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

第一章 別叫我大俠


  正午的金陵城,驕陽當空。夫子廟旁的長街上擠滿了行人,歡聲笑語,喧嘩非常,正是一天中最繁華熱鬧的時候。

  城裡的老字號「迎賓酒樓」像往常一樣,生意好得不得了。門前車水馬龍,進出的顧客絡繹不絕,無論是販夫走卒還是達官貴人,都願意來這裡享用一頓既經濟又實惠的午餐。

  門口的夥計正在點頭哈腰的招呼各路客人,忽然聽到一陣密集的馬蹄聲從長街的彼端傳來,他好奇的轉過頭一望,就看見三匹高頭健馬,正撒開蹄子迅疾無倫的向前衝刺。

  路上的人群十分擁擠,可是這三匹馬卻沒有撞到任何人,馬上的乘客坐得又平又穩,彷彿在康莊大道上遛馬般悠閒自如。轉眼間,健馬就已奔到了酒樓的門前,來勢洶洶的似乎要衝到坐滿人的大堂裡去了。

  夥計嚇得出了一頭冷汗,轉過身就想逃命。這時只聽「吁──」的馬嘶聲響起,三匹馬一齊揚鬃長鳴,竟然整齊劃一的停住了。蹄子尚未完全立定,三條人影已從馬鞍上縱起,淩空翻身,輕飄飄的落到了台階上。

  「好功夫!」長街上有人在大聲喝彩。那三人卻並不理會,只是自行向大堂裡走去。夥計驚魂未定的抹了抹汗,陪著笑臉迎了上去,作揖道:「爺們好!請問爺們是來住店呢,還是來用飯的?」

  「先住店,再用飯!」為首一個神情倨傲的中年人冷冰冰的道:「把貴店的天字第一號上房打掃好,桌椅床板要用熱水燙過,被褥枕頭要全部換新,房裡記得擺上鮮花,我們小姐隨後就到!」

  這三人俱是疾裝勁服,額頭青筋暴起,顯然武功不弱,可聽剛才的話語,他們竟是某一位小姐的手下隨從,那麼這個小姐的身份一定不同凡響。掌櫃的不敢怠慢,忙親自走出櫃檯,小心的道:「客官,小店的上房不少,北邊的幾間更為安靜,是否……」

  站在左邊的一個身材瘦小的矮子打斷了他的話,不耐煩的道:「我們小姐從來只住天字第一號房。你去準備就是了,囉哩囉嗦的做什麼?」

  「說的是,說的是……」掌櫃的汗也下來了,賠笑道:「實不相瞞,天字第一號房已經住進人了。您看這……」

  「那麼叫那個人搬走!」右邊的壯漢從懷裡摸出兩錠黃金,「噹」的拋在櫃檯上:「一切損失由我們照付!」

  掌櫃的卻不伸手去拿黃金,苦笑道:「客官,不是小的放肆,這個人……你無論給他多少金子,他都不會走的!」

  中年人沈下了臉,陰冷的道:「那你去告訴他,「蓋氏三雄」要徵用他的屋子,看他走是不走?」

  蓋氏三雄!大堂裡許多人的眼光都注視過來,驚奇的盯在三人身上。這三雄是同父異母的兄弟,分別叫作蓋天虎,蓋天豹,蓋天蟒,在江湖上的名頭不小,是湖北省久負盛名的高手。可是三人何時成為他人的手下了?

  掌櫃的歎了口氣,道:「那位客官曾經說過,就算是……就算是七大門派的掌教一起前來,他也不會從房子裡搬走的。」

  蓋氏三雄勃然大怒,那壯漢蓋天豹一把抓住了掌櫃的衣領,凶霸霸的說道:「我倒要看看,是什麼人喫了熊心獅子膽,竟說的出這樣的豪言壯語。快說!天字第一號房在哪裡?」

  掌櫃的人幾乎被拎了起來,嚇得哇哇大叫道:「好漢饒命!在……在四樓右首的第二間!」

  老大蓋天虎點了點頭,轉身走上了樓梯。蓋天豹放手扔下掌櫃,和蓋天蟒一起跟了上去。他們的樣子又凶又惡,一臉找麻煩的神氣,看來那個口出狂言的傢夥很快就要倒楣了。

  掌櫃跌坐在地上,揉了揉胸口,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對著他們的背影喊道:「你們千萬不能走進那間房,誰要在這個時間進去,誰就會……會……」他囁嚅了半天,最終沒把後半句話說出來。

  ************

  酒樓的角落裡坐著兩個衣著光鮮的食客。年長的是個滿臉肅容的老者,眉目之間頗有正氣;年輕的卻是個俊美秀氣的少年,看上去不過十六、七歲,烏溜溜的眼珠極為靈動,正好奇的在眼眶裡轉來轉去。

  「師父,住在天字第一號房裡面的人究竟是誰?」他咬著筷頭,悄聲問道:「在這個時間進去,又會怎麼樣?他為什麼從不出來見人?」

  老者沈思著道:「我們初來乍到,對一切都不大熟悉。不過,從掌櫃轉述的話語來看,這人說話的口氣如此狂妄,倒極像江湖上的一個人!」

  「是誰?」少年疑惑的問。

  老者默然,許久之後,才緩緩道:「我猜的未必正確……其實他無論是誰,都和我們沒有任何關係!」

  少年「哼」了一聲,不服氣的道:「誰說沒關係的?師父,您怎知這人不是衝著您手中的「機密」來的?還是小心點好!」

  老者急忙「噓」了一聲,壓著嗓音道:「琳兒!為師的教過你多少次了?出門在外要慎言再慎言!若是被人聽到了你剛才的話,那可就……」

  「知道啦!您老人家可真會囉嗦!」琳兒吐了吐舌頭,嘴唇撅得能掛得下油瓶。這個舉動充滿了天真和嬌媚的神態,莫非他不是個少年,而是個少女?

  老者無可奈何的歎了口氣,夾起一塊肥膩的鴨肉,塞進了自己的口中,把所有的話也都塞進了肚子裡。

  ************

  上了四樓之後,蓋氏三雄沿著走廊大步而行,有意把腳步聲踩得「啪啪」作響,整個樓層似乎都在他們的腳底下顫動,聲勢相當驚人。等到三人站在天字第一號房門前時,附近的房間已紛紛探出了大小各異的腦袋,訝然而膽怯的觀察著這幾個不速之客,但被蓋天豹虎目一瞪,就全都忙不迭的縮了回去。

  可是他們面前的這間房,卻仍然什麼動靜也沒有。蓋天蟒暴躁的拍了拍門,大聲叫道:「裡面的小子聽著,你馬上給本大爺滾出來,不然就讓你喫不了兜著走!」

  良久以後,屋子裡才有個男人懶洋洋的應道:「外面的小子聽著,你馬上給本大爺滾出去,不然就讓你們永遠都在地上爬!」他的嗓音渾厚、低沈而富有磁性,這句話雖然不大客氣,可是從他嘴裡說來卻顯得輕鬆自然,好像是極為平常的一件事。

  蓋天虎怒氣勃發,冷笑道:「嘿嘿,這位朋友好大的口氣!好,就看看到底是誰在地上爬?」不等他把話說完,蓋天豹已經一腳踢飛了結實的紅木門,碎屑紛飛之中,蓋氏三雄一起搶了進去。

  大敵當前還能如此悠閒的人,必定身負不凡技藝。所以他們儘管生氣,卻絲毫沒有輕敵,在躍進屋子的時候,三人已經全神戒備,落點之間更是方位有序,擺出了進可攻、退可守的完美陣形,隨時準備迎接對方的淩厲一擊。

  誰知直到立穩了腳跟後,依舊是什麼事也沒發生。三人心中暗暗納罕,再定睛一看,不由自主的呆住了。

  只見這間豪華的天字第一號上房,裡面竟然空空蕩蕩的什麼傢俱也沒有,只有一張巨大的軟床,如橫空出世般擺在屋子正中。床上有一團高高隆起的被子,正鬆散地包裹住了兩個人的下半身──是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的下半身!

  而他們露在被褥外面的上半身,則是完全赤裸的。男子的肩背結實健美,古銅色的皮膚油光發亮。女子的酥胸白皙豐滿,高聳的乳峰擠壓在他的胸膛上。兩個一絲不掛的身體親密無間地摟在一起,正跨坐在軟床上有節奏地上下聳動。

  看到有人闖進來了,這兩人竟一點也不在意,彷彿行若無事般自干自活。甚至,男子的動作更為狂野,女子的表情更為迷亂,像是深深的沈醉在這一場翻雲覆雨中。

  「嗯……嗯嗯……再用力點……啊啊……好……好……嗯嗯……好舒服……啊……」女子的俏臉漲得通紅,幾絲髮梢淩亂地貼在光潔的額頭上。闖入者的灼灼目光,不但沒能使她出現半點驚慌羞赧的神情,反而使她呻吟得越發動情,片刻後她乾脆主動送上香吻,熾熱而投入的把男子的嘴緊緊地堵住了。

  蓋氏三雄目瞪口呆的看著,一時間也不知如何是好。半晌,蓋天虎總算才回過神來,拱手道:「勞駕!在下打擾了兩位的清修,實在不好意思!只是事在緊迫,可否請兩位另換個地方,把這間屋子讓給在下?」他說話的語氣變得溫和多了,只因他已認定這二人都是神經錯亂的瘋子。

  ──除了瘋子,還有誰能如此坦然、如此放肆的在人前交合?

  男子終於從口舌癡纏中抬起頭,看著蓋氏三雄笑了。這是個三十歲不到的年輕人,濃黑的眉毛,明亮的眼睛,一張臉線條分明,顧盼之間顯的神采飛揚。他並不算非常英俊,可是渾身上下卻散發出一股無法形容的逼人魅力。

  「假如你們一定要住這間房子,那我就讓給你們好了!」他的聲音居然還很平穩,微笑著道:「可是,你們起碼也得等我把事情做完吧!這種事做到一半的時候,恐怕誰都不願意停下的!」

  蓋天豹瞪著他,實在有些哭笑不得,喝道:「你最好快點,我們可不耐煩多等!」

  男子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被子覆蓋下的動作幅度更加大了。接著他伸臂抱住女子的嬌軀,把她的人放在自己的腰上,一雙大手柔情而熱烈的在她全身上下遊走,先是在光滑的脊背上來回撫摩,然後又遷移到了起伏跳躍的乳峰上。

  「寶貝,你開心麼?」他調皮的用手指撥拉著乳尖,故意促狹的問道。女子急速的喘著氣,渾身上下香汗淋漓,俏臉上儘是無邊春意!再看那兩顆鮮紅的蓓蕾,早已不堪情挑,傲然的在峰頂鼓鼓凸起,令人欲嘗之而後快。

  「我……我真是……太……太開心了……哦哦哦……小心肝……」女子縱情的呻吟起來,嬌音浪語中蘊藏著發自內心的歡愉和興奮。豐滿的胴體在放肆地搖擺,纖細的腰肢在忘我地扭動,彷彿世間萬物都不存在了,只剩下眼前這個與她腿股交疊的男子,正帶著她衝上快樂的顛峰……

  蓋氏三雄看著這場活色生香的肉搏戰,臉上的表情十分尷尬。時間在一點一滴的流逝,轉眼就過了半個時辰,三人的腳都站得有些酸了,這對男女兀自幹得熱火朝天、不亦樂乎,連一點雲收雨散的意思都沒有。

  蓋天虎的面色越來越沈,強抑著怒氣道:「兩位到底還要多久才能結束?」

  男子喘息道:「快了……快了……很快了……」

  蓋天豹焦躁的在屋裡踱來踱去,轉了三、四個圈子以後,終於忍不住問道:「快了是什麼意思?是一盞茶還是一袋煙的工夫?」

  男子搖頭道:「都不對!是一盞茶、一袋煙、一頓飯、一柱香,還有一場法事,所有這些加在一起就差不多了。」

  蓋天虎的臉立刻變成了豬肝色,厲聲道:「原來尊架是消遣我們來著!」

  男子淡淡的道:「是又怎樣?」

  「老子要插爛你的天靈蓋!」蓋天蟒暴跳如雷,矮小的軀體一下子就飛掠到了床邊,一雙盤根錯節的怪爪猛地向下插落,眨眼間就已到了離那男子頭頂三尺處!

  只聽「哧──」的一響,他的十根利指果然插爛了一樣東西。可惜這東西並不是那男子的天靈蓋,而是一件淡黃色的肚兜!

  有風吹來,肚兜懸掛在指上晃動,一陣譏嘲的哄笑聲從身側傳來。蓋天蟒不禁面紅耳赤,怒火萬丈的轉頭一看,發現那對男女早已連人帶被移到了床的另一頭,表情依然是那樣沈醉,那樣銷魂,甚至連結合的姿勢動作都沒有半分改變。

  「我到現在才知道,堂堂的蓋氏三雄,原來也會搶女孩子的貼身褻衣的!」女子斜眼瞟著蓋天蟒,吃吃嬌笑道:「喂,你喜歡就拿去好了,為什麼把它給撕爛了?我要你賠!啊呦……」

  她的臉龐突然泛起了一陣潮紅,朱唇微微顫動,卻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只是不停的把頭向後仰,似乎在拚命地推拒著什麼。可是她的豐腴圓潤的雙臂,卻死死的勾住了男子的頸脖,把他的腦袋用力的按向那對鼓脹的肉球,按得他差一點兒背過氣去。

  ──當一個男人的臉埋進女子的乳溝裡時,他的眼睛還會注意到其他的東西嗎?

  蓋天虎悄悄使了個眼色,一直站在他身旁的蓋天豹倏地飛身縱起,強壯魁梧的軀體像是一座大山,威猛迅捷地向軟床撞去。與此同時,床邊的蓋天蟒也再次向對手發動攻擊,淩厲的指風像是一支支利箭,彈指間就到了那男子的咽喉前。

  這兩招使得力道十足,配合精妙。可是對方的武功之高,竟遠遠超出想像,他只不過伸出了右手輕輕一帶,兩兄弟的招數就不由自主的轉了方向,還險些把自己人給打傷了。

  蓋氏三雄又驚又怒,急忙一起撲了上去,各自施展出生平絕學大打出手。那男子卻只是隨手遮攔擋駕,不管多麼威猛的招數,到了他面前彷彿都變成了小孩子的把戲!

  就在他們幾乎喪失了信心的時候,男子密不透風的守禦突然出現了破綻!他的虎腰猛然間加快了抽動的節奏,兩隻手倏地回到了女子的胸膛上,緊緊地握住了那兩團豐滿滑膩的乳房,似乎再也顧不上周圍發生的一切了!

  三人一怔,不約而同地發招襲向男子的要害。這已經是他們取勝的惟一機會了,所以下手再也沒有留情……

  「啊──噢……」幾個人齊聲大叫!

  蓋氏三雄只感一股極大的力道震來,不由自主地向後倒飛了出去。就在同一瞬間,使力過大的男子身軀一側,原本已經插入到位的肉棒不可逆轉的更加深入了女子體內,勇猛地碰撞到了嬌嫩的花心。突如其來的強烈刺激使他一下子就攀上了絕頂,火熱粗大的陽物開始急劇地跳動……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蓋天虎狼狽地爬起身,目中隱隱流露出恐懼,嘶聲道:「你這雙手簡直是地獄裡的妖魔,無論是誰碰上了都要倒大楣的!難道……難道你就是號稱「逐花浪子」的……」

  「不錯,我姓任!」男子漸漸從狂亂中平息了下來,不知怎地,他的表情忽然變得十分懊惱,沮喪的說:「我就是你說的那個倒楣鬼──任東傑!」

  ************

  一頂特大號的花轎出現在長街的青石路上,抬轎的四條大漢精赤著上身,個個目光炯炯,腳步輕捷而迅速。這頂轎子移動得竟比普通的馬還要快。

  街道兩旁的行人個個張大了嘴,驚訝地望著眼前的奇景。武功高強的江湖豪客他們已見過不少,可是如此剽悍勇猛的轎夫,他們倒真的從沒碰到過。

  ──這樣的四個人,必定是武林中響噹噹的腳色,怎麼肯心甘情願的作別人的奴僕的?這轎子裡坐的又是什麼人,竟能有如此大的權力和威風?

  長街的盡頭就是迎賓酒樓,飛掠的轎子總算在台階前停了下來。左前方的一個大漢俯下身子,對著轎門恭順的道:「小姐,目的地已經到了!請您落轎!」

  低垂的轎簾依然紋風不動,良久,一個柔美卻嬌慵的聲音傳了出來,輕輕的道:「抬進去!」

  「是!」四條大漢齊聲答應,伸臂抬起了轎子,大步向大堂裡走來。

  站在門口的夥計急忙閃在一邊,心想店門雖然不窄,但也還及不上這頂轎子的寬度,不知它怎樣才能抬的進去?難道它會自動縮小麼?

  他的念頭還未轉完,只聽「嘩啦啦──」一連串聲響,轎子沒有縮小,店門卻成倍的擴大了!

  ──不是「自動」擴大的,而是被掌力硬生生地劈大的!

  在進過門檻的時候,前面的兩個大漢各自揮掌向外一震,這間百年老店的門框,就被乾淨利落的割下了兩大塊。劃口處平滑齊整,就算是用刀來切,都未必能如此順當!

  「你們這是幹什麼?」掌櫃的捶胸頓足的叫了起來,哀號道:「完了,我的店門都讓人給砸了!嗚嗚……這……這世界還有沒有王法,有沒有公道?」別看他一把年紀了,哭叫起來就跟小孩一樣手舞足蹈,讓人看得又好氣又好笑。

  這時一隻纖纖玉手撥開了轎簾,輕輕一揚,只見一道金光從眾人頭上掠過,「噹」的撞上了對面的石牆,餘勢不絕,竟牢牢的定在了牆面上!

  掌櫃奔過去一看,雙眼立刻發了直。飛出來的,原來是一片又輕又薄的金葉子!

  幾個配刀掛劍的江湖客的雙眼也發了直。他們當然知道,金葉子不是暗器,邊緣部份並不鋒利,轎中之人竟能將它擲進石牆裡,這份功力委實驚人!

  「這是付給你的賠償金。」抬轎的大漢拔下金葉子放到了櫃檯上,大聲道:「掌櫃的,這些足夠了麼?」

  「夠了,夠了……」掌櫃滿臉喜色,一迭連聲的道:「不但夠,簡直是太多了!」

  大漢道:「那還不快引我們去天字第一號房?小姐要休息了!」

  掌櫃臉上的喜色一下子不見了,結巴道:「但是……但是……」

  大漢握緊了拳頭,厲聲道:「但是什麼?快說!」

  「你不要再逼他了!」轎中人慵懶柔和的聲音突然傳了出來,歎息道:「這一次,無論是誰想要進天字第一號房,恐怕都沒有那麼容易了!」

  ************

  ──任東傑!

  這三個字彷彿有一種特殊的魔力,一下子就把蓋氏三雄給鎮住了!他們的雙拳緊緊的握著,指節都捏得發了白,卻偏偏不敢打出去。

  半晌,蓋天虎勉強笑了笑,抱拳道:「我們兄弟有眼不識高人,不曉得是任大俠在此……」

  「拜託!」任東傑忽然打斷了他的話,臉上露出要嘔吐的神色,道:「我可絕對不是什麼「大俠」!你愛怎麼稱呼我都可以,就算是當面叫我龜兒子都無所謂,就是別叫我「大俠」……」

  他頓了頓,略帶嘲諷的道:「這世上只有行俠仗義、急人所難的大俠,沒有像我這樣好吃懶作、無所事事的大俠!只有謙恭有禮、義氣當先的大俠,沒有像我這樣脾氣古怪、蠻不講理的大俠!只有不近女色、潔身自愛的大俠,沒有像我這樣好色如命、風流成性的大俠……」

  「所以……」他揮了揮手,玩世不恭的道:「請記住,別叫我大俠!」

  蓋氏三雄面面相覷,半天都說不出話來。若不是親眼看見,他們真的無法想像,江湖上竟還有如此「不識抬舉」的人!

  任東傑不再理會他們了,轉過身子,看著懷裡的女子歎息道:「我輸了。」

  女子媚眼如絲地瞟著他,笑得花枝亂顫:「我早就說過了,你是絕不可能贏的!嘻嘻,天下間,哪有男人能連捅一萬下?就算真是鐵打的金剛,也支橕不了那麼久的!」

  任東傑不服氣的道:「可我已經堅持了九千三百多下了,要不是這幾位朋友打攪,最後的勝利一定是屬於我的。」

  女子咯咯嬌笑道:「那你只好怪這幾位大爺不識趣了,非要在這個時間進來騷擾。哎呀!連我都為你可惜……」說完伸出春蔥似的食指,在任東傑的臉上刮了一刮。

  她肆無忌憚的和人打情罵俏,簡直像沒有看見蓋氏三雄。蓋天豹氣得面色煞白,跳著腳吼道:「兩位既然已經完事了,就請早早離去。要是耽誤了我家小姐的休息,諒你們也擔當不起!」

  任東傑「哦」了一聲,頗感興趣的問道:「你家小姐是誰?」

  蓋天蟒的眼珠轉了轉,口沫橫飛的道:「說起我家小姐,在江湖之中真是大大有名。她不但年輕貌美,身世顯赫,連武功都高得不得了!要是單打獨鬥,任公子恐怕也未必能勝的過她!」

  任東傑搔了搔後腦勺,沈吟道:「這樣的女孩子,江湖中好像沒有幾個呀!是峨眉的「玉女劍僊」柳如楓麼?還是唐門的後起之秀唐小柔?或者是南宮世家的三姑娘?」

  「都不是!」蓋天蟒搖了搖頭,神秘的道:「任公子若想結識她,何不先將屋子讓出?只要我家小姐心裡一高興,還有什麼話不好商量?」

  任東傑微微一笑,還來不及說話。身邊那女子忽地板起了臉,大聲道:「他既不會將屋子讓出,也不想結識什麼見鬼的小姐!你們這三隻「該死狗熊」,趕快給我滾,滾!」

  蓋氏三雄勃然變色,似乎想衝上來動手,但看了任東傑一眼後,終於還是強行忍住。蓋天虎咬著牙道:「若是我們不肯滾呢?」

  「那就只好讓姑奶奶我親自送客了!」女子冷笑一聲,突然像蛇一樣從被子裡鑽了出來,成熟豐滿的嬌軀立刻完全的暴露在眾人眼前。不等蓋氏三雄看個清楚,她已從地上撿起了外衣,三下兩下就披在了身上。

  「再不滾,就死!」她臉上的媚態和春意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深深的殺機。只聽「噌、噌」兩聲響,她的雙手上已經多了兩柄劍!左劍只有兩尺,右劍卻長達三尺七寸,劍鋒上發出了閃閃亮光。

  「鴛鴦劍!」蓋天虎再次失聲驚呼,訝然道:「你……你難道是衛夫人?這……這怎麼可能?」

  「有什麼不可能的?」女子坦然道:「是的。我就是「仁義大俠」衛天鷹的妻子,「鴛鴦劍」黎燕!」

  蓋天虎目中露出懷疑之色,口吃的問道:「你若真的是……是仁義大俠的妻子,又怎麼會……會做出……做出……」

  黎燕淡淡的說道:「大俠的妻子也是人,偶爾也會偷偷漢子的!這又何足為奇?」說到這裡她喟然一歎,惋惜的道:「本來我只是想把你們趕走而已。可是現在麼,你們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也知道了我和任公子的秘密,我只好勉為其難,殺了你們滅口啦!」

  蓋天豹大怒道:「憑你這樣一個騷娘們也殺得了我?呸!看老子先打斷你的手腳,再捏爆你的奶子,把你倒掛在城頭上示眾三天三夜!」說完,他「唰」的從靴底拔出一支精光四射的吳月鉤,揉身向前撲到。

  黎燕的身子靈巧的一閃,雙劍連綿而上,十餘招間就將對手逼得險象環生。她的雙劍一短一長,一重一輕,本來極難配合得當,可是這對殺人的利器在她手裡,竟像是比別人喫飯拿筷還要得心應手。蓋天豹很快就毫無還手之力,只有招架之功了。

  觀戰的蓋氏二雄見勢不妙,連忙搶進戰圈相助,以三打一才算扳回了劣勢。鬥到酣處,黎燕柳腰一折,左足金雞獨立,右腿向前飛踢,整個上半身藉勢向後仰倒,飽滿的乳峰倏地從尚未掩好的胸襟前蹦出!

  「真他娘的大呀!」蓋天豹的雙眼不由得多停留了一瞬,剛剛才轉過這個念頭,一支冰冷的劍尖就已遞到了他的咽喉上。

  ──高手相爭,勝負原來就只在一念之間。分心的結果往往就是死!

  死亡,原來離人是那麼接近,蓋天豹一下子就體會到了臨死的恐懼!他的兩個哥哥正自顧不暇,哪裡還能救得了他?

  劍尖已經刺進了喉頭的肌膚……

  就在這時,「噹噹」兩聲響,有兩樣東西幾乎同時撞在黎燕的劍上,把這全力刺出的一劍擋了開去,她的臉立刻氣紅了。

  從床那邊飛來的不過是一顆平平凡凡的紐扣──她當然知道那是誰的紐扣!從窗外飛來的赫然是一支髮釵!

  一支造型精巧、古色古香的髮釵!

上一頁 目錄頁 下一頁