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35章 賭船嬉戲


  各位久違了,農曆新年過後的一段時間,我被公司派到外地辦事,那裡雖說有「私人計算機」,但一點也不「私人」,所以要寫這種「私人」的故事,也只好忍到回家才和各位大哥暢談。雖然我不能寫故事,但還是經常偷偷跑來這些相熟的情色網裡看看,就看到小芳姐的「凌辱卡」第一話,把我女友黎少霞拿來當主角,真不敢想像呢,她在一個月前只用E-MAIL問了一點點關於我女友的事情,就能夠這麼栩栩如生地把她描繪出來,還把仲叔和天祐兩個男主角加進去,媽呀,我寫的這些凌辱女友情節真實成份還算高,小芳姐真是高手,竟然能把他們和我女友的關係寫得那麼細緻,不知道是不是這些人物對我來說實在很熟悉(他們其實就生活在我周圍),所以就覺得更加逼真,尤其當我看到小芳姐寫我女友被仲叔和天祐兩人一前一後騎著幹著,還說出羞人答答的話來,看得我血脈沸騰,忍不住摸起自己粗粗壯壯的雞巴,干,女友又不在身邊,那晚只好打手槍解決!打手槍的時候,還一直想著小芳姐寫的那種3P淫靡情形,想著女友被那兩個一老一少的男人輪流一起淫弄的情形,最後忍不住射了一大泡精液來。後來,我回到老家開始寫這第35篇,小芳姐竟然又寫好了第二話,還知道我埋在心底好幾年的慾望,讓魔鬼美女糖兒拿「凌辱卡」給我,帶我去女友家裡看她爸爸對她大肆淫弄(可惜點到即止啊),看得我又射一泡精液來。看來小芳姐才是惡魔島派來的美少女,把我那些幾億活生生的精蟲害死一遍又一遍,不過這樣的死法好爽啊!還是不要「看人江山流眼淚」,快點把自己這篇寫完,算是報答各位苦候的網友吧。

  去年某天我去大學的圖書館裡找一些數據,臨離開之前,還不忘在校園裡閒逛多兜幾圈,嘿嘿,我兩只好色的眼睛就朝著在校園裡走來走去的女生盯著不放,哇塞,這個不錯,穿著短褲,兩條修長光滑的美腿展露出來,咦,這個也不錯,樣貌好漂亮,還留著捲曲的長頭髮,喔喔喔,這個匆匆忙忙的小美媚更誘人,胸前兩個大乳峰在她急步走的時候動彈不已。媽的,如果能搓弄她一把,那實在是太妙了,真在妙不可言。雖然這些大學女生只能遠觀不能褻玩,但已經滿足了像我這種好色小男人的意欲了。我踏上回家的路上,突然眼前一亮,又看到一個獵物在我前面走著,雖然只是看到她的背後,但從我的經驗推測,這個女生樣貌也不差,身裁也不差,更重要的是穿的很清涼,身上只有一件短短的吊帶連衣裙,露出圓滑優美的手臂、肩胛和兩條如玉般光滑的大腿,這吊帶裙還是松誇誇的,像那種BABY女孩穿的那種娃娃裝,媽的,現在的女大學生穿衣服還真大膽呢,總以為在校園裡很安全,其實可以稱得上「大」學,校園就非常大,有樹林又有溪水小徑,偏僻的地方不少,我女友也曾經在傍晚的時候,在宿舍後面的偏僻小路上碰到一個從外面潛進來色狼,結果被捂著嘴巴上下其手,飽嘗手欲(我女友不肯詳細說給我聽,強調那色狼沒有脫掉她的衣服,只把手伸進她內衣褲裡亂摸,媽的,那跟脫光衣服有什麼分別?奶子和嫩穴也一樣被色狼摸捏過嘛!),幸好那時候剛好有同學從旁從過,嚇走了色狼。所以說,我眼前這個穿娃娃裝的女生還真夠膽呢,如果我是色狼的話,只要再著跟她進去前面的幽靜小徑,然後突然把她肩上的吊帶向兩邊扯開,就能把她那件松泡泡的連衣裙扯下來,然後把她推到路邊的草叢裡,這裡的草叢還長得高,真的把她姦淫了也不會有人發現!不過,我雖然好色,但也不致於會做這種犯法的事情,嘿嘿,像我這種小男人,只是想接近她,以我的高度,可以居高臨下這樣看她,從她吊帶連衣裙的領口看進去,說不定可以看到她的奶子呢。嘻嘻,這樣已經是夠了。

  於是我急急趕兩步接近她。當我和她並行走的時候,我朝她看一眼,立刻覺得很尷尬,而那個女生也看向我,露出可愛親切的笑容說:「咦,哥哥,你今天怎麼會來大學?來探我嗎?」真尷尬!我覺得額頭上的冷汗冒了出來。沒錯,我看到這個穿得很清涼的女生就是我妹妹小思,大家也知道為什麼我看到她的時候很尷尬吧?我剛才還在想著如果色狼跟上她的話,會怎麼脫掉她的連衣裙,怎樣把她推進草叢裡姦淫她。幸好小思沒有覺察我那種不好意思的神情,她當然也不知道她這個哥哥剛才差一點當她是其它大學女生,想要偷窺她的裙內春光呢。小思把我拉去大學餐廳裡喝汽水,她從小就對我這個哥哥很好,所以一看到我就很高興。當然,我知道她和她的男朋友阿彪正在蜜運中,所以容光煥發,青春美艷,笑臉盈盈,無意中把心裡的喜悅流露出來。

  當她替我把汽水拿來,就在我面前放下來,她身子彎下去的時候,那件娃娃裝的吊帶裙,胸脯位置全敞開了,我無意(可能潛意識是有意的吧?)地抬頭看她一眼,那吊帶裙裡的春光全露了出來,兩個圓鼓鼓滑嫩嫩的乳房全展現在我眼前,裡面那乳罩稍稍有點鬆,還好,能遮住兩個「重點」,但她那件吊帶裙領口也實在太寬敞了,我可以從她胸口把她上半身嬌軀完整飽覽。本來那件吊帶迷你裙已經很短,當她坐下來的時候,裙擺就縮了起來,兩條修長滑美的玉腿全露了出來。我想那時我可能呆了一兩秒鐘,不過妹妹不以為意,開始跟我聊天。「小思,你這樣穿,會不會……太過清涼?」我終於忍不住問她。她笑笑說:「阿彪喜歡我這樣穿嘛。我本來也很怕穿成這樣,怕那些男生色迷迷看著我,不過阿彪說這樣穿才漂亮,越多男生看著我,越顯得我有吸引力嘛。」干,阿彪這傢伙,他果然喜歡上我那種怪癖:暴露凌辱女友!而且還要青出於藍,不但要我妹妹穿得暴露,還要灌輸「暴露是美」的壞思想給她,真是豈有此理。我開始後悔自己不該把這種嗜好告訴阿彪,妹妹間接被我坑了。不過我仔細想想,喜歡凌辱女友可不是我的專利,自從我寫「凌辱女友」這一系列的經歷之後,才發現很多人喜歡凌辱女友,像老先角大哥的女友小真被老士官長玩弄,酷斯拉大哥的女友小韻被恐龍老公火旺叔大肆蹂躪,SA兄的女友小茵跟表弟玩來弄去還意外地沒被破瓜,SexJK兄的女友小玉爛醉之後被學弟又抽又插,真是日新月異,每個人都喜歡看到自己至愛的女友被其它男人姦淫侮辱的情形,那種情形確實令人興奮不已。既然這種嗜好不是自己的專利,那我可以喜歡,阿彪也可以喜歡嘛,只不過他的女友就是我妹妹,那種感覺才會有點怪怪的。

  一說曹操,曹操就到,剛剛在大學碰到妹妹小思說起阿彪,過兩天,阿彪就打電話給我。大家都知道他是我大學的學弟,以前經常跑來我宿舍裡看H漫打撲克,跟我是很熟的酒色朋友,而且他後來又成了我妹妹的男友,算是親上加親了,所以談起話來就口沬橫飛,毫無忌諱。「非哥,近來有沒有把少霞姐騙去給別人玩弄?」「喂,老弟,你別把話說得那麼直接好不好?如果給她聽見,我的頭袋就要搬家了。」對於阿彪這傢伙,我真是又愛又恨,愛的是有一個同聲同氣的「親人」可以一起談心,一起觀賞市面不容易找到的特級H漫和A片,也可以一起分享凌辱女友的經驗,但可恨的是,他總是這麼大大聲、公開地把我這種最私隱最秘密的嗜好說出來,萬一給別人聽見,一個傳一個,傳進我女友耳朵裡面,那我不就只有死路一條?「對不起、對不起,非哥,小弟以後不敢了。」阿彪這個人性格很滑頭,聽見我不開心的語氣,立即陪起笑臉來,轉入今天打電話來的主題說,「非哥,我這次打電話來是想請你和少霞姐這星期六一起去郵輪上玩兩天。」有安呢好康的代志?……「哎喲,這是郵輪嗎?我還以為像TATANIC號那種豪華郵輪!」我們四個從接駁船登上這艘號稱XX號郵輪,妹妹已經忍不住把我們心裡的疑問說出來。阿彪訕訕笑著解釋,原來這艘XX號郵輪其實是賭船而已,比起真正的環遊世界的大郵輪還差很遠,據說那種豪華郵輪起碼有十幾層樓高,有各式各樣的娛樂設施,而我們登上這艘賭船只有五樓而已。原來阿彪爸爸經常光顧這艘賭船,已經是VIP會員,所以只要換一些賭博用的泥碼之後,就能夠拿到免費的VIP房間。但這VIP房間也只是小小的,有兩張雙人床,一個浴室的套房而已。「這船上有什麼好玩?」我妹妹還是有點不滿地撅著小嘴巴,「為什麼賭船上連賭場也沒有?」「不要急嘛,等船開到公海的時候才會好玩。」阿彪把我妹妹摟在懷裡說。阿彪怕我們失望,就口甜舌滑地地講起這賭船的特色。原來這種賭船在海岸邊,還會受到當地法律的管治,所以晚上就會開到公海地域,這樣就不受任何地方的法律規管,賭場也就可以大開,阿彪還挑動著眼眉,一副色迷迷的樣子說:「嘿嘿,這賭船上還有無上裝酒吧,那些女服務生上身都沒穿衣服……」我故意吞吞口沬,高興地說:「哇塞,希望這艘船快點去到公海就好了。」女友向我瞪著眼睛說:「你開心什麼?我不准你去那種酒吧!」「呵呵,少霞姐,你是不是害怕比不上那些女生?」阿彪這傢伙取笑我女友,還用手指指她的胸脯。

  「你是不是找死……」我女友嬌嗔地追打著阿彪。賭船徐徐開向無邊無際的海洋,我們四個人就在甲板上嘻鬧著,雖然四周的乘客似乎沒有特別留意我們,但我好像覺得兩對色迷迷的眼睛一直盯的我們,咳,準確來說,好像一直盯著女友和妹妹……VIP房間裡,我們四個人圍在一起打撲克。船還沒到公海,這時候吃完晚飯打撲克就是最好的消遣。「你要不要吃一顆暈浪丸?」阿彪手裡拿著一小顆紅色的藥丸,我女友和妹妹已經吃了,他遞給我一顆,說:「現在先吃一顆,別等到暈起海浪來才吃,已經來不及了。」窗外的海水嘩啦嘩啦,船身浮浮沉沉,我本來就有點吃不消,吃了阿彪這藥丸,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肚子裡就沒有剛才那種翻來滾去的感覺。阿彪這傢伙簡直是個撲克迷,他碰到撲克就很興奮,他把撲克在空中一揮,說:「看,賭聖來了!」我妹妹笑得花枝亂顫說:「你算賭什麼聖?等一下看看誰被人畫成大花臉!」說完揮動手上的方便毛筆。這種方便毛筆是像原子筆那種儲水式的,不用另外有墨汁,我們玩撲克,其實也不是在比牌藝好不好,而是在於罰則。我們這夥人玩撲克牌時,總喜歡在別人臉上用毛筆畫大花臉。

  房裡充滿著我們四個人的嘻笑聲,我們玩的是鋤大2這種玩法,輸幾支牌就要給贏的畫幾筆,結果還玩不到十幾局,已經每個人臉上都是大花臉,互相指著對方笑得直不起腰來。我女友和我妹妹本來就是親上加親,所以她們經常會聯合來對付我們兩個男生,我是雙重身份,既是少霞的男友,又是小思的哥哥,所以她們在對付我的時候總是手下留情。反而可憐的阿彪,這個號稱是撲克玩家,今晚輸得四腳朝天,整塊臉差不多給我們畫黑了。因為我們一邊著喝啤酒一邊打撲克,所以在酒精刺激下,看到阿彪的大花臉,我取笑他是包青天,於是就越笑越瘋。「這樣下去不行了。」阿彪說,「我整個臉都沒位置再畫了,我們改個玩法吧,每人輪流說個罰則,然後再玩,輸的那個要按那罰則受罰!」我們也覺得這個辦法更好玩,當然拍掌附和。

  大家去洗了臉,就開始新一輪的遊戲,剛開始大家還有點規舉,說「打手掌」、「刮鼻子」、「裝狗叫」等等這些像話一點的罰則,但後來每個人都被罰得有點失去理智,加上每個人都喝了好幾罐啤酒,罰則越來越奇怪,越來越可怕,但氣氛卻越來越興奮。笑聲當然是興奮的源泉,但除了笑聲之外,我女友和妹妹令人羨慕的胴體也是我們兩個男生興奮的原因。她們兩個剛才才洗完澡,渾身散發著芬芳,加上她們兩個都只穿著薄薄的睡裙,裡面連乳罩也沒穿,可能是因為我們四個人已經很熟絡,所以連平時穿得保守的女友,這次也像我妹妹穿得那麼清涼,看得我和阿彪兩人的鼻水口水都差一點流出來。尤其當我女友像個無知的小女孩那樣,趴在地毯上像狗那樣裝狗叫,她那睡衣前面大V領口垂了下來,裡面整個上半身美好雪白的胴體幾乎全露在我和阿彪眼中,阿彪更是看得發呆,把她兩個飽滿酥嫩的奶子都看在眼裡。結果我和阿彪的褲襠裡都冒起大帳蓬。

  輪到我女友說罰則,她看看我和阿彪一眼,有點邪惡地說出罰則:「打一巴掌」。嘿,竟然真的給她贏了,我輸了,她很高興地走來我面前,我還嘻皮笑臉地對著她,她卻舉起手來,打我一個耳光,雖然不是很用力,但還是聽到清脆「啪」了一聲。我不是太痛,但裝得很痛的樣子,又是哦哦又是雪雪地叫痛,害她連忙很溫柔地對我說:「對不起,我只是很輕,不知道會打得你這麼痛。」我這時才笑嘻嘻地說:「我不是痛,我是替你傷心,你把我打死了,你就很可憐了,這麼年輕就要守寡。」我女友才知道是給我捉弄了,就在我胸肌上捶打著、撒嬌著。輪到阿彪說罰則,他就說「親親嘴」,媽的!好狠毒的罰則!如果是他贏了,他去親小思的嘴巴,當然是沒問題,他去親我女友少霞的嘴巴,那他可就佔盡便宜了。相反的,如果我贏了,去親我女友的嘴巴也沒問題,但總不能去親妹妹的嘴巴吧?果然他這個罰則惹來我女友和妹妹的不滿,但大家還是要遵守遊戲規則嘛。

  結果呢,嘿嘿,出乎意料之外,是我贏了,是阿彪輸了。這下子可把少霞和小思樂壞了,她們異口同聲地鼓動著:「親他!親他!親他!」阿彪嚇得東躲西躲,我就故意抓住他,他逃無可逃,就被我「嘖」一聲「親」了一下。哈哈哈,男生和男生親嘴,大家別怕,我可不是同性戀的,我才不會真的親他,只是故意「嘖」了一聲,好像是真的親他一口。更好笑的是阿彪也裝哭起來:「哎呀,夭壽非哥啊,把人家的初吻都奪去啦,人家不依,你可要負責任!」裝得好像被男生欺負的女生那樣,笑得我們三個都差一點掉出眼睙來。接著輪到小思說的罰則:「打屁股」,大家這時候都有點興奮過了頭,頭腦都有點不清醒,根本不像在打撲克,反而像是在想要怎麼懲罰對方、作弄對方,結果糊裡糊塗地,阿彪贏了,我女友輸了。阿彪興奮地說:「哈哈,少霞姐,快點乖乖伏臥在床上給我打屁股!」沒辦法,我女友就伏在床上,她本來兩個屁股就翹翹隆起,特別有彈性,我和她做愛從後面進攻她時,她那兩個屁股就會把我整個身體的力量反彈起來,幹得特別爽。現在看到她這麼可憐地伏在床頭上,而且要給其它男生打屁股,我就感到特別興奮。

  阿彪就在我女友的屁股上「啪」地打了一下,她的屁股真是又嫩又有彈性,竟然跳動兩下。她剛要爬起來的時候,我妹妹小思突然說:「不行,我剛才講的罰則是打十下,不是打一下!」真想不到,有點我這個妹妹平時特別維護這個少霞姐,現在玩得興致正隆,竟然會幫她男友來作弄我女友!我女友一邊呼冤,但還是乖乖地伏在床上讓阿彪打她的屁股,我們四個人都很熟了,打屁股這種動作也不見得有什麼特別。而且阿彪也是輕輕打她,所以女友就沒有反對,結果阿彪的手又在她屁股上嫩美的肉上拍了幾下。這時妹妹又突然大呼小叫起來說:「不是這樣打,這樣只算是打睡裙吧?隔著衣服怎麼算是打屁股?要手肉打屁股肉才對!」我女友嬌嗔地叫起來:「小思,你這個壞妹妹……」然後回頭向我求救:「非,快來救我,你妹妹欺負我啦!」我看阿彪把我女友伏在床邊,她那條短短的睡裙把她兩條白嫩嫩的美腿都露了出來,我突然覺得雞巴特別粗大起來,於是對女友聳聳肩,表示沒有辦法,要遵照罰則。

  阿彪這時也就把我女友的睡裙向上一掀,我女友還在掙扎著說不要,我妹妹這時已經把她的小內褲脫了下來,媽的,我的鼻血差一點噴了出來,我女友兩個白嫩嫩圓鼓鼓的屁股露在我們三個人的眼前,她還趴在床邊,兩個屁股間那個肉縫也隱隱約約可以看到,陰毛就更不用說了,從兩股間冒了一小撮出來,我的雞巴差一些把短褲挑破,阿彪當然也看得呆住了,他兩腿間那支大炮好像就要立即射出炮彈來,真是機不可失,就用手掌啪啪啪地在她屁股上輕輕拍打著。干,他的粗手就在她又嫩又白的屁股上打著摸著,我的雞巴脹得發痛。好不容易才被罰完,小思看見少霞臉紅紅的,笑得嘴巴都合不攏。少霞伸手去抓她的耳朵說:「還說我們是好姐妹,你然整我,我不認你這個妹妹!」妹妹被她抓住耳朵,忙說:「對不起,嫂嫂,別生氣,下次給你整回我。」輪到我說罰則,我那時頭腦裡特別興奮,還一直想著剛才女友被阿彪掀起睡裙脫下小內褲的情形,於是就說:「干!愛幹什麼就幹什麼!」阿彪就大叫「好!」他腦裡面大概還想著他又會贏,我女友又會輸,就可以對她再放肆地淫猥一次。結果這一局是我贏了,小思輸了。

  「阿非,你要替我報仇啦,剛才你妹妹整我,這次你一定要整回她!」女友拉著我的手臂說。我還在想著怎麼可以整整這個頑皮的妹妹,小思卻在那邊裝得好害怕的樣子,雙手交叉護在胸前,可憐兮兮地說:「哥,你想要對我幹什麼?你趁爸爸媽媽不在家裡,就想要欺負我……」哈哈,豈有此理,這個佻皮的妹妹,可能是玩瘋了,連這種話也說出來。不過我這時也覺得頭腦有點不清醒,難道剛才阿彪拿給我們吃的暈浪丸有問題?妹妹本來是坐在床上的,這時向後半躺過去,裝得很慌張的樣子,嘿嘿,既然妹妹喜歡玩,女友又嚷著要我替她「報復」,所以我就乾脆裝成是色狼那樣,向她垂涎著說:「嘿嘿,小思妹妹你這麼可愛,我早就想得到你了,爸爸媽媽今晚都不在家,你還是乖乖給我玩玩……」說完還把手伸向她可愛的小臉蛋上,摸摸她的臉蛋,輕輕托起她的小巴,裝得一副調戲她的樣子。

  我還轉頭向女友和阿彪說:「怎麼樣,戲我演得不差吧?」阿彪這傢伙,看著我妹妹被我調戲,還一臉很興奮的樣子。媽的,這個阿彪,沒學我什麼優點,卻學我這種喜歡凌辱女友的怪嗜好,看他不停吞口水的樣子,看來他還真的希望我調戲他女友呢!「來,好妹妹,給哥哥親親……」反正我們都玩得半瘋半癲,我就繼續裝下去,故意這樣說完,就朝妹妹的小嘴巴「親」下去,還「親」得嘖嘖有聲。當然這回和剛才我「親」阿彪的情形相同,只是故意發出嘖嘖嘖的聲音,沒有真的吻下去。我頭腦雖然有點發昏,但還知道她是親妹妹,別玩得太過火。我這個可惡的妹妹也是貪玩,當我假裝親著她的時候,她竟然裝得像被強吻那樣,發出唔唔嗯嗯的掙扎聲,還裝得很吃力地說:「唔……不要,哥哥,我是你的親妹妹,嗯,不要再親人家的嘴巴……」干,這個妹妹真可惡,還裝得真像,比我更懂得演戲,這可能跟我、女友和妹妹三個人都曾經參加過大學戲劇社的關係吧。記得那時候我們在戲劇社裡玩,其中一個編劇的傢伙,把本來好端端純真童話「小紅帽」,竟然開玩笑改寫成色情版本,還說要在戲劇社裡玩玩。我妹妹貪玩,就去演那個可憐的小紅帽姑娘,到最後那幕,說到那匹野狼把小紅帽「吃」了,那個編劇的傢伙卻自己裝成野狼來「吃」我妹妹,他把她撲倒在「祖母」的床上,竟然對她「施暴」。我妹妹那時已經裝得很像,真的像給色狼強姦那樣,全身亂搖,嘴巴還嗯嗯哇哇發出被姦淫那種呻吟聲,那傢伙看她這麼好玩,就放肆起來,把她那套小紅帽的戲服亂扯,雙手在她身上亂摸,看得我們旁邊的人都快要流出鼻血來。

  所以這次妹妹又再重施故技,假裝怕我強姦她的樣子,害得我忍不住雞巴脹得滿滿的,要半弓著腰,不然被阿彪或女友發現褲子裡脹起來的大雞巴,一定被他們笑得要鑽進地底下。好,讓我教訓一下這個小妹子。於是我的手就故意搭上她的大腿,一副大色狼的樣子,我還裝得色迷迷的樣子淫笑著說:「親妹妹又怎樣,肥水不流別人田嘛,反而你遲早給其它男生弄,倒不如給哥哥爽爽!」女友在我身邊,非但沒有阻止我,還笑著推著我說:「對、對,你這個壞壞的妹妹,好好整她一次!」哎,還說什麼好姐妹,竟然落井下石呢!(笑)妹妹也突然笑著說:「哥哥,看來你真的要整整我,讓少霞阿嫂子消消氣,否則今晚你跪通宵她也不原諒你!」笑著說完之後,她又變身成為受害女生那個樣子,她還一手拉著我那只搭在她的大腿上的手,好像要盡力推開我,掙扎著說:「不要,哥哥,你不能這樣……」

  我那只搭在她的大腿上的右手,根本沒有用力,但小思卻裝得好像我想要把她裙子推上去,而她的手好像要抵抗地握著我的手,我差一點沒笑出來,不過我還是繼續裝下去,對她露著一副色淫淫的樣子。「嗯哼……哥,你不可以這樣……」妹妹突然發出誘人的叫聲,我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原來她就拉著我的手,從她的大腿往上滑去,一下子把她自己的睡裙拉了上去,直扯到她的纖腰上,兩條白晢晢的大腿和小內褲全都露了出來。我看得有點發呆,我這個妹妹身材還挺誘人的,如果她不是親妹妹,我就一定會撲上去,好好地幹她幾炮才放過她!不過這時候,我只能在心裡說著粗話:干你媽的(呃,說錯了,妹妹的媽媽也是我媽,所以這句粗口不能當真,不然就對不起爸爸了),這個小妹,簡直是玩瘋了,她這麼一弄,給其它人看起來就好像我強把她的裙子翻起來那樣,弄得我真的像色狼哥哥要強姦妹妹的模樣,要是給爸爸媽媽看見這種情況,他們一定會氣昏的。

  我心裡雖然暗罵著妹妹不要玩得這麼瘋狂,但生理上卻禁不住有了反應,大雞巴差一點從短褲內掙脫出來。我還在呆呆不懂反應的時候,另一隻手又給妹妹抓住,她又呀地叫了一聲,拉著我的手把她自己睡裙的一邊肩布扯了下來,然後向後躺倒在床上,哇咧咧,本來她那件睡裙就沒多少布,裡面也沒穿上乳罩,這麼一扯一躺,整個右邊的乳房抖露了好大半出來,雖說她是自己的親妹妹,看到這種光景,也害我差一點噴出鼻血來。但最使我噴血的,還是她裝出來的呼救聲:「哥……哥,不要,我是你親妹妹,不要強姦我……」她說完,還硬把我拉倒在她身上,哇咧咧,我粗粗的硬雞巴雖然隔著衣服,但還是碰到她酥軟的胴體上,她嘴巴裡還呵啊呵啊叫了起來,好像真的被男生的雞巴干進小穴裡那樣。她還假裝在我身底下掙扎著,把身體扭來扭去,我身體和她身體的接觸面更大,她的大腿、小腹、胸脯全貼在我身體上,她那件睡衣薄薄的,她剛才還扯一邊肩布下來,這麼掙扎,那睡衣就越褪越下,右邊的乳罩竟然連興奮得有點發紅的奶頭也露了出來,還貼在我胸肌上蠕動著。

  媽呀,再這樣下去,我不是噴鼻血了,而是噴精液了!我連忙退出身來說:「不行了,不行了,我投降、我投降!」妹妹嘻嘻笑了起來,還舉起V字的勝利手勢。「哇塞,非哥,你真沒用,一個大哥哥,還要向妹妹投降?」阿彪在一旁好像看得不過癮說,「看我替你報仇吧!」說完就朝我妹妹的身上撲過去。「哎呀,哥啊,不行啦,家裡突然被大色狼闖進來,快來救我!」妹妹被阿彪壓在身上,半嘻笑半呼救。阿彪是她男友,我才不會救她呢!「壞蛋,我哥哥嫂嫂在看呢,你幹什麼,嗯……嗯……你不能……嗯……」我妹妹一邊抗議一邊發出誘人的聲音,原來她這個大色狼男友阿彪,根本沒把我和少霞放在眼內,就把我妹妹剛才自己扯脫的肩布繼續拉了下去,她那個嫩美的奶子就完完全全抖了出來,然後就用嘴巴去吸吮她,弄得她哼哼嗯嗯起來。少霞也很懂得搞氣氛,轉身把房裡的大燈關掉,留下床頭昏黃的燈光。

  「不要……」我妹妹那種無力的抗議聲,充其量只能算是叫床聲,只是扭扭腰,她那件小內褲就被阿彪脫了下來,掛在左腿的腳丫上,「不要嘛,人家的小妹妹會給哥哥看見……」阿彪這個壞傢伙,平時就是喜歡暴露女友、凌辱女友,這時聽見我妹妹這樣說,就變本加厲說:「就給你哥哥看看你的小洞洞!」說完就把我妹妹的兩腿屈曲起來,然後看兩邊打開。我看到妹妹稀鬆的陰毛底下,露出精巧的小肉穴,兩片陰唇飽飽滿滿的,好像含著陰精,她無力地掙扎著說:「不要……羞死人了……人家的哥哥在看……啊……啊……」我頭腦有點迷亂,控制不了自己繼續看著小妹的小妹妹,她雖然這樣說,卻好像更加希望給我觀看呢。阿彪的手指就朝她的肉縫裡挑插進去,果然一股陰精流了出來,看來她已經是很興奮,阿彪還故意把她的肉縫向兩邊剝開,讓我看到她紅紅嫩嫩的小肉洞。媽的,這樣看看妹妹的肉洞,不算是亂倫吧?不過我還是看得有點不好意思。

  反而是我女友,好像發現新大陸,目不轉睛地看著我妹妹的肉洞和胴體。她伏在我身邊,在我耳邊輕聲說:「原來女生那裡是這樣子……」我也在她耳邊說:「你底下那個小雞邁也差不多這個樣子,你自己平時沒看看嗎?」「去你的,小豬公!」女友啐我一口說,「人家才沒像你這麼色,偷看人家的秘密部位。」說完已經雙頰緋紅。「嗯啊……」我妹妹發出可憐的呻吟聲。阿彪可是個色情老手,他把我妹妹摟抱著,跪坐在床上,讓她張著兩腿胯坐在他懷裡,他放出那只又粗又大的爛鳥,用龜頭去磨她的陰唇,然後不倚不正地斜插進她的肉穴裡,慢慢侵入她的體內,弄得她氣息急喘。「你給阿彪插進去的感覺怎麼樣,爽不爽?」真想不到我女友在這個情況下,竟然嘻笑著,像個小記者那樣去訪問我妹妹的感覺。我妹妹輕皺著眉頭,吃力地說:「你這個壞嫂嫂……你自己給我哥哥插進去爽不爽……?」這時阿彪把她的屁股捧起,然後一上一下地搖動起來,我妹妹屬於嬌小型,而阿彪這個人卻比我還粗大,所以他套弄起來好像沒什麼用力,抽插得又深又快,把我妹妹弄得爽得要命,發出一陣急切的喘聲,就忍不住呻吟起來。

  我女友覺得好新鮮,她雖然在男女性愛方面的經驗也不少,但總沒看過這種真人秀,於是她低頭去看著阿彪的大雞巴在我妹妹的小穴裡進進出出的情形,看著她那紅嫩的陰唇在抽插時頻頻翻動,而且還把她的淫汁帶了出來。阿彪果然是個厲害的傢伙,看著他的雞巴挺動著,懂得九淺一深的原理,每一下子都把我妹妹挑弄得渾身發抖,然後突然把她的纖腰用力抱著,大雞巴就深深地捅進她的小穴裡,弄得她哇哇大叫,原來把她弄上高潮了。我看見女友雙頰發紅,就從後把她攔腰抱著,她只是嗯哼一聲,也沒有什麼反抗,任由我雙手在她身上重要部位摸捏著,看來她看著阿彪和我妹妹做愛的情形,已經點燃了體內的慾火,我的手向她睡裙底摸進去,果然不出所料,她那件絲質小內褲的中間地帶已經濕了,水汪汪的,被我按著揉著,差一點可以擠出淫水來。「不要……」當我要脫掉女友的小內褲時,她忙推開我的手。「怕什麼?」我的手沒有離開她那件小內褲的橡筋褲頭,「阿彪和小思都敢在我們面前弄,我們怎麼不敢在他們面前弄?」但女友還是不讓我脫她的內褲,我繼續在她耳邊吹著暖氣說,「只脫掉裡面的小褲褲,睡裙不脫,就不會給他們看見。」女友平時就是這麼心軟,給我這麼一說,就沒再推開我,讓我順利地把她的小內褲脫掉,在她不知不覺的時候,我也自己脫掉褲子,掀起她的睡裙,把粗壯的大雞巴在她兩個圓圓翹翹的屁股蛋上磨弄,我的雙手當然也很自然隔著睡裙,摸著她兩個又圓又大的奶子,還在她已經挺起的奶頭上捏弄著,她是個很敏感的女生,那裡可以承受我這種挑逗,很快就忍不住哼呵發出聲音來。

  我這時就把她的纖腰抱著,稍微把腿彎向下彎,本來直立起來的大雞巴這時就已經對準了她的小穴,我的龜頭在她的小穴口磨動幾下,已經把她的淫汁就磨了出來,女友已經忍不住,把屁股往後挺,我知道女友已經被我挑起慾火來,就朝她的嫩嫩的小穴挺進去,把她的纖腰緊緊一抱,撲噢一聲,我的大雞巴已經深深插進她的嫩穴裡,還直攻進她的花心,把她弄得嬌叫一聲。本來我和女友就站在阿彪的身後,他和我妹妹在苦幹,還沒發現我和女友兩個人已經交合起來,但我女友這聲嬌叫,阿彪和我妹妹就看了過來,害我女友滿臉都羞得通紅。我妹妹這時雖然給阿彪幹得渾身通爽,但還要作弄我女友,學她剛才記者的口吻說:「少霞姐……你給我哥哥插進去的感覺怎麼樣……爽不爽嘛?」我為了不讓女友這麼難堪,就繼續抱著她的纖腰,用力抽插她的小穴,把她抽插得全身發麻,把她弄得顧不得被我妹妹恥笑,就已經悶哼起來。

  阿彪這時把我妹妹的身體向床的另一邊移動一下說:「非哥,這裡讓給你們。」說完朝他身邊的床上拍了兩下。其實我們這間VIP套房裡有兩張床,我大可以把女友抱在另一張床上,但我那種喜歡暴露女友的心理又來了,就把女友推向和阿彪同一張床上,她根本還沒有反抗,就給我推到床上去,就伏在我妹妹身邊,給我從後面抽插起來。「嗯……阿非……這樣好羞人……會給阿彪看見……」女友扭著屁股,算是作了抗議,但卻給我在她兩個又嫩又翹的屁股上又輕又重的揉撫起來。她這句話反而更激起我內心的慾望,就在女友說著不要、不要的時候,我就把她的睡裙掀了起來,而且直掀到她的腋下,哇塞,她睡裙裡面沒有其它衣物了,白嫩嫩的胴體就像美人魚那般完完全全地露了出來,最使我興奮的是,她那兩個圓圓翹翹的屁股就落在阿彪色迷迷的眼底。我知道女友又會抗拒,於是就用手指溫柔地在她乳頭上揉搓著,大雞巴左晃右擺著磨著她緊密小穴裡的細肉,把她弄得全身無力,任由我擺佈。

  哈哈,一不做二不休!既然想要把女友暴露給阿彪看,為什麼不把她正面也弄過來給他看呢?我心裡的暴露女友的惡魔使我不顧一切,把女友的身體反轉過來。「不要嘛……不要啊……人家快要羞死了……啊……」女友還想堅持不給我反轉過來,但她不論是體力或者挑情能力,都比不上我,所以我這時就把她整個身子反轉過來,從正面繼續幹她。媽的,她的睡裙剛才已經被我扯到胸脯上面,這時候被我反轉過來,她那對白雪一樣白嫩健美的乳房便顯露出來,隨著她急促的呼吸,兩個奶子就起伏顫動著,更加誘惑動人,完完全全暴露在阿彪的眼下,我看阿彪看得直吞口水,我女友卻被他看得滿臉發燒,閉起眼睛不敢再看。就這樣,我和阿彪兩對小情侶就在同一張床上做起愛來,原來一邊自己做愛一邊看著別人做愛,那種感覺真是興奮到極點,在這種淫靡的房子裡,我開始興奮得有點模糊,女友在我身下也沒有再感到害羞,而是配合著我的動作,扭著小蠻腰,讓我一次再一次地插進她的花心,我忘了把她弄上高潮多少次,只覺得她的陰道肉不停地緊縮著、蠕動著,還不停地噴出陰精來。

  我可能興奮過頭了,忘了時光的流逝。只覺得我和阿彪兩對情侶越靠越近,後來他還伸手過來摸我女友的兩個大奶子,把她小巧挺立的乳頭摸得更挺更翹,我當然很高興看著阿彪伸手來偷摸女友的奶子,還配合他,把她的奶子從下面托起來,使原來圓圓挺挺的奶子,現在更加豐滿,簡直可以比擬日本AV女星那種F杯或G杯的大奶子,女友的奶頭現在也被挺得翹翹的,剛好被阿彪的手掌和手指不停玩弄捏弄著。阿彪興奮得把頭也伸過來我這邊,把臉埋在我女友的胸脯上,我記得她好像想要抗議,但很快被他舔吸著乳尖,弄得她哦哦哦地發出浪美的聲音,我那時看著女友被其它男人挑弄,當然是興奮不已。阿彪這傢伙看到我女友的奶子被他佔去,我的手就無處可放,於是把我的手拉過去他身體下來,哇塞,我不知道摸到什麼東西,手掌竟然也滿滿的、軟軟的,爽得要命。我心底裡其實知道是什麼回事,但這時候慾望已經很熾熱了,就故意當成不知道什麼回事,手掌繼續抓著、弄得,那酥軟的感覺真好,還忍不住用手指捏玩著奶子嫩肉上面的乳頭。躺在阿彪身下的妹妹這時已經呻吟嬌啼起來,我就不能再裝不知道了,只好縮回手掌,不要再摸她了。

  我注意力回到女友這邊來,我看到阿彪把我女友玩得越來越興奮,就主動把她兩條大腿扶起來,讓她的嫩穴暴露給阿彪看,她的嫩穴真的好美,兩片陰唇含著像花朵般的嫩穴,我的雞巴就在她嫩穴裡抽抽插插,我故意把雞巴拉多點出來,龜頭把她的嫩穴勾翻了,把她小陰唇也露了出來,阿彪這個色狼學弟當然不會放過好機會,就伸手來挖弄她的小穴,兩隻手指就把她弄得淫水直冒,弄得她渾身上下顫抖幾下,居然又上了高潮,淫汁真噴,我女友的淫水特別多,我把雞巴插進她嫩穴裡,她嫩穴噴出淫水來,可堪稱世界十大奇境,有機會各位網友也來試試看。我覺得頭腦發昏,記不起什麼時候,我竟然把位置讓給了阿彪,只見阿彪抬起我女友的兩條修長的粉腿,翻身壓住她,他那條跟我一樣巨大的大雞巴就順勢插進她的小穴裡,壓得她裡面的淫水發出嘖嘖嘖的聲音。他身體比我健碩,連龜頭也比我大,抽插我女友的時候,把她可憐的嫩穴弄得翻來擠去。她也已經被玩得忘情,不但沒有拒紀,還緊緊地抱住他,把自己兩腿勾在他背後,好讓他的雞巴更深入地抽插著,把她插得浪叫起來。

  媽的,我女友的浪叫聲可真是令人蝕骨,可惜當時我有點迷惘,沒聽清楚她怎麼淫叫。我說過,盡量寫真實情況來,聽不清楚的東西,我就不想隨便加在這篇故事裡,繼續維持我作品的真實性。各位網友就見諒吧。阿彪聽到我女友的淫叫,像是受到鼓勵,更是每下抽插都力戳到底,屁股快速的磨動,把我女友插得浪汁四溢,不停地擺動著屁股來配合他,淫水已經把她的大腿都弄得一蹋糊塗,阿彪這時也高潮,屁股一緊,就把精液灌進我女友的小穴裡,媽的,精液還真不少,灌了兩分鐘,然後把軟趴趴的雞巴從我女友的小穴裡拔出來。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才悠悠醒來,看見阿彪已經穿好衣服在看著電視,而我、女友和妹妹三個人還赤條條地躺在床上。「非哥,醒來了嗎?」阿彪跟我打個招呼說,「現在才半夜一點,船已經出了公海,剛好可以去玩。」我看著女友和妹妹仍在夢鄉裡說:「你剛才給我們吃了什麼藥,弄得我迷迷糊糊?」「嘿嘿,只不過是特製的暈浪丸。」阿彪說:「那個賣藥的小子說這種暈浪丸對男生沒有效力,所以我才給你吃,你不會怪我吧?」媽的,我的估計還真不錯,果然是剛才那些暈浪丸有問題!「哼!我當然怪你!害我剛才沒看清楚精采的情景!」我想起剛才迷迷糊糊的時候,阿彪偷偷把我女友嘿咻了,好像還把她玩弄得上了幾次高潮,我只能半夢半醒感覺到,「哼!你剛才好像把少霞玩了好幾次!」「非哥,你不是喜歡少霞給其它男人玩弄嗎?我只不過是幫你完成願望罷了。剛才我也只能玩兩次,已經不夠力氣了。」阿彪還好像很回味地說。媽的,你這個阿彪,真是氣人吶,原來剛才把我女友玩弄了兩次,我只知道其中一次呢!我還看到女友嘴角邊還纏著幾條絲狀的精液糊,看來阿彪這傢伙今晚不但把我女友開銷了,還餵她吃精液呢!我喜歡凌辱女友,就是喜歡能親眼看見女友被其它男生玩弄的情形,現在沒有看見,我當然不高興。「你生我氣嗎?」阿彪見我悶悶不樂的樣子,就開始油腔滑調起來說,「其實剛才也不只是我跟少霞爽爽,你跟我女友也很爽啊!」什麼!什麼叫「你跟我女友也很爽啊」?你的女友是誰?是我妹妹小思呢,我才不會跟你女友很爽!不過給阿彪這麼一說,我也開始有點驚慌起來,剛才迷迷糊糊的時候,我記得阿彪把我的位置佔了過去,然後就騎在我女友身上嘿咻嘿咻,那時候我身在那裡?只是坐在床邊看著阿彪在干我女友嗎?還是我跟阿彪換了位置,他騎在我女友身上,我騎在他女友身上?那就糟糕了,那我豈不是跟自己親妹妹亂倫了?

  「說笑嘛!你跟小思沒發生什麼。」阿彪這樣一說,我才放下心來。不過,阿彪這個傢伙也喜歡看自己女友被男生凌辱,我記得他好像把我的手拖過去摸什麼,後來他把我的位置佔去淫弄我女友,那時候我迷迷糊糊中,好像被他推了過去,跟他換了位置,就壓在妹妹身上。媽的,我和妹妹那時都赤條條的,兩條肉蟲在床上交纏在一起,到底有沒有做出什麼事,我潛意識就當作不知道算了,反正阿彪說沒發生什麼。我看著她們兩個還在甜夢裡,就問阿彪說:「她們什麼時候才會醒?」「那些藥據說可以維持四小時,再過一個小時,她們就差不多醒了。」阿彪說著,「別管她們了,船已經出了公海,開始好玩了,這裡都是男生的世界!」我們替少霞和小思蓋上薄薄的被子,然後就出去玩了。果然剛才沒有開放的地方,大都在二樓,現在多個好幾個好地方,那個無上裝酒吧,果然值得進去看看,雖然酒類都比較昂貴,但那些漂亮大奶子服務生把酒送到你眼前,還在你面前晃著圓圓的奶子,你怎能不著迷呢?還有一個成人秀,是男女真人模擬做愛的情形,當然是引得那些賭客鼻血直流,但對於我來說,這已經算是小兒科了,剛才看著阿彪和妹妹在房裡面玩真人秀,才算刺激呢!當然我們也進去賭場走走,裡面銷煙瀰漫,好像是個戰場,那些賭客不知道是贏了或輸了,反正都玩得雙眼發紅。

  「我們回去吧!」我們只出來差不多一個小時,我還留戀著那無上裝酒吧裡面那些辣妹,阿彪就叫我回去。「好吧,少霞和小思也差不多醒了。」我只好同意,就跟著阿彪回去四樓的房間。「你剛才在生氣沒有看見少霞被我玩弄嗎?」阿彪這傢伙還真知道我的心理。雖然他已經知道我喜歡凌辱女友這種嗜好,但我總要顧點面子,不好意思回應他,只好默認了。他就繼續說,「剛才我們上船的時候,你有沒有留意有兩個男人老是盯著我們?」給阿彪這麼一說,我就記得上船的時候,我們四個人在甲板上玩耍,就有兩個三四十歲,其貌不揚的男人狠狠地盯著我們,其實只盯著我女友和妹妹,而且那種眼神好像是色狼野獸般的,一直看著她們兩個少女身上的曲線,尤其是奶子和屁股的部位,還好像對她們的身裁評頭品足。「嗯。」我說,「他們看起來不像好人,好像有點色色的。」「對。」阿彪說,「我們剛才在房裡面玩耍的時候,我就看見有兩個人躲在窗外的通道上偷看我們,好像就是那兩個臭男人!」「你的意思是,我們要趕快回去房裡,不然她們兩個就會有危險?」我口頭雖然這麼說,但心裡突然撲通撲通地跳著,媽的,為什麼我會有這種不合常理的反應?我心底裡好像特別渴望少霞和小思會暴露在危險之中,這大概是喜歡凌辱女友延伸出來的怪怪心理吧?好像我平時總是讓女友自己一個人走過離家不遠的那條幽暗小巷,那裡起碼發生過四、五次風化案,沒報案的還不算在內,但我心裡卻暗暗希望風化案會發生在女友身上,說不定那一次女友會碰到大色狼,就在那小巷裡被姦淫了,想到女友被色狼剝得精光,然後用大肉棒插她的小雞邁,心底裡就特別興奮。

  「你和我都喜歡凌辱女友,對吧?我告訴你一個秘密……」阿彪神秘兮兮地,還故意頓了一下說,「我們剛才出門的時候,我故意沒把門關上!」蝦密!我頓時血液直衝腦門,心臟幾乎從嘴巴裡跳出來……干你娘的臭蛋阿彪!你這個混帳的傢伙!竟然……竟然做出這種事來!做出這種無恥下流的事情來!故意沒把門關上,那不就等於引狼入室嗎?那……實在使我太……太……太興奮了!我們走到四樓,就走到船艙外狹小的通道,然後數著房間的數目,才大概知道我們房子是那個窗口。半夜的海是黑漆漆的,海水嘩啦嘩啦的,海風也比白天大,四周無盡的黑暗,想到這裡是浩瀚的太平洋,我心裡不禁有點寒意。不過一想到引狼入室這個詞語,我就興奮得急急忙忙跑到自己房間的窗口下。賭船上大多數房間是沒有窗的,不過我們VIP房就有一個窗,不要以為這個窗像家裡的那種四方形大大的玻璃窗,其實只是一個小小的圓形窗,玻璃上還有鋼絲,怕被海風或海浪打破吧?我們伸頭朝自己房間的窗口看進去,心裡那種寒意立即消失了。雖然我已經有心理準備,但房裡的情形卻仍然使我心幾乎從嘴裡蹦出來:兩個身形粗大的色狼已經把我女友和妹妹從被子裡拖了出來,兩個都全身赤條條的,妹妹被放在剛才我們嬉戲時那張靠近窗口的床上,我女友卻被拖去另一張床上,任由那兩個男人扒開兩腿姦淫著。

  哇靠,我們來遲了,我們這兩個心愛的少女好像已經被經姦淫了好一段時間,我看到她們兩個已經全身無力,任由色狼擺佈。床頭燈還是打開著,我們剛才出去的時候沒有關,看來那兩個色狼也想一邊姦淫著這兩個小美女,一邊欣賞她們的美色,床頭燈才沒有關掉,也幸好這樣,我和阿彪在窗外才能偷看得那麼清楚。我瞪大著眼睛,注意力都集中在女友身上,我看著心愛的女友無力地躺在床上,騎著她的那個色狼頭髮有點鬈曲,淫笑起來就看見他那副鑲著金牙的牙齒,他粗暴地把我女友的雙腿拉開,整枝大肉棒就深深地插在她的小肉穴裡,最使我心疼的是他那對粗手粗野地擠壓著我女友的那對又圓又嫩又有彈性的奶子,捏壓得差一點變形了,媽的,女友這對誘人的大奶子本來是屬於我的,但現在卻給這匹大色狼搓弄得不成體統。「怎麼樣,你不生氣了吧?」阿彪用手肘捅捅我的肚子說。干,他剛才淫弄我女友的時候,沒給我好好看看,現在卻給我好好地看著大色狼在淫弄我女友!我們在窗外偷看時,海浪聲很大,所以沒聽到房裡的聲音。媽的,我其實很喜歡聽女友發出淫蕩的聲音,但就是聽不到,即使我集中精神偷聽,也只能隱約聽到裡面似有若無的聲音。「呃嗯……你干死我了……」我聽到很微弱的聲音,但也興奮不已。但這聲音看來不像是我女友發出的,而是從靠近窗口這個床上妹妹發出的。妹妹的床上,那個色狼是肥肚腩的傢伙,他讓她伏在床上,從她屁股後面幹著她,她本來就是那種嬌小型的女生,現在被這只像肥豬的色狼姦淫,那情形更加淫靡,不過她好像已經被那色狼插著磨著浪水直出,所以主動扭著纖腰配合他的姦淫,那色狼把她的纖腰按著不停擺動,粗腰不斷向她兩股間擠弄進去,看來他那支大雞巴已經深深地插進她的小穴裡,他劇烈的動作,還把小思的兩個奶子也弄得晃動起來,而且頻率越來越快。

  我看阿彪一眼,只見阿彪從窗口看得目不轉睛,雙手還不停摸著自己的大雞巴,媽的!這個死阿彪,就是和我相同,看著女友被其它男人凌辱姦淫時,就特別興奮。這時我看到那個肥豬色狼屁股晃動得越來越快,把小思姦淫得張大著嘴巴,津液都流了出來,那根大肉棒在她屁股後面又深又重地操著她的小穴,她這張床比較靠近窗口,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她的嫩穴被幹得翻來覆去,小穴裡的淫水也被操得亂噴出來。但我看那只肥豬色狼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幹了不久,就用力把大雞巴狠狠地插進我妹妹的小穴裡,看樣子就在她小穴裡射精了,果然不久當他拖出軟軟長長的大雞巴時,濃濃的精液就從她小穴裡冒了出來,小思被幹得全身無力,這時就軟軟倒在床上。我的眼睛又回到女友身上。那邊,我女友也被那個鑲金牙的色狼強姦著,那傢伙的力氣好像比肥豬大很多,每一下抽動他那條像虎鞭的大肉棒在她小穴裡攪動時,都粗重有力,弄得她紅著臉蛋,張著嘴巴,根據我的經驗,我女友被幹成這個地步時,已經淫慾熾熱,一定會發出誘人的呻吟叫床聲。

  媽的,太可惜了、太可惜了,海浪聲實在很大,我們聽不見她發出的叫床聲。我最近買了一支電子錄音筆,以後要偷偷放在她袋子裡偷錄才行。不過,那次在賭船上是去年的事,那時我還沒有錄音筆呢。嗚……嗚……太可惜了,不但我不能偷聽到她的叫床聲,我也就寫不出來,各位色友也將就一下吧。不過偷看女友被姦淫的情形,比較最淫蕩的AV還要淫蕩。我看見那個色狼對少霞一點也不憐香惜玉,當然囉,少霞不是他的女友,所以他一點也不疼惜會不會把她的小穴插壞,每一下子都把大雞巴深深干進她的小穴裡,還上下左右亂攪亂鑽,媽的,可不要真的把我心愛女友的嫩穴插裂了!那色狼伏下身去吸著我女友的奶頭,看來還咬她呢,把她的奶頭咬得紅通通的,屁股狠命一沉一沉地抽插著,他那根大雞巴實在是又長又大,這樣一捅到底的干法,一定每下都會插到我女友的花心上,那傢伙還把她兩個嫩白的屁股捧起來,搖著粗腰,把雞巴在她的肉洞裡塞得滿滿,他那根雞巴實在太大,我看得有些心疼,可愛的女友的小穴會不會被他撐破呢?

  可是女友卻被他這種粗魯的姦淫玩得很爽的樣子,竟然配合著他的姦淫,兩條白嫩嫩的玉腿勾在那色狼的大屁股上,我看到她的嫩肉就被那色狼身上粗長黑色的體毛刮著,媽的,可能這麼刮會更爽吧?我看到女友還主動挺起小纖腰,把私處挺起來,讓自己嫩嫩的小穴張開著,給那色狼一下又一下地把肉棒捅進嫩穴裡!我想那色狼想不到可以玩弄一個這麼漂亮的年輕女生,還會把她姦淫得這麼爽,他好像受到鼓勵那麼,也抱著我女友,用胸肌去揉搓她那兩個大奶子,又擠又壓的,然後還用他那鑲金牙的臭嘴去吻她的脖子、耳朵,媽的,那是我女友的性感帶!果然我女友被他親得滿臉通紅,好像喝醉了酒,那色狼就用他的臭嘴來親她的小嘴巴,我還以為女友會拒絕呢,媽的,她大概被干昏了吧?竟然張著嘴巴任由他那根大舌頭擠進她嘴巴勾弄著,弄了一會兒,她已經受不了,就跟色狼親嘴起來。

  「哇塞,少霞姐平時也這麼淫蕩嗎?」阿彪又捅我肚子一下說。「嗯。」我訕訕地說,「她被男生玩熱了,淑女也會變蕩婦。」「嘿嘿,你妹妹也一樣,被男生玩弄起來,也是很淫蕩。」阿彪高興地說,「她們這麼淫蕩,這麼容易被男生弄上床,那我們兩個以後就很容易戴綠帽做烏龜了,哈哈!」干他媽的,他還笑得這麼高興,好像是戴綠帽做烏龜比拿到大學那種榮譽博士還要威風似的。我看到那騎在我女友身上的色狼,他屁股肌肉緊緊繃住,看著我女友在他粗壯的身體底下扭著屁股,媽的,看來她也是被那個壞蛋的濃精灌滿了小穴!女友的兩條玉腿還勾在那傢伙屁股上抖著,她是被濃精灌進去時也高潮了吧?那真不得了,我知道女友高潮時候,陰道會一縮一縮的,子宮口也會一張一合的,這樣不就把那色狼的精液全都吸進子宮裡嗎?媽的,可能我凌辱女友的心理很怪吧?明明知道自己女友如果被其它男人的精液灌進子宮,就很危險,很容易被搞大肚子。但想到這裡,我卻異常的興奮。以前看過一部美國電影,應該不算是A片,但故事裡的意識很淫,說是一個普通家庭好心收留了一個流浪漢,結果過了幾個月離開的時候,那家裡的媽媽、兩個女兒和一個嫂嫂都被玩大了肚子。過不久,剛好有個衣衫襤褸的乞丐來我們家門口討錢,我就幻想爸爸媽媽會不會好心把那個乞丐收留下來,那我家裡也會像那片電影發生相同遭遇,先是媽媽被勾引了,還主動張開大腿讓那叫化子玩弄,然後是妹妹被淫弄了,被脫光光在陽台上開苞玩樂,後來連我女友也被姦污了,就被按在地板上大肆淫猥,過了幾個月,我家裡的女生全都大了肚子,被奸出雜種來。嘿嘿,不過這只是幻想而已,如果真的這樣的話,那可真是個悲劇。

  我和阿彪看完自己女友被姦淫的好戲之後,就偷偷溜去無上裝酒吧玩。「你這樣太危險了!」我剛才興奮得幾乎冒出鼻血來,這時候卻又裝得很正氣地批評阿彪,「我妹妹以後還要嫁給你咧。」不過我很快就覺得可笑,我自己也是這種人,那有資格去罵他呢。「其實你怎麼知道那兩個色狼會偷偷進去房裡強姦她們呢?他們也太大膽了吧?如果被我們抓住就完蛋了。」我總覺得那兩個色狼太大膽了,就問阿彪。「嘿嘿,這裡還是公海呢,有什麼法律可以告他們?所以他們一點也不怕!」呵呵,想不到會得到這個答案!所以奉勸各位一句,去這種賭船,幾個男生一起去好了,千萬不要把心愛的女友或者漂亮的親人帶出去,那公海上的色狼都很猖狂,任何機會他們都會想幹壞事,只要十幾分鐘、半個鐘,他們已經能把你們心愛的女友老婆、姐姐妹妹或著媽媽阿姨的嫩穴插破了,還會淫弄她們好幾百下,甚至連大奶子也會被掏出來玩弄,千萬別讓她們被那些壞蛋免費享受她們珍貴的肉體、爽了又爽,太便宜了他們!當然囉,對於像我這種喜歡凌辱女友的男生來說,女友可愛的肉體當然是越多人享用越好。

  我們兩個玩到凌晨四點才回房間睡覺,嘿,我們兩個女友都不在房間裡,可能醒了之後也出去玩吧,她們到了早上六點多才回來叫醒我們一起去吃早餐。那天回去時,我要和妹妹回家裡吃晚飯,所以讓阿彪送我女友回家。我和妹妹坐公交車回家,閒聊時,她突然對我說:「哥,這是你的主意還是阿彪的主意?」「什麼?」「我說啊,是你讓那兩個男人進房,還是阿彪讓他們進房?」妹妹問。這、這……,妹妹怎麼會知道是我和阿彪故意讓那兩個色狼進房的?「嘻嘻,是阿彪搞鬼吧?……看你臉色突然這麼白,想不到哥哥膽子這麼小哦!」妹妹笑著說,「我雖然知道你和阿彪有那種嗜好,但沒有向少霞姐告狀,你放心吧。」MyGod!怎麼回事!一定是阿彪這傢伙平時告訴我妹妹!竟然把我這種秘密胡亂張揚出去!又多一個人知道我的秘密,媽的,真擔心我女友遲早會知道,那可能就是我悲劇的開始。「你知道太多了,可別多嘴哦。」我裝作警告她說,「不然,我可要殺人滅口!」妹妹撲嗤笑了出來。一會兒又說:「你和阿彪在窗外是不是看得很爽?」干!原來妹妹什麼都知道!既然是這樣,也好吧,我就可以跟妹妹坦誠相對了。於是,我們在回家的路上,兩兄妹竟然講起凌辱女友這種怪事。原來阿彪這傢伙真的把我們這種怪癖告訴了妹妹,還說我經常把讓其它男生凌辱少霞,只是少霞不知道底蘊。妹妹還告訴我她和阿彪之間也經常玩這種凌辱女友的遊戲,經常帶她出去讓其它男生玩弄,哇塞,想不到妹妹的思想這麼開通呢。

  我們說著說著,快要到家的時候,我問她說:「你和少霞兩個跑去那裡玩?玩通宵,到早上才回來叫我們吃早餐?」妹妹奇怪地反問我說:「咦,你們不是一直躲在窗外偷看嗎?」頓了一下才說,「那兩個男人,阿強和肥安把我們兩個弄完之後,就把我們半拖半拉帶出去。」什麼?原來是那兩個色狼把我女友和妹妹帶出去?那、那到底帶出去幹什麼?妹妹說:「不告訴你!嘻嘻……」干!真是個搗蛋妹妹,故意不告訴我!在我「威迫」下,她才說那兩個男人硬把她們半拖半拉出去,女生的心理很怪,覺得反正剛才已經被那兩個男生淫弄過,還怕什麼,她們也就半推半讓給他們帶走。那兩個傢伙把她們帶去酒吧喝酒,不過不是那家無上裝酒吧,我妹妹穿得清涼,還被他們大肆上下其手,然後又帶她們去DISCO跳舞,這次輪到我女友被帶到陰暗角落玩弄一番,最後還把她們帶去他們二樓的房間。媽的,二樓是一些廉價房子,是沒窗的暗房,那些房間都是四人房或六人房。妹妹說她們進房的時候,才發現有好幾個男人一起跟了進來,不過她們當時喝醉玩瘋了,也不知道沒數清楚到底共有多少人,妹妹說進房之後,她就給兩個男人摟住,我女友給另外幾個男人推倒在床上。我聽得差一點流出鼻血來,緊張地問她說:「那……那接著怎樣……?」妹妹咭咭笑著說:「嘻嘻,你想知道就去問少霞姐吧!」她剛說完,公交車就剛好到了站,她一溜煙地跑回家裡。干!氣死我了!小芳姐,我要「凌辱卡」!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