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頁 下一頁

第01章 癡漢電車


  **********************************************************************

  前幾天下班看了「小小大男人」那篇「讓女友暴露吧」,實在是太好,我在元元這裡那麼久,還沒見過這麼真實但又那麼刺激的故事。不只是暴露女友,簡直他媽的,是凌辱女友。我看完之後,忍不住打了三次手槍,女友來到時,把她拖進房裡連干她兩次,弄得雙腿發軟。大男人再講多幾個這類好故事,遲早害我精盡人亡咧。

  本來想在大男人那文章下回應,但我想這篇也有其它色鬼想看,所以另開一篇來講給大家聽。我相信大多數男人內心都有暴露或者凌辱女友的傾向,只是被自己的面具掩飾起來。我這次講給大家聽我去日本旅行時很特別的經歷。

  我本來內心從來並沒想過會去暴露╲滶d女友,心想女友是自己辛苦追求來的,我自己追了兩年才得到女友的芳心,怎麼會讓別人佔便宜呢?女友本身也很正經那種,真得暴露或被凌辱,不哭死才怪。但那次日本之行把我思想全反轉。

  雖然那次去日本幾乎把我積蓄全花光,但我還覺很值。如果大家有相同嗜好,可能也會覺得很值。

  **********************************************************************

  那時大學二年,我和女友去日本,帶隊的那傢伙阿阿肯很色,老是盯著我女友,可能她比較漂亮。

  女友在老家很保守,去了旅行倒是很看得開,穿戴都很性感,露臍、露肩都穿。

  有一晚去disco玩時,和那阿阿肯跳得很癲,寬鬆的吊帶裙子把乳溝都露給阿肯看,不過她好像玩得很高興。所以說女人真善變。不過我不是想說這個。

  行程最後一晚在東京,阿肯向我們發住房門匙時問我們有誰還要去新宿區一嘗日本夜生活,說是去什麼嘰嘰咕咕,用日文說,我不懂聽。來日本前倒是有朋友告訴我說日本有脫衣秀可看。

  團友裡有一對三十幾歲的夫妻叫jack和阿怡,聽了很興奮。

  阿怡對我們說:「沒試過要見識一下。」他們以前來過時也試過,這次還要去,今晚穿上漂亮些。我想來很難得來日本一趟,真的要見識一下。不過見識費用真高,女的要9千日元,男的要1萬7千日元。

  真是太貴了,結果去的人只有我和女友、jack兩夫婦、還有另外兩對不知道是夫妻還是男女朋友不太熟。

  阿肯帶領坐taxi去新宿區,他事前告訴我們那裡有黑社會,別亂來得罪他們不好玩,裡面不能拍照。

  來到一個燈火通明的橫巷,買票鑽進一個地牢。阿肯本來是領隊不想進,後來不知道為什麼看看我女友,也就買票進場,他是帶領,有半價優惠。那場在地牢,有兩個墨鏡黑衣大漢守門口,我有點擔心,立即守規舉排隊進場。

  一進場,有個日本人嘰嘰咕咕揮手叫我們上車。我很奇怪還要坐車。車上好像擠滿人,我還想說不如等下班車,那日本人不知所謂地把我和女友推上車,後面阿jack夫婦也被推上來,然後阿阿肯,還有其它人,後來其餘4個團友也要擠上來。

  上車之後,我和女友被另外日本人拉來拉去,還要擠到車尾。我女友那晚穿短T恤露腰的,和短裙子,給這樣一擠都有點狼狽,我幾次見她圓大的乳房部位壓在陌生男人身上,有些醋意,不過我自己也很狼狽,沒空理她。

  我們一直擠到靠近車尾部份才停下來,我才發現這車真有問題,坐位裡全是假人,應該是塑料,放在商店廚窗那種。

  而我們真人卻要站著。我沒想那麼多,因為一陣香水氣味傳來,我身邊是個日本妞,這時我才驚覺我和她靠得太近,整個下身壓在她圓圓屁股上,我還裝很正經想要縮後,才發現後面也有個女人胸脯貼在我肩上。

  我還是假正經,但車子開始晃動地來,我褲子裡的雞巴勃起來,在她屁股上擦來擦去,她回頭盯我一下,我看她還漂亮,但沒有惱我,還故意隨著車子晃動搖著屁股。我開始知道這玩意是什麼,那車子也不是真車子,窗外的夜景是貼上去的不會動,而這些日本少女是特別安排來這裡擠來擠去的。

  我還在陶醉,忘了女友被擠開,離我兩個人之遠,她突然叫了一聲,我才注意她身後的鬍子男人像我的動作一樣,在擠她的屁股,這時其它的女人也開始有點騷動。

  這可能是今晚我們的節目吧。我以為女友不能接受,看她的臉,倒是笑嘻嘻的沒有慍怒。她向我這裡擠來,胸部貼在我手臂上,但後面那男人跟著她來,繼續用下體擠她的屁股,我被這三個女人夾著很高興,看到那陌生男人擠女友的屁股,初時有點醋意,後來倒很興奮,還故意把女友擠向他。

  女友也故意推我的手,使我手肘撞到那日本美媚的胸部,感覺挺柔軟的。

  這時我女友又叫了一聲,我向她身後一看,幹他娘的!原來那男人不僅是用下體去摩擦我女友的豐臀,這一次還用手去摸,手掌還從她兩股間壓下去,雖然隔著裙,但這樣公然無禮真是第一次見。

  不過我也沒出聲阻止,想想自己也可以這樣做,於是偷偷伸出手掌去摸我身後那少女的大腿,好滑呢,真是爽死,這種又刺激又興奮的感覺,難怪很多男人喜歡毛手毛腳。

  突然車裡燈熄了,黑鼕鼕的,什麼都看不見,身前身後很多人擠來擠去,我只能隨浪漂流,還有不少女人叫過一兩聲,可能我女友也叫過,我分不清聲音是誰。我也趁機抓向我身邊女人的乳房,她也叫了一聲,真他媽的挺過癮咧。

  突然車燈又亮了,比剛才好像暗了一些。我有點不好意思縮回手,見到原來那女人是團友阿怡,幸好沒給她老公jack看見。我正想縮手,阿怡稍聲說:「已經交錢來這裡玩,何必那麼拘束?」

  但我還是不是很大膽,只是稍稍用手去摸她的屁股,很有彈性,真爽!阿怡又叫我看她老公,原來離我不遠,我看見他正擠著我們一個女團友,手掌都按在她的大胸脯上。

  我看了明白自己應該做什麼,大起膽來,把手伸進阿怡衣裡,隔著乳罩摸弄她的奶子,她還假裝很無辜的樣子,想躲開我,我的手指就探入乳罩杯裡,哈!

  被我摸到那已經挺起小乳頭。我在想,如果現實中每天都能這樣坐車,就簡直神仙也不當了。

  我女友這次相隔我較遠,我看不清楚她到底有什麼遭遇,只見她無手扶著扶手,整個人快要軟了下去,她後面的是個西洋旅客,很集中精神在她身上,她的短裙被拉到幾乎及腰,我看不清楚,但可以想像得到那洋鬼可能從她裙底在弄她的私處吧!

  真是豈有此理!我發起醋勁,也把手從腰間伸入阿怡的裙裡和內褲裡,手指摸到她的陰毛,算是心理上報了仇。

  不知何時,領隊阿肯擠到我們這裡,他的獵物是剛才被jack摸乳的那個女團友。他看到我,興奮地從手裡拿出三個乳罩,說:「這三個都是我們團友的,其中一個是你女友呢!」果然我看到一個熟悉淺藍花邊乳罩,真是他媽的淫賤!拿了人家的乳罩還要到處宣傳!

  他叫我和他對換位置,原來他想過來連阿怡的乳罩也拿走,他說他今晚目標是把所有女團友的乳罩都拿回去珍藏。真沒他的辦法,和他掉了位置。

  突然燈光又滅一下,然後閃動起來,有點像disco那樣,只是少了音樂,多了仿真車聲。那些人又開始騷動了,不過這次因為還有燈光,可以自己選擇要擠到那裡去。現在車裡的氣氛很淫靡,男男女女都在互相擠弄,互相伸手到對方的褲裡、裙裡、衣裡摸自己平時不敢摸的各種器官。我有點擔心女友,便擠到她那裡去。

  燈光不再閃動,但很明顯更昏黃,那種氣氛更有利我們這群色鬼。我靠近女友,見她的上衣果然突出兩粒小豆,沒有乳罩果然性感得多。我偷偷去摸她的奶子,她的奶子沒大男人那女友E杯,倒也是D杯,35吋胸圍,加上她屬稍纖瘦型,在細腰的襯托下,那兩個奶子顯得特別大,我的手感到很柔軟,放開的時候還很有彈性一晃一晃的。我問她說:「好不好玩?」

  她說:「很好玩,只是有點不好意思。」這時有個洋妞擠在我們中間,我就去搞她。女友也沒閒著,有個日本男人在她後面摸她屁股,還彎下腰去,揭起她的短裙仔細看,所以我說日本人是最淫賤的。

  不一會兒,阿肯又色迷迷擠到我身邊,好像現寶那樣把四個乳罩拿在手裡,像向我示威那樣,然後插在身後的褲袋裡。他擠過來的目的當然不是我,而是我女友,他擠在我女友身後,把她小蠻腰抱住。

  女友知道我在旁邊,不好意思想要避開他,但她擠不出去,結果給他推向一個椅背邊,被他壓住。女友那上衣是露腰的,所以他抱著腰已經能摸到她的滑膩肌膚。

  我身邊又換了個日本小美媚,身裁較婑卻生得嬌俏,穿著校服呢,我想又是這裡人員扮的,不過她的裙子真短,我已經忍不住掀起她的短裙,手指在她兩腿間的內褲上摸壓,她很逼真地用手想推開我,引發我的獸性,中指越是用力插在內褲中間凹進的地方。

  我這時正忙著自己找開心,那裡女友正給領隊阿肯找開心,上天真是他媽的公平,所謂淫人妻女,妻女也必淫人,阿肯把兩手伸入她的上衣裡,在她胸部摸來摸去,女友裡面的乳罩早就給他脫走,這時可真是他媽的真空呢,無遮無掩任他玩。

  我醋意很大,我以前就是被女友的美貌和那誘人的乳房所吸引,足足用了兩年時間才追求到她,把她私有化,現在她胸前那兩個我的私有財產竟然任這領隊摸捏,真是想不開。但又覺得異常興奮。

  我把眼前這日本女生校服的鈕扣解開,然後伸入進到她的校服裡,摸她的奶子,奶子不大,卻和她扮演的身份很配當,所以給我感覺她真的像個中學生,倒也很誘人。另一個男人擠來,和我一起夾著那個少女,把她夾得像三文治,我們一人抓她一個乳房玩弄著。

  我再看向女友,她背著我,而且身後還有阿肯在搞她,所以我看不見她的神情,只看那阿肯把她的上衣越扯越高,而且還緊緊地握著她的胸部。

  我看到阿肯的另一手已經把她的短裙掀起到腰部,露出我送給她的那件薄紗性感小內褲。阿肯的手放在她雙腿間,搞她的私處,她的身子開始不安地扭動,但沒有避開他。

  這時阿肯已經開始發狠起來,突然把我女友推伏在那個椅背上,女友上身伏下,屁股就高高掛在椅背上,真是她娘的性感極了。

  阿肯就順勢把她的內褲脫了下去,但沒完全脫掉,掛在她的右小腿上,他右手兩根手指就朝我女友兩腿間那黑毛地帶的小穴插了進去,然後就挖了起來,我女友只是照著他的節奏動著。

  女友在老家時很正經的,就算和我造愛也不會這樣,我實在沒見過女友這副淫樣,真是她媽的,就算給匪賊入屋姦污也不會這麼誇張吧!

  我一邊看著女友給領隊阿肯凌辱,一邊玩弄身邊這日本女生,我給女友的淫蕩樣子逗得雞巴脹大好幾倍,所以不由分說把這日本少女的內褲脫了下去,把她抱著,拿起雞巴就對準她的小穴要插下去,她卻伸手握住我的雞巴,回頭嘰嘰咕咕說好幾句日本話,見我不懂聽,示意我放開她。

  我沒法只好放開她,她指向車牆上貼著一個告示,圖中一根雞巴插進女人小穴裡,但有個大「X」表示不准。我後來才知道這裡是不准打真炮的,另外一邊就可以打真炮,不過入場費要貴兩倍。

  那日本少女見我很不好意思,便主動握著我的雞巴,上下上下地套弄,她的手很幼嫩,所以我的雞巴真是爽極。我女友那裡整個下半身都給阿肯脫光,而阿肯也抽出雞巴,我腦中翁翁作響,女友會不會就在今晚無意的玩意裡被這領隊操干呢?

  不過很快有個日本男人擠過去,阻止他真的把雞巴插入我女友的小穴,因為這裡是不准打真炮的,阿肯當然也是知道,我相信他不是第一次來這裡,於是他把雞巴壓在我女友的屁股上,上下地縱動著。我正這裡看過去,如果不知道剛才有工作人員阻止,還以為他真的在干我女友呢!

  結果他把精液射在我女友的屁股上,而我把精液射在那日本少女的校服上,真是各有各爽。

  一小時很快過去,我們稍整理一下衣服便下車,接著被帶到旁邊一個紀念品店裡,就像旅遊點的紀念品店,裡面有很多性禁品賣,我和女友錢不多,所以沒買。

  裡面也有賣衣物,因為很多男女都不見了衣服,女的多數乳罩和內褲都被拿走,我女友乳罩和內褲也是沒有了,裡面是真空的,我認為很性感,加上衣物很貴,也沒有買。

  再過十幾分鐘,我們就沿指示牌走出去,前面已經有人嘩然,原來有個大屏幕,有五、六十吋的大電視,把剛才我們在車廂裡的淫亂都拍下來,原來有多個錄像機在拍,而且用了紅外線,很清晰的,大屏幕輯錄多個精采片段。

  我女友也上了鏡,是阿肯在她身後摸她的情形,那時我在背後沒看到,這片段卻是從前面拍得,所以一清二楚,原來阿肯最初伸手進我女友的上衣裡摸她的乳房,後來竟把她整件上衣翻起來,女友兩個35D大乳房就在鏡頭前搖晃,然後阿肯雙手從她身後摸來,擠捏著她的大乳房,還有手指捏她的乳頭。

  在場每個人都看得很仔細,我女友則面紅伏在我身上。

  原來每個進場的人離開時都免費奉送一盒錄像帶,是他們剪輯的個人精采片段。可以要求改做成CD-ROM,等十分鐘就行,不過要另加3500日元。

  我們只拿走那份免費錄像帶就算了。

  回到酒店,阿肯還緊隨著我們,還不時拍我女友屁股,他知道她裡面沒穿內褲,女友也沒有發怒,還去追打他,嘻嘻哈哈的,真的和她還是大學生的身份不符。不過我也沒阻止她,反正明天已是最後一天,就不會再見到阿肯,今晚任她玩玩吧,通常在外地的心情和在老家的心情不同。老家怕給熟人碰見,所以很多明星到外地去的時候都很開放,有些女明星還去美國沙灘裸泳呢。我想女友也是這種心情吧!

  快要進房,阿肯竟然把我女友整個抱起,一手抱背、一手抱腿彎那種方式,說:「我替你把新娘抱進房吧!」我笑笑打開房門,他就把我女友扔向床,那彈簧床彈了一下,女友的短裙自然翻起來,雙腿間的小穴大刺刺地露在我們兩人跟前,她還不為意,繼續嘻笑著,阿肯才依依不捨離去。

  我和女友互相講起經歷,她還說有時被陌生男人或其它男人摸弄奶子和小穴感覺很興奮,我既妒忌又興奮,那晚我們連續干了五次,直至全身發軟,伏在床上睡去。

  如果大家看了我這篇,也想去玩玩,告訴你們那玩意叫什麼,那是領隊後來告訴我的,叫「癡漢模擬電車」,在新宿區,只在晚上十點至第二天早上六點,其它時間休息,問一下領隊或日本導遊就會知道。去的時候要留意幾點:第一是要有錢,沒錢別去;第二是有黑社會把門關,別在裡面硬來;第三是要有心理準備,女朋友或妻子如果不能接受,可能會導致翻臉。

  上面說的「癡漢模擬電車」是我自己親身經歷過,但不能真槍實彈,有人可能覺得不夠過癮,那公司還有另外一個入口,叫「癡漢模擬腳本」,是可以真槍實彈。我自己沒去過,因為沒有錢,入場費女的要2萬4千日元,男的要5萬日元。真是他媽的!各位不知道有沒有興趣拿錢給別人用還要把自己女友或老婆貼給人家干呢?

  聽我們領隊阿肯說,到「癡漢模擬腳本」玩的,不論男女都有至少兩次機會和異性干,裡面是不玩同性的,別害怕。那玩意是有個工作人員裝作導演,然後要求進場的人扮演各種角色,好像扮警察、護士、教師、學生、律師、洗廁所工人、入屋行奸的賊匪,反正什麼都有,不過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干!

  每場都會安排使男女人數相同,不足會找些工作人員代替,一般女生較少,所以經常要請兼職來做,來兼職的別以為人家是妓女,通常不是,很多住家婦人和學生來兼職,有的幫補收入,有的賺錢去拿化妝品而已。日本女生對性很開放的。

  玩「癡漢模擬腳本」有幾點要注意:

  第一,當然要有錢,不用說。

  第二,雖然真槍實彈,但要戴套套,外面買進去較好,裡面聽說很貴。

  第三,當然要和女友說清楚,別進去才後悔,被奸後哭了沒人理。

  第四,要懂少量日語,因為你一點不懂,就不知道導演叫你做什麼,亂哄哄的,黑社會會以為你在鬧事,那時說不定把你和女友一起拖到巷裡干,免費的。

  還有一點,最好不要和異性家人一起去,除非你有怪癖就另當別論。裡面那導演不會理你們有什麼關係,反正男和女干來干去就是。

  阿肯說以前他帶的團,有兩對團友跟他去玩這玩意,那兩對男女,其中一個男的是另一對女友的親哥哥。

  進去玩,那女友扮在家的女學生被人入屋行奸,那哥哥也給命令演賊匪,他不去,導演堅持要去,幸好他懂日語,要求把她妹妹蒙起眼,導演答應他,結果他真的去幹自己蒙著眼睛的妹妹。

  那哥哥還以為不給妹妹知道就能避過尷尬場面,但當他們回酒店的途中,他妹妹還問他干親妹妹有什麼感覺,原來他妹妹是知道了。大家一定以為他們會翻臉,結果他們兩對上到酒店房的時候,就進去同一間房子,把另一間空著。

  阿肯說,那時日本酒店很旺,他把多出來的房子退給酒店,還可以退回不少錢,酒店把那房子又租給另一些遊客。

  別越扯越遠,大家留意上面價錢是兩年前的,現在不知道是什麼價錢,只作參考而已,別找我算數,我可沒錢陪你們。我自己今年大學畢業出來賺錢,希望快點儲足錢,再去一趟日本。當然也會先學點日文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