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23章 告別大學


  女友在校園裡穿上長長黑色的畢業袍,和她的同學、好友,包括我這個男友拍照留念,這身畢業袍意味著她的大學生活也即將結束。

  我早她一年畢業,但因為她還在大學裡,所以我還常常回大學,偷偷摸進她的宿舍裡,現在連她也離開校園,我們就不會這麼常常回去。我對這本來沒有什麼特色的校園竟然有點依依不捨的感覺,畢竟這裡的一草一木都悄悄記載著我和女友的情史,秘藏著我女友不經意的艷事。這些都趁現在還有記憶的時候,小心翼翼地寫下來,在心底劃下興奮的痕跡。

  這天我和女友回到校園裡,準備把女友宿舍的東西搬回家去。時間還早,大學剛放暑假沒什麼人,我們兩人就牽著手,慢慢走過校園,回味著以往歡樂情愛的時光。

  ◆ 後樓梯的邂逅 ◆

  當我和女友走過校園中央這座主教學樓,我們靜了下來,各自懷念著以往在這裡的快樂時光。我開始決定追求女友時候,就是在這座樓的樓梯,我們在樓梯間追逐著,嘻笑著,慢慢互相產生好感,還要打敗我眾多的情敵,奪到女友的芳心,然後就在這裡奪到她的嚶唇。

  那天就是在二樓的走廊上追逐著她,她逃不掉,被我從後面抱住,她溫柔的身軀把我內心的慾望燃燒起來,我的雞巴隔著褲子感受到她兩個柔軟嫩屁股,也霍然聳立,我就拉著她的手,直往後樓梯匆匆走去,女友矜持地想掙脫我的手,但卻也被我半扯半拉走向後樓梯。我們途中還碰見校警,他還真有幽默感,看到我們,還對我們眨眨眼,我女友雙頰都羞紅了。

  我們關上後樓梯的門,這裡只有負責清潔歐巴桑才會進來,當然也不才情侶進來,我們也是其中一對。四片熱乎乎的嘴唇貼在一起,好柔嫩哦,我把女友的小蠻腰一抱,然後就深深地吻她,她被我打動,張開嘴巴,讓我的舌頭侵入她的嘴裡,逗弄著追逐著她的舌頭。這一切好像就是人的本能,我的手就握上她的胸脯,輕輕撫摸著,好浪漫好激情。

  女友被我融化了,她閉起眼睛,接受我的愛撫,她的胸脯又大又嫩,搓弄起來真是爽得要命。這時我卻看到後樓梯的門慢慢的輕輕的被推開一條小縫,一個黑影就是小縫之後偷看,干他媽的,是那個校警,絕對沒錯。

  我沒有被這校警破壞我和女友的浪漫氣氛,反而更覺得興奮刺激。我心裡暗想:這個校警老頭,你也很久沒看過年輕人在親熱吧?好吧,就讓你看看,別興奮得腦充血哦!

  想到這裡,我的手就伸進女友的上衣裡,手指鑽進她的乳罩裡,往裡面輕輕一抓,好傢伙,果然是35吋D杯,整個手掌都不能蓋滿她那又圓又大的乳罩。女友剛想說不要,我的手就搓了一下,把她乳頭揉弄一下,她又軟軟地依伏在我肩上,任我擺佈。呵呵,我就等你這樣的機會!於是我把她的上衣拉了上來,哇塞,兩個奶子就抖露了出來,我就讓這對寶貝沒支撐起在空氣裡晃了起來,好讓外面偷窺的校警好好地欣賞一下我女友漂亮誘人的乳房。

  但這種美景只能維持兩秒鐘,我就被女友推開了,然後她忙著整理衣服,那時,我和她只交往一年多,不敢太過份,只好鳴金收兵,這場美艷的邂逅就謝幕了。

  不過說起這後樓梯還要多說一件事。那年不知那個學系多了一個插班生(我連他的名字都忘了),外貌普普通通很不顯眼,但卻好像看中我女友。

  有一天,我和女友到學生飯堂,我才替女友買飯回來,就見到他坐在我女友身邊,拉著她的手,還想搭她的肩,看到我走過來,把飯放在桌上,狠狠瞪他一眼,他才訕訕地對我女友說:「原來你有男友,就你沒運氣吧,不能結識像我這種好男生。」然後才揚長而去,我和女友真的給他氣得哭笑不得。

  過幾天,我去教學樓找女友,看到少霞的背影,正想要叫她,突然半途殺出一個程咬金,就是那個插班生,他好像和少霞很熟那樣,走過去拉著她的手,還把手搭在她肩上。那時我女友還有不少男生追求他,我和她的男女朋友關係也不是太多人知道,結果其他周圍的人還以為那個插班生是她的新男友呢!

  我就在背後跟著他們,看到我女友掙扎著,想要甩開他的手。我心裡暗想,那傢伙也太大膽了吧,走廊上有很多同學,還有校警伯伯呢,少霞還想掙開呢,難道他不怕被開除嗎?

  果然我聽到少霞說:「喂,你可真無賴呢,不要在搭在我肩上,不然我要大聲叫了!」

  我以為那傢伙會知難而退,可是他卻好像求饒那種聲音說:「我是真心愛你的,我向你道歉好了,你不要再生氣我,不要拋棄我吧!」

  幹他娘的,果然很聰明哦,他說這種話來,連我女友也不好意思大叫起來,而旁邊走過的同學和校警還以為他們是剛吵完架的情侶,都沒去多管閒事。干,我才是少霞的男友咧,那傢伙只是個無賴!不過我倒覺得有趣,就看看女友怎麼對付這小子。

  那傢伙把我女友半拖半拉,拐個彎走向後樓梯,整條走廊上他們碰見不下二十人,但竟然沒人覺得有問題,當然也沒人向我女友伸出援手,她就光天化日之下讓那傢伙拉到後樓梯間去。

  我慌忙跟著跑過去,悄悄推開後樓梯的防火門。

  「唔……唔……唔……不要……唔……唔……」我把防火門推開一個小縫,就聽見女友的掙扎聲,我心裡撲通撲通地跳著,再把防火門推得大一些,就看見我女友被把傢伙抱著小蠻腰,在她俏臉和小嘴上強吻著,亂親著。他媽的,還真過份呢,少霞是我的女友,不是你的,你有什麼權利親她的嘴巴?但我的心裡卻有種莫名的興奮感覺,使我根本沒有衝動去阻止他們。

  那傢伙應該是個情場高手吧,把我女友壓在牆上,歪著頭就親吻著我女友的嘴巴,少霞她還很年輕,經不起這種輕佻狂傲的挑逗,竟然全身都軟了,任由他親著嘴巴。

  那傢伙和我一樣,也知道在親吻時就是撫摸女生的最好時機,他一不做二不休,把我女友的襯衫的鈕扣偷偷解開,然後伸手進去撫摸她碩圓的大乳房。少霞才發覺不對勁,嚇得想要推開他,但那男生已經把她外衣向兩邊剝開,乳罩也被掀了上去,純熟的手腕摸到她的乳頭,在她乳頭上輕輕一捏,我知道女友對奶頭很敏感,稍微一弄,她全身都會酥軟下來,結果剛才那一點點反抗又化為烏有。

  媽的!我心裡嘴咒著,想著什麼時機衝過去K那小子一頓,只是我心裡很矛盾,一方面我不想看到自己心愛的女友被這傢伙胡弄,另一方面我卻有種奇怪的心理,想要讓別人凌辱一下自己的女友。於是我就自己畫下一條底線:最多給那插班生摸我女友的奶子,如果他再過份,我就衝過去,狠狠教訓他一頓。

  有這個底線之後,我倒覺得很安心地看著女友白嫩嫩的奶子任由那傢伙搓弄者,少霞雖然雙方還握著他的手,要推開他,但完全無抵抗力。那個插班生果然還想進一步,伸手去拉我女友的裙子。

  干!你也太過份了吧!我已經看不下去,那時我和女友才交往一年多,我自己也才摸過她的小穴幾次,怎能容忍其他男生對她這麼過份?

  我正要推開防火門時,突然身後有人拍拍我的肩,嚇得我差一點昏倒,我回頭一看,原來是那個前幾天偷看我和女友偷情的校警伯伯。

  「喂,你不要偷看別人親熱!」校警伯伯不認得我,警告我一聲。

  我只好跟他簡單描述一下剛才的情形,當然沒說自己在這裡偷看很久,最後說:「……對,後樓梯那女生是我的女友,她被那個不知名的傢伙調戲呢!」好歹才說服這個老懵懂校警。

  於是我和校警就猛力推開防火門,就聽到我女友被嚇得尖叫一聲,慌張地把襯衫掩起來,遮住她露出來的兩個白嫩嫩的奶子。那插班生也呆住了,半秒鐘後才懂得從我女友的裙子裡抽出手來。

  事情的結局是我女友撲到我懷裡,讓我抱著她安慰幾句。而校警把那插班生拉過去,訓斥幾句,然後放他走了,當成什麼事也沒發生過。

  現在我和女友又走過這座教學樓,那時的情景還好像昨天發生那樣清晰地在腦裡顯現出來。

  「你還記得那件事嗎?」我女友溫柔地問我:「還會生氣我嗎?」

  「現在你都已經是我的人,怎麼還會生氣你呢?」

  「我那時有件事不敢告訴你,怕你生氣我,不喜歡我,現在我們都在一起很多年,你應該不會介意吧?」

  「嗯,那是什麼事?」

  「其實那天……你們衝進來的時候,我的內褲已經給那小子脫走,放在他的褲袋裡。」

  什麼?我那天衝進去後樓梯間的時候,見到那傢伙慌忙從我女友的裙子裡抽出手來,我看到女友的裙子沒有脫掉,還以為他只是摸摸她的內褲,原來我女友裙子裡的內褲早就被那傢伙脫掉了。

  「那麼你的小洞洞……都被他摸弄過?」我心裡竟然有一陣子興奮。

  「你真壞,明知故問,我就不明白你們男生就是喜歡挖人家女生的小洞洞,還用兩根手指來挖人家,弄得人家好痛……」

  干!原來那天的真相還真淫亂,聽我女友這麼一說,我的雞巴脹了起來。不過我倒是很疼愛女友,起碼她肯把那天的真相告訴我,而我還不敢把那天的真相告訴她:我是在防火門外眼巴巴地看著她被那男生凌辱!

  ◆ 廁門板後的情色 ◆

  我們走向宿舍的途中,走過了另一座教學樓,這座是比較早年興建的,是以前的主教學樓,後來新的教學樓建好之後,這座就變成一些冷門的文學院學科來這裡上課。

  「欸∼∼快跟我來。」我突然想起些什麼,拉著女友跑向這教學樓後面的男廁:「看看以前那些還在不在!」

  相信各位都去過公共廁所,感覺怎麼樣?相信有人會感到噁心,特別是剛進去聞到的那陣臭味,然後再看到地上又濕又髒,如果再看到一些不想看到的臭東東,真是想嘔出來。但也會有人卻覺得蠻有風味,當然不是說那些臭味髒東西,而是廁門板後那些奇奇怪怪各形各式的文字,又粗鄙又淫色,卻常常把真心話都說出來。干,不僅寫的那個人爽,連看的人也很爽!

  大學裡的廁所當然是比較乾淨,但也是校園中央那些課室旁的廁所才比較常清潔,比較偏遠或靠近宿舍那些教學樓的廁所,廁門板後也是遍佈文字,大半年都沒有人來擦掉。我們現在來的這座教學樓就屬於後者。

  我也很少去這裡的廁所,但有一次來這裡上完課之後,突然很有便意,才想起早上太急上課還沒去過,於是立即跑到廁所裡,關上門就「嘩啦嘩啦」拉出一大堆臭屎,哇塞,真爽!

  等第一陣子拉完之後,我就開始無聊地看起門板和間隔板上寫文字。呵呵,不知道哪個白癡借了人家的書沒還,給那人在這裡寫字臭罵一頓;還有不知道哪個叫小政的人搶了人家的女友,也給他情敵在這裡罵得狗血淋頭,全家由他祖母到他媽媽到他姐姐妹妹,甚至到他未來的女兒都給他「親切問候」一遍,各部位的器官都給他寫出來亂干。他還不止是寫粗口,還寫詩歌呢!我現在忘了,只記得當時覺得很好笑。

  我繼續四處看,慢慢看到左邊板上有用原子筆寫的小字,本來不太顯眼,但我卻突然給吸引住了,因為上面寫的是:「我愛X少霞」,還畫了個心形。

  干!我知道大學裡不少男生喜歡我女友,有些是暗戀,有些是明追,但這傢伙卻跑來這廁所後面寫,真是干他媽沒用的小鬼!這還沒完呢,這行字之下又有其他人繼續寫,看起來筆跡不同,應該是不同人所為。

  「你愛少霞,我更愛少霞。」

  「你們死心吧,她已經有男友啦,被男生開過苞的女生,你們還愛她來做什麼?」這句還用箭號指向「我愛X少霞」的那句。

  「干你娘的,關你屁事,她有男友就更好,起碼性經驗豐富嘛!你不懂她還會教你,不會讓你的肉棒插錯洞,幹起來還會哎呀哎呀,不爽死才怪!你這沒毛毛的小孩,不懂事別在這裡亂吠!老子身壯體健,經驗豐富,敢在她男友面前比拚一下,幹得她爽歪歪,她男友也要低頭服輸。」

  干他媽,竟然有這種變態的同學!不但想幹我女友,還要和我比拚,在我面前干我女友?不知道為什麼,我倒沒有生氣,反而害我雞巴脹了起來碰到抽水馬桶。我突然心血來潮:不如我也來參一腳吧!

  於是我拿起筆來,想一想,還是用左手寫,筆跡比較不容易被別人認出來。在那些文字下加幾句:「我也要參加比試,少霞的奶子又圓又大,肯定是給不少男人摸弄過,說不定很多男生都比試過。」哇塞,原來用文字來凌辱女友也是很爽很興奮的。

  過了兩星期,我再回到那個廁所格裡,他奶奶的,靠近寫我女友的那部份簡直都畫得龍飛鳳舞了,最顯眼就是不知哪個漫畫高手在隔板上畫上一個裸女圖,旁邊還有箭頭寫著:「X少霞」。

  我仔細一看,那裸女的樣貌果然有七、八分像我女友,可恨的是把我女友畫得像個淫娃,兩個大乳房,還誇張地畫了兩顆大奶頭;雙腿打開,腿間那小穴半張開著。那傢伙畫得很仔細,除了陰毛之外,還畫出了她的大陰唇、小陰唇、陰蒂,還有稍稍張開的小肉洞,旁邊再畫兩根粗大的雞巴,雖然不是插在她的小穴裡,但卻用箭號直指向她的小肉洞。幹他娘的,如果直的兩個大雞巴一起來,不把我女友的小穴插破才怪呢!

  周圍的文字多得嚇人,有些重疊了,看不清楚。最有同情心的一句是:「少霞是我的夢中情人,她很純潔,你們不要在這裡譭謗她。」

  最可惡的一句是有個傢伙冒充我寫的:「我是胡作非,你們想要干我女友,就要排好隊,一個一個來。全套服務,每人收費一百元,買兩次送一次。」真是干他媽的,豈有此理,像我女友這麼漂亮去做妓女,沒有五千塊也別想跟她來一次!

  當然還有驚心動魄的句子:「各位色狼,告訴你們一件事,少霞每天早上都繞著環校路跑步,XX那段路是最隱敝的,找一天把她拖到旁邊的石椅上,一起輪姦她,讓她嘗嘗真正男人大肉棒的滋味。」哇靠,實在太嚇人了吧!

  還有很多胡亂描述夢想如何幹、如何騎我女友的文字,寫得很露骨,看得我心臟都差一點從嘴裡跳出來。

  之後一個星期六的下午,我和女友剛巧走過那座教學樓,我就突然對她說:「你知道嗎?你板上有名了!」

  女友很驚喜地說:「上什麼榜?上什麼榜?」她還以為是什麼學會得獎。她參加的學會不少,而且做得不錯,經常有獎品,或作什麼幹事,被人家把大名貼在海報上,所以我這麼一說,她就很雀躍。

  我就拉著女友的手,向那男生廁所跑去,女友有點奇怪地問我幹什麼要帶她去男廁所,而且東張西望,恐怕被人家看見她進了男生廁所。其實星期六下午,大部份同學去了圖書館、體育館或者乾脆回家,這教學樓沒什麼人。

  「你幹嘛呀?」女友被我拉進廁所,有點嬌嗔地甩掉我的手說。

  「跟我進來,你就知道!」我打開最裡面那廁所格,向她招招手。

  女友很不願意,但卻敵不過好奇心,白了我一眼之後,嘴裡說:「什麼呀?也不講清楚,神神秘秘的!」她還是跟我擠了進來。

  我指著間板上的那幅淫畫,然後又指指旁邊那些文字,最後在她的名字上一指,嘿嘿笑說:「你就是在這裡板上有名!我沒說錯,不是榜上有名,是板上有名!」

  我女友看得臉紅得像紅柿子那樣,嘴裡若嬌若嗔地說:「欸∼∼怎麼這樣寫人家嘛,還把人家畫成這樣。」她回頭看看我,拉著我的手,但又轉過頭去繼續看那些淫文褻句:「我不依,他們把我寫成這樣,還畫得像個蕩婦那樣。」

  我就順勢把她推坐在廁座蓋上,把她兩腿從腿彎勾拉起來,然後再向兩邊打開,她的裙子就滑了下去,內褲現了出來,女友扭著掙扎著,但她並不很抗拒,半推半就讓我把她弄成這個姿勢,她內褲中間部份已經有點濕潤,看來已經被那些淫言褻語打動了。

  「哇塞,那傢伙畫的就像這個樣子!」我知道她不是很抗拒,就故意強來,把她的內褲脫下來,然後再次把她的兩條嫩嫩的玉腿張開,這樣子她私處的陰毛就纖毫畢現,還中間那個小肉洞都打開了,果然和牆畫很相似,女友被我故意這麼一弄,羞得滿臉通紅。

  「你真是壞蛋,連你也這樣羞辱我!」女友羞紅著臉,但沒有罵我,我知道這次又可以得寸進尺,於是連脫帶扯,把她身上的衣服都剝了下來,她就像那個淫畫那樣全身赤條條,坐在廁座蓋,任由我摸她的奶子和小穴,把她摸弄得氣喘吁吁,全身都泛起紅潮。

  這時我們突然聽到廁所門「咯」一聲,有人進來!我和女友都嚇了一跳,我忙摀住女友的嘴巴,示意她不要動,可能是有人來廁所,所以我們不能弄出一點聲音,被人發現就糟了。

  結果我和女友像僵住的雕塑那樣,一動也不敢動,聽著外面那人的動靜。那人走進我們旁邊那個廁所格裡,他媽的,是大便嗎?怎麼這麼久?

  突然我女友驚叫了一聲,忙伸手抓身邊的衣服,我抬頭一看,原來那男人從旁邊那廁格站在廁座蓋上,從隔板頂的空間看過來。哇靠,我女友剛才給我脫光光的樣子豈不是被他全看見了嗎?到底他看了多久我女友才發現呢?他媽的,把我女友的大奶子和小穴都看光了!

  「你們在這裡幹什麼?快給我出來!」那傢伙是大學巡警,專門巡視圖書館和各個教學樓,他可不像主教學樓那個老校警那麼和藹,臉總是酷酷的,平時也不跟我們學生打招呼。幹他娘的,這次給他抓到,真是倒楣透了。他以前也抓到幾個親熱中的男女,以「有傷風化、不道德淫亂行為」的「罪名」,把他們公佈在校園版上。

  我一邊忙替女友穿好衣服,一邊在女友耳邊說:「我們裝是吃了迷幻藥。」女友也明白我說什麼,因為這樣被這傢伙公佈出來時,也只說我們亂吃迷幻藥,而不會說我們做出「有傷風化、不道德淫亂行為」,弄得我們沒面子。

  於是當我們走出廁格時,我就故意亂說話:「你幹什麼吵我們,我們在裡面睡覺呢……」還故意走路一搖一擺。我女友也半瞇著眼對我說:「對呀,這裡不是旅館嗎?他在吵什麼呀?」

  這個四十多歲、面有橫肉的巡警嚴肅地說:「你們兩個亂說什麼話?這裡是廁所,你們吃了迷幻藥嗎?」我們聽了心中一喜,果然騙到他了!

  他繼續說:「你們還有沒有偷偷藏起迷幻藥?」說完就把我拉向牆壁,在我身上搜了幾下,把我褲袋捏了兩三下,沒找到迷幻藥。當然沒有啦,我們根本沒有吃過迷幻藥。

  他又走向我女友,伸過手去她的裙子袋子摸兩下,也沒什麼。他接著拿出警棍來,把我女友的裙子挑起來。我心裡撲撲跳了一下,我剛才替女友穿衣服時太急了,她根本沒穿內褲,給他這樣撩起來,我女友的毛毛和小穴豈不給他看到?我女友也慌張地把裙子按著,不讓他挑起來。

  「嗯?是不是藏在裡面?」那巡警黑著臉,轉身對我說:「你出去,我要查查她有沒有偷藏迷幻藥!」干他媽的,這傢伙竟然對我們施起淫威來,我不想這傢伙把事情鬧大,只好走出廁所,那巡警就在後面把門關上,他媽的,只剩下我女友和他在裡面。

  我把耳朵貼在門上,聽到裡面女友的聲音:「呃……你不能這樣……」當然還有巡警的訓斥聲:「你要給我檢查一下,還是想要在學生報上登警告啟事?」他媽的,他竟然這樣要脅我女友。裡面就靜了下來,看來我女友不敢跟他爭論。

  過了差不多十幾分鐘,巡警才開門出來,對我說:「算你們這次走運,沒帶什麼違法藥物。下次不要在廁所裡亂搞了,不然下次就不給你們面子。」說完露出惡狠狠的臉孔離開了。

  女友臉紅紅地走出來,我想要上前安慰她幾句,她有點惱怒我說:「這都是你自作自受!剛才他把我全身都檢查一遍,我是你女友啊,反正賠本的也是你自己。」說也就不理會,那次足足生氣我一整天。

  現在我又把她拉進廁所裡,她一邊跟著我跑,一邊對我說:「你不怕再碰見那巡警嗎?」我沒理她,又再次把她拉進那個廁所格裡。裡面還是亂七八糟寫著猥瑣的文字,但以前寫我女友的那些已經被擦掉了,只剩下那幅畫我女友裸體的圖還留下模模糊糊的輪廓,我和女友只好悵然走出廁所。

  ◆ 荒廢的籃球場 ◆

  我們走到宿舍,我們約了阿彪下午開車來幫我女友載一載東西,我看看表,時候還早,不用這麼早去收拾,於是我們又牽著手向宿舍後面走去。

  大學宿舍的後面,沿著小路走了十五分鐘,有個荒廢的籃球場,場面四周雜草叢生,足足有半米高,連其中一邊的藍球架也好像倒下很久,沒有維修。這裡是大學範圍的邊沿,和附近一條小村落交界的地方,聽說最初是屬於大學範圍,建了一個籃球場,但後來那些村民不知那裡找來族譜和地契,說那裡是屬於他們的,於是多年爭吵不休,法院對地權也沒下個判決,結果這裡就廢置了。

  到今年我女友畢業,這裡還是老樣子,仍是荒廢著。我們走到這裡,女友就很高興地走向雜草叢裡的一棵大樹邊,指著那裡對我說:「喂,非,你還記得你在這裡對我做過什麼事嗎?」她這樣一說,使我記起兩年多前的事情。

  女友可說是動靜皆宜,平時文文靜靜的,但她也喜歡運動,她身裁很有曲線美,大概也是拜運動所賜吧!這個荒廢的籃球場,就成了我們以前星期日早上一起打球的地方。

  和女友打籃球可以說是一種樂趣,平時女友在校園裡穿得很整齊樸素保守,但來打籃球的時候,她就會穿背心短褲,露出兩條玉荀般的手臂,還有一對修長可人的玉腿,性感的背心把她上身的曲線也表露無遺。她打籃球還很投入呢,一個三步上籃的招式,把球往那籃的鐵圈裡一扔,哇塞!我不是讚美她的球技,而是她兩個大胸脯跟著那動作而晃動,我幾乎都看呆了,她的胸脯我也不是第一次看,但每次看到她那豐滿的胸脯晃蕩時,我的魂魄都好像飛到九宵雲外去。

  隔著球場邊的草叢,近池塘好像有村民在垂釣,因為他們是坐在池塘邊,給草叢遮住了身影,我們也不會故意去看他們,所以不知道他們是兩個還是三個,但我總覺得在我和女友打球的時候,幾對赤熱的眼睛就會悄悄地看著我們,好像每次都渴望著我女友那一躍而起、晃動胸脯的動作。我女友好像沒有察覺,而我呢,嘿嘿,卻是求之不得,最喜歡別人用色迷迷的眼光看自己的女友。

  有一次,我運動鞋帶子鬆開了,我還一點也不知道,繼續和女友爭球上籃,我女友對我很細心,她先看到,就說:「喂喂喂,你的鞋帶鬆了。」我剛剛爭了個籃球,還氣喘吁吁的,她就在我面前,蹲下去替我綁鞋帶。

  哇塞,哇塞,我的天!我女友背心胸口蹲下時就張開了,兩個雪白粉嫩的大奶子露了大半出來,她還一點也不知道,只是嘮嘮叨叨:「你真是皇帝命,連鞋帶也要我替你綁。」哈哈,我何止是皇帝命,簡直比做皇帝還爽!

  她替我綁著鞋帶的時候,上身的動作雖然不大,但仍使背心胸口弄得敞開,裡面那個只能半包著奶子的乳罩也有點敞開。干,白嫩嫩的奶球上,隱隱約約把她淺棕帶粉紅的乳暈露了出來!媽的,我的雞巴立即粗壯得差一點把那件運動褲撐破。

  當女友在我面前站起來時,我突然有股衝動,把她緊緊抱住,說一句衷心的讚美:「你很可愛!」說完就對著她的小嘴巴親吻起來。女友掙扎著,使我有種強吻她的感覺,使我越發興奮,從她的嘴巴親到她的臉頰再親到她的脖子上,吻著她身上輕絲般的香汗。

  女友給我吻得有點氣急,嬌喘著說:「小傻瓜……你為什麼突然對我這麼親熱?」

  我根本不會回答這個問題,剛才從她背心口看到她飽滿的胸脯露出滑膩的嫩肉,每個正常的男生都會有這種野獸般的原始衝動。我的雙手這時已經不規舉地在她背心胸脯上輕輕揉搓著,她的乳房可真不小,圓鼓鼓的,在我手中很柔嫩,被我擠來搓去。我女友也太差勁了,經不起我稍稍的挑逗,已經嬌喘著,本來要推開我的手臂也變得柔軟無力。

  我本來只想對女友毛手毛腳一番就算了,但這時卻再次感覺那幾對神秘的眼神又火辣辣色迷迷地看著我們親熱,我心裡一陣興奮,雞巴更有火上添油,興奮得「立正」起來,擠在女友柔軟的小腹上,讓她知道我的興奮感覺。

  女友輕輕嬌喘著,我知道她已經動情了,但她雙手還作狀要推開我,結果卻被我用力一拉,把她拉進草叢裡,就是這棵大樹的旁邊。

  她輕聲抗議道:「不要……不要……現在是大白天咧……」哈哈,她也實在很天真,說這麼軟弱的一句話就想阻止我的進攻?我二話沒說就把手伸進她的小背心裡,鑽進她的乳罩裡,撫摸她的又圓又嫩的大奶子,這些動作對我來說都是熟能生巧、輕而易舉,弄得女友驚慌地蹲了下去說:「你這壞蛋……會給別人看見的……」

  我和女友都蹲下去,有那棵大樹和草叢稍作掩敝,她才沒那麼抗拒,給我一下子扯起她的小背心,把她的乳罩也解開了,她兩個大奶子就呼嚕地彈了出來。這時我又感覺到幾對色迷迷的眼睛向我們靠近來,干,你們是想看看我女友的奶子吧?我心底又激起一陣莫名的興奮,雙手朝她奶子底部一托,把兩個奶子拱得更大更突出,我當然不會用手遮住她的奶頭,就是想讓其他男人完完全全地看看她的兩個大奶子。

  我把女友抱坐在我懷裡,把她的運動短褲扯了下來,女友就真的掙扎起來,忙要推開我說:「喂呀……真的不要在這裡……會給人家看見……」哈哈,我就是要把你暴露出來,讓其他男人看看你誘人美妙的身裁!我那種凌辱女友的嗜好一直沒有改變。

  我感覺那些又神秘又色淫淫的眼光越來越近,好像要把我女友可愛的胴體生吞下去那樣,我心裡一陣接一陣的興奮,使我開始粗魯地把她的小內褲往下剝,她兩個飽滿可愛的小屁屁就露了出來,但她卻是一手抓著內褲,一手推著我,看來她真的不想在這種地方跟我做愛。我其實也不想太過份,只要把她的小內褲脫掉,把她最私隱最羞恥的部位暴露出來給其他男人偷看,我的目的就達到了。

  「好老公……我真的不想在這裡……」我女友繼續抗議著,把自己的小內褲緊緊拉著。看來已經到達她的底線,不要再弄下去,否則她會真的生氣,我於是放開她的小內褲,讓她扯著穿上去。干,這次只暴露她的奶子和屁股,沒露出她的小穴,實在有點可惜。她小穴的兩片軟肉真誘人吶,不過你們這幾個偷窺的村民,算是你們沒有眼福吧!

  這時突然「滋∼∼」一聲,一股噴霧朝我和女友迎面噴來,我還弄不清楚什麼事,腦裡一陣昏眩,我和女友幾乎在同一秒鐘倒在草叢裡。

  干他媽的!這次我們可是碰上了歹徒!可是我的思緒很快就模模糊糊起來,只感到有兩三個男人走向我們,先在我身上輕輕踢了兩下,看我一動也不動,又去對我女友弄了兩三下,她也沒有動彈,就在她身下伏下去。

  干他媽的,我女友剛才被我扯開了上衣,兩個大奶子還暴露著,他們這樣看法,豈不把她的奶子原原本本都看透了嗎?他們還對她毛手毛腳起來,我女友的兩個大奶子都被他們好好「修理」一番吧?

  我的意識模模糊糊,不太清楚,好像感到女友從我身邊被那兩三個傢伙拖了過去,干他媽的,在我昏迷之前還聽到「悉嗦悉嗦」扯衣服的聲音,看來她剛才拉回去的小內褲又被那些男人剝了下來。

  我迷迷糊糊時,只矇矇矓矓聽見和看見女友的情形,那兩三個男人對她毛手毛腳,很快就集中向她的下身,對她又摸又捏又挖,弄得我女友「嗯呀嗯哼」地發出誘人的呻吟聲。她兩腿曲了起來,是本能想要反抗吧,但這樣的動作讓那些色狼更容易的把她的雙腿分開。

  然後是好像那個色狼已經脫掉自己的褲子,伏到我女友身上,大屁股壓了下去,把我女友弄得哭叫了一聲,然後就「滋嘖、滋嘖」地抽插起來。他每一下子都好像很大力,當然囉,少霞不是他們的女友,他們就大可以不用憐香惜玉地猛幹她。

  到後來,我眼睛根本不能睜開,而且意識越來越模糊,我最後的一段記憶就是聽到女友婉轉嬌啼的聲音,我心裡當然明白是什麼回事。干!今天真是碰到歹運,好端端一個女友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就在這籃球場旁邊的草叢裡,被兩三個連面貌都沒見過的歹徒脫光衣服,還把她騎了。

  我昏迷了差不多一小時才慢慢醒來,醒來時還是躺在草叢裡,慌忙起來找女友,我只走幾步就看到了她,她全身赤條條地仰躺在草叢裡,兩腿還「大」字型分開著,小穴裡不斷流出白濃濃的精液來。

  我忙上前去,找來衣服替她穿上,她才悠悠轉醒。各位網友,你們猜她醒來第一句說什麼?我還以為她會大哭呢,怎知她第一句話就罵我:「小壞蛋,叫你不要硬來,你就是不聽話,還拿什麼噴霧來噴我!如果我不是你女友,我可要告你強姦!」

  干,原來她剛才也迷迷糊糊,竟然不知道自己被兩三個男人輪姦。最要命的是,我們兩個人都不知道那些色狼是什麼樣子,甚至連到底是兩個或三個都弄不清楚。

  我一邊替她整理好衣服,一邊說:「對呀,我就是喜歡硬來,你被我強姦的感覺爽不爽?」

  女友還得意洋洋地說:「嗯,不錯呀,我就是喜歡你有時這樣發飆。不過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粗魯?把人家褲子一剝掉就硬插進來,還發瘋地連插我四、五十下,後來還把人家反轉過來幹,你不累嗎?」干,那操她的男人根本不是我!

  「不過下次別把人家弄昏哦,害我後來都沒有感覺。」女友嬌嗔地說完這句後便依偎在我懷裡。真沒想到會有這樣的結果,女友被人家輪姦之後,還這麼爽呢!

  這次我們又回到這裡來,我真有點百感交集。女友見我呆呆的,又指著那棵在草叢裡的大樹說:「你是裝傻還是真的忘記?」她嬌嗔地說:「哼,你這沒心肝的,你忘了嗎?你就在這裡強姦我的!」

  我的臉色還是呆呆的,其實我給她這一說,已經又想起以前的事,雞巴興奮地翹了起來。女友見我呆呆想著,還以為我不高興,她就溫柔地說:「人家不是怪你啦,其實你那次也弄得人家很爽嘛,你先把人家幹得四腳朝天,然後又從後面插我,操得人家像只發情的小母狗咧!」

  哇塞,女友現在跟我熟了,說話也開放不少,我聽得肉棒也發脹起來。女友還說:「我們就在這樹上刻個心心,十年後再來這裡回味一下,好嗎?」干她娘的,難道她還想來這裡回味她被人家輪姦的滋味嗎?

  我越想越興奮,雙手就把她抱在懷裡,女友也沒有抗拒我,任由我對她親吻著,任由我的手伸進她衣服裡愛撫著。不過這時我又感到草叢裡有幾對詭秘淫猥的眼神在看著我們,就像兩年多前那種情形,這次那些淫猥的眼神好像比那次還要多幾對,色狼可能已經不止兩三個了。

  這次我不敢再亂玩女友了,拉著她匆匆離開這個使人懷念的籃球場。

  「你膽子變小了耶?」女友取笑我說:「不敢再像以前那樣強姦我嗎?怕我報案告你嗎?」

  真是干她媽的,替她著想還被她這樣訕笑,如果我發起狠來,再在這裡和女友親熱一番,說不定那些色狼又會跑出來,把她拖進這個草叢裡剝個精光,再輪流幹她幾遍,可能明天被登上了報頭新聞就完蛋了。

  ◆ 後語 ◆

  本來我在想,這次告別了大學,以後會很少機會再回來了。但是當阿彪開車來載我和女友離開校園時,我就改變了想法。

  各位還記得阿彪嗎?他就是我妹妹的男友嘛。當我看見我妹妹小思也跟著他一起來接我們,我就猛然醒悟,我還有個妹妹沒畢業呢!以後還可以來探望她,趁機又勉懷一下以前的快樂和荒淫的時光。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