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三章 眠淫根慾海難起波


  牙床上,駱冰玉體橫陳一絲不掛,屈著一隻白嫩嫩的腿兒,星眸朦朧的斜睨著正喘呼呼解衣脫褲的丈夫,適才那一陣激烈的擁吻,兩人都似用盡了力氣,駱冰雪白的酥胸也在上下起伏,兩顆新剝雞頭更早已傲然挺立,心裡塞滿了甜蜜幸福的感覺,可小腹下的空虛越來越盛,淫水正緩緩地流往會陰處,眼中丈夫的動作開始顯得有些笨拙了,文泰來一手甩開束縛翻身就壓上駱冰的嬌軀。

  「大哥先把燈熄了!」駱冰一聲嬌呼。

  「冰妹!今天我想好好看看你的身子,由它去吧!」

  「那有多羞人……唔……唔……唔……啊……啊!大哥你輕點!」

  文泰來吐出口中死勁吸吮的奶頭,兩手各緊握住一個乳房,一收一放,看著細白的肌肉由指縫中溢出,鬆開時留下更深的指痕,粉紅的乳暈因充血而變紅,因擠壓而更形凸起,乳頭上佈滿自己的口水硬挺翹立好似上了蠟的雪中櫻桃,腹內的火愈來愈勝,可是胯下的陽具卻仍如老僧入定。

  文泰來不期然腦中掠過一絲陰影,轉身掃過駱冰沒有一點贅肉的小腹,來到草原密佈的三角地帶,陰阜高高聳起,烏黑細長的陰毛佈滿整個洞口,大陰唇已經腫脹火熱,兩指微一剝開,透明粘滑的淫水泉湧而出,將另一隻手五指弄得濕滑粘膩,底下的被褥也濕了一大片,再不停留,駢指如劍一下就插入陰道快速抽插起來。

  「啊!……啊!……大哥!大……哥……好……好……好舒……服……不行了……」

  駱冰在丈夫的大嘴含上自己的乳房時,已快活的顫抖兩手緊緊的扯住被子,全身肌肉繃得緊直,子宮也一陣收縮,淫水像屙尿般傾洩而出,喉嚨嘓嘓作響,如果不是害怕丈夫誤以為自己淫蕩,早就叫出聲來;當文泰來的手指猛的捅進陰道,駱冰再也忍不住叫出聲來。

  「大哥今天是怎麼了?怎麼用起手來?以前總是吃完奶後就用肉棒猛插自己的,喔!是了,他一定是太久沒有和我親熱,想玩久一點,太好了!」腦中剛升起的一絲訝異,很快就煙消雲散,駱冰繼續沉醉在肉慾的快感中。

  突然,文泰來一翻身坐了起來,虎目如火,額頭汗水涔涔,直勾勾地看著駱冰,喃喃的說道:「冰妹!我……我想要你用嘴……幫我含含這裡!」說完用手一指胯下,臉卻脹得通紅。

  要知道自從結縭以來,文泰來對這個貌若天仙的嬌妻疼愛有加百依百順,本身又沉溺武學,對房事只知按本能發洩了事,一向又都在暗中進行,如今要從口中說出如此淫穢的要求,只窘得一個好漢手足無措。

  駱冰被文泰來突如其然的動作,從虛無忘我中一下拉回現實,猶自怔浺,驀地聽到丈夫的要求,一下就羞紅了雙臉,略一遲疑,柔順的她緩緩屈身坐起,伏向丈夫的胯下,伸出纖纖玉手撈起垂實如累的陽具,慢慢搓揉起來。

  沒有勃起的男根,尺寸依然驚人,沉甸甸的,但是有點冰涼玩弄了一會,駱冰張開小口,將軟垂的陽具塞入,舌頭笨拙的在口中攪動,兩隻小手上下合圍著陰囊,口涎延著嘴角滴下,此時文泰來緩緩躺下身子,妻子光滑的背脊在聳動的秀髮下蜿蜒而下,到了臀部轟然而起,形成一個完美的圓弧,下面秘處一道細縫夾的緊緊的,兩瓣大陰唇上陰毛雜沓水跡痕然。

  手輕撫著柔膩的臀肉,文泰來已經沒有感覺了,思緒飛回到被幽禁的日子,那該死的張召重,是了!一定是那次腎羭穴上重重的一擊,完了!以後人生還有何樂趣可言?冰妹這麼年輕,我怎能害了她?!

  胯下的駱冰還在努力的摸索……

  「奇怪往日大哥的東西又粗又硬每每頂得自己酸軟無力,子宮隱隱作痛,怎麼今天像條死蛇一樣,也許我嘴上的功夫不行吧!唉!我真沒用,大哥忍了這許久,我都不能讓他高興,對了!也許大哥還沒完全恢復,氣力不足,這東西雖然軟趴趴的,可也還蠻粗長的,還是把它放進去吧!可是怎麼弄呢?大哥累了,我從上面套套看吧!喔!羞死人了!大哥會不會認為我很淫蕩呢?不管了,只要大哥舒服就行,何況自己穴心子裡火辣辣空蕩蕩,也急需有東西充塞一下。」

  駱冰腦子裡千回百轉,最後跪起身來,背著丈夫跨坐上去,一手扶著陽具一手兩指剝開陰唇,努力的要將它塞進去,淫水源源流出,一會兒就將雙手和陽具弄得粘膩不堪,熊熊的慾火燒的駱冰耐心全無,急切間兩手四指交疊按住陽具就往穴裡塞,屁股往下一坐,就前後搖磨起來。

  軟軟的男根像豬腸一樣滑開,此時的駱冰像瘋婆子一般,肥臀急轉,手早就放開了,粗糙的陰毛擠開陰唇直接磨擦小陰唇和陰蒂,浪水急沖而出,陣陣的快感如波浪般襲來,隨著一聲長長的叫聲,駱冰身體向上一直再軟軟的趴向丈夫的腿縫間,喘息不止,沉思中的文泰來被妻子瘋狂的舉動震得目瞪口開,久久不能自已……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