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24章 澳門春宵


  轉眼間就過了幾個月沒有寫「凌辱女友」,累了各位大哥久候,小弟實在過意不去。不過請大家放心,小弟並沒有放棄「凌辱女友」這個特別嗜好,因為我只要想起自己那個平時清清純純漂漂亮亮的心愛女友被其他男人淫辱,我就興奮得大腦和雞巴一起充血,我有時也懷疑自己的腦袋和雞巴是不是同一個器官,為什麼他們會這麼合拍?

  雖然我每天都在挖空心思地想辦法讓女友被其他男人享受玩弄,這三個月在我女友身上也發生不少大大小小的「意外事件」,但就是沒有時間也沒有空間讓我好好的記錄下來,當然有些是重覆發生的,好像在公車上故意讓女友被其他男人擠迫,有幾次還被人家拉起裙子(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的色狼那麼大膽,可能是我女友膽小怕事吧,所以被人家得寸進尺)雖然當時是很興奮,但寫來寫去都一樣,大家看了也會悶,所以就不再重覆寫出來。

  大家都知道,我向那個好色的房東辭租之後,就暫時搬回家裡住,當然不敢公然寫這種凌辱女友的經歷.媽媽每天都在家裡,她也是懂得用電腦啊,給她看見我的文章,一定給她罵死(她從來不打我,應該不會把我打死吧)。尤其是那兩篇「號外」:「爸爸秘藏的手稿」、「爸爸秘藏的聲帶」,半真半假把媽媽也寫成色文的女主角,遭受其他男人的淫污,被人家操干時還那麼淫蕩。

  我當然擔心被媽媽發現這些色文,擔心她看了之後會有什麼感想,擔心裡面那些情節會使媽媽潛意識裡喜歡上這種變態的行為,我會不會間接引誘她愛上被其他男人的調戲和淫辱?萬一媽媽無意識地做出放蕩的行為,被男人騙上床或著拖到巷尾壁角淫弄一番,我就罪不可恕了,害了爸爸無辜戴上一頂綠帽。

  就因為這樣,我就只能等候時機,一小段一小段慢慢寫,自己也覺得寫不好,結果等到「橘子黃了」兄貼出《凌辱女友橘子版(一)慾望的萌生》,他寫幻想她女友小婷在教室裡被他的好朋友姦淫,把那種幻想的場面刻劃得很生動傳神,我才知道什麼是精品,也覺得自己寫得太爛,但「凌辱女友」始終是我的嗜好,我繼續慢慢寫,等到橘子兄貼出第二章《凌辱的開始》,把他女友在電影院裡被三個男人輪流姦淫的情景寫出來,我看得幾乎流出鼻血來,剛巧我女友也曾經在電影院裡被男人玩弄過,所以我在看那篇大作的時候,腦裡面就好像覺得是自己女友的遭遇,看完之後忍不住大打手槍,精液亂噴。結果呢,又是沒空寫自己的「凌辱女友」。

  好吧,閒話不說了,回到正題來。這次先講講今年年初的事情,至於這幾個月的事情,日後有時間再寫一些「短篇」吧。今年年初,我和女友去澳門旅行,那時我公司的生意淡了下來,於是趁機請了假,連著一個週末,參加一個澳門、珠X、中X四天旅遊團.嘿嘿,不用說,我又讓女友有「艷遇」了。

  航機上溫度比較暖,加上轟轟轟的引擎噪音,我都有點昏昏欲睡的感覺,要是女友坐在我身邊多麼好哇,可以依在她肩上、身上,甚至她酥軟的胸脯上,可是我身邊卻是個團友。我女友坐在我後面兩排的窗口座位上。

  為什麼我們在飛機上要分開坐?不是那個領隊小姐亂編排,要怪只能怪是我兩星期前亂胡說話把她弄生氣了……

  兩星期前的一天我跑到女友家裡去接她,她已經穿著一套新買的深藍色衣裳,上身是白色襯衫加一件深藍色外套,下身是深藍色的百摺裙,還穿著一對長長的象鼻襪子,這種服裝真像是校服呢,ㄝ,好標緻哦!

  「我的好霞霞,你這樣還真像個高中生呢。」我不是在哄她,她真的穿得很好看,再加上她那副幼齒可愛的樣貌,如果不認識她的人,一定會相信她是個高中女生。

  「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可愛,很漂亮?」女友最喜歡人家稱讚她,在臉蛋旁豎起兩隻手指,一副裝可愛的樣子,使人覺得更加迷人。

  好傢伙,這時家裡只有我和女友兩個人,一團慾火突然在我內心裡燃燒起來,我向女友撲過去,把她欄腰抱著,她給我嚇了一跳,但很快知道我這個好色的男友想要幹什麼,說:「不要,快放開我,我還是個高中生,你要對我幹出什麼事?」

  雖然嘴巴這麼說,但手腳卻柔軟無力,欲拒還迎的樣子。

  女友跟我交往這麼多年,當然知道我我特別喜歡她這種「欲拒還迎」,也知道我喜歡「姦淫」她,所以她嘴巴雖然說不要,但身體卻沒有拒絕我,我就裝成陌生的色狼,對她惡狠狠地說:「小美妹,你不要掙扎,我等一下給你爽爽!」

  我說完就把女友的百摺裙掀起來,原來這種百摺裙是這麼容易掀起來。咦,女友裙底的春光果然裡外相呼應,連內褲也是女學生用的那種棉內褲,本來是絲質小內褲比較性感,但這時這種棉內褲卻有種異常的誘惑力,我愛不釋手地摸了上去。

  女友叫了起來:「喂,大色狼,快點放開我,不要摸人家的小屁屁!」

  女友還真的會引誘我,她說完這句話,我就更加想摸她那很有彈性的屁股,女友是不是故意用語言來引誘我的動作?我在她兩個屁股上摸了幾下,就從中間的隙縫摸了下去,用手指不斷擠壓著她兩腿中間那柔嫩的地帶,我女友全身有點發抖,很快給我按成一條小凹縫,那處裡面就是我女友她最隱私的小蜜穴。

  「啊,你這大壞蛋色狼,連人家的小雞邁也玩弄,我爸爸媽媽還當我是個寶貝,你怎麼可以這樣胡亂摸弄人家啊?」不枉女友跟我這麼多年,她現在已經懂得怎麼會刺激我的性慾.

  「哼,我就是專門玩弄人家爸爸媽媽的寶貝女兒!」我這時把女友按臥在桌子上,手指把她內褲中間部份往左邊一拉,她那毛毛的小穴就露了出來,我的手指就往她那兩片嫩嫩陰唇中間挖了進去,把她弄得全身顫抖,嚶叫了一聲。

  我繼續說:「嘿嘿,爸爸媽媽的寶貝女兒最終也會嫁人,你的小雞邁最後還是要給男人玩弄嘛。」

  「啊∼∼嗯∼∼那我不嫁人那∼∼爸爸媽媽這麼辛苦才養大我∼∼小雞邁卻要給別人玩弄∼∼」女友的小穴給我的手指挖了進去,她的淫水已經開始流了出來,我的手指就把她的小穴弄得嘖嘖有聲,把她弄得全身酥軟,趴伏在桌子上。

  「不管爸爸媽媽有沒有辛苦養大你,小雞邁最終還是要給男人玩嘛。」我繼續玩弄著她的小穴,一邊接著她的話題說,這時心裡卻突然一動,衝口而出:「難道你要把小雞邁留給自己的爸爸玩弄嗎?」當我說出口來,才暗叫不妙,這句話帶著亂倫的意味,女友可能會跟我翻臉。

  「你……你這壞蛋大色狼,你怎麼這樣說人家?」女友給我的手指挖得聲音都發顫,但好像沒有動怒,還接著我的話題說下去,「我爸爸才不會像你這麼好色,把人家的褲子就掀起來,挖人家的小雞邁.」

  我看到女友沒有抗拒這種話題,反正也說得熱乎乎的,我也就順勢說下去:「你爸爸如果不好色,沒有去搞弄你媽媽的雞邁,你又怎麼會生下來?所以說,天下的烏鴉一樣黑,天下男人都好色,我好色,你爸爸也一樣好色,如果你把小雞邁留給他,他一樣會像我這樣玩弄你。」

  「爸爸∼∼真的像你這樣∼∼那我就很慘∼∼啊啊∼∼上學就給你∼∼這大色狼玩弄∼∼放學回家∼∼就給爸爸玩弄∼∼」女友給我這個新話題弄得很興奮,全身扭著,跟著我手指抽插的節奏扭動著,說話也開始迷糊起來,「爸爸會像你這樣∼∼喜歡玩弄人家的小雞邁嗎∼∼?」

  我也很興奮,伏下身在她身邊,呵著氣悄聲說:「你爸爸不只是這樣挖你小雞邁,還會把他大懶鳥插進你的小穴裡.」在我心中倒不是特地去說亂倫的話題,但只要說到其他男人玩弄我女友,我就特別興奮,不介意是什麼男主角,這一次想到的是我女友她那粗壯結實的爸爸,如果把他的雞巴插進我女友的小穴裡,那會是怎樣的光景?

  「啊∼∼爸爸把大懶鳥∼∼插進人家的小雞邁裡∼∼不行嘛∼∼人家是他的女兒∼∼爸爸怎麼連女兒∼∼也干∼∼」女友一邊抗議著,一邊卻給我弄得高潮疊起,淫水汪汪直流,把她自己的內褲也漏濕了一片。

  我一不做二不休,又在她耳邊說:「你爸爸不但干你,還把精液都射進你的雞邁裡,把你雞邁都灌滿了。」

  「那不行∼∼啊∼∼爸爸如果∼∼把人家肚子干大了∼∼怎麼辦∼∼啊啊∼∼非非∼∼人家肚裡有了雜種∼∼是爸爸的雜種∼∼他把精液灌進人家雞邁裡∼∼很危險∼∼啊啊∼∼」女友迷迷糊糊說出這種話來,陰精噴得我滿手都是,我知道她到了高潮,然後軟軟地伏在桌上喘氣。

  她差不多喘了三分鐘,才能回過氣來,嘟起小嘴巴對我說:「你呀,就是趁著和人家相好的時候,胡說八道,把我爸爸也扯進我們兩個人性愛的事情上,還講人家跟爸爸亂倫,害人家腦裡面幻想爸爸跟人家亂搞,你也不顧人家的感覺,那種感覺很不舒服,如果是講你爸爸媽媽,你會有什麼感覺?以後不准你這樣亂說話!」

  我沒聽出她話裡面已經有點不滿,還笑嘻嘻說:「你的意思是下次不要講你爸爸用懶鳥塞你雞邁,要講我爸爸塞你雞邁嗎?」

  這時我女友臉一紅,把我推開,不跟我說話,我才知道她真的生氣起來。

  我好言哄她,她才說出一句話:「我不跟你去澳門旅行!」哎呀,這次損失慘重,都怪我狗嘴長不出象牙,胡亂說話,把預先計劃好的旅行破壞了。

  後來我特地去買一隻她最喜歡的Qoo毛公仔給她,繼續哄她,她也知道我已經請假,如果不去旅行就會浪費假期,她才心軟下來,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饒」,她說:「可能我平時太遷就你,你喜歡什麼時候來摸我、弄我、做愛,我都讓你,你就越來越過份,當人家沒有矜持那樣。這次旅行我要罰你重新追求我才行。」

  結果,這次旅行,我們兩個是分開報名,行李箱也是各自拿一個,那個領隊小姐,當然不知道我們是一對男女朋友,飛機的座位自然也不會編在一起。

  飛機餐很難吃,我就不吃,只喝了一杯汽水、一杯熱茶、吃了一包花生。

  經濟座位實在太窄小,我這種高個子坐下來,膝蓋都頂在前座椅背上,很不舒服,剛才喝水太多,膀胱倒是有點脹脹的感覺,去排排隊拉拉尿吧。

  哇塞,去廁所拉尿的竟然排得這麼長的隊?算了,反正我可去可不去,就回頭走向機艙後面,趁機看看女友是不是還在生氣,會不會已經原諒我了?

  女友坐在靠窗的位子上,可能太無聊,加上機艙空氣不太流通,她已經閉起眼睛,好像睡了。她身邊是個四十來歲的胖男人,看他戴的旅遊章,應該也是我們的團友吧?他也低著頭在昏睡著。可是他的睡姿也太差了吧?上半身欺過去我女友那邊,連手掌也搭在她的大腿上,連手肘也輕輕地碰在我女友羊毛套衫脹鼓鼓的胸脯上。我心裡暗暗罵女友一句:干你娘的,還在對男友生氣!

  你要坐在這裡給這陌生團友毛手毛腳才舒服嗎?但我心裡卻有點興奮.

  我們下了飛機之後,那個三十多歲的領隊小姐帶我們上了旅遊車,她按房間的編排替我們分了座位,我女友她就和那個領隊小姐一個房子,而我就和剛才那個在飛機上坐在我女友身邊的男人坐在一起。他看起來像個做生意的人,頭髮梳得油亮亮,身上還有一陣古龍水味道。

  我們很快就談起話來,他說別人叫他「珍哥」,媽的,男人用「珍」這個女性名字倒是少見,他說小時候他多病,媽媽怕他養不大,所以用了女生名字。

  真難想像眼前壯得像牛的男人,小時候是個多病鬼!這傢伙性格倒是很開朗,嘴巴還真會講話,原來他平時經常來澳門做生意,他說參加旅遊團比自己買機票還要便宜。

  他也問我為什麼一個人來,我就說謊自己沒有女友,想要出來玩玩找個對象。

  我還說:「干,這個團都沒有幾個像樣的,連那領隊小姐樣子也很抱歉,哎……」

  他說:「也不一定嘛,你看前面那個小姐,好像也是單身來參加這個旅遊團,生得不錯,身裁也不錯.」

  我知道他是指我女友,故意對他說:「去你的,你連人家的身裁也看得出來?」

  珍哥嘿嘿兩聲說:「干你媽的,不信我嗎?告訴你,我可以稱得上是女人玩家,我十五歲開始叫雞,玩少女,後來還少婦、主婦也玩,在我胯下的女人我想也有上百個,給我稍微一碰,我就知道她的身裁怎樣!」

  我咋咋舌說:「你有碰過她嗎?」我順他的話題說下去,也想知道這傢伙有沒有碰過我女友,是不是剛才我在飛機上看到他把手肘輕碰我女友的胸脯。

  珍哥就壓低聲音對我說:「干,這個女生剛才在飛機上坐我旁邊,後來睡了,我就偷偷摸她大腿,後來輕輕伸手過去摸她的胸脯,哇塞,還真大呢,她有點醒,我就縮回手來,但後來我交叉兩手裝睡,把身子欺過去,手掌就又按在她胸脯上,又輕輕摸捏她,她好像醒來,想要推開我,但我繼續裝睡,繼續摸她,她也知道我是裝睡故意在摸她,但她好像膽小怕事,不敢作聲,還用外套遮住身子,連我的手也遮住了,我就更放心地摸她兩個奶子。干她娘的,我有點後悔沒伸手進她羊毛衣內,要不然就更爽了!」

  聽他說著摸我女友的過程,我覺得一陣陣的剮心痛,但卻有種很爽很興奮的感覺.我真是變態了,聽見自己心愛的女友被人家這樣調戲凌辱,卻感到興奮!

  珍哥最後還鼓勵我說:「這個女生不錯,你單身她也單身,不妨追求她,有我幫你一把,一定馬到功成!」

  珍哥這傢伙簡直是沒有女友活不下去。我們第一晚就住珠X的一個酒店,這傢伙到晚上就出去,還問我要不要一起去?他對我眨眨眼說:「這裡的姑娘素質不錯,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我當然謝了他的好意,他不知道我女友也是團友!

  那個領隊小姐好像也有不少本地的朋友,晚上也沒見影子,到十一點多才回來。各位色友,你們一定以為我就會趁機直闖女友的房間,跟她溫存一下吧?

  猜錯了,因為我女友還在生我的氣,把我當成是陌生人那樣,其他團友竟然沒人知道我們已經交往四年多的男女朋友,他們以為我是個想追求她的年輕男生,最好笑就是有另外一個看起來比我年輕的小伙子,他叫阿禮,也對我女友百般慇勤,比如吃飯時替她裝飯勺湯,好像也想追求她那樣。我想這樣也是正常的,我女友身裁算是相當不錯,樣貌更是純美,以前在大學也很多人追求,只是後來她公開是我的女友之後,那些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男生才慢慢少了。

  不過雖說女友不理會我,但我還是能感受到她對我的關心,她經常向我這裡看過來,我也經常看著她,怕她在一些比較崎嶇的觀光地方不小心跌倒。到了第二晚,我們住中X一個溫泉酒店,其實也沒什麼特別,只是浴室裡的洗澡水是溫泉水而已,珍哥又對我說:「我又要出去找找中X姑娘,後生家要不要一起去?」

  我當然又是婉拒他,他笑嘻嘻說:「嘿嘿,我早知道你不會去,你這小子看上那個漂亮的小妹妹嗎?看你們兩個眉來眼去,我早就叫你去追求她,要大膽一點,時間不多了。」干,這傢伙果然精明,早就看穿我和女友之間那種互相關心的眼神,只是他還不知道我們已經是男女朋友。

  第三天早上,珍哥回來時給我一對小小銅鈴,很小巧精緻,銅鈴上面刻著不知名的古代圖案,銅鈴的裡面還刻著兩行小字:「茫茫人海有我知您心、紅紅塵俗唯我愛您深」,他摸摸他胖胖臉上的鬍子說:「這個叫知心鈴,是中X這裡有名的訂情信物,不過參加旅遊團通常都買不到,你別看很簡單,這上面的圖案每對銅鈴都不相同,你要追求人家,就送她一個鈴,你自己留一個。」

  我正找不到買什麼禮物送給女友,這對銅鈴絕對合用!

  珍哥看我還有點猶豫,就說:「你要有信心,看你的樣子也挺帥氣,我看那個小妹妹這兩天也經常看你,看來她對你也有些意思吧。」我當然是千多謝、萬多謝,珍哥高興起來,口沫橫飛:「不是我吹牛,我像你這樣年輕的時候,已經是情場老手,很多女生都栽在我手上,哈哈,我老婆也是給我騙來的。你別擔心,我一定幫你把那個小妹妹追到手。」

  這傢伙看來還有點本事呢,那對「知心鈴」果然有妙用。當我們回到澳門時,我把其中一個「知心鈴」送給女友,女友果然忍不住心裡的喜悅,露出微笑,還悄悄對我說:「算你有誠意,我會考慮原諒你。不過我很喜歡你追求我那種感覺。」於是我們繼續裝是陌生人,只是我知道女友心裡已經不再生氣。

  去完賭場、吃完晚飯,我回到酒店房間裡,珍哥開始急急忙忙洗澡,我跟他熟了,對他說:「喂,珍哥,你又要去找姑娘嗎?」珍哥在浴室裡哈哈笑說:「今晚不去找姑娘,我會留在澳門一個月,姑娘可以慢慢找。我今晚幫你把那小妹妹追到手。」

  「不可能吧?我們旅遊團只有四天,怎麼可以追到手?」我也哈哈大笑,脫下衣服,等珍哥出來我就進去洗澡。

  珍哥從浴室走出來說:「只要男有心、女有意,時間絕對不是問題.」他接著在我耳邊對我神秘地說,「最重要是把那個小妹妹弄到手,感情你們慢慢培養就可以了。」然後抬起頭又說,「你今晚就約她,我帶你們去酒吧,別忘記澳門這裡我很熟。」

  本來約女友出去是件很簡單的事情,但不知道是不是自從上次女友生氣之後,我就被她從「男朋友」的身份降格成「追求者」,今晚去約她,竟然還有點緊張。

  幸好女友一口就答應我,看來她也是捨不得我,我們冷戰了這麼久,她也不想再冷戰下去,更何況我今天送她一個「知心鈴」,她心裡一定是甜滋滋的。

  反而和女友同房的那個領隊小姐卻對我女友說:「少霞,你真的要跟小非去酒吧嗎?你們才認識三天咧,要小心一點喔,別喝太多酒。」女友答應她,當我們走出來時,我和女友才互相做個鬼臉,相視而笑,我們這次演技不錯,沒人知道我們是男女朋友的關係.

  珍哥帶我們去一家小酒店的酒吧,那裡的特色就是有很多流鶯,我們三個人坐下不久,就有不少打扮性感的女人,向珍哥問需不需要女人陪喝酒。我女友在珍哥面前,又變回一個孤身旅遊的小女生,一個剛剛和我初相識有意交往的小女生,喝酒的時候只是很矜持喝一點點.她今晚穿著長褲、羊毛衣,但臉色紅紅嫩嫩,笑起來漂漂亮亮,還有個小酒窩,我覺得她比那些穿得袒胸露臂的性感的女人更可愛。

  到了十一點,我女友看看手錶說要回去,我也贊成,女友就去化妝間,我就準備買單。珍哥有點心急說:「喂,後生家,你這麼輕易放她回去?今晚是最後一晚,明天你們就各走各路,這麼怎麼能追上手?」干,老子皇帝不急,要他這個太監急?他不知道我們本來就是情侶,我們只要一回老家,她就仍然是我的女友。

  「那也沒辦法啊。」我裝得好像不太懂追求女生那樣。

  「當然是有辦法!」他說完就拿出一罐像滴眼藥那種小膠瓶,開了蓋子,就在我女友那剩下半杯的PUNCH中滴了兩滴。

  「你這幹什麼的?」我明知故問,那兩滴一定是迷藥。

  「她給你一小時,你給她一輩子。」珍哥笑得有點淫賤.

  我還繼續裝純真,說:「這樣不太好吧?」

  珍哥嘿嘿兩聲乾笑說:「後生家,你真單純,追求女生要不擇手段嘛,你把她得到手,跟她睡一覺,才慢慢追求她也不急嘛。」干,這傢伙真的是不擇手段,到底有多少個女生栽在他手裡呢?他自己說也有上百個,但社會上像他這種人還不少吧?所以各位色友可要關照一下自己的女性家人,什麼女友、姐姐、妹妹,甚至媽媽、阿姨,如果不小心碰到這種人,那就太不幸了,難免被他搞上手玩弄一番。

  我女友回來時,珍哥就說:「來,大家明天就各走各路,大家乾杯,祝你們這對後生家能夠繼續聯絡,以後請喝喜酒的時候,別忘了我這媒人公。」我們一起把剩下的酒精飲料喝了下去。

  我們乘搭TAXI的時候,我和女友坐在後座,藥力發作起來,她就倒在我懷裡,從她頭髮散發出來的清香,使我開始有點興奮.自從她生氣之後,我們很久沒做過愛,所以女友酥軟的身體對我來說很是誘惑。

  TAXI停下來,我才看到我們不是回酒店,而是一種叫「時租別墅」的公寓。

  「你看,我想得周到嗎?」珍哥哈哈大笑。

  「我看不太好吧?」我一邊把女友從車上扶下來,一邊說.

  「別擔心,有什麼事就算在老子頭上,你今晚只要好好享受就是。」說完就進去交錢,辦理租住。

  這傢伙對我還算是一片好心,他替我設想周到呢,看來他是真心想要幫我把少霞追到手,只是手段太過卑鄙了。

  「來,我來幫你!」珍哥把我女友扶著說,「你多留一些力氣晚上用。」

  說完露出神神秘秘的微笑。

  我們走進升降機時,我看到珍哥把我女友一條手臂扶搭在他脖子上,另一手扶著她的纖腰,我女友迷迷糊糊,不能支持自己的重力,整個人都倚在珍哥身上,酥軟的大胸脯剛好貼在他的腋下,羊毛衣外套也翹了起來,露出一大截白嫩嫩的小蠻腰,珍哥的粗手剛好扶在她纖腰上滑膩膩的肌膚上。我心裡突然一陣悸動,我心裡的魔鬼說:好傢伙,今晚要不要凌辱一下女友呢?我心裡的天使卻說:在這種陌生的地方,可不要亂來,否則後果很嚴重!我內心掙扎著。

  我們到了房間裡,那房間實在很簡陋,不過作為男女纏綿的地方,有一張床、一間小浴室就夠用了。珍哥把我女友平放在床上,任由她的小蠻腰和小肚臍外露著,幸好房裡有暖氣設備,應該不會著冷吧?

  「還是算了吧,等一會兒她醒來,我們就很麻煩。」我繼續像個初入情場的男生,裝得很擔心。

  「不要怕,我說過有什麼事我來擔當,我這裡有很多朋友。」珍哥拍拍我的肩,然後接著我的手,走近床邊說,「來,春宵一刻值千金,別浪費.」說完竟然抓著我的手伸進我女友的羊毛套衫裡,去撫弄她的胸脯。干,這傢伙,我隔著乳罩摸到女友酥軟溫柔的奶子,珍哥他也碰到了吧?!不過他很快就縮出手來。

  我心裡燥熱起來,可愛的女友這樣軟綿綿躺在床上,什麼也不知道,房裡除了我之外,還有珍哥這個好色的男人,是時候把她暴露一下,就當作懲罰她這兩三星期對我冷淡吧!想到這裡,我咬咬牙,就把她的羊毛套衫拉扯上去,哇塞,白嫩嫩的小肚皮膚在黃黃的燈光下顯得格外誘人,她那兩個大乳房從半杯乳罩外露出一大半,圓鼓鼓的,珍哥幾乎看呆了說:「哇塞,想不到這小妹妹的奶子比我想像還要大呢!」說完還不禁吸一下快流出來的口水。

  我就在乳罩上摸上去,把女友兩個奶子搓來弄去,還從下往上擠,把她的乳頭從乳罩裡擠了出來又縮了回去,珍哥看得兩隻眼睛快要掉出來。我心裡撲通撲通地跳著,可愛的女友再也想不到在澳門這個陌生地方,還會露奶子給陌生男人看呢!

  「干你娘的,我也看得好興奮!」珍哥說著,摸摸自己梳得油亮亮的頭髮說,「好吧,你慢慢享受,我也要去找姑娘。明天別忘記答謝我!」說完就要離開房子。

  我剛想把女友的奶子暴露出來給其他男人看,珍哥卻說要走了,我心裡不禁有點失望。我突然靈光一閃,裝得白白癡癡,把女友那個乳罩弄來弄去,說:「怪,這種罩罩怎麼沒有鈕扣?」

  珍哥哈哈笑說:「我本來還想出去,讓你自己好好享受享受。看來你還真不懂事!這個乳罩的扣子是在後面……」他走過來,把我拉開說,「還是讓我來幫幫你。」

  珍哥把手伸到我女友的背後,動了一下,就把她的乳罩扣子解開,然後把她整個乳罩翻開,我女友兩個又圓又大的奶子就在我們兩人面前展露出來,干,她還一點也不知道,要是她知道給一個陌生男人這樣剝掉乳罩,不羞死才怪!

  「哇塞,好奶子!我沒見過這樣漂亮的大奶子!」珍哥愛不釋手,就在我女友的奶子上摸了一把,「這奶頭也很漂亮」說完就在她的奶頭上捏了一下。

  我女友雖然迷迷糊糊,但乳頭是敏感的部位,給珍哥這麼一捏,全身抖了一下,還「嗯」了一聲。

  「壞了、壞了,她快醒了!」我裝得像還嚇壞。

  「你真沒爛弗!」珍哥輕蔑看我一眼說,「我這迷藥有一小時功效,還能刺激她八小時的性慾!你快點把她幹了,她醒來的時候,見到生米煮成熟飯,就會乖乖跟你一輩子。」說完看看我,又繼續說,「看你這麼害怕,還是讓我幫你把她脫光光,讓你直接騎上去算了。」

  他說完就解開我女友褲帶,幹他娘的,看自己女友被其他男人脫褲子,那種感覺真有點酸溜溜,但卻刺激非常,我的心臟跳得像要從嘴巴裡跳出來那樣。

  女友的外褲被他脫了下來,露出修長白嫩的玉腿,珍哥這時也有點急燥,急急地把我女友的內褲也剝了下來,哇塞,我親愛的女友啊,你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嗎?你連內褲也被一個陌生男人扒掉,你的陰毛都露了出來,你知道嗎?

  我女友當然不知道!

  我的雞巴脹得很大很痛,好像快要從褲子裡衝出來那樣。

  這時珍哥把我女友兩條大腿彎曲勾起來,把她弄得M字型,干她媽媽的臭雞邁!我女友陰毛下那兩片陰唇都張開了,露出紅嫩嫩的小穴肉,完完全全暴露在這個每晚都要召妓的男人眼底。

  「來,後生家,我已經把她脫光光了,你脫掉褲子就可以套弄她!」

  我就像學生那樣聽話,把自己褲子脫下來,露出雄赳赳的大雞巴,剛才還看完自己心愛的女友被珍哥摸奶子、脫褲子,所以就脹得更大更粗。差不多有20CM長,這個我確實經常引以自豪。

  我看到女友這樣赤條條躺在這種陌生的「時租別墅」裡,無辜地讓陌生男人看著,我已經有點受不了,一股熱氣全身亂竄.好!我今晚就在珍哥面前,好好地把自己可愛的女友干一炮,讓其他男人也能看到她做愛時那種淫蕩的樣子!

  我向女友撲了上去,把她抱著,粗腰侵入她兩腿之間,大雞巴在她胯間磨了幾下,大龜頭就朝她的小穴捅了進去。

  「哎喲!」我叫了一聲,我實在太急燥了,可能是珍哥在一旁看著,我心裡特別興奮,忘了要和女友調情一下才進場,結果當我要插弄女友小穴的時候,才發現她小穴只有少許濕潤,不能進入。

  「哈哈,後生家,你太心急了吧?」珍哥在一旁大笑,把我拉開說,「不能這樣,女生要多調弄之後才能幹!你來看我……」

  珍哥看來是窺視這個機會很久,他把我的位置佔用了,伏在我女友身上又摸又捏。這傢伙是色情高手,很輕易就能調弄我這可愛的女友。我看著他兩手很純熟地摸捏著我女友的兩個奶子,她兩個奶子很柔軟而且有彈性,他就故意輕輕地捏弄,讓兩個奶子蕩著彈著。他還特地揉搓她的奶頭,我女友很敏感地發出「哼嗯」的聲音。他很滿意地點點頭,手臂從下伸去,伸進我女友兩腿之間,在她大腿兩側撫摸一會兒,再往她的小穴口摸去,我女友全身又顫抖一下,「啊」一聲輕呼,原來這隻老狐狸已經把手指扣進她小穴的門戶,在她兩片肉瓣上撫摸揉搓,中指就扣進她的小肉洞裡,不久已經聽到唧唧的淫水聲,媽的,女友竟然在男友身邊,被其他男人弄得淫水直流。

  「差不多了嗎?」我還是像個無知的少年問著無知的問題.

  「還不行。」珍哥像個專家那樣對我說,「女生第一次很難弄,我要幫幫你,你才不會早洩。」說完就用兩根指頭在我女友的小穴裡裡外外挖弄,我女友果然又「啾啾啾」地溢出陰精來,浸濕了大腿內側和床單,這時珍哥才說,「來吧,後生家,可以插她了。等一下她醒來,可以會呼救,你不要怕,繼續幹她,她慢慢就會屈服。」

  珍哥讓我把女友的雙腿扶住,我看到女友這時小穴淫汁已經很多,干她娘的,她還是甜甜地昏睡著,完全不知道小雞邁剛才被其他男人又挖又弄。我也覺得受不了,雞巴脹得有點發痛,一定要解決了,於是我就把雞巴插進女友的肉穴裡,然後插弄起來,我女友的淫汁使我很容易抽插她的肉穴,裡面又緊又暖,干女友的感覺實在是很好的享受。

  珍哥好像還沒離開房子,他現在是在看我們兩人做愛吧?他是在看著我女友赤條條,三點盡露,在床上妖精打架?這時我已經不顧得珍哥在做什麼,只是不停地插弄著女友的肉穴,腦裡面想著剛才珍哥手指在挖弄我女友的情形,一陣陣興奮的感覺直衝大腦.

  「你這個臭小子,竟然敢騙老子!」珍哥突然在我身後咆哮起來,把我拉開用力推一下,「原來你早就是她的男友,為什麼要騙我!?」

  我這時才回過神來,原來在我全力進攻女友的時候,珍哥從我女友的手提袋裡找到她的錢包,可能本來想看看她是什麼人,叫什麼名字吧,可是卻找到我和女友親密的照片,我女友其實很愛我,即使是冷戰時候,還是把我們的照片放在錢包裡.

  「我……我……」我那時看到珍哥惡狠狠的樣子,實在有點驚慌,連話也說得結結巴巴。現在已經忘了當時是怎麼向他解釋,只知道那時候我很尷尬,把自己喜歡凌辱女友的事情和盤托出,還說什麼「看見你在玩弄我女友的時候,我就覺得很興奮.」

  「哈哈,原來世界上真有這種人!我以前聽說過,但還是第一次見到呢!

  你女友這麼漂亮,被人家幹了不覺得可惜嗎?「珍哥終於不再罵我,反而很高興地笑了起來,」你既然這麼說,那我可不客氣了,換我上吧!「

  「不行,不行,藥力就快過了,等一下她醒來就完蛋了。」我確實擔心女友醒來,看見自己男友正和另一個男人一起玩弄自己,那我們什麼關係都會完蛋。

  「那你就裝被我灌醉好了,她看見你醉倒,也不會怪你!」珍哥居然想出這種辦法。我心一想,果然不錯,我裝醉就可能繼續看著女友被姦淫,而且女友也不會怪我。

  於是我點點頭,穿好衣服後,裝得很醉那樣躺在床的一邊,只是交待珍哥一下說:「你對我女友要溫柔一點,不要傷害她。」

  珍哥說句「你放心好了」,就脫下他的褲子,從裡面放出他那隻大爛鳥來,哇靠,他的大爛鳥比我還要大,我以為自己20CM很了不起,他那根看來可能超過20CM,而且粗壯程度是我的1.5倍!

  他把大雞巴放在我女友小穴口,然後把龜頭慢慢撐開她的小肉穴,我女友本來只有一條小肉縫,現在給他的雞巴撐得像個O字型。我心裡有點不忍,但卻興奮得砰砰亂跳,干,反正我女友也不是第一次給其他男人姦淫,這次就讓他來吧!

  來吧,就讓你這大色狼好好操幹我這可愛的女友吧!

  珍哥調節下半身的高度,把挺直的大炮垂直對正我女友的小穴,他兩個屁股一夾,粗腰一沉,大雞巴就一下子插進我女友的小肉穴裡,「撲滋」一聲,我女友全身一緊,給這個陌生的肥胖團友幹得「啊嗯」叫了出來。珍哥慢慢又把雞巴抽出來,又「撲滋」一聲插進去,他雙手朝我女友兩腿一勾,大屁股向下沉壓下去,「撲唧」一聲,我女友又是發出「哼嗯」的呻吟聲,兩條修長美嫩的小腿就在空氣中發抖著,「撲唧、撲唧、撲唧……」珍哥看來已經能在我女友那濕潤的小肉穴裡抽插自如,所以就連珠炮發幾十下,在強烈的炮火攻擊下,我女友的港口已經完全淪陷了,只能張著大腿,任由男人在她兩腿之間蹂躝著。

  「怎麼樣,看著自己的女友被人家操干,有什麼感覺?」珍哥一邊伏在我女友身上蹂躝她,一邊喘著粗氣問我。

  「是……興奮.」我真是有點尷尬,雖然我喜歡這種凌辱女友的感覺,但要我自己說出口來,實在是有點困難.

  「哈哈,真是世事無奇不有!」珍哥這時把我女友反轉過來,讓她伏在床上,然後挺著大雞巴從她背後插進她小穴裡,我女友那兩個圓屁股就像彈性座墊那樣,每次那傢伙用力干壓下去,立即有種彈性把他彈起來,讓他再次用力干進去。他娘的,我女友這對圓嫩的屁股本來應該只有我來享受的,現在卻給這個跟我相識三天的男人任意享受,那種感覺確是很興奮.

  「你有這種心理,倒不如送你女友去做援交妹,像她這麼漂亮,一定會有很多客人。」這傢伙一邊幹著我女友,還一邊用話來虧我,「我以前叫雞都沒有像你女友這麼漂亮,起碼做援交妹還有錢賺,我可以介紹一些朋友來給你,包你女友每天都有十個八個男人來操她。」

  其實他說的話只是想增加他自己的快感,我根本不用回答他,只是眼白白地看著自己心愛的女友兩個圓臀給他抱起來猛插著,把我女友的長髮弄散了,蓋在臉上,我只能聽到女友像低泣般的呻吟聲,她的肉穴卻是給珍哥幹得淫水直流,從小穴裡流到大腿上來,陰毛已經一片狼藉零亂.

  珍哥又說:「哇塞,你女友可真是好幹得沒話說,屁股奶子都很好摸,小雞邁又暖又緊,夾著我好爽,我的爛鳥頭一定把她刮得很爽!」

  我這時裝醉,沒有答腔,珍哥卻好像第一次接觸到像我這種喜歡凌辱女友的人,所以他對這話題特別興奮,像自言自語那樣繼續說,「後生家,你還有沒有像你有相同嗜好的朋友,要介紹我一下,讓我幹幹他們的女友……你親戚有沒有像你這種人?讓我去找找他們老婆上床……你爸爸會不會也跟你相同,你媽媽要不要找人來幹?我的大爛鳥夠大,一定能餵飽你媽媽……」

  後來,珍哥也急喘起來,大雞巴在我女友的肉穴裡起碼抽插幾十次。

  「嗯啊……啊呃呃……」是我女友發出的呻吟聲,聲音跟剛才迷迷糊糊的低泣聲有點不同。

  「怎麼樣,我的爛鳥比你男友還要大,還要粗吧?幹得你爽不爽?」珍哥在我女友耳邊說,「你們還想在我面前裝不是男女朋友,哼,小非給我灌醉了,我還在干他的女友呢!」

  干!我女友醒了嗎?珍哥還好像怕我女友不知道是他在幹她,把她正面翻過來,勾起她兩腿繼續壓著幹她。我看到女友雙手開始推著珍哥雄壯有毛的胸脯,嘴巴斷斷續續地叫著:「啊……不要干我……嗯……非非……救我……我被珍哥……強姦……」這種婉轉的求憐聲反而使珍哥更興奮,粗腰又是一沉一沉,我看到他的龜頭把我女友的小穴的嫩肉都反來擠去。

  我當然是不敢動,女友被奸說起來自己也有份策劃,給女友知道就不得了。

  珍哥嘿嘿笑著對我女友說:「你想要叫醒你男友嗎?想要他救你嗎?」說完就伸手來推我,把我的肩膀搖來搖去說,「你想叫男友看看你被男人強姦的樣子嗎?」

  我女友忙拉著珍哥的手說:「不要嘛……求你……啊……不要叫醒他……

  不能給他看見……啊噢……「

  珍哥哈哈笑說:「那你就不要再掙扎了,好好服侍我!」

  「人家……現在不是……在給你幹嗎?……啊……還要人家……怎麼樣…

  …?「女友可能還受到藥力的影響,被珍哥挑起性慾,就不再掙扎了,反而是抱著他壯實的背部,讓他的重炮繼續幹著她的小穴。

  珍哥這傢伙玩弄女人的經驗豐富,我女友那裡是他的敵手,他用九淺一深的動作,把我女友帶上高潮,但又故意在她快要高潮時停下來,我女友給他弄得受不了,吃吃地叫著:「啊……你怎麼這樣……不要停嘛……人家還要……

  插……「她看來給珍哥弄得太動情,和平時清清純純的樣子不同了,開始放蕩起來。我裝醉看著女友在其他男人胯下淫蕩的樣子,我差一點噴出鼻血來。

  珍哥還不放過她說:「你這小妹妹實在很淫蕩,我也不是你男友,也不是你老公,怎麼要我繼續插你?」

  「不要……」我女友全身扭動著,呻吟著,我以為她又想反抗說不要,但她接著說,「不要……不要緊……好珍哥……求你繼續干……」

  珍哥見她的慾火慢慢冷下來時,又是一陣子強攻,雞巴操弄我女友的肉穴,發出「撲滋撲滋」的聲音,我女友又給他幹得呻吟不已,「好……好珍哥……

  你把人家……幹得好爽……「

  珍哥知道我在看他姦淫我女友,故意用力搓弄她的兩個大奶子,同時抽插著她的小穴,說:「來,輪到你主動了,給你男友看看你是多麼淫蕩,我才會繼續把你抽插得爽溜溜!」說完珍哥把她一抱坐在床邊,我女友坐在他的大腿上,故意接近我這裡,讓我看得更清楚。

  想不到我那平時純真可愛的女友這時被性慾沖昏了頭腦,竟然主動地勾著珍哥的脖子,大腿不停地縱著,讓珍哥的大雞巴插著自己的肉穴,最可怕是主動抬起頭,張開小嘴巴,讓珍哥那鬍子嘴巴親了下去,親得她嘖嘖有聲。

  我女友已經氣喘吁吁,全身發顫,高潮一浪接一浪泛至全身,珍哥也氣喘如牛,把我女友抱著連續抽插十幾下,就把我女友推著跪在地上。我那個角度看不見發生什麼事,只聽見女友「唔唔唔」,接著「滋滋滋」,再接著「骨骨骨」的聲音,我憑經驗知道一定是珍哥把精液權在我女友嘴裡,她還吞了下去。

  好不容易才完事,我興奮得想立即跳起來,把女友按在床上干她三五次,但這事不能讓女友知道,所以我只能忍著。

  珍哥卻把我女友帶進浴室裡沖洗,不一會兒,我女友又是淫聲大作,看來在洗澡時又給珍哥干一炮。珍哥那兩滴迷藥的功效還很大呢,我女友還肯給他又干一炮!我立即跑到浴室門邊看進去,只見我女友趴在浴缸邊,被珍哥捧著屁股,大雞巴又在她的小穴裡攪動著。

  好不容易才等到他們出來,珍哥也自己先離開了,留下我和女友睡著,快到天亮時,我醒來,想起昨晚珍哥干了我女友幾炮,興奮地抱著女友,女友也從睡夢中醒來,我們熱烈地做了一次愛。

  第四天早上,我和女友才回去酒店跟團友匯合,把那個領隊小姐嚇得目瞪口呆,她以為我們相識三天就在外面通宵過一晚,我女友很怕羞,忙解釋我們早已是男女朋友,只是因為之前吵架才互相不理睬,現在又和好如初。

  回程的時候,領隊小姐編排飛機座位當然把我們編在一起。我拿出那對知心鈴說:「我們能和好如初,全靠珍哥這對知心鈴。」

  我女友臉竟然羞紅了,我知道她心裡一定會想起昨晚被這男人淫弄的事情,又故意說:「人家是我們的恩人,我們欠了人情債,什麼時候還要答謝他呢。」

  我女友說,「你好怪,你還想要怎麼報答他?」

  我故意說,「就讓你以身相許吧!」

  「你這小壞蛋,嘴巴就是這樣不乾淨.」我女友的臉更紅了,「你再胡說,我就不饒你啦!」

  我當然立即閉嘴,不想跟女友再吵架,但心卻想:我也不是胡說啊,你昨晚不是給珍哥開銷一晚嗎?不是被他剝光光在床上姦淫嗎?不是在浴室裡再給人家干一炮嗎?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