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一部 第一章 養生息俠女思淫慾


  這裡是浙西天目山裡的一座大寨,寨主怪手仙猿廖慶山和洪花會的九當家九命豹子衛春華是從小玩到大的同鄉,又是姑表兄弟,所以紅花會眾好漢在大鬧總督府,救回文泰來之後,就暫時借住在這裡避避風頭。

  此刻,聚義廳裡燭火通明,一個火爆的聲音說道:「我不管了,四哥被他們折磨成這樣,十四弟也為了救大家,燒得遍體鱗傷臉都燒壞了,我們如果不替他們出口氣討個公道,還算是兄弟嗎?」說話的是排行第十的石敢當章進。

  鐵塔楊成協接口道:「十弟說得不錯,我們避在這裡已經五天了,再不有所行動,江湖上的朋友都要笑我們紅花會是縮頭烏龜。」

  此時陳家洛望望坐在右手邊的無塵道長,後者正拈鬚微笑,看向下首正低頭沉思的武諸葛,陳家洛說道:「七哥可有何妙計?這口氣我們是一定要出的。」

  武諸葛徐天宏緩緩站起身來開口道:「總舵主,眾位哥哥,這件事就是你們不吩咐,我也一定要做的,現在我有一策,法不傳六耳請大家圍攏來……」

  「…什麼!去妓院……」一個高亢的女聲聽出來是鐵膽莊周大小姐所發……

  「噓!!噤聲!!……」

  離聚義廳約莫三箭之遙的後院,在一片修竹籬簧中,錯落著三間精舍和一間瓦房,合圍著一個人工雕砌,有假山流水的荷塘,比起前院的燈火輝煌,人聲頂沸,這裡就顯得出奇的安祥靜謚,除了斷續的蛙鳴和微風輕拂林梢的樹葉聲外,不聞一絲雜音。

  此時靠左最裡的瓦房正透出微暈的燈光和嘩啦的水聲,屋內水汽迷漫,一個大浴桶內正有一位少婦一手挽著盤在頭上的青絲,一手抓著水瓢往那豐挺高聳的雙峰倒水,只見那頸白似雪膚若凝脂,微舉的雙手和側彎的嬌軀使得背部勾劃出深深的弧線,兩側腋下烏黑的細毛,或虯結或粘伏正不斷的滴下水珠,胸前雙乳緊聳,中間深深的乳溝襯出兩顆紅灩灩微翹的乳頭,像是雪嶺上的雙梅讓人垂涎欲滴,突聞一聲動人的嬌喘,滿頭秀髮似瀑垂下,一付動人的嬌軀也慢慢滑入水中,漸漸的連頭也沒入水裡,青絲漂散合著水面上的花瓣輕輕的動盪。

  時間好像在這一刻靜止了,一切是那麼的詳和,然後,在水聲嘩啦裡,一張吹彈可破動人心弦的臉露出水面,女俠駱冰嬌靨光滑細緻眉目如畫清洗過後的肌膚微微泛紅,兩手橫張,擱在澡桶邊緣,特大的桶子又高又寬,兩腳微踢,桶裡的水漸起波瀾,水流滑過股下,烏黑茂密的陰毛像一團水草漂搖,起伏有致。

  駱冰自己看的不覺有點癡了,輕輕地用手指拉扯自己的陰毛,微痛中感到陰道中開始興起一股酸麻舒服的感覺,淫水也泌泌流出,當手指劃過陰唇指尖碰觸到陰核時,駱冰不由起了一陣顫抖,淫水流的更多了手的動作越來越快,指尖已輕壓著陰核在打轉,此刻駱冰感到陰道壁逐漸開始蠕動,空虛的感覺越來越強,開始把自己的手指插入陰道快速的抽動。

  即使在水中,駱冰仍可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淫水四溢,水溫已開始涼了,可是陰道和陰唇卻愈來愈火熱,雖然手指的動作已到極限,激起的水花濺得滿臉都是,離那縹緲的感覺卻總是差那麼一點,眼睛裡好像充滿了霧氣,迷離中腳下似乎踢到一件粗糙的物事,猛的憶起那是適才洗浴的絲瓜囊,不由一聲歡呼俯身撿起,迫不及待的塞入胯下,緊緊的壓住陰核搓動,抓住桶緣的手指因用力過度而泛白,頭也因為後仰的幅度太大使得呼吸造成困難。

  這些駱冰都沒有感覺,自從文泰來罹難以來,她已經太久沒有嘗過魚水之歡的滋味,好不容易人救回來了,卻因為傷重需要休養,眼看這兩天丈夫越來越有精神,塵封的淫慾像決堤的洪水,已勢無可擋,也許再過一天,兩天就可嘗到那巨陽貫體的快感,但是駱冰現在正沉醉在自己的淫慾世界。

  「快了!還差那麼一點!」陰道的蠕動像真氣一般震動到五經八脈……

  「大哥!……我好舒服……我要你……我要你……快來插我……快!快!!喔!……喔!……要來了……」

  突然一股濃烈的藥香和焦味充滿在空氣中,「糟了!大哥的藥。」

  顧不得著衣,駱冰赤裸裸的嬌軀帶著四下飛濺的水珠衝向隔間的廚房。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