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六章 謀緝兇圓夢坊初露江湖


  駱冰的遇襲,像爆開的火炮,震動了整個金陵分舵,從第二天中午起便偵騎四出,同時一隻隻的信鴿也飛往大江南北,但是因為事關駱冰的貞節,所以一切動作都在秘密中進行,任誰也看不出平靜的武林已是暗潮洶湧。

  平安客棧的廂房裡,從陳家洛以下的幾位首腦正在緊急磋商,胖嘟嘟的『笑孟嘗』臉上汗水涔涔,已經沒有了笑臉,正惶恐的對著陳家洛等人一個勁的在賠罪:「總舵主,幾位當家的,屬下很慚愧,在我的地面上出了這麼大的事,我一定盡快將兇徒找到,給駱當家一個交待。」

  陳家洛微一擺手,對著正低頭沉思的徐天宏問道:「七哥,你可已經發現什麼端倪?」

  徐天宏緩緩站起身來,一邊來回的踱著方步,面色嚴肅的說道:「根據四嫂和心硯的描述,這兩個人很有可能就是『遼東雙狼』。」

  廳內眾人聞言均都聳然變色。「碰!」的一聲,臉色鐵青的文泰來虎掌往桌上一拍,咬牙切齒的說道:「好匹夫!我文某不將你倆碎屍萬斷誓不為人!」

  「七哥,你會不會弄錯了?『遼東雙狼』不是早在十年前就已喪命『天池』北面的『凝雪峰』嗎?怎麼會……」余魚同接口問道。

  「唉!但願是我弄錯了,只是這作案手法、捆綁婦女的方式,你們難道不覺得很有可疑嗎?只是我也想不懂,如果是他們,怎麼會在江南出現呢?」

  大廳內一片寂然,眾人都不由得陷入可怕的傳聞回憶裡……

  十多年前,關外出現了兩個武功高強的年青人,四處採花作案,一個喜穿黑衣,一個常年灰袍,人稱『遼東雙狼』,名字則無人知曉。他們對待婦女的手法極其殘酷變態,都是先行捆綁之後,再輪流姦淫她們的後庭,甚至在口中射精後逼令吞下,只是從不下手殺害對象,總是在發洩完獸慾之後便飄然遠去。縱然如此,受到凌辱的婦女,不是自殺就是精神錯亂,終於引起關外武林道的公憤,群起圍剿,逼得兩人流竄入關。

  在關內蟄伏不到一年之後,又在山東、直隸犯下數十起大案,其中包括『神蛟幫』幫主的小姨子、『東海龍女』龐青青,和『無心庵』的『靜塵師太』。這時,北六省便組成『獵狼大隊』,一路追殺往北,終於在『天池』北巔的『凝雪峰』將兩人擊落深崖。

  最後,章進打破沉默說道:「不管是不是這兩個賊子,我們紅花會絕不能善罷甘休,還好四嫂並未受到真正的奸辱。心硯,你看得不會有錯吧?」

  「是啊!心硯!你再仔細的想想,將昨天的經過再說一遍。」陳家洛接口說道。

  「是的!少爺。昨天夜裡我奉了您的命令回客棧裡來,沒看到十當家和文四奶奶,後來我想起來在我進到鎮上之前,曾看到兩個人向著山坳裡奔去,後面那個好像是駱當家,我就順著那個方向尋了過去。剛一進到林子裡,就看到兩個人抱著一個女人,當時我衝了過去,被其中一人踢了一腳,撞到大樹上暈了過去,後來是四奶奶把我搖醒,說衣服破了,叫我回客棧替她拿一套……」

  「慢著!你當時有沒有看清楚對方長的什麼樣子?」徐天宏問道。

  「林子裡太黑了,看不清楚,只知道一個穿黑衣,一個穿灰的……」

  章進接口道:「那麼那個女的呢?你怎麼能肯定她是不是四嫂?還有,那個時候她是什麼樣子?有沒有掙扎抵抗?有沒有出聲呼救?是不是被點了穴道?」

  「我……我也不知道。當時我想也沒想就衝了過去,接著……」

  「讓我來回答這個問題吧!心硯怎麼會知道得很清楚?十弟,你倒是很關心我當時的情況啊!」語落,駱冰俏生生的走了進來,身後緊跟著周綺,白玉似的臉上,平靜得看不出喜怒哀樂,只有在望向心硯的目光中透出一絲暖意。

  章進訕訕的叫了聲「四嫂!」眾人紛紛開口招呼。

  文泰來快步走到嬌妻身旁,愛憐的牽住她的玉手,扶她到一旁坐下,體貼地道:「冰妹,你怎麼出來了?這裡有總舵主替你作主,不用擔心的!」

  駱冰輕撫著他的手背,回以感激的一笑。

  「是啊!四嫂。昨夜害你受驚了,你就好好休息吧!我們一定會為你討個公道的!」陳家洛接口說道。

  駱冰欠身向陳家洛福了一福,徐徐開口道:「我們在江湖上打滾,什麼樣的風險都有可能遇到,昨夜的事只能怪我學藝不精、運氣不好,怨不得任何人。照我的意思--這是我個人的一個小劫難,沒有必要連累大家,我們會裡的事重要多了!」

  「不是的!四嫂,會裡任何一位兄弟的事就是大家的事,同樣都很重要,我們怎麼能置身事外呢?」說話的是面罩黑巾的『金笛秀才』,外露的雙眼迸射出濃濃的情意。

  駱冰轉首迎來兩道炙熱的目光,心裡微微歎息道:「唉!十四弟,只怕到頭來我要辜負你的一片心意了!」

  這時候陳家洛已作出了裁示,決定再逗留五天,一方面安排支舵的事宜,一方面等待打探的結果。

  突然,聽到周綺和徐天宏之間似乎有了小小的爭執,便開口問道:「七哥,七嫂,你們有什麼意見不妨說出來聽聽。」

  只見徐天宏推了推周綺,後者吶吶的開口道:「是這樣的,七哥他……他說……說想問問四嫂,那兩個賊人……是……是……怎麼離開的?」

  事實上這也是眾人心中早有的疑問,只是誰也不敢開口罷了,所以一時之間目光盡皆集中在駱冰臉上。駱冰只覺雙頰發燙,心中一陣氣苦,暗罵駝子多事。

  原來她早已和心硯套好說詞,不想將這件事曝光,奈何,心硯回客棧取衣時被上茅房的章進看到,這駝子昨晚極盡酒色之能事,很晚了才回來。當時還偷偷摸摸的有點心虛,無意中卻看到心硯從駱冰房中抱了一堆衣物匆匆外出,一會兒之後兩人相偕而回,卻一起進到駱冰房裡,正想過去探個究竟,就看到心硯被推了出來,當下把垂頭喪氣的心硯叫到一旁質問。

  還好,當時他沒有太多的聯想,心硯又對他已有戒心,只簡單的說出駱冰遇襲的大概,那知道這駝子正擔心無法在此地久留,壞了他的大計,如今有了這麼好的藉口,第二天中午就說了出去。

  在眾目睽睽之下,駱冰強忍心中的慌亂,徐徐說道:「那兩個賊子將我捆綁之後,便動手撕我衣裳,這時候心硯衝了進來,被其中一人踢了一腳之後就不見動靜,那人回過頭來又強剝我褲子,然後……然後……」

  「然後怎麼了?四嫂!」章進焦急的接口道。

  「咦?十弟,你緊張什麼?一整天就不見你人影,這時候倒關心起來了?」駱冰撇了撇嘴譏笑道。

  「呔!十弟,我正想問你,昨天你都到哪兒去了?」文泰來圓瞪著雙眼,瞧著章進問道。

  駝子急忙陪笑道:「四哥,請你息怒。昨天我該死!貪飲了幾杯,我保證不會了,以後只要你不在,我一定『寸步不離』地緊跟著四嫂。四嫂,你說這樣好吧?」說完衝著駱冰曖昧一笑。

  這時候陳家洛擺了擺手,說道:「四嫂,請你接著往下說。」

  此時駱冰已胸有成竹的說道:「然後天上突然爆開幾朵火花,那兩人看到了就匆匆忙忙的走了,我……」

  「這就沒錯了!總舵主,據兄弟們回報,昨天近午夜的時候,在金陵西郊小芒山有武林人物聚會,用火箭為號。」開口說話的是『六月飛霜』易守節,他恭謹的接著問道:「不知駱當家可有記得賊人什麼特徵?」

  「唔……啊!對了!那黑衣人頷下留有一撮短鬚。」

  這時徐天宏兩掌一拍,說道:「著!果然是他們!這『黑狼』正是蓄著短髭得。總舵主,我認為我們應該盡快通知武林同道這個重要的訊息。」

  駱冰此時深深的看了『六月飛霜』幾眼,她不明白適才情急之下隨口說的幾句話,他為什麼要替她圓謊,難道事情真有這麼巧合?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暗中鬆了一口氣的駱冰,反而不由自主的想起──黑衣人那靈活的長舌在陰道裡撩刮時所帶來異樣的快感,想著想著,私處又有點濕了……

  接下來的兩天每個人都很忙碌,『笑孟嘗』的寡媳『賽桂英』葉秋雨每日都來客棧與駱冰、周綺一同籌劃女會眾的招編事宜。

  這天傍晚時分,送走了葉秋雨之後,紅花會中除了陳家洛帶著心硯還在金陵未歸之外,其餘的幾人很難得的聚在一起,文泰來特地要了一桌酒席,兄弟們圍坐在一塊,雖然名為替駱冰壓驚,事實上席間誰也不敢去提這個話題。

  入座時,章進慇勤地為駱冰拉椅布筷,藉機坐在她身邊,時不時的又在她大腿上輕薄兩下,駱冰也不去理他,反而不時地向著余魚同投以憐愛的眼神,使得『金笛秀才』心神波動不已……

  酒過三巡之後,突然匆匆走來一名店小二,在廂房門口叫道:「駱女俠,有人送來一樣東西,指明是要面交給您的。」

  駱冰接過來一看,是一個精緻的木盒子。這時眾人都圍了過來,周綺向著文泰來打趣道:「四哥,你可要看緊了!有人送東西給四嫂……」

  徐天宏趕緊碰了碰老婆,輕咳一聲,開口道:「四嫂,當心點!謹防其中有詐!」

  余魚同伸手接過木盒,遠遠的放在桌子另一邊,取出金笛一吹,「啪!」的一聲,細如髮絲的金針準確的擊中機簧,盒蓋彈了開來。眾人趨前一看,盡皆驚呼出聲,只見盒中方方正正並列著一大一小兩隻耳朵,切口血跡猶存,旁邊折放著一張素箋,駱冰拿出來一看,上面寫著──

  『紅花會駱女俠妝次:

  日前道上,敝門使徒未識玉駕,褻犯貴體,經查明後,已按門規處置,除各去一耳之外,並罰其『北幽冰獄』苦役兩年,望能一消芳駕瀆辱之憤,並全敝門對貴會神往之情。千祈諒察!

  圓夢坊主』

  一時之間,眾人對著這封短函議論紛紛,尤其對這個『圓夢坊主』到底是何人,連見多識廣的『賽諸葛』也說聞所未聞,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這件事至此已告一段落了。

       ※   ※   ※   ※   ※

  『金笛秀才』余魚同仰臥在床上,正一下下的套弄著堅腫的陽具,嘴裡喃喃的念著:「四嫂,你的小屄好緊……夾得我好舒服!……喔∼∼喔∼∼來!讓我吸吸你的奶子……嗯∼∼嗯……」

  席間,駱冰勾魂般的眼波一下子挑動了體內久蘊的慾火,幾乎是迫不及待的衝回臥室,掏出暴脹欲裂的淫根,邊回憶駱冰誘人的肉體,邊自慰起來。

  突然室外響起了文泰來的聲音:「十四弟,你睡了沒有?咱哥倆出去喝幾杯如何?」

  原來文泰來早就知道『金笛秀才』對自己嬌妻懷有不可告人的情愫,自從在『天目山寨』對駱冰隱約透露報恩的心意之後,他就有了讓妻的念頭,只是這件事為禮法所不容,駱冰又淡淡的無所表示,直把個爽直的『奔雷手』弄得計無所出,不知如何是好。直到今夜席間,他發現兩人對視的目光大不相同,心裡頭暗暗有了一個決定──是到了攤開來明說的時候了!尤其嬌妻受辱的事已經解決,回房後看到駱冰神情愉悅的準備沐浴,那模樣似乎又回復往日的明媚開朗,文泰來毅然的徑往余魚同寢室而來……

       ※   ※   ※   ※   ※

  駱冰體態優雅的坐在銅鏡前梳理著滿頭如瀑的秀髮,身上只披了一件薄薄的睡袍,寬鬆的袖口,露出兩支嫩藕般的手臂,斜開的前襟,掩不住一片峰巒起伏紅梅微露,修長的雙腿交疊著,雪白凝膩的大腿隱隱的泛出光澤。真是「蘭湯浴罷卸晚妝」,把成熟少婦的風韻表露無遺。這時的她,好似已去了心中的一塊大石,感到無比的輕鬆愉快。

  這時候門扉輕開,章進閃身而入,快步走向駱冰身後,雙手交叉從她領口伸進去,一把撈住兩個大奶玩弄起來,熱燙的陽具緊頂著光滑的背脊……

  自始自終,駱冰都沒有開腔,任他輕薄一陣之後,才撥開他雙手,轉過身來將他推離幾步後說道:「十弟,你好大的膽子!不怕四哥進來?」

  章進此時眼勾勾的直盯著駱冰胯下,只見微分的兩根玉柱將睡袍敞開兩邊,頂端毛茸茸黑壓壓一片,隱隱看得到一條裂縫,透著一點粉紅,不覺喉頭「嘓」的一聲,跪倒在駱冰胯下,把臉深深的埋在她小腹上,兩手向後緊摟著肥嫩的圓臀,嘴裡喃喃的道:「喔!好四嫂,你迷死人了!我受不了了!給我吧!」

  濃重的鼻息吹拂在蜜處上,引來一陣陣的搔癢,酒後浴罷的肌膚特別敏感,駱冰幾乎可以感覺到花心深處傳來的悸動,但是天色尚早,隨時都有被人發現的可能,因此強壓住即將爆發的慾念,抬起一隻玉足,踢了踢駝子硬翹的陽物,說道:「好了,別鬧了!十弟,趕快起來吧!呆會兒被人看到就不妙了。」

  章進鼻中聞著依然有點潮濕的草叢中散發出來的香、騷氣息,只覺得腫脹的陽具更加痛的不得了,像要爆開來一般,但是一想到來此的目的,只得強自克制住,站起來說道:「怕倒是不怕有人,七哥夫妻倆早就不知道跑哪兒親熱去了,四哥剛拉著十四弟出去喝酒,只是我帶了件四嫂你最喜愛的東西來給你瞧瞧。」

  駱冰一聽大家都不在,眼前的章進褲襠頂得高高的,不由心中一蕩,便伸出素手,隔著褲子抓住肉棍套弄起來。

  章進其實也已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哪裡受得了進一步的撩撥,立刻褪去了下裳,挺著油黑發亮的肉棒,湊到駱冰嘴邊說道:「好嫂子,先吸它兩下去去火吧!」一邊又握住兩個奶子揉捏起來。

  駱冰一把抓住男根,用力地捋動兩下,另一手持續地把玩陰囊,伸出香舌,將馬眼口吐出的粘液舔舐乾淨後,輕輕的咬住龜頭,媚眼如絲的瞟著章進說道:「十弟,如果像那天那種三斧頭的功力,你就別來撩撥我,不上不下的,難過死了!」

  章進聞言,胸口好像被人重重的捶了一拳,心中暗罵道:「小淫婦,你敢嘲笑我,等一下若不將你肏得求饒,你不知道我的厲害!」臉上卻不動聲色的道:「嘿嘿!好嫂子,你放心,只要你願意,死在你胯下都甘心,還能不賣命的幹?……對了,有一樣東西送你,看看喜不喜歡?」同時從懷裡掏出一個香囊,在駱冰眼前晃動。

  駱冰一見,登時兩眼發光,吐出口中的肉棍,站起來一把搶了過去,仔細端詳起來。只見這個香囊繡工精巧,上面兩隻鴛鴦栩栩如生,與她失去的幾乎一模一樣,不由得緊盯著手上的東西。想起當日廖慶海如何解下貼身的墜子,慎重地將它放入香囊內,然後又如何指著兩隻鴛鴦說道:「我們以後一輩子都像它們一樣!……」想著想著,不由得有點癡了。

  章進看到駱冰那麼注意那個香囊,便知妙計得售,兩手不忘在義嫂豐腴的胴體上四處游移,邊鼓動如簧之舌,說道:「嫂子,我知道你很心疼那只失落的香囊,這是我特地拜託一個新朋友的夫人趕出來的。她的手藝可好呢!江寧織造的貢品還指名要她刺繡,不如我們上她家看看,挑些喜歡的,也順便謝謝人家,你看可好?」

  此時駝子的手指正摳中駱冰的花蕾蕾心,酸麻的快感一下子將沉思中的駱冰拉了回來,聞言扭動屁股,讓章進的魔手脫離已淫汁密佈的肉洞,嬌嗔的說道:「要死了!去別人家裡還弄得人家濕淋淋的,怎麼去嘛?」

  「嘿嘿!我怎麼知道嫂子你那麼容易出水?不如……我吸乾它!」

  「你還說!哎呀!你不會輕點?……嗯……嗯……好了!好了!……啊∼∼啊∼∼快走吧!」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