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二十一章 憂義嫂章駝子坐懷忘色


  就在「魔鞭」單魁帶著駱冰姐妹在武功縣東南四十里處登岸時,對岸楊凌渡鎮內的一間客棧裡,章進正焦灼不安的在房裡兜轉著。

  他在響午過後就趕到了這個他估算中單魁一行渡江必須經過的渡口,但很可惜他不但到晚了兩個多時辰,並且也沒料到對方在這附近會另有接應,根本沒有直接從渡口上船。所以即便是他不斷的多方打聽也依舊沒有結果,反而卻意外的發現了「武諸葛」徐天宏夫婦留下來的記號,日期就在兩天前。

  章進不由得精神一振,雖然他不明白徐氏夫婦為什麼會走回到中間官道裡來,但是如此一來他更有把握可以很快的聯絡上他們。只是「奔雷手」文泰來這時勢必按著原定計劃由北路前進,應該是在渭水北岸的某處,按常理說他章進應該立時渡江,把駱冰被擄的消息通知身為她丈夫的文泰來,況且以「魔鞭」的武功,也只有「奔雷手」才對付得了。

  但是章進內心另有圖謀,不想讓拯救駱冰的事被文泰來拔了頭籌,壞了他的計劃,再且此樁營救行動面對的是一整群兇猛的盜伙,必須智取才有勝算,因此他認為當務之急應是先將「武諸葛」找來,謀出一套可行的計策,然後再讓他伺機從中施展「驅虎吞狼」、「聲東擊西」等手段,搶先一步將義嫂救了,覓地溫存一番、滿足一下久蘊的淫慾,所以他便將通知「奔雷手」這事擺在最後了。

  話雖說如此,然而「紅花會」此時在西北尚未建起勢力、又缺少外援,要他駝子獨自江南、江北的奔波尋找,很可能不但曠日廢時、誤了營救的時機,徒增駱冰受辱的機會,還壞了自己心中的算盤,在情急無奈之下,章進最後想到了那妖冶神秘的玉無痕,於是立刻到鎮外給她送去一個加急消息,之後便回客棧裡焦急的等候著。

  眼看幾個時辰過去了,月兒都掛得老高,卻還是不見人影,章進此時開始焦躁起來,只覺五內如焚、坐立難安,不時的踱到門口探望,最後一次回身時隨手從桌上拿起冷茶「咕嚕、咕嚕」的猛灌了幾口,強按住波瀾的情緒,嘴裡恨恨的自語道:「臭娘們!怎麼還不來!…罷了!再多等個把時辰後我也該上路了!」語畢往旁邊的太師椅上一坐、閉目養起神來……

  這時在一間寬大的石室之內,火炬高舉,駱冰被推倒在當中的一張石床上,在她四周圍站滿了無數個赤身裸體的大漢,每個人都挺著脹硬的陽物,有的正在上下套弄著,有的嘴裡說著下流淫穢的言語,一雙雙充滿色慾的眼光電掃著她幾近赤裸的胴體。

  駱冰纖潔的雙手緊緊地揪著胸前的衣襟,但是一邊怒聳的乳房仍然從支離破碎的衣裳縫裡露出猩紅的乳珠和大半個雪白的乳球,兩條白嫩腴滑的大腿雖然緊緊的夾護著幽深的溪谷,卻已整個暴露在空氣下,她兩眼驚恐地掃視著步步進逼的單魁和其他的壯漢,哀然的準備接受可怕的命運,身上再也看不見一絲俠女的英姿。

  然後隨著單魁的一聲悶吼,數不清的手掌爭先恐後地抓向已捲縮成一團的駱冰,在布片飛揚中她那玲瓏有致、浮凸傲人的胴體頃刻間已赤裸裸地展現在眾人面前,柔膩修長的四肢被大大的分開,雪白豐滿的乳房隨著她的哭喊掙扎、上下左右的跌蕩彈跳著,脹卜卜肥美的蜜屄也隨著屁股的扭動時而啟開羞嫩的門扉,露出粉紅的肉膜來,無數只髒黑的大手在她鮮美的肉體上游移輕薄著。

  這時單魁跨前一步、將肉莖在陰唇上敲劃兩下之後,兩指撥開肥厚的肉唇、露出嫩紅的穴縫、下身往前一挺!在駱冰淒厲的嘶喊聲中,一下便捅到了她花蕊深處……

  「住手!……啊……可惡!看我不活劈了你這個狗賊!……」

  只聽得章進大叫一聲、霍地從椅上挺坐起來,發覺身上已是汗透重裘、胸口兀自心跳不已……

  「呼……他媽的…還好是南柯一夢……」

  「駝子」長長的吁了一口氣,剛抬手抹去額上的汗水,就聽見一陣銀鈴似的笑聲,伴隨著一股香風輕盈地走進一位麗人來,赫然就是他期盼已久的「林中妖女」玉無痕。

  只見玉無痕一身薄紗水綠勁裝、高聳的雙乳將前胸挺得鼓鼓的,隱約可見繡著金線牡丹的同色肚兜裡凸出的兩點,媚眼流波地晃身來到章進身前,嗲聲的說道:

  「我說我的十爺!你要活劈了誰呀?叫得十里外都能聽見。」

  「你怎麼到現在才來?我不是通知你十萬火急的嗎?」

  「哎唷!我說十爺,你以為我會飛天遁地啊?說到就到!我這已是盡快的趕過來了,不信你摸摸人家胸口,還「噗咚、噗咚」的跳著呢!死沒良心的!」

  玉無痕拿起章進的手就按向自己的胸口,嘴角含漾著淫蕩嘲弄的笑意,在她料想中這矮駝子肯定敵不過這般誘惑,接下來必然先求歡交苟,然後才會提及正事,所以另一隻玉手也同時摸向他的胯下……哪知章進不耐的一甩手、粗聲的說道:

  「你別煩我!我找你來不是幹這檔事的!」

  玉無痕俏臉微微一變、很快的又摟著章進的臂膀嬌聲說道:

  「喲!怎麼啦?耗子不偷油、貓兒不沾腥了?這可是奇聞!好吧!有什麼事可以讓我們十爺這麼操心、這麼著急、連快活事都不想的?你說吧!」

  於是章進將駱冰被擄的經過簡單的說了,語畢同時緊緊地抓起玉無痕的纖手、用力的合在兩掌之中,面容沉痛地說道:

  「無論如何你一定要幫我將這消息盡快的通知我四哥,再晚點要是我四嫂出了什麼事,我……」

  話說至此已是有點哽咽、難以再續,虎目中也泛起了淚光。

  玉無痕心裡沒來由的泛起一股醋意,好奇的尋思道:

  「這駱冰到底有什麼媚力?讓這個色中餓鬼可以不顧一切,緊張成這付模樣,好像連我都不看在眼裡,哼!我就偏不相信……」

  心念電轉間已是有了計較,於是輕輕的將手掌抽出,兩條玉臂左右合圍地將章進的頭攬靠在自己酥胸上,裝作十分婉惜地說道:

  「原來駱當家出了這麼大的事,也難怪十爺你擔憂,但是俗話說:「心急喝不了熱粥」,聽十爺方纔所說,對手可不是個省油的燈,所以現在你反而更要鎮定,我想一時之間駱當家是不會有事的,在武林中有誰不知道「紅花會」?又怎麼敢輕易的得罪你們?說不定現在還把她捧為上賓呢!」

  章進聞言臉上神色一動、似有所悟,一掙身從玉無痕的胸口上抬起頭來,仰視著她潔白的嬌容問道:「你…你真的這麼認為?但是「魔鞭」他可是個……」同時間他鼻中聞到了一股香甜的蘭麝之味,不由暗暗感到奇怪:「這娘們身上這麼香!怎麼剛才我都沒聞到?」思想間兩手已不知不覺扶上了玉無痕的腰胯。

  玉無痕清晰地感覺到了章進的動作,芳心裡暗自得意,臉上卻仍然不動聲色地搶著說道:「是他才最有可能了!你想:單魁如今的處境就像一條喪家之犬,他敢再樹「紅花會」這麼一個強敵?除非他不知道駱當家的身份,但是江湖道上有誰會不識得「鴛鴦刀」呢?」

  章進的臉色隨著玉無痕的話陰晴不定,原本已在她聳翹的肥臀上捏揉的手掌最後頹然放了下來,一轉身將身軀摔進太師椅裡,嘴裡喃喃的念道:「不行!我不能冒這個險!那龜兒子要是真的不長眼,那我四嫂不是被他……不行!不怕一萬,只怕萬一,來!你快過來!我將我們會裡的聯絡方法告訴你,你趕緊替我去找我四哥去!」

  說著一把扯過玉無痕的玉手,只拉得她腳下一個踉蹌。

  玉無痕說完上述的一段話時,已經在後悔自己為什麼要「畫蛇添足」,這時趁勢將豐滿的嬌軀坐進章進懷裡,不依的說道:「唷喔!我說十爺,「上吊也得喘口氣」吧?人家為了你千里奔波、一刻也不敢停,到現在連一滴水、一粒米都沒進,身上又粘又膩的,你好歹去叫點吃的、再差店家弄一桶熱水來,讓我填填五臟廟、將身子洗清爽了,這樣才有力氣辦事啊!再說事已至此,你就是急也不差這一刻吧?」

       ※   ※   ※   ※   ※

  玉無痕放下手裡的碗筷,睨了身旁不言不動的章進一眼,起身扭動妖裊的嬌軀走到屋角的屏風後,緩緩解下身上的衣物往面前的木架上一掛,回手探了探澡桶裡的水,猛的一縮手、「哎唷」一聲輕呼,同時斜出半邊臉來向著不遠處如泥塑般的章駝子嬌聲喚道:

  「十爺!您行個好,給奴家打一點冷水進來好嗎?這水燙得疼呀!」

  不一刻,當章進提著水過來時,玉無痕拿手襟著一條澡巾放在胸口,這巾兒小得差堪遮住半邊胸膛,長度也只到臍下數寸,將一大邊雪花花的酥胸粉乳和烏黑的陰丘隆阜都暴露出來,她故作嬌羞地側身向著章進,哪知對方視若無睹的將水往桶裡一倒、返身便走,急得玉無痕不再作態,一把扯住章進嗲聲說道:

  「嗯∼好人!你別急著走嘛!來!幫人家擦擦背,我夠不著嘛!」

  說完拿起一塊澡莢往他手裡一塞!轉身便跨進澡桶裡,將身子趴伏在桶沿,水靈靈的大眼滿含蕩意的瞅著章進。

  章進面無表情的走了過來,兩手掌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在她光滑的背脊上搓洗著,玉無痕故意發出媚人的低哼,嬌軀也有意無意的蛇扭著,讓那渾圓光滑的香臀在水中時浮時沉,可那粗糙的手掌只僵硬的在她背上來回摩娑著、並沒有更進一步激狂的行動。

  玉無痕心底愈發的不服,星眸一瞟間,發覺章進的胯部正好就在眼前,於是不假思索的便隔著褲子在他命根處撫弄起來,沒兩下功夫,原本低垂軟伏的陽物已漸漸有了反應,玉無痕大喜、暗忖道:

  「你這死駝子!你忍得住、我就不信你這駝鞭過得了姑奶奶這一關!」

  玉指撩動間已將章進的褲子解下,果不然!那黑黝黝的陽物已是頭角崢嶸的抖動著、都已冒出了青筋,當下便輕卷香舌、檀口微張地就個大龜頭舔啜起來…

  半響之後已聞得章進的呼吸開始急促,兩隻手掌也分成上下兩路、一後一前的捏擠著半浮出水面的肥臀和水下漂動的雙乳……,隨著時間的過去,他下手的動作也越來越粗暴,將白玉般的肌膚捏出一道道紅瘀的指痕。

  這時玉無痕已痛得想要叫出聲來,同時也感到嘴裡的肉莖已硬如精鋼,知道已到了該進行下一步的時候了,便吐出在口中套弄的陽物,從水裡「嘩啦!」一聲站起身來,還沒來得及開口便聽得章進悶聲說道:

  「玉姑娘,背都幫你擦好了,請你趕快洗洗上路吧!」

  說完拉起褲子穿上,逕自轉身走了開去,只氣得玉無痕一掌劈下,將桶裡的水花擊得四濺,卻還是不明白這個嗜色如命的男人這回是怎麼忍過來的。

  她哪知道從頭至尾章進的腦海裡就只有他四嫂駱冰一人的倩影。

  隨著他思緒的飄越,一忽兒是駱冰赧展腰肢、捧乳挺陰地在他胯下婉轉承歡;一忽兒卻又見她玉體橫陳、嬌軟無力地被單魁恣意奸辱,那熟悉的肉體和讓他魂縈夢牽的蜜穴正被粗魯地玩弄抽插著,絲絲的淫液從性器的接縫中飛濺開來,粉嫩的兩瓣小陰唇翻進翻出,開合間彷彿在向他發出無聲的、求助的吶喊,異樣的幻覺激起章進亢奮的情慾,被吞舔中的陽具變得前無所有的堅硬……

  然而,突然的水聲驚醒了他的迷夢,一滴濺入眼中的水花更令他看清了現實,所有的幻影剎那間凝聚成駱冰哀戚嬌憐的玉容,是那樣的無助、那樣的讓人心疼,章進的心陡地又掉進了冰窖,他知道:情勢已是刻不容緩了!

       ※   ※   ※   ※   ※

  「眉縣」東距楊凌渡七百餘里,乃陝中少有的產米大鎮,雍正年間陝甘總督年羹堯在此廣設糧倉、屯兵把守,把這裡當作是運兵轉糧的中繼站,自此而後便繁華日盛,鎮內百肆羅列,賭坊、酒館、妓院四處可見,儼然成為西北地區的銷金場所。

  這日,「武諸葛」徐天宏夫婦在薄暮時分住進鎮內的「富貴居」客棧後,周綺便興致勃勃的拉著丈夫上街,這些日子以來他們經過的都是一些偏野小縣,驟然逢到這麼一個饒有江南富庶、熱鬧的城市,一下便把「俏李逵」的玩心勾了起來。

  夫婦倆東遊西逛,就著街邊喝了碗香濃的羊肉泡饃,周綺性子急,不耐煩要輕撕慢剝的將饃給弄碎,津津有味地將肉湯給喝了之後,起身便走,拿著麵饃邊走邊啃起來,又買了根糖葫蘆,輪番的吃上一口,大讚味道好極了!

  徐天宏看愛妻當街蹦蹦跳跳的走著,那模樣哪像個出嫁的婦人?回想這些日子以來周綺總是心事重重的樣子,有時半夜還會驚醒,在路上走著也時不時的會回頭張望,他心思細密又愛妻頗深,雖然覺得可疑卻並不多問,只是暗暗留心,所以當周綺要求:「白天在山野裡趕路,晚上必須轉回官道縣鎮住宿。」時,他也一口允諾了,可是這一路走來風平浪靜、絲毫不見異樣,漸漸的認為自己是多慮了,現在看到愛妻又恢復往日活潑的樣子,心裡大感快慰。

  眼看著一條長街即將走盡,周綺卻仍然意有未盡的樣子,徐天宏這時心裡想著:

  「難得綺妹今晚性致這麼好,我可得好好把握、逗她開心……嗯∼去問問還有什麼得趣的地方,好讓綺妹盡興。」

  正思索著,突然一縷奇異悠揚的笛聲伴隨著隱約的人群轟叫聲傳入耳內,夫婦兩人不約而同的對看一眼,攜手便循著來源找去。

  拐過兩條小巷之後,眼前豁然開朗進入一條大街,卻是另有一番景象,只聞得空氣中脂粉飄香、酒味陣陣,還有那姑娘們的鶯聲燕語、打情罵俏的聲音、夾雜著龜奴、老鴇的吆喝諂媚聲此起彼落,街上人來人往幾乎清一色是衣著光鮮的男子,敢情兩人是走進煙花巷裡來了!

  周綺柳眉一皺、抓住夫婿的手轉身便想離開,偏臉間,眼角卻瞥見不遠處一起高牆下面圍了一片人群,笛聲就是由那裡傳出,不由動了好奇心,一個迴旋,抬腳便走了過去。

  她自幼驕縱,行事總是隨興所至、從不考慮後果,適才想走並非覺得此處不是良家婦女該來的地方,而是不願夫婿見到那些鶯鶯燕燕罷了!現在見有新奇事可看就什麼也不顧了。徐天宏被愛妻這麼一拉一轉,也只有搖頭苦笑著快步跟了過去。

  夫婦倆好不容易擠過幾層人群站到了前緣,這還是眾人見到周綺是個女子,大感驚奇之下自動讓開一線,間中有那想施口角、手足輕薄的,看周綺身著武林服、腰懸鏢囊、活脫脫女羅剎模樣,便也都斷了妄念,況且每個人的目光都已被眼前的景象深深吸引著。

  只見牆前一方地上四角都釘了木樁、用繩索連著,木樁上各置了個大燈籠,正後方倚著牆沿則擺有一桌一凳,一位穿著武官服模樣的粗壯漢子正靠著桌邊飲茶,兩眼則不時的掃向四周。

  這時場中一名頭纏白布、凹眼鷹鼻、面目手足都漆黑無比的男子盤坐在一塊圓石墩上,正閉目吹著一支細長的笛子,在他面前放了一個竹簍,再往前地上鋪了塊麻布,上面擺滿了大小不一的瓶瓶罐罐、角盒布囊之類的東西。

  而在他兩側則各有一名體態婀娜、面罩白紗的褐膚女子隨著笛聲正自婆娑起舞。兩女赤足金環、服飾怪異,身上只罩了件齊腰薄紗一黃一綠,身段卻是乳圓臀翹、腰細如柳,曼妙得引人遐思,款擺搖曳間更是臍花隱現、妙乳生波,兩隻婉轉玉手擺在胸前拈指弄姿,使得薄紗下的乳暈若隱若現,逗得圍觀諸人無不口乾舌燥、蠢蠢欲動。

  周綺一見原來是這種活色生香的場面,登時柳眉一豎、便待發作,突然她被竹簍中的動靜吸引了目光,原來一條扁頭寬頸的斑斕毒蛇正隨著笛音從簍中昂起頭來、節節高昇、左右搖擺,與那女郎們的舞姿相互呼應。

  這時人群中發出了叫好聲,一呼四應!令得場中的女郎舞得更急了,開始相互摟抱著時而旋轉、時而挺陰聳乳,作出百般曖昧挑逗的惹火體態。

  周綺不由羞紅了耳根,緊攢在丈夫掌中的小手都泌出了汗水,然而更讓她羞不可耐、神思飛馳的,是她不經意間瞥見那吹笛男子的胯下不知何時也從特意開口的褲襠中伸出一根黑黝黝細長之物,稀奇的是那東西也配合著簍中的毒蛇作那伸縮搖擺之態,時長時短、有脹有縮,不覺定睛細細一瞧!哎呀∼不就是那令人快活的不文之物麼?

  這一發現讓周綺腦中不由浮起了丈夫徐天宏的陽物,那是她最熟悉不過的,然而一眨眼卻又被章進那粗碩的陰莖所取代,雖然離那次不倫的交媾已過去相當時日,腦海中的印象卻仍是那麼的鮮明,她甚至還數得出章進肉莖上那浮凸的筋脈!

  不過倏然間面前這個異國男子的肉棍卻不斷的在她瞳中擴大,那呈妖異顏色的黑色龜頭一脹一縮,好像正向她發出盛情的呼喚,也好像已在她飢渴的陰道裡作無形的進出,正暢快地吸啜著不知何時已潺潺流出的花蜜,讓她渾身起了快感般的戰慄,也幾乎發出喜悅的呻吟。

  周綺知道自己不能這麼淫蕩的盯著丈夫以外的男人的陽物,然而深知肉體歡娛的成熟婦人又怎麼能抵禦得住飛揚的淫思?正如同她無法控制那逐漸發熱的胴體和膨脹中的性器,當然!還有那涓涓不止的浪水,她就像撲殺獵物前的母豹般專無二致地緊盯著那如魔棍般的黑陽具,瞬也不瞬……

  這邊徐天宏的目光則像所有的男人一般,全都緊盯在場中那兩名曼舞中的女郎的胴體上,任他「武諸葛」行走江湖多年,如此惹火刺激的場面還是頭一遭,起先他還擔心嬌妻會因厭惡而離開,後來發現周綺似乎比自己還有興趣,也就放開了胸懷、大膽欣賞起來,不旋踵已是慾火中燒、胯下的肉棍狠狠的翹了起來,心裡著實想立刻拉著愛妻回客棧發洩一下,卻又捨不得這難得一見的場景。

  正當他感到忍無可忍之時,清翠的笛聲突地嘎然一落!兩名女子很自然的各披上一件長袍,再拿起地上的物品、操著生硬的官話向場邊的群眾兜售著,那吹笛男子則小心的將竹簍蓋上布塞,起身和那武官在交談著、態度異常恭謹。

  徐天宏一見好戲已了,正想牽著愛妻返回客棧,抬眼卻見得周綺粉臉緋紅、雙眼癡迷,兀自傻傻的站著,心裡不由一驚、以為她中了暗算,當下手裡一緊、搖著她的玉臂,同時跨身站到周綺面前急聲呼道:

  「綺妹!綺妹!你怎麼啦?你沒事吧!」

  這一連串的呼聲仿若天外響雷,將周綺從綺思中震醒過來,眼前黑呼呼的巨陽霎時不見,換上丈夫微黑的瘦臉,不由得一陣心急氣促,好像做錯事被抓到的小孩般俏臉更加飛紅,惱羞成怒地一跺玉足、嬌叱道:

  「叫什麼叫嘛!魂兒都差點被你叫沒了,你在這兒我還能有什麼事?走吧!死人頭!」

  夫婦倆攜手正想離開,冷不防幾聲話語讓徐天宏住了腳步,原來他聽到有人驚歎地說道:

  「嘩!這煙絲可真香!色澤又這麼棒!不愧是印度國出了名的「金絲寵霧」啊!」

  另一廂則是適才的一名舞孃嬌滴滴的聲音時高時低地說道:

  「大爺!您放心!這可是上百條毒蛇熬煉出來的神油,您只要抹在……包管您夫人……幾個時辰……欲仙欲死……」

  「武諸葛」徐天宏是出了名的癮君子,聽到有好煙絲那還不像螞蟻沾了蜜——-粘住了!他尷尬地朝愛妻一笑、搔著腦杓兒嘿嘿說道:

  「綺妹!我……我想瞧瞧那煙絲去,你等我一會好嗎?」

  周綺不置可否地撇了撇嘴,逕自走向一旁瀏覽起街景來。

  面對著來往的人潮、迎著那不時投向自己的淫邪、詫異的目光,周綺漸漸的感到渾身不自在,彷彿自己正赤裸裸地站在街口任人恣意地觀看,那一道道男人野獸般的目光就像利劍般刺向乳峰、刺向私處、刺向週身敏感的部位,使得稍稍冷卻的熱潮一下又湧了上來,漸漸地感到乳房膨脹得隱隱作痛,蜜屄也一陣強過一陣的粘糊難受,此刻焦躁得直想脫盡所有的衣裳,讓那晚風吹襲袒裼的肉體,這時她只希望盡快和夫婿好好洗個澡,然後盡情的雲雨一番。

  然而過了好半晌卻還不見夫婿歸來,不由惱怒的一轉身,只見徐天宏正和幾名男子各端著煙桿子圍靠在攔繩前說得正歡,其中一人還對著一名女郎的背影比劃著,接著眾人便哄笑起來,周綺惱怒地一聲嬌哼、掉頭就走,行不多遠已聞得徐天宏氣急敗壞的自後趕來,一迭聲地說道:

  「綺妹!好端端的你怎麼說走就走呀?也不招呼我一聲!」

  「哼!………」

  「綺妹!你聽我說,適才……」

  「…………」

  一陣子的好說歹說總算把薄怒中的周綺給逗開了顏色,兩夫妻也回到了客棧裡的上房獨院,這倒不是徐天宏的解釋收了功,而是周綺此時已是春心大動、急於一戰,不想把氣氛鬧僵了,更何況末了徐天宏曖昧地告訴她:有一樣寶物還來不及買,是關於兩人終生幸福的。只把個思春的少婦逗得遐思頻頻,卻裝作若無其事的叮嚀道:

  「時候不早了,明兒還得趕路呢!我身上難過死了!得先泡泡身子。你缺個什麼就快去快回吧!」

       ※   ※   ※   ※   ※

  滾燙的熱水將周綺的肌膚蒸泡得澈體通紅,真是渾身舒泰!她原本想著要盡快地洗淨身子,然後上床等候夫婿歸來,然而將經過長途跋涉的軀體泡進熱水裡後,那種感覺實在是太舒服了,以致於到了後來就已不想起身,慵懶地將嬌軀盡量的舒展開來,然後輕輕闔上雙眼……

  慢慢的,那有點昏沈的腦子在飄渺的黑暗中卻不期然的又浮現出片刻前所見到的那奇妙的、伸縮不定的黑色陽物來,盤旋不去、往復變幻著各種不同的形狀和色澤,引領著悠遊中的思緒逐漸進入一個綺靡的世界,閒散中的雙手也不由自主地開始在胸前和私處游移著………

  隨著時間的流逝水溫慢慢的冷卻下來,然而她體內的慾火卻絲絲然被她自己四處搓揉的玉手給點燃了,渾圓細巧的粉紅乳尖在不斷的輕撫拈弄下已硬挺得像顆大紅豆,浸泡在水中的蜜屄也好似耐不住水溫的變化,正泌泌地流出溫熱的淫液,俏臉上更是化開了充滿春意的緋紅色彩。

  婚後首度自我陶醉的周綺逐漸摸熟了追尋快感的技巧,插進小穴中的纖指剛剛觸摸到那令人戰慄的酥麻時,門外突然傳來了有節奏的剝啄聲,正是她「紅花會」特有的敲門訊號。

  「哎呀!七哥回來了……這死人頭!去了這麼久!」

  從綺夢中被驚醒的周綺慌忙從澡桶裡爬了出來,隨手匆匆套上一件短披風,揪著衣襟、一路嘟噥著快步上前將門打了開來,「哎呀!」一聲驚呼中,人也跟著倒退了幾步,雙手自然上揚、摀住了張大的玉嘴,罩肩的披風無聲的滑落到腳邊,一付還冒著熱氣、活色生香的玉體立刻赤裸裸的展現在來客眼前。

  「十……十弟!你……你怎麼會來這兒?我……我…你別亂來…哎呀…」

  來者正是滿面風塵的「矮駝子」章進,過度的吃驚使得周綺絲毫沒有發覺遮身之物已經掉落,在章進跨步向前時,她自然的抬腳後退,冷不防被那地上衣物一絆!已是向後仰了個四腳朝天,兩條玉腿劈了開來,佈滿茵茵柔絲的豐腴桃實剎那間像熟透般迸裂出鴻溝裡嫣紅的嫩肉,仿如乍洩春光,令人目眩神馳。

  「當心!七嫂!你…你這是怎麼啦?有沒有摔疼呀?」

  章進見狀立時緊張的上前低身相扶,觸目周綺那光滑晶瑩的胴體上水跡猶存、色澤粉然,呈現出一種成熟、誘人的酡紅,還散發著浴後的清香,綿實柔軟的乳峰似乎更豐滿了些、顫巍巍的,腥紅的乳珠點綴在淺褐的乳暈上更是奪目動人,使得經過一日夜不停奔馳、身心已極度疲乏的章進,虛火一下竄了上來,胯下的陽物「登」的高高舉起。

  這變化讓仰躺在地的周綺瞧個正著,嚇得她翻身就想逃,然而也不知怎的,偏在這時候章進粗糙的大手已搭上了她的手臂,一陣澈體的酥麻立時傳遍全身,一絲力氣也使不上來,莫名的淚水突然湧進雙眸,嘴裡急哀哀地低叫著:

  「不!不!不可以……十弟!別…別…不要啊!七哥……就回來了……」

  然後她只感到自己被赤裸裸地抱進一個充滿汗臭和男性氣息的寬闊胸膛裡,不由得兩眼一閉!豆大的淚珠串串滑落,然而意外的是:章進很快的將她放到身旁的木椅上,同時為她披上掉落的衣物,啞著聲音說道:

  「七嫂!我七哥呢?四嫂她……她出事了!」

  腦子裡一團混沌的周綺,入耳仿如晴天霹靂,嚇得立時張大了杏眼、挺身急問道:

  「什麼?你說什麼!十弟!你是說四嫂?四嫂她怎麼啦?」

  章進轉過身去、避開周綺那再次乍露的春光,慢慢地踱向門外,疲弱的說道:

  「四嫂被個兔崽子抓去了,唉!……七嫂!你先將衣服穿好吧!」

  望著章進佝僂的背影,周綺分不清此刻自己的心情,是震驚?是慶幸?還是那朦朦朧摸不著的失望?她有點癡了,所有一盞茶前的激潮像那飆退的浪花消逝得無影無蹤,這時早該出現的「武諸葛」卻還是不見人影,他!又發生了什麼事呢?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