拾殘局,原本射完精已經渾身無力,還要收拾各物品,實在很痛苦,原來凌辱女友也要付出代價的。

  果然過了兩小時後,女友幽幽醒來,她是個聰明女孩,雖然我已經盡量「恢復原狀」,她還是覺察出來。她並沒有責怪我,只是在我鼻尖上指一下說:「你呀,要做愛也不用迷昏我吧!我不給你,是因為還不知道那小粒粒好了沒有。」

  聽她這麼說,我倒是很慚愧,女友對我這麼好,我還要偷偷讓其它男人凌辱她、蹂躪她。

  她在我家裡洗了澡,和我吃了晚飯之後,她一直依偎著我,雙手有意無意地撩撥我,可能是藥力還沒全退。突然她抬頭對我說:「你剛才迷昏我和我做愛,你有快感,我卻沒有,我現在突然很想和你……我們快去看醫生,證實沒事就可以……」

  她平時說不出口的,今天都說了出來,剛才確實只有我們三個男人在她身上發洩,而她還沒滿足過。

  於是我帶她上曾大哥的家,他的家很大,到底是做醫生的,賺錢不少。梁醫生走了,只剩下他一個人,他見我們來,忙請我女友進去其中一間房裡,叫她躺在床上,我又是坐在一旁看著曾大哥再次凌辱我女友。

  他把她的裙子拉起,雙手先在她雙腿上撫摸查看一番,手指又像第一次看症那樣插進她小穴裡撩弄。我女友本來硬守的情慾全部崩倒了,全身扭了起來,怕我看見不好意思,竟然閉起眼睛。曾大哥本來兩根手指在她小穴口逗弄,她終於忍不住想把他的手推開,卻相反地把他的手按向她小穴裡,兩根手指就這樣深深插在她小穴裡。

  這時我的手提電話響起,我向曾大哥說對不起,意思是不想妨礙他治病,就跑出廳來,原來是我爸爸打來的電話,他們已經旅行回來,他說:「你媽媽和妹妹都病了,可能是外面天氣熱,一會兒坐在冷氣車,一會兒又曬太陽,現在都有點發燒,你可不可以聯絡一下那個曾醫生,看來她們要去看看醫生。」

  我答應後掛了線,要回到房子時,裡面已經反鎖著,只聽見我女友陣陣有節奏的「哼啊」聲,和我最熟悉的肉體拍打的「啪啪」聲,也隱約能聽到液體擠迫的「唧唧」聲。

  良久,曾大哥才打開門讓我進去,我女友昏睡在床上,除了掛在小腿上的內褲之外,全身赤條條的。

  曾大哥說:「對不起,可能藥力沒過,所以她還沒恢復神志。你放心,剛才雖然醒著被我干,但等一下醒來不會記得清楚。」

  我說沒問題,只是幫女友穿戴好衣服,對曾大哥說:「你等一下有沒有空,我媽媽和妹妹有點發燒,要來看你。」他故作鬼臉說:「看來她們也要來這間房裡讓我治一下。」

  我送女友回家休息,所以沒等媽媽和妹妹來看曾大哥醫生。干!不會那麼巧吧,我全家的女人都被這位曾是我補習老師的曾大哥醫生玩弄?!

  各位色友,以後看醫生小心點,謹記陪媽媽、姐姐、妹妹、太太、女友去看醫生,雖然阻止不了醫生向你們親人施祿山之爪,但跟著去可能像我那樣可以看到一場接一場精采的凌辱場面。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