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37章 助理辭職之迷


  前言:先向站長敬禮,看到通告說「因為元元倒了,繁體用戶沒有一個可以去的地方,所以才成立風月大陸」實在很感動,小弟就是從元元站開始寫,後來四處漂泊,來到這裡才知道是個「同鄉會」。小弟又可以自由地猥褻地嘿嘿笑……。見到小芳姐又開始寫「凌辱卡」,還招來很多男生來凌辱我女友,小弟可不讓她專美,凌辱女友這種事簡直是小弟對社會唯一的貢獻,怎麼可以被其它人搶去頭功?(哈哈)先來個上篇吧,至於下篇,呃,也快了快了……。

  我下班之後,就騎著那部YAMAHA去女友的公司。心裡有點焦急,但卻同時有種莫名其妙的興奮感覺。剛才女友打電話給我,叫我下班就去她公司陪她。干,真奇怪,加班就加班嘛,為什麼要我去陪她?難道她公司鬧鬼嗎?要我陪她呆坐兩三個小時,真是要了我的命!女友也是個靈巧的人,當然聽得出我語氣是不太願意,就委婉說,今晚是因為只有她和老闆兩人在公司裡,才要叫我去陪她。公司裡只有她和老闆兩人?只有一個四十多歲色迷迷的男人和一個大學剛畢業不久嬌柔嫩美的女生,晚上一起在小小的公司裡面加班?女友公司那個老闆叫森田先生,半個日本人,據說他媽媽年紀輕輕就給他爸爸干大了肚子,生下他之後,他爸爸竟然肯娶她做老婆,而且還落地生根,所以這個森田先生懂得日本語、國語和本地話。他是個室內和櫥窗設計師,十幾年前已經開設了這家小型的商業服務公司,他公司原本專替一些外商(日商)尋找合適的經營場所,替他們設計商場或展覽佈置,近幾年經濟差了,外商少了,就連私人婚宴設計那種小生意也要做。我腦裡面想起這個森田,他的樣子很容易記,留著一頭鬈曲的頭髮和亂蓬蓬的鬍子,可能這樣給人家看起來才有藝術家的樣子,不過覺得這種樣子更像專門調戲女生的無業流氓。我可不是亂說的,這傢伙骨子裡還帶有日本人那種淫猥好色的特性,有一次我在捷運碰到他,他手裡居然拿著PLAYBOY英文版,大模斯樣地翻看著,把裡面一頁頁裸體美女翻出來,還瞪著小小猥瑣的眼睛細細品味著。媽的,我女友這麼嬌美的女生,今晚就跟這種色狼單獨在一起,會不會給像PLAYBOY女郎那般被剝個精光,把豐乳和盛臀露出來,讓他品嚐呢?干,我想到這裡,褲子裡的雞巴竟然挺動起來,媽的,我這個怪雞巴,當我想起自己又心愛又美麗的女友被其它男人凌辱猥淫,就會興奮得亂挺!

  我把YAMAHA上了鎖,看到那幢兩層平房的公司,樓上大玻璃窗裡還透出明亮的燈光,但樓下門外已經掛上「休業」的牌子,燈光也只剩下一盞,其餘都熄滅了,昏昏暗暗的。我輕輕把門一推就打開了,一點保安也沒有。樓下有間房子,裡面堆放著一些展覽佈置常用的燈光、音響、佈景板等器材,門倒是鎖上了,那兩個搬運和駕車的同事,好像是叫做阿樹和阿宗,看來是下班回家了。樓梯是在店子的最裡面,是鋁質的,每個梯階是留空的,很優美螺旋形向上延伸到二樓,難怪女友要穿西褲上班,不然登上這個樓梯,裙底的春光就讓樓下阿樹和阿宗兩個男人飽賞了。我悄悄登上樓梯,樓上明亮的燈光映入眼簾,我看到兩張辦公桌,我之前已經來過,知道右邊那張辦公桌是那個做會計馬小姐的座位,座位已收拾過,看來她也是下班了。左邊那張桌子上擺放著幾份設計草圖和一些商家單據,這裡就是我女友工作的位子,不過她不在座位,應該是去老闆辦公室裡。我的雞巴又再次提醒我,粗壯得快要從褲子裡鑽出來那樣。幹他娘的,女友在老闆辦公室裡有什麼好興奮?只不過是談公事嘛。但談公事有必要把門也關上嗎?關上就關上嘛,可能是怕其它人打擾。但現在其它人都下班了,為什麼還要關上門?女友會不會已經被森田那個大色狼摟住淫弄呢?這也很難說,女友總是那麼嬌滴滴,身體又是那麼敏感,如果碰到經驗豐富的色魔,給強抱著挑逗幾下,小穴就會冒出淫液來,整個身子也就軟倒了,然後就任人魚肉。現在會不會已經在辦公室裡讓森田魚肉呢?我的雞巴越發雄糾氣昂,我就半彎腰,慢慢接近森田辦公室的玻璃窗。玻璃窗裡垂著一片片白色布簾,雖然沒有關上,但布簾的側面卻使樓梯這個角度不能直接看進辦公室。我慢慢走過去我女友的座位那邊,那個角度應該可以看到辦公室裡的情形。

  我的心撲通撲通地跳著,越靠近女友的辦公桌,心麙o越快。這張辦公桌在我女友沒進公司之前,也是坐著一個場景設計助理,也是大學畢業一兩年的女孩,叫做小甜,人如其名,生得很甜美,本來做得好好,薪金也不低,但突然在年初時呈辭了,森田請我女友進來,就是頂替她這個工作。小甜在這裡做得好好的,為什麼要辭職呢?這個迷團一定要弄清楚,以免我女友重蹈覆轍嘛。我女友在這裡工作一段時間後,坐在她對面那個做會計的馬小姐就告訴她說,原來以前這個設計助理是因為突然懷孕才辭職的,好端端一個年紀輕輕的女生,還沒結婚就懷孕了?可能是她男朋友不小心吧?但如果是那樣的話,懷孕就懷孕嘛,補個婚禮不就可以嗎?太怪了!我在想,會不會她肚子裡面那個小孩根本不是她男友播的種?我覺得最有可能就是森田這個好色的傢伙,趁著她加班的時候,把她幹翻個四腳朝天,把淫亂的雜種播進她的子宮裡,就弄大了人家的肚子!媽的,這個森田真可惡呢,年紀差不多可以做人家的爸爸,還這樣淫弄自己的下屬!現在森田把我女友請來當設計助理,頂替以前那個女生的工作,那她的處境豈不是很危險嗎?森田這個傢伙既然能把以前那個女生干大了肚子,那就證明他的雞巴和精子都很厲害,如果我女友被他放倒在辦公桌上姦淫,那很可能也會被他的雞巴戳穿了小穴,直插到子宮口裡面,然後把他那幾十億醜惡的精子都灌進我女友的子宮裡,一下子灌了這麼多精液,可能不僅僅把我女友干大了肚子,還很可能一下子把她幹得生出雙胞胎、三胞胎、四胞胎出來呢。我走到女友的辦公桌邊,這個角度果然可以看到森田辦公室裡的情形。我深深吸一口氣。大家別以為我不緊張,以為我經常看著其它男生凌辱淫弄自己女友,已經見慣不怪,其實並不是這樣,我每次看到女友被男生剝掉衣服褲子,看到她被男生摸捏奶子,看到她被陌生的大雞巴插著嫩穴,看到她被男生把精液射進她陰道裡那種淫亂的情形,我的心都會跳得快從嘴裡掉出來,鼻血鼻水都快流了出來。所以這次我心臟也是興奮撲撲亂跳,連我自己也能聽到。我半蹲下身子,從窗簾的片片之間看進去……哇塞,怎麼會這樣!

  辦公室裡森田端坐在座位上,女友坐在他對面,把設計圖攤放在桌面,向他解說著。怎麼會這樣?我女友這麼漂亮誘人,森田又是那麼好色淫猥,居然,居然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兩人居然還很認真在談公事!女友會不會已經被他幹過,也不像,她身上的衣褲還整整齊齊。這、這、這下子輪到我愣了,心裡百感交集,媽的,好像還很失望的樣子。我再等了一陣子,但他們仍然正正經經談設計草圖,害我半蹲得有點累。沒辦法,只好又悄悄退到樓梯邊,故意碰碰碰幾聲,然後乾咳一聲,再走到森田辦公室門邊敲門。聽見森田里面說道:「COME IN PLEASE!」我進去跟他打招呼說:「森田桑,打擾了。」我打開門的時候,才覺得剛才我腦裡面胡思亂想是不是多慮了,原來辦公室裡面冷氣比較大,森田這個人有點發胖(但不是很胖),怕熱,冷氣要開大一些,所以才會關上門跟我女友談公事。森田見到我來了,很高興地說:「啊、啊,不用客氣,小鬍子來了,太好,我這個大鬍子可以走了。」他真的站起身來,脫掉領帶,拿起公文包說,「你GIRLFRIEND這麼漂亮女孩,加班沒人陪她,怕有危險,你來就好了。」真想不到,森田也不是我想像中那麼好色,還挺會關心女同事呢。我女友把設計草圖收起來,走回她自己的辦公桌。森田拿了公文包,還有一箱東西,大概是明天送去展覽館使用的東西吧。我就幫他拿著箱子,跟他走下樓梯,他跟我「阿你阿篤」說謝謝,還是日本人那種虛偽禮貌。他臨離開公司前,卻悄悄對我說:「小胡桑,你GIRLFRIEND那兩個大大的,你有福氣。」說什麼「兩個大大的」,手掌就在我胸前比劃著,媽的,他在說我女友兩個奶子很大,「我剛剛從她衫上看進去,真的大大的,摸起來一定彈性大大的。」這傢伙,原來還是好色!

  送走女友這個好色的老闆,公司裡就剩下我和女友兩個人。她端坐在座位上,繼續完成她那份設計草圖,還將所需要的物料用品輸入計算機。我把馬小姐那張椅子拉過來,就坐在女友面前,看著她做事。她這麼文靜、專注,使我突然對她有一種平常沒有的感覺,她穿著整齊的白色淺藍細格子襯衫,整潔美觀,又能把她上身的曲線襯托出來,她看起來那麼端莊秀美,我不禁問自己說:她是少霞嗎?她就是平時小鳥依人那個躲在我懷裡受我保護(但我卻沒保護她,反而經常凌辱她)的女友嗎?時間很快過了一個多小時,女友部份工作好像告一段落,抬起頭看到我,有點愧疚地說:「哎呀,你剛才一直這樣看著我嗎?對不起嘛,是不是把你悶死了?」我沒回答她,只是搖搖頭笑了笑。然後就把椅子拉過去她身邊,把她環腰摟住。女友本來就善解人意,對我呆呆地等她這麼久,覺得不好意思,就伸出她那對白嫩嫩的玉手,雙手勾著我的脖子說:「人家真的需要你來陪伴。剛才森田桑把我叫進他辦公室裡,還叫我把門關上,我真害怕他會對我怎麼樣。」干,我也以為會對你做出什麼來,可惜啊,可能他知道我會來,所以才不敢對我女友做出什麼,要不然,以他那種好色的性格來說,那會對我這個可愛漂亮的女友不動心呢?不過我還替森田掩飾說:「不會吧?看他不像好色男人嘛。」嘿嘿,如果女友相信我的話,那她就會慢慢對森田降低戒心,說不定下次我來陪女友的時候,就能看到她被森田這個老傢伙剝個精光強行姦淫了,呵呵。(我想得快流出口水來。)女友嬌嗔地說:「你不信我?阿樹和阿宗也叫我對森田桑要小心一些,盡量不要單獨跟他一起。」我還故意說:「你想太多了吧?我剛才開門進去,森田桑不是好好坐著嗎?那裡會對你不軌呢?」女友拉著我的手走進森田的辦公室裡,叫我坐在森田的座位上說:「你是森田桑,就坐在這裡。」然後她就坐在我的對面,像剛才對森田解釋設計草圖那種姿勢,說:「我剛才就是這樣和森田桑討論設計圖,但他的眼睛不是看著圖,而是看著我胸口。」

  哇塞,女友這麼一說,我抬起頭,才發現女友襯衫的領口敞開著(這是我的功勞,叫她上班時,領口鈕扣要解開兩顆),直接可以看到她襯衫裡面那兩個嬌嫩圓大的乳房,豐滿得像快要跳出來那般,連我也看傻了眼。女友還在向我解釋說:「他就是像你這樣看著我,我又不好意思摀住,就只好裝不知道,繼續和他講設計圖。」我很舒服地坐在森田那張高背的大班椅子上,看著女友白嫩嫩的胸脯,雞巴又在褲子裡翹了起來,說:「他的忍耐力還算不錯嘛,換我是你老闆的話,我就不只是用眼睛看看,還會……」我沒有說下去,已經付諸行動了,我伸手就在女友的胸脯上摸握了幾下,把她兩個嫩美的奶子擠得差一點從乳罩裡跑出來。女友被我摸了胸脯,羞澀地嬌叫一聲說:「你不要這樣嘛,人家就是擔心森田桑突然會這樣……」她還沒說完,我就把她拉過來,可能用力太大,女友就跌倒在我懷裡,我的手就不規舉地在她胸脯上不停揉搓著,雖然她想要掙脫我,但我懂得挑逗她,不給她機會喘息,就在她小嘴巴上強吻著,一邊把她襯衫的鈕扣解開,裡面沒穿內衣,直接可以摸到她柔軟的乳罩上,享受著乳罩裡那兩個圓大乳房的酥軟。好不容易,她才掙脫我的嘴巴,喘著氣說:「不要嘛……不要……這裡是森田桑的辦公室。」女友越是掙扎,我心裡越是興奮,心裡想著這裡是森田的辦公室,女友剛才還叫我裝作森田,現在我就要好好地搞弄一下眼前這個又嬌柔又美貌的女生。於是我就對女友繼續施展祿山之爪。女友粉臉紅紅,嬌叫起來:「你怎麼可以這樣……」一邊想掙脫我的摟抱。她沒從我懷抱裡掙開,反而使自己原本束起的頭髮散開了,長長地放了下來,飄散出少女那種可愛的清香,使我心底的慾望更加熾熱,就把她推倒在森田辦公桌上,把她的襯衫鈕扣解開,就連乳罩一起把她兩個大奶子握在手裡,上下左右地揉搓著。我的手指已經碰到她那光滑柔嫩肌膚,把她乳罩向上一翻,女友兩個白嫩嫩圓鼓鼓的大奶子就露了出來,本來淺色的乳頭早就被我逗弄得挺起發紅,我的手掌就在她充滿彈性的奶子上又捏又搓。

  女友有點驚慌地拉著我的手,不讓我繼續侵犯她,急促地說:「壞豬公,不能在這裡,給人在窗外看見……你瘋了嗎……不要這樣亂來……」我這時才注意到森田這間辦公室裡有個諾大的玻璃,上至離天花板兩尺,下至離地面也只到小腿膝下的位置,剛才我在樓下看到的大窗就是這個,我這個角度差一點可以看到樓下的公路,而且公路的對面也有其它的樓房,我把女友這樣按在辦公桌上玩弄,真的會被人看見呢。但這樣我卻更加興奮,我就是喜歡女友把屁股奶子露給其它男人視奸,於是不理女友的反對,就把她整件襯衫扯開來,再把她的乳罩扯下來,她兩個大奶子就搖搖晃晃地露出來。女友見我性慾大熾,看來已經不能阻止我的侵略,只好求饒說,「好豬公,把燈關掉……我就給你……」我雖然喜歡把她暴露給別人看,但這裡總算是辦公的地方,而且對面真的很容易看見辦公室情形,萬一被人拍到我們兩個在辦公室裡造愛的情形,登到網站去,那我們就身敗名裂了,甚至有可能被他們用相片要挾,要我把女友讓出來,任由他們當作免費妓女百般淫弄,那就更糟了。我伸手把開關關掉,辦公室裡立即變成黑暗,但窗外的夜色和燈光就照了進來,反而更有一種暴露在外的感覺。這樣更好嘛,既不容易被其它人看見,又可以滿足我喜歡暴露女友的嗜好。我的手掌不規舉地把女友的大乳房又摸又揉地玩弄起來,女友見我肯乖乖地關掉燈,也就沒有剛才那樣掙扎,只是裝裝樣子想要推開我,但奶子卻被我撫摸著,她羞得心跳急促起來,我也能聽得見「通通通」的心跳聲,嬌喘吁吁。我知道她已經動情了,就伸手解開她的西褲的鈕扣,把她西褲解了下來,裡面那件三角小內褲的中間早已潤濕得有些透明,我的手指很純熟地摸上去,把她的小內褲往左邊一撥,手指就滑進她小穴的肉縫裡。女友嬌喘著說:「啊……你這個壞蛋……明知人家最怕……還這樣弄人家……啊……」她想夾緊兩腿,但我的手掌已經攻佔了她胯下那重要地區,手指還繼續進攻,女友被我玩弄得全身無力,發軟地躺在森田那張辦公桌上,我就趁機把她的長褲和內褲脫了下來,把她全身上下脫得只剩下一件敞開的襯衫和一個被扯開的乳罩。

  我站直身子,看到女友這個樣子躺在辦公桌上,胴體玲瓏凸凹有致,突然聯想自己就是森田,女友現在快要給給森田姦污的樣子,只是這麼一想,我的雞巴立即暴脹幾倍,我就急急把自己的褲子脫掉,把那支粗壯的大炮釋放出來,壓在女友的陰阜上搓磨著。我嘿嘿淫笑兩聲說:「霞,你剛才會不會害怕森田桑把你這樣按倒在辦公桌上淫弄?」女友悶哼說:「人家就是怕他好色……如果你沒來……他真有可能把人家……」「把你怎樣?是不是這樣?」我說著,就把粗大的龜頭放在她嫩穴口磨動著,弄得女友全身發顫,淫水冒了出來,把嫩穴塗得更加滑潤。「嗯……不是……他不會像你這樣憐香惜玉……我怕他會強來……」「是不是這樣?」我聽女友說到怕森田會對她強來,心裡竟然非常興奮,立即幻想起森田那個粗壯的傢伙把女友按趴在桌上把她強姦的情景,我也突然把女友的兩條光滑修長的大腿抱起來,把粗壯的雞巴往她的小穴裡直捅進去,還插到她嫩穴的最深處,把她幹得「啊啊啊」驚叫起來,我就對她說,「森田是不是這樣強姦你?」「不要……哼……不要……森田桑……人家已經有男朋友……不要……」女友一邊發出呻吟聲,一邊舒服得全身扭動著,雙手抓緊在辦公桌上。女友知道我想跟她玩角色扮演的遊戲,我們平時也喜歡玩這種遊戲,有時玩醫生和護士,有時玩警察和盜賊,有時玩偷情的情夫和情婦,還有一次玩教師和學生,不過那次卻給我妹妹碰見,她不知道我們玩什麼,竟然說要跟我女友一起做學生,呵呵,那次我們當然沒有再玩下去,因為我們本來接下去就是要色狼教師把俏麗的女學生姦淫了,我總不能把妹妹像女友那樣施奸刑吧?反正我和女友常常玩角色扮演的遊戲,這次她也就配合著我,好像真的被她老闆森田強姦那樣。

  我對女友淫笑著,像森田說話的語氣說:「嘿嘿,來做設計助理,當然就要給我爽爽啦,以前那個叫小甜的女助理也是給我搞得肚子大大嘛。」我一邊說著,一邊就把大肉棒在女友的小穴裡抽插不停。女友嬌吟起來說:「……不要嘛……不要這樣干人家……啊……人家只是設計助理……你把人家當成什麼……要做就去召妓……人家不是妓女嘛……啊……不要再弄了……森田桑……人家男友就快來了……」我又是嘿嘿淫笑說:「你男友來了就更好,等他看看我怎麼強姦你。」「啊……你真變態……還要在男友面前強姦人家……啊……他一定會很生氣呢……」(我才不會生氣呢!)女友繼續被我玩得呻吟起來,「以後不要我怎麼辦……」「他不要你,你就做我的小老婆算了。」我被女友嬌媚淫態刺激著,熱血賁張,把又粗又硬的雞巴在她嫩穴裡攪動起來,弄得她嘖嘖有聲。「啊……我才不做你的小老婆……你這麼變態……還要強姦人家,以後做你小老婆……給你帶出去讓你那些朋友輪姦怎麼辦……啊……」女友被我幹得淫蕩地叫了起來,我聽她說到「輪姦」兩個字,她的小穴裡竟然有一陣陣強烈的抽搐,把我雞巴吸吮擠弄著,使我全身都充滿著快感。我女友剛才還那麼端莊,現在卻嬌媚得像誘人的尤物!好傢伙,要是女友真的被森田強姦之後,又被他帶去給他那些朋友、客戶輪姦,那會是什麼情景?我心裡興奮得亂想起來,要是以後我把女友娶進家裡,她還是經常被其它男生輪姦,會是怎麼樣?那時候會不會把我家裡弄得滿屋春色?如果給爸爸看到自己美媳婦這樣被男人姦淫污辱,他會有什麼反應?會叫我把少霞趕出胡家,還是自己也加入戰團,跟其它男人一起把她也姦淫了?想起爸爸的雞巴插進自己女友嫩穴裡,那情形一定很淫褻,卻使人很興奮呢!那媽媽又會怎麼樣?那些輪姦我女友的男人會不會連我媽媽也不放過?她雖然年過四十,但皮膚還細嫩,身裁還秀美,最重要是她那年輕時的美貌,至今還保存得很好,難怪爸爸很多朋友還很垂涎我媽媽的美色,我女友招來的狂蜂浪蝶會不會對我媽媽也輕薄起來,說不定也很容易把她弄上床剝個精光,幾根雞巴輪流在她淫穴裡抽插起來,那情形會不會很淫靡?我妹妹回家看到這種情景會不會被嚇呆了?可能她沒機會嚇呆已經也被男人拖進房裡,前後上下幾個口都被雞巴塞滿了……

  干,我想到那裡去了?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想起女友被凌辱,或聯想起家裡的女生通通被男人姦淫,我總是興奮不已。我伏下身去,嘴巴含著女友的乳頭,舔著她酥軟的乳房和中間漸漸尖挺起來的奶頭,她對我這招根本不能扺擋,很快就全身發熱,呼吸聲變成了喘息聲,小穴裡的淫水好像決堤的河水湧了出來,把我的雞巴浸得又暖又潤淫液裡,又被女友小穴裡細肉緊緊包住,真是爽得要命,忍不住在她內橫衝亂撞,把她戳得漬漬有聲。女友閉起眼睛,享受著我那大雞巴對她的攻擊,一下又一下地直捅進她小穴的深處,她嘴巴發出呻吟悶哼聲,還搖動著雪白的屁股來迎合我。我把女友兩條美腿抬起來,自己那根粗大的雞巴就可以更深入地在她體內進進出出,把她鮮嫩的陰唇細肉勾出帶入,把她幹得欲生欲死。她身子本來苗條修長,纖腰嬌細,給我這樣弄得屁股翹起,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卻增強了我對她的佔有慾和征服感,於是我就更加強勁地把雞巴插進她的嫩穴裡。「啊……好豬公……太重了……快把人家插破……裡面都給你插破了……啊……老公……好爽……我們今晚就……這樣干到天亮……好不好……啊……」女友發出迷糊卻動人的淫言浪語。她把我緊緊抱著,手指狠命地捏著我的背肌,我知道她高潮快來了,就加快速度,像發動機那般狠狠地肏著她,果然不出我所料,她啊啊啊叫了起來,浪水滋滋滋湧出來,兩腿在空氣中亂晃。女友完蛋了,但我還沒完蛋,我把她軟軟的嬌軀抱起來,慢慢推向窗口。女友驚覺起來,慌忙想反抗,但我已經從她背後再次把大雞巴插進她的嫩穴裡,她啊噢一聲,全身又發軟了,讓我把她整個人抱按在窗口的大玻璃上。「不要……好老公……不要在這裡……人家會看到……啊……」女友抗議著。女友的抗議卻使我異常興奮。雖然我們已經把辦公室的燈光關掉,但窗外的夜色和燈光還是能照進來,只要有人在公路上抬起頭或在對面樓宇仔細看,就可以看到我和女友兩條赤裸裸的肉蟲在纏綿。

  「啊……被別人看見了……不要……羞死人了……人家以後怎麼上班……啊……被壞人看見……人家真的會被強姦……不要……啊嗯……壞豬公……」我不理會女友的抗議,對她開始狠抽猛插,把她幹得說不出話來,只能搖動著屁股配合我的強幹,我每一下都把雞巴插到她的子宮口,幹得噗滋噗滋地發出淫靡的聲音,把女友插得渾身發顫,那裡還顧得什麼抗議,身子軟軟地讓我把她推進窗邊,兩個奶子就扁扁地給壓在玻璃上。我看到公路上和對面的窗口都好像有人看到我們,但卻好像不相信自己眼睛那樣。「哦嗯……啊噢……老公……人家不行了……把人家插得好舒服……啊啊……爽死了……啊……我們這樣做愛……給對面那些男人……都看見了……羞死人……啊……」女友又想享愛和我做愛的快感,又害怕被其它人看見,那種緊張的心情,反而使她更加興奮。「嘿嘿,你看公路上那幾個流氓,好像都看見你兩個大奶奶,還看見你的雞邁給我插弄,一定很想跟你上床。」我一邊用淫話刺激她,一邊扶著她那又圓又翹的屁股,整根大雞巴肉棒就用力撞進去,幹得女友泣不成聲。「啊……啊……給流氓看見……老公你好壞……他們好幾個人……人家如果碰上他們……啊啊……就沒命……他們會把人家……輪姦……啊……」女友這些淫言蕩語雖然是迷迷糊糊中說出來的,但她沒有說錯,流氓整天無所事事,老是張著色迷迷的眼睛留心街上的美女。我小時候,那次媽媽和我去外婆那裡送節,就在公交車中轉站碰到幾個流氓,結果媽媽就在我面前被他們放肆地調戲,還差一點被拖進車站邊那破落快拆掉的木房子裡強姦。所以如果真的給流氓看見我女友標緻的樣子和她誘人的胴體,他們就會在盯上她,在她公司周圍溜蹥,說不定那一天女友上班或下班的時候,就會被他們拖進巷子裡面剝個精光輪流姦淫。我這樣想著,雞巴越發粗壯,加快抽送,猛插女友的花心,把她插得渾身酥麻,她白嫩的圓臀不停的扭擺向上挺起,把小穴迎合著我那根大雞巴的抽插,我把女友幹得淫聲浪語,淫汁直噴,小嫩穴裡不停收縮,把我雞巴擠得又酸又麻,我知道她高潮又要來了,我自己也忍不住吼叫一聲,把雞巴深深的刺入女友的體內,精液就射向她的子宮,把她射得全身亂抖。我們兩人就在大玻璃窗邊軟坐了下去,看著遠處高高矗立Taipei 101新地標,長長地舒了一口氣,享受著劇烈做愛後的寧靜和諧……。

  令人遐想的誘人曲線,38D的迷人身材,藏著無限的想像空間.....胸前白皙的小山在你面前展現...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