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29章 霧水情緣


  各位久違了,閒話不說,現在就開始講我的一段霧水情緣。

  我在樓下街頭東張西望著,看看手錶,已經是晚上九點十分,比約定時間過了十分鐘:豈有此理,怎麼又要我呆等!突然有人從背後掩住我的眼睛,還發是鈴聲般「咯咯咯」的笑聲,掩在我眼睛上是那對柔軟的手掌,和貼在我背後的那酥軟的身體和胸脯,真使我懷念。我拉開那對捂著我眼睛的手,說:「小悅,別鬧了,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一定要這麼晚才找我?」一個不算標緻但清秀可人,帶著幾點雀斑的熟悉的臉蛋,在我眼前出來,她就是小悅,笑容是那麼燦爛爽朗,從她的背包裡拿出一張粉紅色燙金字的卡紙給我......

  這件事要怎麼講起呢?嗯,看來要從幾年前的暑假講起。那時我還在讀大學,雖然暑假大學一般都讓學生租住宿舍的,但有些情況是例外的,比如說,研究生、做實驗或畢業論文的學生,或者參加大學一些特殊計劃的學生,都可以租住我們稱之為「暑宿」的暑假宿舍。那時我替我們系裡一個副教授進行一些問卷調查和統計的研究,所以可以住上暑宿。暑假開始沒多久,有一天傍晚,我回宿舍的途中,突然有人從背後掩住我的眼睛,還發是鈴聲般咭咭的笑聲,我給嚇了一跳之後,立即猜到一定是個女生,嗯,掩在我眼睛上是對好柔軟的手掌,還有可能因為她不夠我高度的原因,她整個身體都貼在我背上來,哇塞,酥軟的兩球胸脯也緊緊貼著,嘿嘿,這麼個大好機會,怎麼可以輕易放過?

  於是我嘴巴裡叫著:「誰?那個臭小子?」還好像有點驚慌的樣子,想要扭開她,但她卻不放手,其實正中我下懷呢,我身體扭動的時候,正好讓背部的肌肉揉搓她的胸脯呢?那個女生讓我這麼「好康」呢?我知道一定不是我女友,所以更加不要錯過這種機會。好一會兒,她才放開我,她剛才手太用力,使我雙眼有點痛,我眨眨眼,回過頭去,才看清她:「哎呀,小悅!是你!我還以為是什麼人!」我話沒說完,就聽到小悅爽快清脆的呵呵呵笑聲。小悅是我們系裡的同級同學,我可不知道她那年也來住暑宿,還和我住同一所宿舍。這裡要說明一下,平時男女宿舍是分開的,但暑假就會用同一所宿舍,只是分南翼給男生住,北翼給女生住,中間的樓梯走廊就是楚河漢界,照規定是不能隨便逾越。(當然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尤其在暑假這種人煙稀少的日子,還不少情侶偷雞摸狗呢。)小悅皮膚白白,長得很清秀可愛,兩個眼睛不是很大,而且是單眼皮的,但卻是亮晶晶的,有一股迷人的氣息,臉上的幾點雀斑也成為缺陷美,身子高高瘦瘦的,當然身裁方面嘛,嘿嘿,沒有我女友那麼好,起碼奶子也小几號。這樣的女生實在不算是美少女,也不能和我女友相比。不過她那天穿著輕盈的T恤,胸前還是隆起兩個饅頭,頗有看頭呢,我想起剛才那兩個饅頭在我背部貼著,不禁一陣暖流往下體延伸。不知為什麼,我倒有點被她吸引住的感覺。

  我和她閒聊幾句,突然她很爽朗地把清秀的手臂搭在我肩上說:「反正我們這個暑假也是孤男寡女,又乾柴烈火,你就和我做做男女朋友吧。」小悅性格很開放,說話單刀直入,我已經見怪不怪,小悅這個女生就是這樣語不驚人死不休,什麼話都敢說出口,但她應該不是那種放蕩的女生。她有過幾個相處短短一段日子的男朋友,但我知道她一直對我都有好感。我哈哈笑說:「去你的,我已經名草有主了,少霞知道你橫刀劫愛,可不會放過你呢!」其實我女友也認識小悅,也喜歡她這種爽快的性格。小悅斜眼盯我一下說:「呵呵,還裝清純守貞呢?不過,你的小老弟卻出賣你啦!」說完用手指指著我的下體,我這時才看到自己牛仔褲襠隆起一個大團,可能是剛才想到小悅的胸脯貼在我身上的情景吧,這一下我可尷尬了。她這時假裝得像男生色狼那般盯著我說:「嘿嘿,小伙子,你既然對我有興趣,就做我的男友吧,我保證給你爽爽,不會痛的……」媽的,竟然學起流氓調戲女生的樣子,於是我們都一起笑彎了腰,所有尷尬都煙銷雲散了。

  就這樣,我那個暑假就多了一個女友,我的真正女友少霞當然不知道,她有時也會來大學找我,也只知道小悅是我同宿舍的同學,而且她也不是那種猜忌心妒嫉心很重的女生,所以我可以安全地享受齊人之福。各位網友,羨慕我吧?你們知道我和小悅的關係進展到什麼程度?嘿嘿,我們第二天就約在一起吃晚飯,第三天就在校園裡牽手,然後在黃昏的時候,就在一個幽靜的小路上親吻。小悅實在太熱情了,像我這種好色的男生,那裡還可以堅守防線呢?接著第二個星期就在親吻的時候,我的手摸上了她的胸脯,不只是在衣服外面摸,而是伸進去她的T恤裡,摸她那兩個不算很大,卻滑滑嫩嫩的奶子,還是她奶頭上輕輕扣弄著,使她發出醉人的喘息聲。再過兩天,就已經把她「偷渡」進我的宿舍裡,跟她翻雲覆雨起來。發展得很快吧?我和少霞的男女朋友關係,足足發展了一年多,才開始有親吻和愛撫的行為。不過和小悅在一起,因為她很爽朗熱情,又很主動找我,所以進展很快,愛意已經被肉慾超越了。我當然知道在心底裡最愛還是少霞,和小悅在一起,只是一段霧水情緣,但卻是一段難捨難離的肉慾關係。

  你們以為大學裡都是這樣不設防,讓我們這些少男少女胡混在一起嗎?當然不是。每所宿舍裡都有個管理的人員,我們戲稱他們叫做「宿監」(宿奸),我們那裡的宿監叫阿坤,三十幾歲,是個博士研究生,也是我們某科目的助教,平時跟我們嘻嘻哈哈,打成一片,所以宿舍有監督等於沒監督,少霞或著小悅來我宿舍時,都是來去自由。阿坤實在是夠朋友的,當有校監的人員在巡查之前,他就會提早「警告」一下我:「小胡,今晚有人來巡宿舍,你明白我的意思吧?」我當然明白要我那天晚上就要迴避一下,不要太明目張膽。不過幫我最大的忙,莫過於裝作小悅的男朋友。這是因為小悅實在太經常來我南冀這邊男生宿舍了,有幾次還給我女友碰上。有一次,她來宿舍找我的時候,見到小悅就在我的房裡,雖然我們沒做什麼親暱的行為,但她只穿著背心、短褲和拖鞋,一副要在我宿舍裡過宵的樣子。女友那晚跟我吃晚飯的時候,就有點奇怪問我說:「小悅怎麼會經常來你們男生宿舍?」女友只是輕輕帶過,她的性格不是那種醋意大發的女生,可是我卻是真的和小悅有那麼一腿,所以女友問起來,我就心虛了,立即胡亂編幾句應付她一下:「哦……她是阿坤的女友嘛,阿坤不在,她就會來我房裡等他……」好大一個謊話!不過,為了這句謊話,我只好拜託阿坤和小悅兩個,在我女友來的時候,就裝裝情侶。哇塞,各位網友,你們會不會覺得我好卑鄙無恥?哈哈哈,連我自己也覺得很卑鄙無恥,不過連凌辱女友這種卑鄙的事情都做了,還有什麼不可以?

  那次事件之後,小悅蹶起小嘴巴,一臉不高興對我說:「少霞她是你的女友,我也是你的女友,怎麼要我跟阿坤裝情侶來遷就她?為什麼她不跟阿坤裝情侶來遷就我?哼,是因為她是元配,我是填房嗎?」哇塞,她口齒真伶俐呢,一下子把我們這種三角亂七八糟的關係說了出來。小悅說完,看我目瞪口呆的樣子,她自己也笑了,繼續說:「算了,世界上就是有像你這種卑鄙的男生,也有像我這樣喜歡卑鄙的女生,我認命了,我就做小姨子,不跟少霞爭名份。」就是這樣,小悅就算是沒問題。不過我心裡也覺得有些不妥,這種關係總不能維持下去,以後我如果跟少霞結婚了,那又該如何對待小悅呢?不過,那是很遙遠以後的事了。阿坤一點也沒問題,聽我說完拜託他的事情,就色迷迷對我說:「沒問題,一點也沒問題,我其實早就很羨慕你,也想試一下做小悅男朋友的滋味。」然後又悄聲說,「不過,我也拜託你一件事,請你晚上和女友做愛時,用力一些,把她們弄得吱吱叫,讓我可以聽聽可以過過癮。」干他媽的,還跟我談條件呢,而且要來偷聽我和女友做愛的聲音!這種條件,對我來說,呵呵,當然沒問題,他這麼說,我倒是開始有點心跳,女友的淫聲淫息給其它男人聽到,我不禁又在心底裡升起一股想要凌辱女友的衝動。

  這宗「不道德的交易」算是談成。每次我女友來的時候,小悅就會找來阿坤做做男朋友。而我也在之後的晚上,和女友做愛的時候,故意用力地插弄,使她們的淫叫聲掩飾不住,溜出房間,進到阿坤的耳朵裡。不過,小悅比較熱情,她知道我喜歡她的叫床聲,所以叫得特別誘人也很大聲。少霞比較矜持含蓄,她不敢太放膽叫床。阿坤這色狼還向我投訴,說我的服務水平太差:小悅的叫床聲聽得很清楚,但少霞的叫床聲,每次都只聽到幾句嗯嗯嗯的,而且很小聲,都分不出是風聲還是呻吟聲。幹他娘的,這種要求也有點過份吧?不過我看到阿坤那種色淫淫的臉,就更想凌辱女友,就要純真無知的女友,在不知不覺間,把那種淫蕩的叫床聲給這麼一個色淫淫的男生聽到!這天,我女友又來宿舍找我,我心裡想到阿坤在外面巡邏,就能聽到她的叫床聲,心裡就更興奮起來。小悅好像早就知道我女友少霞要來找我,到下午的時候,就又自動消失了。

  當我陪著女友進去宿舍時,還對阿坤眨眨眼,他對我色色一笑,所有含義都盡在不言中。在宿舍裡,只有我和女友少霞這對小情侶,說什麼話都是多餘的,我們就在門後緊緊擁抱著親吻著,她小嘴巴早已被我的舌頭侵入了、攪弄著,發生輕輕的急喘聲,房裡只把桌頭燈開個小光,自製一個稍微昏暗的浪漫燈光。我今晚就是故意要和少霞在門邊做愛,因為她的淫叫聲不大,一定要在門邊做愛,等一下阿坤來巡邏的時候,就能夠讓他聽見我這真正女友的呻吟聲,呵呵,想到這裡,我心裡不禁激動起來,一隻手抱著她,另一隻手很忙碌地伸進少霞的衣裳裡,摸著她兩個又圓又大的奶子,滋味果然和小悅不同,不過兩個都一樣那麼爽。「非,不要在這裡,我們去床上……」我女友在我耳邊說,然後把我推著,要向床上那邊走去。干!本來還想讓女友那種誘人的呻吟聲傳到阿坤這個色迷迷的助教耳裡面,現在又要去床上做愛,那我計劃可要泡湯了!

  幸好我的腦筋懂得急轉彎,一個念頭閃過腦際,我那只從後面抱著女友的手就往門邊悄悄摸過去,然後又輕輕扭開,呵呵,本來給我女友反鎖的門已經被我悄悄開鎖了,等一下如果阿坤聰明的話,只要悄悄扭開,就……我心裡又是興奮極了,當然我那可憐的女友還不知道我做了什麼,只是被我半抱半拉著,扶到床邊,把她直挺挺放倒在床上。我把她的上衣推起來,連那已經被我解開的乳罩也翻開來。桌頭小燈也不是很昏,所以我很清楚看到女友那兩個驕人的奶子,奶子上還有兩個圓圓淺棕色的乳暈,在那乳暈上就是兩顆粉紅卻嬌滴滴的小梅子乳頭,我其實已經看過很多次,但每次看到都有一股強大的吸引力,把我的頭都引了過去,我嘴巴自然朝那乳頭吸吮上去,女友不禁呵嗯一聲,急喘起來,誘人的胴體也扭動起來。我女友正沉醉在我的愛撫時,我已經聽到走廊有人走動的聲音,知道阿坤又在巡掃一下宿舍的情況,其實在暑假時,住宿的學生很少,也沒什麼好巡的,所以他的腳步聲就停在我宿舍門外。

  夜深人靜的時候,阿坤的腳步聲是能夠聽得出來的,但我女友的兩個奶頭,一顆給我含在嘴裡輕咬著,另一顆被我的右手撫摸捏弄著,她開始婉轉嬌啼起來,那裡會再留意周圍的情況?當然,我聽到腳步聲走近時,心裡一陣陣揪緊著,那種又期待又興奮的心情實在筆墨難以形容。阿坤這傢伙果然是個名符其實的博士研究生,頭腦一點也不差,能夠理解我剛才帶女友進來宿舍時對他眨眨眼的意思。我一邊愛撫著女友,一邊看著宿舍房門慢慢被扭開,然後輕輕被推開一條縫,一隻賊溜溜的眼睛從門縫中間出現。阿坤、阿坤,你這條色狼,還真的想偷看我和女友做愛呢!我眼睛看回女友,她的衣給我掀起來,露出小肚子和酥胸那一片白嫩嫩凝脂般的肌膚,兩個圓圓嫩嫩的大乳房給我雙手撫摸著,桌頭小燈恰如其份地照在她身上,使她的嬌軀一清二楚地展現在我面前。嘿嘿,當然也展現躲在那門縫後那只賊眼睛的視奸下。

  我慢慢把左手向下移,把她的右邊的奶子放開了,那奶子立即抖了一下,全都露了出來,連那乳頭都全部給阿坤看了!我當然一不做二不休,也放開右手,我女友兩個可愛的奶子都給阿坤這傢伙看光。這還不夠狠,我把女友的身體反轉過來,她還以為我要和她玩什麼花樣,就馴服地反過身來,四腳趴在床上,這個姿勢使她兩個奶子顯得更大,像只乳牛那樣晃動著,當然是要給阿坤好好地欣賞。干,我可憐的女友一點也不知道,自己變成了脫衣舞孃,兩個奶子任其它男人欣賞。我雙手已經摸到她小蠻腰上來,扣住她褲頭,一下子連外褲內褲全脫了下去,哇塞,連我自己也差一點流出鼻血來,又圓又翹的屁股立即露了出來,她那對修長的玉腿更是撩人思潮,我實在不知道阿坤在門外是不是已經看得呆呆。

  唔嗯唔嗯,當我的手指扣進女友的小穴嫩肉裡時,我女友發出了呻吟聲,很誘人,使我聽了全身一陣陣酥麻。「嗯……非非……你今晚怎麼老是摸人家……還不進來……」我女友有點不滿。我確實把她雙腿分開,摸她的小穴已經摸了一段時間。不過她不知道我的用意,我是故意把她小穴的兩片陰唇剝開來,然後用手指去摸她,挖她,這樣子阿坤就能看到她兩腿之間那女生最神秘的私處。我不敢玩弄太久,怕她會發現,於是就挺著雞面,從她後面插進她已經被我玩弄得水汪汪的小穴裡,我其實不太習慣這種姿勢,但為了讓阿坤看到我女友的晶瑩亮麗的胴體,我還刻意讓她讓她扶在床架上,挺起兩個高聳入雲的乳峰,干她娘的,這樣的姿勢把整個胴體都露了給阿坤這個色狼看得清清楚楚!

  「啊……啊……」女友呻吟著,突然雙手掩著奶子,急喘著說,「非……門好像沒關好……好像有人在偷看我們……」干,怎麼搞的,被她發現了。我忙說:「門剛才是你關的,你沒關好而已,現在已經很晚了,不會有人偷看我們。」女友還是很緊張說:「……真的……我覺得門縫後面……好像有人偷看……」給女友這麼一說,我又想起阿坤正在偷看我們做愛的情景,偷看我女友可愛的胴體,心裡興奮度越來越高,如果女友現在停下來,我可會半天吊。我急中生智,故意狠狠地對她說:「有人偷看又怎樣,就讓他看我們做愛,給他看你兩個大奶子!」就完就把她兩隻捂在胸前的手扯了過來,反翦在她背後,她兩個大奶子就抖動著露在空氣中。給我這樣一弄,女友登時羞得無地自容,但她沒有發怒,反而給我激起那種野性的動物本能說:「……你這樣……人家的奶子都給別人看光……啊……」接著全身劇烈地扭動著,圓鼓鼓的屁股主動地搓著我的下體,讓我大雞巴在她小穴裡盡情攪弄。

  我還不放過她,輕聲在她耳邊說:「誰會來偷看你這個小蕩婦?」「你好可惡……說人家是小蕩婦……」我女友嘴裡雖然這麼說,但屁股卻是一翹一蹶地動著,這樣使她兩個乳房更是不停抖動,倒真的像個小蕩婦,……阿坤剛才還對我淫笑……說不定會來偷看我們……呀……人家的奶子都給他看了……」干她娘的,本來女友是屬於我的,她胴體上的每一吋肌膚都是我的,她的奶子私處都只能給我看,但現在卻給阿坤這傢伙放肆地褻瀆。我真受不住女友這般迷藥似的呻吟和淫話,一陣子酸麻從下體傳來,我知道快要高潮,就狠狠地插干她幾十下,然後和她雙雙倒在床上喘著粗氣。這時我才聽到宿舍外面,阿坤輕輕地走開了。

  第二天,我和阿坤談起來,他一直笑淫淫地豎起大拇指,稱讚我女友漂亮可愛,還說她平時端莊、床上淫蕩,真是羨慕死我云云。我卻還是心有餘悸說:「昨晚差一點給她識破我的奸計,你以後還是偷聽算了,不要偷看。」其實我心裡還是覺得女友這樣赤條條給別人看很刺激。阿坤哈哈笑說:「你怕她知道,就把她眼睛蒙起來就行了嘛。」咦,果然是妙計!果然阿坤年歲比我大,連這方面還比我聰明,真是老淫蟲!少霞不來找我的時候,我的女友就是小悅,蒙眼睛這種妙計當然先要在她身上試試看。我還特地去買了一個眼罩,那種睡覺用的避光的眼罩。「……好刺激耶!」我這霧水情緣的女友小悅被我戴上眼罩,然後我再愛撫她,她竟然興奮得全身發抖,「四周黑黑的,我看不到什麼人摸我,有點害怕,但好刺激……噢……」我剛才還擔心她不喜歡戴眼罩,想不到她更熱烈,這可能是每個人都喜歡追求新鮮和刺激吧,性愛這種事情也不會例外。這樣一來,我就更放心地把她的衣服全部脫得精光,兩個白白的小乳房,給我摸捏上去的時候,也隆起了一球肉團,也是很淫很美。

  房門像上次那樣給阿坤扭開,他鬼鬼祟祟地在門縫裡偷看,嘿嘿,這次我就不擔心女友小悅會發現有人在偷窺了,於是把她從後面抱了起來,來個坐佛的姿勢,把她整個正面都展現給阿坤看。小悅這個暑假來也跟我相親相愛了一個多月,好歹也算是半個女友,現在這個赤條條毫無遮敝地展現給另一個男生看,也實在夠刺激的,完全滿足了我那種喜歡暴露和凌辱女友的心理。阿坤這傢伙竟然色膽包天,看小悅戴著眼罩,竟然悄悄把門打開,整個人溜進我的宿舍裡。我對他又是搖頭,又是眨眼,其實是示意他不要太過份,快點出去,但他裝著看不懂我的暗號,還一步接一步,輕輕的慢慢的走向我們的床前。天啊,那有偷窺的男生會這麼近地看我女友小悅的裸體?我的心快從口裡跳出來,干你娘的,不要再靠過來!再過來,連呼吸聲都容易給她發現!

  我為了不讓小悅發現房裡多了一個不速之客,於是趕緊把她推倒在床上,然後提起她那對比少霞纖瘦的修長玉腿,把大雞巴頂在她兩片嫩嫩的陰唇之間,往裡面一推,哦呃嗯哦,小悅的呻吟聲比少霞大,也是那麼絲絲入扣。我一邊壓在小悅身上,抽插起來,一邊作手勢叫阿坤出去,但他卻很賴皮,不但不出去,而且還走到我的身後,從後面看著我怎麼幹小悅,他媽的,他一定很清楚地看到我的大雞巴如何在小悅的小穴裡插入抽出!一陣又一陣的興奮傳遍我全身,我從來也沒被人家這個看著做愛,那種刺激感實在是一浪接一浪,連小悅也知道我很興奮,她迷迷糊糊呻吟時也說:「……啊……非……你今天很厲害……懶交很大……塞死我耶……」我也感覺到今晚的雞巴特別大,可能有阿坤在場,心裡特別興奮。

  我沒再理會阿坤,雙手握著小悅那纖細的腰上,使勁地把雞巴抽出插進,阿坤這傢伙喜歡看就看個飽吧!但他得寸進尺,竟然伸來一個魔爪,在小悅的奶子上握了上去,還用力搓起來!我忙放開本來握著小悅纖腰的雙手,好險!幹他娘的阿坤!你這樣摸小悅,她會發現怎麼會有三隻手來弄她!我用眼睛狠狠盯了一下阿坤,他還是一副嘻皮笑臉,見我兩手都放開了,他就雙手並用,就在小悅兩個白嫩嫩的小乳房上狠搓,大拇指還特別去捏弄她的乳頭,弄得她哇哇直叫。弄了好一會兒,我提得老高的心才放下來,原來小悅根本沒有發覺!可憐的小悅,你還不知道現在是兩個男生在淫弄你呢!正當我舒了一口氣,集中力量去進攻她水汪汪的小淫穴時,小悅本來捏在床單上的兩手想向我抱來,這一下子就摸到阿坤的雙手!我和阿坤都嚇了一跳,我心裡發起狠勁,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就繼續用力干她的小穴,幹得她呻吟連連,全身都沒力,希望她這麼一個浪勁,會完全忘記四周的情景。

  但小悅還是把眼罩脫掉,她看到屋裡有兩個男生在弄她,愣了一下,有氣無力地呻吟著:「……非……你怎麼讓阿坤……唔……」她話未說完,阿坤那邊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拉出他那黑黑長長的雞巴,強按著小悅的頭,朝她的小嘴巴塞了進去。真的想不到我這暑假霧水情緣的女友竟然會這樣給我們兩個男生一起淫弄。說實在的,淫弄也不是太久,只過了十分鐘左右,我和阿坤都興奮得飛上了青天,他在小悅上面的嘴巴,我在小悅下面的小穴,一起射出濃濃的精液,灌了進去。那晚事後,小悅沒說什麼,只是沒再陪我,靜靜地穿好衣服回到她右翼的宿舍去。我有點擔心小悅會不會去報案,因為當時我和阿坤都有點強來。幸好第二天,小悅還像沒發生什麼那樣,跟我和阿坤都有說有笑,只是我在她眼光裡,已經看不到她那種對我的熱愛。我想向她道歉,她卻笑笑說:「沒什麼,我沒怪你……」之後幾天,小悅沒有像以往那樣主動來找我,我也覺得沒臉子找她。各位喜歡凌辱女友的同好,要小心喎,如果事情被揭穿之後,可能要承受像我那樣的苦果哦!

  不過過了幾天,小悅又恢復以往那種可愛和熱情。她碰見我說:「非非,你今晚什麼時候回宿舍,我來找你好不好?」我忙說:「我要到八點半才回來。」心裡一陣歡喜,這個小妮子看來還是捨不得我這個霧水情郎吧?她嘻嘻笑說:「好吧,我有你的鎖匙,我在你宿舍裡等你。」說完就拜拜一聲,跳著走開了。看著她又恢復以前開朗歡笑的一面,我心裡的大石也才放了下來。我還沒到八點半就回到宿舍大樓,還沒走進房裡,就聽到裡面那種熟悉誘人的呻吟聲,我扭開門鎖,裡面沒鎖,然後打開門,吃驚地呆站在門口,幾秒鐘才懂得走進去,又關好門。我看見什麼?我看見的是小悅脫得精光,阿坤也脫得精光,兩個人就像兩條肉蟲那般在我的床上纏綿著,見我進來,也不理我,繼續纏綿做愛著。看到自己的霧水女友和其它男人纏綿,竟然也有種莫名的興奮。

  當我走近他們時,小悅喘著氣說:「非……我其實要來告訴你……我不做你女友了……我要做阿坤的女友……」阿坤對我還是露出以前那種嘻皮笑臉說:「小胡,這次最後一次讓你看看小悅的身體,以後她會變成我的私人珍藏。」干,真是想不到事情會有這樣的發展!不過這樣反而是一件好事,我和小悅的霧水情緣可以算是完滿終結。我之前還在苦惱著,如果和少霞結婚後,怎麼跟小悅交待,現在卻是這種結局。小悅也以阿坤女友的身份出現在我女友少霞面前,不用像幾個星期前總是要偷偷摸摸不讓我女友知道。她依然是那個爽朗開放的性格,和我女友也很合得來,結果我們四個人就在那暑假之後,變成了很要好的朋友……而這個晚上,小悅從她的背包裡拿出的那張粉紅色燙金字的卡紙,竟然就是她和阿坤的結婚通知卡,原來下個月小悅就要和阿坤一起去美國結婚。千里情緣一線牽,這句老話真對,想不到小悅會因為和我一段短短的霧水情緣,而變成了阿坤的女友,而且造就了這段美好姻緣。

  我心裡浮起「女友要結婚,新郎不是我」那種酸溜溜的滋味,雖然我心裡是深愛著少霞,對小悅只有那種短時間的感情和肉慾,但吃不到的葡萄總是酸的。不過這時候只好跟小悅握握手說:「恭喜你!不過婚禮要去美國舉行,對我這老朋友不公平唄!」我本來想自稱是舊男友,但這更顯得一副酸葡萄的可憐樣子,所以最後還是自稱老朋友就算了。小悅露出以前那種爽朗的笑容,而且這個笑容還甜甜的,說:「沒辦法,阿坤的爸爸媽媽都在那邊,阿坤也要去美國繼續他的博士後研究。月底我們去美國之前,一定會和你還有霞兒一起聚聚舊,我們不會忘記老朋友的。」突然音量低了下來,悄悄對我說,「尤其是你這個前度男朋友!」說完還昂起頭,雙手勾著我的脖子,給我深深一吻。

  她也真懂得說話,加上這個親吻,使我心裡舒服很多,至少她還記得我曾經是她的男朋友,也承認那一段霧水情緣。小悅果然沒有食言,上個月底就打電話來約我和少霞,在一所在海邊的五星級酒店裡請我們吃一頓豐盛的自助晚餐,然後我們四個就繞著附近的海岸小路走著,享受夏夜裡的微風。我們談著笑著,尤其是以前在大學裡的生活趣事,阿坤知道的事情更多,他還把一些鮮為人知的教授趣事告訴我們,原來那些智商很高的教授,有些平時笨得令人發噱,也有些生活不檢點,我們都聽得捧腹大笑。「哎呀,我一開口就像流水那樣,合不了嘴,我們找一家酒吧談個通宵,今晚不醉無歸!」阿坤指指海岸旁邊大概十來家酒吧說。「呵呵,別這麼大的口氣,你的酒量比我還差呢!」我這樣說當然是有點吹牛的成份,但我在公司的工作經常要跟客戶打交道,喝酒是免不了的,所以我已經學懂怎麼跑去廁所扣住咽喉,把留在胃裡的酒嘔出來,這樣就不那麼容易喝醉。「來,我們看看今晚誰先倒下去!」阿坤說著,我們四個人就朝著酒吧區走去。

  這個酒吧區和市區裡的酒吧不同,一來是很西化,洋人差不多佔了八成,所以走進這區,就到處聽到英語,FUCK聲此起彼伏,還有一點,這裡通宵營業,酒鬼喝醉也不會被趕走,因為地方比較寬敞,加上有個小沙灘,所以酒鬼可以東歪西倒,只要不掉進海水裡就可以。我們從頭走到尾,其實每間酒吧都差不多,只是裝潢和氣氛有點不同,可能要長期客才能確實分辨出來,因為通常那些老闆也會酒吧裡招呼客人,和客人閒聊,只有長期客才能與老闆閒聊中找到知音人,這樣每家酒吧才有自己的長期客,但對於我們這些過路人是沒多大分別的。我們選在最後一家酒吧,坐在擺放在酒吧外沙灘上的小桌邊喝起酒來,我們四個人嘻嘻哈哈,原來一邊喝酒一邊談天說地最容易不知不覺地喝多了酒,結果過了一個小時,我們四個都已經醉意盈然。阿坤還要跟我鬥酒,我忙推說去廁所,就在廁所裡把酒反嘔出來,就沒那麼醉,準備回去再和阿坤大戰幾回合。但我從廁所回沙灘上的小桌時,已經看到他們三個醉得都伏在桌子上,哈哈,這下子眾人皆醉我獨醒,想不到會有這種戰果!

  我坐回桌邊,看著他們三個醉倒,睡得沉沉的。媽的,這下子怎麼辦?原來眾人皆醉我獨醒也不好玩,只剩下我沒醉倒,但有什麼可做的呢?我看著少霞和小悅兩個醉紅的臉蛋,雖然樣子不同,但兩個都各有誘人的特色,這兩個女生一個是我心愛的女友,一個是我霧水情人,我不禁偷偷在她們臉上親吻下去。說起美貌和身裁,我女友比起小悅當然略勝一籌,但當我親吻小悅的臉蛋時卻有一種難以形容的興奮感覺,男人都是喜歡吃腥,女友永遠是別人的好。再加上當我看到她身邊的阿坤,他醉得昏睡著,一點也不知道我現在正在偷吻他未婚妻,那種感覺更興奮。嘿嘿,一不做二不休,我就一邊偷吻著小悅的嘴巴,一邊雙手環抱著她,然後朝她胸脯的位置圍起來,哇塞,好爽啊,那種叫人難忘而且懷念的感覺又回來了,使我想起以前在大學時候跟她在床上翻雲覆雨的情景,她現在沉睡得像只小貓那樣,我當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雙手就從她的上衫下面伸進去。

  夏天的衣衫真單薄,她上衫裡面只有一個奶罩,沒有其它衣物,我的雙手就摸在她的肌膚上,滑膩膩幼嫩嫩,我見她一點也沒反應,看來她是醉得很厲害,就大膽起來,雙手往上伸,摸到她像大饅頭般的奶子上,咦,這幾年來,她的奶子大了,是不是阿坤的功勞?媽的,我現在的感覺就像在人間仙境,簡直是爽呆了!怎麼個爽法?嘿嘿,第一爽,當然是手欲之爽,如果大家有經驗的,都知道雙手握在女生的奶子上,那真是愛不釋手,況且現在小悅是伏身在桌邊,這種姿勢就把奶子都沉甸甸地落在我手掌上,你說爽不爽?第二爽,當然是精神之爽,想想看,自己以前的霧水情人,當然曾經跟自己有過一段快樂的時光,現在又可以重溫當年的美感,你說爽不爽?還有第三爽,就是變態之爽,我一邊把小悅胴體摸來摸去,連她的那對奶子也沒放過,但她未婚夫卻睡在一邊,一點也不知道自己的未婚妻任我玩弄,你說爽不爽?那才叫真爽!

  可能是爽過頭,對小悅上下其手,不但一手伸到她奶罩下面摸她的奶子,另一手還扯起她的短裙,摸她的大腿。突然小悅「呃」一聲,好像打個酒嗝,嚇得我魂飛魄散,雙手都不敢動了,媽的,如果把她弄得鬧起來,把阿坤也吵醒,見我在玩弄他女友,我們可能連朋友也不能做了。幸好小悅打完酒嗝之後,又伏在桌邊睡了。不過這次我不敢再像剛才那樣大膽。我心想:媽的,今天如果我不趁這個機會跟小悅歡好,她幾天後就要去美國跟阿坤結婚。於是我把小悅抱起來,然後走向沙灘遠處幽暗的石叢間。嘿嘿,在這裡偷奸小悅,不會給阿坤知道,即使小悅醒來,她也會看在我們以前一段舊情,不會怪我的。其實我那時候的心理已經被慾火燃燒著,根本沒有冷靜想清楚。

  我把小悅平放在石頭上,伏下身再次親吻她的嘴巴,這次能夠親到她的小嘴,舌頭還趁機鑽進她的嘴裡,我的雙手也忙了起來,一手解開她上衫的扣子,一手把她的短裙拉到纖腰上。「嗯哼!」小悅竟然有了反應,不僅嘴巴跟我熱情地接吻著,而且雙手還伸起來抱著我的腰。我嚇得忙抬起頭,小悅竟然醒著,眨著眼睛看著我說:「怎麼啦!看到我醒來不敢再調戲我?」「你……你剛才根本沒有醉!」我心裡這時一片空白,如果我沒猜錯,那剛才我偷偷對她作出淫賤的行為,她完全知道了!「你剛才不是摸我的奶子摸得很爽嗎?現在不想摸了?」小悅把我摟著,她依然是那麼爽直開朗。這次再笨的男生也不會放過這樣大好機會,沒有細想她為什麼要裝醉,就摟抱著她,兩手不規舉地伸進她的上初裡,往她的胸部伸去,又繼續剛才沒享受完的溫柔。小悅別過頭去,不敢直接和我眼神對看,只是無力地握著我的手,但沒有掙扎,任由我繼續搓弄她兩個肉包,當我手指在她奶頭上挑弄起來,她不禁扭動著臀部,把下體正好磨擦在我漸漸勃起的褲襠上。

  我本來還對阿坤有點顧慮,但現在小悅卻是自己送上門來,我當然不會再客氣,就硬撩起她的奶罩,兩個美觀的奶子就在我面前展現出來,本來爽朗的她,現在卻有點畏羞,反而增加了不少女性的柔情。這時她上身已經半裸,而下身的短裙也早已被我推到腰間,全身雪白細緻的肌膚都展露在這海濱幽暗的石叢裡。聽著海浪的聲音,我體內的慾火更加熱熾起來,誰會想到,在朋友臨去外國之前,竟然讓我把他嬌柔的未婚妻弄上了。我這時已忍不住,脫掉自己的衣服,只剩下一件內褲,把她摟抱著,壓在大石板上,她那對堅挺的乳峰,就緊緊地貼在我的胸膛上,我輕輕移動著身子,就能感受到她那挺起的奶頭在我皮膚上輕刮著。「非,你一點也沒變,每次做愛你都故意這麼刺激人家的奶子。」小悅半羞半癡地躲在我懷裡說。「我沒變,你卻變了……」我笑著說。「你說人家變老了嗎?」小悅嘟著小嘴說。「當然不是,我是說你兩個奶子比以前大了。」我淫淫笑著。「我不依呀,你笑人家……」小悅羞澀地說著。但未等她說完,我的身體已經壓上去,把她的兩個奶子壓得變形,然後伏下身去,用嘴巴吸吮著她的奶頭,還用舌頭挑弄她那兩顆大乳頭。她的乳房沒有我女友那麼大,但乳頭卻是不小,而且已經被我挑逗得豎了起來。我的手這時已經朝她下身鑽去,把她內褲一拉,手指頭就往她的小穴口上亂挑亂弄。「嗯……」小悅在我的挑逗下忍不住呻吟起來,小穴就湧出淫水來,我的手指就順暢地往她小穴裡攻進去,把她搓弄得嬌喘不已,抱著我的雙手都不禁抖動起來。

  我知道時機到了,也拉下自己的內褲,那根粗粗壯壯的大老二早已準備好大戰一場,所以這時已經堅硬地挺直起來。當我壓向她的時候,我們兩個都好像又回到校園宿舍裡的那刻,那種熟悉的感覺,那種兩人之間的默契,都可以從細微的身體語言上覺察出來。我的那根大雞巴好像找到了門路,熟悉地朝她的小穴口鑽去。「啊呃……」小悅發出歡愉的叫聲,我的雞巴就撲滋撲滋地在她小穴裡面抽弄插幹著,我現在已經是性愛老手,當然懂得怎麼玩弄女生,一會兒啪啪用力抽插,一會兒又緩慢有節奏地塞入她的嫩穴裡,大雞巴碰到她的淫水發出淫蕩的「滋滋」聲。嘿嘿,這時候阿坤還在昏睡吧?他一點也不知道他的未婚妻就在我的胯下哀怨纏綿著,跟我舊情復熾地纏在一起,他由愛上我這霧水女友的時候開始,就注定要戴綠帽,就注定老婆跟我上過床,被我玩弄過。我腦裡面這麼一想,一股興奮的感覺就湧遍全身,結果我用力抽插她數十下,就在她小穴裡射了精。

  事後,我們兩個倦倦地躺在石塊上,享受夏天清涼的海風。「想不到你敢瞞著阿坤跟我偷情。」我心裡甚是舒暢,這不僅是能與前度女友再次做愛,而且還有一種偷到別人老婆的快感。「我沒有瞞他呀!」小悅一副天真的樣子說,「人家幾天之後就要嫁給他了,怎麼會瞞他呢?」「什麼!他知道我們偷情?」這下子我吃驚起來。「嗯。」小悅若無其事地點點頭。「那……他肯讓你給我……」我心裡轉著不少念頭,難道阿坤也有我這種怪癖,喜歡讓女友被其它男人玩弄。「他說,我們結婚前要給他了結一個心願。」小悅仍然安靜地說,「他說你以前跟我上了床,他卻沒機會跟你女友上過床,所以今晚他叫我把你誘住,好讓他有機會親近霞兒。」「什麼!」我又是大吃一驚,真是想不到咧,阿坤這個色鬼,以前在大學的時候經常眼睛直勾勾地看著小悅,也色淫淫地盯著少霞,原來在他心裡面,不但想得到小悅,還一直找機會淫弄我女友!現在居然在臨走之前,藉著小悅是我舊情人的關係,來引誘我,讓他有機會碰我女友!

  「你不應該這種反應嘛!」小悅白我一眼,一邊穿上衣服,一邊說,「你不是喜歡自己女友給人家弄上床嗎?你聽我這麼說,應該很興奮才對。」我呆了一呆,然後記起以前我跟她宿舍裡歡好的時候,曾經把自己那種喜歡凌辱女友的怪癖告訴她,那時候其實是想慢慢引誘她,使她喜歡上被我出賣的感覺,我才能很順利把她的胴體和做愛的淫聲讓阿坤免費享用。既然小悅也知道我的怪癖,我就不需要裝神弄鬼,就坦白地說:「嗯,你還記得我說過的東西,很瞭解我嘛。我們快去看看阿坤有沒有把少霞弄上手。」小悅又展現她那種開朗的笑聲:「呵呵呵,你看你的棒棒又大了起來。」媽的,果然是真的,我剛剛講出一句「去看看阿坤有沒有把少霞弄上手」,雞巴就在內褲裡翹了起來。唉,真是死性不改。

  我牽著小悅的手,一邊走回去,一邊好奇地問她說:「這麼說來,你和阿坤都沒醉。為什麼你們酒量突然變得那麼大?」小悅咯咯咯笑著說:「我們事先吃瞭解酒藥。」媽的,竟然有這種事,虧阿坤還說今晚要不醉無歸,其實我們四個人之中,只是我那個無辜可憐的女友,不知就裡地陪我們喝了不少酒,然後醉倒了。我們回到剛才的座位,那裡只剩下四隻我們用過的酒杯,阿坤和我女友都不見了。「嘻嘻,我那個阿坤終於把你女友弄上手了。」小悅用挑逗的眼光看著我說,「怎麼啦,你會不會心疼。」說完還用手環抱著我,在我嘴上親了一口。我心裡確實有點心疼,因為剛才和小悅做愛的時候,才想著怎麼送頂綠帽給阿坤戴,但現在自己女友卻給阿坤這個傢伙不知道弄到那裡去淫猥。但在我的心底裡,卻是懷著一種莫名的期望,快點找到阿坤和我女友,我很想看看自己的女友怎麼被男生凌辱。

  小悅指指酒吧裡,我也覺得裡面的機會最大,於是摟著她走進酒吧裡,那裡已經很多對外國青年男女摟在一起纏綿著。這種在海邊的酒吧因為地理位置偏僻,再加上多數是外國人玩樂的地方,警察很少在這裡檢查,酒吧裡的婍妮情形屢見不鮮,根本不會有人干涉。我們走到酒吧裡的角落,果然看見阿坤和我女友,這裡我女友已經被剝得只剩下腳上兩隻白襪子,全身赤條條像條美人魚那般被阿坤摟在懷裡,小嘴巴可能剛被阿坤肆意狂吻過,所以顯得有點狼藉,而這時阿坤的嘴巴只湊上她那兩個又圓又大又挺立的乳峰,開始吸吮她的乳頭,還能看到他伸出舌頭在她的兩顆小奶頭上轉著舔著,把她在醉夢裡也挑逗得發出「哦哦」的聲音。我女友兩條腿早就給阿坤?開,無力地吊在他粗腰的兩邊,阿坤這時挺起大屁股,我才看到他的褲子和內褲早就拉下一大截,我剛來到不久就看到他這樣硬生生地揚起粗臀向我女友壓下去。

  」撲噢」一聲,他那不算太長卻是頗粗的雞巴就干進我女友的小穴裡,好像一點困難也沒有,我女友應該是之前被他摸弄得淫水直流,所以被他那雞巴插進去的時候,就能長驅直入,直搗到底。「好,霞兒終於被我老公幹破了。」小悅看到這情形,竟然興奮地叫了出來。阿坤這時回過頭來,看見我們,卻一點也不驚愕,繼續壓在我女友身上,一邊說:「阿非,你來的正好,剛好看見我在干你女友!」我的心臟幾乎從嘴裡跳出來,我每次凌辱女友都是秘密行動,但這次竟然阿坤和小悅都知道,而且還拿我這個怪癖來開玩笑。如果被我女友知道真相,這一下子可能一切都完了。我正想叫他別胡亂說話,他卻繼續說,「怎麼樣?看到少霞被我姦淫,感到很興奮吧?」說著還故意搖動著粗腰,他那根粗肉棒就在我女友的小穴裡攪弄起來,我看著她的淫水都被攪弄出來,弄得整個胯下的毛毛都黏在一起,一片糊塗。阿坤還繼續說,「你這種喜好還真有趣呢,我一邊幹著你女友,一邊想起小悅被你弄去姦淫,這種感覺真爽呢!」小悅臉一紅,嬌嗔說:「你這個壞蛋,人家替你找機會幹霞兒,你卻故意虧我。難道你真的希望人家給阿非幹嗎?」阿坤這時已經不再跟我們說笑了,原來他在姦淫我女友的時候,看她兩個大奶子晃來晃去,很是淫蕩,這種情形小悅那兩個小兩號的奶子是不能比擬的,所以他被我女友這種淫蕩的樣子誘引過去,專心把精力放在她身上。

  媽的,阿坤的年紀比我大,做起這種事卻不比我差,他提出大雞巴,立即抽動連連,」啪啪啪」他的粗腿肉打在我女友的玉腿嫩肉上發出清脆的聲音,把她在醉夢中都弄得呻吟連連,」哼哦哼哦」不停。可能弄得太厲害,竟然有兩個外國鬼手裡拿著酒瓶走過來,媽的,他們當然看得美,這比電影A片還要真實、還要淫蕩,特別是我女友那麼清純漂亮,那裡是A片裡那些妖女可以相比的?但這時,這麼清純漂亮的女生卻給阿坤弄成這麼淫蕩,成為A片的女優,實在是太令人興奮。難怪這兩個長得高我一個頭的外國鬼看得這麼入迷。阿坤雖然是吃瞭解酒藥,但其實也是受到酒精的刺激,當他知道還有旁觀者,就越發興奮起來,把我女友的雙腿扯得更開,使他們都可以清楚地看見他的雞巴怎麼幹弄她的小穴。那兩個外國鬼這時忍不住,伸手去摸我女友的大奶子,阿坤竟然放開手,任由他們摸弄,好像說我女友是免費任由摸捏。

  一陣子興奮和報復心理作祟下,我突然伸手到小悅裙底,一下子就挖弄到她的小穴,哇塞,裡面是一片水汪汪的,看來她也看得很興奮,所以我弄她的時候,她一點也沒反抗,而且把身體軟軟地伏向我,我就把她抱過去另一個角落,開始對她無禮起來。「不要,不要在這裡,很多人看呢!」小悅羞澀地掙扎著,不讓我在酒吧裡脫她的衣服。媽的,我女友也被你未婚夫剝光光地弄在酒吧裡姦淫,還任由其它人欣賞,我也要脫掉你的衣服,給別人看!我心裡這樣想著,就沒理會她的掙扎,把她的內褲從裙裡脫下來,然後用手指去挖弄她的小穴,她本來還想反抗,但小穴被我挖弄之後,就軟軟地趴在我身上,任我擺佈。我把她的裙子掀起來,然後繼續挖弄她的小穴,我一深一淺地用手指抽插她的小穴,她的屁股就一挺一挺的,配合我的節奏,她這樣挺屁股,就剛好給酒吧裡其它男人免費看著她的私處,不僅小穴被看到,連菊門也被人一覽無遺。看得那些男人都垂涎三尺,而小悅羞得無地自容,把臉躲在我胸口上。

  我繼續把小悅胴體暴露出來,把她上衫的鈕扣解開,掀起她的奶罩,結果她兩個奶子也抖露了出來,任人免費欣賞,我心裡一陣陣興奮。我把小悅這樣玩弄了十幾二十分鐘,突然小悅叫起來:「你好壞的,看人家被阿非這麼玩弄,還在笑呢!」我回頭一看,原來阿坤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我們背後,但卻沒有阻止我玩弄他未婚妻,還像其它人那樣欣賞著小悅暴露出來的肉體。阿坤說:「好吧,好吧,好老婆,我也看得很興奮,快點跟我做愛,今晚要做愛做到天光!」我聽阿坤這麼說,只好把小悅還給他。小悅整理好衣服,阿坤就半抱半摟著她走出酒吧,看來他們今晚不是去租房就是去海灘做愛。小悅走後,我懷中無人,突然一陣子空虛。咦,我把小悅還給阿坤,阿坤卻沒有把少霞還給我?

  這時一陣子熟悉的嬌吟聲傳來,我看過去,媽的,三個外國鬼圍著我女友,在幹什麼?我心裡撲撲地跳著,雖然猜到是什麼回事,但還是很興奮地向我女友走過去。天啊,一根足足尺餘長的大雞巴正插在我女友的小穴裡,是那個高大的外國鬼,想不到連雞巴也按比例那麼粗大。媽的,我凌辱女友這麼多次,還沒讓女友被外國人幹過,今晚卻被阿坤出賣了,幹完我女友,卻把她扔在這裡,沒頭沒腦被外國鬼當成是免費妓女那般淫辱。那外國鬼一點也不懂得我們女生的生理結構,看到雞巴硬插進去,也只能插進四分之三,但還想要插進去,我女友的小穴洞裡根本容納不了這麼大的怪物,但那傢伙還是把她的雙腿曲起來,狠狠地壓下身去。「撲哧」一聲,竟然把雞巴一捅到底。「啊啊……啊嗯……」我女友被姦淫得叫了起來,我連忙縮在一邊,怕她醒來知道我站在一邊也沒救她。我覺得我這麼一縮,倒真像縮頭烏龜,難怪別人會來玩弄我女友,原來我可能是龜孫子化身。干,還是不要這樣自嘲為龜孫子吧,不然大家會以為我爸爸是在家裡開妓院的龜公,有空就跑來我家裡找我媽媽和我妹妹淫樂淫樂,把她們在床上剝得赤條條,然後弄得淫聲四起,被親戚朋友知道就不太好了。

  這時那個外國鬼興致特別高,又有另外兩個人在為他吶喊助威,就抱著我女友蹂躝起來,我女友本來也長得高,但跟這個高大的外國鬼相比,就變得很嬌小,這麼一個嬌小可愛的漂亮女友,這時竟然被這個粗大的老外姦淫著,只見他的屁股一下又一下向下沉,又粗又長的大雞巴已撲滋撲滋在我女友那小嫩穴裡抽插著,我以為女友會受不了,原來她的陰道還真富彈性,這麼粗大的雞巴可以一下又一下地插幹到底,不過我知道那支大雞巴一定能捅到她的子宮口去,說不定還會把她子宮口也撐開了,希望她的嫩穴不要這樣被那老外捅破才好。我看著那老外藉著醉意,隨便地姦淫著我女友,實在有點心疼,有時也會怪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喜歡凌辱女友的不良嗜好,好端端一個漂漂亮亮的女友,卻是經常被其它男生姦淫,反而像小悅那種開放的女生,雖然之前有過幾個男友,但現在也找到歸宿,就快和阿坤結婚了。而我女友等到和我結婚之前,她到底已經被多少男生幹過?我想我也數不清楚,有些是我刻意安排的,我當然知道,有些是我不知道的,可能她自己也模模糊糊的情況下,被人家姦淫了。

  我看那個老外毫不憐香惜玉地狂幹著我女友,這樣玩弄法,會不會把她可愛的嫩穴都弄破呢?我忍不住上前。「Excuse me,she's my girlfriend.」我的手搭上那姦淫我女友的老外。「hey,呢女朋友嗎?」那個老外竟然用沒有音調的國語跟我講話,「I'm fucking your girlfriend,你看不見嗎?」那傢伙蠻不講理,繼續捧起我女友的兩個嫩股,使她的私處挺起來,這樣大雞巴插幹起來就更加暢順。我看到他惡形惡相,而且身邊還有剛才那兩個吶喊助威的老外,他們也惡狠狠地盯著我,我就不敢再生事了,這下子我只好買來一杯威士忌,一邊喝酒一邊眼巴巴地看著女友給這三個老外輪流姦淫,幸好另外兩個老外的能力都不強,把雞巴插進她的嫩穴不到十分鐘,就把精液射在她的小穴裡。媽的,如果真的把我女友的肚子搞大了,生出一個紅毛綠眼的小孩來,那我可真的完蛋了。到了凌晨時分,我才摟著女友離開這個酒吧,在附近的度假小旅舍租住,這樣女友才會以為她是跟我做愛,而不是被其它男人凌辱。我心裡擔心的是,小悅會不會把我這種凌辱女友的癖好告訴少霞,幸好第二天,女友還是如常地跟我們有說有笑,而數天之後,我們就去機場送機,隨著阿坤和小悅的離開,我和小悅這段霧水情緣也結束了,這段情和那晚上女友被阿坤和老外淫辱的事情一樣,對於少霞來說都是秘密。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