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12章 野戰


  我想不少喜歡凌辱女友或暴露女友的同好都會喜歡「野戰」,就是把女友拉到郊外公眾地方幹幹,那種又怕發現又希望別人看見的緊張刺激的心情,真是像廣告說的那樣「試過擔保你畢生難忘」。

  我什麼時候開始有「野戰」的經歷?是十一歲!各位色友聽了一定會嘴咒起來:干!別吹牛,十一歲連雞巴毛都沒有,打什麼野戰?各位慢著,且聽我說,我說的是和我童年那些小玩伴在田地裡的野戰。

  那時我還在鄉下,正當初秋蕃薯剛剛收成,大人剛可以喘息一下,蕃薯田就變成我們這些小孩的戰場。我們分成兩組,各佔據一塊大田地的兩端,各畫一個司令部,雙方分別持有染著紅、綠兩色的小石,目標是把小石扔到對方的司令部裡,到結束時,看誰的司令部有較多的小石就算輸。不過我們根本不在乎輸嬴,只是享受那過程的槍林彈雨。我們每人都會有把木槍,可以互射,還要用口發出「砰砰砰」的槍聲,最重要是拾起田地裡的乾泥巴(我們稱為手榴彈),扔向對方,乾泥巴掉在地上,塵土飛揚,就有烽煙四起的感覺。

  我和妹妹和小燕三人是一組,因為我們是「一家人」,小燕是誰呢?她是和我同齡的玩伴,因為我和她兩個都生得比較「秀氣」,大人都故意要把我們「對像」,那時我們也不知道「對像」是什麼意思,只知道是好好朋友,以後還可以做一家人。(想起來,她可能算是我第一個女朋友呢!哈!)然後還有兩個小朋友是我們這一組,我是老大哥,當然是總司令。另外一組也有5個小朋友,最大那個叫糞基,是對方的總司令。

  我和糞基一聲「開戰」,雙方就開始對方扔「手榴彈」,本來種蕃薯的田地給太陽曬得很乾,乾泥巴掉下去,真的有「炸」起來的感覺,塵土飛揚,完全有戰場沙塵滾滾的感覺,趁這烽煙四起的時候,開始把顏色的小石扔到對方的司令部裡,結果很快糞基那邊的司令部就給我們扔進十顆小石(就算攻破他們的大本營),我們這組就會「衝啊」衝向他們,他們就會撤退進附近一個荒廢的倉庫裡(這是我們遊戲的規定)。

  想起來那時候雖然才十一歲,但已經對性相當好奇,尤其是性器官。糞基那組打輸給我們追進倉庫裡,我們就要他們全部把褲子脫掉,算是打勝仗的獎品和滿足一下對性的好奇心。別以為輸的會覺得很羞恥,他們也可以互相觀賞,也覺得很有趣。

  我是總司令,脫褲子這件事當然由我的部下去完成,那時我們都年少無知,所以我妹妹、小燕和另外兩個隊友都毫不羞愧地把糞基那隊人的褲子都拉下來,還要每拉下一件褲子都要「哇啦哇啦」取笑,然後一個接一個抓到我這個總司令面前讓我欣賞。我看到糞基雖然和我同齡,但他那雞巴好像又黑、又大,真是醜陋,當然成為我取笑的目標。

  糞基那隊有個小女孩叫小魚,由我隊阿志把她抓來我面前,阿志長得矮小,頭腦卻古靈精怪,經常不知從那裡學來一些怪話,這次他對我行個軍禮說:「報告司令部,我抓來一個女特務,沒穿衣、沒穿褲,好像你阿母!」(最後一句是台語),登時笑得我們人仰馬翻,干他媽的,連我媽媽也取笑。

  我笑著對小魚說:「來來來,過來給我看阿母的雞邁。」因為糞基那隊經常打輸仗,不知道為什麼,小魚在「剪刀、石頭、布」分組時總是分到糞基那隊,所以她也給我看過很多次,聽到我叫喚,就自然走到我身邊,讓我用手指翻開她那十歲的陰唇,那兩片陰唇很嫩很滑,我中指輕輕扣到那肉縫中,她全身抖了一下,但還是張開雙腿,讓我和其他男玩伴看看她那紅嫩嫩的小穴洞洞。

  過兩天我們又在田里打起野戰來,有個叫臭安的玩伴他家裡有事不能來玩,剛好一個比我們大兩歲的大男孩叫粗桶走過,很想加入我們遊戲。粗桶樣子生得不好看,身體又肥又大(就像粗桶那樣),十三歲長得高高大大,有點像大人,所以我們都不會叫他一起玩,只是這次是我們「野戰癮」又發作,又欠一個人,所以才讓他加入。

  田地裡又是沙塵滾滾,用嘴發出的「砰砰砰」聲音四處都有,還有互斥對方的聲音:「喂,我打到你,你還不死!」嘻笑聲也充滿著田野,這是我們少年時的歡樂時光。

  過了一個小時,大家打得糊里糊塗,臉上都布上泥塵。那個粗桶比我們大兩歲,雖然身體笨拙,但體力夠,玩了很久還能跑得很快,不斷跑來我們司令部旁扔小石,我突然發現自己的司令部裡已給扔進十顆顏色的小石,按照遊戲規則,我只好大叫撤退(不知道為什麼小時候那麼誠實,自覺嚴守遊戲規則,沒有偷偷把那些小石扔掉)。

  我們全隊退進那倉庫裡,糞基最高興:「這次輪到你們輸了!快脫褲子!」我們這隊今年還沒輸過,所以竟然有點不好意思,但也沒辦法,我這個做總司令的,當然首當其衝給糞基脫下褲子,他還捏一下我的小雞巴說:「哈,你的雞巴白淨淨的,很可愛喲!」他們全隊都笑起來,我面紅紅的,心想:下次再嬴你,我也一定弄一下你的雞巴!

  「這個等我來!」粗桶抓住我那小小「女朋友」小燕的手臂,把她橡筋褲帶拉開,褲子脫了下去,露出一對潔白的大腿。她十一歲,大腿不豐滿,但已經生得很誘人,我本來也想看看她脫褲子的樣子,這次由粗桶來脫,我心理也蠻興奮的。粗桶把她的內褲也脫了下去,露出一對好白好漂亮的屁股。

  那個專說怪話的阿志(這次他是糞基那隊)又來了:「屁股像圓月亮,在天空上高高掛……」笑得我們都彎了腰,小燕滿臉羞紅。

  粗桶把小燕抱著,把她前面轉向我們,我們都屏著呼吸,專注地看她雙腿間那兩片陰唇,粗桶說:「來,大家來看看。」說完把她雙腿抱起來然後向兩邊扯開,小燕整個私處都露在我們面前,兩片陰唇張開來,給我們看到中間那條鮮紅欲滴的小洞穴。粗桶對我說:「小非非,來弄一下你的對象啊,反正以後她是你的老婆。」

  我不是太懂,粗桶笑道:「你沒看過你爸爸在操你媽媽嗎?」我搖搖頭,粗桶轉向其他玩伴,其他人都搖搖頭,他得意洋洋說:「看你們都不懂,我就看過大人晚上在床上怎麼互相幹來干去。」

  那個怪話阿志忙舉手說:「我知道,我知道,你們沒聽過數字歌嗎?聽著:一個晚上,兩人床上,三更半夜,四腳朝天,五來六去,七上八下,連插九十九下,十分高興。粗桶,大人是不是這樣?」

  粗桶裝得很專業那樣說:「嗯,你好像也很懂嘛。小非非,我來教你弄你的對象。」他把小燕推了給我,然後抱著我妹妹,說:「我怎麼做,你就跟我怎麼做。」說完把我妹妹的褲子脫下來,我妹妹是輸方,當然沒有抗議。

  粗桶把我妹妹推倒在地上,然後脫下自己的褲子,接著用手把我妹妹的雙腿拉闊,使她兩片小陰唇張開,他說:「你們有沒有看到我的爛鳥?有沒有看見她的小洞洞,爸爸就是把爛鳥放進媽媽的小洞洞裡面,然後坐在上面,『呵哧、呵哧』上下上下操著她。來,小非非,你試試看。」

  我把小燕推倒在地上,然後我把小雞巴碰在她的兩片陰唇上,其他玩伴都聚精會神地看到我們。我覺得小雞巴碰到軟軟的肉上,那種感覺得好,但雞巴軟軟的,不能插進小燕的小洞洞裡。

  粗桶哈哈笑說:「真笨,看我。」說完把我妹妹雙腿張開,讓她小肉洞全展現出來,然後把他那個比我粗的雞巴放到小肉洞上,然後身體壓了上去,我妹妹「呀」地叫起來,粗桶弄了兩下,訕訕地站起來說:「我也不能插進去,不知道為什麼大人可以插進去。」我們都大笑起來,粗桶面紅紅站到一邊去。

  阿志說:「讓我來試試。」說完脫下褲子,他的雞巴比我還瘦小,卻有點挺起,他走到小燕身邊把她雙腿打開,把雞巴放在洞口上,那小雞巴竟然更挺了,他慢慢把雞巴伸進小燕的尿尿的洞洞裡,小燕嘻笑著:「好癢啊,哈哈。」阿志把身體壓在小燕身上,他的雞巴真的插了進去。

  我妹妹在旁邊問:「小燕姐,好不好玩?」小燕說:「嘻嘻……好癢,好奇怪。」我妹妹對阿志說:「我也要試玩一下。」阿志就移過來壓在我妹妹身上,接著是妹妹的嘻笑聲。

  之後我們更喜歡玩野戰這種遊戲,特別是打完之後去倉庫裡玩,現在想起來那時候真是胡天胡帝,差一點弄得我和妹妹亂倫。幸好我十一歲那年冬天,我們就搬進城裡,童年的野戰生活也結束了,留下只是一堆美好的回憶。聽說我那個「對像」小燕讀完中學後嫁給了粗桶(我家鄉傳統是早婚的)。

  這段童年野戰經歷就講到這裡為止,我怕再講下去,大家就準備「轉台」,看別的文章了。回到大學的生活來,講講我和女友少霞的「野戰經歷」吧!

  第一次是在公園裡,夜幕降臨,我們在陰暗的樹叢下談心,談著談著我們就依偎在一起,我感受著她身體傳來的溫暖和柔軟,我的手不規矩地在她身上摸索著,但當然不敢明目張膽碰她重要的部位,只是沿著手臂和大腿外側撫著著。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的手伸進她的裙袋裡,她那天穿著的確涼質的長裙,我想從她的裙袋那薄薄又隱藏的地方去撫摸她胯下可愛的嫩肉。女友扭著腰,按著我的手說:「不要……」我說:「沒人會看見,不要緊……」的確,我們這樣的姿勢別人看見頂多也只是以為兩情侶在依偎,她放鬆了下來。

  我的手就伸進她的裙袋裡,找到那裙袋角,用裙袋角去碰她下腹上的軟肉,噢,好柔軟,我用裙袋角向下刮下去,在她陰阜的美肉上刮來刮去,女友全身軟了下來,倚在我身上,輕輕地喘著氣。在這種情形下,我慢慢變成了人狼,對眼前這塊美肉垂液三尺。

  但女友的裙袋不是很大,我伸到盡頭也只能碰到她的陰阜,她最重要的小肉縫碰不到,但慾火卻在我心裡燃燒,我用力一扯,那裙袋竟然給我弄破了一個小洞,哈哈哈,天助我也!我一邊摸著女友,一邊用手指把那裙袋扯裂,女友穿的裙子質量不錯,但裙袋卻是「用鼻涕黏的」,不用太大力就扯破了,女友還不知道,閉起眼睛讓我輕撫著。直至我的手指從她內褲旁鑽進她的美肉裡,她才睜大眼睛對我說:「你……你這麼壞……」

  我當然不給她喘息的機會,手指像蛇那般靈活地鑽下去,從她兩片陰唇中的肉縫裡直鑽進去,她「呀」一聲,沒再阻隢我,我的食指就挖進她的小穴裡,很柔嫩,我就在她小穴口打圈,她的小穴慢慢滲出淫汁來,我知道已經逗起她的性慾,她閉著眼睛,嘴巴由最初的喘息變成了悶哼。

  我本來怕她淫哼聲會給別人聽見的,但當我看到有男人路過我們旁邊的小路時,我不禁地用力抽弄著我的手指,女友忍不住「哼啊哼啊」低聲淫叫起來,有幾個男人都轉頭過來看看我們這裡,我們這裡比較暗,他們應該是看不見的,但那種可能被人發現的緊張和刺激使我們更加興奮,我從女友小穴滲出的淫液量就知道她很興奮。

  本來她的長裙是蓋到小腿上,但給我這麼一弄,她雙腿不知不覺間一張一合著,我就偷偷把她的長裙慢慢拉上來,長裙被拉到她的膝蓋時,就自動滑下到大腿根上來,女友兩條美腿便一覽無遺,這時如果有人路過而且認真地看,就會看到我女友的小內褲裡被我挖著她的小穴。

  可惜的是那時太暗了,應該沒人看得見,我興奮的程度也降低了,而且那裡是個人流多的公眾地方,我也不敢太放肆。

  後來我和女友轉戰不少野戰場,總括來說是:最危險的地方是最安全的,我們嘗試在課室裡,偷偷摸摸進行遊擊戰,,大學並不是每間課室都會有用,特別是下午最後幾節,有不少文學院的課室都是空的,在課室裡造愛,那種被人發現的刺激感很強烈,而且空蕩蕩的課室還會有回音,女友聽到自己呻吟聲的回音也覺得臉紅,在我們心裡更覺得淫樂無窮。

  有一次我們兩人坐在公車的後排座位昏睡,當我從夢中醒來時,公車已經進了總站,車裡的燈全熄掉,車門也關上了。那時已經是晚上十點多,總站黑乎乎的,女友很溫柔在我身邊睡著,我就忍不住把她的內褲從裙子裡脫下來,用手去摸她的小穴,當她醒來時已經被我弄得一片狼藉,在不能拒絕我的情況下,和我在車箱裡做起愛來。

  我把她上衣襯衫也解開,露出她兩個誘人的大乳房,我故意讓她的乳房在窗口晃動,反正四周黑漆漆,沒有人會偷看得到,只是心理上把她暴露出來。突然有另一輛公車轉個彎開進總站,燈光正好照在我們車上,干!我女友的奶子全映進那司機的眼底,嚇得我們趕忙躲起來。那司機也沒來查看,匆匆停下車子就走了,後來我才知道那些公車的司機很迷信,可能看見我們還以為見鬼呢。哈!

  另一次是在我家那幢多層式寓所樓房的天台上。我們本來在家裡「談心」,但爸爸媽媽和妹妹都在家裡,自然不是太方便,於是我想起我不常去的天台,那裡應該是很清幽的。

  上去之後,果然是個不錯的地方,好一個大平台,到處豎著魚骨形的電視天線,中間還有一個大水箱,供應這幢樓房的食水。這幢樓兩邊的樓房是相同高度的,前面則隔著一條馬路才看見對面的相同高度的樓房,後面呢,卻是一幢是十五樓高的樓房。

  女友這天穿著漂亮的套衫和及膝的碎花長裙,又溫文又漂亮,所以我們談心不久,我性慾就來了,抱著她的肩,她也依偎著我。這時我留意到後面那幢樓的十四樓其中一個窗口有個男人的臉在那裡探頭,相當鬼祟。

  我心裡在想:會不會在看我們呢?為了證實,我就輕輕親著女友的臉頰,女友不知就裡,回吻著我,於是我們四片嘴唇吸在一起,我的舌頭也就自然地捲進她的嘴巴裡。我一邊吻著她,一邊用眼角去偷看那窗口,果然那個男人又探出頭來,這次還沒縮回去,一直在偷看著。

  我的心開始興奮起來:給人家看到我們在親熱,感覺真不錯。於是對女友毛手毛腳起來,我的雙手在她套衫外面撫摸她胸脯隆起的圓山峰,還忍不住搓弄起來,女友推開我說:「大白天,你不怕給人家看見嗎?」她指指那幢十五層高的樓房。那是一個明麗的下午,的確很容易被人看見,當然她還不知道其中有個窗口有對眼睛緊盯著我們。

  我那種凌辱女友的心理又再抬頭了,說:「我不怕被人家看見,今天就要弄你。」說完後就追著她,於是我們在天台上追逐著。我突然撲向她,把她纖腰抱起,在她雙腿亂蹬時,我就把她的長裙一下子拉上來,露出她兩條雪白的玉腿和小巧的內褲,我看到那窗口男人的臉再次出現。干!就讓他看看到我這漂亮女友的內褲和玉腿吧!我的心「撲通、撲通」跳著,雙手一軟,又給女友逃走了。

  這次她很聰明跑到大水箱的前面,然後才蹲下來被我抓住。她說:「好吧,你要親熱就在這裡親熱。」原來在這裡給水箱擋住後面那個樓房的視線,而前面左右的樓房都相同高度,所以是個安全區,沒人可以看得見。

  但那樣光亮的天氣也給我們在野外空曠的感覺,即使沒人看見,我也覺得很興奮,尤其想到等一下子把女友重要部位暴露在陽光下,那種想法也令我無法自拔。

  我們就在水箱旁邊熱烈地親吻著,陽光下我們被人發現那種緊張刺激的情緒又高漲起來,我的手伸進她裙子裡,把她內褲扣住,女友想要掙開我,我純熟的舌頭捲向她的嘴裡去逗弄她的舌頭,她就招架不住,沒法阻止我把她的內褲扯了下來,向遠處一扔,哎呀,扔進一堆髒東西那裡去,算了,反正女友穿長裙,不穿內褲也不打緊。

  我的手伸進她的裙子裡,摸她的陰阜上的柔毛,再往下伸進她兩腿之間,摸她的私處,手指把她兩片陰唇剝開,裡面已經是細水長流了,我的手指就打了一圈就滑了進去,她「唔」了一聲,又熱烈回吻著我,讓我的舌頭在她小嘴裡翻滾著,肆意亂咂,她給我弄得七魂不見六魄,閉起眼睛急喘著氣。

  我的心裡還在想著那個十四樓窗口上男人的臉,惡魔在我心裡叫著:把女友暴露出來吧,把女友最神秘最珍貴的部位全暴露出來吧!

  我一邊站著親吻著女友,一邊抱著她的纖腰,半推半拉慢慢移到水箱邊,她完全陶醉在我的愛意裡,不知道給推到那個水箱「掩護區」的邊緣。她的背部已經在那個十四樓好色男人的視線範圍裡。

  我一手繼續挖著她的小穴,繼續使她急喘著,讓她忘記周圍的環境,另一手就從後面把她的裙子拉上來,漸漸的,慢慢的,她完全不察覺出來,拉到她的屁股上,然後再一分一分往上拉,我的手碰到她露在裙子之外的屁股上,就知道她的屁股露了出來,先是下半部份,後來我把裙子拉到她的纖腰上時,哇哈哈,她沒穿內褲兩個粉白的圓屁股全露了出來,在陽光照耀下,就露給了那個好色男人或著還有其他在看我們天台的人的眼睛裡。

  當然我不敢做太久,就把女友退進水箱掩護區裡,而且把她的裙子放下來,剛好這時她睜開眼睛,干!好險,差一點給她發現我把她的屁股露出後面那幢樓房的人看。

  女友還是緊緊摟抱著我,我的雙手就開始對付她那驕人的乳房,我把她套衫掀起來,但只脫到她的脖子上。她裡面穿個背心內衣,我把她內衣裡面的乳罩解掉,她兩個又圓又白的嫩奶子挺在薄薄的內衣裡,雖然不是完全暴露,但那挺在內衣裡兩團圓鼓鼓的嫩肉團和兩個黑黑乳暈的影子,更是引人入性,她羞澀地用手掩住胸脯,但這樣毫無作用,乳房被她掩飾的力量擠得更大、更誘人。

  我開始從她腋下隔著內衣撫摸她的奶子,真是又圓又柔嫩,我對她的乳房由第一眼開始至今都是沉迷不已,因為實在太漂亮。但這麼漂亮乳房只供我享用,太浪費造物者的心意吧?還是讓這對美乳公諸同好吧!

  我把她的套衫向她頭上掀去,她以為我要把套衫脫掉,但我沒有這樣做,只把她的套衫套在她頭上,蒙住她的俏臉。她嬌慎說:「我看不見你,好害怕。」我繼續摸弄她的兩個乳房,她又緊張又驚慌說:「我看不見你,好像被別人玩弄那樣!」我笑說:「那你就當成被壞蛋調戲吧。」她想要打我,我就抱著她,她很快就適應這種緊張,而且還很興奮地抱著我,把乳房擠壓在我身上。

  我把她輕輕放倒在地上,她也乖乖躺下去,她忘了,哈哈哈,她忘了,她忘了剛才我們雖然在水箱「掩護區」裡,卻是在邊緣地帶,她這樣給我放下去,整個上半身都暴露在水箱「掩護區」外面去,我心裡興奮不已,當我的頭也伸出去隔著內衣輕吻她的奶子時,我又看見那十四樓男人的臉再次在窗口出現。

  干!你想看,老子一定要盡力做個好戲。我就摸弄著女友的奶子,把她兩個柔嫩的奶子搓圓捏扁,我一邊在弄女友,一邊想著那好色男人在看著我們,看著我這標緻的女友。我咬咬牙,發起狠心,把女友背心內衣扯下一邊,她的一邊奶子就完全抖露出來,我還要嘴吧去吻她的奶頭,我就要這樣讓女友被人家看著精光,女友完全不知情,只是急喘著。

  我偷偷看看那十四樓的窗口,咦,那男人竟然用上望遠鏡!他媽的,本來就離得不遠,用望遠鏡豈不是把我女友看個全相?我心裡有點矛盾,把女友的內衣背心又整理好,但又很想再把她暴露給陌生男人看。

  於是我把她反轉過來,讓她跪臥著,內衣裡的兩個大奶子更是晃來晃去,像只大乳牛那樣,我從後面摸搓她兩個毫無支持的奶子,實在太好玩了。那個男人還用望遠鏡在看,干!就讓他看光我女友的秘密吧!我又發起狠勁來,把女友的內衣往上一推,推到她胳下,她兩個大奶子就晃了出來,我想那個男人一定看得噴出鼻血來,而我自己也心跳得快要心臟病發了。

  我從後面握上去,揉搓著女友的大乳房,像擠牛奶那般玩弄著她,女友已經氣喘吁吁,她被套衫蓋著臉,有點透不過氣來,但我還是不能讓她脫下來,否則我這暴露女友的計劃就泡湯了,但似乎不能維持太久時間,所以我要加強凌辱她的計劃。

  她還保持著這種跪臥的姿勢,我就從後面把她的長裙拉到她腰上面,這樣連她那圓嫩嫩的屁股也露了出來,我手指從她後面按在她小穴口上,然後往裡面一擠,她「呀」地叫了一聲,整個嬌軀晃動起來,兩個沒有支持的大奶子也隨著晃動。

  干!真是個小蕩婦,這樣光天化日之下被人家剝得差不多精光,跪臥在天台上給人家淫弄,還要給一個陌生男人用望遠鏡看全相!純情和淫蕩本是相反詞,但在這個時候卻能夠同時用來形容我女友的樣子。

  她敵不過我手指的攻勢,隨著我手指進進出出地抽插著,她淫水漬漬漬地噴出來,沾在她的兩個圓圓屁股上。她兩腿張開,上身無力地臥伏下去,這樣屁股翹得更高,干!她不知道自己主動把小穴張開給人家用望遠鏡欣賞,真是淫蕩透了。

  她的頭仍被套衫包住,急促的喘息和呻吟,好像快使她透不過氣來,她的手開始要把套衫拉下來,我只好把她抱起來,把她移進水箱「掩護區」裡,然後讓她拉下套衫。我看見她紅彤彤的悄臉,真是可愛極了。

  她看自己連內衣也給我掀起來,兩個大乳房展露在空氣中,嬌嗔地說:「你越來越大膽了,這種地方你也敢這樣,給人家看到我都不要見人了。」我嘻皮笑臉地說:「不會,誰會看見?」她指指那個樓梯口,是啊,我怎麼沒想到,如果有人躲在那個我們上來的樓梯,真的會給他完全看見呢。我們這幢樓管理不好,經常有很多閒雜人隨便出入。

  我於是就不勉強她,讓她把內衣和裙子弄好,但不讓她穿上乳罩和套衫,然後就再和她親吻起來,女友見我讓一步,她也讓我一步,繼續穿著性感的內衣沉醉在愛情溫柔鄉中。

  我突然眼前一黑,我還以為自己興奮得昏了過去,但緊接而來的是被人家摀住嘴巴,我這時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手就給人強力扯到背後綁起來。到我驚魂甫定的時候已經被人用膠紙黏住嘴巴,手腳被人用隨地撿起的電視天線捆綁著,最使我驚慌的是連眼睛也給破布捂起來,使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耳邊聽到女友的尖叫聲,接著是個男人粗悍的聲音:「不要叫,再叫我就把他從天台拋下去!」女友就沒有再尖叫,而是怯生生地問:「你們想要怎樣?」是另一個男人的聲音:「嘿嘿,我們剛才在樓梯口看你們表演,想要繼續看,表演一下吧!」

  我這時慢慢鎮定下來,發現自己被扔倒在地上,手腳都被綁住不能動彈,但蒙著我眼睛的破布在我眼睛和鼻樑之間有些空隙,我輕輕把頭轉動,用那空隙看看到底是什麼回事,那空隙不大,但還是能看見:有兩個壞蛋男人凶巴巴圍著我女友,她可憐地用手抱在胸前,縮在水箱的一角。

  其中一個男人把她手臂狠力拉起,另一個男人就從她後面抱著她的小蠻腰,那個男人很健碩,力氣很大,把她整個人都抱起來,我見到女友兩隻小腿在空中亂蹬。站在她前面那個男人的手掌伸到她的內衣上,抓捏著她的大奶子,然後把她內衣一肩扯下來,她的乳房連乳頭都露了出來,給那男人無情的粗手抓上去,像搓麵粉那樣搓圓弄扁。我女友的奶子很柔嫩,經不起這樣的風暴,給捏得不成形了。

  「干她娘的,今天走運了,碰到這種小美媚,樣貌漂亮身裁好……嘿嘿……老子今天要把她幹她得四腳朝天!」男人說著粗話,開始把她的長裙拉起來,我女友哀求著:「不要,不要……不要來真的……我用……我用嘴來……」那男人哈哈笑說:「也好,長得這樣漂亮的女生來幫大爺吸爛鳥也很爽嘛!」說完就解開自己的褲子,把醜陋的雞巴拿出來。

  站在她後面那個男人把她按著,她還說:「兩個人一起來,我也能應付。」干!女友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淫蕩,要一起含兩個雞巴?那個男人高興說:「她媽的,想不到現在女生真開放,我們還沒試過一起來哩!」說完也解開褲子,把他那個雞巴也拿在我女友面前。

  我這時差一點忘記自己還是被劫呢,看著自己心愛的女友光著大奶奶,快要為兩個渾蛋含雞巴,心裡竟然興奮起來,雞巴也脹大起來。

  女友的臉靠向那兩根大雞巴,那兩個男人和我一起熱切等待著。突然我女友回頭站起身就逃跑,原來她剛才只是騙那兩個匪徒,根本只是想方法逃走。其中一個匪徒因為半脫褲子,想要追,褲子掉一半,很狼狽地拉回褲子,另一個已經把褲子脫下來,就顧不得穿褲子,光著下體晃著大雞巴追趕我女友。

  我女友跑向我這裡,她還想要把我一起拉著走,我身體很重,而且手腳又被綁著,她不能把我拉起來,當然也就被那兩個男人抓住,女友一掙扎,結果連我一起都滾在地上,我在最下面,女友伏在我身上,而那個沒穿褲子的男人壓在她身上。

  「他媽的!敬酒不吃吃罰酒!」那男人恨恨地說,把我女友的長裙從下面扯到她的纖腰上來,我本來就給蒙著眼,看得不清楚,現在女友的裙子正好一部份遮住我其中一眼,結果我左眼只能看見她的裙子,右眼看見她露出來白雪雪柔嫩嫩的大腿。

  我右眼只看來那男人毛茸茸的大腿貼在我女友光滑滑的大腿後面,她還想要掙扎,那男人的大腿扭了幾下,再向她擠兩下,我就聽到「噗嗤」一聲,我女友「嗯啊」一聲,全身都軟了壓在我身上。

  我實在也吃不消,因為不只是女友的身體壓在我身上,她身上還承受著那男人的衝力,我女友柔軟的身體隨著「嗤啪、嗤啪」的聲音而全身抖動著。

  「一起來干她嘛!」那個正幹著我女友的男人對他同伴說。他同伴說:「就在她男友面前不太好,我不能勃起來。」

  「干!真不懂得疏爽!」那男人說完就抱起我女友的腰,要把她搬到另一個地方去。

  幹他娘的,這次我們玩出火了!我心裡嘴咒著,女友不知道要給那兩個壞蛋拖到哪裡去,說不定會給一大幫壞蛋輪姦,說不定給賣去做妓女,說不定給他們先姦後殺,然後把裸屍丟到後巷去……我越想越怕,心裡很後悔剛才在這天台上打野戰。

  那兩個匪徒把我女友半推半拖向樓梯那方向,突然傳來一個遠處的吆喝聲:「你們幹什麼!」那兩個人聽到吆喝聲,嚇得放下我女友匆匆從樓梯那裡逃去。女友把衣服稍整理好就替我鬆綁,我問剛才誰在吆喝,女友說是對面十四樓一個男人。干!原來是剛才偷看我們的那個好色男人,真想不到這次還是他救了我們呢!

  經過那次可怕的經歷,女友不敢再和我玩野戰這種好玩的性遊戲,頂多只肯讓我愛撫她,我也當然沒有強迫她,但我心底總是想著野戰的樂趣,這可能和我童年的遊戲有關吧!後來有個朋友給我一種叫含有西班牙蒼蠅液的催情藥之後,我和女友才再次品嚐野戰的樂趣。有空再和各位色友講講。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