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二部 第一章 人獸奸章駝子夜犯淫行


  『換馬驛』是栗陽北面十餘里的一處小鎮甸,明永樂年間在此設驛站後,逐漸由十餘戶人家發展至今百戶不止的規模,西面緊倚著老榕山,此時正是掌燈時分,山腳下一厝小屋中隱隱傳出人聲:

  「來喜最近不知怎麼了?總是不帶勁兒,昨日李嬸說:再不行就找彭村的鐵棍兒。遠是遠著點,可百發百中吶!」望著飯桌上粗陋的菜餚,續有財無聊地邊翻動缽盆裡的菜葉子,邊對著婦人說道,蒼白瘦削的臉上佈滿濃濃的憂愁。

  正低著頭吃飯的素雲聞言芳心「咚」的一跳,淡淡的說道:「許是天氣太熱了,有點病著,晚上我多沖它幾次涼水,按摩按摩就行了。」一邊岔開話題道:「前大街平安客棧今日來了幾位外地客人,你去找王老闆商量商量,討份刷馬喂料的活,小金鎖子不是回老家了嗎?也許客棧裡缺人呢!盡靠著一頭畜生總不是辦法。」

  有財聞言颼的站了起來,兩眼發光的說道:「對啊!那可是一天一弔錢的活呢!我怎麼沒想著?我這就去,遲了給人捷足先登就不妙了!」說著,人已一瘸一瘸的到了屋外。

  看著丈夫細瘦的身子逐漸隱沒在夜色中,素雲不自覺的吁了一口氣。

  說起來這續有財的父親還是栗陽有名的三大米商之一,晚年得子自是嬌寵萬分,以致他從十餘歲起,就流連賭場妓院,揮霍無度;父親死後更無忌憚,大片的家產數年之間敗得精光,不但生母被活活氣死,連自己一條腿也給賭場給打瘸了,幸得昔日掌櫃念在老東主的恩惠,給了他山腳下的小屋棲身。

  這董素雲是童養媳,很有幾分姿色也頗賢慧,並沒有因此而離開他,平日就掙些針線活,她手上靈巧又是大戶出身,鎮上頗有些愛炫耀的婦道,爭著把事頭給她做;家裡又養了一頭大毛豬,青青壯壯的,不時讓續有財牽到四鄉去為別家的母豬打種,日子倒也過得去,但自從出了那事兒之後……

  那是日子剛交夏的一個午後,續有財趴在木條椅上,讓自己老婆作按摩,一隻手卻不安份的在婦人腿股間摩搓捏弄,搞得素雲嬌喘連連,後來兩人都動了淫興,便把衣裳脫了。

  已是多年夫妻,早就熟門熟路,續有財架起妻子一條腿,腰股輕輕一挺已插了個全根而入,可是這素雲好像還意猶未盡,拚命地弓起柳腰,挺起肥臀向上猛頂。有財看到妻子騷浪的樣子,便伸過一隻手去拈弄那已發硬翹立的乳頭,一邊讓陽具緊抵著花心,然後扭動屁股,壓住那陰核磨擦,一邊說道:

  「我說娘子啊!今天大爺我,是不是比平日威猛了許多?適才你那一陣子敲捶,讓我舒坦得很,你看現在多精神!趕明兒你也給我們家來喜敲琢敲琢去!」

  這續有財居然異想天開的要自己媳婦兒,將伺候丈夫的功夫用在畜生身上,「不是嗎?筋骨敲鬆了,幹起事來多帶勁!瞧,你浪水都出來了!」有財兩手揪著老婆白嫩嫩的大奶,氣喘吁吁的接著說道,下身聳動不休……

  這時候素雲緊閉著雙眼,極力想捕捉那一絲隱約的快感,用力地甩動肥白的屁股配合。突然,陰道中衝入一股熱流,張眼只見丈夫打了個哆嗦,已然完事,內心不由興起無窮的哀怨……

       ※   ※   ※   ※   ※

  劉家的屋後簡單的蓋了一間豬舍,用磚石砌成一道矮欄圍著,再過去就是一個小院落,緊接住老榕山的山腳下,左右都是一棵棵的榕樹。

  這天當素雲剛剛將手上的最後一瓢水潑灑出去,那頭畜生已「砰」的一聲斜躺在地上,「死豬!你倒乖覺快活!」素雲嘴裡邊笑罵著,一雙手已熟練的開始敲敲打打。

  遵從丈夫的話已經許多天了,人畜之間開始有了相當的默契,這來喜兒雖是一頭畜生,倒也懂得享受,好像還挺喜歡似的。

  天色已漸漸暗了下來,無風的傍晚悶得煩人,素雲撩了撩垂下的秀髮,舉起衣袖擦拭臉上的汗水,全身熱烘烘的,下體尤其不堪其悶。抬眼看了一下四周之後,便將長裙解開,光赤著嫩白的雙腿跨坐到大豬身上,然後又一下一下的敲捶起來。

  隨著身體的移動,翻起的豬毛不斷刺激著大腿內側的嫩肉,有幾次甚至穿透底褲的布料,直接觸到蜜唇。那刺痛的快感,使得素雲也不知何時已軟趴在畜生身上,全身肌肉繃得緊緊的,衣裳也敞了開來,雪白的大片肌膚在鬃毛上來回摩擦,全身重要的敏感地帶不斷受到衝擊,大陰唇早已腫脹充血,乳頭又硬又挺,陰核外翻,淫水更是泌泌不絕……

  身底下的畜生也似有所覺,不時抖動低吼。突然,素雲在迷濛中感到腳邊好像觸到異物,藉著月色看到豬腹底下伸出一截白白的東西。意識到那是畜生的肉棍兒,雖在黑暗中仍感到雙頰發燙,一顆芳心突突直跳,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便翻身蹲下,右手拿起那玩意兒細細打量起來。

  只見白白一截棍兒,約莫手指粗細,根部一段直挺挺較硬,有十來寸長,奇怪的是末梢呈螺旋狀,比較軟垂,但也有六、七寸左右,握在手中微一擼動,前端的螺旋體還會伸縮,煞是奇妙。

  此刻素雲腦中已充滿了慾念,彷彿手上握的是丈夫細小的陰莖,無邊的慾火燒得渾身好像要爆裂開來,有說不出的難過。下體私處經過適才的一陣研磨,淫水已將恥毛粘糊在一塊,又癢又難過,不覺加快了手中擼動的速度,更伸出左手兩指插入陰道中摳弄不停,又不時合著手掌擠壓騷癢的陰部,嘴裡開始斷續地發出「咿咿ㄛㄛ」的呻吟……

  忽然,受到刺激的大豬「突」的翻起身來,一下將素雲拱倒在地上,長長的豬嘴不斷地頂著素雲肥白的屁股,受此驚嚇的素雲慾念全消,驚叫著站起身來逃出豬圈。及至看到自家大豬還在沒頭沒腦的左突右撞,胯下的豬鞭更是一搖一甩的,一個荒淫的念頭突然竄入腦中。

  她轉身提了一桶水,開始一瓢一瓢地潑向發情的畜生,大豬慢慢的定下了身來,一雙細眼緊盯著緩步走入的素雲,她走到畜生面前,將水瓢中的水輕輕往下淋,一隻手撫著豬的腦門。

  這時裸露的蜜處受到畜生大鼻中呼出的熱浪侵襲,細長的陰毛向四下飛揚,微開的陰門彷彿鑽入無形的蟲蟻,不覺舒服的打了個冷顫。一個回身將衣裙鋪在低矮的石欄上後,上半身便趴伏其上,翹起白嫩的圓臀左右搖擺,口中「嗯∼∼嗯∼∼唉∼∼唉∼∼」的哼個不停,此刻她這麼做,好像是慾火作祟下的反射動作,「想當然耳」罷了!

  然而半晌卻不見動靜,正有點奇怪,思想間,「虎」的一聲,畜生已急撲而上,兩隻前蹄敲得素雲白嫩嫩的粉背上青了一塊。此時已顧不得疼痛,素雲只感到火辣辣的腿股間有一條異物不斷的在衝撞鞭打,便伸出玉手抓住那豬的肉棍兒導向自己的陰戶,立時就像靈蛇入洞般,一下子就頂到了花心深處。接著屁股便受到一波波沉重的撞擊,那肉腸子在陰道中不斷進出,感覺不是很強烈,然而痛快莫名的是:無論肉棍兒是進是退,那深入陰道內部的螺旋部份,就像伸縮自如的蛇頭,不斷地點擊敏感的花蕊蕊心……

  素雲雖與丈夫結褵多年,但劉大虎早在年輕時就被酒色掏虛了身子,她幾曾有過如此暢快的經歷,沒幾下子衝擊,就全身顫抖、陰精直流,口中「哎呀∼∼哎呀∼∼」的聲聲嬌呼,不久便軟軟的洩了身。

  那畜生似乎也不奈久戰,百數抽之後,小龜頭一下鑽入蕊心,在素雲的子宮內灌滿了豬精,滾燙的澆灼感讓素雲再次達到高潮……

  自此,素雲更加細心的「照顧」來喜兒,也許是女主人豐腴的肉體,連畜生都迷戀吧,所以當它看到同類粗糙臃腫的身材時,就再也提不起勁了。

       ※   ※   ※   ※   ※

  這時分,章駝子在老榕山已奔馳了一整個下午,正踏著月色,輕快的往山下走,心裡頭好像燃燒著一股熊熊烈火,恨不得立刻拉著美艷的義嫂到費盡功夫才找著的隱蔽處姦淫一番。他已經有兩個多月沒有接觸到那副豐腴誘人的肉體了,看著駱冰一天比一天更艷麗的丰姿,卻沒有機會接近,那種看得到、吃不著的誘惑,逼得他人都快瘋了。

  『這事兒真他媽透著奇怪,說要給四哥找份特別的禮物,一去就是個把月,回來後卻好像變了個人似的,是更漂亮了,但也變得不愛睬人,難道說在那段期間她……』

  駝子一邊走,一邊腦子裡在胡思亂想,嘴裡頭喃喃自語道:「不!不會的!不可能!啊……四嫂啊!四嫂!你知道我有多麼想念你的騷屄嗎?難道你已忘了我的肉棍兒?它可是肏得你欲仙欲死吶!……不行!憋不住了!明天無論如何也得想個法子和她再痛快兩下……」

  「咦!那是什麼聲音?」夜空下隱約傳來的豬只叫聲,夾雜著婦人的呻吟吸引了他的注意,聽清楚方向之後,便縱身掠了過去。

  這素雲已經深深迷戀上那豬肉棍兒在花心裡鑽啜時所帶來的一波波讓人渾身顫慄的快感,此時正閉著雙眼,屈肘趴伏在石欄上,背上壓著青黑色的大公豬,任由那肉棍在濕漉漉的陰戶裡抽插,兩隻肥白的大奶晃蕩著撞擊著石欄。

  正當蜜蕊深處開始傳來那熟悉的酸麻感時,忽然聽到一個粗邁的男聲說道:「大嫂子,『換馬驛』裡的男人難道都死絕了嗎?要你找這麼頭畜生幹這檔風流事?」

  素雲驚得花容失色,睜眼正要起身,發現左肩上好似壓了一塊大石,渾身動彈不得。在朦朧的月色下,只見一個面目醜陋的駝背人站在面前,更可怕的是:一根黑黝黝、熱騰騰的陽物,就在鼻頭數寸間一抖一翹的,嚇得她就要大叫,忽然喉頭微微一痛,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

  「嘿!嘿!大嫂子!不用怕!我沒什麼惡意,既然你這麼癢,正巧我又憋得難過,不如我們一起快活快活,好過便宜這畜生。來!先給大爺含含鳥兒……」男人邊說著,邊將陽具湊向素雲嘴邊。

  這個漢子正是聞聲而來的紅花會十當家駝子章進,練武的人目力奇佳,遠遠地他就看清楚這幕人獸相奸的淫戲,饒是他走遍江湖,還是驚得楞在當地好一陣子。等到回過神來時,一絲淫邪的笑容慢浮上嘴角,身子一縱,便無聲無息的落在渾無所覺的婦人身前,一拉褲頭繩,露出早已暴脹的肉莖,邊將手搭上婦人肩頭,同時在素雲張口欲呼的瞬間點了她的啞穴。

  可憐的董氏魂魄已嚇掉了一半,機械性的張開嘴巴,上下牙「喀喀」直響。背上的大公豬還在不斷地衝刺,可是她什麼快感、高潮,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反而驚出一泡尿來。

  駝子看婦人這麼不濟事,胯下的肉棒又脹得發痛,急欲發洩,乾脆一掌推開畜生,點了素雲的昏穴,將她抱起來放到院中的板椅上,掰開粉腿,露出那狼狽淋漓的陰穴,操起雞巴就奸弄起來……

  從此,犯下淫戒的這位紅花會的十當家,開始踏上了淫惡的不歸路,再也無法回頭……

       ※   ※   ※   ※   ※

  感歎一言:

  這次真的是好不容易才爬上元元,沒想到在大陸要上元元這麼的困難,不曉得是該為元元驕傲呢?還是替她感到悲哀?不過,無論如何在睽違了大半年之後重上這塊摯愛的園地,讓我有回家的喜悅,尤其看到武俠版欣欣向榮,各路好漢盡出,更是雀躍萬分,只是許多前輩大師好像紛紛歸隱,令人懷念也不無遺憾。唉!真是一年人事幾番新啊!

  廢話少說,獻上拙作一篇,實踐半年前的諾言,只不知當時大力支持的網友們,你們還在這裡嗎?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