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五章 江南美人


  蔣舵主的屍首是在馬棚裡發現的。當所有的人來到現場後,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大灘殷紅、殷紅的鮮血!血泊裡倒臥著一具僵硬的軀體,黝黑樸實的面容已扭曲變形,死魚般泛白的眼球直直地瞪視著天空,神色間帶著種無法描述的恐懼和驚訝。

  任東傑的呼吸都似已停頓,他看得出來,死者身上並無其他外傷,這足以淹死一窩螞蟻的鮮血,竟都是從蔣舵主的嘴裡噴出來的!他從未想像過,一個人可以噴出這麼多的血!

  魯大洪的雙眼紅了起來,映照著滿地的血跡,更顯得說不出的憤怒猙獰。他齜著牙,狂聲暴喝道:「這是哪個王八羔子幹的好事?男子漢敢作敢當,有種的就給我站出來!」

  一眾武士都垂下了頭,沒有人發出半點聲響。張繼遠冷冷道:「三哥剛才已經說了,兇手就在咱們六個當家之中。你對手下大發雷霆又有屁用?」

  魯大洪霍然抬頭,厲聲道:「你憑什麼如此肯定?背後指使的元兇雖然是咱們當中的一個,但今晚下手的又怎知不是旁人?」

  張繼遠「哼」了一聲道:「你難道看不出麼?蔣舵主是被人用重手法偷襲,以至於肺腑盡碎而亡。能用上乘內功將他斃於掌底的,神風幫中能有幾個?」

  魯大洪說不出話來了。

  羅鏡文一直蹲在屍身旁仔細的查看,這時更將遺體翻了過來,忽地失聲道:「你們看他的背部!」

  只見背心上的衣衫已碎裂得不成樣子,裸露的肌膚上赫然印著一個紫黑色的掌印。五指間的距離出奇的巨大,竟不像是人類留下的痕跡!

  幾個當家互相望了一眼,目光中都帶著凝重而驚懼的神色。任東傑忍不住問道:「這個殺人兇徒的手怎會長的這樣奇怪?這路掌法如此狠辣陰毒,竟讓中招者嘔血成昇,又是什麼路數?」

  羅鏡文默然了半晌,才低聲說道:「不知任公子可曾聽說過「天殘地損十三掌」?」

  任東傑猛喫一驚,道:「你說的是失傳近百年的辣手邪童的十三式絕技?難道……難道蔣舵主中的是其中的「枯心掌」不成……」

  羅鏡文頷首道:「不錯。這十三掌的威力極其巨大,但發招之時,卻必須戴上特製的手套,否則也不會中者立斃,數十年來令江湖中人談之變色了!唉,想不到……武林中又有人練成了這種邪門武功……」

  他的話還未說完,死一般寂靜的夜空中突然傳來了一陣奇異的歌聲!

  歌聲淒婉而飄忽,像是有個冤死陰間的女鬼,正在地獄的最深處幽幽悲泣,每一個字都聽的清清楚楚:「寒風起,秋意涼,明月夜,迸血光!可憐神風幫,人人命不長!軍心亂,意彷徨,七大當家身首裂,受盡淩辱美嬌娘……」

  如泣如訴的歌聲,彷彿是一道無形的符咒,緊緊的揪住了每一個人的心臟!魯大洪的臉色漸漸變的鐵青,突然狂吼一聲:「包圍過去,搜!」不等手下轟然答應,他龐大的身軀已拔地而起,風馳電掣般向黑暗中掠去!

  眾人緊隨其後,循著縹緲悠遠的聲音不斷矯正著搜索的方位。片刻後,當他們來到一片人工樹林的邊緣時,鬼哭似的歌聲忽地嘎然而止,就像是一下子從人世間蒸發了!

  這時,四面八方趕來的巡邏武士已經把樹林子水洩不通的圍住了,熊熊的火把照的四周亮如白晝,明晃晃的刀劍長矛映著火光,反射出了一張張滿含著悲憤和殺氣的面容!只要首腦一聲令下,這些人就會如狼似虎的衝進去,把裡面的每一寸土地都翻個底朝天!

  就算唱歌的女子功力通神,在這樣滴水不漏的搜查下,她也將無所遁形了!誰知三個當家卻遲遲不下命令,他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神情都顯得複雜而異樣!

  任東傑倒有些驚奇了,他一轉念,若有所悟的道:「各位徘徊不前,莫非因為這裡是幫中的禁地麼?」

  羅鏡文苦笑道:「公子高見!本幫的總壇之中有兩個禁地,擅入者一律殺無赦!其中一個是幫主存放要物的「珍品閣」,另一個就是眼前這片樹林了……」

  任東傑目光閃動,沈吟道:「在下瞧這片林木種植得井然有序,暗地裡似乎隱含著相生相剋的陣法,樹林深處是否住著一位世外高人?」

  魯大洪圓睜怪眼,縱聲笑道:「什麼世外高人?不過是個嬌生慣養、任性胡為的小公主罷了!」他頓了頓,彷彿下了很大決心一樣,發狠的道:「老三,反正淩大小姐和侍芸現下都已外出,我們拼著日後受到大哥責罰,先闖到裡面看一看好了……」

  羅鏡文躊躇不決,尚未來得及回答,遠方突然順風飄來一個渾厚嚴厲的男子聲音:「四弟,不得胡鬧!」

  魯大洪身軀一震,剽悍的黑臉上居然流露出畏服之色。任東傑暗暗納罕,放眼一望,不僅在場的一眾武士立刻端正肅立,連大氣也不敢喘上一口,就連羅鏡文和張繼遠都擺出了少見的恭敬姿態!

  語聲未歇,三十來個腰懸長劍的青袍劍士出現在石板路上。他們看似走得很隨意散漫,但腳下所踏的方位卻雜而不亂、步步玄機,顯然曾受到過良好嚴密的訓練。也許這些人單獨的武功還未到一流高手的境界,可是,他們聯手攻擊的威力卻絕對能令一流高手都甘拜下風!

  人群走到了樹林前就無聲無息的向兩旁散開,任東傑這才看見,發話的是一個氣度沈雄的中年男子。這人洒然屹立在眾多劍士的簇擁包圍中,就如鶴立雞群般醒目突出,他的面容冷靜而充滿威嚴,兩道濃眉斜飛入鬢,一望而知是個領袖群雄的帥才。

  「四弟,大哥身為幫主,他的嚴訓我們不能不聽!」中年人穩步走到魯大洪身邊,用不容置疑的語氣道:「傳我的命令,今晚的搜尋到此為止,收隊!」

  魯大洪紫漲著面皮,額頭青筋暴起,似乎還想盡力申辯一番。中年人卻不再理睬他了,一雙眸子精光暴射,凜然生威的落在任東傑面上轉了兩圈。兩人的目光相接,竟似迸出了刀劍碰撞般的火花!

  中年人淡然一笑,抱拳道:「這位一定是任公子了,久仰!在下神風幫二當家孔威。」

  他的話簡明而利落,沒有任何多餘的客套!一直以來他都深深的相信,權力和榮譽是靠流血流汗拼出來的,而不是靠嘴說出來的!

  任東傑也沒有饒舌,他盯著對方粗糙的大手,忽然道:「據聞孔當家是少林派最傑出的俗家弟子,大力金剛掌的神功已經練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早在十年之前,武林中就已闖下了赫赫威名!」

  孔威不動聲色,淡淡道:「說到手上功夫的神妙莫測,普天之下又有誰比得上任公子?在下這一點兒微末武技,在公子面前是貽笑大方了!」

  任東傑微笑道:「孔當家何需過謙?依我看,以金剛掌力的威猛勁急,要將一個人的心房擊碎以至於噴血而亡,好像也不是什麼難事……」

  此言一出,眾人盡皆動容嘩然。孔威卻恍若不聞,平靜的道:「任公子的意思是說,蔣舵主也許並非死於「枯心掌」下,說不定是我孔某人下的毒手,是不是?」

  任東傑欠身道:「不敢!在下只是胡亂猜測而已……只不過,在七大當家之中,似乎只有孔兄擅長外門掌力,這可真是巧合了……」他說到這裡,咳嗽了一聲,恰到好處的閉上了嘴。

  羅鏡文輕搖摺扇,不以為然的道:「任公子此言差矣。以我們幾位當家的內功造詣,想暗中練成一兩種邪門掌法也不是不可能的。現在的問題是,誰有謀刺蔣舵主的作案時間?」

  他停頓了一下,續道:「七弟今夜奉命外出,自然是沒有嫌疑的。六弟麼,兩個多時辰前傷在任公子手底,料想也沒有餘力再去殺人,所以,這個下手行兇之人──」他拖長了聲調,尾音遲遲不落,張繼遠已接口道:「──極可能就在咱們四人當中!」

  魯大洪一躍三尺,暴怒道:「混帳!你竟將我也算在內?我怎麼會殺老蔣那個混球?豈有此理,你們簡直是在放狗屁!」

  羅鏡文面色一沈,冷冷道:「誰也沒說一定就是你做的!眼下不過就事論事罷了,你又激動什麼?」

  魯大洪只有閉上了嘴,雙目卻依然不服氣的瞪著他。

  孔威雙掌一拍,沈聲道:「多說無益。咱們今後只有更加小心謹慎,不論那個真兇到底是誰……」他語聲一頓,目光自每個人面上掠過,一字字道:「我們總有一天能把他揪出來!」

  ************

  天空依然是漆黑的,月亮在雲層裡散發著柔和的銀光,有風吹過來的時候,空氣裡彷彿帶著種清新的泥土氣息。

  夜色是如此美麗,美麗得就像如花少女的溫柔眼波。可是,今晚發生的這起流血兇案,卻給這美好的夜色抹上了一層陰影。

  任東傑一個人在總壇裡倘佯著,東逛逛、西走走,漫無目的。看樣子,他是整個神風幫裡最悠閒自在的人了!

  幾個當家忙著處理蔣舵主的後事,沒人有精力陪他。實際上,他也不需要那些臭男人來陪!往常,在這樣浪漫多情的夜晚裡,他通常都會拉著一個女孩子的手,靜靜地在月光星空下漫步。或者,叫上幾個最要好的老朋友,到街邊的小麵攤上把酒暢談。

  人在江湖,有多少無聊的日子就是這樣一天天打發過去的!任東傑凝視著腳下孤單的影子,心頭忽然感到一陣陣失落。他記起自己少年時,曾經意氣風發的立下多麼宏偉的目標、多麼遠大的理想,可是歲月的長河流了又流,現實的人生卻無數次把他的夢想擊的粉碎!

  人人都曉得他是一個專門追逐美色的浪子,但又有誰知道,浪子也有自己的痛苦和悲哀……

  就在這時候,黑暗中突然流雲般飄出了一個婀娜的身影,像燕子一樣翩翩然的飛掠到了他的面前,俏生生的卓立在淒冷的寒風中!

  任東傑不得不停下了腳步,打量著這個不速之客。只看一眼,他的瞳仁就發亮了──這是一個容色出眾的女人!一個能讓男人見了後,除了一個地方變硬、其它地方都變軟的女人!

  她穿著一襲輕飄飄的、淡綠色的輕衫,柔軟的絲袍,就像皮膚般貼在她又苗條、又誘人的胴體上,驕傲的展現出了曲線浮凸的美好身段。她那細緻光滑的俏臉上,幾乎沒有任何修飾的胭脂花粉。那兩片高傲的噘著的薄薄櫻唇,和那雙清澈黑亮的明眸,就已是絕大多數女人夢寐以求的最好裝飾。

  她看上去最多不過二十四、五歲,正是女人最燦爛的年齡!比起未經人事的少女,她顯得成熟而充滿風韻;可是比起熟透了的美婦,她又顯得青春而亮麗。

  任東傑欣賞著這難得一見的尤物,忽然覺得心情又開始愉快了。剛才他還有些傷痛感慨,現在卻恨不得馬上變成一隻蜜蜂,飛到這清香撲鼻的花蕾上狠狠的叮一口!

  「如此星辰如此夜,小姐也是出來散步、賞月的麼?」他彬彬有禮的作了個揖,和藹的微笑道:「若不嫌棄,大家結伴走走如何?」

  尤物沒有回答,她自顧自的拂了拂被夜風吹得略微散亂的秀髮,這個動作使她看起來更加的女人味十足。任東傑目不轉睛的望著,差一點伸出自己的手代勞……當然,他目前還是只能遺憾的撓了撓自己的腦袋。

  尤物終於出了聲,她的聲音清脆、冰冷,不帶一絲一毫的感情:「你就是那浪蕩雙絕」之一的任東傑?」

  「正是區區在下……」任東傑一怔,愕然問道:「小姐是哪位?你找我有事麼?」

  尤物眼波流動,凝注在他面上,冷冷道:「聽說任公子是近年來江湖上最出風頭的人物,不單武功智慧均已超凡入聖,還是個最能勾引女人的情場高手。可惜今日一見,哼哼……」

  任東傑臉上的笑容變成了苦笑,澀然道:「可惜怎樣?」

  尤物緊緊的抿著小嘴,傲慢地把臉扭到了一邊,似乎連看他一眼的興趣都沒有了,她雖然沒有說下去,可是語氣卻已暗示得很清楚,明擺著是想說「聞名不如見面」。

  「江湖上浪得虛名之徒本來就不少……」任東傑居然並不生氣,自我解嘲的道:「就算你明察秋毫,發現我也是其中的一個,那也算不上是什麼奇聞!」

  尤物撇了撇嘴,冷艷的俏臉緊緊繃著,神色間顯得又鄙夷、又詫異,低聲自語道:「……真不明白,三哥是不是喫錯了藥?為什麼要請這樣一個花花公子來……實在看不出這傢夥有什麼過人之處……」

  她喃喃的思索了片刻,無意中一抬眼,看見對方的目光灼灼的落在自己挺拔的酥胸上,那掩飾不住的貪婪模樣,像是把自己當成完全赤裸的。她厭惡的蹙了蹙眉,寒聲道:「淩夫人此刻想見你,跟我來!」

  任東傑倏然一驚,隨即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微笑道:「跟你走也不妨……不過,我想先請教一下小姐的芳名?」

  他嘴裡雖這麼問,心中卻已經作好了碰釘子的準備。誰知尤物根本不打算隱瞞,她仰起秀巧的下頜,明眸斜睨著任東傑頭頂的月亮,淡淡道:「我姓韓,叫韓冰!」

  「韓冰,韓冰……」任東傑念了兩遍這名字,忍不住會心的笑了,暗想這才真是人如其名,她的的確確像是一塊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寒冰」!

  眼見他如此無所顧忌的念叨自己芳名,笑容之中還帶著幾分輕薄,韓冰的俏臉上飛起了兩片紅霞,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轉身就向夜色中輕盈地掠去。

  任東傑訕訕的跟在後面,苦笑著歎了口氣。他知道,對於這種血液中都流淌著叛逆的女人,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夠著急的。想要把她弄上床去,就一定要有罕見的耐心,只有徹底粉碎她精心構築的冰冷外殼,才能把她的肉體和靈魂一起征服……

  「看來,我需要制定一個長遠的計劃……」任東傑認真的思忖著,他極力想集中精神考慮問題,可是眼光卻總是不由自主的粘在韓冰的嬌軀上。這個嬌俏動人的尤物,就連施展輕功飛掠時,都帶著種特別的風姿!

  兩個人一前一後的在星空下疾掠,不曉得過了多久,韓冰突然停下了腳步,指著近處的一棟小樓道:「淩夫人就住在這「聽雨樓」的最高層,你自己上去見她吧!」

  任東傑聞著她身上淡淡的幽香,委實不捨得就此分離。他的眼珠轉了轉,懇切的道:「在下初來乍到,對總壇的一切都不熟悉!若無小姐帶路,萬一走錯了房間,那可……」

  韓冰俏臉微沈,冷笑道:「我是淩幫主的表妹,不是給你帶路的傭人!哼,找錯了也是你活該!」說罷,她縱身躍起,淡綠色的長裙在夜空中飛舞,轉眼就從視線中消失了。

  任東傑灑脫的聳了聳肩,儘管喫了好大一碗閉門羹,他卻並不是很在意,也絕沒有灰心氣沮!

  「別急,女人總會有的!」他對著自己一笑,足尖輕點,人已飄然飛上了頂樓。

  穿過長長的走廊,他找到了惟一的一扇門,古色古香的門面上,用精巧的刀功雕刻著一叢菊花。

  ──只要推開這扇門,就能見到昔年江南武林的第一美人了!

  任東傑忽然察覺,自己的心跳得好快!近五年來,江湖上還從未有外人親眼目睹過淩夫人的風采!無情的歲月,會不會已經逐漸消磨掉了這位絕世美女的姿容,就像是消磨掉了自己的雄心壯志那樣?

  他越想越覺得大有可能,眼前情不自禁的浮現出了一個身材臃腫、滿臉福態的中年婦人形象。果真如此的話,他說不定會懊惱的把眼珠子都給挖出來!

  一盞茶的時光過去了,任東傑終於鼓起了勇氣,伸手推開了房門,緩步踱進了燈火通明的廳堂。在這一剎那間他已打定了主意,要是真的看見了大倒胃口的黃臉婆的話,馬上施展出最強的輕功溜之大吉!

  可惜的是,他還來不及看清什麼,閃耀的劍光忽然就已晃花了他的雙眼!八柄長劍!雪亮的劍鋒齊齊出鞘,只發出了「噌」的一聲響,如疋練破空般,一下子就籠罩住了他的全身!

  任東傑沒有動,淩厲的劍氣已迫在眉睫,他的眼睛裡彷彿也有劍光在閃爍。

  「住手!」隨著一聲溫和柔媚的清叱,八柄劍猛然間頓住了!劍尖劃破了任東傑的衣衫,已經觸碰到了他的皮膚,可是他竟連眼角都沒有眨一眨!

  執劍的是八個身穿白衣、窈窕秀麗的少女,她們正狠狠的瞪著任東傑,好像怎麼也不敢相信,世上會有如此大膽不要命的男人,竟對森寒鋒利的寶劍視若無睹!

  「任公子請勿怪,為了賤妾的安全,這幾個丫頭總是這樣,謹慎小心得過了頭……」溫柔動聽的聲音娓娓訴說著,語氣又嬌媚,又親和,就像是長姐慈愛的安撫著幼弟。

  ──這也許不是世界上最悅耳的聲音,但卻是任東傑所聽過的最令人難忘的聲音,彷彿一縷連綿不斷的清泉,直接的滲進了他的五臟六腑……

  長劍已移開,刺骨的殺氣也消解於無形。任東傑緩慢地抬起頭,凝視著不遠的正前方。他終於看見了這位艷名遠播、姿色無雙的江南美人!

  她就站在絢麗多彩的燈光下、名貴珍奇的傢俬邊,烏黑的秀髮隨意地披散在肩部,臉上泛著禮節性的淡淡笑容。可是,不管多麼耀眼奪目的珠光寶氣、黃金鑽石,也掩蓋不了她那從內心深處煥發出來的雍容氣質,和舉手投足間蘊育的優雅風姿。

  黎燕的美,在於「嫵媚」;方婉萍的美,在於「韻味」;韓冰的美,在於「冷艷」;然而淩夫人的美,卻在於一種與生俱來的「高貴」,清麗脫俗的不帶絲毫煙火氣,就像是個遠離塵世的女神!

  「見了夫人的面,我才知道什麼叫作「傾國傾城」……」良久,任東傑才從夢幻般的凝眸中驚醒,由衷的道:「在下這一生中,本來從未妒忌過任何人,現在卻忍不住妒忌起淩幫主來了……」

  淩夫人輕輕一笑,嫣然道:「卻不知任公子妒忌的是什麼?是拙夫的財雄勢大呢?還是他的紅粉三千?」

  任東傑微笑道:「六宮粉黛無顏色,榮華富貴夢一場。和夫人本身比起來,那些東西不過是過眼煙雲罷了,又怎值得在下妒忌?」

  淩夫人的俏臉略紅,低低的垂下了白皙的粉頸,柔美的妙目中似乎浮現出了一絲哀怨,幽幽道:「該如何取捨,連任公子都知道,可惜拙夫……他卻永遠也不明白……」

  任東傑呆了呆,隨即安慰她道:「或許淩幫主不是不明白,只不過是不好意思說出來而已……」

  「不好意思?」淩夫人的嬌軀突然開始顫抖,隆起的酥胸急劇地起伏著,彷彿在極力地控制著沸騰的情感。她強抑著晶瑩的淚珠,譏嘲的說道:「他能對妾侍、對情人、對風塵女子說的話,卻不好意思對名媒正娶的妻子說?普天之下,有沒有這樣的道理?」

  任東傑無言地聽著,又同情的歎了口氣。他看得出來,淩夫人的神情是落寞的,臉色也太蒼白了些,顯然已很久沒有承受過陽光雨露的恩澤,沒有享受過和丈夫舉案齊眉的溫馨了!

  很多年前,當她帶著「江南第一美人」的響亮名聲,義無返顧的下嫁給淩家時,是否有想過今日的深閨寂寞呢?

  是愛情,把相愛的兩個人結合在一起。可是,愛情也常常在把兩個人結合之後,自己卻悄悄的抽身溜走了!這本來就是人生的悲哀……

  好半晌,淩夫人勉強笑了笑,輕聲道:「任公子,賤妾找你來,原意不是想說這些的……」她停頓了一下,俏臉上已完全恢復了平靜,淡淡道:「拙夫離奇失蹤,賤妾遭人行刺,這一切的真正原因是什麼,恐怕公子還不知道吧?」

  任東傑動容道:「夫人若知道的話,在下願聞其詳!」

  淩夫人凝視著他的雙眼,一字字道:「是為了一宗數額巨大的寶藏!」

  ************

  就在這同一時刻,迎賓酒樓的天字第一號房外,隱藏在大樹枝葉間的黑衣人漸漸等得不耐煩了。他已經守候了整整兩個更次,腿腳都站得酸痛無比了,房間依然是什麼動靜也沒有。

  從他處身的這個角度望過去,正好可窺見那頂巨大花轎的全貌。低垂的轎簾就像紋絲不動的柵欄,嚴嚴密密的遮擋住了所有的視線。

  「他媽的,這女娃兒可真是好耐性,這麼長時間悶在裡面不出來!難道她連喫喝拉撒都忍得住麼?還是她就在轎子裡面大方其便?」黑衣人嘴裡低低的嘟囔著,勉力振作精神繼續監視著花轎。

  忽然,他覺得左肩上被人輕輕一拍,大驚之下,正想反掌揮擊,耳邊卻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七弟,是我!」

  他立時鬆了一口氣,回頭一看,月光照耀下,一個身材極為瘦小的漢子盤踞在身後的樹枝上。這人顴骨高凸,額上生著塊醜惡的肉瘤,赫然竟是神風幫的六當家──「怒劍神鼠」左雷東!

  幾個時辰之前,在風月小築裡,左雷東被任東傑重重擲於地下,當時似乎傷得不輕,要姬女們抬著才能離開。誰知這麼短的時間內,他竟又渾若無事的跑了出來,看樣子功力也絲毫未損,這豈非怪事一件?

  ──是他服食了什麼療傷聖藥?還是他當時傷的根本不像外表看起來那樣嚴重?

  黑衣人卻不知他曾經受挫,所以也沒有絲毫疑心,喜道:「六哥,你怎麼來了?」

  左雷東笑道:「來接替你的班呀!我想你監視了大半日,一定累得很了。快回去好好睡個覺吧,這裡的事交給我好了!」

  黑衣人正感到神思睏倦,於是也不推辭,低聲道:「那就有勞六哥了!小弟告辭!」

  左雷東忽地抓住他的手腕,臉色凝重的道:「七弟,我只能代替你監守到天亮辰時!你務必要在那個時候之前返回,今晚接替的事也不必對任何人提起,明白嗎?」

  黑衣人點了點頭,展開輕功身法,悄悄的從枝葉間躍了出去,自行返回神風幫總壇。

  左雷東待他走得蹤影不見後,忽然雙足一蹬,整個人在空中橫掠了三丈,從窗口縱進了天字第一號房。

  花轎裡立刻傳出了一個嬌慵柔和的女聲,緩緩道:「你遲到了!」

  左雷東笑道:「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只要目的能達到,時間上的偏差又有什麼要緊?」他邊說邊舉目四望,疑惑道:「咦?你那些手下都到哪裡去了?」

  轎中女子道:「我已經把他們支開了。這樣機密的談話,怎能讓他們聽到?喂,我要你查探的事,你進行的如何了?」

  左雷東鼠鬚一撇,得意道:「已有眉目了。眼下就請姑娘移架出轎,聽我細說分明。」

  轎中女子輕聲一笑,慵懶的道:「我行走江湖一年多了,從來都懶得離開這花轎。你要我出來,不怕把本小姐累壞了麼?」

  左雷東低笑道:「既然姑娘怕累,不如就讓左某進入花轎好了!反正裡面的空間夠大,再多容納幾人也無妨……」話聲未落,身子猛然向前疾衝,就如離弦之箭般竄到了轎簾邊。

  他正要伸手撥開簾子,陡然間風聲響動,兩道金光一上一下的從轎內激射而出,來勢勁急無倫。他早已有所提防,雙手各伸食中二指輕輕一夾,就將暗器牢牢的夾住了。驀地裡眼前金光閃耀,又有四道暗器襲到了身前三尺之內。左雷東大駭之下,淩空一個翻身,向後縱出了丈餘,只聽「嗤」的一聲輕響,接著就覺得胯下一涼,原來褲帶已被擊斷。

  他手忙腳亂的抓住正在下墜的褲子,心頭又怒又愧,也夾雜著三分懼意,叫道:「喂,喂,你的暗器怎麼能往這個地方打?要是你一個不小心,我可就要斷子絕孫啦!」

  轎中女子咯咯嬌笑道:「誰叫你這樣大膽,敢打主意窺視本小姐的容貌……不過,看在你盡心為我辦事的份上,我沒取你性命,相反還賞了你大筆金錢!怎麼,你不謝謝本小姐的不殺之恩、贈財之德,竟然還敢口出怨言嗎?」

  左雷東向手掌上一望,才發現捏在指間的暗器竟是兩片金葉子。葉片雖然又薄又細,卻是十足赤金打造。他苦笑道:「姑娘,你出手倒是闊氣,施展幾下暗器,就擲出去了好幾兩黃金。這樣奢侈的打法,我左某人倒真是從未見過!」

  轎中女子緩緩道:「只要我們能找到赤焰教遺留的那宗寶藏,就有了幾輩子也揮霍不盡的巨富,哪裡還會在乎這區區幾兩黃金!」

  左雷東面帶憂色,發愁道:「赤焰遺寶的事,本來只有你、我和幾位當家知道。但不知哪個傢夥走漏了消息,這幾天聚集在金陵城的高手已越來越多。「鐵頸判官」傅恆,「千手羅漢」唐鋼,都不是好對付的人物!聽說連「仁義大俠」衛天鷹也正在兼程趕來,咱們精心謀劃了許久,別要作了別人的踏腳石才好。」

  轎中女子卻似滿不在乎,冷哼道:「人多些才好混水摸魚哩!這些人的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但彼此各有心事,既不能團結,又互相牽制,在我看來……嘻嘻,只不過是群妄自尊大的蠢男人而已,有什麼了不起?」

  左雷東搔了搔腦袋,點頭道:「姑娘分析得不錯,只不過咱們還是要加倍小心的好!今晚我仔細查探了總壇的各處要地,發現……」

  他的語聲越說越低了,一張醜臉滿是凝重的神色。房間裡的燭火雖然明亮,可是映照在他的面上,卻仍然留下了一片濃厚的陰影!

  ************

  天還沒有亮,任東傑舒舒服服的躺在柔軟的大床上,滿足的歎了一口氣。他全身的肌肉都已完全地放鬆,只有一雙眼睛還在靈活而有神的轉動著。

  剛才他痛快的洗了個熱水澡,把肌膚上的污垢和精神上的勞頓一股腦兒的清除了出去。淩夫人叫他好好休息,可他現在卻精神的很,簡直連一絲一毫的睡意都沒有!

  他又怎麼睡得著呢?這一天中發生的事已經太多太多了,他需要仔細的清理一下思路。

  ──寶藏?那是一筆什麼樣的寶藏?淩夫人透露了這個消息,為什麼又不肯把話說完,反而要自己再去問問羅當家?

  ──裝神弄鬼的唱歌女子是誰?淩振飛有那麼多相好,到底還有多少女人和這起事件有關?

  任東傑突然發現,自己的所知道的實在太少,而且思緒一團混亂。只要一閉上眼睛,他的腦海中就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了好幾條俏麗的身影──那麼高貴、那麼典雅、那麼動人的幾條身影,卻偏偏又是那麼的淡漠遙遠,可望而不可及!

  「淩振飛呀淩振飛,你果然是個風流多情的好腳色,擁有的女人一個賽一個的國色天香……」任東傑自言自語了兩句,忽然握緊拳頭道:「不過,我任東傑是何等樣人,怎麼會輸給你?嘿嘿!你能做到的事,我也一樣能做到,還要比你做的更好!」

  神風幫交代給他的任務是,盡快搞清血案的真相,並找出那個兇手。可他交代給自己的任務卻是,盡快把所見到的這些美女征服,並且是由身到心的征服!

  這個任務當然十分艱鉅,但他一向認為,男人的氣概和價值,正是在挑戰艱鉅的過程中體現的。至於具體實施的辦法麼,他現在還沒想出來,不過辦法總會有的。因為這個世界上沒有絕對引誘不了的貞婦,正如世界上找不到絕無破綻的武功。

  想像到將來與美人兒合體交歡、腿股疊纏的銷魂味兒,任東傑忍不住一陣興奮,呼吸也粗重了許多。但就在此時,他猛然察覺周圍的空氣中似乎飄蕩著一股淡淡的異香。

  「雞鳴五更香!」他立刻辨認了出來,心中不禁冷笑,這種下三濫的小把戲要是能迷倒他,那他早就死了幾百次了。他最少有二十三種法子可以破解迷藥。

  ──是什麼人這麼大膽,敢在總壇裡幹這種勾當?難道是……兇手?

  任東傑屏息靜氣,眼皮下垂,裝出一副被迷得暈倒了的樣子,靜靜地躺在床上,等待事態的進一步發展。

  良久,廂房裡的迷煙開始慢慢散去了。「吱──」的一聲,窗子被人由外推開了,一條黑色的人影出現在窗外。

  黑影先向裡望了望,然後輕捷的躍進了廂房,一步步的朝床的位置走來。

  任東傑偷偷把眼睛睜開了一條縫兒,只見這影子籠罩在黑暗裡,輪廓和五官都看不清晰,只能依稀望見身材並不高,腦後似飄揚著兩條辮子,身上還隱隱的傳來了一股清香──不是把人麻翻的迷香,而是女子獨有的天然體香!

  任東傑忽然覺得這香味好熟,似乎在哪裡聞到過。他心念電轉,還來不及有什麼反應,對方已經先「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任公子,我知道你沒有睡著,別裝蒜啦!」那女子嬌憨的笑了,笑著道:「喂,人家一個女孩子深更半夜到你房間,你就連燈也不敢點著嗎?」

  任東傑苦笑,無可奈何地從床上爬了起來,點亮桌上的油燈,於是他就看見了一張美麗清秀的俏臉,正帶著得意而嘲弄的神態盯著他。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