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13章 妹妹的情人


  去年暑假的一天,我在一個大型商場裡閒逛,突然見到我妹妹小思的背影,身邊還有個健碩的男士,手搭在她的肩上,兩個人親暱地在看著一些影音產品,咦,莫非這就是妹妹的真命天子?

  妹妹有我媽媽的遺傳因子,所以生得算是相當漂亮,在中學的時候就聽聞有不少同學在追求她,到進大學之後就有個聽說很要好的男朋友,只是她不肯帶來跟家人見面,怕爸爸媽媽會罵她年紀太小就開始談戀愛。其實不算早了,現在還有哪個大學生沒談過戀愛的?

  既然妹妹不想給我們知道,我作為大哥,還是不要去打擾他們,於是我側側身想走開,突然看到她男友的側臉,不禁叫出來:「阿彪!」

  他們聽見就轉過身來,妹妹的男友忙跟我打招呼:「非哥!這麼巧?」

  「哥哥!」妹妹有點吃驚對他男友阿彪說:「原來你認識我哥哥?」

  世界就是這樣真是他媽的小,真想不到妹妹的男友會是阿彪!這個阿彪我早就認識,他是我以前大學宿舍室友PAUL的學弟。各位色友還記得誰是阿PAUL嗎?就是那個萬聖節帶我去「×泉地庫酒吧」那個識途老馬。

  大學都知道大學裡面有個相熟的學長,做起事來就會事半功倍,比如找PASSPAPER(以前的考卷)或是借個功課來抄抄都會方便很多。阿彪當然懂得這種規舉,他知道阿PAUL這個人很好色,所以總是會帶些特別的禮物來我們宿舍討好他,好像日本色情漫畫,禁版地下VCD等等。因為他經常來我們宿舍,所以我也和他熟絡起來。

  真想不到這傢伙竟然會成為我妹妹的男友,到底妹妹的選擇會不會有錯呢?這傢伙家境不錯,聽說他家住在市郊一座三層高的獨立洋房(還不算是別墅),他的外貌還算是英偉,讀書也不錯,還是個學生會幹事,怪不得我妹妹和他才墮入愛河半年,就對他死心踏地,看來已經到了「非君不嫁」的地步。但我覺得他和我妹妹不相稱,他是那種高大健碩型,我妹妹卻是嬌小玲瓏型,有點像朱茵那樣,被他的粗臂搭在她的肩上更形嬌小。還有,最最最令我擔心的是,阿彪和阿PAUL一樣,不僅好色,而且經常拈花惹草,不乏有女生喜歡他,妹妹要綁住他可不是那麼容易呢!

  話要說回來,阿彪這個人倒很滑頭,懂得討好別人。自從那次在商場和我見面之後,就「非哥」前「非哥」後叫得很是親切恭敬,還說:「我早就應該想到小思是你的妹妹,有個這麼俊朗的哥哥才會有這麼標緻的妹妹嘛!」果然是一石二鳥,一句話裡又稱讚我妹妹、又抬舉我,我明知他只是謬讚的口吻,但心裡也有三分歡喜,於是我和他就更熟絡更親近了。但他那種好色的性格一點也沒有改變。

  有一天在大學裡,我和女友走向學生餐廳時碰見阿彪,他遠遠就跟我們打招呼:「非哥!少霞姊!」

  我女友和他打完了招呼之後,對我說:「非,你替我買客炒米粉,我去找座位。」她很善解人意,讓我和阿彪繼續談話。

  阿彪盯著我女友的背影,那天她有運動課,穿著清爽的黃色T恤和白色運動短褲,可能是布料太薄或者出汗的緣故,她裡面乳罩帶子和內褲的輪廓都能若隱若現地看見,加上她的腰很纖細,走路的時候把圓屁股稍稍擺動,他看得吞了幾次口水,看來他已經垂涎三尺了。

  他說:「非哥,你真行,你女友身裁可真是玲瓏浮凸呢!」他一見美色就很自然輕佻起來,我已經見慣不怪了,而且我也不介意女友被人家這麼評論。

  我只是對他說:「我妹妹也不錯嘛,別總是覺得別人的女友比較好!」阿彪只是嘿嘿奸笑,繼續看著我女友美好的背影。

  吃完午飯,我女友見阿彪還是吊兒郎當,就問他說:「你不去找小思?」

  阿彪抓抓頭說:「她今天下午有實驗課呢!」我妹妹讀心理學,一星期有兩個下午要上實驗課。

  他有點發呆地看著我女友,特別是她那T恤上因為天氣熱而解開的鈕扣,過了一會兒,他才突然說:「我們三個下午都沒課,去打保齡球好嗎?」

  我說:「保齡球場不是那麼容易預訂,你有辦法嗎?」

  他神氣地說:「別忘了我是學生會幹事!」

  果然給阿彪這個小滑頭拿到保齡球場最後一條線,阿剛打得最好,最差當然是我女友,她把球一扔,「蓬,咕碌咕碌咕碌……」保齡球在木板滾道上滑了不到一米就掉進溝裡面去,幾局下來也只有十幾分,我真不忍悴睹。

  阿彪站在她左前側,我女友每次打一局,他都會大叫:「嘩,好球!……有進步嘛。」

  我走到他身邊,悄悄說:「少霞打得這麼差,你還大叫好球,好像有點諷刺她呢!」

  他嘿嘿地悄聲對我說:「凡事不同角度都有不同的看法,你從我這個角度看看。」然後對我女友大聲叫道:「別氣餒,開始有進度嘛。」

  我女友對我們這邊笑笑,開始彎下腰準備扔球。我這時才發覺,原來女友穿的T恤領口鈕扣大開,她彎下腰準備扔球這個姿勢,正好把T恤寬敞開來,兩個白嫩嫩的乳房形成一個很深的乳溝,全映進我們眼底。

  女友把球扔出去,一個扭腰的動作把她兩個大大雪白的乳房晃動起來,雖然裡面有個胸罩,但她這樣彎身姿勢,簡直是毫不遮掩,差一點連奶頭都看得見!我的鼻血好像快要從鼻孔裡噴出來。

  我耳邊又傳來阿彪的喝采聲:「好球!」然後他貼在我耳邊說:「好球的意思是好一對奶球!」干,我這個小妹夫也真他媽的夠色,原來他一直在叫的好球是這個意思。

  我悄聲警告他說:「你可別胡來,我們以後可能還會做親戚呢!」

  阿彪繼續他那種嘻皮笑臉的性格對我說:「那我們可以親上加親嘛!」

  我女友這局只拿下兩分,女友嘴起小嘴對阿彪說:「你還在喝倒采?我不打了!」

  阿彪笑笑說:「我來教你吧!」他搖身變成我女友的教練,堂堂正正用手去校正她的姿勢。

  「來,腿再稍微彎前一點。」他的手放在她的腿彎上,然後輕輕摸過她那誘人的秀腿,還在上面捏了一下說:「少霞姊,你要多做些運動,你看你的大腿肉不夠結實!」真他媽的,我女友的大腿一直是這麼細嫩的,那裡會像男人會脹起一塊大肌肉呢?

  「屁股別這麼翹,低一點。」他還沒調校好我女友的角度,他的手朝她白色運動短褲掃下去,在她圓圓屁股上按了幾下。我想他那手掌爽死了,能在她那富有彈性的屁股上按摸。

  他還站在她前面說:「胸部伏低一些,哦,頭要翹高,再翹高一些。」他的手把我女友的下巴輕輕托起來。干,站在他那個角度正好從我女友的那沒扣鈕扣的領口看進去,什麼都看光了!

  我女友也覺得他有點過火,正想說他一句,但他立即發出命令:「好,這樣子對準就用力扔出去!」說也奇怪,竟然真的給我女友打中八分,她忘記剛才阿彪那種色迷迷的樣子,高興得跳了起來,兩個乳房更是他面前抖個不停,阿彪幾乎看呆了,我也看到他褲子裡隆起一個小帳蓬。

  我們離開保齡球場之後,阿彪拍拍我的肩說:「非哥,這個週末你有什麼節目?我爸爸媽媽週末不在家,不如你和少霞姊一起來我家玩玩好嗎?小思也會來的。」反正這個週末也真的沒什麼地方好去,我看看女友,她也點點頭說:「去玩玩也好。」

  週末,我們一行四人一起去到阿彪那市郊獨立洋房的家裡,果然很漂亮,一樓是停車位、大廳和廚房,二樓是阿彪的房子和一間客房,三樓是他爸爸媽媽的套房。阿彪去整理一下客房給我和女友住,留下我妹妹在客廳招呼我們。我妹妹已經不是第一次去阿彪的家裡,所以她變成半個主人的樣子,到廚房沏茶給我們喝。

  我女友笑她說:「看來小思就快要成為羅太太(阿彪姓羅)了!」

  妹妹臉全紅了,笑著說回我女友:「嫂嫂,你真會笑人呢,你什麼時候要來我家做胡太太呢?」

  我女友和妹妹的感情不錯,她們有時也會一起逛街、去書店打書釘,自從妹妹進大學之後,她們見面的時間也多了,感情就更好,一見面就會「吱吱喳喳」說個不停,我插不上嘴,於是走去二樓看看阿彪他家豪華的屋子。

  「不錯吧?」阿彪已經整理好客房,走出來對我說。

  我走進去,對我來說,這種客房當然是相當不錯,裝修很像酒店的房間,除了有張KING-SIZE的大床之外,還有簡單的梳妝桌、衣櫃,還有個露台呢。我點點點頭,有點羨慕說:「有錢人的屋子就是特別不同!」

  阿彪拍拍我的肩說:「別這樣說我,你看這是最特別的。」他指指那衣櫃,櫃門鑲上全片鏡子,當櫃門關上時,就變成一張全身落地大鏡子,而且正對著那張大床,他露出色淫淫的笑意說:「這面鏡子今晚一定替你和少霞姊增加不少樂趣!」

  阿彪說得沒錯,鏡子確實會增不少造愛的樂趣,我和女友如果住酒店時,也會在大鏡子前做愛,一邊享受著肉體的樂趣,一邊看著鏡子裡兩條肉蟲在纏綿,簡直是雙重享受。我想有不少色友會有相同的感覺。

  我也去看看阿彪的房子,他房子的擺設方式和客房差不多,只是面積大些,但有不少雜物,所以空間也不顯得很大,當然也有個大鏡子衣櫃。我也笑他說:「你也和我妹妹有不少樂趣吧?」他對我眨眨眼說:「你明白就是了。」

  那晚我們在阿彪家旁的私人會所吃了晚飯,相當高級,吃完當然由他付帳。當他在結帳時,妹妹笑著說:「彪,你慢慢結帳,我們先回去!」

  阿彪對她嘻笑道:「有本事你就躲起來,我這次進門十分鐘就會找到你!」

  妹妹叫我和女友快快跟她回去,我們還不知道他們玩什麼遊戲,原來她和阿彪童心未泯,喜歡玩捉迷藏。哈哈,這有什麼好玩的?妹妹和阿彪兩個還真像小孩,不過也說明他們平時還很有情趣呢!

  妹妹開門讓我們進去,原來她有阿彪家裡的鑰匙,可見阿彪和她的關係已經很深了。她一進門就拉著我女友向三樓跑去,說有個很好的躲藏地方,還回頭對我說:「哥哥,不准你告訴阿彪!」

  我才沒氣跟他們玩這種幼稚的遊戲,我走到那間客房裡,把從背包行李袋把今晚要用的睡衣褲內衣褲拿出來放在床上,我看見女友把那件我送給她的半透明絲質睡裙帶來,就知道今晚又可以和女友纏綿一番。

  我突然想起妹妹沒有帶什麼行李來,莫非她的睡衣褲內衣褲已經放在阿彪這裡?雖然妹妹不想給家人知道,但我總想知道一下她到底和阿彪已經到達什麼程度的關係。我見阿彪還沒回來,而妹妹和我女友又跑去躲起來,於是就偷偷進去阿彪的房子裡看看。

  情侶的深入關係其實有些指標(好像化學裡的INDICATOR)。

  指標一:有沒有女朋友的照片,照片放在哪裡?呵呵,我看到阿彪和妹妹的合照是8R那種大相,放在床頭櫃上。

  指標二:衣櫃裡有沒有女朋友的私人衣物,比如內衣內褲之類。我把阿彪的衣櫃打開一看,果然是有,當然我不能確定是我妹妹或者其他女生的。

  指標三:有沒有保險套?我一打開阿彪的床頭櫃抽屜,果然有不少,不過正正經經的不多,反而是一些稀奇古怪的保險套,好像是果子味的、發螢光的、奇形怪狀的倒是不少。

  各位網友不妨用這些指標看看你們和女友的關係是不是已經算是很深入的。

  還有一個指標:有沒有密藏的照片,比如是一些女友的性感照之類?我知道這個指標不容易找,所以隨便四周看看。相片沒找到,我卻看到阿彪那部電腦屏幕的影像輸入線從電腦分叉出去,插在牆上的一個插座上,是電視插座嗎?我於是開啟那部電腦屏幕,咦,真奇怪,沒有開電腦也會有影像呢,影像似乎呆呆地播放一個房子的情形,我再一看,啊!那角度剛對準一張床,床上還有一些睡衣褲,天啊!那些睡衣褲就是我剛才從行李袋拿出來的,那就是說,阿彪有個閉路電視在偷窺那客房的情形。

  我立即回客房裡,果然找到衣櫃上有個小暗格,還有一個小孔,剛好對準那張KING-SIZE大床,如果我們真的對著大鏡做愛,那麼就會像正對著那個閉路電視表演。干!這個阿彪,竟然想偷看我和女友,還叫我們今晚玩開心一些。不過從那個安裝情況來看,那閉路電視並不是專門為了偷看我們,因為已經是固定在那裡,來住過客房的人都給這小子偷看過呢!

  我知道了這個秘密之後,心裡就特別興奮,總想早點去睡。阿彪回來後,果然只用九分鐘就找到我妹妹,然後我們玩鋤大2打鼻子的遊戲,我心不在焉輸了好幾次,而阿彪也可能想早點回房偷看,所以我們那晚沒到十一點就開始準備睡覺。阿彪和我妹妹就去三樓他爸爸媽媽的鴛鴦浴池去洗澡,我和女友就在二樓浴室裡洗澡,然後各自回房。

  「你是不是喜歡我穿這件睡裙?」女友對我說,露出很可愛很嬌柔的笑容。她穿著那件半透明絲質的睡裙,裡面沒穿上乳罩,兩個圓圓大大的乳房把那輕柔的睡裙胸口支撐起來,所以我能看到她整個奶子的輪廓,還能若隱若現地看到她兩顆乳房的蒙影。

  我坐在床上,吞吞口水,還說話都有點吃力:「對對對……我就是喜歡你這樣穿,很好看嘛。」

  女友慢慢向我走過來,我的心開始撲通撲通跳著:女友這麼性感,不只是給我看呢,還給阿彪這個小色狼看呢!雖然我想他現在可能不再立即偷看,因為我妹妹也在場呢,但會錄影起來,然後有空的時候才偷偷看。

  女友聽我讚她,嘻嘻嘻撲在床上說:「哇,好大的床呢!我們今晚可以從這邊做到那一邊去。」說完把床頭燈關掉。

  我又把床頭燈再打開,而且調校到最亮,說:「霞,我們別浪費這面大鏡子嘛。」

  女友羞紅著臉把身子轉過去說:「人家才不要這樣,看到自己很害羞嘛!」

  說是這樣說,她也是順從我的意思,繼續讓燈光照亮著大床,我心裡狂樂:這樣我女友等一下豈不完完全全暴露給阿彪看?我興奮不已,撲到女友嬌柔的身上,開始親吻著她的小嘴,女友閉起眼睛,張開嘴巴,讓我的舌頭鑽進她嘴裡,卷弄她的小舌頭,親得她咂咂有聲。

  我的手也沒空閒著,當然是從那件似有若無的輕薄睡裙上撫摸她的兩個大奶子,啊,好柔軟,雖然已經是摸過很多次,但仍然使我兩個手掌酥酥麻麻,那種感覺使我對她如癡如醉。我的手掌輕輕來來回回地在她乳房上滑摸著,使她兩顆小乳頭脹挺了起來,從睡裙裡凸起來,輕刮著我的手掌,女友不禁「哎嗯」輕歎一聲,把胸脯挺起來,迎合著我的愛撫。

  我的手慢慢摸下去,從她短短的睡裙下擺伸進去,摸她的小內褲,也是絲質的,滑不留手,我的手從她兩腿之間插進去,摸她大腿內側的嫩肉,她最初夾得緊緊,但我伸出大拇指,扣進她內褲胯間的部位,尋找小小的凹位就按弄進去,女友輕輕「啊」一聲,兩腿自然地放鬆,讓我的手指可以自由地摩擦她內褲胯間那個凹進去的部位,女友根本經不起我的調情,沒幾下我就感到她內褲那部位已經濕了。

  我看看那面大鏡,女友的睡裙已經給我翻起來,她背對著鏡子,我就能看到她從睡裙外露的小內褲,被我撫弄下,那件小內褲已經滑下一大半,兩個圓圓滑滑的屁股露出來,連屁股溝也能清楚看見。我又想起阿彪那個閉路電視,他看到的情形和我在鏡子裡看到的是一樣吧?干,你要看就給你看個夠!想到這裡,我把女友的小內褲往下一拉,她兩個嫩白富有彈性的屁股全顯在那面大鏡子裡,我還要在她屁股上摸了又摸,捏了又捏,干他媽的,他肯定會看得噴出鼻血!

  「你脫人家的褲子,你自己卻不脫,不公平嘛!」女友推著我,叫我要脫褲子。

  我心裡有點報復的想法,阿彪,干你媽媽的,你既然想偷看我女友,我也把雞巴給你看看,讓你噁心一下也好!我就對著鏡子,脫下自己的褲子,把大雞巴挺出來,我的雞巴按東方人來說算是挺大的,這裡已經興奮得直立起來,差不多挺成90度直角,我知道那閉路電視鏡頭的方向,就對準那方向撫弄一下自己的雞巴,還要把包皮套弄幾下,然後才把保險套戴上去,嘿嘿!阿彪日後在看錄影時,看到我這一幕,夠他噁心吧!

  我回過身又再次把女友壓在床上,她也很配合地抱著我,知道我開始要和她打起真仗來。我又看看鏡子,鏡子裡只看到自己赤條條兩條毛毛的大腿和不是很好看的屁股,而女友的風光給自己遮住了,這樣子就不能把女友美妙身裁暴露出來。

  我說:「霞,給你做主動吧!」說完後把她身體反轉過來,讓她伏在我的身上。

  「又要人家主動,好羞人嘛。」女友嘟起小嘴,但還是很興奮,讓我把她推坐在我的身上,這樣子她整個身子都照在鏡子裡。

  我伸手在她胸脯上撫摸,還一邊說:「你看看鏡子吧!」

  女友看向鏡子,看到自己大胸脯正給我撫來搓去,羞得臉紅紅的說:「非,你就是愛這樣,弄得人家很淫蕩那樣。」

  我說:「我就是喜歡你淫蕩嘛,我希望以後的妻子能夠在外能溫柔賢淑,在床上能夠放蕩淫賤。你看著,像這樣。」我說完就把她睡裙的肩帶向兩邊拉開,睡裙滑了下來,她兩個又圓又大的奶子抖露了出來,我還故意挺動自己的腰,使她那兩個圓嫩奶子一顫一抖,煞是好看,然後我的雙手就撫摸上去,把她兩個嫩奶子擰得扭來捏去,我還故意從旁邊摸捏她的奶子,使她的兩個乳頭完全沒有遮掩地露在鏡子裡。

  「你好壞呀,把人家弄得很淫蕩啊……」女友嬌嗔著,我就把她的纖腰放好位置,讓她的私處正好在我的大雞巴上摩擦著,她的小穴嫩唇給我雞巴上的硬毛摩擦幾下,已經忍不住呻吟起來,我更是感到她小穴已經水汪汪的。

  女友張著小嘴巴,「呵嗯呵嗯」嬌喘著,她的身子都支持不下去,開始要軟下來,說:「非,我要你插進來了。」說完挺一挺身子,我把脹得硬梆梆的大雞巴對準她的小穴,然後她就坐了下來。

  「啊……」女友叫著,不敢一下子坐下來,停一下,又再坐下一點點,但又「啊」了一聲,女生那種又要主動但又不敢一下子被人插進的矛盾行為,實在很好笑又很惹人喜歡。

  我雙手放在她小蠻腰上,等她要坐下一點點時,突然硬把她身子往下拉,她啊噢一聲嬌啼,整個人一下子坐在我的雞巴上,大雞巴自然重重深深地插在她小穴裡,使她的嘴巴張得很大,很久不能合起來。

  我不放過她,開始挺動著腰,雖然給她坐在身上,但她身裁曲條,所以我還是能夠挺動著腰,把雞巴一下又一下深深地插在她小穴裡,倒是她受不住,要稍往上躲避我的攻擊,使我的肉棍沒有突破她的子宮。

  我覺得這樣不能滿足,就主動站起來,把她反轉,讓她像小母狗那樣趴在床上,我把她的睡裙也脫掉,然後從她身後干進她小穴裡。女友「嗯呵嗯呵」地呻吟著,胸前兩個大奶子在沒有支撐的情況下晃來晃去,我看到那大鏡裡的情形,想像著在女友身後是另一個男人,把她奸得死去活來,越是這樣想越是興奮,於是更狠勁地操著女友的小穴,把她小穴插得淫水唧唧響。

  在鏡子裡雖然女友的淫蕩樣子都出來了,但她的小穴給我遮住,那麼阿彪在錄影裡就不能看到。大家都知道我有凌辱女友的心態,所以要想個辦法讓阿彪也看到我女友的淫穴!

  我於是把她女友抱坐在床邊,正對著那面鏡子,使她背部貼在我身上,正面向著那鏡子,也自然會面向那偷窺的閉路電視。我把她兩腿抱起來,然後向兩邊分開,這樣女友兩腿之間的小穴全暴露在鏡子裡,暗紅的肉縫都能看見,使我更是興奮,從後面把雞巴插進她的小穴裡,干,我也是第一次這樣看到自己的雞巴插在女友的小穴裡,阿彪如果看到也夠刺激吧!

  女友低叫道:「非,你把我弄得像一隻發春的母狗,我不要這麼淫蕩。」

  我咬咬牙說:「少霞,你本來就這麼淫賤的。」故意刺激她。

  她果然中計,扭著腰說:「你說人家淫賤,我不依。」說著像要掙扎那樣,但越是掙扎小穴越是深深給我插幹著,那情形更是淫靡。我挺著雞巴上下上下直插她的小穴,把她幹得有點迷糊了,她也不停的擺動屁股配合我,我就在大鏡裡看到自己的雞巴在她小穴裡又進又出,把她陰唇都反了出來,還把她汩汩的淫水帶出來,直流在她和我的大腿上。

  我們就這樣幹上差不多二十分鐘,才鳴金收兵,高潮時女友的陰道裡不停收縮像要把我的精液全部都擠出來那樣,而我也在保險套裡噴射出濃濃的精液,抽出來的時候才看到一大包,這次看來又破紀錄了。

  女友也可能在鏡子裡看到自己做愛的情形,太興奮、太放狂了,所以完事之後累得不能動彈,軟趴趴伏在床上不能動,不久竟然睡去。我關上燈,本來也很累,但做完愛之後,滿身熱騰騰,一直舒緩不下,於是穿上衣服,想到露台上吹吹風。

  露台的涼風的確很爽。客房和阿彪房間的露台其實是相連的,我聽到他們房裡傳來微弱的聲音,但以我的聰明才智,很快知道這是男女親熱的聲音,他們沒有關上那露台的門,只拉上窗簾,所以聲音會透出來。干!我和女友都干了半個多小時,他們竟然還比我強,到現在還在做愛?

  我又好色又好奇,但心裡又有矛盾,好歹那是自己的妹妹和她男友的事,偷看不太好吧,有點亂倫的味道吧?但又想:我只是偷聽一下,不算什麼。於是我輕輕走到他們布簾邊偷聽。

  裡面傳來令人興奮的喘息和呻吟聲,隱約還有說話聲。

  阿彪的聲音:「……真想不到你哥哥還真厲害,把少霞姊幹成這樣……」

  什麼!阿彪和我妹妹竟然一起用閉路電視偷看我和女友做愛!我的心狂跳,想起剛才讓女友坐在自己身上,然後把她睡衣剝下,然後毫無掩飾把她的大奶子捏給人家看,還有把女友弄得像一隻小母狗那樣趴在床上晃著奶子,最後還抱著女友,把她的騷穴完完全全張開給阿彪他們看,我的臉火燙燙的燒著。

  阿彪的聲音:「……我們也學他們的姿勢……來吧……」

  小思的聲音:「不要這樣,好羞人的……噢……彪……你的爛鳥很大呀……不要插太深……啊……」

  阿彪的聲音:「怎麼樣,比你哥哥的爛鳥還要大吧!」

  小思的聲音:「嗯,但不要說了,我會想起我哥哥的爛鳥,羞死人了!」

  幹幹干!我剛才故意在大鏡前晃動套弄自己的雞巴,本來是要氣一氣阿彪,讓他噁心一下,現在連我妹妹也看到了!真是……豈有此理,我心裡有點氣憤,我和女友所有隱私都給他們看過,我偷看看他們也不算過份吧?

  於是我悄悄拉開布簾,還怕給他們發覺,原來他們已經在被子裡專心苦戰,加上把床頭的燈亮著,根本不知道我從露台那裡偷看,我於是大起膽子,整個人鑽進布簾,偷偷進了他們的房間裡,躲在桌子後面,近距離看個清楚。

  被子裡兩人翻騰著,我妹妹小思已經「嗯嗯呵呵」地急喘著,阿彪伏在她身上用力壓著。

  「來,我們也來個小狗式。」阿彪移個身位,把小思拉起來:「這樣我們也可以學你哥哥嫂嫂那樣對著鏡子做愛。」

  我妹妹似乎不太願意,但還是給他拉上來,反伏用手支撐在床上,阿彪從後面伏在她身上,他身上還披著被子,我在他們背後,看不見他們的動作,但那大鏡子卻把他們暴露出來:只見我妹妹趴在床上,胸脯的兩個乳房晃動著,她的乳房比我女友小一些,但這個姿勢,就算是A杯的乳房也會有晃動的效果,更何況她的奶子還不小呢。我一直當妹妹是個小妹妹,所以以為她是小小的,原來比我想像中大得多,這個妹妹不小了!

  鏡子裡阿彪粗大的手掌在我妹妹的乳房上摸捏上去,不停來回搓弄著,腰部一挺一挺,從後面擠壓著她嬌小的身軀。

  突然阿彪想集中精力抽插小思,於是跪直起來,這樣他身上的被子就溜下來了,兩個人就赤條條地暴露在我眼前,任何人看到這種情形,都會把世間的枷鎖全拋開,所以我興奮地看著他們,忘記那個漂亮的女生是我的親妹妹小思。

  阿彪從後面緊著屁股抽動著他的粗腰,一下又一下擠向小思,她被幹得有點忘形,像我女友那樣,變成一隻淫蕩的小母狗,晃動著大奶子,搖著圓圓的屁股讓她男友從後面干進去。他們想也想不到會有人在偷看,這算是報應吧!

  阿彪看著大鏡子,也和我一樣很興奮,很滑暢抽插著我妹妹,享受肉體和肉眼的快感,我想他會和我一樣感到一陣又一陣的感官快樂。

  不久,阿彪慢慢把女友抱坐起來,讓她面對著鏡子,繼續從下面攻擊著她,喘著粗氣說:「來,小思,把你變成淫蕩的小青蛙吧!」說完,突然把她雙腿打開,果然把她弄得像只小青蛙。我第一次看到妹妹的小穴這開張開著,被一根粗大的雞巴抽插著,心裡那種感覺很奇怪(我不好意思說是興奮,那是妹妹啊)。

  「好羞人……你怎麼要這樣弄我……」小思扭著腰,但卻口是心非地用屁股迎合著阿彪的雞巴,阿彪見她這麼可憐樣子,更是興奮地奮力干插個不停。

  不久妹妹好像到了高潮,她張大嘴巴,「嗯哧嗯哧」急喘著,雙眼失神,兩手緊緊地伸到背後抱捏著阿彪的手臂,使她那兩個奶子挺得更大,阿彪也達到美感的高峰,加速抽動著雞巴,一陣暴烈的衝刺之後,兩個人都崩潰了,一起倒回在床上,阿彪脹紅著臉把雞巴從我妹妹的小穴拔出來,「滋嗤滋嗤滋嗤……」噴射在她白嫩嫩的身上,不少噴在她的乳房上,阿彪還故意讓最後幾滴精液滴在她嘴唇邊,難得她張開嘴巴,用舌頭把那幾滴精液舔進嘴裡。或許這是妹妹能夠綁住這個花心好色的男友的原因吧!

  我趁他們伏在床上的喘息的時候,偷偷溜回自己的房裡去。那次去阿彪家裡的事情也就結束了,沒再發生什麼事情。

  我寫凌辱女友這些事件,包括上面這件事,其實都有兩個版本,各位色友看到的這個版本已經作出一些刪改,比如真實名字、相關人物、部份地點和時間都要掩飾一下,這樣做大家一定會諒解我,因為在元元這裡相信很多人都不會想把真實身份暴露出來。

  但在我電腦裡面的版本就沒有這種顧慮,我會真實的姓名和事件全部都寫得一清二楚,這除了自己看起來更真實更興奮之外,還可以為日後留下這些快樂的生活片斷。當然我也怕別人偶然會看見,所以我會把檔案設定為隱形,而且把這些檔案放在沒有相關的目錄下。

  好景不常,我在去年秋天開學後沒多久,電腦的硬盤壞了,Windows不能啟動,弄了好久,還魂無術,剛好阿彪來找我妹妹時,見到我忙壞了,於是自動請纓替我修理,便拿走硬盤。我那時心裡只有焦急,硬盤裡面有些資料和畢業論文有關,如果不見了,那要花很長時間才能再從圖書館的學術期刊裡找回來,所以阿彪要替我修理,我當然求之不得。

  三天後阿彪拿硬盤來給我,還替我裝在電腦裡,一邊說:「你那硬盤壞掉,不能用,幸好資料還在,我替你換個新的,把資料抄回來。」

  我感激流涕地說:「謝謝你,幸好有你這個電腦奇才救我一命。新磁盤多少錢?」

  阿彪說:「別客氣,小意思,不必算吧。」

  我不好意思地說:「那不行嘛,雖然我們以後可能是親家,但數目還是要清楚。」

  阿彪說:「真的不用給錢我。」頓了一下,又露出狡狤的笑容說:「如果你不好意思的話,以後把那些你私人寫的好料子給我看看就行。」

  我聽他這麼說,心頭一顫,幹他娘的,該不會是偷看到我那些凌辱女友的秘密檔案吧?應該不會吧,我把那些文件都隱形起來,而且放在一個沒相關的目錄下,不會給他找到吧?

  阿彪繼續嘿嘿嘿地對我笑,繼續替我裝電腦,我心裡就越焦慮,他說:「原來你有這種奇怪的興趣,少霞姊知不知道?」我還假裝聽不懂,對著他傻笑,他說:「我們算是老朋友,別擔心會洩露機密嘛,你真的喜歡把女友在別人面前春光乍洩?你真的讓其他男人上了你女友?」

  聽他這麼說,我知道他已經把我那些凌辱女友的文件全看完,阿彪對電腦很熟悉,我做的那些小技巧根本難不倒他,我真的有點尷尬,張著嘴巴不知道要怎麼說才好。

  阿彪把新的硬盤裝回我的電腦裡說:「恕我直言,我早就對少霞姊有性趣,如果你早點告訴我這個,也可以讓我撈點油水吧!」他媽的,他說話就是這樣直腸直肚,沒有半點遮掩。不過不用他說,我也知道他對我女友垂涎三尺。我本來就有凌辱女友的想法,所以不會生他的氣,也想讓他嘗點甜頭,只不過他是我妹妹的男友,以後還可能是妹夫呢,這樣弄法家裡豈不亂七八糟?

  他埋頭在裝著電腦,沒有回頭看我尷尬的神情,繼續說:「既然你不介意暴露女友凌辱女友,我就告訴你一個秘密:上次你和少霞姊上我家,我用錄影機偷拍你們做愛的過程。」

  我想事到如今,既然他知道我的秘密,也就算了,他是我妹妹的男友,關係算是比較親,諒他也不會故意害我。而且我這種凌辱女友的心態一直是個秘密,在心裡面壓抑太久,也很希望講出來。

  我於是說:「干你娘的,你的手法那麼差,我早就看到你衣櫃頂的那個小孔了。」

  阿彪有點驚訝說:「真的很容易被人發現嗎?」但很快他就追問我說:「那你知道有人在偷看,你還是和女友那麼激烈地做愛?」

  我嘿嘿笑說:「嗯,把女友暴露給別人看,那種感覺是無法說出口的,反正是很興奮很暢快,所以那晚我故意把女友對著那鏡子,把她脫得精光,還把她兩腿分開,我想你連她的小雞邁也看見吧!」

  阿彪有點不可置信,把我電腦裝好之後,就繼續問我那種凌辱女友的心態,難得有個可靠親密的知音人,我於是把那種心態和盤托出,而且把以前怎麼凌辱女友的情形都告訴他,他聽得直點頭,也很興奮,手不期然去按褲襠好幾次。

  我還關上門,拿出以前的秘密相薄去給他看,再次證實我所說的事件都是真的。那本相薄有我女友在日本旅行時的瘋狂照片、假裝被奸的相片、也有仲叔用電腦合成的艷照等等,看得阿彪的鼻血快要流出來那樣,一邊看一邊對我豎起大拇指,奉承我說:「非哥真是一級棒!」

  想不到自己妹妹的男友竟會成為和自己分享秘密的好朋友,可以說是臭味相投,結果之後,這個小滑頭經常來找我,看看我會不會有新的事件、新的秘密告訴他,他也很守諾言,沒有把我的秘密告訴任何人。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