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五章 挾姦情矮駝子跪地求歡


  後山一棵古松底下,駝子章進抱頭坐在大石上,兩眼佈滿紅絲,眼角留有未干的淚痕,下唇沁出血絲,嘴裡喃喃的念道:「為什麼?為什麼?四嫂為什麼要這麼做?她對得起四哥嗎?我該怎麼辦?要不要告訴十二郎?」一連串的問題折磨著這個直性漢子。

  自幼失怙、備受欺凌的他,只有駱冰愛他、護他、從不嫌他,心目中駱冰就像他死去的母親、姊姊,更像高貴的女神;剛剛若不是在校場遇到文泰來,托他轉告駱冰說是廖寨主邀往前山打獵,也不會碰上這不堪入目的淫穢場面。駱冰那雪白晃蕩的雙乳、高高翹起的圓臀、黑毛密佈的陰戶、肉棒進出的淫穴……一樣樣突然閃入腦際,好像房間的密戲連環圖,不斷地刺激著他,內心的想法開始扭曲。

  這時候透過叢叢蔓草,駝子看到駱冰由精舍中出來,朝著瓦房走去。門扉一下關上,他仍然呆呆的坐著,腦中紛亂如麻,不一會,縱身而起,朝山下飛掠而去。

  駱冰赤裸著身子,一腳踏在木凳上,一腳微曲,小腹向上挺起,一手從大澡桶裡瓢水,正在沖洗陰戶。從剝開的陰唇縫中,仍有黃白之物流下,於是兩指微勾插入陰道掏摳起來。

  陰道中似乎還留有交媾後的餘韻,一遇外物侵入,又開始蠕動吸吮,快感也慢慢浮起,不由得加速抽插起來,一忽兒又四指緊壓著陰唇,讓陰蒂由指縫中高高突起,再拿另一手去磨擦。不多時前的交合,好像饑漢只吃了一道點心,勾得慾火更甚。

  此時章駝子已到瓦房前,聽到裡面的水聲趕緊止步,一幅活色生香的畫面在腦中浮起,頓時忘了自己來此的目的,眼珠一轉,飛身上了屋頂,一個起落已來到屋子的另一頭,再一翻身兩腳勾住屋簷,身子倒吊而下,背脊極度彎曲如球。

  好駝子!顯出真功夫來了。只見他將頭緩緩探下,由牆壁頂緣的透氣口朝裡一望,立如五雷轟頂,心神大震,眼珠子都快突出來。一個恍惚,人往下直墜,不等落地,雙足往牆壁一蹬,直飛外牆,再往下一點,已到牆外,一溜煙向山上竄去。

  屋內的駱冰聽到異響,知道屋外有人,又羞又氣,匆匆穿好衣裳,開門飛身上了屋頂,四下一陣張望之後,也向後山追尋而去……

  章進東轉西繞,跑到一處林木蔥鬱之處,倚著一棵大樹直喘,等定下神來,剛才那驚鴻一瞥,駱冰曼妙的胴體又浮上眼前,不覺褪下褲子露出暴脹的陰莖,自己套弄起來,嘴裡喃喃自語:「喔……四嫂快……我要…操破……你的騷屄…夾緊啊……用力……啊……啊……好四嫂……」

  突然一聲嬌喝:「十弟!你在做什麼!」駱冰已俏生生的立在身前,看到眼前的醜狀,立即背轉身去。

  「啊呀!」章進正剛要高潮之際,被這一嚇,陽精當場縮回,陰莖也軟了一半,見是駱冰到來,一咬牙跪了下去,膝行幾步來到駱冰身後,雙手向前一圈一抱,哀哀的說道:「四嫂!你就當可憐可憐我,也給了我吧!」

  駱冰的心從看到章進粗大的陽具,就一直「噗通、噗通」的直跳,再聽到章進的話,更是驚駭莫名,用力一掙,轉身說道:「十弟你瘋了!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章進道:「你和十四弟的事我都看到了,你們害得我難過的不得了,可憐我長這麼大,連女人的身體都沒看過。四嫂!你一向疼我,你的事我是絕對不會向外人說的,今天我求求你,讓我也嘗嘗滋味吧!」

  駱冰一聽,眼前立時浮上石雙英冷峻嚴厲的臉,紅花會的規距她是清楚的,一時間不知作何反應,面上神色陰晴不定。章進見駱冰不答話,以為她默許了,兩手重新用力一抱,頭埋向股間,順勢撩起裙擺,兩手伸入亂摸亂抓,喉頭「嘓嘓」作響,吼吼有聲。

  駱冰看見他猴急癡迷的樣子,想起章進可憐的身世,女性母愛的天性油然興起,輕撫他的頭,柔聲歎道:「十弟!你先起來,這裡不是適合的地方,四嫂許了你,我們……」

  章進一聽駱冰答應了,歡喜若狂,恐她有變,哪容多說,一把就將駱冰掀翻在地,粗魯的扯開衣襟,當兩個白嫩嫩的大乳彈跳出來的同時,已經一口咬上右乳,亂啃亂舔起來,雙手更胡亂的扯著駱冰的下裳。

  駱冰幾曾遭過如此暴虐的行徑,一嚇之後卻又升起異樣的快感,浪水一下就湧了出來。雙手便悄悄的配合,解開衣裙,一具豐腴的肉體毫無保留的展現,章進虎吼一聲,挺起陽具就往洞口猛頂猛撞,卻又不得其門而入。駱冰的陰戶被肉棒頂得大陰唇隱隱作痛,只得伸手一帶,「噗吱」一聲,粗熱的陰莖全軍覆沒,駝子一下猛過一下的抽插起來。

  他這才發現,美艷的四嫂不止身材誘人,小穴更是溫暖,浪水又多又滑,穴肉也會收縮,插沒幾十下就感到背脊一酸,「噗噗噗」射出精來。駱冰本已經情動,在猛烈的衝擊下,兩手漫無章法的抓著章進背上的駝峰,手指摳著突起的稜節。

  漸入佳境時,章進卻已了事,恨得她銀牙亂咬,突然,像憶起什麼似的,一迭聲的叫道:「十弟!快!快!扶著樹幹趴下!」

  章進正在回味適才的快感,聽駱冰口氣急促,趕緊依言趴好,駱冰兩手抓著樹幹,騰身跨坐,陰縫對準駝峰上的突起,上下挺動圓臀,兩片陰唇肉壓得扁扁的,陰蒂直接連續在稜節上磨擦,浪水一波一波的噴出,順著駝峰流下。

  高潮似巨浪掩至,駱冰再也忍不住激動的叫道:「啊……啊……十弟……我好……舒服……喔……不行了!」一聲長息,身體軟軟的趴在章進的駝背上。

  章進初時莫名其妙的跪伏在地上,還以為駱冰要懲處他,及至發現駱冰是利用他背上的駝峰自慰時,心底反有一股釋然的感覺,好像為自己剛才的行為找到合理的解釋:「原來平時端莊有節的四嫂,骨子裡是這麼的淫蕩!」

  而耳中傳來駱冰連嘶帶吼的嬌喘呻吟,背上又有一團熱呼呼、毛鬃鬃、軟綿綿的嫩肉在磨擦,章駝子哪還忍受得住,胯下的陽物又立時暴脹起來,當駱冰的身子最後癱軟下來時,忍不住開口道:「四嫂!四嫂!」

  「嗯……」

  「我還要再來一次。」

  駱冰聞言,翻躺在草地上無力回答,章進起身向前一鋌而入。此時他已不急燥,胯下雖是一下接過一下的抽插著,眼睛睛卻貪婪的、肆意侵略長嫂的肉體;手口也不閒著,豐乳肥臀到處搓、捏、啃、咬。駱冰的情慾又被挑起,主動的挺陰配合,浪聲也一聲高過一聲,幽寂的森林裡迴盪著叔嫂通姦的淫穢聲……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