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三章 貪絕色狠心郎賣妻求榮


  午後的平安酒樓沒什麼客人,二樓靠窗的座位上,只章進一個人獨自在喝著悶酒,剛才丟人的表現,大大傷了他男性的自尊,他想不明白,為什麼今天會這麼窩囊?不由懷念起在天目山寨的那段日子,那時,駱冰豐腴可人的肉體,是如何在自己胯下婉轉嬌啼,自己就像君臨天下的王,主宰著一切……但是,唉!

  正當酒樽裡的酒空無一滴時,續有財一瘸一瘸的挨了過來:「小二!再給我打一壺酒來!」

  「大爺!您已喝了不少啦!看您好像碰到不如意的事了,如果我沒猜錯……嗯∼∼也許我可以幫得上忙。」

  「嗤!幫忙?哈∼∼哈∼∼老子需要你幫忙?走開!走開!……」

  「大爺,是女人!對不?我……我……都看到了。」續有財挨近駝子身邊,小聲的說道。

  「什麼!你……你看到了些什麼?」章進驚得酒意全消,一把揪住有財的衣襟,手上暗中運勁,兩眼暴睜的瞪著他。

  「唉∼∼唉∼∼大爺您先放手!我真的是一片好意,您對我那麼好,給了我一塊銀子,我內心底感激的很,想報答、報答您罷了!您別誤會,先聽我說。」

  「你給我聽著!老老實實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否則∼∼哼!」駝子把手鬆開,對著桌角輕輕一劃,如刀切豆腐般就掉下一塊來。

  續有財邊撫著胸口邊拉著章進坐下,說道:「中午您不是要我出去嗎?後來您的朋友,就是穿黃衫的那位小娘子要用馬,我只好拐回去嘍!就看到您……您的手在……在……ㄟ∼∼ㄟ∼∼您先別急!先別急!我知道大爺您們都是武林好漢,就是殺了我,我也不敢多說一句,我只當什麼都沒見到!況且我立時回頭,還拉著您朋友好一會兒呢!只是……這女人嘛……」

  駝子按捺著性子聽他說話,這時見他竟賣起關子來,不由環眼一瞪,說道:「怎麼!吊我胃口啊?」

  「喔!不、不、不!我只是在想怎麼跟您解釋……唉!想當年……」

  章進想不到眼前這個毫不起眼的店小二,居然曾有過那麼多采多姿的過去,漸漸的被有財那生動的敘述所吸引。聽他講到當年如何整治金陵名妓白牡丹,如何從花園干到寢室,又如何用十八種不同的方式,肏得白牡丹哀哀告饒……不禁悠然神往,幻想自己就是那神勇的騎士,而駱冰則是胯下那匹胭脂馬。

  「所以,我說這女人吶……」

  這時候樓下傳來召喚續有財的聲音,駝子正聽得入神,哪肯放人,拉開嗓門吼道:「掌櫃的!我正有事問他呢!你找其他人去!順便再給我拿壺酒來!」回頭一迭聲的催道:「接著說!接著說!這女人怎麼啦?」

  續有財咂了咂嘴,說道:「這女人下面那張毛嘴,天生就是一個銷魂洞,我們男人是怎麼都敵不過的,除非你練有『閉精鎖陽』之術。大爺!你們武林中不是有人會這種功夫嗎?你可有相熟的?」

  章進訕訕的說道:「那都是些邪派中人,一向都沒有往來。」

  「喔∼∼是!是!是!您是江湖好漢,他們怎配與您交往,我的意思是——大家道不相同嘛!大爺您說是吧?」

  這個時候兩個人越說越投契了,章進替續有財也斟了一杯酒,說道:「續老弟!難道沒有其他辦法可以收拾娘們嗎?聽你的口氣好像意猶未盡呢!」

  「大爺!其實我來找您正是這個意思,對付女人有內外兩個門道,一般人難得修到內功,便只能從外道中下手,一是要讓我們男人能『持久』,二是讓女人『獻身』,不瞞您說,我珍藏了一些當年的玩意兒,那時可是重金搜購的吶!如果您有興趣,我可以割愛,肯定對您有幫助的!」

  章進有點失望的撇了撇嘴說道:「去!還不是些春藥之類的東西!」

  「嘿!嘿!大爺這您就有所不知了,春藥這裡頭學問可深呢!有只讓人昏迷的,有昏而癢的,有癢而不昏的,有……總之,這女人只要有辦法肏得她大洩特洩,以後還怕不對你死心蹋地?」

  接著又解說了一些挑逗婦女的竅門和技巧,及一些淫具的種類和妙用,把個章駝子聽得心癢難捺,恨不得立刻操演一翻,便插口說道:「續老弟,你的東西我全要了!你出個價吧!」

  續有財直直地看著章進好一會兒,才陰陰的說道:「這價錢嘛,好商量!只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快說!快說!我都可以答應你。」

  「大爺您可不要答得這麼爽快,其實也沒什麼,只要您和您那個……那個嫂子在快活時,讓我在一邊瞧著就行了!」

  「什麼!」章進不敢置信的瞪著眼前這個瘸子,心中的怒火一下燒了起來,磔磔怪笑道:「嘿!嘿!你可真有膽子啊!叫大爺表演活春宮給你瞧?我看你準是活膩了!」

  續有財有恃無恐的,一邊把玩著酒杯,一邊淡然的說道:「大爺!這回您又錯了!我這可是為您著想吶!您想,縱使你讓女人在床上欲仙欲死,總是借助藥物,難保事後她不怨恨,但是如果當著不認識的人面前姦淫她,那以後她便羞於開口,不是更讓您予取予求?況且,嘿!嘿!那可是刺激得很吶!」

  章進被他的話說得怦然心動,不由回想起和蔣四根一起奸弄義嫂的往事,只覺得全身一陣子火熱,霍的站了起來,一拍續有財的肩頭說道:「好!就這麼說定!」

       ※   ※   ※   ※   ※

  董素雲神思不屬的做著手上的針線活,不時讓針扎到指頭,歎了一口氣,停下手邊的工作,呆呆的望向窗牖外,想起前天晚上的遭遇仍然心有餘悸……

  那晚,也不知過了多久之後才悠悠醒來,發現自己赤裸裸的仰躺在木椅上,胯下穢跡一片,陰唇有些紅腫,四周靜悄悄的,只有來喜兒發出的呼嚕聲。一切是那麼的平靜,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似的,但是那醜陋的面容和粗黑的男根,印像又是那麼鮮明,不由機伶伶的打了一個冷顫,莫非碰上了山精鬼魅?

  還記得那夜緊抱著身軀一直不敢閣眼,渴望丈夫快點歸來,然而續有財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回來,只說已在客棧謀到差使,以後每十天才能回來一次……云云,之後,攜了簡單的衣物又匆匆忙忙的走了。但是,即便他留下來又如何?這種事能跟他開口嗎?

  此時屋外隱約傳來的交談聲,打斷了素雲的沉思……

  續有財神情愉悅的帶著章進往家裡走去,內心暗暗的竊喜詭計得逞,從看到駱冰的那一刻起,他就不斷地幻想著她衣裳底下那副豐瑩的胴體,心底大聲的吶喊道:「天啊!要是能夠讓我親眼目睹她一絲不掛的樣子,就是立時瞎了我都願意!」但是當時他也明白,那只是癡人作夢!

  直到無意中讓他看到章進那雙手,那雙在豐聳酥乳上肆虐的手,他知道,這個令人神魂俱醉的少婦,並不是高不可攀的女神。於是暗中他將過程看在眼裡,雖然廂房裡發生的事他沒有膽子去偷窺,但是久歷花叢的他,看到駝子垂頭喪氣的出來,馬上明白了其中底細。

  幾乎同時,一個淫惡的構思在腦中成形,現在計謀已成功了一半,也難怪平時不算短的一段路,今天走來,那只瘸腿出奇的輕鬆愉快。

       ※   ※   ※   ※   ※

  「章大爺,請進!請進!……這是我渾家……欸,娘子啊!你趕緊去沏個茶來!」續有財一迭聲的招呼著,並沒有發現到妻子臉色蒼白,全身發抖。

  「大爺!您坐一會兒,我進去把東西拿出來!」

  ……

  「大……爺!……請……用……茶……」

  章進看婦人害怕緊張的樣子,便壓低了嗓門說道:「大嫂子!我們還可真有緣吶!你不用怕!只要你不說,我是不會跟他說什麼的。嘿!嘿!那頭畜生還好吧?」

  素雲的臉一陣白一陣紅,轉身飛快的奔進內堂裡去。章進端起桌上的茶,臉上浮現出詭異的微笑……

       ※   ※   ※   ※   ※

  續有財懷中抱了一個雕工精細的木漆盒子出來,慎重其事的將鎖打開,只見其中琳琅滿目,物樣繁多,但無論一瓶一罐都是白玉雕成外刻春宮圖案,光只外觀就已讓人愛不釋手。

  只見他一件一件的拿將出來,口中一邊解說道:「吶!大爺您看!這是『一日春』,只要一滴就能讓人昏睡一整天任你擺佈;

  這個叫『蟾酥散』,婦人吃了全身無力,但是神智清醒;

  這叫『露滴牡丹開』,是用抹的,只要在那淫穴上輕輕一抹,再貞烈的婦女也要求人插弄;

  這兩柱香珍貴得很,叫『神女求王香』,外邊裹的是一般的檀香料,點著了和普通的香沒什麼兩樣,稀奇的是裡邊的竹枝,乃是用天竺國的淫竹根製作而成的,無色無味,但是與檀香一混合,就會勾動女子淫思,越聞就會越想交媾;

  吶!再來您看!這瓶裡有五粒金色的丹丸叫『霸王不倒丹』吃了能連御數女不洩;

  這玩意兒叫『西門刺蓮如意袋』,瞧!看到這倒插的毛不?!沒有幾個娘們禁得起它在肉穴上刷弄而不洩身的;還有這叫『虎豹雙鉤』……」

  這些下五門的淫穢東西,把個久歷江湖的章駝子看得目瞪口呆,大感驚歎不已,拉著續有財道:「好了!好了!我全要了,你說個價錢吧!」

  續有財看著章進好一會兒,突然哈哈大笑道:「大爺!現在我才發現,咱們倆可真是絕配吶!我瘸了一條腿,您∼∼您∼∼哈!哈!或許老天爺有心要促成我們,恕我大膽,不知您願不願意認我這個『淫界雙殘』的老二?」

  章進一下子沒聽明白,過了好一陣子才會過意來,不動聲色的說道:「『淫界雙殘』?好!好!虧你想得出這個名字……不過老弟,我們相識不久,你又不是武林中人,除了這些東西之外,你又憑藉些什麼?況且……說得難聽點,光是你說的有多麼神奇,我沒試過,又怎麼知道是真是假?」

  「好叫大哥知曉,不瞞你說,我還珍藏有一本《藏精歸元御女心法》,那些口訣我是一點都不明白,日後正好請大哥多多指點,你想試試這些東西的妙用?行!行!咱們現在就到怡春院去……」續有財仍然一頭熱衷的說道。

  「這勾欄院裡的妓女又怎試得出真假?你若真的有心,不如……」章進不懷好意的瞟了內堂一眼。

  續有財大感躊躇,對這個妻子他是心存感激的。正在天人交戰時,腦中閃過駱冰艷麗的姿容,一咬牙狠聲說道:「好!就算是我獻給大哥的見面禮吧,妻子如衣服,只要大哥喜歡,我們現在就……嗯∼∼我看用『飛燕淫春散』好了。」

  當下計議妥當,便叫出婦人,只說慶祝兩人結義,要她速去整治一桌酒菜,席間更要她作陪,酒酣耳熱之餘,開始談些風花雪月、淫詞小調。這董素雲起先還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後來看章進絕口不提那天的事,又送了她一塊玉珮當見面禮,也就心防漸鬆,開始有說有笑起來。

  這時候章進開口道:「我說弟妹啊!現在我們已經是一家人了,你是不是該跟我喝一杯呢?」

  「是極!是極!素雲你趕緊敬大哥一杯!」

  「大哥,我以茶代酒好了,我真的不善飲酒,請你見諒!」

  「那怎麼行?一點誠意也沒有。來!來!來!我幫你斟少一點,你就喝這麼一杯!」續有財慇勤的替妻子另外倒了一杯酒。

  不久之後,素雲感到身體越來越躁熱,下陰一陣陣的痕癢,小腹內好像有一把火在燃燒,蜜唇已微微張開,正往外哈著熱氣,帶出一淙淙的浪水,立刻就將花園濡濕了一塊……便將衣襟稍稍地鬆開,原本緊夾的雙腿也在裙下一張一閣。

  續有財突然對章進說道:「大哥!熱死人了!我們把上衣脫了吧!」

  「這∼∼這∼∼不大好吧?」

  「沒關係的,自家人嘛!……咦?素雲,你的臉怎麼那麼紅?熱吧?來!我也幫你脫了,涼快些!」說完已一把摟住婦人,七手八腳的解她衣服,手掌更伸入肚兜下揉捏……

  此時,原本還在極力克制的素雲,當丈夫的手撫上自己腫脹的乳房時,理智的堤防終於潰決,反身一把摟住男人,深深的親吻了起來,一隻手更主動的往他胯下摸索,蛇腰扭個不停,嘴裡開始發出模糊的呻吟。衣裳滑落到腰際,薄薄的肚兜只剩脖子上的一根細繩吊著,肥嫩的大奶已跑出一邊來,正隨著嬌軀的扭動不停的晃蕩。兩夫妻進入交媾的前戲,忘我的相互撫弄著……

  章進被眼前這一幕快速的變化給楞住了,一隻手下意識的擼動早已腫脹發痛的男根,一時間忘了有所動作;直到續有財一聲清咳,他才如夢清醒,便繞過桌子來到婦人身後。

  這時節,素雲已雙腿併攏的跪在板椅上,正津津有味的舔吸著丈夫的肉棒,一隻手穿過小腹下,在蜜屄上搓揉,肥臀左右扭擺著。駝子一把將婦人的裙子掀到腰上,露出白馥馥的圓臀,只見兩片肥唇已脹成紫紅色,蜜處淫汁淋漓,素雲的兩根手指正使勁的在陰核上摩挲,女體的誘惑使得他忍不住對著白嫩嫩的大屁股一口咬了下去……

  「哎呀!嗯∼∼大哥好壞!咬得人家痛死了!」婦人驚叫出聲,吐出嘴裡的陽物,回頭嬌嗔的說道,然後又迫不急待的將肉棍含回口中,「嘖嘖」有聲的吮咂起來。

  這時,兩個男人交換了一個會意的淫笑,章進便挺起硬翹的陽具對準淫洞插了進去;續有財也開始在老婆的嘴裡抽插,更不時彎下腰來擠捏垂蕩的大奶,碰到對方也伸手過來玩弄時,便很有默契的一左一右,你搓我拈。

  同時受到三方攻擊的素雲,在強烈春藥的刺激下像一隻發情的母狗,不斷挺動肥臀,迎合肉棒的抽插,一手緊抓住丈夫的屁股,一手五指齊張,對著陰囊搓揉不休,嘴裡的口涎在肉棍進出時,呈泡末狀不停的流下,喉頭含糊的發出不成調的呻吟……

  淫戲不斷的在進行,瘦弱的續有財首先忍不住在老婆的口中繳械,虛脫似的移到旁邊的椅上喘著大氣。

  素雲一口吞下射入的濃精,咋了咋舌頭,喃喃的念道:「再來!再來!……我還要嘛!……嗚∼∼求求你,給我!給我啊!」

  章進兩手緊扶著婦人的纖腰,看著肉棍在淫洞裡抽插,兩片淫唇翻進翻出,「噗哧、噗哧」帶出一股股的浪水,肥白有彈性的臀肉一下下撞擊在小腹上,刺激得淫慾越加高漲;再看到婦人騷浪的模樣,忍不住一掌拍在她白嫩的肥臀上,肉莖狠狠的往前一頂,嘴裡連聲問道:

  「浪貨!大哥肏……得你爽……不爽啊?……說呀!你說呀……是我……的……肉棍……好還是……那只死豬的……鞭好……啊?啊?……我肏死你!……我肏……死你!你……這讓畜生…………干的小淫婦……」

  這董氏讓那幾下狠抽猛頂,撞擊得花心酸麻難忍,身子往前一撲,幾個哆嗦便洩出陰精來,嘴裡浪聲的叫道:「啊∼∼好哥……哥……你……好厲……害呦……肏……得我爽……死了……親丈……夫,我不行……了……啊∼∼又要……來了……你……比來喜……啊呀……啊呀……強……強太多了……啊∼∼啊∼∼我要死了……肏死我……肏死我……啊∼∼」

  一旁的續有財讓這一段對話給驚呆了,陰沈的他不發一語,陷入了長長的沉思,身邊的淫戲還在不斷進行著……

  幾乎在同一時間,平安客棧裡也發生了驚人的變化……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