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四章 遇雙狼鴛鴦刀月下受辱


  大清朝經過了康熙皇帝幾十年的勵精圖治,到得雍正乾隆時代,已是物阜民豐、四海昇平,江南一帶尤其繁華鼎盛。

  『換馬驛』雖是一個小地方,入夜以後幾條主要的街市上,人群熙來攘往,還是熱鬧非凡。

  駱冰漫無目的的四處閒逛著,內心有點後悔下午對待章進太冷漠了,這個義弟除了貪淫好色之外,對自己可是一向百依百順。

  「我是不是太執著了?海哥不是說交合即練功嗎?可是對著不喜歡的人,我如何放得開呢?那不成了婊子?」

  神思不屬的駱冰一點也沒有發覺──在她這一路走來的途中,身後周圍已不知跟了多少狂蜂浪蝶、登徒浪子,有那膽大一點的,還故意藉著人潮捱擠磨蹭、大肆輕薄。

  突然,駱冰清楚的感覺到肥臀被狠狠的捏了一把,一轉身,只見三、四張佈滿淫邪笑容的臉,正衝著自己吱牙裂嘴,氣得正想發作時,腰間微微一動,貼身的香囊已不翼而飛,回頭只見一個灰衣人的背影正快步的擠越人群而去。

  「喂!你別走!站住!留下我的東西來!」

  顧不得驚世駭俗,駱冰一個『飛燕沖天』緊躡著對方追去,雖然任他左彎右拐總逃不出視線之外,可是就都差那幾步追他不上。

  漸漸的人跡少了,閃入一條胡同之後,已空蕩蕩的一個人也沒有,突然,對方停步轉身說道:「美人兒!你這樣窮追不捨,是不是趕著和我上床啊?」

  「呸!無恥!把姑娘的東西還來!我可以饒你這遭!」

  「東西?什麼東西啊?我苦哈哈的身無分文,只剩一個長物。吶!你看!」灰衣人一把解開長衫,內裡一絲不掛,只一根硬挺挺的陽物聳立在胯間,他還對著駱冰挺動屁股,一聳一聳的作交合狀。

  「下流胚子!你找死!……」駱冰氣得俏臉通紅,一式『撩陰腿』就朝對方胯下踢去。

  「哎唷!謀殺親夫嘍!看!你的東西不是在他那兒嗎?」

  駱冰順著他的手勢快速的回頭一瞥,果見胡同口站著一個黑衣漢子,手上正提著她的香囊搖晃著,陰影下看不清對方的面容。這時候她反而冷靜了下來,多年的經驗使她知道已落入敵人的圈套,但是又想不出對方是誰,口中不由低聲念道:「天下萬水俱同源,紅花綠葉是一家。」這是招呼同道的訊號,雖然明知道不太可能,但是她仍然抱著一線希望。

  「什麼花呀!葉呀的!……沒我的事我先走了!」之前的灰衣人說完,果真頭也不回的離開。

  駱冰雖然感到事情絕不會這麼簡單,但也不由得心頭一鬆的說道:「這位大俠!你手上的不過是女人之物,請你還給我吧!我自會有所答謝的!」

  黑衣人一語不發,突然長身上了屋頂,略一回顧,便往鎮外飄身而去;駱冰急忙自後緊追不捨,原來這香囊中藏有『怪手仙猿』送的訂情信物,難怪她那麼緊張著急。

  眼看著對方往老榕山一掠而入,駱冰已顧不得「逢林莫入」的警言,閃身跟了進去。一道勁風直襲前胸,忙向右避讓,「嗤喇」的一聲,左肩衣裳已被撕裂了一道大口子,露出一小片酥胸,這時掌風又到,緊急間嬌喝一聲:「照鏢!」右手一揚,跟著一式『風擺楊柳』已閃到對方身後。

  黑衣人發現受騙之後大怒,由身後掏出一根「五爪喪門棍」向駱冰腰裡揮擊過來,這時候駱冰也手持鴦刀一式『玉女穿梭』擊向對方,兩人在樹林間你來我往。

  斗有數十回合之後,無奈兵器長度輸人,先是在一個疏忽下被對方伸縮自如的五爪棍扯開了腰帶,接著前胸衣裳也被撕裂,兩個玉乳爭先恐後的彈跳出來。駱冰大感狼狽,急忙用手加以遮掩,但是傲人的雙峰仍然不時探出頭來,露出那一點嫣紅,只得左手橫胸抓住自己的右奶,饒是如此還是從指縫間擠出一大團白肉來,身形更加左支右絀。

  此時黑衣人身形加快,繞著駱冰打轉,不時在肥臀上摸一把或是在小腹上搔一下,弄得駱冰又羞又怒,但也明白了今天自己絕難討好,不由開始尋思如何脫身。

  忽然,敵人一個蹌啷,腳下似乎絆到什麼東西,心中大喜,持劍撲了上去,突覺腳上一緊,暗叫:「不好!」雙腳已被繩圈套住,整個人被倒吊了起來,跟著手肘一麻,兩臂已被點了穴道,劍掉了下來。

  同時,樹上躍下一人陰惻惻的道:「大哥老是愛玩這貓捉老鼠的遊戲,今夜我們時間不多,別再拖了!」說完伸手連點駱冰週身四大穴道,將她放了下來。

  駱冰睜眼一看,赫然就是先前離開的灰衣漢子,不由暗中叫苦道:「完了!今夜落入這兩個賊人之手,不知將受何屈辱?」然後只聽得數聲裂帛聲響,衣褲已被撕得精光,露出白嫩無瑕的完美胴體。

  「嘖嘖!大哥,這娘們的皮膚可真嫩呀!又軟又滑。看這奶子……哇啊∼∼這麼挺、這麼大,你看!這奶頭都立起來了……」

  黑衣人一直都不作聲,由懷中拿出一條紅繩,熟練的在駱冰赤裸的嬌軀上捆綁起來……

  「嘿!嘿!大哥你的『鴛鴦蝴蝶手』越來越熟練了,嘖∼∼嘖∼∼結得可真完美!」

  兩個兇徒圍著自己的作品細細打量著……

  只見駱冰的一雙手被綁在身後,紅繩交叉繞向前胸,幾個周匝之後,將原本就很豐聳的酥乳綁得更加挺突;豐腴的大腿被弓起向兩側分開,形如趺坐,桃源洞口的兩瓣花唇微微分開,閃現出狹長裂縫裡的粉嫩肉膜,隱有光澤;由前胸垂下的紅繩,將腳踝緊貼著大腿根捆綁之後與背後的兩手連結,在樹影與月光的掩映下,潔白晶瑩、玲瓏浮凸的成熟軀體和艷麗的紅絲繩交織出淫靡誘人的畫面。

  此時的駱冰已羞憤欲絕,淚流滿面,內心在吶喊著:「海哥!救我!……海哥……你在哪裡啊?……海哥……你快來救我啊!」

  然而屈辱的遊戲才剛開始,黑衣人一把將駱冰頭下腳上的提了起來,兩手圈住雪白的小腹,讓她背向自己,低頭一看:只見兩瓣肥厚的肉唇由於大腿的外張已微微露出一絲裂縫,鮮嫩的小陰唇羞澀的探出半邊臉來,豐隆的恥丘上爬滿烏黑細長的陰毛,與白晰細膩的大腿成鮮明的對比,一股皂莢的香氣和著婦人下體的騷味撲鼻而來。

  黑衣人不由得從口中發出一聲狼嘯,俯首對著蜜穴親吻下去,血紅的舌頭比常人多上數寸,靈活地在淫洞四周舔、吮、呧、舐,展開攻擊,時而含著唇瓣一吸一放,「嘖嘖」有聲,時而鑽入陰道,撩、咋、撥、弄,「啾啾」作響,甚至於不放過因刺激而收縮不止的菊蕾,和那勃起的陰核……

  可憐的鴛鴦刀駱冰,只覺得全身的血液湧向大腦,胃裡冒出一股股的苦水,直欲脫口而出,淚水早就模糊了整個臉龐,肌肉筋骨更是酸痛不堪;但是偏偏不爭氣的身體,對來自蜜處的攻擊作出熱烈的反應,淫水源源不絕的湧了出來,陰道肉璧也發出歡迎的蠕動,痛苦與歡娛的同時煎熬,使得穴道受制的駱冰,不斷由喉頭發出「喔……哦……」的聲音。

  這時候灰衣人挺著高舉的陽具,插入駱冰大開的口中,一下下地抽送起來,嘴裡淫邪的說道:「小淫婦,受不了吧?先賞你一根肉棍嘗嘗!」一邊搓揉捏弄那早已腫脹不堪的乳房,手指夾住硬挺的奶頭摩挲擠壓,或是拍擊沉甸甸的豐肥嫩肉。不多時,駱冰雪白的酥乳上已是一片片紅紅的掌印駱冰只感到一陣熱血上湧,全身的勁力衝向牙關,「啊∼∼嗯∼∼嗯∼∼嗯∼∼」的叫出聲來。

  同時,一道黑影直撲灰衣人背後,大喝道:「好賊子!納命來!」

  只見灰衣人抬著緊緊相連的三個人的身軀,一個旋身已換了一個方向,就著黑影來勢反腳向後一蹬,「碰!」、「喀喇!」兩聲,來人的身軀速度加快,撞向前方大樹,立時昏了過去。

  「不知死活的小子,看老子待會兒收拾你!」

  這期間灰衣人的陽具仍在駱冰的嘴裡抽送不停,原來他從對方的來勢當中,發現來人武功平常,同時又捨不得放棄胯下的快感,所以冒險一擊,也虧得他與黑衣人默契十足,一起發動身形,終能奏功。

  「大哥,差不多了,你快上吧!這娘們的小嘴又軟又滑,我快忍不住了!」

  黑衣人緩緩放下駱冰嬌軀,讓她趴伏在已坐到地上的灰衣人胯下,然後伸舌咋了咋嘴邊的淫水,解開褲子露出一根驢樣的大屌來,兩手掰開駱冰的兩片大屁股,那裡早就滑膩膩、粘濕一片,將肉棍在春穴上來回磨動幾下之後,棍身上已沾滿淫液,便將蛋大的龜頭已對準菊蕾,腰部微微一沉……

  突然,正前方天際「唏唳唳」的竄起一溜煙火,在夜空中爆出三朵金花,久久不散。

  「啊!糟了!是『三花召集令』,門主已經到了,大哥!快走!」

  灰衣人一把推開駱冰,提起褲子搶先穿林而出;黑衣人見狀,略一猶豫,似乎不甘心似的,拉著駱冰的腰身,小腹用力向下一頂一抽,粗長的肉棍沒入菊蕾後又快速抽離,但已灑出點點血跡,之後便飛也似的緊跟而去。

  「啊呀!痛死我了!」

  飽受折磨的駱冰本已陷入半昏迷狀態,黑衣人那靈動的長舌,挑起了體內熊熊的肉慾火焰,蜜處的空虛感不斷在加深,對著侵入嘴裡的男根也就貪婪的又吸又舔。突然,從肛門傳來撕裂的痛楚,一下子由迷離中清醒過來,只覺得菊蕾火辣辣的痛,可是淫洞的騷癢還在,全身又痛又麻,不由得呻吟出聲。

  這時候,不遠處的榕樹下,一個腃伏的身影也慢慢蠕動起來……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