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22章 汽車旅館


  這篇從七月就開始寫,寫了很久,本來想分成上下兩篇,但後來比較有空,就一鼓作氣,全篇寫出來。各位喜歡看就看,喜歡罵就罵,喜歡砍就砍,喜歡轉貼就轉貼,反正各取所需,只要各位開心興奮一番就行了。

  還有,謝謝各位的關心,我的房子還沒找到,先搬回家,暫時跟爸爸媽媽住在一起再說。

  **********************************************************************

  (上篇)

  說起汽車旅館,大家會想到什麼?情侶浪漫?男女偷情?少女失貞?色魔偷拍?嗯,就是有這些元素,現在汽車旅館才會特別興盛,不論大城小鎮,到處都有這種旅館。我和女友也喜歡這種旅館,一起度過不少魚水之歡的夜晚。這次女友畢業論文演講後,我就陪女友回她中部的老鄉,半路還特地去租往一下這種旅館,想不到卻發生了令人又回味又驚慄的事情……

  那天早上,大學裡某學系教學大樓裡有所諾大的演講廳,有接近120個座位,可以容納一些比較大型的學科在這裡講學。這天,演講台上的不是年老古肅沉悶的教授,而是站個穿著合身素藍色套裝的女生,雖然是傳統西服的款式,卻能把她身裁的曲線美全表現出來。但她那俏麗的臉蛋更是吸引人,白白皮膚上只有塗著淡淡的妝,兩個眼睛圓圓大大的,戴著隱形眼鏡,在水晶燈燈光下顯得水靈靈的,很是可愛,她用清麗流暢的言語講解著她和同學辛勤一年完成的畢業論文。

  我說的這可愛女生,當然就是我女友少霞。嘻嘻!

  喂喂喂,各位老兄,別扔我雞蛋。干!我是講真的,難道自己女友真的漂亮也不能讚美一下嗎?

  女友這種可愛可敬的形像,我當然要為她攝影留念,我拿著相機把她那種在講台上那種端莊專業的樣子都拍了下來。這個暑假,雖然女友還沒畢業,我已經為她拍了六卷菲林,有些是穿著學士袍戴著四方帽,有些是她穿上整齊的套裝準備去找工作面試的。

  不過話也得說回來,雖然我女友講得很流暢、標準的國語中還夾雜著英語專用詞,但畢竟是學術論文,可不是在講故事,所以我本來乖乖坐在後排聽著,過了十幾分鐘,我的眼皮就要黏起來。幸好每個同學只有三十分鐘,我女友時間也控制得很好,到了24分鐘半就講完,還問各位有什麼問題。教授問了三題,她的同學也問了兩題(這兩題是預先約定的),就沒人再問。

  我女友在台上鞠躬道謝,台下傳來凋零的掌聲。這不是說她講得不好,而是這麼大的演講廳裡只有幾個教授、講師、導師、幾個要好的同學,還有幾個不怕悶的朋友。

  我女友從側門走出去時,我也匆匆拿著鮮花從後門繞過去。當她見到我的時候,也不顧她身上仍穿著正規的西裝裙套裝,就撲到我懷裡,抱著我。我知道她過去三個星期以來積極準備著畢業論文的演講,現在最需要就是要輕鬆輕鬆,把心裡的重擔放下。

  各位不要以為我只是一個每天都想凌辱女友的男人,其實我對她的生活及其他一切都是很關心愛護,細心照料。這次我為了慶祝她完成畢業論文的演講,特地請假兩天(公司最近很忙,請假要看老闆的臉色),陪她回老鄉探望一下多年沒見面的老祖母。

  年輕人做事就是一個字:「快」!

  那天上午我女友才演講完,到了下午三點多我們已經搭上了南行的長途車。我和女友都喜歡鄉村,喜歡那種悠閒恬靜的生活,只有當逃離這繁華的都市,我們才會把緊繃的生活節奏鬆弛下來,所以這次去探望她祖母,趁便呼吸一下鄉土氣息。

  車沒開多久,女友已經依偎在我懷裡,然後就傳來她那像小孩子般均勻的呼吸聲。她很安心地睡了。我喜歡和她一起出外,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出外我就是她唯一的親人,唯一值得信賴的人,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她就會小鳥依人般依偎在我的身邊,讓我大男人的氣焰燃升起來。

  到了五點多,我女友才幽幽醒來。她睜開水靈靈的大眼睛,看我正在看著照片,便搶了過去看,笑嘻嘻地說:「你是看到我旁邊這個漂亮的女同學,才會笑得這麼色淫淫的?」

  「哇靠!」我抗議說:「你也別看扁了你男友的眼光,她呀,長得還真抱歉呢!我是看到你穿得這麼端莊大方,才會覺得很心動。」

  「你別這麼嘴甜,是不是對我有什麼不良企圖?」女友笑起來右頰還有個小酒渦,真是可愛極了,我已經和她相識這麼久,她每次天真地笑起來,我心底還會有點怦怦然。不過當她看向車窗外綠油油的田野和藍藍的天空,就有點擔心地說:「哎,今天那兩個評分教授臉色不太好,不知道會評我多少分。」

  我抱抱她的肩膀,安慰她說:「好不好都成了過去式,現在我們出來遊玩,別去想它。我去年論文演講也是沒多大信心,結果出來的成績也不錯。」

  女友長舒了一口氣說:「非,你知道嗎?現在可以這樣躺在你身上,真是很舒服呢。都怪那論文演講不好,害我幾星期睡不好。」

  我沒再說什麼,只用手臂摟抱著她。我和她相識相知也不少日子,默契使我們不必說太多話,我們兩個都靜靜地看著窗外。

  窗外除了田野和天空之外,還有公路兩旁的樹林,一切都是綠綠藍藍的,看起來非常舒服。突然,我看到一個廣告牌:「X馨園汽車旅館」。干!這種鄉間也有汽車旅館?過了一小段路,又看見同一個廣告牌,這次我看得較清楚一些:「X馨園汽車旅館……給你一個純樸家鄉的感覺……」下面還有一些小字看不清楚,只有一個箭嘴指向東面方向的公路。

  「我們試試這家汽車旅館吧!」我隨便指一指廣告牌對女友說。

  「好哇!快……快下車!」真想不到女友不但贊成,還要我趕快下車呢!

  於是我們在車上大叫起來,那司機也很無奈地把車停在路邊,讓我們兩個下車。其實我們以前住汽車旅館,有好幾次都是半路看到廣告牌才下車。我們也不怕明天沒有交通工具,這種汽車旅館都是設在交通方便的地方,隨便搭一程順風車也能到其他城鎮去。

  五點多,夏天的太陽還是大大的,我們向後走一段路,然後按廣告的指示向東面那小公路走去,太陽從後面把我們的影子斜斜長長地照在地上,這種農村地帶,總是涼風陣陣,一點不覺得熱。

  「嗯,真是很舒服……」女友貪婪地吸著空氣中傳來鄉土氣息,她緊緊地握著我的手說:「我喜歡這種感覺,真想我們永遠都這麼浪漫地生活在一起。」

  「你是不是暗示我不用求婚,你也肯嫁給我?」

  「你別妙想天開!我還要你拿花跪在地上向我求婚,我才會考慮考慮!」

  「那我不跟你求婚,就向你求歡……我們今晚就在這田地裡洞房吧!」我說著,把她拉到公路邊的甘蔗田里,然後對她上下其手,又摸她的胸脯,又摸她的屁股和私處。

  她嘻笑怒罵著我:「你這壞豬公,誰要跟你洞房,不要再這麼嘛,給別人看見就不好了。」

  「誰會在這種鄉間看見我們?公路上也沒有車……」我想繼續把手伸進她衣服裡撫摸她,突然一輛大貨車從我們身邊的小公路開過,我女友就狠狠地把我推開,瞪我一眼,我知道她心裡在罵我這麼放肆,於是我只好投降,乖乖地走回小公路,繼續向東走向那「X馨園汽車旅館」。

  這「X馨園汽車旅館」果然很有鄉土氣息,前面這個接待處也只有兩層樓,接待處後面更是一個個獨立小村屋,雖然樣子比較簡陋,但這樣更像小鄉村的屋子。這些屋子排在一起,形成三個小園,在西面還有一個大大的露天停車場。最令人賞心悅目的是,有幾個姿色不錯的女服務生站在門口向客人招手,還學日本人那樣九十度鞠躬說「歡迎」,這可能是這種汽車旅館招徠客人的手法吧?

  我登記一些個人資料之後,交了錢。

  「這是房子的鎖匙,西園7號。」那個叫小黃的二十幾歲瘦瘦的服務生把房匙交給我,說:「現在已經是晚飯時間,你們先去樓上吃晚餐,再回房間吧!」干,才六點呢,就已經是晚飯時間,果然是小鄉生活!

  等我和女友要上樓的時候,小黃又說:「我們晚上八點還有免費歌舞表演,也是在樓上,你們可以來看看,也可以跳跳舞。」

  真想不到這個汽車旅館,租金一點也不貴,不但包晚飯,而且還有免費的歌舞節目呢。不過這晚飯就很粗糙,飯有糠、菜有蟲,還有很多貨車司機汗水淋漓的味道。我女友卻是吃得喜滋滋的,我也算了,反正我也不會幻想在這種地方有什麼驚喜。最最重要的是,這裡真是很有「田園」風味。

  我們吃完飯,就走到後面旅館小屋,我們住的西園是最差的,因為園子左邊就露天停車場,停了不少貨車,也有幾輛小汽車。看來我們那房子的後窗正對著這些貨車。

  每個獨立屋子的門都是雙扇,房裡的設施比較簡陋,有一張四方桌子,像以前我們老鄉的飯桌,還有一張床,一開門就一目瞭然,幸好還有小浴室,不會叫我們跑去公共浴室就行了。

  我全身包著熱汗,我一進房子就霸佔了浴室。干,沒有熱水,那些水好像是井水抽上來的,冷得厲害,幸好是夏天,洗完澡倒覺得渾身上下都很涼爽。等我爽爽的時候,我才看到浴室後面有個小窗,我站在洗浴板上,那小窗子的高度才在我腰部。小窗開著才能通風,不過有塊半透光的小布簾遮住,才不會給外面的人偷看。

  我把小布簾稍稍揭起,就看見後面的停車場,停車場還有兩個司機,一邊吸著煙講話,一邊眼睛卻賊溜溜朝我們這些房子看過來。干!會不會在找那間房子忘了拉布簾,就可以偷窺人家洗浴?

  我心裡不禁砰砰砰直跳,我只要把布簾拉開,等一下我女友進來洗澡,就會在窗口前面脫得精光,她那兩個飽滿酥軟的奶子就會露了出來,還有圓圓嫩嫩的屁股當然也不能悻免,說不定,連她那黑毛毛下面的私處也露給那兩個色迷迷的司機看呢!哈哈哈!干她媽的,我越想越興奮,心底燃燒起赤熱的凌辱女友的慾火。

  「喂,小豬公,你在幹什麼,洗了這麼久還不出來?你在剝皮嗎?」我女友在浴室門外的叫聲把我從幻想中叫回現實來。

  我於是匆匆穿起內褲,把那小布簾拉開,才開門讓她進來。

  「咦,我要洗澡嘛,你還不出去!」女友把內衣褲拿進來,要把我推出去。

  我賴著不走說:「我想看你洗澡嘛!」其實我是想看她怎麼把自己脫光光,在那小窗口暴露出來。

  女友臉紅紅的,不過她沒有堅持叫我出去,她說:「洗澡有什麼好看?你沒看過我的身體嗎?」她說完就不理我,開始要脫衣服。

  我心裡一陣狂跳,干她娘的,快脫吧,把你兩個大奶子都秀出來給其他男人看吧!女友才把衣服的鈕扣解開,她就走向那小窗,把小布簾拉上。

  可惡啊!真是她媽的可惡!女友還真眼尖,把我凌辱女友的計劃破解了!

  我剛才狂跳的心好像就停了下來,脹脹的雞巴也立即軟了下來,直至女友脫光光在洗澡,我才又稍稍硬了起來,但也失去了那種很特殊的興奮。

  正當我垂頭喪氣的時候,突然靈光一閃,好主意,好主意,就這樣辦好了!

  我立即把自己的內褲又脫掉,赤條條地衝向女友那洗浴木板上,把她抱著。「啊∼∼」女友被我這突襲嚇得嬌叫起來,我把她的水蓬頭扔在地上,就抱著她深深地吻著她的嘴巴。

  這時她也知道我在幹什麼,用手輕輕捶打我的胸肌,表示抗議,但很快被我的親吻溶化了,當我把舌頭伸進她嘴裡,逗弄她的舌頭時,她就不禁從鼻孔裡透出輕輕「嗯嗯」的氣息。

  我們兩個人就赤條條地站在洗浴板上親吻著,女友已經給我親得全身酥軟無力,閉上眼睛,任我在她嘴巴上、臉頰上、脖子上親吻著。

  呵呵,可憐的女友,你又中了我的圈套!你不知道我是個喜歡凌辱女友暴露女友的男生!嘿嘿嘿,我跟你親吻只是個榥子,你還不知道我真正的意圖!

  我趁女友陶醉的時候,就伸手到她身後把那小布簾拉開,我看到那兩個司機還站在那裡講話,離我們這裡也只有二十多米,很快他們的臉就看向我們這裡。哇塞,我女友還一點也不知情,閉著眼睛享受著我的親吻,但她兩個美美嫩嫩的屁股已經一覽無遺。我還故意輕輕撫摸她的小腹和纖腰,她怕癢,只好扭著腰躲開,結果兩個圓圓的屁股就在那兩個色迷迷的男人面前晃來晃去。干,害我興奮起來,雞巴硬得像棒球棍!

  不夠不夠,我得寸進尺,溜到女友身後抱著她,讓她雙手支撐在牆壁上,然後從後面摸她兩個向下脹滿的大奶子,摸了一圈又一圈,還在她奶頭上輕輕地捏著。她根本經不起我的挑逗,已經有點氣喘,我就把大雞巴伸在她兩腿之間磨擦著,雙手握著她的小蠻腰,向她一擠一擠,她兩個大奶子就很自由自在地晃動起來。我看窗子外,那兩個男人沒再說話,已經看呆了。他媽的,我女友兩個大奶子好不好看?

  那兩個男人還慢慢向我們這裡走來,干,可真好色,還想要看清楚嗎?好,就給你們看清楚!

  我把女友扳過來,讓她正面對著窗子,因為窗子高度只在我們腰部,所以女友就趴在與窗子同方向的牆壁上,沒有發覺那小布簾已經被我拉開,我在她身後故意一擠一弄,她兩個大奶子就搖晃起來,她還悶哼地發出呻吟聲。

  我從女友身子後看到窗外那兩個男人已經躡手躡腳地走近,我更興奮了,我一想到女友兩個大奶子連可愛的奶頭都給別的男人看見,哇啦啦,就快流出鼻血來。本來,我也不敢這麼公開暴露女友,不過我們出外時,我就會比較大膽,明天我們就會離開這裡,女友即使給人家看光光,明天之後也沒人會知道。

  不過那兩個男人也太放肆,越走越近,只站在三米之外,幹他娘的,我已經能看到他們一個是小胖子,另一個生得怪怪的,頭髮微禿,最奇怪就是他嘴角有顆肉痣,肉痣上還長著幾條長毛。干,我都能看清楚他們的樣子,那我女友兩個奶子是什麼樣子、奶頭是什麼顏色一定也給他們看得一清二楚!

  那兩個男人還要走過來,我不敢再弄下去,忙把小布簾輕輕又拉上,把女友放開,她才喘著嬌氣繼續洗完澡。

  就是我們這麼一搞,弄到走出房門時,已經是八點出頭,我們就輕裝便服走出去,我穿T恤和短褲,女友穿小背心和短運動褲(那種薄薄的跑步褲),女友在大學很少穿小背心,不過出外,她也像我一樣心態,會比較開放一些,那件小背心胸前的敞口很大,她的奶子不小,所以隆起的肉球露出五分之一來,也能看到她的乳溝,在純樸之中帶著性感。最好笑就是我們兩個都穿拖鞋,手牽手悠閒自在地走向接待處那唯一一幢兩層高的樓房。

  當我們走上二樓時,裡面已音樂吵耳,開始歌舞表演。這算什麼歌舞表演?

  原來就在我們剛才吃晚飯的地方,把桌子移走,然後讓剛才站在門外頗有姿色的幾個女服務生還多幾個不知那來的女生,就在飯廳中間跳舞,她們穿著低胸短裙,不整齊的舞步亂跳,那些觀眾卻情緒高昂,干,根本醉翁之意不在酒吧,大家都在等著那些女生伏身的動作,把兩個奶子都差一點晃出來,然後等她們轉身或踢腿的動作,把裙底春光都暴露出來。

  觀眾都站在兩邊,我和女友一邊看著一邊找座位。突然有個聲音對我們說:「後生家,這裡有位子,過來坐吧!」我回頭一看,嚇了一跳,原來是剛才那個在我們浴室外面偷窺我女友的那兩個司機!干,給他們認出是我們嗎?

  我拉拉女友的手,不想坐過去那裡,低聲對女友說:「他們看起來不像是好人。」女友卻說:「你跟我說過,人不可貌相,海不可斗量嘛!人家客氣請我們坐,反正很難找位子,就先坐坐吧!」

  結果我們就坐在那兩個司機的旁邊。干,如果女友知道剛才這兩個男人把她的屁股和兩個奶子都看過幾十遍,她一定會羞死,還敢坐在他們旁邊嗎?

  我們就一邊看表演,一邊互相認識。原來他們兩個都是貨車司機,專走城鎮與鄉間的路線,幾乎每次都會在這家汽車旅館過宿。那個較老相差不多四十多歲有點禿頭嘴角有顆怪應的司機叫添旺,另一個也近四十歲滿臉鬍子的小胖子叫志興。我和女友年紀比他們小,尊重起見,我們就叫他們添旺兄、志興兄,他們也高興地拍拍我的肩膀。

  這時剛才那些小妞的艷舞已經跳完,一個滿臉皺紋雙鬢髮白卻是色淫淫的司儀走到中間來,拿著麥克風說:「哇塞,剛才那些女生還不錯吧?樣貌和表演都真水吧?各位現在要留心觀看哦,接下來是男女貼身舞表演!歡迎我們的俊男美女……」

  接著就有一對年輕男女出來跳貼身舞,他們都穿著緊身的舞蹈衣服,我們看到那男的下體隆起一大塊,而女的胸前也有兩團隆起的乳峰。他們現來正面貼上身,男生還要抱著女生背部,只見那女生的胸脯給男生擠得半扁,再來個下體貼身,男生抱著女生的腰,還要上下左右擦動,干,這和做愛動作有什麼分別?然後又來個後面貼身,女生的臀部貼著男生的下體,又是上下左右蠕動,男生抱著女生的纖腰,雙手還要趁機從女生的纖腰往上下摸動,真的和A片後攻式相差無幾。

  我看得雞巴脹得有點痛,尤其女友依在我身邊,我的手臂還能感受到她胸脯傳來的熱力和溫柔。周圍的那些男人都開始有點坐不住的樣子。我旁邊那個添旺竟然伸手到自己褲襠裡揉著,那個志興也忍不住要站起來拍拍手掌,才再坐下。

  那個司儀老頭又拿起麥克風說:「怎麼樣?大家想不想學?」見到台下紛紛叫好,繼續說:「我們剛才的舞蹈小姐都懂得跳,有興趣的只要交五百塊學費,她們就來教你們……」

  果然剛才跳艷舞的小姐都從兩旁向我們這裡走來,那些色迷迷的司機都像蒼蠅見屎那樣黏了上去,拿出五百塊來往那些女生的懷裡塞,然後就拉了過來,照著那兩個所謂的舞蹈家依樣畫葫蘆,朝著那些女生的胴體擠來擠去。干,我知道了,這些小妞不是什麼女服務生,而是援交女生罷了!

  我嘻笑著對女友說:「你給我五百塊,我也去抱一個吧!」

  女友知道我沒正經,就扭著我的耳朵說:「你敢用我的錢去抱女生?我也會收人家五百塊,給人家抱去算了!」

  雖然我知道女友是在說笑,但聽她這樣說,我的雞巴突然又硬得很痛,干她娘的,她怎麼知道我心裡也想著她被其他男人抱著,跟她跳貼身舞,還要往她重要的部位上擠著壓著!

  添旺這時已經拖來一個纖巧的女生,哇靠,好一個《美女與野獸》的現實版本!不過那個嬌小的女生倒是很主動,她就正面貼在添旺的身上,讓他把她臀部抱著,兩人下體都像台上那兩個男女那般磨動起來。

  我拉著女友的手說:「我們也來學學吧!」

  女友臉紅紅的說:「好羞人的,怎麼學?」

  我這時雞巴脹得快要破褲而出,雙手把她纖腰一拉,她還是很害羞地轉過身背著我,剛好台上還在表演著後面進攻的動作,我就把她一抱,下體貼在她的臀部。

  哇呼呼,女友的臀部又圓又有彈性,她那件運動短褲很薄,我脹起的雞巴可以在她兩個屁股之間找到藏身的空間,女友本來還很不好意思,想推開我,但我不理會她,繼續抱著她,她也任由我這樣和她來個貼身舞。慢慢的,她看見周圍的男女都大膽貼身,也不再像剛才那樣害羞,讓我主動也拉著她轉動貼身廝磨。

  在我身邊的添旺這時已經沒有注意他那個嬌小玲瓏的舞伴,反而一直看著我們,我女友有點不好意思,但我心底卻有點興奮,就故意拉著女友,讓她做一些俯身的動作,她那小背心的上面就敞開了,可以看見她兩個圓鼓鼓的奶子像快要從乳罩裡蹦出來那樣,我心裡一陣狂喜。

  添旺在旁邊也看得有點發呆,忘了舞步,差一點踏在那女生的腳丫上。我故意裝沒看見他,繼續和女友跳著舞,她那酥軟的胸脯貼在我胸前,任我擠壓,使我腦裡一陣陣的情迷。

  突然添旺伸過手來,拉著我女友的手臂,對我說道:「來,我們交換一下舞伴。」我還沒意識到發生什麼事,他已經把那嬌小的舞伴推到我身上,然後硬把我女友拉了過去,她也嚇了一跳,不知所措被他拉走。

  我還在想要怎麼辦,那個嬌小的女生已經主動地抱著我,把胸前兩個肉團貼在我肚子上,但我那有心思,反而緊張地看著女友。

  我女友手腕掙扎著,想要掙開添旺的粗手,但根本沒辦法掙開,被他抱在懷裡,她朝我這裡看來,我搖一下頭,暗示她暫時不要掙扎,忍耐一下。女友跟我很有默契,當然明白我的意思,這時也只好軟軟地讓添旺抱著她的纖腰。

  我心裡其實有點興奮,看著添旺那粗野的樣子,一點也配不起我那可愛的女友,但心底卻有種凌辱女友的快感。我還擔心女友等一下會掙扎,於是我就和那個小舞孃很純熟地跳著貼身舞。我看女友也瞟過來看我一眼,我裝著沒看到她,只是很投入和那女生擁抱著擠弄著。

  果然我沒猜錯,女生都是器量小的,女友看到我這麼沉醉在那女生懷裡,她這次也任由添旺抱著她,把胸脯貼在他身上,我看到她小背心上隆起的大胸脯全都壓在那幸運司機的胸肌上,還擠得有點扁扁的。

  添旺最初對著我女友這麼漂亮的女生還有點尊重,這時看到她有點主動,就用力抱著她背部,還把身體一搖一搖的把她的大胸脯擠來弄去。他的手往下移,然後就抱著我女友的纖腰,把他脹得褲子前隆起一團的下體貼向我女友的下體。干,我女友那件褲子可是又軟又薄的,他這樣一弄不就像在干我女友嗎?他又像那對表演男女那樣上下左右地磨著下體,弄得我女友臉都發紅了。

  看著女友被其他男人凌辱,我心又撲通撲通跳著,興奮得雞巴脹得很大。

  我故意又和那小舞孃跳著舞,那小舞孃可還真的有兩下子,帶著我跳,還旋轉起來,弄得我有點頭昏。其實我根本不在乎她,而想要看看女友被男人凌辱的情形。等我旋轉停下來之後,我竟然看不見女友,我左張右望還是沒看見。干!給添旺那傢伙把她拐走了?不會吧?

  「呃嗯……不……不要……」本來音樂聲已經掩飾了所有的聲音,但這軟弱無力的聲音卻是那麼熟悉,我趕忙扔下那小舞孃,循著聲音看過去,因為燈光較暗,我要走前幾步才看到女友。

  她在添旺懷裡掙扎著,添旺抱著她的豐臀,兩隻手掌已經侵佔了她那薄薄短運動褲褲管裡的香滑的皮膚,把她下身狠狠地貼在他的下體上搓磨著。我看見女友無力地掙扎著,小背心的一邊肩帶已經滑了下來,把裡面的乳罩都露了出來,一大半白雪雪的乳房嫩肉都被人看見。

  干!我女友被男人在這種公眾場合弄成這樣也沒人理會!正當我要走過去,只見她已經又用力掙扎起來,一手推著他,另一手突然刮了添旺一巴掌。「啪」輕輕一聲,我想女友沒什麼力,應該不會很痛,但其他人都突然看向他,弄得添旺有點尷尬,就放開了她。

  這時我剛好走過去,女友立即撲到我的懷裡,對我說:「他很粗魯,嚇死我了。」我拍拍她的玉背,把她背心的肩帶整理好,說沒事沒事。

  添旺憤憤地說:「媽的!連老爸也一點面子都不給!志興,我們走!」說完狠狠地瞪著我們兩人一眼,就和志興匆匆從飯廳的門口走去。

  我心底突然有一陣寒意,尤其是添旺剛才瞪我們一眼那種狠毒的眼色,使我記起以前什麼時候,也遇過像他這種惡人。女友在我身邊輕輕問我說:「現在怎麼辦?」我還摟著她,安慰她幾句,但我心底卻是越來越不踏實,連走起路來都有點腳步輕浮。

  干,不知道為什麼這篇寫得這麼長,可能是因為事件才過了不久,記憶還很深刻吧!後面發生的事情,看來要下一篇再講吧!

  (下篇)

  上篇講的是我和女友在回鄉的途中,特地找了一家叫「X馨園汽車旅館」住住,想感受一下汽車旅館的特別風味。

  各位色友知道我這個人,骨子裡總是隱藏著濃烈的凌辱女友的念頭,不論到哪個地方,總是找機會把女友精采美麗的一面秀一下給其他男人爽爽。

  這次也不例外,我和女友洗浴的時候,故意把浴室後面小窗的布簾拉開,還在洗浴的木板上逗弄女友,讓她完全沒察覺到她的胴體都暴露在站在窗後停車場兩個男人的色眼之中,結果不用說,我那可憐無辜的女友,被我把她的圓嫩嫩的屁股和奶子都秀出來,在那兩個色迷迷的男人面前晃來晃去,就連奶頭也都暴露無遺。

  我覺得在陌生地方暴露女友,一般比較安全,那些好色的男人看完、爽完,以後也不會再見到他們。但這次竟然在晚上我們看歌舞表演的時候,又遇到那兩個男人,最可怕的是他們認得我們兩個,還拉著我們坐在一起。

  他們叫添旺和志興,是貨車司機,平時可能沒有太多機會回家抱老婆,看見像我女友這麼漂亮的女生,頓時雙眼發光,添旺還硬要和我女友跳跳舞,那傢伙根本醉翁之意不在「舞」,而是趁機摟著她,擠著她的胸脯,還趁我不注意的時候,把她拉到一旁,摸她的胸脯,還把她的肩帶都扯了下來,弄得我女友一邊乳房露出一大半嫩肉來。那傢伙還想再對我女友毛手毛腳,她就不能忍了,打了他一巴。在眾目睽睽之下,添旺惡狠狠地瞪著我們兩人一眼,就和志興匆匆離開。

  但就是添旺這狠毒的眼色,使我心底冒起一陣寒意。我記得以前我也是在汽車旅館看過這種惡狠狠的眼光。那時我的年紀還很小,剛讀國小二、三年級,本來記憶都模糊了,但這次再次看到這種壞眼色,使當時的情景再次浮現在我腦海裡……

  那時候爸爸和媽媽帶我和妹妹回鄉的時候,就坐長途汽車,那時公路不好,司機都不會通宵開車,怕看不清楚路面發生意外,所以每次都會在半路停在一個叫「X州」的小鎮,全車人都會上去住一晚汽車旅館,車票的價錢也包括這一晚的住宿,而且每次都差不多住相同那家破落原始的汽車旅館。

  現在很多汽車旅館都很高級,跟酒店沒什麼分別。但那時的汽車旅館還是很簡陋,隨便用木板分隔幾間房子就算是旅館。旅館除了簡陋之外,還是很雜,什麼人都有,有很多是乞丐,有些看起來根本不是什麼乞丐,身健體壯的,只是穿得破破爛爛,也跟別人伸著手掌要錢。

  有一次有個這種假乞丐硬要我爸爸給錢,我爸爸不給,他還硬拉著我和妹妹的小手,爸爸氣憤起來,把他大力推開,還叫他滾蛋!那個假乞丐只好訕訕地走開,但他還回過頭來,惡狠狠地瞪我們一眼。那種眼色就和這次添旺瞪我和少霞一模一樣,都是那麼歹毒,使人不寒而慄。

  我媽媽是那種怕事的人,忙對爸爸說:「你不給他錢就不給嘛,何必推開他呢?」爸爸有點氣憤說:「幹他娘的,我還記得上次也給過這個混蛋,結果在賭場裡就見到他,他拿了錢就去賭!」那家汽車旅館樓下還開設賭場,所以就更加龍蛇混雜,我爸爸也很喜歡賭博,每次都要光顧。

  這次爸爸媽媽把我和妹妹弄睡,妹妹很好睡,躺在床上不久就睡了,我就經常睡不著,陌生床總是睡不慣,但怕爸爸媽媽擔心,所以我會裝睡。

  爸爸對媽媽說:「我去賭他媽的一兩局,把上次輸掉的那些撈回來。」爸爸每次都這樣說,但沒聽過他什麼時候把錢撈回來。

  媽媽很溫柔地說:「你喜歡去就去,但不要沉迷下去,玩一兩個鐘頭就回來吧!」

  不過爸爸好賭心切,沒有理會媽媽那種溫柔嫻淑,只是說:「你先睡吧,反正不要把門鎖上,我什麼時候回來就什麼時候,我已經是大人,懂得自己掌握分寸。」說完就走了。

  媽媽掩上門,關燈上床,不久房裡都寂靜下來,反而能聽到樓下那些賭徒大聲叫喊的聲音。我還是不能睡著,只是看著掛在床上的蚊帳,蚊帳不厚,有很多疏疏拉拉的透氣孔,所以我可以看出去。媽媽那張床也罩了蚊帳,我只能隱約看到她的身影,她靜靜地躺著,大概也睡去了。

  突然門一開,一個身影閃了進來,然後把門反鎖。是爸爸嗎?他很少這麼早就回來。

  那人先把媽媽那張床的蚊帳掀開,看了一眼,再進來把我們的蚊帳掀開,又看了一眼。哇呀,是今天下午那個惡狠狠瞪我們一眼的假乞丐!我嚇得全身都不敢動,他一定是今天討不到錢,要來偷錢!

  果然不出我所料,他四處找,把我爸爸和媽媽的行李打開,好像拿了一些錢塞進他的褲袋裡。我那時候很小膽,眼巴巴看著那乞丐偷東西,都不敢亂動,我心裡想:明天告訴爸爸媽媽,到時候去報案,叫警察來抓他。

  那個乞丐拿完了錢還不走,還打開媽媽那張床的蚊帳,整個人爬上了床,他到底還想找什麼?難道他想看看媽媽有沒有把錢收在身邊嗎?他不怕把媽媽吵醒嗎?我幼小的心靈驚慌得亂跳。

  果然那人上床沒多久,媽媽就被他驚醒了,但一開始就只發出「唔唔」的聲音,她的嘴巴被乞丐掩住,所以才叫不出來吧!

  我見到媽媽床上兩個身體糾纏著,只聽到那乞丐說:「那邊床上還有你的兒子和女兒,你也不想我傷害他們吧?乖乖聽話,不要亂叫。聽到嗎?再敢亂叫或亂動,我就叫你們一家四口明天死光光!」哇咧,我聽了快要嚇破膽,我想媽媽也害怕了,床上就靜了下來,沒有再糾纏了。

  已經很多年了,我還很記得那時我聽到「悉悉嗦嗦」的聲音,還記得媽媽軟弱無力地說:「不要,不要……」還記得媽媽的衣服從蚊帳裡面被一件一件扔了出來。當她的內褲被扔出來的時候,媽媽突然「唔唔∼∼唔哼∼∼哼啊∼∼」一陣子悶叫聲,我看見床上兩個身影又再次糾纏起來,但這次那個乞丐沒再叫我媽媽不要動了,一陣子「滋滋唧唧」、「嘖嘖啪啪」,伴著我媽媽那種可憐的「哼啊……啊嗯……」的聲音傳到我耳朵裡,我那時不知道為什麼媽媽突然病了,還病得直呻吟。

  那乞丐吃吃淫笑說:「我就干破你的臭雞邁,看你老公還敢不敢看不起我們這些乞丐。」我就看到媽媽兩腿被他翻弄起來,全身被那乞丐壓了下去,又是一大陣子「撲嗤、撲嗤」的聲音傳來,然後就是我媽媽的求饒聲:「嗚嗯……不敢……我們以後不敢了……不要再……啊嗯……啊嗯……」那個乞丐就和我媽媽在床上翻滾著。

  那時我還小,以為媽媽是跟他打架呢,不夠他打,結果被那傢伙壓在下面,還不停喘息求饒。爸爸大概一點也不知道我們這房間裡發生什麼事,他還在賭場裡想賺回輸掉的錢吧,他想不到媽媽已經被下午討錢的那個乞丐騎在床上,兩腿還被弄翻上來,滿屋裡都是「撲嗤、撲嗤」和我媽媽忍不住發出的「哼嗯哼嗯」的聲音。

  媽媽的整個床在搖晃著,那張床好像受不了壓力那樣,床板發出「吱吱吱」的聲音,不久掛蚊帳的四個角,其中一角掉了下來,罩在床上兩個人的身上。那個乞丐翻了幾下,把蚊帳拉開,先是乞丐自己從蚊帳裡鑽出來,接著他又翻了幾下,連我媽媽也拖了出來。

  哇靠!這時我才親眼看到媽媽全身都赤條條的,像一條被人捉上岸的魚,在甲板上無助地翻滾著,兩個奶子被乞丐的雙手不停玩弄著,兩條大腿給那男人弄成M字形,那傢伙的粗腰雄臀就朝她雙腿之間一下接一下地壓過去,原來剛才那種「撲嗤、撲嗤」聲是這樣發出來的。

  雖然我的年紀還小,但那時在學校給大同學欺負時,都被他罵「干你娘」,我不明白什麼意思,那同學就對我解釋說,「干你娘」的意思就是把你媽媽強姦淫辱,但我還是不明白什麼是強姦淫辱,那同學就仔細形容出來,怎麼把我媽媽衣服脫光,怎麼把他的雞巴塞進我媽媽的洞穴裡,怎麼弄得我媽媽呻吟不斷,那同學只是說說而已,但現在媽媽卻真的給這乞丐強姦淫辱。

  我心裡盼望著爸爸快點回來,但沒有,他完全不知道媽媽在這裡被其他男人剝得赤條條,還拿著大雞巴往她兩腿間的肉洞裡狂干。我之後也有點後悔,為什麼那時候沒出聲,只是眼巴巴看著自己的媽媽被那乞丐騎著幹著,足足玩弄了一個多小時,等他雞巴拔出來的時候,我媽媽已經被幹得全身軟綿綿地癱在床上不停喘息。

  「喂,小豬哥,你幹什麼發愣?」我女友的聲音把我叫回現實來:「你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對不起,今晚是我弄砸了。我不應該打他一巴,但他實在很過份。都把我抱得很緊,把人家的胸脯都貼到他的身上去,還不夠,還用手來摸人家的奶子……」

  我本來正擔心著添旺,剛才女友打了他一巴掌之後,那裡的服務生偷偷告訴我,那兩個傢伙是開這條路線的司機,是這裡的地頭蛇,得罪他可不是鬧著玩。我心裡更害怕,我小時那次就是爸爸推了乞丐一下,那乞丐瞪了我們一眼,結果我媽媽那天晚上就給那傢伙狠狠地淫弄一番。剛才添旺也瞪了我們一眼,所以我有點擔心。不過現在說什麼都沒用,我拉著女友走下樓,準備回房間去。

  女友還怕我怪她,又繼續向我訴說:「你不知道,他把我拉過去另一邊,等你看不見,就摸我的奶子,擰我的乳頭,還把人家的肩帶都扯了下來。我已經叫他不要再調戲我,但他雙手又抱著我的屁股,那也算了吧,反正屁股人人都有,沒什麼希罕……」

  我女友總是覺得女生有屁股,男生也有屁股,所以屁股沒什麼特別。她卻不知道她那圓圓嫩嫩又有彈性的屁股,只要稍微搖動起來,很多男生都為之失魂落魄。

  她繼續說:「他還把手都從褲管裡伸進來,你知道人家很敏感嘛,他的手指還要一直動一直動……還把手指都伸進人家的內褲裡去了,摸到人家的那……那個,還想把人家那個剝開,用手指挖進去。」我女友很委曲地說:「所以我才忍不住打他一巴掌。」

  什麼?添旺這傢伙剛才還把手伸進我女友內褲裡,不但摸了她的小穴,還想把她那兩片陰唇剝開挖她的小穴!真可恨,怪不得女友要打他!不過我的雞巴從短褲裡翹得老高,腦袋興奮地亂想:如果我女友沒打他那一巴掌,她的小穴豈不就真的給那粗大的色狼挖進去?

  我女友是很敏感的女生,每次給我稍微挖一下小穴,她就會全身酥軟,什麼反抗的力氣都沒有。所以添旺也真差勁,只差這麼一點點,動作只要快一些,把手指插進了我女友的小穴裡,她立即就會乖乖地任他擺佈,當場任他凌辱……嘿嘿嘿!

  干,我在想什麼呢?剛才才擔心著那傢伙,怎麼這麼快就想到女友被他凌辱的事?

  我們回到房裡,女友有點潔癖,又去洗了個澡,穿著背心短褲出來,她裡面連乳罩也沒戴。剛坐在床上,準備跟我睡覺時,就「篤篤篤……」響起一陣子敲門聲。這家旅館的房間還保留鄉村原始風味,沒有電話,也沒有問鈴,所以叫門就要敲門。

  女友問:「會是誰呢?」

  我下床去,開了燈,然後打開門,見到那個服務生小黃,後面還有添旺和志興兩個人。沒等我開口,小黃就說:「胡先生,打擾你們了,我們添旺兄和志興兄來找你們,真不好意思……」

  「什麼好意思、不好意思!」未等小黃說完話,添旺已經扯著粗聲粗氣說:「剛才弄得我沒有面子,是誰不好意思?」他臉紅紅的,說話時噴出很濃的酒精氣味,看來他喝了不少酒。

  志興也開腔說:「小黃,我們自己跟這兩個後生家談,沒你的事了,你回去吧!」小黃聽了,忙向我們點點頭,然後一溜煙就又回去接待處了。

  我們房間裡就多了添旺和志興兩個粗大的男人,添旺手裡還拿了一瓶燒酒,志興卻是色迷迷地看著我女友,她剛才就只是穿著吊帶背心,連乳罩也沒穿,裡面兩個圓鼓鼓的奶子和奶頭凸出的兩點都看得見,難怪這兩個男人一直在看個不停。

  「對不起,兩位大兄。」我先道歉說:「剛才我女友亂發脾氣,得罪了添旺兄,請你們原諒她小孩不懂事。」我想要對付這兩條地頭蛇,一定不能用硬,要奉承他一下。

  「對對對……」志興也想做和解人,對添旺說:「大哥,他們後生家不懂禮貌,你別跟他們嘔氣了。」說完又朝我和女友說:「來,快過來向我大哥敬酒認錯。」

  我女友有點害怕,拿來四個杯子,志興轉過身去倒了四杯酒,一杯遞給我,一杯遞給我女友,他自己和添旺各拿一杯。我先敬了添旺一杯酒,喝了下去,他雖然臉無表情,但好像已經沒剛才那麼生氣。

  接著輪到我女友敬酒,添旺叫她先喝,我女友只好把那大半杯白燒酒喝了下去,她的俏臉立即泛出紅暈,她然後雙手把酒杯送到添旺面前說:「添旺兄,剛才是我錯了,請你喝這杯酒消消氣。」

  添旺開始有了笑容說:「好、好,肯認錯才是好囝仔!」

  看到他沒有生氣,我和女友才稍稍放下心來。

  當我女友把酒遞過去時,添旺把她幼嫩的手腕拉著說:「你就過來陪我喝酒吧?」

  我女友回頭看我一眼,猶豫一下,臉全紅了,酒杯就停在半空中。添旺把她的手腕一拉,把她按坐在他的大腿上,然後就伸出右手摟著她的香肩,左手繼續拉著她的手腕,把她的手和酒杯一起拉到他自己的嘴邊,這樣的姿勢就把我女友抱在懷裡。這一次,我不敢說什麼,女友也不敢掙扎,生怕得罪了這個本地大老爺。

  「來,你也來一杯!」添旺叫我倒酒,然後叫我女友喝。

  「我沒什麼酒量,不能喝太多……」女友沒說完,添旺已經把那半杯酒往我女友的小嘴裡灌進去。媽的,我這可愛的女友竟然給他當作是陪酒女郎!

  「哇塞,你還是大學生咧!」志興好像發現什麼新大陸,原來他看見我剛剛在遠行之前才沖曬出來那六卷相片,裡面都是我女友畢業時戴四方帽在大學裡拍下來的,當然還有今天早上女友在演講廳裡講述她畢業論文的相片。

  添旺說:「原來是剛剛畢業的大學生,未來社會的棟樑嘛!怪不得敢出手打人呢,打我這種沒知識的粗人。」

  我女友忙賠罪說:「對不起,是我不對,亂打人。我以後不敢打人了。」

  添旺嘿嘿笑著說:「真的?我再這樣摸你小屁屁,你都不會打我?」說著他那只粗手已經掃過我女友滑嫩嫩的大腿,往她運動短褲裡伸了進去,就在我面前放肆地摸起她的屁股來。

  「不要嘛,不要這樣嘛……」我女友身體掙扎了幾下,卻讓他的手伸得更進去,「人家已經有男朋友,不能……嗯哼……」我女友忽然說不下去,全身突然一軟,我聽到「滋唧」一聲。干!添旺這傢伙可真色,就在我面前玩弄我女友,應該是手指已挖到了我女友的小穴裡。

  我心裡雖然有點興奮,但這種情形很尷尬,我好歹也要叫他們不要調戲她,於是我站起來,想要把少霞拉開,但站起來的時候,頭腦卻一陣子昏亂。干,我的酒量不是那麼小的,剛才才喝一杯呢!壞了!剛才志興在倒酒時轉過身去,可能在酒裡加了些什麼東西!

  我站不穩,就跌坐在椅子上,雙眼開始矇矓起來。只見添旺的左手已經伸進我女友的運動短褲裡,不停擠弄著,少霞全身扭動著、掙扎著。添旺哈哈大笑,說:「少霞小妹妹,你看你男友已經昏倒了,現在不用裝羞吧!」說完就把她的肩帶向兩邊拉下來,向下一翻,她兩個大奶子就這樣直挺挺地露在兩個貨車司機面前。

  「不要……不要……」我女友忙用手捂著兩個奶子,卻見到添旺的左手在她褲子裡用力搖動,弄得我女友全身發顫,不久又是全身軟綿綿的。志興這時走過來,毫不費力地把她兩手拉開,她那兩個大奶子又是完全露了出來,還發抖晃動著,兩顆小奶頭開始有點泛紅,更顯得誘人。

  「啊……」這時添旺朝她奶子吻上去,大嘴巴就含著她的奶頭,還用牙齒輕輕咬著,我女友平時就最怕我這樣弄她,現在給男人這麼一弄,加上剛才喝了兩三杯燒酒,已經忘了矜持,向後就倒在那老式的飯桌上。

  「哈哈,這個就是女大學生嗎?」志興拿著我女友相片,我雖然看不到,但一定是她畢業照或著演講照。他把照片拿給添旺看,一邊比對著眼前我那已經半裸的女友,兩個淫淫地發笑。

  我女友好像喝的那杯酒也給志興放了一些迷藥,所以不一會兒,她的頭無力地在那飯桌上晃著,連褲子被添旺剝下來也沒有力氣反抗。

  「來,志興,替她拍幾張淫照,不然他們明天去報案就麻煩大了!」添旺說著,自己去脫衣服。

  志興從袋子裡拿出一架相機,干,還是新式小型的自動相機呢!我心裡一陣子麻亂,幹他娘的,把我女友的裸照都拍了,只能任他們威脅了。

  「先拍全身,然後才逐個部位拍特寫照!」添旺一邊說著,一邊脫下自己的褲子,一條又粗又大的雞巴蹦跳出來。

  志興果然像一隻聽話的走狗,先把我女友全身赤條條的樣子拍下來,然後拍她的臉蛋,再拍她的兩個奶子,添旺這時把她兩個奶子托起來,我女友本來奶子已經很大,給他這麼一托,就更誇張地隆起來,被拍進鏡頭裡。

  「不要……求你們……」我女友又低聲悶哼著,她雖然全身無力,但還是知道給別人拍下裸照。但她這種無力的求饒有什麼屁用?添旺已經把她反過身來,給志興拍下她那兩個圓圓嫩嫩的屁股。

  添旺這時把我女友從桌上抱下來,他坐在椅子上,把少霞抱在懷裡,然後把她雙腿抬起來,弄得我女友像只小青蛙那樣,張著兩腿,志興立即在她面前拍了一張照片,我女友羞得低下頭來,讓長髮稍稍遮住她發紅的雙頰。

  志興嘿嘿笑著,躬著身子對添旺說:「把她那小穴剝開拍一張,好不好?」

  添旺哈哈大笑說:「當然好,媽的!大學畢業生又怎麼,還不是被人家剝開小穴干?」說完雙手從我女友大腿下伸過去,按在她的兩片陰唇上,然後向兩邊分開。

  「哦,好羞人……好羞人……不要……」我女友又哀叫起來,但小穴已經給添旺剝開,露出裡面的鮮肉,連那小肉洞都能看見。我在一邊模模糊糊,但看見少霞被這兩個臭男人弄成這樣,雞巴也不禁頂在褲子上,非常難受。

  「唔嗚……」我女友突然發出可憐的聲音,原來添旺把他那粗大的龜頭頂在我女友的小穴口,又給志興拍了一張。

  「怎麼樣,拍了幾張?」添旺問,志興說:「拍了二十多張。」

  「還有十幾張,就連她男友也拍吧!」添旺說:「不然明天他不顧女友羞辱而跑去報案,我們就完蛋了!」

  聽他這麼一說,我嚇得要命,他媽的,連我也拍了照,那我們真的別想要去報案。我已經半昏迷狀態,只知道添旺放下我女友,走過來,把我T恤和短褲脫了下去,然後再把我的內褲也脫了下去,我的雞巴就翹立在空中。干,從來沒給男人脫過褲子,那種滋味真不好受,但這時閃光燈一亮,我赤條條給拍了下來。

  添旺很高興地說:「也讓他曲著腿拍一張吧!」說完把我雙腿抬起來,我變成青蛙了。干,這時候我才體會到女友剛才那種羞辱的感覺,沒試過自己連雞巴帶屁眼都給其他男人這樣看法,還被拍下照片,我以後哪裡都不能去了。

  過了一會兒,添旺說:「還有底片嗎?那再拍幾張羞辱他的照片。」說完把我雙腿抬起來,他整個人都壓了過來,他那大雞巴朝我的屁眼直攻過來,嚇得我全身出了冷汗。「呃……」我全身都緊張起來,幸好他只是用龜頭頂在我的屁眼前拍下一張照片,幾乎嚇死我,以為他連我都想雞姦呢!

  但我剛鬆了一口氣,添旺那傢伙就站起來,把雞巴拿到我嘴邊來。媽呀,別再弄我好不好?我只喜歡凌辱女友而已,不喜歡凌辱自己嘛!我慌張地把頭轉過去,添旺竟然嘿嘿大笑說:「干,他還有知覺呢,快給我拍他一張。」說完把我的頭硬轉過來,把我的鼻子捏著,我忍不住張開了嘴巴,他就把大龜頭弄進我嘴裡。哇呀,好噁心,卻被拍了下來。

  我這時已經昏了過去,不知道他們再怎麼處置我們這對可憐的男女朋友。

  過了良久,我才再甦醒過來,我仍然是坐在椅子上,耳朵已經聽到女友發出那種熟悉的令人蝕骨醉人的呻吟聲,我緩緩睜開雙眼,看見我那女友已經被添旺弄上床,全身脫得光光的,給他壓在床上狂干。

  少霞好像也是醒來的,她已經能再發出哀求聲:「我……我不敢了……以後都不敢了……不敢再亂打人……求求你……放過我吧……我受不了……」

  我女友邊發出可憐的哀求聲,邊仰躺在床上,兩腿給添旺分開,用那粗大可怕的雞巴狠狠地插著她的小穴。我女友就像一個戰敗國,她那珍貴的海港完全沒有防備地任由敵人進攻,飛機大炮航空母艦隨便攻了進來,雞巴每一下插進去,都把她的淫水擠了出來,流在蓆子上。

  這時志興也脫光光走來,他站在我女友頭這邊,一手把我女友兩條小手臂握在手裡,一手就在她的大奶子上使勁搓捏,像在搓麵粉那樣把她酥軟的奶子捏得變形。

  添旺一邊幹著我女友,一邊對志興說:「干她娘的,真是個騷貨,想不到女大學生還真好干呢!」

  志興嘿嘿淫笑說:「對對對,如果她戴著四方帽來給我們干就更爽!」頓一下又說:「對不起,老大,我先用一用她的嘴巴!」

  添旺點點頭,志興把我女友的頭抱起來,她忙要躲開,卻給他握著下巴,躲不過去,他那肥肥的雞巴就塞進我女友的嘴巴裡。

  媽的,真想不到我女友竟然在這種鄉下的地方被兩個男人一起玩弄,還要同時上下兩個「口」都被塞進大雞巴!

  我這時看得快要噴鼻血,看著自己心愛的女友被兩個粗大的司機凌辱,心裡卻泛起一陣陣莫名的興奮。說實在的,那種感覺實在太使人震盪心靈,明明今天早上女友還好端端地站在大學演講台上有條不紊地講著論文,現在才過了十幾小時的晚上,卻被兩個沒有知識的粗野司機抱在床上淫辱。我興奮得雞巴又在空氣中脹大起來,當然添旺和志興正瘋狂地姦淫我女友,根本沒看見我這裡的情形。

  可能是我興奮過度吧,頭裡又一陣子迷亂,又昏了過去。

  等我再次醒來,已經是清晨時候,添旺他們兩個已經不在我們房間裡,我赤條條坐在椅子上,我女友赤條條躺在床上。我掙扎站起來,走過去看她,只見她的小穴裡、嘴巴裡都流出精液來,連奶子上、小肚皮上、長長秀髮上也都沾著腥臭的精液,昨晚的「戰事」一定很激烈,竟然把我可愛的女友凌辱得這樣不堪入眼!

  第二天,添旺他們兩個和我們一起在飯廳裡吃早餐,添旺還故意把手搭在我女友的肩上,可能是想報復我們昨晚不給他面子的事情。昨晚我女友已經被他們剝得精光,弄到床上去淫弄,現在搭肩這種「小事」,我女友也就沒拒絕他,而且我們被他們拍下淫照,只能任他們魚肉。

  添旺還問我們要去哪裡?我老老實實回答他,他拍一下大腿笑著說:「太巧了,我們也剛好運貨經過那裡!」

  志興也說:「那太好了,他們就跟我們的貨車一起去。」

  我女友忙搖手說:「不用了,我們自己搭車就行……」她話還沒說完,添旺已經瞪大眼睛看著她,害她不敢再說下去。

  結果我們就跟了他們的貨車,不過各位網友別以為我們是坐同一輛貨車,而是我女友跟添旺的車先走,我跟志興的車在後頭。這樣的安排倒是嚇得我一身冷汗,看不好,女友真的會給人家拐走呢!

  他們的貨車就由一個小鎮到另一個小鎮,把一些城市的物品御了,又裝上一些農產品。十幾二十輛貨車就像一條蛇那樣向前開行著,揚起很多塵土。

  我跟志興的車中午來到一個城鎮時,我緊張地問他說:「為什麼添旺兄他們繼續往前走呢?」我心裡很擔心女友一個人跟著添旺這個色狼在前面走,這時我才覺得凌辱女友太過份時,就很不好,好歹少霞這麼美美的女友是自己心愛的,說不定以後還要白髮偕老呢!

  志興沒所謂地說:「我們七輛車在這金X村停,他們那十幾輛會再往前一點那個怡X鎮。過了怡X鎮之後,我們這些貨車又會走在一起了,別擔心吧!」雖然他說別擔心,我卻是很擔心,他們卻在這金X村停留了一個多小時,還吃了午飯。

  幸好志興沒有騙我,他的貨車過了怡X鎮之後不久,就可以看見我們前面的貨車揚起塵土,我仔細看看車牌,果然添旺的車子也在前面,我這才放心下來。

  好不容易到黃昏時候,貨車才經過我女友的家鄉,添旺和志興也守承諾,在這裡放下我們,他們繼續往前面比較大一些的市鎮開去。

  我和女友這時像久別重逢那樣在路邊互相擁抱著,良久才停下來,然後沿著鄉間小路走向她祖母的家。

  我女友低著頭,不作聲。很久,我才問她:「添旺他有沒有再弄你?」

  女友臉紅紅地點點頭。

  「幾次?」

  「一、兩次。」

  我看女友她有點膽怯,她是個小女人,平時就有點怕我。我聽她說今天又給添旺姦淫過,我的雞巴已經不期然地脹大起來,我心想要怎麼樣才能讓她把事情講出來。

  於是我裝得有點生氣說:「說話怎麼含含糊糊?什麼一、兩次?一次就是一次,兩次就是兩次!你還想隱瞞我嗎?」

  女友看我一眼,輕聲說:「有的一次,有的兩次嘛!你不要發脾氣嘛!」

  我還咄咄逼人說:「什麼叫有的一次,有的兩次?」這時我才聽出她話裡的意思,問道:「什麼?你的意思是不止添旺一個人嗎?」

  女友又點點頭說:「添旺他還有幾個貨車朋友嘛。」聽女友這麼一說,我頓時腦袋有點發昏,自己心愛的女友這一程來竟然被好幾個男人淫弄過。最氣人的還是我沒有看見過程!

  女友見我生氣,繼續說:「是他們強迫我的。他們停在怡X鎮時,一吃完午飯,添旺他們幾個就把我拉到了一個貨倉邊,我一個人也沒辦法,你又不在我身邊,我又怕他們會對我動粗,所以就讓他們……」

  我聽得雞巴直翹,心裡想著女友怎麼在貨倉旁邊被幾個男人輪姦,有的還干她兩炮,真是豈有此理!女友還怨怨地說:「他們一邊糟蹋我,一邊還拍很多照片,還把你替我拍的一些畢業照也拿走……」

  什麼!我這可愛的少霞被這些貨車司機輪姦,又被他們拍下淫照?干,弄成這樣,我女友那一點不像那種任由男人淫辱的援交女生?只不過是免費而已,天啊,什麼時候我心愛的女友竟然變成免費的妓女,任由男人騎著幹著?

  各位色友,這是我和女友這次畢業回鄉時發生的事情,你們看過之後還會隨便相信汽車旅館嗎?尤其是偏僻的汽車旅館。還有一點,即使去了汽車旅館,也不要隨便得罪別人,要不然,跟你一起去的女生就會遭殃,弄得不好,到時你只能眼巴巴看著女友、姐姐、妹妹,什麼連媽媽被這些色魔姦淫了,一點辦法都沒有,千萬要小心。

  我回來之後,本來都不想講這次回鄉旅行的事情,偏偏爸爸在我袋子裡撿到印有「X馨園汽車旅館」的火柴盒。他竟然興致勃勃對我說:「你和少霞這次住X馨園嗎?真羨慕你們年輕人。我也很喜歡住汽車旅館,什麼時候我們一家人一起去旅行,你把少霞帶來,小思把他男友也一起帶來,我們六個一起去住住汽車旅館,肯定很好玩的!」

  什麼?不要跟我開玩笑了,爸爸!如果再碰到添旺和志興那兩個壞蛋司機,弄幾杯加迷藥的酒給我們一家人喝,後果可不堪設想咧!媽媽四十多歲,風韻猶存,再被壞蛋拖去調戲淫弄,恐怕她也受不了吧!妹妹小思和女友少霞一個不小心,也被那些壞蛋司機拖去施暴輪姦,還給人家拍下淫照來要脅她們,我們一家豈不真的變成了免費的援交之家?到時候那些貨車司機不爽死才怪,還要每個月來我們家裡享受享受,爸爸,那時你和我都戴綠帽做烏龜了。

  哎∼∼別想太多了,我女友剛畢業這段時間發生很多艷事,我興奮得有點受不了,希望有空再整理一下,寫出來給各位爽爽!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